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四十四章


  近一年裡,是孫少安有史以來最為輝煌的時期。他的磚場越辦越紅火,利潤象不斷線的水一樣流進了他的腰包,村裡人的估計保守了,他的純收入實際上已經有了四萬塊錢!
  那位河南燒磚師傅一改初衷,沒有回老家去,一直在他的磚場充任「總工程師」的角色。他把他的工資提到了比外面高出一倍的數額。同時,另外從本鄉招收的兩名初中文化程度的青年,也被這位師傅培養成了出色的技術人才。
  入夏以來,在那次大失敗中為他幹過活的本村人,也看清了他的大好形勢,又紛紛要求來他的磚場當臨時工。
  這事首先遭到了秀蓮的強烈反對。她忘不他們落難的時候,其中的某些人怎樣嘲弄和逼迫他們開工資的情景。如今看他們鬧好了,這些人便又想來沾光,秀蓮在感情上轉不過彎,堅決不同意再讓本村這些人來幹活。她寧願多掏點錢僱用外鄉的村民,也不願再用本村這些廉價勞動力了。但少安是個軟心腸的人,他知道這些要來幹活的村民,實在是沒有辦法才又求他,他不能見死不救。他反覆給秀蓮做工作,甚至說好話,讓這些窮困的鄉親再來他這裡幹活,也讓他人賺幾個買化肥的錢。
  秀蓮說到底也不是個糊塗人,最終還是同意了丈夫的意見。
  於是,像田四田五這樣的人,再一次來到他的磚場。這些人拿了錢,得了好處,開始唾沫星子亂濺,一哇聲說了少安的好話,孫少安「好財主」的名聲揚遍了雙水村和東拉河一帶的許多地方。他成了全石圪節鄉最有聲望的「農民企業家」。
  孫少安這陣勢幾乎把他父親也弄成了石圪節集市上的「明星」。要是玉厚老漢上集走過這條灰塵飛揚的土街,莊稼人就會互相指劃著說:「看,這就是孫少安他爸!」他到小攤上買肉,賣肉的人也把最肥的刀口肉切割了給他。
  每當孫玉厚老漢提著一條子肥肉,在鄉民們的羨慕的議論聲中走過石圪節街頭時,他臉上平靜如常,但內心卻常常不由得感慨萬端。
  啊!他一輩子已經不知多少次從這條土街上走過,什麼時候受到這麼多人的抬舉呢?舊社會,他冬閒時給這裡的掌櫃吆牲靈到山西柳林馱瓷,每次都是天不明就從這街上起身,雙手筒在破棉襖袖裡,清鼻涕都凍在了嘴唇上。
  以後,他又不知多少次到過這裡,出售幾個南瓜和一把旱煙葉,以便買點鹽和點燈的煤油。那時間,誰能想得起他這個穿破衣裳的窮老百姓?更忘不了的是,那年公社開廣播大會批判少安擴大豬飼料地,他和可憐的小女兒立在這土街上,怎樣為兒子的命運擔心駭怕呀……做夢也想不到,他孫玉厚老漢能有今天這等榮耀!
  玉厚老漢驕傲的是,除過大女兒的光景叫人熬煎外,他含辛茹苦撫養的幾個孩子,都成了好樣的,大兒子現在不用說,一道川都是好名聲。當然,少安以後免不了還會有些跌跌絆絆,但最叫人擔心的時期也許已經過去了。
  二小子當了煤礦工人,是說那營生又苦又不安全,但他對這孩子放心著哩!少平人雖年輕,但處事老成,不會出什麼大差錯。眼下,他唯一關心的是這孩子的婚姻問題。聽說煤礦女的少,找個對象難,他已提醒少安給少平瞅個女娃娃。可少安說這一家裡誰也替少平作不了主……那就等孩子探親回家時再和他商量這事。
  至於小女兒蘭香,已經上了「大學堂」。據識字人說,這是中國的什麼「重要學堂」;有人還推斷說,他的蘭香將來會「留洋」哩!
