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十七章


  不久以後,孫少平出人意料地被提拔為班長。不過,不是在他原來幹活的采煤一班,而是到采煤二班去當班長。這個班老工人很少,大部分是新招來的協議工。
  協議工可不是好領導的!他們一般合同期為三年,仍然保持農民身份,只不過在煤礦賺三年工資罷了;因此,很多人對煤礦沒什麼主人翁感,反正三年後就又得回去當農民,能混著賺幾個錢就行了;別說為煤礦捨命,最好連一點皮也別擦破!
  副區長雷漢義竭力推薦他當這個班長。理由倒不全是他吃苦精神強,而主要是說他能打架,可能帥住這群踢腿騾子。區隊其他領導都同意。也是!沒有一種膘悍性,就別想當班長——這向來是煤礦選擇班長的傳統條件之一。孫少平要調到采煤二班當班長的決定宣佈後,一班的人倒都覺得十分正常。這小子是當官的料,大家心服口服。
  只是一班的蠻漢安鎖子找區長哭了一鼻子,說他要跟少平到二班去當斧子工。鎖子被少平一頓老拳飽打之後,倒打成了真正的師兄弟。這個笨熊一樣的傢伙,現在捨不得離開孫少平,他感到跟上少平既不受氣,又很痛快,也不會被人捉弄——儘管他常捉弄人,但又生怕別人捉弄他;要是井下被人捉弄可不是開玩笑的,常常意味著你得多流汗,甚至一個惡作劇就得讓你出點血!
  少平也對這個愚兄有了些感情。在他的請求下,安鎖子如願以償跟他到了二班。當然,安師兄幹活時為他賣力是沒有疑問的;同時還可以幫他在掌了面上「鎮壓」某些調皮搗蛋的協議工。當班長沒幾個好斧子工相幫,你就別想完成生產任務!
  這煤礦上的班長和軍隊上的班長一樣,實際上不是個啥官,只是個「上等列兵」罷了。同樣,又像軍隊上的班長一樣,總是在最激烈的前線衝鋒陷陣——這意味著要帶頭吃苦,帶頭犧牲。
  人數上,煤礦的班可比軍隊上的班大得多。孫少平領導的二班就有六十多人。其中協議工佔了百分之八十。他們就像部隊剛入伍的新兵,需要鍛煉才能適應戰鬥的要求。這無疑給班長增加了大量的工作負擔。
  孫少平是個有文化的人,因此他盡量使自己把班長當得文雅一些。但在井下這種緊張激烈,時時充滿危險的勞動環境中,他一急,也不由滿嘴髒話,罵罵咧咧。不過,他在實際工作上很能體諒和關照人的態度,漸漸贏得了本班礦工們的尊重。權威是用力量和智慧樹立起來的。
  這個班的協議工分別來自中部平原北邊的三個縣份,煤礦工人中老鄉觀念向來很重——這是危險的生存環境所造成的。因此,協議工很快以縣形成了三個「群體」。在井下,儘管三個群體的人都打亂劃分到各個巷上幹活,但一有個緊急情況,各群體的人總是更關心自己的老鄉;而且三個群體間時有口角,甚至動不動就發生拳腳之戰。當然,每個群體都有自己的「領袖」。
  作為班長,孫少平要統帥住所有這些人。他先狡猾地設法把三個群體的領袖人物分別團結住。這三個人物是至關重要的!把他們帥住,就等於帥住了全部協議工。
  另外,班裡還有十幾個正式工。他不怕這些人,因為他也是老工人了;井下掌子面上的任何活,他都能拿得起放得下。在井下統轄人的最大資本,就是你要比別人幹得更好,幹得更出色!
  正因為如此,煤礦上的班長一般都胸有成竹,當得很有氣派,生產環節上任何人搗一點小鬼,也不會瞞過班長的眼睛。干技術活的人耍賴不幹了?你不幹老子干!但你也別想討便宜,上井後不給你小子報工,讓你小子白下這趟井。班長手裡握的是實權。礦工對礦上的領導也不怎怯火,但怯火班長。班長有的是教訓你的辦法——你耍奸溜滑?今天給你把煤茬多劃一些,你小子幹不完別想上井!
