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十章


  孫少平和田曉霞氣喘噓噓爬上南山,來到那個青草鋪地的平台上,地畔上的小森林像一道綠色的幕帳把他們和對面的礦區隔成了兩個世界。
  他們坐在草地上後,心仍然在「咚咚」地跳著,這樣的經歷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是第一回。在黃原的時候,他們就不只一次登上過麻雀山和古塔山。正是古塔山後面的樹叢中,她給他講述熱妮婭·魯勉采娃的故事。也正是那次,他們在鮮花盛開的草地上,第一次擁抱並親吻了對方。如今,在異鄉的另一塊青草地上,他們又坐在了一起。內心的激動感受一時無法用語言表述。時光流逝,生活變遷,但美好的情感一如既往。
  他粗壯的礦工的胳膊搭上了她的肩頭。她的手摸索著抓住了他的另一隻手。情感的交流不需要過多的語言。沉默是最豐富的表述。
  沉默。
  血液在熱情中燃燒。目光迸射出愛戀的火花。
  我們不由想起當初的伊甸園和其間偷吃了禁果後的亞當與夏娃(上帝!幸虧他們犯了那個美好的錯誤……)。
  沒有愛情,人的生活就不堪設想,愛情啊!它使荒蕪變為繁榮,平庸變為偉大;使死去的復活,活著的閃閃發光。即便愛情是不盡的煎熬,不盡的折磨,像冰霜般嚴厲,烈火般烤灼,但愛情對心理和身體健康的男女永遠是那樣的自然;同時又永遠讓我們感到新奇、神秘和不可思議……當然,我們和這裡擁抱的他們自己都深知,他們畢竟不是伊甸園裡上帝平等的子民。
  她來自繁華的都市,職業如同鼓號般響亮,身上飄溢著芳香,散發出現代生活優越的氣息。
  他,千百普通礦工中的一員,生活中極其平凡的角色,幾小時前剛從黑咕隆咚的地下鑽出來,身上帶著洗不淨的煤塵和汗臭味。
  他們看起來是這樣的格格不入。
  但是,他們擁抱在一起。
  直到現在,孫少平仍然難以相信田曉霞就在他懷裡。說實話,從黃原分手他們後,他就無法想像他們再一次相會將是何種情景。尤其到大牙灣後,井下生活的嚴酷性更使他感到他和她相距有多麼遙遠。他愛她,但他和她將不可能在一塊生活——這就是問題的全部結症!
  可是,現在她來了。
  可是,縱使她來了,並且此刻她就在她的懷抱裡,而那個使他痛苦的「結症」就隨之消失了嗎?
  沒有。
  此時,在他內心洶湧澎湃的熱浪下面,不時有冰涼的潛流湍湍而過。
  但是,無論如何,眼下也許不應該和她談論這種事。這一片刻的溫暖對他是多麼寶貴;他要全身心地沉浸於其中……
  現在,他們一個拉著一個的手,透過森林的空隙,靜靜地望著對面的礦區。此刻正是兩個班交接工作的時候,像火線上的部隊在換防。上井的工人走出區隊辦公大樓,下井的工人正從四面八方的黑戶區走向井口。在礦部前的小廣場周圍,到處都是紛亂的人群。
  孫少平手指著對面,從東到西依次給曉霞介紹礦區的情況。
  後來,他指著礦醫院上面的一個小山灣,聲音低沉地說:「那是一塊墳地。埋的全是井下因工亡故的礦工。」
  曉霞長久地望著那山灣。她看見,山灣裡,墳堆前都立著墓碑。有幾座新墳,生土在陽光下白得刺眼,上面飄曳著引魂幡殘破不全的紙條。
  「你……對自己有什麼打算呢?」她小聲問。
  「我準備一輩子就在這裡幹下去……除此之外,還能怎樣?」
  「這是理想,還是對命運的認同?」
  「我沒有考慮那麼全。我面對的只是我的現實。無論你怎樣想入非非,但你每天得要鑽入地下去挖煤。這就是我的現實。一個人的命運不是自己想改變就能改變了的。至於所謂理想,我認為這不是職業好壞的代名詞。一個人精神是否充實,或者說活得有無意義,主要取決於他對勞動的態度。當然,這不是說我願意牛馬般受苦。我也感到井下的勞動太沉重。你一旦成為這個沉重世界裡的一員,你的心緒就不可能只關注你自身……唉,咱們國家的煤炭開採技術是太落後了。如果你不嫌麻煩,我是否可以賣弄一下我所瞭解到的一些情況?」
  「你說!」
  「就我所知,我們國家全員工效平均只出0.9噸煤左右,而蘇聯、英國是2噸多,西德和波蘭是3噸多,美國8噸多,澳大利亞是10噸多。同樣是開採露天礦,我國全員效率也不到2噸,而國外高達50噸,甚至100噸。在西德魯爾礦區,那裡的礦井生產都用電子計算機控制……「人就是這樣,處在什麼樣的位置上,就對他的工作環境不僅關心,而且是帶著一種感情在關心。正如你關心你們報紙一樣,我也關心我們的煤礦。我盼望我們礦井用先進的工藝和先進的技術裝備起來。但是,這一切首先需要有技術水平的人來實現,有了先進設備,可礦工大部分連字也不識,狗屁都不頂……對不起,我說了礦工的粗話……至於我自己,雖然高中畢業,可咱們那時沒學什麼,因此,我想有機會去報考局裡辦的煤炭技術學校。上這個學校對我是切實可行的。我準備一兩年中一邊下井幹活,一邊開始重學數、理、化,以便將來參加考試。這也許不是你說的那種理想,而是一個實際打算……」
  孫少平自己也沒覺得,他一開口竟說了這麼多。這使他自嘲地想:他的說話口才都有點像他們村的田福堂了!
