回目錄
回首頁
歌仙


作者:王小波

  有一個地方,那裡的天總是藍澄澄,和暖的太陽總是在上面微笑著看著下面。
  有一條江,江水永遠是那麼藍,那麼清澄,透明得好像清晨的空氣。江岸的山就像路邊的挺拔的白楊樹,不高,但是秀麗,上面沒有高大的森林,但永遠是鬱鬱蔥蔥;山並不是綿延一串,而是一座座、獨立的、陡峭的,立在那裡,用幽暗的陰影俯視著江水,好像是和這條江結下了不解之緣的親密伴侶。
  你若是有幸坐在江邊的沙灘上,你就會看見:江水怎樣從陡峭的石峰後面湧出來,浩浩蕩蕩地朝你奔過來。你會看見,遠處的山峰怎樣在波浪上向你微笑。它的微笑在水面留下了很多黑白交映的笑紋。你會看見,不知名的白鳥在山後陰涼的江面上,靜靜地翱翔,美妙的倒影在江上掠過,讓你羨慕不止,後悔沒有生而為一隻這樣的白鳥。你在江邊上靜靜地坐久了,習慣了江水拍擊的沙沙聲,你又會聽見,山水之間,聽得見隱隱的歌聲:如絲如縷、若有若無、奇妙異常的歌聲。這不像人的歌喉發出的,也聽不出歌詞,但好像是有歌詞,又好像是有人唱。這個好地方的名字和這地方一樣的美妙:陽朔。這條江的名字也和這條江一樣可愛:漓江。
  人們說,這地方有過一位歌聲極為美妙的人。從她之後,江面上就永遠留下了隱約可聞的歌聲。可是關於這位歌仙的事跡,就只留下了和這歌聲一樣靠不住的傳說。我知道,這全是扯淡。因為它們全是一些皆大歡喜的胡說。一切喜歡都不可能長久,只有不堪回首的記憶,才被人屢屢提起,難於忘懷。如果說,這歌聲在江上久久不去,那麼它一定因為含有莫大的辛酸。我知道,這位歌仙的一切事跡,孩子們,為了你們,我一切都知道。
  人們說,這位歌仙叫劉三姐,我對這一點沒有什麼不同意見。大概五百年前,她就住在陽朔白沙鎮東頭的小土樓裡。那時的白沙鎮和現在沒什麼大兩樣:滿鎮的垂柳在街道到處灑下綠蔭。劉三姐十八歲之後,遠近的人們才開始知道她,那麼我們的故事就從她十八歲談起。
  我們的劉三姐長得可怕萬分,遠遠看去,她的身形粗笨得像個烏龜立了起來,等你一走近,就發現她的臉皮黑裡透紫,眼角朝下搭拉著,露著血紅的結膜。臉很圓,頭很大,臉皮打著皺,像個幹了一半的大西瓜。嘴很大,嘴唇很厚。最後,我就是鐵石心腸,也不忍在這一副肖像上再添上這麼一筆:不過添不添也無所謂了,她的額頭正中,因為潰爛凹下去一大塊,大小和形狀都像一隻立著的眼睛。儘管三姐愛乾淨,一天要用冷開水洗上十來次,那裡總是有殘留的黃膿。
  劉三姐容貌就是專門這麼可怕,但是心地又是特別善良,樂於助人,慷慨,溫存,而且勤勞。鎮上無論哪個青年穿著髒衣服,破鞋子,她看見都要難受:為什麼人們這麼襤褸呢!她會把衣服要來給你洗好、補好的。不然她就不是劉三姐了。她總是忙忙碌碌,心情爽朗,無論誰有求於她,總是盡力為之。一點不小心眼,給人家辦事從來沒忘記過。她也願意把飯讓給餓肚子的人吃:如果有人肯吃她的飯的話;不過沒有一個要飯的接過她的飯,原因不必再說。
  劉三姐有一個優美的歌喉,又響亮又圓潤。她最愛唱給她弟弟聽,哪怕一天唱一萬遍也很高興。她弟弟是個漂亮的小伙子,小的時候那麼依戀她。劉三姐以弟弟為自豪,簡直願意為他死一萬次(如果可能的話),不過她弟弟劉老四漸漸地長大了,越來越發現劉三姐像鬼怪一樣醜陋。居然有一天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吃飯的時候,劉三姐照例把盤子裡的幾塊臘肉夾到劉老四的碗裡,而劉老四像發現幾隻癩蛤蟆蹲在碗裡一樣,皺著眉頭,敏捷、快速地夾起來擲回三姐碗裡。三姐兒眼裡含著淚水把飯吃下去,跑到江邊坐了半天。
  她們家還有劉大姐、劉二姐、劉老頭、劉老婆幾名成員。大姐二姐也是屬於醜陋一類的女人,不過不像三姐那麼噁心。大姐二姐好像因為長得比三姐強些吧,總是裝神弄鬼地做些小動作,好像三姐是一條蛇一樣。劉老頭劉老婆昏聵得要命,哪裡知道兒女們搞什麼鬼。
  過了不久,劉三姐發現大姐二姐比往日勤快多了,每頓飯後總是搶著洗碗。當時劉三姐並沒有懷疑到那方面去。又過了不久,她又發現,她們刷碗時總把她的碗揀出來等她自己刷,並且頓頓飯都讓她用那個碗。劉三姐暗暗落淚,但也無可奈何。後來,從大姐開始,都不大和她說話了,和她說話時也半閉著眼睛,捂著鼻子。二姐和劉老四也慢慢這樣做了。再後來,劉家的兒女們和三姐一起呆在家裡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不是三姐回家他們躲出去,就是三姐在家不回來。
  夏天到了,天氣天天熱起來。年輕人們晚上在家的時候越來越少了。附近的山上,越來越多地響起了歌聲。終於到了那一天,傳說中牛郎織女要在天上相會的日子;那天下午,地裡一個未婚的年輕人都沒有了,只剩下了老人和小孩,而年輕人都在家裡睡大覺。
  到傍晚時分,大群青年男女們站在村西頭,眼巴巴地看見太陽下山,漸漸地沉入山後了。等到最後一小塊光輝奪目的發光體也在天際消失,他們就發出一聲狂喜的歡呼,然後四散回家吃飯。
  劉老頭家裡,四個兒女都在狼吞虎嚥地把米飯吞下去。不等到屋裡完全暗下去,他們就一齊把碗扔下,出了大門。劉老頭把大門噹一聲關死,落了閘,和老太婆一起回屋睡了。
  劉三姐出門就和姐姐弟弟分開了,她沿著大路出村,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了。等到她摸著黑沿著一條熟悉的小道朝山上爬時,暗藍色天空上已經佈滿了群星,密密麻麻的好像比平時多了五六倍。就在頭頂上,一條浩浩的白氣,正蜿蜒地朝遠方流去。劉三姐爬上山頂,看看四周,幾個高大的黑影,好像是神話裡的獨眼巨人。可是無需害怕,那不過是些山而已。這裡的山晚上都是這個樣子。
  你也許要問,鎮上的男女晚上到野外來幹什麼呢?原來照例有這麼個風俗,每年的七月七的晚上,青年男女們都到野外來對歌。其實是為了談戀愛,並不是對繆司女神的盛大祭祀。
  好了,劉三姐在山頂上,稍稍平一平胸中的喘息,側耳一聽,遠處到處響起了歌聲。難道這裡就沒有人嗎?不對。對面山上明明有兩個男人在說話。劉三姐吸了一口氣,準備唱了。可是唱不出來。四下裡太靜了,風兒吹得樹葉沙沙響,小河裡水聲好像有人在趟河似的。真見鬼,好像到處都有人!弄得人心煩意亂,不知準備唱給誰聽的。
  劉三姐又吸了一口氣,甚至閉上了眼睛。猛然她的歌衝出了喉嚨;那麼響,好像五臟六腑都在唱,連劉三姐自己都嚇了一跳。
  劉三姐唱畢一曲,聽一聽四周,鴉雀無聲。怎麼了?對面山上沒有人嗎?還說自己唱得太糟?
