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九章


  當天晚上,少平又下井了。
  仍然像黃原攬工時那樣,他感到,精神上的某種危機,只能靠強度的體力勞動來獲得解脫。勞動,永遠是他醫治精神創傷的良藥。遺憾的是,他這個月不可能再是全班了。
  第二天早晨上井後,王世才邀請跟他掛茬的兩個徒弟去他家作客——今天是他兒子六歲生日。
  「我顧不上!我要去看電影。聽說電影美!男的女的摟著一塊睡覺,女人的奶都在外面露著哩!」安鎖子說著,口水都從嘴角裡淌出來了。
  「那你可要去!明明等著你呢!」師傅對少平說。「我肯定去。你先走,我一會就來呀!」
  師傅走後,少平趕緊到礦部前的商店裡,用八塊錢買了那只白絨絨的大玩具狗。又買了一些罐頭和一盒蛋糕,就抱起這些東西,沿著鐵路向師傅家趕去。
  到師傅家後,桌子上已經擺滿了酒菜。一家三口人還沒動筷子,顯然在等他。
  明明喊叫著從他手裡搶過那只玩具狗,小嘴在狗身上親吻著,他對少平說:「叔叔,你什麼時候一定要給我買只真的狗!」
  「給你買!」少平說。
  王世才夫婦把他推讓在小凳上,又給他倒酒,又給他夾菜。師傅興奮地拿錐子開啤酒瓶,把手都戳破了,仍然笑著給他斟酒,手上的血也不揩——對礦工來說,這點傷算個屁!
  吃完飯,少平沒一點瞌睡。他於是一個人帶上明明,到山上玩了大半天;給他捉蝴蝶,拔野花,一直到午間才返回來……
  孫少平漸漸和師傅一家人建立起極深厚的感情。他經常去他們家吃飯,也幫助他們干家務活——擔水、劈柴,到矸石山上去撿煤。每當進入這個小院,他就像回到自己家。王世才一家人也把他當自家人看待,有個什麼活,就不見外也讓他幫助做;有個什麼好吃的,也吼喊著非讓他吃不行。
  少平後來才知道,師傅也是三十歲上才成家的。當地找不下老婆,他只好回到老家河南,在親戚的帶助下,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了惠英。惠英儘管比師傅小八歲,結婚後一直實心疼愛師傅。她出身農家,裡外活都很麻利。雖然識字不多,可人很精明。至於漂亮,那在整個黑戶區都是很出名的。
  孫少平感到慶幸的是,他來煤礦半年多,就結識了如此好的一家人。也許這是命裡有緣,使他不論走到何處,都會遇上對他特別關照的人家。在黃原時,有陽溝曹書記兩口子,在這裡,又有王世才一家人。是啊,在他艱難的生活歷程中,如果沒有這些好人,他的日子將會更加難過!
  這一天他回宿舍,屋裡其他幾個人都擠眉弄眼對他說,昨夜他下井後,來個很俊的「娘們」,把他床頭和搭在鐵絲上的髒衣服都收拾走了。
  和他同屋的這些傢伙都開始下井勞動,因此現在敢用粗言俗語對他說話。
  少平發現,他脫下的髒衣服就是不見了蹤影。不過,他立刻明白,同屋人所說的「娘們」就是惠英嫂。是的,是她拿走給他洗去了。
  他心裡不由一熱。
  「這個騷娘們是誰?」有人用髒話問他。
  「少放臭屁!她是我們班長的老婆!」少平瞪了一眼那個問話的小子。
  「噢……王世才那麼個狗熊樣,能找了這麼個俊老婆,比他媽唱戲的都漂亮!」
  少平無法阻止這些人用骯髒的粗話評說惠英嫂,說粗話是這個行道的家常便飯。他自己儘管反感,有時嘴裡也會不由冒出一句來……
  轉眼就到了六月。
  山野裡的綠色越來越深了。碧藍的天空通常沒有一絲雲彩,人的視野可及十分遙遠的地平線。地面上,人們已經身著很單薄的衣衫了。
  不過,井下一年四季都是潮濕陰冷的。即是二伏天,不幹活還得披上棉襖。
  這天因為發生了冒頂,少平他們直至上午十點鐘才把活幹完。儘管大家累得半死不活,好在還沒造成什麼傷亡。
  他們幾十個人,像苦役犯一般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來到井口下面,等待上罐。所有的人臉上看不見一絲笑影,也不說任何話。身上都像墨汁潑過,只有從眼白辨認出這是一群活物。
  少平最後一罐上井。
  當罐籠在井口停下以後,他一下子驚呆了。
  他看見:曉霞正微笑著立在井口!