  唉,唯一使他晚上熬煎得睡不著覺的仍然是大女兒蘭花。該死的女婿一年逛得不歸家門,丟下那母子三人受了多少犧惶!可憐兩個小外孫,從小到大等於沒有父親。眼下兩個娃娃總算被不幸的女兒拉扯大了。娃娃也都是些好娃娃。外孫女貓蛋十三歲,在石圪節上了初中,聽說像她姨蘭香一樣,回回考試都是頭名。外孫子狗蛋再有一年也要上初中了。可是,那個挨刀子的王滿銀卻還在門外當逛鬼!少安曾建議讓他姐離婚。蘭花不同意,他也不同意。
  人常說好女不嫁二男嘛!女婿再不是個東西,也不能走離婚這條路;離婚女人名聲不好聽啊!再說,兩個娃娃都大了,怎能離婚?這少安,出得啥混帳主意!
  孫玉厚儘管有大女兒不幸所帶來的痛苦,其它方面我們能看到,如今沒一點遺憾。就是他本人的光景,也發達多了。錢不用說,有兩個小子給哩;至於糧食,村裡除過金家灣那面的俊武,也許就數上他了。許多糧食都吃不了,又捨不得賣,只好用泥巴糊著封在石倉子裡。麻煩的是,過一段時間又要把這些存糧倒騰到外面晾曬一下,院子裡所有粗點的樹木上,一年四季都掛著未劃粒的玉米棒;燦黃如金,顯出了殷實人家的一派大好風光。今年夏天麥子又大豐收,他支起合烙床子,叫了村中十個後生用兩天時間才打完……這一段日子,孫玉厚老漢動不動就到石圪節街上來買豬肉,這倒不是嘴饞或故意給公眾能他的光景而是他最近正在箍新窯。
  本來,二小子早給他攢夠了錢,讓他去年就整修一院新地方。但大兒子當時正在難處,他便徵得少平的同意,把一千多塊準備整修地方的錢,先墊給了少安。
  今年,不用他說,大小子主動地張羅著為他僱人打窯洞,接石窯口。當然,按少安的鋪排,少平的那一千多元根本不夠。短缺的錢都是少安出的,並且還不讓他給少平說:因為個性強的二小子早就說過,這院新地方要他一個人出錢修建。
  按他們老兩口的想法,他們這個院落不必這麼排場,別說少安他老了,就是他們老兩口,也都是快入土的人,而家裡再沒有其它拖累,何必修建那麼好的地方!
  但大小子二小子都堅持要把這院地方修建成村裡最好的。他後來也沒堅持反對。他理解孩子們的心情。孫家窮困潦倒幾輩子,孩子們現在為他們修建這院地方,多半是給村裡人證明:孫家再不是過去的孫家了!這些日子裡,全家人都忙得不可開交。尤其是他的少安,真是八下裡忙啊!又要為他箍窯,還要照料磚場的事。最近幾天,聽說他還要談什麼「判」,準備承包鄉上的磚瓦廠,另外,兒媳婦馬上就要生娃娃,行動不方便,因此,一些具體事,他和老伴能做到的,盡量不麻煩少安和秀蓮……入夏以來,孫少安也的確是太忙了。磚場正走上坡路,他得特別經心,以免再導致一次意外的災難。同時,他還要招呼著為父親營造新地方。
  為老人建新家,這是孫少安多年的心願。他決心要把父親住的地方修建得比他自己現在住的那院地方更好。他要瞞著好強的弟弟,再添進雙倍的錢,把這院地方搞漂亮,正如少平說的,某種意義上,這是為孫家立一塊「紀念碑」。他不僅要用細鏨出窯面石料,還要戴磚帽!另外,除過圍牆,再用一色青磚砌個有氣派的門樓——他有得是磚!