  過了一會,對面山上飛起一個歌聲:好一個熱情奔放的男高音。不過,儘管歌兒聽起來很美,歌詞可是很傖俗,大意無非是:對面山上的姑娘,我看不到你的容貌,想來一定很好看,因為你的歌兒唱得太好了。
  劉三姐臉紅了,原來她參加這種活動還是第一次。但是四外黑古隆冬,很是能幫助撕破臉皮。她馬上又回了一首,大意是我很高興你的稱讚,但是當不起你那些頌詞。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和你交個朋友。
  對面靜了一會,忽然唱起了求婚之歌:「七七之夕上山游,無意之間遇良友。小弟家裡雖然窮,三十畝地一頭牛。三間瓦房門南開,門前江水迎客來。屋後有座大青山,不缺米來不缺柴。對面大姐你是誰,請你報個姓名來。」
  劉三姐心裡怦怦直跳。她聽著對面熱情奔放的歌聲,心裡早已傾慕上了。她生來就不願意挑挑揀揀,無論吃飯、穿衣,還是眼前這件事情。於是馬上作歌答之曰:「我是白沙劉三姐……」才唱了一句,就被對面一聲鬼叫打斷了:「哎呀,我的媽也!饒命吧!」這一夜,劉三姐再沒有找到對歌的人,開了一夜獨唱音樂會。
  天亮之後,劉三姐回家吃早飯,看見大姐二姐在飯桌上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心裡更覺得酸楚無比。
  從此之後,劉三姐越來越覺得在家裡呆著沒意思,終於搬到鎮東面一個沒人家的土樓上去了。在那裡,她白天在下面種種菜園,天還沒黑就關門上樓,絕少見人,心情也寧靜了許多。不知不覺額頭上數年不愈的膿瘡也好了。當然,她決不是陶淵明,所以有時她在樓上看見遠處來來往往的行人,心裡還說免不了愁悶一番。她喜歡和人們往來,甚至可以說她喜歡每一個人。無論老人小孩,她都覺得有可愛之處。可是她再不願出去和別人見面了,尤其一想到別人見到她那副驚恐萬狀的樣子,她就難受。一方面是自疚,覺得惹得別人討厭,另一方面就不消說了。
  就這樣,她就自願地關在這活棺材裡,就是真正厭世的人恐怕也有心煩的時候,何況劉三姐!到了明月臨窗,獨坐許久又不思睡的時候,不免就要唱上幾段。當然了,劉三姐不是李青蓮,儘管唱得好,歌詞也免不了俗套,唱來唱去,免不了唱到自吹自擂的地方:那些詞兒就是海倫、克利奧佩屈拉之流也擔當不起。
  有一天半夜,劉三姐又被無名的煩悶從夢裡喚醒,自知再也睡不成了,就爬起來坐著。土樓四面全是板窗,黑得不亞於大櫃中間,也懶得去開窗,就那麼坐著唱起來。哪知道聲音忒大了點,五里之外也聽得見。正好那天白沙是集,天還不亮就有趕集的從鎮東頭過。先是有幾個挑柴的站住走不動了,然後又是一幫趕騾子的,到了那裡,騾子也停住腳,鞭子也趕不動。後來,路上足足聚了四百多人,順著聲音摸去,把劉三姐的土樓圍了個水洩不通。誰也不敢咳嗽一聲,連驢都豎著耳朵聽著。劉三姐直唱到天明,露水把聽眾的頭髮都濕透了。
  那一夜,劉三姐覺得自己從來也沒有唱得那麼好。她越唱越高,聽的人只覺得耳朵裡有根銀絲在抖動,好像把一切都為忘了。直到她興盡之後,人們才開始回味歌詞,都覺得樓上住的一定是仙女無疑,於是又鴉雀無聲的等著一睹為快。誰知一頭毛驢聽了這美妙的歌喉之後,自己也想一試,於是也高叫起來:「歐啊!歐歐啊……」馬上就挨了旁邊一頭騾子幾蹄子,嘴也被一條大漢捏住了。可是已經遲了,歌仙已經被驚動了,板窗後響起了啟梢的聲音,說時遲那時快!五六百雙眼睛(騾馬的在內)一齊盯住窗口……
  砰的一聲,窗子開了。下面猛地爆發出一聲吶喊:「妖怪來了!」人們轉頭就跑,騾馬溜韁撞倒人不計其數,剎時間跑了個精光。只剩一頭毛驢拴在樹上,主人跑了,它在那裡沒命地四下亂踢,弄得塵土飛揚。
  劉三姐楞在那兒了。她不知道下面怎麼聚了那麼多人,可是有一點很清楚,他們一定是被她那副尊容嚇跑了的。她伏在窗口,哭了個心碎腸斷。猛然間聽見下面一個聲音在叫她:「三姐兒!三姐兒!」
  劉三姐抬起頭,擦擦眼裡的淚,只看見下面一個人扶著柳樹站著,頭頂上斑禿得一塊一塊的,臉好像一個葫蘆,下面肥上面瘦。一個酒糟鼻子,少說也有二斤,比雞冠子還紅。短短的黃眉毛,一雙小眼睛。唱得東歪西倒,衣服照得見人,口齒不清地對她喊:「三,三姐兒!他們嫌你醜,我我我不怕!咱們醜醜丑對丑,倒是一對!你別不樂意,等我酒醒了,恐怕我也看不上你了!」
  劉三姐認出此人名叫陸癩子,是一個不可救藥的酒鬼兼無賴,聽他這一說,心裡更酸。砰地關上窗子,倒在床上哭了個夠。
  從此之後,劉三姐在這個土樓上也呆不住了。她從家裡逃到這個土樓上,可是無端的羞辱也從家裡追了來。可是她有什麼過錯呢?就是因為生得醜嗎?可是不管怎麼說,人總不能給自己選擇一種面容吧!再說劉三姐也沒有邀請人們到土樓底下來看她呀!
