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十五章


  這幾天,孫少安和賀秀蓮就像絕症病人突然有了生還的希望,興奮從心裡一直洋溢到了臉上,烏雲在急速潰退,雲縫中露出了碧藍的天空,射出了太陽金箭似的光芒……只不過,雙水村的人現在還沒有覺察到這對夫妻情緒上的變化。少安和秀蓮只把這件事對父母親說了。眼下還沒有什麼值得向外人誇耀的資本;他們只能等去外縣把款貸回,使磚場重新開張,用事實向雙水村說明他們已經從泥潭中走出來。
  秀蓮在為丈夫做出門準備時,向他提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這次重新開辦磚場,關鍵是要請到一個很有技術的師傅。如果這問題解決不好,將必定會雪上加霜,他們永世也別想再翻身!
  少安十分感激妻子的這個重大提醒,用他二爸孫玉亭的語言說,秀蓮已經在「鬥爭的大風大浪中成長起來了。」他的確成了他在事業上的「總參謀長」。
  妻子說得對,上次正是那個吹牛皮的河南賣瓦罐師傅造成了他的大災難,再要開辦磚場決不能重蹈覆轍!
  他立刻想起了另一個河南人——他最初用的那位燒磚師傅——聽說他如今在米家鎮周圍一個村莊幹活。他要設法把這位師傅請回來。他們相處多時,關係很融洽;他的技術也是呱呱叫的。少安還想,等磚場重新上馬,他不能再只顧跑著搞推銷,辦外交;他要認真跟這位師傅學各個環節上的技術,而且要搞精通。這樣,萬一師傅有個三長兩短,他自己就直接可以上手——跑外交到時能另想辦法哩……所有這些還都是後話。要等到他把那三千塊款貸回來,另外再籌借一千塊錢,才能進行下一步的工作……幾天以後,少安就一身「農民企業家」的裝扮,從家裡起身到原北縣辦那三千塊貸款。因為這是去外地辦事,要顯出一點「氣派」來,秀蓮出主意給他買了一頂鴨舌帽,還把那個帶帶的黑人造革大皮包,換成了箱式手提包。另外,皺巴巴的西裝口袋上,別了一支鋼筆,筆帽在胸前銀光閃閃,這副模樣,看起來完全像個生意十分紅火的「企業家」了。孫少安興致勃勃走向了外縣……這個時候,孫玉厚老漢卻心神不寧地走出走進,一副惶惶不可終日的樣子。老漢焦急地等待銅城二小子的一封信。
  少安兩口子並不知道,他們的父母親也在為他們磚場重新上馬而處於無比的焦灼之中。
  說實話,當孫玉厚老漢聽說兒子的磚場又有指望,一顆心也在胸膛裡激動得亂跳彈哩。
  兒子的磚場例塌到現在,一年時光中,玉厚老漢的頭髮完全急白了。歸根結底,兒子的災難,也就是他的災難。雖然他們已經分了家,可他們永遠是一家人啊!他當年堅持分家,還不是為了讓親愛的兒子過好光景?
  兒子決定擴大磚場,弄了村裡一群人來幹活,還搞了那個鋪排的「點火儀式」,老漢當時害怕得渾身索索發抖,他心中莫名地產生一種恐懼。結果,他在冥冥中的恐懼眼看著變成了事實,災禍劈頭蓋腦就壓下來了……磚場垮了,他早年間就未能給兒子幫什麼大忙,甚至連累了孩子半輩子,現在,孩子有了這麼大的災事,他只有乾著急而給他們湊不上一點勁!
  在他的一生中,沒有哪一年比這一年更難熬了。沒有!無論是當年給玉亭娶媳婦,還是那年女婿被「勞教」,比起兒子的這場災難,那都是些屁事!