  一般情況下孫少平不會這樣對待他的屬下,他繼承了已故老班長王世才的「遺風」,主要是用智慧和自己的實幹精神來領導這群文盲的。他的師兄安鎖子也賣命地幫助他。在掌子面上。鎖子隨時都為他留心各方面的事情,像一條忠實的牧羊犬。安師兄無可爭議是全班最出色的斧子工。當然這傢伙幹活時仍保持不穿褲子的老傳統。別看他平時笨手笨腳,棚頂架樑時手腳的靈巧簡直令人驚歎——這是在長期危險緊張的勞動中反覆磨煉出來的本領。這位光屁股大師兄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在協議工中帶出了兩個好樣的斧子工。
  孫少平領導的采煤二班立刻成為采五區乃至全礦出煤率最高的班。通過每日的報表,礦領導也開始注意這個班的情況了。
  隨著夏季的臨近,煤礦又面對一年一度的頭疼問題,協議工要跑回家去收割自家責任田的麥子。許多正式工也有這個問題。通常在麥收期間,煤礦就有一半人跑回家了,而且沒有多少人請假。有的人麥子收割完了,還遲遲地不返回礦上。用開除礦籍威脅嗎?那就開除唄,一半人開除了,你的礦還辦不辦?」
  每到這個時候,也是礦領導最苦惱的時候,豈止是礦領導苦惱,局領導和煤炭部長高揚文也苦惱;每年夏天這一兩個月,全局的煤炭產量就必定大幅度下降!
  中部平原地區的麥子六月初就進入了大收割期。
  隨著麥收時間的臨近,煤礦的氣氛開始變得混亂了。
  孫少平的班也不例外,許多人在做偷跑回家的準備。
  少平有點著急起來。如果他的協議工都跑回家去收割麥子,幾乎就沒人下井了;誰都知道,他這個班主要是由協議工組成了。但是,停產對煤礦來說,如同火車到半路停開,是不能允許的大事故,要是某天一個班不出煤,甚至會驚動了局領導。
  他開始在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一天中班上井之後,他把中部平原三股人馬的「領袖」連同他的師兄安鎖子,一起拉到了一個本礦區最有名的個體戶飯館裡。他掏腰包請這些人喝酒吃飯——其實他是想和這些人一塊尋求解決他正熬煎的問題。
  幾個人喝得面紅耳熱時,少平就給「哥們」提出他面臨的難題。
  這幾個人酒正喝到好處,一個個都自認是班長的生死朋友,便七嘴八舌開始給他出主意。
  他們說,其實許多協議工家裡有的是勞力,本人根本沒必要回去收麥;如果家裡沒啥勞力,一般也不會來煤礦當協議工。大部分人都是想借此跑回去逍遙兩天,因為誰都知道,在這大混亂中不請假跑回家,礦上也不會怎處罰。有的純粹是想回去抱兩天老婆。當然,也有確實存在困難的人,不回去不行……
  「弟兄們看有沒有什麼好辦法保勤呢?」少平問這幾位「部落頭領」。
  大家的一致意見是:罰款。因為這些人來煤礦,都是為了幾個錢;如果一罰款,那些沒必要回去的人就不回去了。
  好辦法!孫少平立刻和幾位「頭領」在飯桌上開始制定「土政策」:除過真正困難請假的人,私自離礦一至三天,每天罰款五元;四至六天,降一級工半年,不給浮動工資;七至九天,降一級工一年,不給浮動工資……制定完這項「土政策」,少平就去找區隊領導,因為這種懲處最後得要通過區隊執行。另外他還想,如果在這段保勤期間,在懲處之外,同時對出勤者實行額外獎勵的辦法,效果必定會更好。
  當然,在懲處方面,要是有更嚴厲的條例就好了。
  區隊領導聽了孫少平的想法後,都大為驚訝:想不到這小子不僅能打架,腦子的彎彎比他們都多!