  劉三姐現在每天清晨就爬起來,到江邊的石山上找一個樹叢遮蔽的地方坐起來,看著早晨的濃霧怎樣慢慢地從江面上浮起來,露出下面暗藍色的江水。直到太陽出來,人們回家吃飯的時候再沿著小路回去。到下午,三姐幹完了園子裡的活,又來到老地方,看著夕陽的光輝怎樣在天邊創造輝煌的奇跡。等到西天只剩下一點暗紫色的光輝,江面只剩下幢幢的黑影的時候,打漁人劃著小竹筏從江上掠過,都在筏子上點起了燈籠。江面上映出了粼粼的燈影,映出了筏邊上蹲著的一排排漁鷹,好像是披著蓑衣的小個子漁夫。
  打漁的人們有福了,因為他們早晚間從白沙東山邊過的時候,都能聽見劉三姐美妙的歌聲。說來也怪,三姐的歌裡永遠不含有太多的悲哀。她總是在歌唱桂林的青山綠水,漓江的茫茫江天,好像要超然出世一樣。
  下游三十里的地方有一個興坪鎮,有一個興坪的青年漁夫阿牛有次來到這裡,馬上就被三姐的歌聲迷住了。以後每天早上,三姐都能看見阿牛駕著他的小竹筏在下面江上梭巡。阿牛的竹筏是三根竹子紮成的,窄得嚇死人,逆著激流而上時,輕巧得像根羽毛。他最喜歡從江心浪花飛濺的暗礁上衝下去,小小的竹排一下子沉到水裡,八隻漁鷹一下子都不見了。等到竹筏子浮出水面,它們就在下面老遠的地方浮出來,嘴裡常叼著大魚。這時候阿牛就哈哈大笑,強盜似的打一聲忽哨,可是劉三姐在山上直出冷汗,心裡咚咚直跳,好像死了一次才活過來一樣。
  每當劉三姐唱起歌來的時候,阿牛就仰起頭來靜聽,手裡的長槳左一下右一下輕輕地劃著,筏頭頂著激流,可是竹筏一動不動就好像下了錨一樣。
  有時阿牛也劃到山底下,仰著頭對著上面唱上一段。這時劉三姐就能清楚地看見他烏黑的頭髮,熱情的面容。高高的鼻樑上,長著一個嘻嘻哈哈的大嘴,好像從來也沒有過傷心的事情,不管什麼事情他都耍笑一番。劉三姐心裡覺得很奇怪:世界上竟有這樣的小伙子,簡直是神仙!只要阿牛把臉轉向她這邊,她就立刻把頭縮到樹叢裡,隔著枝葉偷看。不管阿牛多麼熱情地唱著邀請她出來對歌的歌曲,她從來不敢答一個字。直到阿牛看看沒有希望,聳聳肩膀,打著槳順流而下時,她才敢探出頭來看看他的背影。這時她的吊眼角上,往往掛著眼淚。
  自從阿牛常到白沙之後,劉三姐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每天從江邊回來,劉三姐心裡都難過得要命,更可怕的是阿牛打著槳在山下的時候,劉三姐提心吊膽往樹叢後面縮,弄得大汗淋漓。最讓人傷心的是阿牛唱的山歌,沒有一次不是從讚美劉三姐的歌聲唱到讚美她的容貌,那些話聽起來就像刀子一樣往心裡扎。
  可是劉三姐又沒法不到江邊去,到了江邊又沒法不唱歌。有次劉三姐決心不唱了,免得再受那份洋罪,於是阿牛以為劉三姐沒來,心神恍惚地差點撞在石頭上,把劉三姐嚇出了一頭冷汗。再說她也很願意聽阿牛豪放、熱情的歌聲。更何況劉三姐的境況又是那麼可憐,從來也沒有人把她看成過一個人。阿牛現在又是那麼仰慕她,用世界一切稱頌婦女最高級形容詞來呼喚她。可是他哪裡知道這些話都是劉三姐最難下嚥的苦酒。
  又有一天,那是個令人愉快的美好的晴天:金光閃耀在江面上,黑綠的山峰上,漓江水對著天空露出了蔚藍的笑臉。劉三姐又坐在老地方,聽著阿牛的歌聲,心裡絕頂辛酸。
  「對面山上的姑娘,你為何不出來見面?你看看老實的阿牛,為了你流連難返。如果你永遠不出來,我也情願在這裡。我是阿牛、阿牛、阿牛,為了你流連難返。」
  劉三姐再也聽不下去了,用手捂著耳朵;可是她仍然聽見阿牛歎了一口氣,看見他懶洋洋地抄起長槳,將要順流而下。她心裡怦怦亂跳,覺得淚水在吊眼角裡發燙。猛然間,她的歌聲衝出了喉嚨,好像完全不由自主一樣:「我是興坪劉三姐,長得好像大妖怪。哥哥見了劉三姐,今後再也不會來,阿牛哥,阿牛哥,」……劉三姐忽然發現她泣不成聲了。
  阿牛忽然沉默下去了。他低著頭用長槳輕輕地撥著水面。劉三姐感到胸中有什麼東西破裂了,一陣劇疼之後,忽然感到莫名其妙的快慰。原來阿牛也害怕她。
  大概阿牛也曾對劉三姐其人有些耳聞吧!可是他沉思之後,毅然地抬起頭來說:「我不怕!我阿牛不比他們,慢說你還不是妖怪,就是真妖怪,我也要把你接到家裡來!現在你站出來吧!」
  現在輪到劉三姐躊躇不定了,她決不願把那面醜臉給任何人看!可是阿牛斬釘截鐵的要求又是不可抗拒的,於是劉三姐覺得心好像被兩頭牛撕開了;她既不敢探出頭去,又不敢拒絕阿牛,心裡直想拖下去,可是最後一幕的開場鑼鼓已經敲響,她還要躲到哪去!啊,但願她這輩子沒活過!最後,阿牛聽見劉三姐用微弱的聲音哀求:「阿牛哥,明天吧!」
  阿牛坐在竹筏上,任憑江水把他送到下游去。他不能相信,那麼美妙的聲音會從一張醜臉下發出來!可是就算她醜又怎麼樣?他無限地神往江上那個美妙的聲音,就是那聲音,好像命運的繩索一樣把他往那座山峰邊上拉。不管怎麼樣,她也不會把他嚇倒。對不對,漁鷹們?
  漁鷹們在細長脖子上會意地轉轉腦袋,好像在回答阿牛:它們並不反對!她一定是個好人,不會餓著它們的。阿牛哥,你下決心吧!
