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十章


  孫玉厚老兩口起床後剛倒罷尿盆,看見他們的外孫女貓蛋突然推門進來了。孩子的兩個小臉蛋凍得通紅,一見他們就哭。
  老兩口看娃娃這麼早一個人跑到這裡來,慌得手忙腳亂,趕緊把她抱到熱炕上,問她家裡出了什麼事?
  貓蛋一邊哭,一邊斷斷續續給外爺外婆說。老兩口半天才弄清楚,不成器的王滿銀帶回來個外路女人、逼得蘭花今早上出了家門,不知到什麼地方去了。這聰敏的外孫女已經懂些事,就一個人跑出來找他們。
  孫玉厚牙關子咬得格巴巴價響。他想抽鍋煙,兩隻手抖得擦不著火柴。少安媽淌著眼淚問外孫女:「那你媽到什麼地方去了?」
  貓蛋哭得更傷心了,說:「我醒來就不見媽媽,問我爸爸,他說我媽死了……」
  「王八羔子!」孫玉厚狠狠向腳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對老伴說:「你先給娃娃弄點熱乎飯,叫我找少安去!」孫玉厚說著就急忙出了門。
  老漢踩著凍得硬梆梆的土地,筒著手匆匆地往少安的新家那裡走,一路上嘴裡不乾不淨罵著他的不要臉女婿。他真想抄起殺豬刀子,跑到罐子村親手捅了那個王八蛋……但他沒臉進罐子村啊!他只能讓大兒子去收拾這局面。他現在最擔心的是,女兒會不會想不開,已經跑到什麼地方去尋了短見?
  少安夫婦也剛起床。孫玉厚一進門,就把事態對兒子說明了。
  孫少安一聽這事,憤怒使他的臉漲得通紅。他對父親說:「我這就到罐子村去!」
  正在燒洗臉水的秀蓮怔了怔,對丈夫說:「你不是說好今天去縣城買制磚機嗎?」
  「買個屁!」少安惱怒地對妻子罵道。他生氣秀蓮這個時候還提這事。
  秀蓮一看丈夫的臉色,嚇得再不敢言傳了。
  父子倆即刻出了門。
  當他們走到公路上時,突然看見遠處有一個娃娃正向這裡跑來……他們很快認出這是狗蛋。
  兩個人急忙跑著迎前去。
  孫玉厚敞開老羊皮襖,一把將小外孫摟進懷裡,問:「你媽哩?」
  「媽媽在路上站著哩,過一陣就來呀。」狗蛋嘴裡噙著一塊奶糖,並且還從身上掏出一塊,往爺爺嘴巴裡塞,說:「阿姨給的!」孫玉厚氣得把那塊糖扔在了地上。狗蛋不知外爺生什麼氣,一下子哭開了。
  少安對父親說:「你們回家去,讓我到罐子村去看看!」
  孫少安撩開兩條長腿,心急火燎向罐子村趕去,不多一會,頭上就熱氣大冒。
  從縣上參加罷「誇富」會回來,孫少安就雄心勃勃地開始籌辦上磚瓦廠。短短十來天,事情已經有了眉目。他放開膽量在公社信用社貸了七千元款,並且雇好一個可以操作制磚機的河南師傅。他原來準備今天到縣城邊一個停辦的磚瓦廠買一台300型制磚機,然後就要進行一番大鋪排呀。另外,除過憨牛,村裡還有幾個人也願意來為他幹活。這些天,他一直在村裡,石圪節和原西縣城奔波,緊張得如同打仗一般……他萬萬沒有想到,在這個當口,他姐夫幹下這麼個混帳事!
  他把他姐夫恨得咬牙切齒!他想起姐姐的苦情就忍不住淚水盈眶。命運對人太不公平了,為什麼姐姐這麼好心腸的人、偏偏就碰上這麼個男人呢?唉,當年他真不該勸說父親答應這門親事……
  孫少安一路走,一路朝前面的公路上張望,看姐姐是不是走過來了。只要姐姐平安無事,他想他有辦法收拾王滿銀和那個女人。
  孫少安一直走到罐子村村頭,還沒見蘭花的蹤影。
  他一下子緊張起來。狗蛋不是說他媽過一陣就到雙水村來嗎?她到什麼地方去了?
