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二章


  一夜春雨過後,城市的空氣中少了不少怪味道。省委大院裡鵝黃嫩綠,奼紫嫣紅,小鳥在樹叢中發出歡愉的啁啾。這個天地裡已經是一片春天的繁榮景象,天完全放晴了,東邊的太陽正從一大片樓房後面吃力地爬起來。
  喬伯年比往常提前一刻鐘吃完早點,換了一雙圓口黑斜紋布鞋,準備過一會就離家出走。
  這時候,省委常務副秘書長張生民來了。秘書長告訴他,除過市委和市上有關方面的負責人,他今天早上又通知了省上所有的新聞單位,讓他們派記者來,採訪今天上午這次「重大活動」。
  喬伯年生氣地問:「這算什麼重大活動?為什麼要讓記者來?」
  生民嘴裡漏著氣說:「你要帶著市委領導親自去街上擠公共汽車,這種深入實際的工作作風報道出去,一定會引起全省的震動!」
  「生民同志,這是去工作,而不是去製造一條新聞!這個城市的絕大部分人每天都在擠公共汽車,我們去擠一次,又有什麼了不起!你趕快去打電話,讓新聞單位不要派記者來!」
  秘書長在一剎那間愣住了。他心想:這不又是一條新聞嗎?省委書記去擠公共汽車,還不准新聞記者報道!
  但他很快反應過來他不敢違抗書記的指示,趕緊調轉身出去打電話。
  到外面的時候,張生民一路走,一路想:看來用老辦法已經不能適應這位新書記的要求了。但怎樣才能適應老喬的要求呢?作為省委常務副秘書長,多年來他已經習慣於一種傳統的思路和傳統的工作方法,而且前任書記對他的工作一直是很滿意的。唉,他現在不會工作了!接二連三地弄巧成拙!原來自視自己的一套是「創造性地工作」,現在卻都成了畫蛇添足。
  張生民打完電話,剛出了院子,就看見一溜小轎車魚貫進入省委大院——這是市上的領導們來了。
  他趕忙迎上去,把這些人領進了小會議室。
  市委書記秦富功問張生民:「開什麼會?」秦書記的確有點納悶,開會前不知道會議內容,這種情況他一生中遇得還不多。至於市上的其他負責人,恐怕更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了——他們或許猜想:是不是國家又發生了什麼重大政治事件?這種事件通常都是先給他們這一級領導傳達的。
  張生民露著缺了半顆的門牙,索性也故作神秘地對秦富功笑了笑,說:「等一會喬書記就來呀,到時你們就知道了。」當喬伯年進入小會議室時,所有的人都從沙發上站起來。他和大家一一握了手,也沒坐,立在茶几前說:「今天把同志們找來,不說別的事,咱們一塊去坐一次公共汽車怎麼樣?」
  秦富功和市上的所有領導都互相瞪起了眼:去坐公共汽車?
  不過,大家在一剎那間也就明白了過來:省委書記要深入基層瞭解情況,解決群眾坐車難的問題哩。
  秦富功立刻有些尷尬地檢討說:「市上的工作沒做好。這樣一些小事情都讓喬書記操心,我們感到很過意不去……」「同志們,這可不是小事啊!成千上萬的人每天都要坐公共汽車,而且大部分人,幹部和市民上下班都要依靠公共汽車,這是城市生活最重要的環節之一,幾乎和本市所有公民都有關係,怎麼是小事呢?什麼是大事?難道整天泡在會議裡,發些不痛不癢的言論,做些可有可無的決議,就是大事嗎?不,我們現在要從根本上來改變我們的工作觀念和工作作風……好了,今天我們把會議搬到街道上去開吧!」秦富功等人都連連說:「好!好!」
  張生民補充說:「喬書記這樣做是要瞭解這市公共汽車的實際情況,為不驚動四方,請大家出去不要公開身份。」
  張秘書長見省委書記贊同地點了點頭,知道他的這個補充不是畫蛇添足。
  緊接著,喬伯年一行人就相跟著步出了省委大院,來到了街道上。
  他們先到一個就近的公共汽車站,準備坐四路公共汽車在解放大道六路口下車後,再換坐一趟電車。
  此時正值早晨上班的高峰期,公共汽車站擠滿了黑鴉鴉的人群。他們站在這人群裡,也就是一些普通人了,看上去象外面來這個城市開會或辦事的幹部。街道兩邊,自行車像兩股洪流,向相反的方向滾滾而去,並且在每一個十字路口形成了巨大的漩渦。
