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四十一章


  從責任制開始到現在的幾年裡,雙水村儘管仍然還是個主要以農業生產為主的村莊,但農業以外地其它經營活動和商品性生產卻也在緩慢地發展起來。當然,最早和規模最大的還是首推孫少安磚場。這個磚場經過一次破產的風險之後,現在成了全石圪節鄉最引人注目的農民個體企業。去年年底,少安就還完了所有公家的貸款和私人手裡借的錢,並且開始盈利了。
  這半年來,村裡人誰也算不清這小子倒究賺下了多少錢。有人估計肯定超過了兩萬,甚至還要更多。
  除少安之外,在金家灣那面,金俊武既養奶羊,還餵了兩頭大奶牛。金光亮養了「意大利蜂」,光亮的弟媳婦馬來花天天在公路上賣茶飯,而全村的「糧食大王」金俊武也和縣林業站簽訂了合同,開始育樹苗。
  金家戶族裡還有一些木匠石匠常年在外做活——有的人還跑到原西和黃原搞了營業執照,賣起了有利可圖的風味小吃。
  田家圪嶗這面還是種莊稼的人居多。從群體上看,田家圪嶗這面「鬧革命」很有些人才,但做生意搞買賣就比不上金家灣那面的人了。
  田姓人家中,眼下只有田海民夫妻辦了個養魚場。當然,說起來,田家圪嶗還有一個從事非農業生產的人。這人就是神漢劉玉升,劉玉升那一套裝神弄鬼的把戲越來越吃香,全家人不愁吃不愁穿,光景過得綠格茵茵。去年冬天,這位神漢竟然買回來了台黑白電視機——這是全村第一架電視機,當時引起了東拉河兩岸人家的哄動。
  只是電視買回來後,有人指出,本村沒有電。劉玉升這才不得不又把這台電視轉賣了。前不久,他還帶了一個徒弟。這徒弟是原一隊會計田平娃。田平娃小學畢業,有點文化,因此「學」起來相當快,已經跟著師傅出馬「治病」了,在看「麻衣相」方面,平娃比他的教父」都要高出一籌……除這孫少安的磚場,雙水村眼下最矚目的賺錢生意就是田海民夫妻的養魚場了。精明的小兩口按「書上說的」養魚,事業發展極快,從去年夏天就開始大量向原西縣城賣魚,一斤魚兩塊錢,那收入也夠它媽叫人眼紅了!
  今年,他們又按「書上說的」,在的所有魚池裡搞了增氧機,每畝水平均增加了一千多尾魚。
  入夏以來,這家人進入了黃金季節。每過幾天,海民就把大量的鮮魚運到了原西縣城。有時候,縣上甚至黃原的一些單位,都親自開著車來村裡買魚。
  海民夫妻除過撈魚臨時雇幾個人外,平時就他們倆自己經管。他們給魚池撒麥夫,撒草葉,撒大糞,撒煮熟的玉米瓣,活路相當緊張。
  再緊張他們也不僱人。即是撈魚臨時雇幾個人,也盡量不用本村的。因為他們連父親和四爸都拒絕入伙,也就不可能再讓村裡其他人沾他們的光。正因為如此,雙水村的人雖然眼紅他們的收入,也佩服他們的本事,但在他們的人緣方面卻頗有微詞。村民們認為他們夫妻既自私,又缺乏同情心。
  是呀,兩旁世人的死活可以睜眼裝個看個見,怎能連自己的老人都不管呢?看田五田四硒惶成啥了!一個冬天老弟兄倆都穿著開花破棉襖!
  雖說都是年輕人,村裡人普遍認為海民夫妻和少安兩口子差遠了。這兩家現在都發了財,但村裡有些窮家薄業的人想借幾個急用錢,誰也不會找海民,而都跑到少安家裡去借;只要少安手頭有,就不會讓任何一個求他的人失望。
  實際上,海民和銀花也知道村裡人對他們有看法,銀花根本不管這些外人的指責。她生性就是如此。在她看來,誰有本事,吃香的喝辣的和外人屁不相干!誰沒本事,誰受窮受硒惶,也和他們屁不相干!連她的公公也不例外!她甚至對村民們的攻擊很不理解:我們有錢,是我們自己用勞動和本事賺的,又不是偷的搶的,外人有什麼權利說三道四?為什麼有些人自己不為自己想辦法,光想沾別人的光呢?
