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五十四章


  八月下旬,孫少平已經做好了去銅城煤礦的所有準備。在此期間,本來他想回家走一趟,但又放棄了這打算——他怕他離開黃原後,又會有什麼突然的變故。幸運之神降臨的過分慷慨,他生怕好景在最後一剎那變為海市蜃樓——他的心已被命運折磨怯了。如果他在黃原,事情有個變化,他就可以立刻找田曉霞力挽狂瀾!
  家裡人到現在也許還不會知道他要去銅城當煤礦工人。這也好!當他們突然接到他從煤礦寄回的信時,一定會又驚又喜!當然,他知道,父母親在驚喜過後,就會為他的安全擔心。相信哥哥會安慰老人——上次他來黃原看他,已經對他出門在外放心了。
  現在,孫少平最大的心事是,他不知道妹妹蘭香能否考上大學。
  按她來信說,她自以為考得不錯。但這是全國性的競爭!
  一個山區縣城的好學生,說不定連大城市的一般學生都比不過——人家是什麼學習條件啊!
  孫少平在內心不斷祈禱幸運之神也能降臨到妹妹的頭上……
  按往年的時間,高考很快就要發榜了。他多麼希望在他離開黃原之前,能知道妹妹的消息。無論她考上考不上,他都要為她的未來作出安排——這責任天經地義落在了他身上。再說,他對妹妹的感情極其深厚,他決不能讓她像姐姐一樣一輩子吃那麼多苦!
  現在,夏令營的工作早已結束,他不會再去找活干,因此一天很閒。曉霞馬上也要動身,忙著收拾東西,和要好的同學告別聚餐,最近也不能時時和他在一起。他只好一個人躺在窯洞裡讀她送來的書。此刻,他內心騷動不安,就像一個即將進入火線的士兵。
  雖然夏令營結束了,潤葉姐給武惠良打了招呼,仍然讓他住在地委的那孔窯洞裡。聽說他要到銅城去當礦工,潤葉姐也很為他高興,還給他送來了一條毛巾被,並一再囑咐讓他到煤礦上注意安全……這一天,他仍然躺在窯洞裡心煩意亂地看書。本來他想出去走動一下,但外面熱浪撲面,出去是一身大汗;他捨不得把自己新買的短袖襯衫弄髒。他發現,從南關柴油機廠結束攬工後,他已經習慣了眼下這種較為舒適的生活。唉,人的惰性啊!
  不過,他同時也原諒自己的懶散——他牛馬般幹了那麼長時間活,有權得放縱幾天了!
  他正在看書,金波突然從門裡闖進來。少平看見,他的朋友的臉上帶著一種異樣的情緒。
  金波進得門來,先沒說話,伸出胳膊就把他緊緊地抱住了!
  「怎麼啦?」他緊張地問。
  「蘭香和金秀都考上大學了!」金波說著,兩團淚水就從他那雙漂亮的大眼睛裡湧了出來。
  少平一下子呆住了。當反應過來的時候,他自己又伸開雙臂,把金波緊緊地抱住了!
  兩個好朋友興奮和激動得在腳地上象小孩一樣又笑又鬧!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她們被哪個大學錄取了?」少平揩著眼角的淚水問金波。
  「蘭香考上了北方工業大學天體物理專業。金秀考進了省醫學院……北方工大是全國重點大學!」金波從衣袋裡摸出一封信,「這是他們給咱倆的信!」
  少平急切地打開信,飛快瀏覽了一遍。
  「九月一日就開學!那她們這兩天就要從家裡動身!」少平一邊看信,一邊說。
  「我馬上就開車回去接她們。中午一吃飯就走!明天到包頭,後天返回時正好能把她們捎到黃原來!」
  金波不敢再耽誤時間,報完訊後馬上就走……少平心情難以平靜,一個人在窯洞的腳地上轉著圈走了好長時間。生活的變化是如此的急速,以致使事變中的人們都反應不過來——一切都叫人眼花繚亂!
  孫少平強迫自己平靜下來,冷靜下來;因為潛意識提醒他,還有一些具體事需要辦理,而時間已經很緊迫了!他坐在凳子上,低傾下頭,兩個手指頭叉著閉住的眼窩,讓自己的思想集中起來。是的,他應該在這一兩天內為妹妹做點準備……當然,父母親和哥哥嫂子也會為妹妹操辦出門的行程;但有些事他們想不到。對,他首先應該為蘭香買一隻漂亮的人造革皮箱。這是門面。箱子要盡量大一點,能容納所有的零七碎八。色彩要鮮艷而不俗氣……想起來了!百貨一門市的那種最好。要拐角處黃紅條格相間的那種——不知還有沒有?