  少安當然不會知道,他姐此刻就在公路一面不遠處的河灣裡,閉住眼等死。
  少安像一個紅了眼的兇徒一般,闖進了姐姐的家門。
  他進門後,發現姐姐不在家,王滿銀正和一個卷頭髮的女人吃麵條。兩人顯然被他的凶相唬住了,端著碗立在地上,驚恐地看著他。
  少安問王滿銀:「我姐呢?」
  「不曉得到哪裡去了……」王滿銀瞪著眼說。
  少安走前去,一拳打在王滿銀的臉上。一聲慘叫,王滿銀鼻子口裡血大淌;手裡的碗也被打飛了,麵條象蟲子一般撒了一身。
  「南洋女人」一看事情不妙,把碗往炕上一摜,提起那個提包正準備奪門而出,少安眼疾手快,一把扯住她的頭髮,在那張黑瘦的臉上接連扇了幾記耳光;那女人殺豬般尖叫著,拚命掙脫開來,大撒腿跑了。少安立刻又調過身,一腳把王滿銀踢倒在地上。王滿銀鼻子口裡流著血,趴在地上抱住頭就是個嚎叫。
  怒氣沖沖的孫少安旋風般出了門,開始在罐子村四下裡跑著,打問他姐姐的下落。
  罐子村的人先後都知道了王滿銀家發生了什麼事,又一次紛紛向這個破牆爛院湧來,有些人圍住少安,向他提供「情況」。有一個老漢說,他清早在對面土坪上拾狗糞,曾看見蘭花從公路上下來,到河灣裡去了。
  少安就很快和村裡的一些人,沿著東拉河邊,分別去尋找失蹤的蘭花。
  人們很快發現了坐在水井邊的蘭花。
  少安心疼地把臉色蒼白的姐姐拉起來,說:「你坐在這兒幹啥哩!」
  蘭花一見弟弟,放聲大哭開了,說:「我吃了老鼠藥……」
  孫少安大驚失色。他淚水模糊地拉住姐姐的手喊叫說:「你真糊塗啊!你快說!吃了多長時間了?」
  「好一陣了……」
  「肚子疼不疼?」
  「不疼,就是噁心……」
  「快去醫院!」
  少安拉起姐姐的兩條胳膊,將她背在脊背上,跑著躥上了公路。
  他把姐姐放在路邊,自己八叉開雙腿,像個強盜似地立在公路中央,準備硬行攔截從米家鎮方向開過來的汽車。
  當一輛卡車按著刺耳的喇叭開過來的時候,立在公路中央的孫少安拚命向司機招手。
  汽車在離他幾米遠的地方停住了。司機的腦袋幾乎撞在了擋風玻璃上;他臉色煞白跳出駕駛樓,二話沒說就伸出手打了孫少安一記耳光,喝罵道:「你找死呀?」剛打了別人耳光的少安挨了一記耳光後,仍然站著沒動,他眼裡噙著淚水,指了指旁邊的蘭花對這位怒氣沖沖的司機說:「我姐姐剛吃了老鼠藥,求求師傅把我們捎到石圪節……」
  司機的臉色緩和下來——原來是這!他揮揮手,讓少安趕快上車。
  少安把姐姐扶進駕駛樓,汽車便飛一般向石圪節跑去。司機有點不好意思地對少安說:「剛才實在對不起……」少安下意識地摸了摸火辣辣的臉頰,說:「這沒什麼!我們還要感謝師傅呢!」
  這位打了人的師傅看來心腸不錯,飛快地把汽車開到石圪節,並且繞路把少安姐弟倆一直送到公社醫院的大門口。
  少安來不及對司機說句感謝話,就引著姐姐趕快向急診室跑去……
  此時,在罐子村蘭花家裡,王滿銀已經從地上掙扎著爬起來。他在水甕裡舀了兩馬勺涼水,把滿臉血跡洗掉;又拿笤帚把身上的麵條歸乾淨。他在牆上的破鏡子裡照了照自己的尊容,左臉腫得像個發麵饃,院子裡看熱鬧的大人都四散走了,留下一些娃娃嬉笑著擠在門口看他的狼狽相。
  但王滿銀現在還顧不上疼痛,只是懊喪妻弟把他的財神爺打跑了!
  自從在省城火車站結識了「南洋」來的乾姐後,王滿銀一下子覺得自己時來運轉。他帶著這女人,在黃原自由市場上偷偷摸摸出售香港產的玩具手錶,賺了好幾百塊錢。兩個生意人馬上也「麻糊」在了一起。他們白天轉著賣表,晚上在東關私人開的旅館裡包一間房子,一個被窩裡摟著睡覺。真他媽的,這日子過得比神仙都暢快!
  在一塊睡覺的時候,乾姐才告訴他,這手錶原價一隻才幾元錢!王滿銀吃驚之餘心想,天下哪兒還有這麼好的生意呢?兩個人於是商量,這些表賣完後,他們一塊到廣州再多弄一些,然後返回來到山區的小縣鎮去出售。
  可是沒想到有些買了表的人很快發現了表芯是塑料的,開始查問這表的來源。
  王滿銀慌了,趕緊引著這女人離開黃原,想回家躲避幾天後,再到內蒙古的草地裡去出售剩下的半提包假表……唉,本來一切都順利著哩!都怪自己昨天晚上不安生,露了蹄爪。事情也真他媽的怪!以前他老婆要是打起鼾,炸彈也炸不醒——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靈動?
  王滿銀手指頭戳著破鏡子裡他自己的腫臉說:「都怪你這傢伙!」
  這個挨了打的二流子正準備再吃點什麼東西,突然有人跑來對他說,蘭花吞了老鼠藥,已經被拉到石圪節醫院去了。
  王滿銀頓時嚇呆。他沒想到事情鬧了這麼大。媽呀,這是人命事!
  他這時才驚恐地想:要是老婆死了怎麼辦?老婆一死,他說不定也要坐禁閉,那貓蛋和狗蛋就沒爹媽了!