  夕陽的金光沿著江面射來,在阿牛身上畫出了很多細微的漣漪。對!他做得對!劉三姐是個悲傷的好人,她一定會是阿牛的好妻子!再說,怎見得人家就像傳聞的那麼醜?阿牛難道沒見過那些好事之徒,怎麼糟蹋人嗎?怎麼能想像,一個噁心的醜八怪能有一個美妙的歌喉?最可能的是,劉三姐有一點醜,但是決不會噁心人,更不是像人們說得那麼傖俗不堪!他阿牛才不相信那些人們的審美能力呢!對了,也許乾脆劉三姐根本不醜?或者更乾脆一點,甚至很漂亮?可能!阿牛曾經見過一個受人稱讚的美人,長了一個恬不知恥的大臉,臉蛋肥嘟嘟的,站著就要像個蛆一樣亂扭,表情呆滯,像頭豬!他們那些人哪,不可信!阿牛信心百倍地站起來,把筏子劃得像飛一樣從江上掠過。
  劉三姐直等到阿牛去遠才想到要離開。兩腿發軟,要用手扶著石頭才能站起來。她看看四周,真想幹嚎一通,然後一頭撞在石頭上。啊呀天哪,你幹嗎這麼作弄人!阿牛看見我一定也會嚇個半死,然後逃走!老天爺,你為什麼要我碰上好人?跟壞人在一起要好得多!明天哪裡還敢上這兒來?我要永遠看不見阿牛了,這個罪讓我怎麼受哇!
  劉三姐走下山崗,心裡叫失望咬嚙得很難過。她才有了一點快慰,不不,審美快慰,簡直是受苦!可是以後連這種苦也吃不上了。也許該找把刀把臉皮削下來?不成,要得膿毒敗血症的。怎麼辦?
  劉三姐猛的站住了。現在,附近的竹林,村莊都沉入淡墨一樣的幽暗中了,可是金光還在那邊山頂上朝上空放射著。一切都已沉寂,夜晚尚未到來。頭頂的天空上,還飄著幾片白雲。可是好像雲朵也比白天升高了,朝著高不可攀的天空,幾顆亮星已經在那裡閃亮。高不可攀的天空,好像深不可測,直通向渺渺的,更偉大的太空,但是被落日的金光仰射著,明亮而輝煌。在那裡,最高、最遠的地方,目力不可及的地方,是什麼?
  劉三姐忽然跪下了。她不信鬼神,但是這時也覺得,人生一定是有主宰的,一切人類的悲切,真正內在的悲切,都應該朝它訴說。
  劉三姐不信上帝。她心裡想到人們說的長鬍子的玉皇大帝,就覺得可笑,以為不可能有。但是現在她相信,她的一切不為人信的悲切會有什麼偉大的、超自然的東西知道。會有這種東西,否則世界與個蟻窩有什麼兩樣!
  她靜靜地跪著,內心無言朝上蒼呼籲。可是時間靜靜地過去,四周黑下來了。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劉三姐站起來,默默朝家走去。說也奇怪,她的內心現在寧靜得像一潭死水一樣。
  她走著,四周又黑又靜,心裡漸漸開始喜悅地覺得到,身上有點異樣了。胸口在發熱!一股熱氣慢慢地朝臉上升來,臉馬上燙得炙手。上帝!上帝!劉三姐走回土樓躺在床上,渾身發燙,好像發了熱病一樣。
  她偷偷伸出手來,摸摸自己的臉,好像細膩多了。似乎吊眼角也比原先小了。粗糙的頭髮也比較滋潤了。劉三姐躺了半夜,不斷有新的發現,直到她昏然睡去。
  第二天劉三姐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劉三姐爬起來洗臉,很想找個鏡子照照自己,但是找不到。原來倒是有兩個鏡子,可是早被她摔碎了,連破片也找不到。
  她朝江走去,心裡感到很輕快。但是過了一小會,心裡又開始狐疑了。憑良心說,她根本不相信世界會出現奇跡,因為她從來也沒有看見過奇跡。但是她現在寧可相信有這種可能。「有這種可能嗎?有的,但是為什麼以前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而且以前也沒有想到過有這種可能?咳,因為以前沒有想到過應該向上蒼請求啊!我多傻!」劉三姐堅決地把以前的自己當成傻瓜,把今天的自己當成聰明人。於是感到信心百倍。為了免得再犯狐疑,索性加快腳步,心裡什麼也不想了。等她爬上小山,從樹叢後面朝江上一看,阿牛已經等在下面了。阿牛早就聽見了山上的腳步聲,抬起頭來大聲說:「劉三姐,早上好哇!」山上也傳來劉三姐的回答:「你好,阿牛哥!」
  這是又一個美好的晴天,江上的薄霧正在散去。太陽的光芒溫暖地照在阿牛的身上,江水在山邊拍濺。四下沒有一個人,江上沒有一隻船。只有阿牛的小竹排,頂著江水飄著。阿牛抬起頭,八隻漁鷹也側著腦袋,十隻眼睛朝山上望去。
  阿牛等待著,就要看見一個什麼樣的人呢?臉一定比較的黑,嘴也許相當大。但是一定充滿生氣,清秀,但是不會妖艷。當然也許不算漂亮,但是絕對不可能那麼噁心人。
  阿牛正在心裡描繪劉三姐的容貌,猛然,在金光閃耀的山頂,一叢小樹後面,伸出一張破爛茄子似的鬼臉來,而且因為內心緊張顯得分外可怕:嘴唇拱出,嘴角朝上翹起,吊眼角都碰上嘴了!馬上,江上響起了落水聲,八隻漁鷹全都跳下水去了。阿牛瞠目結舌,一屁股坐在竹排上,被江水帶向下游。
  中午時分,阿牛在白沙附近被人找到了。他坐在竹排上,眼睛直勾勾的,不住地搖頭,已經不會說話了。在他身邊站著八隻漁鷹,也在不住地搖頭。以後,他的搖頭瘋再也沒有好。二十年後,人們還能看見他帶著八隻也有搖頭瘋的漁鷹在江上打漁。那時候,陽朔比現在要多上一景:薄暮時分,江面上幾個搖搖晃晃的黑影,煞是好看。當時這景叫白沙搖頭,最有名不過了。可惜現在已經絕了此景。
  此後,人們再也沒看見劉三姐。最初,人們在江面上能聽見令人絕倒的悲泣,久後聲音漸漸小了,變得隱約可聞,也不再像悲泣,只像游絲一縷的歌聲,一直響了三百年!其間也有好事之徒,想要去尋找那失去蹤跡的歌仙。他們爬上江兩岸的山頂,只看見群山如林,漓江像一條白色的長纓從無際雲邊來,又到無際雲邊去。頂上藍天如海,四下白雲如壁。歌仙
  有一個地方,那裡的天總是藍澄澄,和暖的太陽總是在上面微笑著看著下面。
  有一條江,江水永遠是那麼藍,那麼清澄,透明得好像清晨的空氣。江岸的山就像路邊的挺拔的白楊樹,不高,但是秀麗,上面沒有高大的森林,但永遠是鬱鬱蔥蔥;山並不是綿延一串,而是一座座、獨立的、陡峭的,立在那裡,用幽暗的陰影俯視著江水,好像是和這條江結下了不解之緣的親密伴侶。
