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四章


  黃原地委書記苗凱同志到省城後,沒有能立即進醫院。省人民醫院的高干病房一時騰不出床位來,需要他等候幾天。他於是就住在省城的黃原辦事處。
  全省各個地區在省城都有自己的辦事處,而且都是縣一級建制,規模相當可觀——既是個辦事機構,又像個中型旅館。只要是本地區來省城的幹部,不論是哪個縣的,都可以在這裡吃住;並且每天還有向自己地區發放的長途公共汽車。各地來省城辦事的人,一般都願意住在自己地區的辦事處——這是很自然的。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裡,有這麼個地方完全是家鄉氣氛,到處是鄉音土話,那親切的感受如同在外國走進了自己國家的大使館。
  黃原地區駐省會的辦事處五十年代就建立了,因此在市中心選了一塊好地皮,一出大門,就是繁華鬧市,「辦事」很方便。
  苗凱這次下來,仍然住在辦事處二樓他常住的那間套房裡,房間比不上高級賓館,倒也還舒適。除過服務員,辦事處幾乎所有的領導也都參與了服務。各地區辦事處都有那麼幾套特殊房間,以備自己的領導來省城時居住。
  因為他剛到,省裡的許多熟人還不知道他來,因此沒人來拜訪,這幾天一個人呆著倒很清靜。這正是苗凱所希望的。他極需要清靜幾天,以便對眼前的某些事態做深入的考慮和明瞭的判斷。
  苗凱同志自己知道,他的病實際上並不是非要到省裡來看不可,他的血壓是有點高,但這是十幾年來的老毛病,現在也並沒有什麼發展。他還從來沒有因為血壓問題就長期脫離工作,專住在醫院裡治療。這種病住在醫院裡也沒什麼好辦法。更何況,他的血壓從沒高到過危險的程度。
  現在,他可是準備長時間在省醫院住院羅。這在很大程度上倒不是為了看他的病……在黃原地區前專員調到省二輕局當局長後,苗凱自己想讓地區管宣傳的副書記高鳳閣當專員。鳳閣多年和他一塊共事,兩個人很合得來。如果這樣安排,黃原的工作他搞起來就順當得多。他為此曾專門來過一次省裡,分別找省委管組織的副書記石鐘和省委常務副書記吳斌談過他的意見;並且還和省委組織部長也談過。他當時自信省委會尊重他的意見,讓高鳳閣出任黃原行署專員。
  他萬萬沒想到,給他派回來個田福軍!
  這不是要專門拆他的台嗎?
  他反感田福軍這類幹部——自以為是,什麼事上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再說,誰都知道他苗凱不重用這個人,現在省委卻這麼重用他,這不是等於故意給他難堪嗎?自去年田福軍被省上借調走後,他本以為這個幹部不會再回來了,因此他才去看過他一回,並且態度盡量客氣——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他知道了這個人和石鐘的關係不很一般……現在,苗凱不得不進一步想,是不是省委對他有了看法,不準備讓他在黃原繼續干了?這是完全可能的!新來的省委書記喬伯年處處講要解放思想,克服領導幹部中僵化和半僵化狀態,大量提拔開拓型的幹部,大概他就是喬書記說的那種僵化型幹部吧?
  其實,在得知田福軍被任命為專員後,吃驚之中的苗凱就考慮起了他自己的命運。想來想去,他覺得省委的意圖是想讓田福軍來接替他的工作——目前讓他任專員只是一個過渡。
  既然是這樣,他苗凱還再有什麼心思在黃原工作呢?但是,他總不能一時三刻就平白無故把工作甩下不管吧?於是,他就想到了自己的高血壓。
  請假看病,住進醫院裡,這是個好辦法。一方面可以觀察一下省委下一步怎樣對待他;另一方面也可以一下子把工作甩給田福軍——他剛上任,恐怕沒有那麼大能耐收拾住一個地區的局面吧?田福軍連一個縣的一把手都沒當過,猛一下獨立搞一個地區,不出洋相才怪哩!哼!黃原可不是一個部門,面積和人口等於一個阿爾巴尼亞!讓他撲騰一段時間吧,讓他自己用事實向省委證明他不是當地區一把手的材料!
