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回首頁
謙卑學習班

作者:王小波

  朋友們知道我在海外留學多年,總要羨慕地說,你可算是把該看的書都看過了。眾所周知,我們這裡可以引進好萊塢的文化垃圾,卻不肯給文人方便,設家賣國外新書的文化書店。如果看翻譯的書,能把你看得連中國話都忘了。要是到北京圖書館去借,你就是老死在裡面也借不到幾本書。總而言之,大家都有想看而看不到的書。說來也慚愧,我在國外時,根本沒讀幾本正經書,專揀不正經的書看。當時我想,正經書回來也能看到,我先把回來看不到的看了吧。我可沒想到回來以後什麼都看不到——要是知道,就在圖書館裡多泡幾年再回來。根據我的經驗,人從不正經的書裡也能得到教益。
  我就從一本不正經的書裡得到了一些教益。這本書的題目叫做《我是<花花公子>的編輯》,裡面儘是荒唐的故事,但有一則我以為相當正經。這本書標明是紀實類的書,但我對它的真實性有一點懷疑。這故事是這麼開始的:有一天,洛杉礬一家大報登出一則學習班的廣告:教授謙卑。學費兩千元。住宿在內,膳食自理。本書的作者接到主編的指示:去看看出了什麼怪事。他就驅車出發,一路上還在想著:我也太狂傲了,這回報社給報銷學費,讓我也學點謙卑。等到到了學習班的報名處,看到了一大批過了氣的名人:有文體明星、政治家、文化名人、道德講演家,甚至還有個把在電視上講道的牧師。美國這地方有點古怪:既捧人,也毀人。以電影明星為例,先把你捧到不知東西南北,口出狂言道:我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男(女)演員。然後就開始毀。先是老百姓看他(她)的狂相不順眼,紛紛寫信或打電話到報社、電視台貶他,然後,那些捧人的傳媒也跟著轉向,把他罵個一文不值——這道理很簡單:報紙需要訂戶,電視台也需要收視率,美國老百姓可是些得罪不起的人哪。在我們這裡就不是這樣,所以也沒有這樣的學習班——這樣一來,一個名人就被毀掉了。作者在這個學習班上見到的全是大名人,這些傢伙都因為太狂,碰了釘子,所以想要學點謙卑。此時,他想到:和他們相比,我得算個老實人——狂傲這兩個字用在我身上是不恰當的。當然,他還沒見到我們中國的明星,要是見到了,一定會以為自己就是道德上的完人了。
  且說這個學習班,設在一個山中廢棄的中學裡,要門沒門,要窗沒窗,只有滿地的鹿糞和狐狸屎。破教室的地上放了一些床墊子,從破爛和骯髒程度來看,肯定是大街上揀來的垃圾。那些狂傲的名人好不容易才弄清是要他們睡在這些墊子上,知道以後,就紛紛向工作人員嚷道:兩千塊錢的住宿就是這樣的嗎?人家只回答一句話:別忘了你是來學什麼的!有些人就說:說得對,我是來學謙卑的,住得差點,有助於糾正我道德上的缺陷;有些人還是不理解,還是吵吵鬧鬧。但吵歸吵,人家只是不理。等到中午吃飯時,那破學校的食堂裡供應漢堡包,十塊錢一份,麵包倒是很大,生菜葉子也不少——毛驢會喜歡的——就是沒有肉。有些狂傲的名人就吼了起來:十塊錢一個的漢堡包就該是這樣的嗎?牛肉在哪兒?(順便說一句,「Where is the beef!」是句成語,意思是「別蒙事呀!」)得到的回答是:別忘了你是來學什麼的!就這樣,吃著淨素,睡著破床墊,每天早上在全校唯一能流出冷水的破管子前面排著長隊盥洗。此書的作者是個老油子,看了這個破爛的地點和這些不三不四的工作人員,心裡早就像明鏡似的,但他也不來說破。除了吃不好睡不好,這個學習班還實行著封閉式管理,不到結業誰也不准回家——當然,除非你不想結業,也不要求退還學費,就可以回家。這些盛氣凌人的傢伙被圈在裡面,很快就變得與一夥叫化子相仿。除了這種種不便,這個班還總不上課,讓學員在這破爛中學裡溜躂,美其名曰反省自己。學習班的辦公室裡總是擠滿了抱怨的人,大家都找負責人吵架,但這位負責人也有一手,總是笑容可掬地說道:要是我是你,就不這樣氣急敗壞——要知道,在上帝面前,我們可都是罪人哪。至於課,我們會上的。聽了以後保證你們會滿意。長話短說,這個鬼學習班把大家耗了兩個禮拜,這幫名人居然都堅持了下來,只是天天鬧著要聽課。
  最後,上課的時刻終於來到了。校方宣佈,主講者是個偉大的人,很不容易請到。所以這課只講一堂,講完了就結業。於是,全體學員都來到了破禮堂裡,見到了這位演講人。原書花了整整三頁來形容他,但我沒有篇幅,只能長話短說:此人有點像歌星,有點像影星,有點像信口雌黃的政治家,又有幾分像在講台上滿嘴撒村的野狐禪牧師——為了使中國讀者理解,還要加上一句,他又像個有特異功能的大氣功師。總而言之,他就是那個我們花錢買票聽他嚷嚷的人。這麼個傢伙往台上一站,大家都倍感親切,因而鴉雀無聲。此人說道:我的課只講一句話,講完了整個學習班就結束……雖然只是一句話,大家記住了,就會終生受用不盡,以後永不會狂傲——聽好了:You are an asshole!同時,他還把這話寫在了黑板上,然後一摔粉筆,揚長而去。這話只能用北京俗話來翻譯:你是個傻×!
  禮堂裡先是鴉雀無聲,然後就是卷堂大亂。有人感到大受啟發,說道:有道理,有道理!原來我是個傻×呀。還有人憤憤不平,說道:就算我真是個傻×,也犯不著花兩千塊錢請人來告訴我!至於該書作者,沒有介人爭論,逕直開車下山去找東西吃——連吃兩個禮拜的淨素可不是鬧著玩的。如前所述,我對這故事的真實性有點懷疑,但我以為,真不真的不要緊,要緊的是要有教育意義——中國常有人不惜代價,冒了被踩死的危險。擠進體育館一類的地方,去見見大名人,在裡面涕淚直流,出來後又覺得上當。這道理是這樣的:用不著花很多錢,受很多罪,跑好遠的路,洗耳恭聽別人說你是傻×。自己知道就夠了。

  ------------------
  allan掃校,請保留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