  你若是有幸坐在江邊的沙灘上,你就會看見:江水怎樣從陡峭的石峰後面湧出來,浩浩蕩蕩地朝你奔過來。你會看見,遠處的山峰怎樣在波浪上向你微笑。它的微笑在水面留下了很多黑白交映的笑紋。你會看見,不知名的白鳥在山後陰涼的江面上,靜靜地翱翔,美妙的倒影在江上掠過,讓你羨慕不止,後悔沒有生而為一隻這樣的白鳥。你在江邊上靜靜地坐久了,習慣了江水拍擊的沙沙聲,你又會聽見,山水之間,聽得見隱隱的歌聲:如絲如縷、若有若無、奇妙異常的歌聲。這不像人的歌喉發出的,也聽不出歌詞,但好像是有歌詞,又好像是有人唱。這個好地方的名字和這地方一樣的美妙:陽朔。這條江的名字也和這條江一樣可愛:漓江。
  人們說,這地方有過一位歌聲極為美妙的人。從她之後,江面上就永遠留下了隱約可聞的歌聲。可是關於這位歌仙的事跡,就只留下了和這歌聲一樣靠不住的傳說。我知道,這全是扯淡。因為它們全是一些皆大歡喜的胡說。一切喜歡都不可能長久,只有不堪回首的記憶,才被人屢屢提起,難於忘懷。如果說,這歌聲在江上久久不去,那麼它一定因為含有莫大的辛酸。我知道,這位歌仙的一切事跡,孩子們,為了你們,我一切都知道。
  人們說,這位歌仙叫劉三姐,我對這一點沒有什麼不同意見。大概五百年前,她就住在陽朔白沙鎮東頭的小土樓裡。那時的白沙鎮和現在沒什麼大兩樣:滿鎮的垂柳在街道到處灑下綠蔭。劉三姐十八歲之後,遠近的人們才開始知道她,那麼我們的故事就從她十八歲談起。
  我們的劉三姐長得可怕萬分,遠遠看去,她的身形粗笨得像個烏龜立了起來,等你一走近,就發現她的臉皮黑裡透紫,眼角朝下搭拉著,露著血紅的結膜。臉很圓,頭很大,臉皮打著皺,像個幹了一半的大西瓜。嘴很大,嘴唇很厚。最後,我就是鐵石心腸,也不忍在這一副肖像上再添上這麼一筆:不過添不添也無所謂了,她的額頭正中,因為潰爛凹下去一大塊,大小和形狀都像一隻立著的眼睛。儘管三姐愛乾淨,一天要用冷開水洗上十來次,那裡總是有殘留的黃膿。
  劉三姐容貌就是專門這麼可怕,但是心地又是特別善良,樂於助人,慷慨,溫存,而且勤勞。鎮上無論哪個青年穿著髒衣服,破鞋子,她看見都要難受:為什麼人們這麼襤褸呢!她會把衣服要來給你洗好、補好的。不然她就不是劉三姐了。她總是忙忙碌碌,心情爽朗,無論誰有求於她,總是盡力為之。一點不小心眼,給人家辦事從來沒忘記過。她也願意把飯讓給餓肚子的人吃:如果有人肯吃她的飯的話;不過沒有一個要飯的接過她的飯,原因不必再說。
  劉三姐有一個優美的歌喉,又響亮又圓潤。她最愛唱給她弟弟聽,哪怕一天唱一萬遍也很高興。她弟弟是個漂亮的小伙子,小的時候那麼依戀她。劉三姐以弟弟為自豪,簡直願意為他死一萬次(如果可能的話),不過她弟弟劉老四漸漸地長大了,越來越發現劉三姐像鬼怪一樣醜陋。居然有一天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吃飯的時候,劉三姐照例把盤子裡的幾塊臘肉夾到劉老四的碗裡,而劉老四像發現幾隻癩蛤蟆蹲在碗裡一樣,皺著眉頭,敏捷、快速地夾起來擲回三姐碗裡。三姐兒眼裡含著淚水把飯吃下去,跑到江邊坐了半天。
  她們家還有劉大姐、劉二姐、劉老頭、劉老婆幾名成員。大姐二姐也是屬於醜陋一類的女人,不過不像三姐那麼噁心。大姐二姐好像因為長得比三姐強些吧,總是裝神弄鬼地做些小動作,好像三姐是一條蛇一樣。劉老頭劉老婆昏聵得要命,哪裡知道兒女們搞什麼鬼。
  過了不久,劉三姐發現大姐二姐比往日勤快多了,每頓飯後總是搶著洗碗。當時劉三姐並沒有懷疑到那方面去。又過了不久,她又發現,她們刷碗時總把她的碗揀出來等她自己刷,並且頓頓飯都讓她用那個碗。劉三姐暗暗落淚,但也無可奈何。後來,從大姐開始,都不大和她說話了,和她說話時也半閉著眼睛,捂著鼻子。二姐和劉老四也慢慢這樣做了。再後來,劉家的兒女們和三姐一起呆在家裡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不是三姐回家他們躲出去,就是三姐在家不回來。
  夏天到了,天氣天天熱起來。年輕人們晚上在家的時候越來越少了。附近的山上,越來越多地響起了歌聲。終於到了那一天,傳說中牛郎織女要在天上相會的日子;那天下午,地裡一個未婚的年輕人都沒有了,只剩下了老人和小孩,而年輕人都在家裡睡大覺。
  到傍晚時分,大群青年男女們站在村西頭,眼巴巴地看見太陽下山,漸漸地沉入山後了。等到最後一小塊光輝奪目的發光體也在天際消失,他們就發出一聲狂喜的歡呼,然後四散回家吃飯。
  劉老頭家裡,四個兒女都在狼吞虎嚥地把米飯吞下去。不等到屋裡完全暗下去,他們就一齊把碗扔下,出了大門。劉老頭把大門噹一聲關死,落了閘,和老太婆一起回屋睡了。
  劉三姐出門就和姐姐弟弟分開了,她沿著大路出村,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了。等到她摸著黑沿著一條熟悉的小道朝山上爬時,暗藍色天空上已經佈滿了群星,密密麻麻的好像比平時多了五六倍。就在頭頂上,一條浩浩的白氣,正蜿蜒地朝遠方流去。劉三姐爬上山頂,看看四周,幾個高大的黑影,好像是神話裡的獨眼巨人。可是無需害怕,那不過是些山而已。這裡的山晚上都是這個樣子。
  你也許要問,鎮上的男女晚上到野外來幹什麼呢?原來照例有這麼個風俗,每年的七月七的晚上,青年男女們都到野外來對歌。其實是為了談戀愛,並不是對繆司女神的盛大祭祀。
  好了,劉三姐在山頂上,稍稍平一平胸中的喘息,側耳一聽,遠處到處響起了歌聲。難道這裡就沒有人嗎?不對。對面山上明明有兩個男人在說話。劉三姐吸了一口氣,準備唱了。可是唱不出來。四下裡太靜了,風兒吹得樹葉沙沙響,小河裡水聲好像有人在趟河似的。真見鬼,好像到處都有人!弄得人心煩意亂,不知準備唱給誰聽的。
  劉三姐又吸了一口氣,甚至閉上了眼睛。猛然她的歌衝出了喉嚨;那麼響,好像五臟六腑都在唱,連劉三姐自己都嚇了一跳。
  劉三姐唱畢一曲,聽一聽四周,鴉雀無聲。怎麼了?對面山上沒有人嗎?還說自己唱得太糟?