  曉霞一直用熱切的目光望著他,用那隻小手緊緊握著他的大手。
  「還有什麼『實際打算』?」她笑著問。
  「還有……一兩年後,我想在雙水村箍幾孔新窯洞。」「那有啥必要呢?難道你像那些老幹部一樣,為了退休後落葉歸根嗎?」
  「不,不是我住。我是為我父親做這件事。也許你不能理解這件事對我多麼重要。我是在那裡長大的,貧困和屈辱給我內心留下的創傷太深重了。窯洞的好壞,這是農村中貧富的首要標誌,它直接關係一個人的生活尊嚴。你並不知道,我第一次帶你去我們家吃飯的時候,心裡有多麼自卑和難受——而這主要是因為我那個破爛不堪的家所引起的。在農村箍幾孔新窯洞,在你們這樣的家庭出身的人看來,這並沒有什麼。但對我來說,這卻是實現一個夢想,創造一個歷史,建立一座紀念碑!這裡面包含著哲學、心理學、人生觀,也具有我能體會到的那種激動人心的詩情。當我的巴特農神廟建立起來的時候,我從這遙遠的地方也能感受到它的輝煌。瞧吧,我父親在雙水村這個亂紛紛的『共和國』裡;將會是怎樣一副自豪體面的神態!是的,我二十來年目睹了父親在村中活得如何屈辱。我七八歲時就為此而傷心得偷偷哭過。爸爸和他祖宗一樣,窮了一輩子而沒光彩地站到人面前過。如今他老了,更沒能力改變自己的命運。現在,我已經有能力至少讓父親活得體面。我要讓他挺著胸脯站在雙水村眾人的面前!我甚至要讓他晚年活得像舊社會的地主一樣,穿一件黑緞棉襖,拿一根壓瑙嘴的長煙袋,在雙水村『閒話中心』大聲地說著閒話,唾沫星子濺別人一臉!」
  孫少平狂放地說著,臉上淚流滿面,卻仰起頭大笑了。
  曉霞一把摟住他的脖子,臉深深地埋進他的懷裡。親愛的人!她完全能理解他,並且更深地熱愛他了。「……你還記得我們那個約會嗎?」好久,她才揚起臉來,撩了撩額前的頭髮,轉了話題。
  「什麼約會?」少平愣住了。
  「明年,夏天,古塔山,杜梨樹下……」
  「噢……」
  少平立刻記起了一年前那個浪漫的約會。其實,他一直沒有忘記——怎麼可能忘記呢!不過,在這之前,他不能想像,未來的那次相會對他意味著什麼。
  但無論意味著什麼,他都不會失約。那是他青春的證明——他曾年輕過,愛過,並且那麼幸福……「只要我活著,我就會準時在那地方等你!」他說。
  「為什麼不是活著!我們不僅活著,而且會活得更幸福……反正像當初約好的,咱們不一塊相跟著回黃原,而是同一個時刻猛然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地方!想起那非凡的一刻,我常激動得渾身發抖哩……」
  他們在這裡已經坐了好幾個小時,但兩個人覺得只有短短一瞬間。
  之後,少平帶著她去後山□的小森林中轉了一陣。他摘了一朵朵金燦燦的野花,插在她鬢角的頭髮裡。她拿出小圓鏡照了照,說:「我和你在一塊,才感到自己更像個女人。」
  「你本來就是女人嘛!」
  「可和我一塊的男人都說我不像女人。我知道這是因為我的性格。可是,他們並不知道,當他們自己像個女人的時候,我只能把自己變成他們的大哥!」
  孫少平笑了。他很滿意曉霞這個表白。
  「你願不願意到一個礦工家裡吃一頓飯?」他問她。「當然願意!」她高興地說。
  「咱們乾脆一起到我師傅家去吃晚飯。他們是一家很好的人。」
  少平接著給曉霞講了王世才一家人怎樣關照他的種種情況。
  「那你一定帶我去!」曉霞急切著說。
  少平十分想讓王世才和惠英嫂見見曉霞。真的,男人常常都有那麼一點虛榮心——想把自己的漂亮的女朋友帶到某個熟人面前誇耀一下。他當然不敢把她帶到安鎖子這些人面前。但應該讓師傅兩口子和曉霞見見面。同時,他也想讓曉霞知道,在這偏僻而艱苦的礦區,有著多麼溫暖的家庭和美好的人情……
  這樣,下午五點鐘左右,他們就從南山轉下來,過了黑水河,通過坑木場,上了火車道旁邊的小坡,走進王世才的小院落。
  師傅一家三口人高興而忙亂地接待了他們。他們翻箱倒櫃,把所有的好吃好喝都拿出來款待他倆。儘管少平說得含含糊糊,但師傅和惠英馬上明白了這個漂亮的姑娘是他的什麼人。聽說她是省報的記者後,他們大為驚訝——不是驚訝曉霞是記者,而是驚訝漂亮的女記者怎麼能看上他們這個掏炭的徒弟呢?
