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十四章


  幾天之後,賣瓦盆的河南人不失前約,如期地來到了少安門上。
  河南師傅一到,少安的磚場就重新開張了。他一下子僱用了村中三十幾號人馬,開始另建四個大燒磚窯;同時開動新買回的大型制磚機,打制磚坯。
  自實行責任制以來,雙水村還沒有過這麼多人聚在一塊勞動。村子南頭這個小山灣裡,機器的吼叫和喧騰的人聲不免叫人想起當年農業學大寨的場面。但今非昔比,這裡不再有紅旗和高音喇叭,而是主要的是,這磚場屬於孫少安個人,其他人都是來賺他的「工資」——男勞一天三元,女勞一天一元五角。少安的媳婦賀秀蓮,臉上帶著出人頭地的滿足,既是她丈夫的「副統帥」,又是給眾人記工的會計。所有來這裡幹活的人,都是雙水村目前的「窮人」;有田家圪嶗的,也有金家灣的。孫少安盡量滿足了村裡所有想來他這裡賺幾個緊用錢的村民。有些家戶的男勞還要忙自家地裡的農活,他就讓他們的婆姨和子女來上他的工。他的行為大得人心,雙水村有許多人為他歌功頌德。
  他二媽賀鳳英也來了。她還當著村裡的婦女主任,只不過這職務早成了個名義。幾年來,她和她丈夫在村裡都沒什麼「工作」可做。那光景依舊過得沒楞沒沿,她不得不屈駕來侄兒這裡賺幾個買化肥的錢。少安夫妻不好意思叫二媽也和眾人一樣去刨土挖泥,只好讓她幫秀蓮在家裡做飯。
  孫少安搞起這麼大攤場,又僱用了村裡這麼多人,在東拉河前後村莊馬上傳揚開來,有些鄰近村莊沒辦法的莊稼人,也跑來想上他的工。他趕快婉言謝絕了。現在這麼多人就夠他心驚膽顫的——一月下來光工錢就得開兩三千塊!實際上,他最多用二十幾個人就夠了,只是因為同村人抹不開面子,才用了如此多的人——他這樣做完全是出於一種人情和道義感,而不是他有多大經濟實力。
  眾人在這時當然不能像在自己地裡幹活,可以隨便晚出早歸,得像以前的生產隊一樣,天明出工,天黑收工。
  後半晌,那些從自己地裡早歸的村民,都不由紛紛串到這裡來,蹲在磚場周圍,觀看少安的紅火場面,在這些旁觀者中間,有時也能看見我們的孫玉亭同志。
  熱愛集體場面似乎是玉亭的天性。儘管他也知道,這場面和當年的農田基建大會戰屁不相干,但幾年來他終歸又看見了一群人湊到一塊勞動的場面,不能不使他觸景生情,唏噓感歎。有時候,在這紛亂的人頭上空,他恍惚看見一面面紅旗在風中招展……別了,往日那火紅的歲月!
  孫玉亭蹲在侄兒的磚場邊,吸著從他哥煙布袋裡挖來的旱煙,心緒煩亂地思前想後,不時用手指頭把流在嘴唇的清鼻涕抹在他的破鞋幫子上。世事變了,他還是一副窮酸相,一身破爛衣服,胸前的鈕扣還是缺三掉四,旱煙照樣由他哥供應。要不是大女兒衛紅已長成個懂事姑娘,相幫這對「革命夫妻」種地,一家五口人恐怕連口也糊不住。這不,鳳英現在也只好投在「資本主義」門下,賺幾個「下眼」錢。
  玉亭不僅光景沒變,其它「愛好」也沒變。他一直不間斷地到小學教師金成那裡取來報紙,搶著趕天黑看完(晚上他點不起燈),如此關心「政治」的人,至少在東拉河一帶的農村實屬罕見!
