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四十九章


  田潤葉是今早晨上班後,才聽說李向前因車禍而被鋸斷了雙腿。
  地區一個局長家裡發生了這樣的事,很快就會傳遍地委和行署機關。不過,局外人傳播這類事,就好像傳播一條普通的新聞,不會引起什麼反響。
  但田潤葉聽到這消息後卻不可能無動於衷。不論怎樣,這個遇到災禍的人在名義是她的丈夫。
  她不能再像往日那樣平靜地坐在團地委的辦公室裡,處理案頭上的公務。她心慌意亂,坐立不安。與此同時,她還關切她的弟弟潤生是否也蒙難了。
  後來她才確切地弄清楚,失事的只是向前一個人,潤生沒有跟這趟車。她還聽說,向前是因為喝醉酒而把車開翻的……
  潤葉一下子記起:上次潤生說過,向前是因為她而苦惱,常常一個人喝悶酒。她知道,這個人過去滴酒不沾,也不吸煙。
  一種說不出口的內疚開始隱隱地刺激她那顆冰涼的心,是呀,這個人正是因為她才酗酒,結果招致了慘禍,把兩條腿都失掉了。從良心上說,這罪過起因在她的身上。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潤葉才不由設身處地從向前那方面來考慮問題。是的,仔細一想,他很不幸。雖然他和她結婚幾年,但一直等於打光棍。她想起了結婚後他從北京回來那晚上的打鬥。她當時只知道自己很不幸,但沒有去想他的可憐。
  唉,他實際上也真的是個可憐人。而這個可憐人又那麼一個死心眼不變,寧願受罪,也不和她離婚。她知道他父母一直給他施加壓力,讓他和她一刀兩斷,但他就是不。她也知道,儘管她對他冷若冰霜,但他仍然去孝敬他的父母,關懷她的弟弟;在外人看來,他已經有點下賤了,他卻並不為此而改變自己的一片癡迷之心。
  可是,潤葉,你又曾怎樣對待這個人呢?
  幾年來,她一直沉緬於自己的的痛苦之中,而從來沒有去想那個人的痛苦。想起他,只有一腔怨恨。她把自己的全部不幸都歸罪於他。平心而論,當年這婚事無論出自何種壓力,最終是她親口答應下來的。如果她當時一口拒絕,他死心以後,這幾年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正是因為她的一念之差,既讓她自己痛苦,也使他備受折磨,最後造成了如此悲慘的結果。
  她完全能想來,一個人失去雙腿意味著什麼——從此之後,他的一生就被毀了;而細細思量,毀掉這個人的也許正是她!
  潤葉立在自己的辦公桌前,低傾著頭躁動不安地摳著手指頭,脊背上不時滲出一層冷汗她能清楚地看見,躲在醫院裡的李向前,臉上帶著怎樣絕望和痛苦的表情……「我現在應該去照顧他。」一種油然而生的惻隱之心使她忍不住自言自語說。
  這樣想的時候,她自己的心先猛地打起了一個熱浪。人性、人情和人的善良,一起在他的身上復甦。她並不知道,此刻她眼裡含滿了淚水。一股無限酸楚的滋味湧上了她的喉頭。她說不清楚為誰而難過。為李向前?為她自己?還是為別的什麼人?
  這是人生的心酸。在我們短促而又漫長的一生中,我們在苦苦地尋找人生的幸福。可幸福往往又與我們失之交臂。當我們為此而耗盡寶貴的青春年華,皺紋也悄悄地爬上了眼角的時候,我們或許才能稍稍懂得生活實際上意味著什麼……田潤葉自己也弄不明白,為什麼多年來那個肢體完整的人一直被她排在很遠的地方,而現在她又為什麼自願走近個失去雙腿的人?
  人生就是如此不可解說!
  總之,田潤葉突然間對李向前產生了一種憐愛的情感。她甚至想到她就是他的妻子;在這樣的時候,她要負起一個妻子的責任來!
