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四十三章


  一大早,太陽還沒有從東拉河對面的山背後升起的時候,睡夢中的雙水村人聽見後溝道裡傳來一陣機器轟隆隆的響聲。
  這是少安的磚廠又開始了一天的繁忙。
  自雙水村的新強人孫少安用機器制磚那天開始,這聲音就天天震動著這個古老的村莊。
  開始的幾天,全村不論大人還是娃硅,都先後新奇地跑到孫家開辦的「工廠」來參觀。人們圍著那台神秘的制磚機,看著土磚坯象流水似的從傳送帶上源源不斷地運出來的時候,一個個都驚訝得嘴巴張了老大。哈呀,這玩藝兒神了!什麼能人造出這麼好的東西呢?如果每家都有這麼一件機器,那人人都可以發大財!
  當打聽到這傢伙的價錢時,莊稼人才又驚得舌頭在嘴裡彈得崩響。
  後來,人們對少安的「工廠」習已為常了,也就不再來參觀。他媽的,看一回叫人眼紅一回!眼紅人家又頂屁用哩?沒能耐的人還得用雙手在土地上刨挖著吃。
  雙水村搞了責任制以後,一下子平靜了許多。我們知道,這個往日有名的嘈雜村莊,過去經常人喊馬叫的,好像天天都在唱大戲。可是現在,人們單家獨戶種莊稼,各謀各的光景,誰還有心思去管那些閒淡事?再說,也沒什麼相聚的機會。主動去串門?沒功夫!真是不可思議呀,一個村的人,如今甚至幾個月都不見一面!村中各處的「閒話中心」早都自動關閉了;只留下幾個不能出山的老漢聚在公窯外面的官路旁,觀看來往的車輛行人,說他們那些老掉牙的話題。好安靜的雙水村!
  可是,外人並不知曉,實際上村裡每個人的心中從來沒像現在這樣騷亂和喧嘩。
  是呀,新的生活帶來了新的問題、新的矛盾和新的慾望。大多數人肚皮撐圓以後,必然要謀算新的出路和新的發展。由此而產生了許多新的難念的經。至於少數光景日月還不如集體時的家戶,那愁腸和熬煎更是與日俱增——過去有大鍋飯時,誰碗裡的一份也少不了。現在可沒人管羅!你窮?你自己想辦法吧!你不想辦法?那你窮著吧!
  雙水村許多有苦惱的人並不知曉,他們羨慕的能人孫少安,如今也有他自己的苦惱。正像俗話所說:一家不知一家難哪!
  想想也是,孫少安擺開這麼大的戰場,而且想弄出點名堂,那也就少不了他後生的苦惱。是的,他的確為他的事業苦惱——但更苦惱的倒還不僅僅是這些事!
  前幾天從縣城返回村子後,儘管他一如既往緊張地投入到磚廠的忙亂之中,但心情一直感到很沉重。妹妹那雙淚濛濛的眼睛不時浮現在他眼前。他在磚廠一邊幹活,一邊難受地嚥著吐沫。他明白妹妹為什麼不要他的錢。懂事的蘭香心疼他,體諒他,怕秀蓮和他鬧架。唉,幾年前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出現這樣的情況。光景好轉了,可家庭卻四分五裂!但話說回來,他又怎能全部埋怨他的秀蓮呢?
  自進這個家門來,她沒少吃過苦哇!現在,她又熬死累活幫扶他支撐這個大攤場,家裡和磚廠兩頭忙,手上經常裂著血口子……雖然她堅持分了家,但按鄉俗說,對待老人也無可挑剔。平時,這面家裡做點好吃喝,她總想著給那面的三個老人端過去一些。天冷的時候,母親眼睛不好了,她就熬夜把老人們的棉衣棉褲都拆洗的乾乾淨淨。就是他給老人量鹽買油,她也從不說什麼。只是他要把一筆大點數目的錢拿出來給家裡的人,她就有些不高興了——錢是她管著的,分分厘厘的花費都瞞不了她……少安思來想去,覺得分家以後,是他自己對家裡的人沒盡到責任。辦法總應該是有的;但他忙於自己的事,沒有對親人們的處境經心關照過。
  怎麼辦呢?偷著給他們一點零碎錢,也起不了大作用,反而還得和老婆磨牙拌嘴……少安在他的磚廠一邊起勁地幹活,一邊焦慮地思謀著。
  後來,他突然想:最好還是說服少平回來和他一塊辦磚廠!是呀,他掏大錢僱用兩旁世人哩,為什麼讓弟弟流落在外邊賺人家的下眼錢?少平受死受活,一月又能賺多少?如果弟弟回來和他一塊辦這磚廠,他們兩個合夥操持,賺得紅利一分為二,兩家就都能有個大翻身。要是這樣,秀蓮也就無話可說。他相信他能說服妻子。這是一個最根本的解決辦法,而這樣他們實際上又成了一家人!