  過了一會,對面山上飛起一個歌聲:好一個熱情奔放的男高音。不過,儘管歌兒聽起來很美,歌詞可是很傖俗,大意無非是:對面山上的姑娘,我看不到你的容貌,想來一定很好看,因為你的歌兒唱得太好了。
  劉三姐臉紅了,原來她參加這種活動還是第一次。但是四外黑古隆冬,很是能幫助撕破臉皮。她馬上又回了一首,大意是我很高興你的稱讚,但是當不起你那些頌詞。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和你交個朋友。
  對面靜了一會,忽然唱起了求婚之歌:「七七之夕上山游,無意之間遇良友。小弟家裡雖然窮,三十畝地一頭牛。三間瓦房門南開,門前江水迎客來。屋後有座大青山,不缺米來不缺柴。對面大姐你是誰,請你報個姓名來。」
  劉三姐心裡怦怦直跳。她聽著對面熱情奔放的歌聲,心裡早已傾慕上了。她生來就不願意挑挑揀揀,無論吃飯、穿衣,還是眼前這件事情。於是馬上作歌答之曰:「我是白沙劉三姐……」才唱了一句,就被對面一聲鬼叫打斷了:「哎呀,我的媽也!饒命吧!」這一夜,劉三姐再沒有找到對歌的人,開了一夜獨唱音樂會。
  天亮之後,劉三姐回家吃早飯,看見大姐二姐在飯桌上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心裡更覺得酸楚無比。
  從此之後,劉三姐越來越覺得在家裡呆著沒意思,終於搬到鎮東面一個沒人家的土樓上去了。在那裡,她白天在下面種種菜園,天還沒黑就關門上樓,絕少見人,心情也寧靜了許多。不知不覺額頭上數年不愈的膿瘡也好了。當然,她決不是陶淵明,所以有時她在樓上看見遠處來來往往的行人,心裡還說免不了愁悶一番。她喜歡和人們往來,甚至可以說她喜歡每一個人。無論老人小孩,她都覺得有可愛之處。可是她再不願出去和別人見面了,尤其一想到別人見到她那副驚恐萬狀的樣子,她就難受。一方面是自疚,覺得惹得別人討厭,另一方面就不消說了。
  就這樣,她就自願地關在這活棺材裡,就是真正厭世的人恐怕也有心煩的時候,何況劉三姐!到了明月臨窗,獨坐許久又不思睡的時候,不免就要唱上幾段。當然了,劉三姐不是李青蓮,儘管唱得好,歌詞也免不了俗套,唱來唱去,免不了唱到自吹自擂的地方:那些詞兒就是海倫、克利奧佩屈拉之流也擔當不起。
  有一天半夜,劉三姐又被無名的煩悶從夢裡喚醒,自知再也睡不成了,就爬起來坐著。土樓四面全是板窗,黑得不亞於大櫃中間,也懶得去開窗,就那麼坐著唱起來。哪知道聲音忒大了點,五里之外也聽得見。正好那天白沙是集,天還不亮就有趕集的從鎮東頭過。先是有幾個挑柴的站住走不動了,然後又是一幫趕騾子的,到了那裡,騾子也停住腳,鞭子也趕不動。後來,路上足足聚了四百多人,順著聲音摸去,把劉三姐的土樓圍了個水洩不通。誰也不敢咳嗽一聲,連驢都豎著耳朵聽著。劉三姐直唱到天明,露水把聽眾的頭髮都濕透了。
  那一夜,劉三姐覺得自己從來也沒有唱得那麼好。她越唱越高,聽的人只覺得耳朵裡有根銀絲在抖動,好像把一切都為忘了。直到她興盡之後,人們才開始回味歌詞,都覺得樓上住的一定是仙女無疑,於是又鴉雀無聲的等著一睹為快。誰知一頭毛驢聽了這美妙的歌喉之後,自己也想一試,於是也高叫起來:「歐啊!歐歐啊……」馬上就挨了旁邊一頭騾子幾蹄子,嘴也被一條大漢捏住了。可是已經遲了,歌仙已經被驚動了,板窗後響起了啟梢的聲音,說時遲那時快!五六百雙眼睛(騾馬的在內)一齊盯住窗口……
  砰的一聲,窗子開了。下面猛地爆發出一聲吶喊:「妖怪來了!」人們轉頭就跑,騾馬溜韁撞倒人不計其數,剎時間跑了個精光。只剩一頭毛驢拴在樹上,主人跑了,它在那裡沒命地四下亂踢,弄得塵土飛揚。
  劉三姐楞在那兒了。她不知道下面怎麼聚了那麼多人,可是有一點很清楚,他們一定是被她那副尊容嚇跑了的。她伏在窗口,哭了個心碎腸斷。猛然間聽見下面一個聲音在叫她:「三姐兒!三姐兒!」
  劉三姐抬起頭,擦擦眼裡的淚,只看見下面一個人扶著柳樹站著,頭頂上斑禿得一塊一塊的,臉好像一個葫蘆,下面肥上面瘦。一個酒糟鼻子,少說也有二斤,比雞冠子還紅。短短的黃眉毛,一雙小眼睛。唱得東歪西倒,衣服照得見人,口齒不清地對她喊:「三,三姐兒!他們嫌你醜,我我我不怕!咱們醜醜丑對丑,倒是一對!你別不樂意,等我酒醒了,恐怕我也看不上你了!」
  劉三姐認出此人名叫陸癩子,是一個不可救藥的酒鬼兼無賴,聽他這一說,心裡更酸。砰地關上窗子,倒在床上哭了個夠。
  從此之後,劉三姐在這個土樓上也呆不住了。她從家裡逃到這個土樓上,可是無端的羞辱也從家裡追了來。可是她有什麼過錯呢?就是因為生得醜嗎?可是不管怎麼說,人總不能給自己選擇一種面容吧!再說劉三姐也沒有邀請人們到土樓底下來看她呀!