  王滿銀兩眼一閉,咧開嘴乾嚎了一聲,連門也沒鎖,就撒開腿往石圪節跑。他一路跑,一路想起兩個娃娃也不知到什麼地方去了——是不是都跟他媽喝了老鼠藥?
  王滿銀由於緊張,跑得又太猛,半路上腿抽了筋。他就坐在公路上,脫下鞋,喊叫著用手把腳上的老拇指頭掰了半大,才又起身繼續跑。
  他終於一瘸一拐闖進了石圪節公社醫院。
  他推開急診室的門,見幾個醫生正給他老婆診斷。少安見他過來象仇人一樣惡狠狠瞪了他一眼。
  王滿銀顧不了多少,撲在床前,見他老婆還活著,就趕緊問她:「你吃了哪裡的老鼠藥?」
  所有的醫生都扭過頭看這個鼻青臉腫的人,不知他是幹什麼的。
  王滿銀不管這些,只管問老婆「你快說嘛!吃了哪裡的老鼠藥?」
  蘭花微微合著眼,說:「吃了咱家裡的。」
  醫生們現在才知道這傢伙是病人的丈夫。
  「是你買的老鼠藥?」王滿銀急著追問蘭花。
  「就是你那年剩下的……」蘭花回答。
  「那你吃的是紅紙包還是綠紙包?」
  「綠紙包……」
  「都是綠的?」
  「都是綠的」
  「嗨呀!」王滿銀一下子跳起來,高興得連喊帶笑,對醫生們說:「不要緊!她吃的是假老鼠藥!」
  所有的人都瞪住了眼睛。
  王滿銀得意地把頭一拐,說:「紅紙包的都是真藥,綠紙包的都是假的!」
  的確是這樣,當他從河南人手裡買了老鼠藥後,自己又用灰土造了些假的。為了區別真假,他造的「藥」都拿綠紙包起來;準備真藥給周圍的熟人賣,假藥給外面的生人賣——結果真藥還沒販賣完,他就被拉到雙水村「勞教」去了……醫生們不管王滿銀說什麼,繼續給蘭花做診斷。當然,最後的結論是她確實沒有中毒。
  這下連蘭花也笑了。笑了一下後,又哭開了——她為自己還活著而高興地哭泣。
  王滿銀嘴一咧,也哭開了。
  少安跟著醫生出了房間,去交診斷手續費。
  不一會,蘭花就「出院」了。
  王滿銀這會倒又成了個人,對妻弟說:「你忙你的去!我和你姐相跟著慢慢回家呀!」
  蘭花問大弟:「貓蛋和狗蛋哩?」
  都在我們那裡。先讓他們住著……」
  少安一看姐姐沒什麼事,也就放心了,說:「那你先回去,我去對面等米家鎮過來的班車,到原西城辦點事……」於是,孫少安到石圪節對面的公路上等車去縣城辦事,王滿銀就和蘭花起身回罐子村。
  剛上路,蘭花頭一句話就問:「那個女人哩?」王滿銀臉上的青疙瘩都發紅了,說:「叫少安打跑了……」
  蘭花也不怕路上的人看見,一頭撲在她的二流子丈夫的懷裡,哭著說:「再不許你把那女妖精引回咱們家!」王滿銀胸脯一挺,保證說:「再不啦!」
  蘭花哭著用兩隻拳頭在他胸脯上狠狠捶了幾下,直把王滿銀打得倒退了幾步——這既是恨又是愛啊!沒有辦法,不論發生了什麼事,這個人還是她的男人,也是孩子們的父親!王滿銀現在變得老實起來,他像一隻做錯了事的小狗,恭順地跟著妻子回了家。
  回到家裡,蘭花看見丈夫臉腫得快把眼睛都遮住了,便又心疼起他來。她自己不顧傷心和飢餓,先點火燒了點熱水,拿毛巾給丈夫敷在臉上……第二天,蘭花又去雙水村把貓蛋和狗蛋接回家來,當然,滿銀可沒敢跟妻子上丈人家的門。
  貓蛋和狗蛋回家以後,王滿銀也就把那場風波拋在了腦後。父愛漸漸在他心裡復活。他接連幾天沒有出門,盤腿坐在爛席片土炕上,繪聲繪色地給兒女講述外面世界的各種見聞;兩個孩子親熱而崇拜地圍在他身邊,聽得都入了迷。蘭花在鍋台上忙著給他們做飯,時不時淚眼朦朧地瞥一眼炕上擠成一堆的父子三人。這個女人從來沒有感到過像現在這樣幸福啊!
  石圪節遇集的時候,王滿銀想起自己賣假手錶還賺了不少錢,就引著貓蛋和狗蛋趕了一回集。在集上他見啥給兒女買著吃啥。他給孩子們一人買了一身新衣服;又給貓蛋買了一個書包和一條紅領巾,給狗蛋買了一支手槍和一個警察帽。最後他還破天荒給妻子扯了一身的確涼衣裳……哈呀,逛鬼王滿銀一下子變得這麼規矩,就好像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但沒過幾天,這個二流子舊病復發,逛性勃起;他屁股一拍,把老婆孩子丟下,又跑外面浪蕩去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