  由於玉亭經常看報,因此在任何時候都很瞭解「目前形勢」。
  當侄兒擴建後的磚場裝起第一窯磚坯的時候,對「目前形勢」很瞭解的孫玉亭,忍不住給侄兒出了個「點子」。他對少安說:「目前報紙上正宣傳幫窮扶貧的萬元戶哩!你比他們報紙上宣揚的那些人都突出!因此,你要叫人知道你的光榮事跡哩!」
  「怎?咱自己給報紙上寫稿子表揚自己?」少安笑著對一本正經的二爸說。
  「還要咱自己寫?只要你鬧騰一番,他上面的人搶著報道哩!」孫玉亭嘴一撇,驚奇辦大事業的侄兒竟然如此缺乏「政治頭腦」。
  「你說怎鬧騰哩?」少安仍不明白他二爸的意思。「嗨!這有什麼難的?你乾脆弄個隆重的點火儀式,給鄉上和縣上的機關發出請貼,讓他們都來參加。你破費一點錢,辦幾桌酒席,晚上再包一場電影,把氣氛造得轟轟烈烈。你現在又不是出不起這兩個錢?再說,錢是小事,關鍵是個政治影響!你既然要颳風下雨,為什麼不先來個吼雷打閃?你連光榮都不會光榮!」孫玉亭說到興頭上,竟然居高臨下指教開了侄兒。
  二爸的一番話倒使少安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個破敗的「革命老前輩」現在還保持著這麼高昂的「政治」激情。
  吃驚之餘,少安才細細思量,他二爸這個提示說不定還有些「意思」哩。說老實話,在此之前,他可從沒往這方面想。因為村中許多人缺錢花而求到他門上。他也誠心想幫助這些人,這才促使他擴建了磚場。既然如今事情到了這一步,按二爸說的,宣揚一下又有什麼不好?孫家已經晦氣了幾輩子,利用這機會沖沖晦氣也值得!另外,那年他冒充了一回冒尖戶,心裡很不美氣,總想堂堂正正在世人面前「光榮」一回……好,現在這也許正是個機會!
  不過,他又盤算,人家上面的幹部會不會接受他一個老百姓的邀請,來參加這樣一個儀式呢?
  當他吱唔著對二爸提出這個疑問後,孫玉亭立刻胸有成竹地說:「沒問題!上面正打著燈籠尋找這號先進典型哩!出了這號典型,也是他們的成績。不怕!這事如果你情願,就交給我來辦!准保落不了空!」
  孫少安被他二爸煽得心火繚亂。他即刻去徵求「內當家」的意見。秀蓮滿心支持,說:「二爸這主意好!過了事情,你還能認識上面的幹部,以後也好辦事!」秀蓮把孫玉亭策劃的「政治活動」說成了「過事情」——就像農村辦婚嫁喜事一樣,儘管說法不同,基本也就是那麼一回事!
  少安放話以後,孫玉亭立刻緊張地行動起來,他就像當年幫助田福堂「鬧革命」一樣,拖拉著一雙綴麻繩的破鞋,興奮地前後村亂跑,連自家地裡的活都不幹了,撂給了他的大女兒衛紅。
  孫玉亭先張羅著在自家土炕的破席片下,找出了幾張春節寫對聯剩下的紅紙,讓鳳英剪了一疊「請柬」,由他親自用毛筆填寫好邀請的單位和人名;接著就火燒屁股一般躥到了鄉上。因為鄉長劉根民是少安的同學,少安自己不好意思去,就把這些事全權交給二爸去執行。
  我們真沒有想到,玉亭在新形勢下仍然可以發揮自己的「特長」。我們更想不到,他這次竟然利用這特長為「資本主義」鳴鑼擊鼓!無論如何,這孫玉亭還是孫玉亭,雖說「政治」不同以往,但革命熱情未減半分!
  當孫玉亭給鄉長送上請柬,並眉飛色舞描繪了他將為侄兒設計的「點火儀式」後,劉根民也有點激動了。鄉長恍然大悟地說:「是呀,少安的確是咱們石圪節鄉的好典型!這樣,玉亭你把給縣上的請柬放下,我現在就給周縣長打個電話,爭取讓縣上最少來個鄉鎮企業局的副局長參加這個點火儀式!」
  孫玉亭眼巴巴地看著劉鄉長給周縣長打完電話。劉根民放下話筒,咧開嘴笑著說:「你回去給少安傳話,到時周縣長要親自來參加他磚場的點火儀式哩!」
  孫玉亭驚得目瞪口呆,興奮得使他渾身冒起一層雞皮疙瘩。他拖拉起破鞋就往回跑,一路上絆了好幾個馬趴……啊啊!縣長也要來?孫少安一聽事情鬧了這麼大,心裡又高興又焦急。高興的是,他似乎真的成了個人物,連縣長也要來上他的門。焦急的是,他怎樣才能把這個「儀式」搞好,千萬不敢鬧出什麼笑話來!
