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二十八章


  每年臘月,在臨近春節的十幾天裡,蘭花和她的兩個孩子,總是懷著一種激動的心情,期待著久離家門的王滿銀從外面歸來。
  外出逛世界的王滿銀,一年之中很少踏進家門。但他像任何一個中國人一樣,每年春節還是要回家來過年的。當然,過罷春節不久,他屁股一拍,就又四方雲遊去了。他在外面算是做生意;至於生意賠了還是賺了,沒有多少人知道。東拉河一條溝裡的幾個村莊,這王滿銀倒也算個人物;對於一輩子安身立命於土地的農民來說,敢出去逛門外的人都屬於有能耐的傢伙。
  不論怎樣,這個逛鬼總還有點人味,每年春節回來,也知道給兩個孩子買身衣裳,或給他們帶點外面的新鮮玩藝。對於孩子來說,父親永遠是父親;他們想念他,熱愛他,盼望他回到他們身邊。貓蛋和狗蛋天天等著過年。人家的孩子盼過年是為了吃好的,穿好的,為了紅火熱鬧。他們盼過年還有另外的想往——那就是能和自己的父親一塊呆幾天。這對缺乏父愛的孩子來說,比吃好穿好和紅火熱鬧更重要。
  孩子們也漸漸明白,最苦的要數母親了。父親一年不在家,母親既忙家裡的事,還要到山裡去耕種。在通常的情況下,她既是他們的母親,又是他們的父親。尤其是夜晚,當黑暗吞沒了世界的時候,他們睡在土炕上,總有一種莫名的恐懼。他們多麼希望父親能睡在身邊——這樣,他們就是做個夢,心裡也是踏實的。他們現在只能像小鳥一樣,依偎在母親的翅膀下。他們已懂得心疼母親,總想讓她因為他們而高興。貓蛋已經十歲,在罐子村小學上二年級。她長得像她姨姨蘭香一樣標緻。母親原來不準備讓她上學,因為家裡缺少幫手,她已經可以給大人尋長遞短。尤其是責任制一開始,許多上學的孩子都回家來了,說明上學在農村已不時尚。是呀,上幾年學還不是回來勞動?她二舅都讀完了高中,現在也不得不到黃原去打短工。是大舅硬勸說她母親讓她上學的。貓蛋上了學,就知道要當個好學生,她上課為了讓老師表揚,坐得端端正正,把腰板都挺疼了,因此剛入學四個月,就戴上了紅領巾,母親高興得給她吃了三顆煮雞蛋。弟弟狗蛋已經八歲,還沒有去上學,整天跟媽媽到山裡拾柴打豬草,已經擔負起了男子漢的責任!老天爺總是長眼睛的,它能看見人世間的苦難,讓這兩個孩子給不幸的母親帶來莫大的安慰……
  可是,作為一個女人,蘭花的日子過得多麼淒涼呀!除過擔當父親和母親的雙重責任,家裡山裡辛勤操勞外,她一年中得不到多少男人的撫愛。她三十來歲,正是身強體壯之時,渴望著男人的摟抱和親熱。但該死的男人把她一個人丟在家,讓她活受罪。尤其是春暖花開的時候,在溫熱的春夜裡,她光身子躺在土炕上,牙齒痛苦地咬嚼著被角,翻過身調過身無法入睡……在山裡勞動,看著花間草叢中成雙成對的蝴蝶,她總要怔怔地發半天呆。她羨慕它們。唉,死滿銀呀,你哪怕什麼活也不幹,只要整天在家裡就好了。我能吃下苦,讓我來侍候你,只要咱們晚上能睡在一個被筒裡……罐子村的男人們都知道蘭花活受罪。有幾個不安生的後生,就企圖填補王滿銀留下的「空缺」。他們有時候尋找著幫她幹點活;或者瞅機會到她家來串門,沒話尋話地和她胡扯。在山裡勞動時,她常能聽見不遠處溝阪上傳來那種酸溜溜的挑逗人的信天游——
  人家都是一對對,孤零零撂下你乾妹妹。親親!
  捲心白菜起黃苔,心上的疙瘩誰給妹妹解?親親!
  打碗碗花兒就地地開,你把你的白臉調過來。親親!
  白格生生臉臉彎格溜溜眉,你是哥哥的心錘錘。親親!