  少平以為是強烈的陽光刺花了眼,使他產生了幻覺。他趕忙眨巴了幾下眼睛,卻再一次看清這的確是曉霞啊!她正腦袋轉來轉去,顯然是在尋找他——在這群黑人中找個熟人是不太容易。
  他是在不知不覺中被大家擁擠出罐籠的。他這時才發現,連同先前上井的工人,大家都沒有離開井口周圍,呆立在旁邊有點震驚而詫異地觀看曉霞。是呀,誰也反應不過來,在這個女人從不涉足的地方,怎麼突然會降落這麼個仙女呢?曉霞是太引人注目了,尤其是這樣一個特殊的環境裡。她已經穿起了裙子,兩條赤裸而修長的腿從天藍色的裙擺中伸出,像剛出水的藕。一根細細的黑色皮帶將雪白的襯衫束在裙中。臉龐在六月的陽光下象鮮花般絢麗。
  現在,曉霞認出了他。
  她立刻激動地走過來,立在他面前,看來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親愛的人!你不會想到,你此刻看見的是這樣一個孫少平吧?他又髒又黑,像剛從地獄裡爬出來的鬼魂。
  淚水不知什麼時間悄悄湧出了他的眼睛,在染滿煤塵的臉頰上靜靜流淌。這熱的河流淌過黑色大地,淌過六月金黃的陽光,澎湃激盪地拍打她的胸膛,一直湧向她的心間……她仍然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胸前的山脈在起伏著。他用黑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使得那張臉更骯髒不堪。他說:「你先到外面等一等,我洗個澡就來了!」他不能忍受井口那一群粗魯的夥伴這樣來「觀賞」她。
  曉霞笑著轉身就走。她眼中也有淚花在閃爍。
  孫少平匆匆忙忙而又糊里糊塗穿過暗道,把燈盒子「啪」地扔進礦燈房,就衝上了三樓的浴池。
  他十分鐘就洗完澡,把乾淨衣服一換,急速地跑出了大樓。
  她正在門口等他。
  相視一笑。
  無言中表達了雙方萬千心緒。
  「我在招待所住……咱們走吧!」她輕輕對他說。
  他點點頭,兩個人就肩並肩相跟著向半山坡的礦招待所走去。少平感到,一路上,所有的人都對著他笑。怎麼曉霞也對著他笑?笑什麼?他都被人笑得走不成路了!
  到招待所,進了曉霞住的房子,她第一件事就是從洗漱包裡拿出一面小圓鏡,笑著遞到他手裡。
  少平對著鏡子一照,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他的臉在忙亂中根本沒洗淨,兩個眼圈周圍全是黑的,像熊貓一樣可笑!
  這期間,曉霞已經給他對好了半臉盆熱水,拿出自己雪白的毛巾和一塊圓圓的小香皂,讓他重新洗一下臉。
  他對著那塊白毛巾躊躇了一下,便開始再一次洗臉。那塊小香皂小得太秀溜,在他的大手裡像一只小泥鰍,不知怎麼一下子就從脖項滑進衣領中。
  聽見曉霞在身後「咯咯」地笑著,他立刻感到那只親愛的小手從他脊背後面伸進來。
  他的整個身子都僵直了。
  她從他脊背後面抓出那塊小香皂,遞給他,笑得前伏後仰。
  他兩把洗完臉,然後猛地轉過身,用一雙火辣辣的眼睛盯著她,問:「我還漂亮嗎?」
  曉霞不笑了,嘴裡喃喃地說:「是的,還和原來一樣漂亮……」她說著,欣喜的淚水湧出了她那雙美麗的眼睛。
  少平大步向她走去。兩個人張開雙臂,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一切都靜下來了。只有兩顆年輕而火熱的心臟在驟烈地搏動。外面火車汽笛的鳴叫以及各種機器的嘈雜聲,都好像來自遙遠的天邊……
  「想我了嗎?」她問。
  回答她的是拚命的吻。
  這也是她所需要的回答。
  不知過了多久,他們才手拉著手坐到床邊上。
  「我做夢都想不到你會來。」
  「為什麼想不到呢?我早就準備著這次會面了,只是一直沒有到銅城出差的機會。」
  「剛到嗎?」
  「剛剛到。」
  「礦上知道你來嗎?」
  「已經和你們礦宣傳部打了招呼。」