  她這思想也不是完全沒道理。甚至可以說,這是農村新萌發的「現代意識」。只不過,這種意識和中國農村傳統的道德觀念向來都是悖逆的。
  海民倒不全像他妻子這樣看事情。他也知道自己活得確實有些自私;同時也為父親和四爸的窮光景而難受和痛苦——他終究是那條根上長出來的根芽。
  但他畏懼銀花。他不敢公開幫助老人,只是偷著給他們塞幾個零用錢——這點錢還是精明的妻子因偶然的疏忽漏算了的收入。
  不過,海民越來越難以忍受村民們對他吝嗇的攻擊了,歸根結底,他要在雙水村這個世界裡生活啊!如果這裡環境中的人都對他有了看法,就是賺了錢也活得不暢快!
  於是,他一直在盤算著想做點什麼事,以改變一下眾人對他夫妻倆的不良印象。
  當然,重新改變對老人們的態度,讓他們入伙養魚,這根本不可能;銀花會和他鬧個頭破血流。
  因為海民急迫地想盡快改變旁人對他們的指責,急中生智,突然靈機一動想:能不能給村裡每家人白送一兩條魚,讓大家嘗嘗新鮮呢?
  得,這也許是個好主意!村裡人大都沒有吃過魚,他田海民白送著讓大伙吃個稀罕,也許多少能堵一些眾人的嘴巴。雖然扣失一二百斤魚怪心疼的,但這牽扯他們的名聲問題,還是值得的。
  晚上睡覺,當他和妻子親熱得正到好處時,便把這主意提出來和她商量。
  銀花一聽心裡就很不痛快,但也總不能因此將趴在她肚子上的丈夫掀下去。
  趁精明女人這個難得的糊塗機會,田海民又立刻加添了許多甜言蜜語說服她;那話句句聽起來十分中耳,使得銀花覺得損失了魚不知能換回來多少好處。
  銀花「恢復」精明以後,才認定丈夫給村裡人獻這慇勤實在是愚蠢透頂。
  不過,這是一個硬正女人,答應了的事絕不會再反目不認帳。因為丈夫那裡也有限度。她從來不衝破這個限度,她滿心熾烈地愛海民,絕不至於厲害到蓄意破壞丈夫生活中那點突發「詩情」。
  銀花自有銀花的可愛!
  當雙水村的人聽說海民夫妻要白讓他們吃一頓「海味」的時候,不免造成了全村性的哄動。一來海民夫妻突然變得如此大方,讓眾人覺得就像驢頭上長出來兩隻牛角;二是雙水村絕大部分人的確沒吃過這東西,因此都有點莫名的激動。「哈呀,俗話說山珍海味,這就是海味!過去皇上吃的就是這東西!」有人在加深這件事的神秘性。
  和海民夫婦關係較好的幾家人,手裡提著送飯罐,先到了他們的魚池邊。海民和銀花就把剛撈出來的鮮魚,分別給他們的飯罐裡放了幾條。這些人就興致勃勃地回去了。
  緊接著,許多人家也都湧到了魚池邊,手裡提著各種盛魚的傢具;盆、罐、桶、壇,應有盡有;有的還端個黑老碗。今天海民夫婦對人特別仁義友好,滿臉堆著笑,不論誰家來,都一視同仁,分別贈送鯉魚幾條。當然,也有些人家沒來,沒來要魚的人大都是因為不敢吃這面目猙獰的怪物。
  田四田五不用說,他們無意吃不孝之子施捨的這點「稀罕」!
  這一天中午,雙水村大部分人家都吃魚。
  完全可以把那條歇後語改成這樣:雙水村人吃魚——頭一回。的確,這個村的大部分人誰也沒吃過這玩藝了;但又聽說這是「皇上吃的東西」,因此每個人都想享享口福。怎個往熟做哩?