  滿天星星只有一顆明,前後莊就挑下你一個人。親親!
  干石板上的苦菜盼雨淋,你給哥哥半夜裡留下個門,親親……蘭花聽著酸歌,常常臊得滿臉通紅,她真想破口罵這些騷情小子,但人家又沒說明是給她唱的,她憑什麼罵人家呢?
  但是,也有人真的在半夜來敲她的門。這時候她就不客氣了。為了不吵醒孩子,她穿好衣服溜下炕,走到門背後,把這些來敲門的男人罵得狗血噴頭。罐子村想來這裡「借光」的人先後都對她死了心。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傳統觀念,使這個沒文化的農村婦女對那個二流子男人保持著不二忠貞。只要他沒死,她就會等待他回來。她在一年中漫長的日月裡,辛勞著,忍耐著。似乎就是為了在春節前後和丈夫在一塊住幾天。幾天的親熱,也就使她忘記了一年的苦難。她愛這個二流子還像當初一樣深切。歸根結底,這是她的丈夫,也是貓蛋和狗蛋的父親呀!
  今年和往年一樣一進入臘月,母子三人就開始急切地等待他們的親人歸來。在老父親和少安的幫助下,蘭花今年在地裡收回不少糧食,看來下一年裡不會再餓肚子。臘月中旬,她就做上了年飯,要讓一家人過個好年。孩子們不時念叨著父親;她興奮得碾米磨面忙個不停……可是一直到快要過春節了,王滿銀還沒有回來。兩個孩子天天到村中的公路邊,等待從黃原那裡開過來的長途汽車,每當有車在路邊停下,貓蛋和狗蛋就發瘋似地跑過去,看是不是父親回來了。結果一次次都失望地看著汽車向米家鎮那裡開走。車上下來的都是別人家的父親——村裡所有在門外的人都回家過春節,唯獨他們的父親沒有回來。
  大年三十那天,蘭花默默地作好了四個人的年飯,然後懷著最後一線希望,手拉著兩個可憐的孩子從家裡出來,立在公路邊上,等待從黃原開過來的班車。
  村中已經響起了一片爆竹聲,到處都飄散著年茶飯的香味;所有的孩子們都穿上了新衣服,嗷嗷喊叫著沉浸在節日的歡樂中。
  清冷的寒風中,蘭花母子三人相偎著站在公路邊上,焦灼地向遠方張望。
  黃原的班車終於開過來了!
  但車沒有在罐子村停,颳風一般向米家鎮方向開了過去,車裡面看來沒坐幾個人——除非萬不得已,誰願意大年三十才回家呢?
  汽車走了,只留下一條空蕩蕩的路和路邊上三個孤零零的人。
  貓蛋和狗蛋幾乎一齊「哇」地哭出了聲。蘭花儘管被生活操磨得有點麻木,但此刻也忍不住傷心,淚水在那張飽經憂患的臉上淌著。她只好哄兒女說:「甭哭了,咱們到你外爺爺家去過年……
  蘭花拉著兩個孩子回到家裡,把做好的年茶飯用籠布一包,然後鎖住門,母子三人就去了雙水村……蘭花和孩子門怎能想到,大年三十那天,王滿銀還躑躅在省城火車站的候車室裡。他身上的錢只夠吃幾碗麵條,甭說回家,連到黃原的一張汽車票都買不起。
  這位生意人通常作不起大買賣。因為沒有本錢,他一般只倒販一點豬毛豬鬃或幾張羊皮,賺兩個錢,自己混個嘴油肚圓就心滿意足了。在很多情況下,他像一個流浪漢,往返流落在省城和黃原之間的交通上;這條線上的大小城鎮都不止一次留下了這個二流子的足跡。他也認識不少類似他這樣的狐朋狗友;有時候嘴巴免不了要吊起來,就在這些同類中混著吃喝點什麼。當然,他也得隨時準備款待嘴巴吊起來的朋友。他從沒想到過要改變他的這種生活方式。浪蕩的品質似乎都滲進了他的血液。有時候,他記起自己還有老婆孩子,心裡忍不住毛亂一陣。但二兩劣等燒酒下肚,一切就又會忘得一乾二淨,繼續無憂無慮地往返於省城和黃原的大小城鎮,做他的無本生意。
  入冬以後,生意更難做了。政策一活,大量的農民利用農閒時節,紛紛做起了各種小買賣,使得像王滿銀這樣的專業生意人陷入困境之中。
  眼看走投無路,身上的幾個錢也快吃光的時候,他突然聽說上海的木耳價錢很貴,一斤能賣二十多元。這「信息」使王滿銀萌發了到上海販賣一回木耳的念頭。本地木耳收價每斤才十來元,可以淨賺十多元呢。好生意!