  真叫人不可思議,一剎那間,我們的潤葉也像換了另外一個人。我們再看不見她初戀時被少女的激情燒紅的臉龐和閃閃發光的眼睛;而失戀後留在她臉上的蒼白和目光中的憂鬱也消失了。現在站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含而不露的成熟的婦女。此刻,我們真不知道該為她惋惜還是該為她欣慰。總之,風暴過去之後,大海是那麼平靜、遙遠、深沉。哦,這大海……
  潤葉迅速拎起一個提兜,走出房間,「啪!」一聲關住門,穿過樓道,進了團地委書記武惠良的辦公室。
  「向前的腿被壓壞了,我要請幾天假到醫院裡去。」她對書記說。
  武惠良坐在椅子裡,驚訝地怔住了。他知道潤葉和丈夫的關係多年來一真名存實亡,現在聽她說這話,急忙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什麼事——這比聽到向前腿鋸掉都要叫人震驚。惠良愣了一下,接著便「騰」地從辦公桌後面站起來。他突然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他又激動又感動地說:「你放心走你的!工作你先不要管,需要多麼天你就儘管去!要是忙不過來,你打個招呼,我和麗麗給你去幫忙……」
  潤葉沉默地點點頭,就從武惠良的辦公室出來,急匆匆地走到大街上。
  她恨快在就近的一個副食商店買了一提兜食品,搭坐公共汽車來到北關的地區醫院。
  在進李向前的病房前,她先在樓道裡站了一會,力圖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啊啊,沒想到這一切發生的這麼快!她現在竟然來看望自己的丈夫了。丈夫?是的,丈夫。她今天才算是承認了這個關係。她的情緒非但平靜不下來,反而更加慌。她甚至靠在走道的牆壁上,不知怎樣才能走進那個房間去。她知道,接下來幾步,將再一次改變她的命運——她又處於自己人生的重大關頭!
  「是否需要重新審視你的行為?」她問自己。
  「不。」她回答自己。
  她於是懷著難以言狀的心情,走進這個病房。
  第一眼瞥見的是那兩條斷腿。
  她沒有過分驚恐她所看到的慘狀——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緊接著,她才把目光移到了他的臉上。他緊閉著眼睛。她想,要麼是睡著了,要麼還昏迷著。
  他臉上瀰漫著痛苦。痛苦中的那張臉有一種她不熟悉的男性的堅毅。頭髮仍然背梳著,額頭顯得寬闊而光亮。使她驚訝的是,她從沒感到李向前會有這麼一張引人注目的臉!
  吊針的玻璃管內,精鹽水靜無聲息地嘀嗒著。此刻這裡沒有護士,一切都靜靜的。她聽見自己的心象鼓聲一般「咚咚」地跳著。
  她走過去,悄悄地坐在病床邊的小凳上。
  突然,她發現他眼角裡滑出了兩顆淚珠!
  他醒著!
  她猶豫了一下,便掏出自己的手帕,把那兩顆淚珠輕輕揩掉。於是,他睜開了眼睛……你奇怪嗎?不要奇怪。我是我。我是來照看你的。我將要守在你的床邊,侍候你,讓你安心養傷。你不要閉住眼睛!你看著我!我希望你能很快明白,我是回到你身邊來了,而且不會再離開……
  當李向前睜開眼睛,看見為他揩淚的不是護士而竟然是潤葉的時候,那神態猛然間變得像受了委屈的孩子重新得到媽媽的撫愛,閉住自己的眼睛只管讓淚水象溪流似的湧淌。這一刻裡,他似乎忘記了一切,包括他失去了的雙腿。他只感到自己象躺在一片輕柔的雲彩裡,悠悠地飄浮著。
  噢,親愛的人!你終於聽見了我心靈的不息的呼喚……潤葉一邊用手帕為他揩淚水,一邊輕聲安慰他說:「不要難過。災難既然發生了,就按發生了來。等傷好了,過幾個月就給你安假肢……」
  這些平常的安慰話在向前聽來,就像天使的聲音。他緊閉雙眼,靜默無語。但他內心卻像狂潮一般翻騰。他直到現在還難以相信,坐在他床邊的就是使他備受折磨,夢寐以求的那個人!
  可這的確是她。
  你感到幸福嗎,他在內心中問自己。
  不!這幸福又有什麼用!他的一切都毀掉了,還有什麼幸福可言!說不定她也是來盡最後的人情義務和一個臨終的人來決別……
  不過,我親愛的人,僅此一點,我也就心滿意足了。你來了,這很好。我多年來為你而付出的沉重代價,你多少已給了我一個補償。在我要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最後那個句號總算比較圓……
  他想起了高中課本上學過的《阿Q正傳》。可憐的阿Q在死之前怎樣費盡心機地也沒把那個圓圈畫圓。他比阿Q強的是,他的「圓圈」總算讓自己滿意了。
  「你一定要把思想放開朗。不要怕,我會盡心照顧你。一直照顧……不久前,行署家屬樓上給咱們分了兩間一套的房子。等你出了院,我就把你接回去……」潤葉仍然在他耳朵邊輕輕地說著。
  這是她說的話嗎?
  是她說的!