  劉三姐現在每天清晨就爬起來,到江邊的石山上找一個樹叢遮蔽的地方坐起來,看著早晨的濃霧怎樣慢慢地從江面上浮起來,露出下面暗藍色的江水。直到太陽出來,人們回家吃飯的時候再沿著小路回去。到下午,三姐幹完了園子裡的活,又來到老地方,看著夕陽的光輝怎樣在天邊創造輝煌的奇跡。等到西天只剩下一點暗紫色的光輝,江面只剩下幢幢的黑影的時候,打漁人劃著小竹筏從江上掠過,都在筏子上點起了燈籠。江面上映出了粼粼的燈影,映出了筏邊上蹲著的一排排漁鷹,好像是披著蓑衣的小個子漁夫。
  打漁的人們有福了,因為他們早晚間從白沙東山邊過的時候,都能聽見劉三姐美妙的歌聲。說來也怪,三姐的歌裡永遠不含有太多的悲哀。她總是在歌唱桂林的青山綠水,漓江的茫茫江天,好像要超然出世一樣。
  下游三十里的地方有一個興坪鎮,有一個興坪的青年漁夫阿牛有次來到這裡,馬上就被三姐的歌聲迷住了。以後每天早上,三姐都能看見阿牛駕著他的小竹筏在下面江上梭巡。阿牛的竹筏是三根竹子紮成的,窄得嚇死人,逆著激流而上時,輕巧得像根羽毛。他最喜歡從江心浪花飛濺的暗礁上衝下去,小小的竹排一下子沉到水裡,八隻漁鷹一下子都不見了。等到竹筏子浮出水面,它們就在下面老遠的地方浮出來,嘴裡常叼著大魚。這時候阿牛就哈哈大笑,強盜似的打一聲忽哨,可是劉三姐在山上直出冷汗,心裡咚咚直跳,好像死了一次才活過來一樣。
  每當劉三姐唱起歌來的時候,阿牛就仰起頭來靜聽,手裡的長槳左一下右一下輕輕地劃著,筏頭頂著激流,可是竹筏一動不動就好像下了錨一樣。
  有時阿牛也劃到山底下,仰著頭對著上面唱上一段。這時劉三姐就能清楚地看見他烏黑的頭髮,熱情的面容。高高的鼻樑上,長著一個嘻嘻哈哈的大嘴,好像從來也沒有過傷心的事情,不管什麼事情他都耍笑一番。劉三姐心裡覺得很奇怪:世界上竟有這樣的小伙子,簡直是神仙!只要阿牛把臉轉向她這邊,她就立刻把頭縮到樹叢裡,隔著枝葉偷看。不管阿牛多麼熱情地唱著邀請她出來對歌的歌曲,她從來不敢答一個字。直到阿牛看看沒有希望,聳聳肩膀,打著槳順流而下時,她才敢探出頭來看看他的背影。這時她的吊眼角上,往往掛著眼淚。
  自從阿牛常到白沙之後,劉三姐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每天從江邊回來,劉三姐心裡都難過得要命,更可怕的是阿牛打著槳在山下的時候,劉三姐提心吊膽往樹叢後面縮,弄得大汗淋漓。最讓人傷心的是阿牛唱的山歌,沒有一次不是從讚美劉三姐的歌聲唱到讚美她的容貌,那些話聽起來就像刀子一樣往心裡扎。
  可是劉三姐又沒法不到江邊去,到了江邊又沒法不唱歌。有次劉三姐決心不唱了,免得再受那份洋罪,於是阿牛以為劉三姐沒來,心神恍惚地差點撞在石頭上,把劉三姐嚇出了一頭冷汗。再說她也很願意聽阿牛豪放、熱情的歌聲。更何況劉三姐的境況又是那麼可憐,從來也沒有人把她看成過一個人。阿牛現在又是那麼仰慕她,用世界一切稱頌婦女最高級形容詞來呼喚她。可是他哪裡知道這些話都是劉三姐最難下嚥的苦酒。
  又有一天,那是個令人愉快的美好的晴天:金光閃耀在江面上,黑綠的山峰上,漓江水對著天空露出了蔚藍的笑臉。劉三姐又坐在老地方,聽著阿牛的歌聲,心裡絕頂辛酸。
  「對面山上的姑娘,你為何不出來見面?你看看老實的阿牛,為了你流連難返。如果你永遠不出來,我也情願在這裡。我是阿牛、阿牛、阿牛,為了你流連難返。」
  劉三姐再也聽不下去了,用手捂著耳朵;可是她仍然聽見阿牛歎了一口氣,看見他懶洋洋地抄起長槳,將要順流而下。她心裡怦怦亂跳,覺得淚水在吊眼角裡發燙。猛然間,她的歌聲衝出了喉嚨,好像完全不由自主一樣:「我是興坪劉三姐,長得好像大妖怪。哥哥見了劉三姐,今後再也不會來,阿牛哥,阿牛哥,」……劉三姐忽然發現她泣不成聲了。
  阿牛忽然沉默下去了。他低著頭用長槳輕輕地撥著水面。劉三姐感到胸中有什麼東西破裂了,一陣劇疼之後,忽然感到莫名其妙的快慰。原來阿牛也害怕她。
  大概阿牛也曾對劉三姐其人有些耳聞吧!可是他沉思之後,毅然地抬起頭來說:「我不怕!我阿牛不比他們,慢說你還不是妖怪,就是真妖怪,我也要把你接到家裡來!現在你站出來吧!」
  現在輪到劉三姐躊躇不定了,她決不願把那面醜臉給任何人看!可是阿牛斬釘截鐵的要求又是不可抗拒的,於是劉三姐覺得心好像被兩頭牛撕開了;她既不敢探出頭去,又不敢拒絕阿牛,心裡直想拖下去,可是最後一幕的開場鑼鼓已經敲響,她還要躲到哪去!啊,但願她這輩子沒活過!最後,阿牛聽見劉三姐用微弱的聲音哀求:「阿牛哥,明天吧!」
  阿牛坐在竹筏上,任憑江水把他送到下游去。他不能相信,那麼美妙的聲音會從一張醜臉下發出來!可是就算她醜又怎麼樣?他無限地神往江上那個美妙的聲音,就是那聲音,好像命運的繩索一樣把他往那座山峰邊上拉。不管怎麼樣,她也不會把他嚇倒。對不對,漁鷹們?
  漁鷹們在細長脖子上會意地轉轉腦袋,好像在回答阿牛:它們並不反對!她一定是個好人,不會餓著它們的。阿牛哥,你下決心吧!
