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十八章


  「……根據愛因斯坦相對論的原理,三維宇宙是一個具有封閉的三維球拓撲性的宇宙。這樣的封閉宇宙必然會有它的始終點。時空以大爆炸為始,宇宙萬物演化發展,以至最後塌縮成黑洞隨之發生大崩潰到達時空奇點為終。時間「終止」,空間成了一個點,時空曲率而成為無窮大,所有物理定律失去意義,一切物質狀態被撕得粉碎……」
  「可是,新的四維宇宙觀認為,真實宇宙不僅是一個由常態質的形式存在為存在的三維空間,並以異態質的形式及以各種能的形式存在為存在的四維相空間,以及由它們所構成的一個多層次、互為開放和互為制約的無邊無際的存在。這種宇宙顯然是永恆的。它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因為它是互為開放和互為制約的,所以在各個層次上又是變化多端、循環不息、彼消此長和互為滲透的。這有點像我國古代的陰陽圖。用哲學術語表述,就是『陰極而陽生,陽盛而陰退』,即通常所說的物極必反。」
  「相對論法則認為,要使某個物質——即是這個物質很小很輕,甚至只有一個分子,但要具有光的速度幾乎是不可能的。當然,現代實驗室中某些實驗物質除外。」「可是,宇宙中確實已觀察到超光速現象了。」
  「那麼,你說偉大的相對論在某個地方出了問題?」「我認為是這樣。相對論的問題出在將四維相空間排斥在外。相對論只強調了運動的相對性——一般說來,就常態物質在三維空間中的運動它是對的,但異態物質在四維空間中的運動卻是絕對的!比如,雖然衛星繞地球轉是相對的,可衛星以比地球較大的速度在運動又是絕對的;衛星上的原子鐘走時比地球上的原子鐘要慢些就能說明這一點。所以,相對論只強調了運動的相對性,因而又使自己陷入了『佯謬』的困境!」
  「你的四維空間有點神靈味。恩格斯早在一百年前就批判了這種神靈世界!」
  「你也別把恩格斯當神靈敬畏!我承認,對人類來說,四維相空間仍然是目前不可能跨越的禁區。但是,我認為,我們對眼前發生的不能用相對論法則或其它現有的物理法則解釋的事,千萬不要輕率地說這是荒謬的。比如人體的特異功能現象。你知道,十九世紀麥克斯韋提出分子運動的速度分佈律時,人們認為他的理論已經完美無缺了,就像現在我們認為相對論不可能被突破一樣。可是,麥克斯韋的理論就突破了……」
  ………………
  我們很難聽懂這種艱深的辯論,錄幾段權作一幅文字插圖而已。
  這是我們的孫蘭香和她的男朋友吳仲平在學校的中央林蔭大道上,一邊走路,一邊交談。他們正準備到學校後面的體育場上觀看其它系同學們的軍訓分列式。他們系昨天就進行罷了。由省軍區指導的這次大學生軍訓活動,很受同學們歡迎;大家感到過幾天嚴格的軍隊生活很新鮮。尤其是這幾天各繫在體育場進行的分列式訓練,吸引了許多人前去觀看。看著平時吊兒啷當的同學們緊繃著臉,嚴肅地喊著口令,正步走過檢閱台時,周圍人都被逗得樂不可支。
  他們並排不緊不慢地朝體育場那邊走。辯論繼續進行。仲平在維護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學說,蘭香則用新的四維宇宙觀挑戰性地反駁。這種辯論不知從何而起,當然還會繼續進行下去。也許,過幾天又會換另一個命題。學術方面的辯論,也是他們談戀愛的一個內容。
  他們已經深深地相愛了。愛的基礎是他們能相互對話。兩個高才生經常陷入到一些很深理論的探討之中。當然,他們也像普通人那樣相愛。無論精神多麼獨立的人,感情卻總是在尋找一種依附,尋找一種歸宿,他們現在誰也離不開誰。幾天不見面,就心慌意亂,連一般的邏輯思維都會出差錯。只要有機會,他們就設法兩個人單獨呆在一塊。無論是談情說愛,還是進行學術辯論,甚至緘默不語,那都是多麼令人愉快啊!