  直到吃完飯,他們熱情地把少平和曉霞送出門口的時候,這種驚訝的神色還掛在他們臉上。他們的驚訝毫不奇怪。即是大牙灣的礦長知道省上有個女記者愛上了他們的挖煤工人,也會驚訝的。這驚訝倒不是出於世俗的偏見,而是這種事向來就很少在他們的生活中發生!
  當少平引著曉霞,下了師傅家外面的小土坡,走到鐵路上的時候,已經是夜裡十點多了。再過一個多小時,他就要帶著她下井。他的心情不免有點緊張。曉霞第一次到一個危險的地方,他生怕出個差錯。好在王世才也知道了曉霞要下井,說他一會親自領著他們去。
  現在,他們在黑暗中踏著鐵軌的枕木,肩並肩相跟著向礦部那裡走去。遠處,燈火組成了一個斕漫的世界。夜晚的礦區看起來無比的壯麗。曉霞挽著他的胳膊,依偎著他,激動地望著這個陌生的天地。初夏溫暖的夜風輕輕吹拂著這對幸福的青年。在黑戶區的某個地方傳來輕柔的小提琴聲,旋律竟是《如歌的行板》。這裡呀!並不是想像中的一片荒涼和粗莽;在這遠離都市的黑色世界裡,到處漫流著生活的溫馨……
  曉霞依偎著他,嘴裡不由輕聲哼起了《格蘭特船長和他的孩子們》中的那支插曲。少平雄渾的男中音加入了進來,使那浪花飛濺的溪流變成了波濤起伏的大河。唱吧,多好的夜晚;即便沒有月亮,心中也是一片皎潔!
  當他們忘情地在鐵路上走出一段後,猛然在旁邊的山崖下躥出一條黑影,逕直堵在了他們面前。
  他們不由緊張地站住了。少平從輪廓上看出,這是他師兄安鎖子!
  這頭變態的公牛要幹什麼?他是否發了瘋?
  少平不由捏緊了雙拳。
  「你們吃過飯了?」黑暗中果真是安鎖子在說話。「我聽說你的……女人來了。又聽說你們到師傅家去吃飯。我划算吃完飯天黑看不見路。就……」
  「那你怎麼不上師傅家來?」少平沒有明白安鎖子說的是什麼意思。
  「我……沒好意思。」安鎖子囁嚅說。「我是專門拿手電給你們照路的,怕天黑,你們有個閃失……」
  天啊,原來是這樣!少平真想為他的「雷鋒精神」而扇他一記耳光!
  「走吧,我在前面給你們照路……」安鎖子慇勤地說。
  他說著便調轉身,捏亮了手電——他們眼前即刻出現了一道多餘的光亮。
  少平一時反應不過來他該怎麼辦。這傢伙!竟然幹這種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不過,他感覺,這令人厭惡的舉動似乎還不包含惡意。
  他只好和曉霞在安鎖子照出的道路上繼續往前走。他給曉霞介紹說:「這是我們一個班的工人,叫安鎖子。」
  曉霞並不知道這是怎樣一個人,聽說這人和她的少平一塊幹活,趕忙走前一步,要和安鎖子握手,安鎖子立刻把手電筒從右手倒在左手,慌得手在腿膝蓋上擦了擦,像抓炭火一般握了一下曉霞的手。
  少平幾乎要笑了。唉,這個人……走到有燈火的馬路上時,安鎖子連看也沒看他們一眼,就說:「現在能看見路了……」說完便像逃跑似地返身回了黑暗中。
  直到現在,孫少平也無法理解安鎖子究竟為什麼要這樣。有些人的某種行為也許永遠使別人無法理解——甚至連他本人也理解不了!不過,從內心深處,少平對他這粗魯的師兄倒也有一絲憐憫的溫情……這時,他們看見,宣傳部長正立在礦部門前,笑容可掬地在恭候著他們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