  好!早應該這樣辦了。
  孫少安想到這裡的時候,停止了幹活,趕忙捲起了一支旱煙棒。他開始深入考慮怎樣實施這個計劃。他越想越興奮。弟弟文化程度高,說不定很快就能獨立操持制磚機,不用再掏大工錢雇這位河南師傅了。弟兄倆一個照料磚廠,一個出去辦「外交」,說不定還能把事幹得更大哩!
  孫少安鼻子口裡噴著煙霧,在制磚機旁吸了一支旱煙卷後,就決定明天條自去黃原找少平。
  少平會不會回來呢?這倒是個問題。
  少安覺得,少平在吃苦方面和他一樣,但另外一些方面和他有很大區別。弟弟腦子裡常有一些怪想法。唉,也許是書念得太多了!
  不過,他想他還是有些把握把弟弟叫回來的。他知道少平在外面也賺不了多少錢。當初他不願意和他一塊辦磚廠,想到外面去闖蕩一番——年輕人嘛,這也是可以理解的。他當年要不是家境無法維持,說不定也要出去闖蕩一回哩。少平闖不出去,自然就會回頭的。至於他遷出的戶口,那好辦,遷回來就是了;雙水村不會把老根紮在家鄉的人拒之門外的。
  孫少安想好以後,決定明天早晨就搭班車走一趟黃原——這也將是他有生以來走得最遠的地方。
  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就把走黃原的事對秀蓮說了。當然他沒說是去找少平。他對妻子撒謊說,有個熟人告訴他,黃原一個下馬單位有台便宜處理的舊電機,他想去看看,行不行一兩天就回來了。他現在不能對妻子說明他的打算。等少平回來了,他再和她商量這件事——反正到時生米做成熟飯,她同意不同意都無濟於事了。
  本來少安想先和父親商量一下,但覺得也沒必要。只要少平願意回來和他一塊干,父親肯定不反對,還會很高興的。他先要說服的只是少平。
  第二天早晨,他換上了秀蓮為他洗乾淨的「外交」制服,便在家門口下面的公路上,舉起莊稼人僵硬的胳膊,揮手擋住了去黃原的班車。
  他有點興奮地踏進車廂,在車窗玻璃前向送行的妻子和兒子招招手,就被汽車拉著向遠方的城市奔馳而去了……下午兩點鐘左右,孫少安到了黃原。
  當他斜背著那個落滿灰土的黑人造革皮包從汽車站走出來的時候,立刻被城市的景象弄得眼花繚亂,頭暈目眩。他連東南西北也搞不清楚了。他抬頭望了望城市上空的太陽,覺得和雙水村的太陽位置都是相反的——太陽朝東邊往下落了?我的天!這就是黃原?這麼大的城?一條街恐怕比雙水村到罐子村都遠吧?
  他現在得打問東關郵政所在什麼地方,他走時就準備先找金俊海父子。少平是攬工的,誰知他在什麼地方。找到俊海父子,就能找見少平——家裡寫信,也都是寄到這裡讓他們轉交的。
  孫少安走到一個掃街道的老頭跟前,先掏出一根紙煙往老頭手裡遞。老頭一驚。少安忙笑著臉問:「老人家,東關郵政所在什麼地方?」他說著,並拿出打火機給老頭點煙。
  老清潔工人受感動——他大概沒碰見過這麼客氣的問路人。
  老頭舉起手裡的掃把,熱心地給他指點了半天——其實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
  少安對這老頭道了謝,就急忙向前面走去。他心裡踏實了下來。
  他剛踏進郵政所的大門,就被照看門房的老頭大聲喝住了。當少安說出他要找的人時,門房老頭告訴他,金俊海父子都出車去了,一兩天內不會回來。
  去他的!這該怎麼辦呢?
  孫少安立在大門口,頭上急得冒出了一層汗珠子。他人生地不熟,到哪裡去打問弟弟的下落?
  他惶惶不安地轉到街道上,立在一個小雜貨門市前,盤算他該怎麼辦。
  他想起了潤葉。除過金波父子,這城裡他認識的人就是潤葉和她二爸了。田福軍是地委書記,說不定門上有站崗的警察,他進不去。潤葉聽說在團地委工作,門上可能沒警察,但他又鼓不起勇氣去找她啊……根據樹木和電線桿投在地上的影子,少安知道時間已經不早了。不論長短,他得先有個落腳的地方。對,趕快去找旅社!要是晚上沒地方住,他就得在這街上蹲一夜了。他看見東關房牆上有許多箭頭,指著一些旅社的去處,他憑在原西縣城的經驗,知道這些旅社都是私人開的。他不敢去住「黑店」,因為他身上裝幾百塊錢呢!萬一叫小偷摸走了,那還了得!聽說城裡賊娃子很多——城裡人錢多,賊娃子當然都往城裡跑;他們村的金富聽說就在黃原做這「生意」。
  他決定去住國營旅社。他對公家單位有一種傳統的信任感,覺得那裡面要安全一些。他要時刻留心自己身上的錢。因為第一回出遠門,他實在估摸不來花費,就多帶了一些錢。另外,他不知弟弟已經犧惶成個啥了,準備隨時幫助他解決困難。
  孫少安背著黑人造革皮包,穿過東關擁擠的人群,到了黃原河老橋,便向對岸的大街道上走去。他一路留心著看門牌上的字,尋找住宿的旅社。他肯定公家的旅社都在大街上。
  接連問了幾家旅社,都已經客滿了。孫少安這才有點緊張起來。啊呀,大地方的確不是土包子來的,有錢連個住處也找不到!