  他睜開眼睛,滿含著淚水不相信地看了她一眼。「你現在應該相信我……」她那雙美麗的眼睛真誠地望著他。
  他再一次閉住眼睛。幸福地閉住眼睛。一股溫熱的暖流漫上他的心頭,向週身散佈開來。他無法理解她為什麼在這時候才把那溫暖給予了他。但他已經開始相信,一種他苦苦尋覓的東西似乎真的出現在他的面前……「我已經完了……」他用微弱的聲音悲觀地說。「沒有!只要活著,一切都會重新開始。」她用堅定的聲音說。
  「不,咱們現在可以離婚了……請你原諒我。我是因為……愛你才……這幾年把你也害苦了……可是,你不知道,我為了你……」向前說不下去了,閉住眼抽動著兩片嘴唇,不出聲地哭泣起來。
  澎湃的激流開始猛烈地叩擊田潤葉的心扉。她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子,把自己的額頭在他淚水縱橫的臉頰上貼了貼。她用手輕輕摩挲了一下他又黑又密的頭髮,對他說:「我現在全明白了。從今天起,我準備要和你在一塊生活。你要相信我……」
  背後傳來一聲輕輕的咳嗽。
  潤葉趕忙站起來,回頭看見護士端著小白瓷盤已經走到了房中間。
  在護士為向前換吊針的時候,潤葉問她:「什麼時候可以出院呢?」
  「四個星期傷口就基本癒合了。但出院得到兩個月以後……」
  潤葉默默地點了點頭。
  不一會,李登雲夫婦也來了。
  他們顯然對潤葉的到來大吃一驚!
  潤葉也有些不好意思。她想開口叫一聲「爸爸」或「媽媽」,但由於不習慣,怎麼也開不了口。她就直接對他們說:「以後由我來照看。我已經請過假了。你們年紀大,好好休息,不要經常來。這裡有我哩……」
  李登雲和劉志英立在病床前,簡直反應不過來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們做夢也想不到,在兒子大難臨頭的時候,潤葉竟然來照看他了。人啊……老兩口對這個他們一直所厭惡的兒媳婦,竟不知說什麼是好。但就在這一瞬間,過去的所有敵意都消失了。他們知道,也許只有這個人,才能使兒子有信心重新生活下去。此刻,他們是多麼感激她啊!
  劉志英抹了一把眼淚說:「只要你有這心腸,往後我和他爸一定全力幫助你們……」
  李登雲站在一邊,兩隻眼睛紅紅的,百感交集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第二天早晨。手術後二十四小時。徵得醫生的同意,潤葉開始給向前喂一點流食。她把自己帶來的桔子汁倒在小勺裡,跪在床邊,小心翼翼地送到丈夫的嘴裡。
  向前張開嘴巴,把那一勺勺桔子水——不,甜蜜的愛的甘露,連同自己又苦又澀的淚水,一齊吞嚥了下去……生活啊,生活!你有多少苦難,又有多少甘甜!天空不會永遠陰暗,當烏雲褪盡的時候,藍天上燦爛的陽光就會照亮大地。青草照樣會鮮綠無比,花朵仍然會蓬勃開放。我們祝福普天下所有在感情上經歷千辛萬苦的人們,最後終於能獲得幸福!
  中午的時候,向前他媽來到病房,說什麼也要頂替讓潤葉回去休息一下。潤葉只好依了她的願望,說她下午再來頂替讓婆婆回去休息。
  田潤葉走出醫院來到大街上,感到自己的腳步從來也沒有這樣輕快過。太陽暖洋洋地照耀著街上的行人;行人的臉上都掛著笑容。街道兩邊的梧桐樹綠葉婆娑。在麻雀山下兩條大街交匯的丁字路口,大花壇裡的鮮花開得耀眼奪目。城市和她的心情一樣,充滿了寧靜與爽朗。
  她沒有回機關的辦公室,逕直來到了行署家屬樓上——這裡有不久前分給她的那套房子。這座新蓋起的樓房,只分給結過婚的幹部職工,她當然也就有份了。不過,從房子分下到現在,她只來看過一次,也沒有收拾過,自己仍然住在機關辦公室裡。當時,她對這房子沒有任何興趣——這只能喚起她的一片憂傷之情。人家是分給結過婚的人住,可她雖然算是結婚了。但和單身又有什麼兩樣?
  現在,她突然對這套房子感到很親切。
  她上了三樓,打開房門,然後從對門同事家裡借來掃帚和鐵簸箕,用一條花手帕勉強罩住頭髮,便開始收拾起了房間。
  她一邊仔細地打掃房子,一邊在心裡划算著在什麼地方擱雙人床,什麼地方擱大立櫃……對了,還應該買個電視機。他不能動,有了電視機,可以解個悶。買個十四寸的,但一定要買彩色的——她這幾年積攢的錢足夠買架帶色的電視……
  田潤葉這樣忙碌地收拾著,精心地划算著,倒像是為自己佈置新婚的洞房!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