  不過,這問題重大,區隊決定不了,便隨即將他的意見反映到了礦部。
  孫少平的建議馬上引起了礦長的重視。
  礦長親自帶著幾個礦領導,來到孫少平班裡,和他一起研究這個問題並很快形成了一個文件。此文件除過確定懲罰麥收期間私自回家的礦工外,還採納了少平補充提出的保勤獎勵辦法:保勤期間採掘一線人員井下出勤在二十一個(含二十一個)班每超一天獎三元,井下一線二類人員出勤二十六個班,每超一天獎二元;對請假期滿能按期返回無缺勤者,按正常出勤對待,達到獎勵條件的按百分之五十折算獎勵。同時,對保勤期間區隊及機關幹部的出勤也作了獎罰規定。有懲罰條例中還增加了更加嚴厲的兩條:私自離礦十天以上者給除名留礦察看處分,支付生活費半年;情節更嚴重者給予除名、辭退處理……
  礦上的文件一下達,協議工們的騷亂很快平息了;絕大多數人已不再打算回家。這狀況是多年來從未有過的。
  大牙灣煤礦的「經驗」很快在局裡辦的《礦工報》上做了介紹,其它各礦如夢方醒,紛紛效仿,銅城礦務局局長在各礦礦長電話會議上,雷鳴擊鼓表彰了大牙灣煤礦的領導。
  當然,沒有人再把這「成績」和一個叫孫少平的采煤班長聯繫起來。少平自己連想也沒想他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他只高興的是麥收期間,他們班的出勤率仍然可以保持在百分之八五以上!
  在這期間他也竭力調整自己前段的那種失落情緒。他盡量把內心的痛苦和傷感埋在繁忙沉重的勞動和工作中——這個「官」現在對他再適時不過了!他可以把自己完全沉浸於眼前這種勞動的繁重、鬥爭的苦惱和微小成功的喜悅中去。是呀,當他獨自率領著一幫子人在火線一般的掌子面上搏鬥的時候,他的確忘記了一切。他喊叫,他罵人,他跑前撲後糾正別人的錯誤,為的全部是完成當天的生產任務;而且要完成得漂亮!
  當一天中他的班順利上井之後,他光身子黑不溜秋安然倒臥在澡堂子的磁磚楞上,美滋滋地一支接一支抽煙,打哈欠,身心感到了一種無比的舒展和愜意。
  工餘休息時,他也想辦法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又重新開始複習數、理、化高中課程,以期今後能考取煤炭技術學校。另外,還買了一台廉價的收錄機和幾盒磁帶,有時候一個人閉住眼躺在蚊帳中靜靜地聽一會。蚊帳一年四季不拆。因為是集體宿舍。蚊帳有一種房中之房的感覺;呆在裡邊,就是自己一個人的獨立天地。
  他最喜歡聽的音樂是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和《田園交響曲》,尤其是《田園交響曲》的第二樂章,他感覺自己常常能直接走進這音樂造成的境界之中,那旋律有一種美麗的憂傷情緒,彷彿就是他自己佇立和漫步在田園中久久沉思的心境。有時候,他就隨著這音樂重新回到了黃原城麻雀山和古塔山的樹林草叢中;回到了原西城外荒僻的郊野;回到了親愛的雙水村,漫步在靜靜的東拉河邊……當夜鶯用它傷感的歌喉和群鳥開始聯唱的時候,他就忍不住兩眼含滿辛辣的淚水……
  過一段日子,他就由不得要去翻一翻曉霞的日記本。每一次看她的日記,都像要進行一次莊嚴的儀式,他打開箱子如同虔誠的基督徒對待《聖經》,雙手小心翼翼把那三本精美的日記本捧回到床上,然後端坐著輕輕打開。常常是看著看著,視線就被淚水所模糊。那些親切甜蜜的話不知看過多少遍了;怕看,又常想看;每看一次,過去的生活就像潮水般撲來而將他整個地淹沒了……唉,好在下一個班開始,繁忙便會把他強制性地從那一片洪水中拉回來,一直拉到眼前火爆爆的現實生活裡;使他從那無盡的惡夢中驚醒過來,再一次投入嚴酷的掌子面的搏鬥中。
  是的,責任感要求他對自己現在負有的職責不能有半點馬虎。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傷亡;而他太害怕看見一個活生生的人意外地離開這個世界了。他不能再讓死亡出現在他面前。儘管煤礦不死人是不可能的,但他要創造奇跡;他絕不能讓手下這些青年失掉一個;他們許多人比他還年輕啊!