  這實在難倒了許多婆姨!有的女人對這「怪東西」嚇得不敢動刀,只好讓膽大的男人上手;而男人們又幾乎用了殺牛的勇氣來對付這些只會搖搖尾巴的可憐動物。
  但不管怎樣,總不會像神漢劉玉升說的那樣,讓魚把人給吃了。至於每家人的吃法,卻大不相同。那真是五花八門:有蒸的,有煮的,有炸的,有紅繞的,還有象粗人田福高那樣外面糊上泥巴放在爐灶裡用火灰燒的(受小時候燒著吃麻雀的啟發);有的竟然不知去魚鱗和挖內臟,裡裡外外一點不剩都吃了……
  午飯過後不久,雙水村突然驚慌地騷動起來。
  發生了甚事?
  呀,不知有多少人的喉嚨上紮了魚刺!
  聽吧,到處都傳來了娃娃的哭聲和大人驚慌失措的喊叫聲!
  一時三刻,喉嚨上扎刺的人紛紛湧到了田海民的院子裡,讓他們夫妻看怎麼辦?許多人面帶怒色,對海民大為不滿,似乎他是存心整治大家哩。婆姨和娃娃們因不知這魚刺的深淺,連哭帶叫,一片驚慌,似乎到了世界的末日。
  田海民的院子剎那間亂得像捅了一棍的馬蜂窩。
  和海民一牆之隔的鄰居劉玉升,穿著那件麻繩子納的破棉襖也聞訊趕來。他立在人群裡一言不發,只是神秘地微笑著,似乎證實他那可怕的預言終於應驗了——哼,我早就說過,那池子裡會養出魚精的!
  海民夫婦萬萬沒有想到,他們打算用來籠絡人心的魚,現在卻為他們招致了一片怨罵聲。銀花氣得對頹喪的丈夫痛心疾首地喊叫:「大大呀!誰叫你給眾人騷這楊柳情嘛……」
  正在這混亂之時,孫玉亭出現在了大家面前。玉亭看來也剛吃過魚,嘴上都沾著一圈油暈。但玉亭同志的喉嚨沒扎上魚刺,甭奇怪,他是雙水村少數幾個吃過魚的人。他年輕時在太原鋼廠當過幾年工人,多少吃過幾次魚,因此有「經驗」。
  玉亭到來之後,立刻對慌亂的人群說:「大家不要怕!回去喝些老陳醋,喉嚨上的刺就化了!」
  啊啊,醋能治這病?
  人們就像得了靈丹妙藥,紛紛張著嘴巴跑回家裡喝醋去了。
  全村的老陳醋一個中午被喝得一乾二淨。
  儘管醋又把人喝得胃疼肚子疼,但這是「常見病」;重要的是,喉嚨上的魚刺總算被「化」掉了。見多識廣的玉亭同志解救了一村人的危難。
  在整個「魚刺事件」過程中,金家灣的金光亮摜爛鞋子跑遍了東拉河兩岸的家戶。除過劉玉升,對這事最幸災樂禍的就數光亮了。
  金光亮對田海民白送魚讓村裡人吃心裡很不是個滋味。他知道,這小子是要抬高自己的聲望哩!除過孫少安,眼下雙水村就是他和田海民世事鬧騰得最紅火,同時也都具有小氣吝嗇的壞名聲。現在,這小子如此破費財產抬高自己,就等於是貶低他金光亮!另外,這不是逼著讓他也把自己的蜂蜜白送給村裡人去開一次洋葷?因此,當他聽說海民得不償失,弄巧成拙,讓許多人喉嚨扎上魚刺的時候,便端著一缸子蜂蜜水,巴咂著嘴一邊喝,一邊竄著,興奮地看海民鬧出的大笑話。直等到眾人用「玉亭療法」化掉喉嚨上的魚刺後,他才心情舒展地回去撫哺他的「意大利」蜂去了……不久,雙水村就傳開了田五為兒子編排的第二個「鏈子嘴」——
  鯉魚好吃難消化,魚刺倒把個喉嚨扎,大人娃娃嘴張開,哭爹叫媽害了怕。
  海民本想落好人,引得全村一片罵!
  幸虧咱玉亭有辦法,陳醋才把魚刺化……吃魚事件平息沒幾天,另一件事又使雙水村熱鬧了一陣子。不過,這件事倒霉的卻是金光亮!