  可是想想他身上剩了四五十塊錢,只能買幾斤木耳,跑一回上海實在划不來。他只好望「海」而興歎。
  但天無絕人之路。這一天,他在黃原和省城之間的銅城火車站碰見他丈人村裡的金富。他和金富在這一線的各種車站常常不期而遇。王滿銀明白金富是幹什麼行當的,知道他身上有錢。他於是就低聲下氣開口向這個小偷借販木耳的錢。「得多少?」金富很有氣派地問。
  「有個五百……來塊就行。」
  「那太多了!我只有一百來塊。」
  「也行!」
  這位小偷慷慨解囊,給王滿銀借了一百塊錢。金富有金富的想法。他知道王滿銀的妻弟孫少安是雙水村的一條好漢,和他爸他二爸的關係也不錯。和一個鄉鄰總比惹一個強。再說,二流子王滿銀還不起帳,他將來也有個討債處——據說少安家現在發達起來了。
  王滿銀拿了金富的一百塊錢,很快托一位生意人朋友買好木耳,就立刻坐車去了上海。他是第一次到這麼遠的地方做生意,除不心怯,情緒反倒十分張狂,似乎想像中的錢已經捏在手裡了。
  到上海後,他一下子傻了眼。這裡木耳價並沒有「信息」傳播得那麼高,每斤在自由市場上只能賣十四六元。他又沒拿自產證,一下火車就被沒收了,公家每斤只給開了十三元錢。媽的,這可屙下了!
  王滿銀碰了一鼻子灰,只好倉惶逃出了這個冷酷的城市。
  他從上海返回省城時,像神差鬼使似地,碰巧又在火車站遇見了金富。他只好給小偷還了一百塊債,身上的錢也就所剩無幾了。連原來帶的幾十塊錢,也大部分貼進了這趟倒霉的生意中。
  金富當時念老鄉的可憐,引他在街上吃了一頓飯,然後又把他帶到自己住的一個私人開的旅店裡。
  兩手空空的王滿銀跟著這位小偷走進一間陰暗的小房子。
  金富拉過一條枕巾把皮鞋擦了擦,然後在洗臉盆裡撒了泡尿,對王滿銀說:「你做那屁生意能賺幾個錢?你乾脆跟我學幾手,票子有的是!」
  王滿銀畏懼地笑笑,說:「我怕學不會……」
  「只要下苦功,就能學會!看,先練這!」金富說著,便伸開兩隻手,將突出的中指和食指連續向磚牆上狠狠戳去。他一邊示範,一邊對王滿銀說:「每天清早起來,在吃飯和撒尿之前,練五百下。一直練到伸出手時,中指和食指都一般齊,這樣夾錢就不會拖泥帶水。另外,弄一袋豆子,每天兩隻手反覆在豆子中插進插出幾百下。這些都是基本功。最後才練最難的;在開水裡放上一個薄肥皂片,兩個指頭下去,練著把這肥皂片夾出來。因為水燙,你速度自然就快了;肥皂片在水裡又光又滑,你能夾出來,就說明你的功夫到家了……」
  王滿銀坐在床邊上,聽得目瞪口呆。他絕對吃不了這苦,也沒這個心膽。他搖搖頭說:「我怕沒本事吃這碗飯……」
  金富一看王滿銀對此道不感興趣,也就對王滿銀不感興趣了,說:「我下午就走呀,馬上得結房費!