  初夏的校園綠蔭婆娑,空氣中瀰漫著鮮花的芬芳。年輕的戀人並肩而行,腳踏著路面斑駁的陽光。蘭香雪白的短袖衫下擺塞進牛仔布裙裡,稍稍燙過的頭髮從兩鬢攏在耳後。看起來格外瀟灑,她那漂亮的眼睛流露出自信與成熟;但即是辯論,也對身邊的男友含情脈脈。
  吳仲平上身穿一件白色和深紅色條紋相間的T恤衫,下身是藍色牛仔短褲,身材高大而挺拔,兩條腿由於經常運動的緣故,皮下滑動著強勁的肌腱。如果不是在校園內,他的胳膊一定會摟著蘭香的肩頭。
  他們一邊說著,一邊肩並肩走到體育場邊的人群裡。人們的笑聲和那邊傳來的響徹雲霄的口令聲,使他們終止了有關三維宇宙和四維宇宙的爭論。體育場中間,宇航器系的同學們在正步通過檢閱台。方陣前列是兩名行軍禮的軍人;學生們都身著橄欖綠軍裝端著武器,想盡量像個軍人的樣子,但那正步走得多少有點做作。方陣邊上有個同學慌亂中竟然走錯了腳步,幾乎把旁邊的人絆倒,引得觀看的人群一片哄堂大笑。
  蘭香和仲平看了一會就返回到電化教學中心去了。他們只是來這裡換換腦子。今天課程太緊張,上午是復變函數與微積分、結構力學,下午又剛上完概率與隨機過程,實際上,一路上有關宇宙觀的辯論就是一種休息。思維從一個命題轉入另一個命題,對腦力勞動來說,也算是一種「休息」。
  這兩個人在電化教學中心看了兩部有關蘇聯空間軌道站的錄像資料片後,就在夕陽輝耀下的教學區分手了。蘭香剛走了幾步,又被吳仲平叫住。這傢伙是怎麼啦?難道在眾目睽睽的校園裡,還要來一次「分別儀式」?她紅著臉等他走近前來。
  吳仲平過來立在她面前,突然有點咄吶地說:「明天……是星期六。我想……晚上帶你去我們家……」
  「瞧,又來了!」蘭香不好意思地望了一眼吳仲平。
  過了一會,她才說:「等明天我再告訴你我去不……」
  吳仲平做出一副對此回答不滿意的樣子,笑著搖搖頭走了。
  自從他們「正式」戀愛後,吳仲平就不止一次提出,要帶她去他們家,但蘭香每次都婉言拒絕了。
  她是後來才知道仲平的父母是幹什麼的——「官」還很不小哩!是的,在一個省裡,省委副書記是個顯赫職務。不知為什麼,蘭香內心深處對此感到某種「遺憾」。本來,她希望吳仲平也是個一般人家的子弟。不是她自己有什麼門當戶對的觀念,而是她怕別人有這種觀念——她擔心和難以忍受的正是這一點。
  她是農民孫玉厚的女兒,是因為她的天資和刻苦精神,才使她來到這個令人矚目的大學;否則,她就是鄉下一個普通的勞動婦女,怎麼可能結識吳仲平這樣的男青年……這個省委領導的家庭,能接受這樣一個農民的女兒嗎?
  正因為有這種疑慮,儘管吳仲平一再熱心地要帶她去他們家,她一直猶豫著沒有答應。她無法對仲平說出她不去的理由。當然,她知道,不管他父母對她和她那卑微的家庭出身怎麼看,仲平都不可能割捨與她的感情。但即是這樣,她也同樣難以忍受——因為儘管她出身低賤,可自小一直是在一個很重感情的家中長大的……蘭香歸根結底是農民的女兒,又在一種艱苦的鄉村環境中成長起來,不論她的思想怎樣在地球以外的遙遠太空飛翔,感情卻仍然緊密地和北方那個荒涼的小山村聯結在一起。她像她二哥一樣,經常會帶著無比溫暖的感情想起親愛的雙水村。哦,東拉河水也流進了她的血管,一直滲透進她的精神氣質中!
  在外表上,我們是再也看不見原來的那個孫蘭香了。但實際上蘭香仍然是蘭香。比如,她還曾想利用課餘時間和星期天,到外面去幹點什麼活,以減輕二哥的負擔——入學三年來,二哥每月都要給她幾十塊生活費。她並且把這想法寫信告訴了二哥。她原來估計二哥會支持她,因為她忘不了上中學時,二哥那封關於人要自強的信;正是在二哥的教導下,她當時才去縣醫院的工地上提包賺錢的。
  不料,二哥回信堅決反對她這樣做,還問她是否錢不夠用?如果不夠,他每月再增加一些。慌得她趕忙打消了這主意,並寫信讓二哥千萬不要再多寄錢給她……去年夏季到現在,蘭香一直操心著少平的情況。她知道,曉霞姐的死,對二哥的打擊太大了。她真擔心二哥會被這個創傷折磨得一蹶不振。她先是在仲平那裡知道曉霞姐不幸遇難的消息——據仲平說,另一個喜歡曉霞的男人高朗也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她相信曉霞姐只愛她二哥。她雖然只和曉霞見過一面,就知道她是一個非凡的女性——這樣的女性也許只能愛她二哥那樣的男人。
  眼下,在很大程度上,蘭香不願去吳仲平家,也和這件事有關係。她感到,她和仲平的戀愛就夠幸福了;而在二哥這麼不幸的時候,怎麼能一門心思用到自己感情的得失中去呢?