  衛紅的女婿金強給他站場任總指揮,金強在村裡年輕一代匠人中,石活水平是最高的。另外,又是為妻子的大爹幹活,因此特別經心。
  儘管有金強在現場總料理,但少安在大的方面還得分出好多精力來管這件事。
  他裡裡外外忙得一塌糊塗,一天跑下來,腿都疼得瘸了。糟糕的是,他最得力的助手秀蓮馬上就要臨產,不能像過去那樣給他強有力的幫扶。儘管如此,妻子腆著大肚子,仍然一陣兒也不閒著。
  自父親那邊開始新建地方,老祖母和父母親都暫時搬到他這邊來住了。另外一孔窯洞騰出來給兩面的工匠做飯。母親和妻子一塊上手都忙不過來,沒辦法只好又把妹妹衛紅叫過來幫忙。
  一年多來命運的升降沉浮,使秀蓮和老人的關係一下子變得特別親密。只是因為父母親堅決不願再連累他們,才使秀蓮放棄了這打算。不過,實際上他們現在又像一家人了。
  如今秀蓮除不干涉他給老人使用錢,還常提醒他應該給老人們買個什麼東西或添置衣物鋪蓋。在為父母建新家墊錢的問題上,他們的認識高度一致;而且築院門樓的建議就是秀蓮提出來的。
  生活如此叫人感慨萬端!貧困時,這家人風雨同舟;日子稍有好轉,便產生了矛盾,導致了分家的局面。而經過一次又一次生活風暴的沖刷,這個家又變得這樣親密無間了。是的,所有人的心情從來也沒有像現在這樣和順和暢快!當然羅,老祖母基本上還生活在她的世界裡。
  祖母的視力是越來越不行了,幾乎已處於失明狀態。一身老病依然照舊,只不過看起來還沒有惡化的跡象。儘管她罵兒孫們浪費,但她的衣服和被褥還是都換成了新的。吃喝更不用說,從去年開始,少安在金俊山那裡為祖母每天訂了一斤牛奶。當然,若要叫她到醫院去看病,那是怎樣都搬不動她老人家的。她拒絕吃藥打針,理由還是怕費錢。貧窮已經成了她一生主要的恐怖。現在,她仍然圍坐在炕上的被褥裡,眨巴著一雙幾乎看不見什麼的紅眼,竭力還想弄明白家裡發生的某些事,母親和妻子都忙得要命。有時還不得不大聲地費上半天口舌,解釋她一再詢問的許多「問題」。
  當老人平靜的時候,通常都是摸索著數一瓶止痛片——倒出來,又數著一粒粒裝進去,我們不知是否還記得,這瓶止痛片是少平上高中時用潤葉姐給他的錢買的。已經近十年了,儘管老祖母每次數時都有短缺或長余,但實際上這瓶已經像羊糞蛋一樣又黑又髒的藥片一粒也沒少——我們的老祖母捨不得吃啊……正在孫少安忙裡忙出的時候,他突然聽說石圪節那個快要倒塌的鄉辦磚瓦廠,要承包給個人去經營了。
  這消息不由使他心一動。他知道,石圪節的鄉辦磚場比他現在的磚場大幾倍,設備和條件都不錯,只是管理不行,根本賺不了多少錢。後來雖然內部實行承包制,看來也沒有解決大問題,因此鄉上才下決心幹脆往出總承包呀!
  他敢不敢去冒這個險呢?少安開始周密地考慮這件事的可能性。
  他想,如果放開膽量把這個大型磚場承包了,往後的發展肯定要大得多!
  說實話,隨著現在這個磚場的盈利,他的野心也逐步大起來——他已很不滿足這個小攤場,而早想謀算件更大的事。手頭賺下的幾萬塊錢,也使他的這種謀算有了一種踏實的心裡保障。人就是這樣,得一步,就想另一步!如果將來那個大磚廠盈了利,那說不定還能幹更大一點的事!他有一種雖然朦朧、但卻十分強烈的衝動:他一輩子真正要在石圪節或者說原西縣鬧騰它一番世事哩!
  孫少安進而又想,如果他承包了鄉上的磚廠,就把他現在這個磚場也承包出去。對,乾脆來個「雙承包」!他承包鄉上的,讓別人承包他的!的確,若是他承包鄉上的磚廠,他實際上無法具體管理現在這個磚場;他要把主要精力集中到鄉上那個磚廠去。再說,妻子要生孩子,一兩年內又給他幫不了多少忙,把現在的磚場包給別人,他在雙水村一身輕快,也不必連累家屬……
  孫少安周密考慮了幾天,就把他的想法提出來和妻子商量。秀蓮又從弊端方面替他進行了反證。最後,兩口子一致認為,少安的想法是可行的。冒險就冒險!他們已經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考驗,並且走過來,因此心並不怵!