  一年裡,他常常愁得整夜合不住眼。少安他媽也一樣,說起這愁腸,就忍不住落淚。老兩口只能相對無言,長吁短歎,他不知在心裡祈禱過多少次,讓萬能的老天爺發發慈慈,把他兒子從災難中解救出來。他甚至懷疑:是不是因為少安虛歲二十四「本命年」沒有系避邪的紅褲帶,才引起了這場災禍?完全可能哩!唉,兒子說這是迷信,沒當一回事,結果……
  現在,當兒子告訴他說能在外縣貸三千塊款後,孫玉厚老漢立刻感到,兒子「本命年」未系紅褲帶所遭受的命運的報復可能要結束了。是呀,已經一年了,那懲罰也該有個完結。
  不用說,玉厚立刻高興起來,他的高興倒不全是因那三千塊錢;是基於他判斷有關「紅褲帶事件」引起的命運之罰已經結束。
  他年紀越大,越相信有一種看不見的力量掌握著塵世間每一個人的命運;甚至掌握著大自然的命運。比如,為什麼土地說凍住就凍住了,而說消開就消開了呢?
  不論怎樣,只要兒子能翻身起來,這就叫他心花怒放;連走路時兩條腿也感到突然有了勁。
  他首先想到的是,兒子即是貸回那三千塊錢,還缺一千塊。不怕!這一千塊錢他手頭有!
  自從二小子當了煤礦工人,幾乎月月給他奇錢。除過買化肥和其它零七碎八,他現在還積攢了一千元。當然,少平不只一次在信上叮嚀,這錢是讓他攢下箍新窯洞的。他也準備按少平說的辦,原打算今年冬天就打石頭,過年動工在現在住的那孔窯旁邊箍兩孔石窯洞,捎帶著再給這孔舊窯接個石口;這樣,一線三孔窯。就是一院滿不錯的地方了。
  可是現在,他決定要把這一千塊先給大兒子墊上,讓他把磚場重新弄起來再說。他知道,少安在其它地方再籌借一千塊錢也不容易啊!娃娃屁股後面已經欠一堆帳債,誰再敢給他借錢!
  這樣決定之後,他就和少安媽商量了這樣事。
  少安他媽還有什麼可說的,一口就答應了!
  但問題是,他還要徵得少平的同意——這錢實際上不是他們的,是二小子的。雖說他相信少平肯定會同意把這錢給他哥先墊著用,可總得要娃娃親口吐一句話。兒子已經大了,做老人的就應尊重他們。他和老伴這兩年對孩子的稱呼也變了;再不叫「安安」、「平平」或「香香」這些暱稱,當面時改叫他們為「虎子老子的」、「虎子他二爸」和「虎子他二姑」這些對大人的尊稱……在少安和秀蓮說了能在外縣貸款的第二天,他和老件就說好了給兒子這一千塊錢,接著他馬上給少平寫信,以便徵得他的同意,把錢先轉交給他哥使用。
  順便說一說,孫玉厚老漢沒像往常那樣讓他弟孫玉亭寫這封信。
  老漢狡猾地想起,少安還欠賀鳳英的五十塊工錢,要是玉亭知道少安手頭有了錢,說不定會戳弄著讓賀鳳英向少安討債去哩。哼!這兩個沒良心的東西!看不見我娃的一點死活!兄弟和兒子相比,他當然更親自己的兒子!
  這樣,玉厚老漢經過一番盤算後,便趟過東拉河,在二隊原來的飼養院找到了小學教師金成——原來學校的窯洞因田福堂那年打壩炸山震壞了,因此搬到了這個當年喂驢拴馬的地方。他口授內容,讓金成給少平寫那封信。老漢當時想,金成父子有的是錢,不會為他有一千塊錢就大驚小怪,傳播的滿村颳風下雨。再說,人家父子都是正相人家,不會幹這種事……
  現在,孫玉厚老漢正神不守舍地等待少平的回信。同時,他也擔心:少安能不能在外縣貸回那三千塊錢來?幾天之後,少平的回信到了。
  和老漢的預料一樣,懂事的娃娃滿口答應了這件事;還說如果緊急,讓他哥直接寫信給他,他還可以在周圍礦工中再給他哥轉借一些錢。
  這可再不敢了!怎能再逼得讓二小子也欠債呢?