  這幾乎是造化的安排:正在金光亮為田海民弄巧成拙而幸災樂禍時,厄運突然降臨到了他頭上。
  這一天上午十點鐘左右,金光亮正在自己家裡往那只黑瓷甕裡搖蜜。像往常一樣,每搖淨一片巢脾,惜東西如命的金光亮還忍不住要伸出舌頭,貪婪地想把上面的最後一滴蜜舔掉,結果老是忘了戴著面罩,常常把自己的舌頭捉弄得空歡喜一場。
  當他正搖最後一片巢脾時,猛然感覺外面似乎發生了什麼事——他聽見一陣颳大風似的嗡嗡聲。
  金光亮跑出來一看,頓時傻了眼:只見所有蜂箱裡的蜜蜂都像流水一般在往出湧!院子上空黃漠漠一片——頃刻間,這一片黃云「嗡」一聲,又颳風似地消失了……媽呀,這看來不是分群,而是他的蜂要跑了!
  金光亮在危急之中,趕忙在院子里拉起發洪水時撈河柴的蘆根笊籬,也不管上面糊滿泥巴,就在黑瓷甕的蜂蜜裡蘸了一下,大撒腿衝出了院子。
  這時候,金俊武的老婆李玉玲正在隔壁院子時推磨,親眼目睹了金光亮這災難性的一幕。李玉玲早對金光亮的蜂恨之入骨——她認為這些蜂把她院裡院外果樹莊稼上的「養料」都采光了;如果不是丈夫攔擋,她早給莊稼果樹都噴了「六六六」。現在,她突然看見金光亮的蜂跑得一乾二淨,激動得渾身發抖,趕忙叫住了磨道裡的驢,也不管一群雞跳到磨盤頂上哄搶著吃麥了,大撒腿跑到了另一個仇視金光亮的人——光亮弟媳婦馬來花的院子裡。李玉玲強壓住興奮,但仍然激動得聲音都變了調,對來花說:「老天爺作怪哩,三錘家的蜂猛然價都跑了……」
  正在洗茶飯碗的馬來花一聽她大哥家的蜂都跑了,雙手在腿膝蓋上一拍,高興得大聲喊叫說:「老天爺咋睜眼了啊!」
  兩個婦女丟下各自正在干的活,到金家灣上下院子裡傳播這消息。不一會,連田家圪嶗那面的人也都知道了。這時候,金光亮悲壯地舉著那個蘸了蜂蜜的蘆根笊籬,正連喊帶哭在東拉河灣裡暈頭轉向地尋找棄家而逃的寶貝蜂。有幾個小孩子立刻跑來告訴他:蜂已經在廟坪的一棵老棗樹上挽成了一個大疙瘩!
  金光亮一聽蜂有了著落,竟咧大嘴巴哭開了——這蜂是他財神爺啊!
  光亮象揭竿而起的義勇軍挺舉著撈河柴的笊籬,一路哭著趕到廟坪。東拉河左右兩岸聞訊而來的大人娃娃,也紛紛奔跑著從四面八方趕去看這稀奇事。
  光亮跑到那棵老棗樹下,果真見那蜜蜂團成幾顆大疙瘩吊在粗壯的樹幹上。他在一群人的圍觀下,不顧體面地繼續哭叫,同時把那笊籬舉在蜂團下面,嗚咽著反覆念那幾句招蜂的口歌——
  蜂,蜂,上笊籬,家裡給你蓋廟哩……儘管他虔誠地拉著哭調念這口歌,但沒有一隻蜂上笊籬。幾分鐘之後,又聽見「嗡」一聲,蜂團解體,剎那間就飛得一個不剩,再也找不見了蹤影。有人看見,蜂群過了哭咽河,一直飛到神仙山後面去了。
  絕望的金光亮一屁股坐在老棗樹下,雙拳捶地,放開聲嚎了起來……
  當天,村裡又傳開了田五的另一段「鏈子嘴」——如今世事不一般,怪事接二又連三。
  海民的魚刺扎喉嚨,光亮的蜜蜂又跑完!
  但是,對於金光亮來說,他的災難還沒有完。兩天以後,趁他倒霉之機,弟媳婦馬來花又把他在支書田福堂那裡告下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