  還要給她買三套夏衣:兩件短袖,一件長袖襯衣。省城聽說夏天特別熱,多買一件短袖。罩衣不買了,熱天用不著——等他到煤礦後再給她買也來及得。
  另外,還有香皂、牙膏、牙刷、手帕、面霜、涼鞋、襪子……
  少平一邊思考要給妹妹買的東西,一邊同時計算所需要的錢。他身上仍然有一百多元。他自己買東西用掉的是夏令營賺的工資;過去的工錢給家裡寄過所剩下的,一分錢也沒動。本來這錢是他準備初到礦上應急用的——但現在他準備全部給妹妹花銷完!
  他突然想到,還有幾件女孩子最重要的用品要買。本來,這些東西應該由母親為妹妹準備,可一個農村老太太絕對不可能備辦這件事。哥哥嫂嫂大概也不會想到。他們只知道農村的習慣……
  是的,他應該給妹妹買幾條內褲,兩個乳罩,幾條衛生帶……
  孫少平十分周詳地想好了他要給妹妹買的全部東西;然後再一次估算了費用,覺得他身上的錢足夠。
  本來他馬上就準備到街上去置辦這些物品。但又一想,應該讓曉霞給他參謀一下;女孩子的東西應該由女孩子來買,才能確切知道買什麼更好更合適。
  第二天,曉霞聽少平說他妹妹考進赫赫有名的北方工業大學後,大吃了一驚。她簡直難以相信一個農村姑娘能考進這樣的大學,而且學的還是天體物理!
  曉霞馬上興奮地陪少平到街上去為蘭香買東西。所有買到的東西他都相當滿意。
  當少平讓曉霞為妹妹買那幾件女孩子的必需品時,曉霞忍不住眼裡含滿了淚水——她被少平能這樣周到地體貼人而深受感動……
  按金波說好的時間,蘭香和金秀今天就要到達黃原。
  一吃過早飯,少平就提著為妹妹準備好生活用品的那只花條格人造革箱子,來到東關俊海叔那裡,等待他們的到來。
  金俊海和少平一樣興奮。這位提前退休以便讓兒子頂班的老司機,高興得連嘴也合不攏。是啊,應該高興!兒子招了工,女兒上了大學,作為一個普通工人,這輩子也算功成業就了……
  上午十點半,金波和妹妹們就如期地到達了!少平高興的是,他哥少安也跟車一起來了!
  兩家六口人熱熱鬧鬧地擠在金俊海的一間小坊裡,互相激動地說個沒完。
  少平發現妹妹雖然穿了一身新衣服,但顯然比金秀的衣服土氣——金秀是時新式樣的成衣,妹妹的衣服大概是嫂子給裁縫的。另外,金秀是一隻大皮箱,妹妹帶的是家裡那只唯一的木箱——這還是當年母親出嫁時帶來的陪妝;年長日久,紅油漆都脫離得斑斑駁駁。
  他立刻把他買的人造革箱子和其它用品給蘭香和大哥看。他同時對哥哥說:「把東西騰出來放在這只皮箱裡,你把家裡的箱子帶回去,那箱子太舊了……」
  少安沒想到弟弟為妹妹置辦了這麼多東西。他有點慚愧地說:「時間緊,我們家裡來不及準備;再說,也不曉得城裡過日子需要些什麼……」
  蘭香看見二哥為她考慮得這麼周全,幾乎都要掉眼淚了。但她是個很能克制自己感情的孩子,立在一邊只是低頭摳手指頭。另外,她也不能過分地對二哥表示她的感激——這樣會使大哥傷心的。實際上,在她離家之前,大哥也跑前撲後為她的出門操盡了心……這時候,金俊海已經開始忙碌地準備午飯了。
  少安立刻跑過去制止了他。這位「冒尖戶」很有氣魄地宣佈:為了慶賀,他要出錢在黃原最好的飯館請兩家人一塊吃一桌酒席!
  這樣,他們就一起相跟著來到了街上。在金波的指點下,他們走進了南關的「黃原酒樓」——這正是上次少平請曉霞吃飯的地方。
  不多時間,兩家六口人就在擺滿酒菜的圓桌前坐下來了。
  少安捏著玻璃酒杯,手微微地有些抖,說:「太高興了……,真不知該說些什麼。幾年前,咱們做夢也想不到有這一天……」他的眼睛裡閃著淚光,困難地嚥了一口吐沫。」是因為世事變了,咱們才有這樣的好前程。如今,少平和金波都當了工人,蘭香和金秀又考上了大學。真是雙喜臨門呀!來,為了慶賀這喜事,咱們乾一杯吧!」
  六個人站起來,一齊舉起了酒杯。
  準備:1982年—1985年
  第一稿:1986年秋天—冬天
  第二稿:1987年春天—夏天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