  孫玉厚老漢立刻又跑去找到金成,給少平寫信說,這裡都好了。千萬不敢再借人家的錢;這幾個月裡,也不要給家裡寄錢了。老漢還在信上詢問;他不是說夏天要回一趟家嗎?為什麼又沒回來?
  巧的是,少平的信剛到的第二天,少安也從原北縣回來了,兒子前腳剛進門,玉厚老漢後腳就跟著進來,趕忙問:「怎樣?」
  「貸到了!」兒子高興地說。
  「多少?」他問。
  「三千。」少安說。
  「還得另轉借一千塊……」秀蓮補充說。
  「這一千塊錢我給你們拿來了。」
  玉厚老漢說著,便從衣服大襟的口袋裡顫顫巍巍拿出了一捆子人民幣,放在兒子家的炕席片上,他的錢從來不存銀行,都在糧食囤裡埋著,手伸進去就取出來了。
  少安和秀蓮看著父親和炕席片上的那一捆子錢,都呆住了。
  少安似乎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他趕緊說:「爸爸!這錢是少平給你們箍窯的,我們怎能使用呢?」
  「本來,我應該領料著給你們營造地方。一來少平執意不讓,說要一個人負責為你們箍窯;二來我也忙忙亂亂,緊接著又出了事,因此,至今沒能為你把新地方建起來,心裡一直很難過。現在,少平已經把箍窯的錢攢得差不多了,我們怎能拿這錢辦磚場呢?爸爸,你把錢拿回去。我欠缺的,由我來想辦法。再說,我們不言不傳用了這錢,也對不起少平……」
  「少平已經回了信,叫你們用去。還說有困難,叫你們給他寫信,他還可以在煤礦給你們轉借……」玉厚老漢把錢拿起來,揭開對面的小木匣,給他們放了進去。
  少安背過臉,久久地站立著沒有說話,眼裡不由旋轉起兩團淚水。他深深地感激親愛的父親和弟弟,秀蓮也在鍋台那邊用圍裙揩眼淚。他們再一次感受到了骨肉深情;同時為有少平這樣強有力的弟弟而無比驕傲!是呀,有什麼必要灰心喪氣呢?孫家有的是力量!他們還有一個讓整個東拉河流域都羨慕的妹妹——她正在中國最「高級」的學堂裡唸書哩!孫少安立刻感到身體輕盈得像能飛翔一般。他馬不停蹄,調頭向北,到米家鎮去打問先前給他燒過磚的河南師傅。
  他很快知道了這個人的下落——就在鎮子北頭的那個村子裡。
  在穿過米家鎮紅火熱鬧的集市時,他還沒忘了到那個鐵匠鋪的門口停留了片刻。那年他給隊裡的牲口治病,晚上沒個住處,曾在這鐵匠鋪過了一夜——也是一個好心的河南師傅讓他在這裡留宿的。鐵匠鋪仍然錘聲叮噹,火花飛濺,但不再是當年那兩位師傅了。
  孫少安穿過街道,在那個村子裡很快就找到了他原來的燒磚師傅。巧的是,這師傅正好要在這裡結工。但不巧的是,他準備拾掇著回河南老家去呀。孫少安幾乎央告著求他,讓他再為自己幫一段忙;哪怕幾個月都行。他為了打動師傅,還詳細給他敘說了他近一年來的悲慘遭遇。
  這位河南人終於被他說動了心,跟著他返回了雙水村。
  孫少安接著又跑到石圪節街上,僱用了外村的幾個農民來當小工。本村人他不敢再僱用,而且眼下也沒人再來為他幹活——幹過活的工錢到現在還都欠著哩!
  秋天的一個下午,雙水村南頭又響起了制磚機轟隆隆的吼叫聲——這聲音已經整整沉寂了一年。
  雙水村的人再一次被震驚了!誰能想到,滾到黑水溝裡的孫少安怎又爬蜒起來呢?