  孫蘭香在教學區和吳仲平分手後,直接回了自己的宿舍。此刻,同宿舍的夥伴們正在換衣服,互相打打鬧鬧,準備去吃晚飯,屋子裡充滿歡愉的氣氛。
  蘭香發現她枕頭邊有兩封信——不知是哪位同學捎回來的。
  她趕忙拿起來,看見一封是二哥的,一封是醫學院金秀來的。
  她先打開二哥的信。
  蘭香看完二哥的信,十分高興。二哥在信上一改前不久那種憂鬱的情緒,重新流露出一種對生活的樂觀態度;並告訴她。他已經當了個「班長」,忙得焦頭爛額……忙了就好!蘭香知道,只要忙,二哥的精神就能大振!
  不過,看了二哥的信,蘭香還稍有點不滿足。她上封信含蓄地對二哥說了她和吳仲平關係的發展情況,希望他能對這件事給她一些指導性的幫助。結果他只在信末尾寫道:「我不說那些希望你冷靜之類的一般化的說教;我只說:願年輕人萬事如意!」
  這個二哥啊……
  總之,二哥的信使蘭香的情緒也隨之激動起來。只要親愛的二哥能從那可怕的打擊中重新振作起精神,這就使她最操心的一件事可以放心了。
  之後,她拆開了金秀的信。因為她們都到了三年級,功課壓力越來越大,顧不上多到對方的學校去會面,就只好用寫信的方式來談心說事。
  金秀在信中說的還是她和顧養民之間的關係。她說,她對這件事一直猶豫不決。她認為顧養民這個人優點和長處很多,但許多方面又不合她的脾性;在她看來,顧養民太學究氣,是個好醫生,但男人氣質不夠。因此,她現在不準備答應這件事,過一半年再說。秀還在信中讓她定個時間,說她準備過來再和她好好「討論」一下……蘭香一邊看信,一邊忍不住咧開嘴笑。按年齡,她們都二十二歲,秀還比她大一個月;但秀常開玩笑叫她「姐姐」;她有個什麼事,總要找她來「討論」。唉,有關她和顧養民之間的關係,她們不知已經在一塊「討論」過多少次!
  蘭香太瞭解她的好朋友了。從氣質方面看,金秀很像死去的曉霞姐,她熱情,在生活中像一團火,而顧養民文質彬彬,除醫學以外,對其它事沒什麼興趣。這當然很不合金秀的「脾性」。有時候,金秀想到野外去走一走,顧養民也沒有什麼熱情,而只樂意在圖書館裡「談戀愛」。養民已經從醫學院畢業,留在了本院第一附屬醫院。當然是個很出色的大夫,據說正準備考研究生。
  說實話,她不可能在這件事上為這個「妹妹」作主。歸根結底,最後還得取決於金秀本人的判斷。她忍不住想笑的是,秀也不知道怎麼接受了眼下的新時尚。尋找起什麼「真正的男子漢」來了……看完兩封令人愉快的信,一直到吃過晚飯以後,蘭香的情緒仍然很激動,她沒有回宿舍,也沒去圖書館的閱覽室,一個人在校園裡的林蔭路上遛達了好長時間。
  初夏的夜晚不涼不熱,輕風搖曳著樹枝花葉,燈火在密林後面影影綽綽,閃爍著夢幻般模糊的光芒。宿舍樓裡,傳出了手風琴充滿活力的旋律。
  蘭香漫步在這迷人的夏夜,心中湧動著青春的熱潮。她突然渴望立刻找到仲平,對他說,我去你們家!
  這麼晚了,她當然不能到男生宿舍去找他。明天吧……第二天早晨上偏微分方程課時,她像往常那樣坐在吳仲平早就為她佔好的座位上。開課前,她從筆記本裡撕下一張紙條,在上面寫了「我去」兩個字。悄悄推到他面前。
  仲平看了看紙條,立刻有點坐立不安。他悄悄對她說:「我下課後就給家裡打電話!」
  中午吃飯時,他們為一件小事爭執了半天。吳仲平已打電話讓父親派他的小車接一下他們,但蘭香堅決反對這樣做。她開玩笑說:「要是這樣,那就和許多電影裡的情節差不多了。一個老官僚的兒子,動用父親單位的小車來接送女朋友……」
  他也開玩笑說:「電影裡還可能有另一種情節,這樣的時候,那位有革命覺悟的女朋友就帶頭抵制不正之風,堅決不坐老官僚的小汽車!」
  兩個人說笑了半天。最後,像通常那樣,男人屈服了女人。仲平又給家裡打電話讓小車不要來了。因為剛才提起了電影,兩個人就決定下午先到街上看一場電影——他們很久沒一塊看電影了;然後直接走回吳仲平家。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