  當孫少平感到心情實在不好受的時候,他總要不由自主跑到惠英嫂那裡去。和嫂子、明明以及那條可愛的小狗呆一會,他的心情就會平伏一些。在失去曉霞以後,他潛意識裡特別需要一種溫柔的女性的關懷,哪怕是在母親和妹妹的身邊呆一會,他的壞心緒也許就能有所改善。
  曉霞死後不久,惠英嫂很快就知道了這件悲慘的事;她沒有想到,相同的不幸命運降臨到少平的頭上。她已經失去了自己的親人,因此完全能體會少平的痛苦。她千方百計用好飯、好酒、好話和一個女人的全部溫情來安慰他。命運啊,對人是這樣地乖戾!不久前,還是他在安慰她;而現在,卻得要她來安慰他了……唉,也許只有惠英嫂的安慰他才可以平靜而自然地接受。因為她瞭解他,因此也理解他。要是換了另外的人對他這樣,他不僅不能接受,反而會更痛苦的。
  自從當班長後,他不像過去那樣有時間常去惠英嫂那裡——他實在是太忙了。惠英嫂也勸他不要操心他們;讓他好好在井下熬威信,說不定將來還有大前途哩!她知道,他的前途也就是她和明明的前途——她毫不懷疑,他就是當了「皇上」也不會忘記她和明明的。
  但少平無論怎忙,隔幾天也總要去幫她劈柴、擔水和干其它活。至於到石矸山撿煤的營生,他安排給手下的人干了。他現在已經有了點權力;而他手下的那些人也樂意給班長幹點什麼活……
  這一天吃過早飯,他心裡惦記著嫂子和明明,趕忙去了她家——他整個白天都休班。
  進家之後,惠英嫂先什麼也不說,就給他把酒杯放在桌子上,接著便收拾著炒菜。他趕忙攔擋說:「我剛吃過飯,再說這是早上,怎還喝著酒呢!」
  惠英嫂不聽他的,只顧給他往上端菜,並且提著酒瓶,把杯子都倒溢了。
  因為是星期天,搗蛋鬼明明也在家,他正在耍弄一隻蝴蝶風箏,小黑子絆手絆腳地纏著他。
  明明看他推讓著不叫母親炒菜倒酒,就在旁邊說:「少平叔叔,就是你不來,我媽媽每頓飯都把酒杯給你擱著哩!」少平舉起的酒杯在嘴邊猛地停住了。他呆呆地怔了一會,然後便一飲而盡。這醇美的酒啊!
  惠英嫂岔開話題,說:「我今天也休班,本來想洗衣服,可明明硬纏著要我和他到外面去放風箏。這娃娃慣壞了……」
  「你又說我壞話啦!」
  明明噘著嘴對母親嚷道。小黑子也為它的主人幫腔,朝惠英嫂「汪汪」地叫了兩聲。
  少平忍不住笑了,說:「我也跟你們去放風箏!」明明高興得嗷嗷價叫起來。
  孫少平吃喝停當後,就和惠英嫂、明明和小黑子,拿起那只蝴蝶風箏,一塊相跟著來到礦區東邊的山野裡。
  他們到了一塊平地上,說著,笑著,把那只風箏放上了蔚藍的天空,少平把著明明的手幫他綻線團;小黑子「汪汪」叫著,跑去追攆越飛越遠的大蝴蝶。惠英坐在旁邊的草地上,把一些吃喝在塑料布上擺開,然後淚濛濛地看著兒子,看著少平,看著歡奔的小狗和藍天上那只飄飄飛飛的花蝴蝶……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