  是的,他又站起來了。儘管他已碰得頭破血流,卻再一次掙扎著邁開腳步,重新踏上了創業的征程。人,常常是脆弱的;但人又是最頑強的!
  十天之後,第一批磚窯開始點火。
  滾滾的黑煙兇猛地沖天而起,再一次籠罩了南面的天空。雙水村人不得不又一次把目光移到了這裡。
  孫少安和他的磚場,重新成了全村人議論的話題!
  當然,那些說風涼話的人還在繼續說著。不過,他們一邊說著,一邊不安地瞧著南頭那一片翻滾不息的黑煙。至於那些少安還欠著工錢的村民,都眼巴巴地盼望他起碼能燒成幾窯好磚,把他們的工錢開了——這點錢對他們是那麼重要!孫少安和賀秀蓮興奮地忙碌著。
  秀蓮的肚子已經大起來,但仍然門裡門外不停地操持;既做好多人的飯,還要到磚場去忙丈夫忙不過來的事,即是幫不上手,她也要轉著為丈夫發現漏洞,以防再出現什麼意外的閃失。但是,第一批磚還沒燒成的時候,他們便又面臨著一場嚴重的危機——當然,這倒不是磚又燒壞了。
  這一天,原北縣為少安貸款的胡永合的朋友,突然趕到了他門上,讓少安立刻還那三千塊貸款!
  原來,少安剛離開原北,當地就有人把永合的朋友告下了,說他貸的三千塊錢是給外縣人的。這個縣農業銀行的領導大為惱火!如今錢這麼缺,本縣貸款都很困難,怎麼能讓外縣人把錢貸走呢?他命令下面的人立刻把這筆貸款追回來。胡永合的朋友和孫少安並不認識。他不會把這筆錢替他還了,因此便趕到他家,讓他馬上想辦法,聲稱絕對不能趕過五天!
  天呀!這不是要他的命嗎?這麼短的時間,他到哪裡去籌借這三千元呢?他正因為借一年錢借不下,才到外縣貸這款呢!
  孫少安急得快要發瘋了。妻子一邊用好吃好喝款待那位討債的外縣人,一邊安慰丈夫說:「甭急躁,咱想辦法。要不,讓我再回一次柳林,讓我爸和姐夫打掇著為咱借……」「上次借人家的錢還沒還哩!」少安頭搭拉在胸前,喪氣地蹲在腳地上用手摳鞋幫子。
  「要不,你再到縣上跑跑,找他周縣長去!」秀蓮又出主意說。
  孫少安覺得,妻子這主意倒有點門道。也許他只能找周縣長解決他的困難。上次周縣長不在縣裡,他希望這次起碼能見到他。
  親愛的秀蓮腆著大肚子,把他送上了去原西的公共汽車。臨上車前,她一再給他寬心說:「你放心走你的。磚場的事和那個要債的人,都有我應付哩!不管怎樣,咱們的磚場又起來了。你千萬不能灰心……」
  少安在妻子如此熱忱的鼓勵下,羞愧自己白算個男子漢了,他立刻打起精神,跑到了縣上。
  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出奇地順利!周縣長不僅在縣上,而且馬上就抓起辦公桌上的電話,三言兩語就和縣農行說妥了這件事。
  少安興奮得走路都有點失去了平衡,像他二爸一樣絞著兩條腿趕到農行,很快貸出了三千塊錢,趕天黑就返回了家中……
  堅冰打碎,一河水全開了!
  第一批成磚呱呱叫出窯後,三天內就銷售一空。欠村中所有人的錢馬上還清;山西柳林妻哥那裡的借款也立即寄還了。
  這個塌垮了的磚場在接受了失敗的教訓之後,第二次起飛便以驚人的速度發展起來。一九八三年底,孫少安就還完了銀行兩次大筆貸款的全部本息。磚場生產逐步進入了滿負荷運行。當一九八四年開始的時候,盈利就滾滾地進入了孫少安的腰包……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