  在田福軍回來的前三天,他就抓緊時間住進了地區醫院——如果田福軍到職後他再去住院,個人意氣恐怕就太有點明顯了。與此同時,他也給省委寫了信,要求請假到省上去看病;當然,他內心深處還有一種隱隱的希望——希望省委不批准他請假去看病。如果不批准,那就說明省委還是信任他的,黃原地區離開他還是不行的!但省委同意了他來省城看病。並且明確指示他治病的這段時間內由田福軍主持黃原的工作。
  看來一切都明朗了。這更證實了他對省委意圖的猜測是正確的。他內心頓時產生了一種沉沉的悲涼感。是呀,他五十四歲了,政治生涯看來要走到了盡頭……但苗凱又感到自己對目前的局面採取的方式還是聰敏的。田福軍一回來,他就激流勇退,也許會給省委造成一種他尊重上級決定,並且已改變對田福軍的看法,支持和信任他放手工作的印象。
  不管怎樣,看來這住院看病,實在是個萬全的應急辦法!再說,他也的確累了,休息幾個月也好……現在,苗凱一個人安安寧寧住在辦事處的套房裡,很悠閒,很自在。
  當然,有時候,他又希望有人來和他談點什麼話。他一輩子和人談話談成了習慣——似乎成了生活的主要內容:一旦一個人悄無聲息地呆著,就好像脫離了世界或者說世界脫離了他。他心裡油然冒出了兩句古詩:眾鳥高飛,孤雲獨自閒……
  跟他一塊來的秘書白元,這幾天也很少到他房間來——他譏諷地想,他大概坐著他的小車到處跑「政治」去了。這小伙子三十來歲,大學畢業生,原來在黃原中學教語文,在報刊上曾發表過幾篇小說(哼,如今寫小說的比驢還多),是高鳳閣給他推薦來當秘書的。自當秘書後,這小伙子再不寫小說了,而看來對搞政治倒蠻有興趣。這幾年他也不多寫材料,主要是跟著他跑,幫助照料一下他的生活。白元初來時精精幹干的,這兩年跟他吃宴會,喝啤酒,肚子已經明顯地凸起來;身體肥肥壯壯的,走路邁著點八字步,已經把首長架式擺下了。他每次跟他到省裡,都利用他的關係,在政界到處結識「有用」人士,撐棚架屋,看來在政治上要大展身手。年輕人!不要急,得慢慢來,一口吃不成個胖子!這天午飯前,白元照例到他房間來,問他出去不出去,有沒有什麼事要辦?
  他說他不出去,出去沒什麼事要辦。
  小伙子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給他削了一個蘋果。他吃蘋果的時候,白元支支吾吾說:「苗書記,我跟你也幾年了,你能不能把我放到基層去鍛煉一下呢?」
  苗凱敏感地支愣起了耳朵。他知道秘書要求到基層「鍛煉」是什麼意思——這是叫他提拔哩!按過去的常規,給地委書記當幾年秘書後,一般都會提個科級處級幹部。
  但苗凱敏感的是,為什麼白元在這個時候提出要去「鍛煉」呢?
  嗯,他明白了。是的,這小伙大概也感覺到他在黃原已經成了強弩之末,因此想在他滾蛋前謀個一官半職——要是他走了,小伙子擔心把他撂在空攤上!
  苗凱也能理解秘書的心情。小伙歪好侍候他幾年了,總得提拔一下。再說,又是個大學生——現在當官不就是講究有文憑嗎?
  但他有點氣惱的是,秘書這時候提出這問題。幾乎等於公然地把他看成個已經大勢已去的老漢了。他由此進而推想,大概黃原地區的所有幹部現在都這樣看他苗凱。
  儘管他對白元此時提出要去「鍛煉」不愉快,但還是忍著沒有表示出來。他盤腿坐在沙發裡,和氣地問秘書:「那你想到什麼地方去呢?」
  白元突然變得像個十八歲的害羞姑娘,兩隻手互相搓著,先咧開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我想下到縣裡去。」「想去哪個縣?」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到原南縣去。」
  哼,倒會挑地方!原南是黃原最好的縣,不光產煤,還有一片森林,糧食和錢都不缺。工作很容易搞出成績。地區有幾個領導都是在原南縣提拔上來的。黃原的幹部說那是個出專員書記的地方。哼,一口倒想吃個白菜心!那你下去想幹什麼工作有考慮嗎?」苗凱問一臉羞澀的秘書。
  「如果縣委副書記不好安排,那我就當個縣革委會副主任,但最好能掛個縣委常委……」白元毫不害羞地說。
  苗凱瞪大眼半天說不出話來了。他的秘書竟然不要臉地向他直截了當要這麼重要的職務!
  這倒使苗凱一時產生了一種憤慨的情緒。他想他如果還回黃原工作,他就不要專職秘書了;自己要走哪裡,辦公室隨便叫個人跟上就行了。白元他不要了,原南縣的官他也當不成!叫這小子到哪個部門當個副科長就滿行了!這種野心家還敢提拔!