  少安和妻子一商量,便把在他這裡做工的婆姨女子都抽出來,在他二媽和秀蓮共同指揮下,碾米磨面,緊急準備待客的茶飯。與此同時,玉亭馬不停蹄地跑著鄉上聯繫好一場電影,準備「點火儀式」結束後的當天晚上放映。
  臨近點火的頭一天,秀蓮喂肥的那頭豬也在他們新家的院畔上被宰倒了……
  這消息一時三刻就傳遍了全村。幾天來,雙水村大人娃娃都早就議論著孫少安的點火儀式,熱心地等待這一天的到來。
  這一天終於來臨了。雙水村又一次沉浸在節目般的氣氛中。許多莊稼人今天都不再出山,紛紛趕到村子南頭孫少安新建的院落及其新建的磚場,準備觀看這新時代的新把戲。
  孫玉亭憑借豐富的想像力,用一把破掃帚做好了一個火把,並且澆了一瓶煤油,以便在那個莊嚴的時刻點燃爐火。
  中午前後,石圪節原武裝專幹、現任副鄉長楊高虎,率領鄉上所有在機關的幹部,先一步趕到了雙水村。高虎不是生人,當年雙水村搞農田基建大會戰時,他就是副總指揮;並且曾協助公社主任徐治功鎮壓過孫玉亭和王彩娥「麻糊事件」引起的那場大動亂。兩年前還來這裡搞過生產責任制。
  高虎一到,撇下其他人,自己先抓緊時間上廟坪山打了一會山雞——這是他永遠的愛好。與楊副鄉長一起到來的還有鄉上的電影放映隊,他們已經動手在磚場的空地上撐起一面雪白的幕帳。
  鄉長劉根民還沒有到,他此刻正在石圪節對面的公路上等候從原西縣來的周縣長。根民剛給縣政府辦公室掛了電話,說周縣長和幾個部局長以及縣委的通訊幹事,已經坐麵包車出發了。
  下午兩三點鐘,孫少安的磚場周圍聚起了黑鴉鴉一片人群。村中大部分人都趕到了這裡,加上過路的外地村民和鄉下幹部,足有二三百人。
  四點鐘左右,從南面開來的一輛麵包車,停在少安家院子下面的公路上。劉根民先從車裡跳出來;緊跟著,一些提黑人造革皮包的「大幹部」一個接一個出了車門。孫少安一直攆到車門口去迎接鄉縣領導。
  當劉根民把少安介紹給周文龍時,縣長握住他的手,先大大讚揚了一番他幫扶貧困戶的可貴精神。
  相隔幾年,周文龍的變化也讓我們大為驚訝。想起幾年前,他在柳岔公社搞那一套極左做法,至今還令人不寒而慄。生活和時代的浪濤漸漸沖刷掉他身上的那些「革命」火藥味,使他看起來成熟多了。省黨校學習兩年畢業後,他先是任原西縣革委會的常務副主任——我們記得,為此,田福軍曾和張有智有過一次艱難的談話。黨政分開後,文龍就擔任了縣長職務。
  外界並不知道,縣委書記一直和周文龍鬧矛盾。憑過去對這兩個人的印象,人們一般會認為有智同志肯定是正確的,可是,說實話,原西縣這幾年的工作主要是周文龍在撲騰著搞。他有文化,有專業知識,接受新思想快,又能吃下苦,經常在全縣各個地方跑。而令人費解的是,有智這兩年精神狀態越來越消沉,動不動就跑到老中醫顧健翎那裡開一大包補藥。工作能推就推,權力不該抓的也抓住不放。而文龍由於自己過去犯過錯誤,只能忍受和遷就縣委書記這一切所作所為。這兩個人先後發生的變化,應該提醒我們不能老是用一種眼光來看待人。不要以為一個人一時正確,就認為他永遠正確。也不要因為一個人犯過錯誤,就斷定他永遠不可再加入優秀者的隊伍。道理是如此簡單,事實又不斷在佐證,可是生活中用不變的眼光看待人的現象卻是常常存在的。幸虧田福軍不是這種人,因此才不抱偏見,甚至不計個人恩怨而重用了這個曾經竭力反對過他的人……現在,周文龍進了少安家。他開始熱誠地詳細詢問少安的磚場情況,並不時和縣上有關的部局長商討全縣範圍內怎樣發展蓬勃興起的鄉鎮企業……半個鐘頭以後,這一群上面來的領導人就在孫少安的陪同下,向他的磚場走去。孫玉亭拖著爛鞋,臉上帶著消失了幾年的狂熱,手忙腳亂地在前面引路。