  「來採訪我們礦?」
  「採訪你!」
  「真的……別誤你的事。」「我這次到銅城,主要瞭解礦務局和鐵路部門的矛盾。為車皮的事,他們一直在扯皮!我已經寫了個公開報道的稿子,同時還寫了個內參。到這裡來主要是看你。公私兼顧嘛!」
  少平再一次抱住她,拚命在她臉上和頭髮上親吻著。所有關於他和她關係的悲觀想法,此刻都隨著她的到來而煙消雲散了。或者說,他根本不想他們以後的事,只是擁抱著這個並非夢幻中的親愛的姑娘,一味地沉浸在無比的幸福之中。有人敲門。
  他們趕忙鬆開了互相纏繞在一起的臂膀。兩個人的臉都通紅。
  稍稍平靜了一下,曉霞便前去打開門。
  進來的是大牙灣煤礦的宣傳部長,他來叫「田記者」吃飯。
  少平並不認識他們礦的這位部長。部長當然更不會認識他。
  「這是我的同學。我們還是……親戚哩!」曉霞有點結巴地給宣傳部長編織了她和少平的關係。
  「你是那個區隊的?」宣傳部長客氣地問。平時,一個像他這個的普通礦工根本不會放在部長的眼裡。
  「采五的。」少平說。
  「那一塊去吃飯!」宣傳部長慇勤地邀請田記者的「親戚」。
  少平當然不會客氣。礦上看重的是省報記者(礦務局領導已經打電話讓大牙灣好好接待),但這位女記者是他的女朋友!這並不是說他想依仗她的威勢去跟她吃這頓官飯,而恰恰是一種男人的尊嚴感促使他這樣做——儘管他是個卑微的挖煤工人!
  部長陪著他們來到西邊家屬區旁邊的小食堂。這裡是專門招待上級領導和重要來賓吃飯的地方。少平第一次涉足這種高雅餐廳。
  這裡確實很講究。在中國,不論怎窮的地方,總會有一處招待上級領導的盡量講究的小天地。
  這小餐廳的大圓桌上還有一個能轉動的小圓盤,像高級賓館的餐桌一樣。飯菜當然也不會像礦工食堂那麼簡單粗糙。各種炒菜,啤酒,果子露;碟子,杯子,勺子;擠得海海漫漫。每個人手邊還有疊得整整齊齊的餐巾紙……由於職業的關係,曉霞在飯桌上說話很有氣魄。宣傳部長和另外兩個陪餐的人,都恭敬地附合她說話。少平沉默地喝啤酒,曉霞在和別人說話時,卻用筷子不斷給他往小碟裡夾菜。在這樣的場合,少平心中湧上許多難言的滋味。驕傲?
  自卑?高興?屈辱?也許這些心緒都有一點……吃完飯後,曉霞用三言兩語客套話打發走了宣傳部長和另外的人,然後立刻就回到了他們兩個人的甜蜜情意裡。她要去看他的宿舍。
  少平只好把她領進了那孔黑窯洞。好在另外的人都去上班了,不會引起什麼「騷亂」。
  曉霞來到他的床前,然後撩開蚊帳,就忘情地躺在了他的床鋪上。
  他立在床邊,隔著那層薄紗,看見她翻他枕頭旁邊的書。「你……不進來嗎?」她在裡面輕聲問。
  少平囁嚅著說:「宿舍裡的人很快就回來了。咱們乾脆到對面山上去……你什麼時候離開大牙灣?」
  曉霞趕緊從床上跳下來,在他臉頰上親了親,說:「明天上午八點的飛機票。明早七點礦上的車送我到銅城機場。」
  「唉……那明早我可送不成你了。我們八點以後才能上井。」
  「你們今晚什麼時候下井?」
  「晚上十二點。」
  「我也跟你去下一回井!」
  少平慌忙說:「你不要下去!那裡可不是女人去的地方!」「聽你這樣一說,那我倒非要下去不行。」她的老脾氣又來了。
  少平知道,他不可能再擋住她。只好為難地說:「那你先給礦上打個招呼,讓他們再派個安檢員,咱們一塊下。」「這完全可以。咱們現在就走。我給他們打個招呼,然後咱們到對面山上玩去。」
  這樣,他們在其他人未回來之前,就離開宿舍,逕直向礦部那裡走去。
  到小廣場上後,少平在外面等著,曉霞進樓去給宣傳部的人打招呼,說她晚上要跟采五區十二點班的工人一同去下井。
  等曉霞走出礦部大樓,他就和少平肩並肩相跟著,下了小坡,通過黑水河的樹橋,向對面山上爬去。少平知道,此刻,在他們的背後,在小廣場那邊,會有許多人在指劃著他們,驚奇而不解地議論著……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