  他把吃剩的半個蘋果擱在碟子裡,仍然和氣地對秘書說:「你的想法我知道了,罷了再說吧……」
  這時候,辦事處主任武宏全進來請他們去吃午飯。苗凱就和白元起身去小餐廳。
  午飯是刀削面。辦事處主任武宏全知道苗書記是山西人,還給他準備了一瓶清徐出的山西特別老陳醋。武宏全是地區勞動人事局副局長武得全的哥哥,是個門路廣,會辦事的人,多年來一直擔任駐省辦事處主任。
  當天下午,省委常務副秘書長張生民帶著省委兩位副書記吳斌和石鐘來辦事處看他。
  省委領導在他的套間裡坐下後,張生民先對苗凱說:「本來省委喬書記也要來看你,但今天下午要坐飛機到中央去開會,走前專門吩咐我盡快給你在省醫院安排床位,讓你安心養病……我已經把床位聯繫好了,你明天就可以搬進省醫院。」
  吳斌和石鐘也關切地詢問他的病情。苗凱只好說他血壓最近情況不好,整天頭昏腦漲的。
  兩位省委書記看來主要是禮節性探望他的病情,因此不談工作方面的事。
  說閒話的時候,張生民對苗凱說:「黃原辦事處還空著一大塊地,你們為什麼不搞個貿易中心,專門經營黃原特產呢?比如你們那裡的紅棗、木耳、黃花都很有名……我家都說咱山西人會做生意,你老兄怎忘了咱們的拿手好戲呢?」生民也是山西人,他和苗凱是老鄉,也是多年的老熟人。苗凱轉而對吳斌和石鐘說:「你們兩個知道我有多少錢!只要省上給錢,我們就可以蓋座貿易大樓,可是我兩手空空,拿什麼蓋樓?」
  吳斌開玩笑說:「你山西人都是九毛九!我不信你連這點錢也拿不出來!」
  在座的人都哈哈大笑了。
  省委領導臨走的時候,石鐘才對苗凱說:「關於黃原行署的領導班子,我們考察後,高鳳閣同志在幹部中意見很大,根據民意測驗看,大部分幹部都擁護讓田福軍當專員。省委也認真考慮了你提出的意見。但根據考察的情況,還是決定提拔田福軍同志。省委希望你們能很好地配合,使黃原的工作盡快出現好的局面……」
  「我完全擁護省委的決定!福軍同志是個有能力、有魄力的幹部!黃原的工作現在我想讓他多管一些。我年紀大了,再說,身體也不太好……」
  省委領導們臨走時,再一次囑咐讓他好好安心治病。
  第二天,苗凱就住進了省人民醫院的高干病房……一個月以後,黃原地委副書記高鳳閣借到省裡來辦事的機會,趕到醫院來看望了他。高鳳閣不是來匯報的,而是描繪了苗書記離開後這段時間裡黃原地區風雲變幻的形勢。
  高鳳閣告訴苗凱,他剛一走,田福軍就大刀闊斧地干開了。目前,全區農村正在搞生產責任制,上上下下一片混亂。有的地方已經包產到戶,走了資本主義道路,但田福軍指示不准拒擋。據他看,大部分縣的領導還是不完全按田福軍的那一套來。他對苗書記說,不論怎樣,黃原整個社會輿論都認為田福軍就要當一把手呀,而且都傳說苗書記已經免了職,要調回省裡……
  「那地區其他領導的態度呢?」苗凱盡量沉住氣問高鳳閣。「除過我,大部分人都跟上田福軍跑了。連馮世寬也積極為田福軍賣勁使力,前不久已帶著人馬到四川為田福軍的做法找根據去了!」
  苗凱聽完高鳳閣的匯報,沉思了半天沒有說話。他根本想不到,田福軍這麼快就在黃原造成了如此大的聲勢;而且這麼膽大,竟然刮起了單干風!
  高鳳閣激動地對苗凱說:「你應該很快返回黃原去!省委又沒免你的職,你還是黃原的一把手啊!你怎麼能把權力拱手讓給田福軍,讓他隨心所欲地瞎折騰呢?你要是回去,局面肯定會另有變化!田福軍的這一套做法儘管農民擁護——農民嘛,都是小生產者思想,當然願意搞單干!可是縣、社和一些大隊領導人都頂得很凶!只要你回去,田福軍的那一套推行起來就不那麼順當了……我已經給《黃原報》寫好了幾篇評論員文章,是抨擊這種危險傾向的,等你回去後,我就準備連續發表!」
  苗凱考慮了一下,說:「你先回去,讓我自己想想再說……」
  高鳳閣走後,苗凱想,鳳閣說得對!他現在仍然是黃原的一把手嘛!而且從吳斌和石鐘上次來辦事處,也看不出省委就要把他調出黃原。既然這樣,他作為地委書記,怎麼能裝病放棄自己的領導責任呢?
  不能住院了!應該立即返回黃原去!
  苗凱說走就走。他在第三天辦了出院手續,同時給省委打了招呼,然後就坐車迅速地返回了黃原地區……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