  這樣決定之後,孫少安立即跑到了鄉上——他生怕別人搶了這生意。
  他的擔心是多餘的,就目前而言,石圪節鄉還沒有另外的人敢承包這個爛攤場。
  合同很快就順利簽訂了。
  接下來,少安馬上著手往出承包他的磚場。沒料到,這比他承包鄉上的磚廠更順利。
  他的磚場被一直替他當技術總指導的河南師傅承包了。河南人寫信把自己的老婆孩子也叫到了雙水村。少安答應,等父親的窯建好後,河南師傅的家屬可以借用他的一孔窯住宿;而河南師傅答應,他一定在技術上幫助他把鄉上的磚廠盡快搞上去…
  在石圪節全鄉各村農民一片議論聲中,孫少安走馬上任,當了鄉磚瓦廠廠長。因為這是他個人承包,因此當然地成了這個磚瓦廠的主人。
  在河南師傅的幫助下,他大刀闊斧改造了這個瀕臨倒閉的企業,生產很快走上了正軌。即是最保守的估計,這個磚瓦廠不出一個季度就要開始盈利。
  這樣,孫少安現在實際上就有了兩個盈利企業。當然,原先那個小磚場,見利的是他和河南師傅兩個人了;而鄉上這個磚瓦廠一旦開始盈利,那收入將更會使全石圪節的幹部和農民咋舌!
  孫少安,這個當年因給社員擴大豬飼料地被公社一場批判弄得出了名的傢伙,如今又一次成了各村民眾談論的對象。有人敲怪話說,這小子就學著「走資本主義道路」了,所以現在才把世事鬧了這麼紅火!
  在孫少安意氣風發乾「大事業」的時候,他的生意人朋友胡永合路過石圪節,聽說了他的情況,就專門來拜訪他。永合看了這個磚廠的陣勢,問:「這磚廠賺了錢,你還準備幹什麼?」
  少安還沒來得及想更長遠的事,就說:「到時再看吧,說不定還可以辦個什麼罐頭加工廠……」
  胡永合不以為然地笑了,說:「那算個什麼氣派?咱們農民不能光滿足辦個什麼小廠子;咱們應該干更大的事。別看現在把政策給咱放寬了,其實呀,咱們土包子農民在這社會上還沒什麼地位!錢賺到一定的程度,拿一把票子活著也沒滋味!」
  「那你的意思哩!」少安一時倒不能明白永合說的這些話。「咱們要出大名!要往外面揚!叫全中國都知道有你我這樣的農民!」
  「怎個揚法?」
  「比如,咱們也可以參加它文化上的事。文化上容易出名。只要出了名,手裡又有錢,咱們就不能在它政府裡坐一把交椅?哼,說不定將來縣委縣政府都叫咱承包了呢!」少安對抱負非凡的永合笑了笑,問他:「你說文化上的事咱怎麼能插進去腿?」
  「我最近在省電視台認識了一位導演,請他在最好的館子裡吃了一頓,成了朋友。我們已經商量好,由我牽頭找些農民企業家出錢,拍電視連續劇《三國演義》!劉備,關公,張飛,魯智深,曹操,這些人你又都知道,紅火著哩!你要是願意,也入個股!」
  「我那點錢……」少安難為情地說著,用手掌揩了揩永合濺在他臉上的唾沫星子。
  「錢主要有我哩!你多少出點,在電視劇後面掛個名字,全中國也就知道你了……你如果同意,今冬我帶你去一趟省城,見見那位電視台的導演。這也是見世面嘛!怎樣?」胡永合問他。
  儘管聽起來是些雲裡霧裡的事,但少安又不好拒絕胡永合的好意。他忘不了,在他最倒霉的關鍵時刻,正是這個人為他伸出了救援之手。哪怕這純粹是件吃虧事,他也得答應他——他向來是個講義氣的人!
  少安只好為胡永合應承下來。說實話,他自己也被胡永合煽得心裡怪熱乎的。如果真的投上點資,參加拍《三國演義》電視劇,自己的名字也就能上電視台。再說,電視劇不一定就是賠錢生意!如果賠錢,精明人胡永合也不會白把票子扔給電視台的!
  胡永合和他說定這件事後,聲稱還要給縣委書記張有智匯報他的「計劃」,就坐進那輛大卡車的駕駛樓去了原西縣城。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