  同一個時刻,在少安家的兩個邊窯裡。婦女們正忙亂地準備飯菜,菜刀在案板上叮叮光光直響——一旦點火儀式結束,就要開始吃慶賀飯。這頓飯招待的可不是一般人!做飯的婦女們臉上都帶著某種緊張神色。像是在操持敬神的祭品。為了使領導們吃飯時涼快些,田五和幾個人把村裡借來的幾張飯桌,支架在了院子背陰的涼崖根下。
  現在,以周縣長為首的一群領導,已經來到磚場上。人群立刻擁擠著包圍了這些領導,紛紛觀看「大幹部」究竟是個什麼樣——老百姓能這麼近看一回縣長也不是一件容易事,這將是他們一生中的重大經歷。
  雙水村我們所熟悉的那些人物,大部分都在這裡露了臉。即是象金俊武這樣矜持自尊的人,也經不住如此場面的誘惑,站在人群中張著驚愕的嘴巴觀看這氣勢非凡的一幕。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我們在人群中沒有發現孫玉厚老漢。
  少安他爸到哪裡去了?他兒子這樣體面排場的大喜事,他怎麼能不來跟著榮耀一回呢?
  孫玉厚老漢現在就在東拉河對面山上他的玉米地裡。此刻老漢一個人心不在焉地鋤莊稼,似乎和河這面的事毫不相干。
  玉厚老漢今天一早就出山了。他只讓少安媽過去幫兒媳婦去操勞。他自己不想參與兒子紅火熱鬧。不知為什麼,他一點也不為兒子的壯舉而感到高興和榮耀。相反,他心中一直有種莫名的懼怕和擔憂。他說不清楚他懼怕和擔憂的倒底是什麼。總之,即使全中國的人都為他的兒子歡呼,孫玉厚老漢也永遠心懷這種懼怕和擔憂啊!
  當然,他今天實際上也無心做活,只是到這裡來躲避某種在他看來類似災禍一般的事件。他不時把鋤撂到地裡,蹲在地畔上的玉米林中,憂心忡忡地看著對面那片亂得像馬蜂窩似的人群和那塊高懸在人頭上的「耍電影」的白布帳。在這全村歡騰喜慶的日子裡,蹲在這裡的他簡直就像個不吉祥的怪物。而老漢自己瞅著對面人群頭上的那塊白布,也奇怪地聯想起喪事上的孝布。
  他嘴裡吸了一口涼氣,渾身打了一個寒顫……這時,在東拉河這面人頭攢動的場地上,孫玉亭一臉莊嚴點燃了他那把破掃帚,交給了侄兒。一股嗆人的煤油味瀰漫在空氣之中。孫少安尊敬地將火把又傳遞給周縣長。縣長滿面笑容走到燒磚窯口,點燃了爐火。人群中立刻掀起了一片喧嘩聲。幹部們舉起胳膊使勁鼓掌。整個點火過程的形式,倒像是召開奧林匹克運動會!
  接下來,村、鄉、縣各級領導先後都即席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當然都是表彰孫少安和賀秀蓮的。
  等最後講話的周縣長話音一落,孫玉亭就指揮人放開了炮。一霎時,辟辟叭叭的炮聲,人群的喧鬧聲,加上熊熊的爐火、飄飛的硝煙和亂腳淌起的黃塵,把這個「點火儀式」的熱鬧氣氛推向了高潮……我們發現,剛才代表雙水村「致詞」的是羊奶喝得紅光滿面的金俊山(他已成了奶羊專業戶)。
  那麼,有這麼多「上級領導」光臨的大好場面,而且就在雙水村,村裡的黨支書田福堂豈能不在這裡露臉呢?當然,我們也知道,他一直和孫少安有隔閡。但是,福堂向來是個精明的政治家,他不會因臉皮就連「大場面」都不顧——他終歸還是雙水村的「一把手」嘛!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