  夕陽的金光沿著江面射來,在阿牛身上畫出了很多細微的漣漪。對!他做得對!劉三姐是個悲傷的好人,她一定會是阿牛的好妻子!再說,怎見得人家就像傳聞的那麼醜?阿牛難道沒見過那些好事之徒,怎麼糟蹋人嗎?怎麼能想像,一個噁心的醜八怪能有一個美妙的歌喉?最可能的是,劉三姐有一點醜,但是決不會噁心人,更不是像人們說得那麼傖俗不堪!他阿牛才不相信那些人們的審美能力呢!對了,也許乾脆劉三姐根本不醜?或者更乾脆一點,甚至很漂亮?可能!阿牛曾經見過一個受人稱讚的美人,長了一個恬不知恥的大臉,臉蛋肥嘟嘟的,站著就要像個蛆一樣亂扭,表情呆滯,像頭豬!他們那些人哪,不可信!阿牛信心百倍地站起來,把筏子劃得像飛一樣從江上掠過。
  劉三姐直等到阿牛去遠才想到要離開。兩腿發軟,要用手扶著石頭才能站起來。她看看四周,真想幹嚎一通,然後一頭撞在石頭上。啊呀天哪,你幹嗎這麼作弄人!阿牛看見我一定也會嚇個半死,然後逃走!老天爺,你為什麼要我碰上好人?跟壞人在一起要好得多!明天哪裡還敢上這兒來?我要永遠看不見阿牛了,這個罪讓我怎麼受哇!
  劉三姐走下山崗,心裡叫失望咬嚙得很難過。她才有了一點快慰,不不,審美快慰,簡直是受苦!可是以後連這種苦也吃不上了。也許該找把刀把臉皮削下來?不成,要得膿毒敗血症的。怎麼辦?
  劉三姐猛的站住了。現在,附近的竹林,村莊都沉入淡墨一樣的幽暗中了,可是金光還在那邊山頂上朝上空放射著。一切都已沉寂,夜晚尚未到來。頭頂的天空上,還飄著幾片白雲。可是好像雲朵也比白天升高了,朝著高不可攀的天空,幾顆亮星已經在那裡閃亮。高不可攀的天空,好像深不可測,直通向渺渺的,更偉大的太空,但是被落日的金光仰射著,明亮而輝煌。在那裡,最高、最遠的地方,目力不可及的地方,是什麼?
  劉三姐忽然跪下了。她不信鬼神,但是這時也覺得,人生一定是有主宰的,一切人類的悲切,真正內在的悲切,都應該朝它訴說。
  劉三姐不信上帝。她心裡想到人們說的長鬍子的玉皇大帝,就覺得可笑,以為不可能有。但是現在她相信,她的一切不為人信的悲切會有什麼偉大的、超自然的東西知道。會有這種東西,否則世界與個蟻窩有什麼兩樣!
  她靜靜地跪著,內心無言朝上蒼呼籲。可是時間靜靜地過去,四周黑下來了。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劉三姐站起來,默默朝家走去。說也奇怪,她的內心現在寧靜得像一潭死水一樣。
  她走著,四周又黑又靜,心裡漸漸開始喜悅地覺得到,身上有點異樣了。胸口在發熱!一股熱氣慢慢地朝臉上升來,臉馬上燙得炙手。上帝!上帝!劉三姐走回土樓躺在床上,渾身發燙,好像發了熱病一樣。
  她偷偷伸出手來,摸摸自己的臉,好像細膩多了。似乎吊眼角也比原先小了。粗糙的頭髮也比較滋潤了。劉三姐躺了半夜,不斷有新的發現,直到她昏然睡去。
  第二天劉三姐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劉三姐爬起來洗臉,很想找個鏡子照照自己,但是找不到。原來倒是有兩個鏡子,可是早被她摔碎了,連破片也找不到。
  她朝江走去,心裡感到很輕快。但是過了一小會,心裡又開始狐疑了。憑良心說,她根本不相信世界會出現奇跡,因為她從來也沒有看見過奇跡。但是她現在寧可相信有這種可能。「有這種可能嗎?有的,但是為什麼以前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而且以前也沒有想到過有這種可能?咳,因為以前沒有想到過應該向上蒼請求啊!我多傻!」劉三姐堅決地把以前的自己當成傻瓜,把今天的自己當成聰明人。於是感到信心百倍。為了免得再犯狐疑,索性加快腳步,心裡什麼也不想了。等她爬上小山,從樹叢後面朝江上一看,阿牛已經等在下面了。阿牛早就聽見了山上的腳步聲,抬起頭來大聲說:「劉三姐,早上好哇!」山上也傳來劉三姐的回答:「你好,阿牛哥!」
  這是又一個美好的晴天,江上的薄霧正在散去。太陽的光芒溫暖地照在阿牛的身上,江水在山邊拍濺。四下沒有一個人,江上沒有一隻船。只有阿牛的小竹排,頂著江水飄著。阿牛抬起頭,八隻漁鷹也側著腦袋,十隻眼睛朝山上望去。
  阿牛等待著,就要看見一個什麼樣的人呢?臉一定比較的黑,嘴也許相當大。但是一定充滿生氣,清秀,但是不會妖艷。當然也許不算漂亮,但是絕對不可能那麼噁心人。
  阿牛正在心裡描繪劉三姐的容貌,猛然,在金光閃耀的山頂,一叢小樹後面,伸出一張破爛茄子似的鬼臉來,而且因為內心緊張顯得分外可怕:嘴唇拱出,嘴角朝上翹起,吊眼角都碰上嘴了!馬上,江上響起了落水聲,八隻漁鷹全都跳下水去了。阿牛瞠目結舌,一屁股坐在竹排上,被江水帶向下游。
  中午時分,阿牛在白沙附近被人找到了。他坐在竹排上,眼睛直勾勾的,不住地搖頭,已經不會說話了。在他身邊站著八隻漁鷹,也在不住地搖頭。以後,他的搖頭瘋再也沒有好。二十年後,人們還能看見他帶著八隻也有搖頭瘋的漁鷹在江上打漁。那時候,陽朔比現在要多上一景:薄暮時分,江面上幾個搖搖晃晃的黑影,煞是好看。當時這景叫白沙搖頭,最有名不過了。可惜現在已經絕了此景。
  此後,人們再也沒看見劉三姐。最初,人們在江面上能聽見令人絕倒的悲泣,久後聲音漸漸小了,變得隱約可聞,也不再像悲泣,只像游絲一縷的歌聲,一直響了三百年!其間也有好事之徒,想要去尋找那失去蹤跡的歌仙。他們爬上江兩岸的山頂,只看見群山如林,漓江像一條白色的長纓從無際雲邊來,又到無際雲邊去。頂上藍天如海,四下白雲如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