  這等於下了逐客令。王滿銀只好離開這個賊窩子,重新來到省城的大街上。
  眼看就要過春節了,王滿銀這會兒心裡倒怪不是滋味。往年他總要年前的十來天趕回家裡;而且身上也有一點錢,可以給兩個孩子買點禮物。孩子是自己的親骨血,他在心裡也親他們,只不過一年中大部分時間記不得他們的存在。只有春節,他才意識到自己是個父親。
  可是現在,別說給孩子買點什麼,連他自己也沒錢回家了。
  王滿銀在省城的街道上毫無目的地遛達。他也坐不起公共車,在寒風中縮著脖子,從這條街逛到那條街,一直逛到兩隻腳又疼又麻才返回到火車站的候車室——他臨時歇腳的地方。
  因為臨近春節,候車室一天到晚擠得水洩不通。他要等好長時間,才能搶到一個空座位,而且一坐下屁股就不敢離椅子,否則很快就被別人搶佔了。
  他就這樣在省城一直滯留到春節。他一天只敢到自由市場買幾個饅頭充飢。有時候,他也白著臉和一位賣菜的農民死纏賴磨,用一分錢買兩根大蔥,就著饅頭吃,算是改善一下伙食。
  大年三十夜晚,火車站的候車室一下子清靜下來。除過少數像他這樣的人外,只有不多一些實在走不了的旅客。
  這一晚倒好!市委書記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親自推著煮好的餃子,來到候車室慰問旅客,王滿銀高興地從市委書記手裡接過一盤熱騰騰的大肉水餃——在市委書記給他遞餃子時,還有一群記者圍著照相,閃光燈晃得他連眼睛也睜不開(他並不知道,他和市委書記的這張照片登在了第二天晚報的頭版上)。
  這會兒,王滿銀不管三七二十一,喜得咧開嘴巴,端了一大盤餃子回到一個角落裡,狼吞虎嚥地吃起來。
  過了一會,他才發現他旁邊有位婦女,也端一盤餃子在飛快地吃。這女人吃餃子時,還把自己的一個大提包別在胳膊上。王滿銀心想,她大概把他看成個小偷了。哼,我才不是那號人呢!
  這婦女竟然搭訕著和他拉起話來。口音一聽就是外路人!王滿銀老半天才弄明白,這位婦女是個生意人,是從廣東來的。
  同行遇同行,倒使兩個人很快成了知音。這婦女告訴他,她提包裡裝的是電子手錶——說著便拿出來一隻讓王滿銀看。
  「一隻賣多少錢?」滿銀驚訝這婦女帶這麼多手錶,看來是個大富翁——他想文化革命樣板戲《紅色娘子軍》裡有個洪常青,說是南洋來的大富翁……嗯,這女人大概也是從南洋來的!
  「南洋女人」告訴他,一隻手錶賣二十元。
  「才二十元?」王滿銀頓時驚訝得張開嘴巴,連餃子也忘記吃了。他對「南洋女人」說:「要是在我們那裡,一隻起碼能賣一百多塊錢!」
  現在「南洋女人」又驚訝得張開了嘴巴,她說:「只要一隻能賣五十塊,給我抽二十塊紅利!」
  王滿銀本來沒有光氣的眼睛一亮,把盤子推到旁邊,說:「可惜我身上沒錢,要麼我一下都買啦!唉,我的錢……讓小偷偷了,現在連路費也沒有。你要願意,干跪跟我到黃原去,肯定能賣大價錢!」
  「一隻能賣五十元嗎?」那女人兩隻眼睛也閃閃發光了。「六十元都能賣出去哩!」
  「能賣五十元就行了。」
  「為什麼?」
  「這表是香港走私來的,是玩具表,裡面都是塑料芯……」
  那女人沖王銀滿詭詐地笑了笑。
  王銀滿又瞪住了眼。他問:「那能走多長時間?」「最長大概半年吧……」
  「不怕!半年以後誰能找見賣表的人?你願意,明天就跟我走!不過,你得先給我買一張到黃原的汽車票!」這女人立刻表示同意。
  這真是狗屎到頭上了——交了好運!王銀滿來了神,興致勃勃地說:「雖然你是個女的,咱們也就算是拜識了,我就稱呼你是乾姐!」
  「乾姐?」「南洋女人」一時明白不了。
  王銀滿解釋了半天,那女人就樂意認了這個「非常關係」。
  於是,大年初一,王銀滿帶著他新結識的夥伴,坐汽車回到了黃原。然後這「乾姐弟」倆就在東關的自由市場上,以每隻六十五元的價格,開始出售這批香港產的塑料芯玩具手錶……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