  孫少安驚惶失措地從黃原街上走過來,一直都快到北關,還沒找到個住的地方。
  他無意中瞥見了「黃原賓館」的牌子。他知道這是個高級地方,不知道老百姓能不能住?
  因為再沒有其它辦法,少安就冒出個頗有氣魄的念頭:乾脆到「黃原賓館」去碰碰運氣!
  他於是鼓足勇氣,心「咚咚」地跳彈著,走進了這個富麗堂皇的「宮殿」。
  孫少安運氣不錯!「黃原賓館」最近會議不多,接待零散客人。
  「我住旅社……」他膽怯地走到登記室的櫃台前,結結巴巴對裡面一位「辦公」的姑娘說。
  「旅社」二字顯然使搞登記的姑娘好奇地抬起頭來,瞟了他一眼。
  那姑娘問:「幾個人?」
  「就我一個。」少安陪著笑臉說。
  姑娘一邊開票,一邊說:「證件。」
  「證件?」少安吃驚地問。
  那姑娘抬起頭來,停止了開票,說:「你是哪兒的?什麼單位?」
  「我是個農民,來這裡找我弟弟,因此沒證……件。」他老老實實說。
  這姑娘看出他不是撒謊,又問:「那你帶著介紹信嗎?」
  去他的!走時都忘記在田海民那裡開個介紹信了。他只好又照實說:「我走得忙,忘記在隊裡開介紹信了。」「按規定,沒介紹信我們不能讓你住。」那姑娘把筆擱在了一邊。
  「啊呀,好同志哩!我這是初出遠門,人生地不熟,一條街走過來也沒找下個住處,你就行行好,讓我住一晚上……」少安可憐巴巴地央求這位搞登記的姑娘。
  那姑娘看他這麼懇切,猶豫了一下,就把票開了,說:「那你明天得另找地方去住。交十八元錢。」
  我的天!住一晚上就得十八塊?
  如果原來知道貴得這麼驚人,那他寧願在街上蹲一夜也不來這裡!
  但現在他不好再退縮了。人家「破例」讓你住,你再不識抬舉,那就不像話了。
  去他的!男子漢大丈夫,不能說熊話,十八塊就十八塊!
  少安於是很有氣魄地解開外衣,從貼身襯衣的口袋上取下別著的領針,掏出兩張硬錚錚的「大團結」,遞給了開票的姑娘。
  辦完手續後,他根據發票上的房號,上了中樓第三層。
  服務員把票據和他本人反覆打量了半天,才把他引到了房間裡。
  少安進得房間來,驚訝住了。哈呀,這麼闊的房子啊?地上鋪著栽絨毯,一張雙人軟床,雪白的被褥都有點晃眼;桌子上還擱架電視機……嘿,花這十八塊錢也找得來!
  他把黑人革皮包擱在牆角的地毯上,新奇地又把這房間細細察看了一番。當他推開過道裡一個小門時,發現還有一間小房——嘿,這是澡堂子嘛!還帶廁所著哩!他立刻激動地走進去,把搪瓷澡盆的水龍頭擰了一下。突然,不知從什麼地方噴出一股水,澆了他一頭,也嚇了他一跳。
  他慢慢才弄明白,一個帶噴頭的軟金屬管一頭連著水龍頭,一頭架在半牆上。哈呀,這澡堂子既可以躺到盆子裡去洗,又能淋浴,先進透頂了!
  孫少安拿乾毛巾把濕頭髮擦了擦,就從「澡堂子」裡退了出來。
  他現在才又發愁地想,他到什麼地方去找他弟弟。無論如何,今晚上就應該找到少平。否則,明天人家就不讓在這裡住了,他還得為自己的住處熬煎。再說,這地方房費太貴,人家讓住也不敢再住,只敢湊合這一晚上。
  他走到窗戶前,兩隻手托在窗台上,焦慮地望著外面。天臨近暮黑了,遠遠近近亮起了星星點點的燈火。
  他猛然記起了田福軍的女兒曉霞。他聽少平說過,她在黃原師專上學,他們之間也有來往。她或許能知道少平在什麼地方吧?
  對,找這個田曉霞去!
  孫少安立刻調轉身,把牆角的黑人造革皮包提過去,壓在被子底下,然後就匆匆地出了房門。
  他在街道上打問了黃原師專的去處,就一直向北關那裡走去——他忘記了他到現在還沒有吃晚飯呢……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