  過了近十分鐘,四路車還不見蹤影。人群中有的伸長脖子向大街的南面張望,有的焦急地看腕上的手錶,有的已經開始咒罵了。
  秦富功等人也焦躁不安地向南面張望。他們多麼希望這該死的汽車早點來啊!此刻,他們專心致志地等車,已顧不得和省委書記說兩句閒話,以掩飾這令人難堪和不安的局面。
  當一輛大轎車從遠方駛來的時候,市上的領導們如同看見了救星,臉上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等車的人都爭先恐後湧到了街道上,準備拚搏一番。但是,這輛車駛近的時候,大家才發現不是四路公共汽車。秦富功等人臉上的笑容即刻消失得一乾二淨,再一次陷入到困窘之中。周圍的人群裡發出一片唉聲歎氣。
  一刻鐘以後,一輛四路車終於從南面駛過來了,而且上面空無一人。車站上的人再一次騷動起來,等待這輛車靠近。
  可是,汽車甩站而過,風馳電掣般走了。人們只好朝著遠去的汽車連聲叫苦。
  喬伯年不言不語立在人行道的一棵中國槐下。秦富功就像擠過一趟車似的,拿手帕不斷揩自己汗津津的臉。市交通局長掏出圓珠筆,把剛才甩站的那輛四路車牌號記在了本子上,臉上的表情似乎說:哼,鬼子孫,等著瞧吧!五分鐘以後,四路車終於來了。
  這下一傢伙就來了四輛,像蜻蜓交尾似的親密地連在一起,徐徐進站了。
  儘管這個站的人都能上車,但人群還是進行了一番瘋狂的擁擠,以便上去搶佔座位。有時候兩個胖子別在車門上互不相讓,後面的人就像古代士兵抬槓攻城門似的,齊心合力擁上前去打通阻塞。
  等喬伯年一行人上了第三輛車的時候,已經沒有座位了。張生民指著喬伯年對旁邊一位坐著的姑娘說:「請你給這位老同志讓個座。」
  那姑娘嘴一撇,扭過頭去看街道上的景致,把張生民的話沒當話。
  「算了,算了,」喬伯年用一隻手抓住懸空的扶手槓,「就站一會好了。」
  因為一下子來了四輛空車,車內現在還不擠,他們後面的第四輛車甚至空無一人,好像是跟著前面的三輛車跑龍套。「你們為什麼四輛車跟在一塊跑呢?」喬伯年問他身邊售票的小伙子。
  「不為什麼。」售票員連看也沒看他一眼。
  「為什麼不間隔時間一輛一輛放車?這樣不是更好一些嗎?」
  「為什麼你嘴這麼多?」售票員斜瞪了喬伯年一眼。
  「你服務態度怎這麼不好!」秦富功氣得臉煞白。「態度不好又怎樣?你要什麼態度?」
  市委書記氣得張口結舌,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根據「規定」,他不能讓這位態度蠻橫的售票員知道他現在在頂撞的是些什麼人。
  「你叫什麼名字?」市交通局長在旁邊惱怒地問。售票員冷笑了一聲,理也不理。
  交通局長正準備掏圓珠筆和筆記本,這時車已經到了下一站。車門「嘩拉」一聲打開,上面的人還沒下完,下面的人就像決堤的洪水一般湧進了車廂。一剎那間。幾位領導就被擠得一個找不見一個了。
  喬伯年一下子被湧到了一排座位中間,兩條腿被許多條腿夾住紋絲不能移動。他趕忙躬下腰將兩手托在車窗旁的扶手槓上。幸虧他身後有兩個小伙子頂著壓力,否則他就根本招架不住了。
  汽車開動後,省委書記半趴半站,透過五麻六道的車窗玻璃,看著外面的街道。新建的大樓和破舊的房屋參差不齊地擁擠在一起。偶爾有一座古塔古亭,在一片灰色中露出絢麗的一尖一角,提醒人們這個城市有著古老的歷史。新和舊,古老和現代,一切都混同並存,交錯攙雜,這就是這個城市的風貌——如此也可以聯想到我們整個的社會生活……太陽剛出來不久,水泥街道已經曬乾了。但人行道上還存留著雨水的痕跡。所有的街道都是骯髒的,行車道上一片塵土飛揚,人的視野被局限在很狹小的範圍內。解放大道中央雄偉的明代鐘鼓樓本來應該在目力所及之內,也已經被黃塵罩得不見了蹤影。街道兩邊的鋪地花磚積了厚厚一層泥垢,像一條條鄉間土路。許多店舖的門面和牌匾,如同古廟一般破敗。清潔車堆載如山,一路瘋跑,把垃圾撒得滿街都是……唉,這一切都太令人沮喪了。人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胸口就像被什麼堵塞了似的憋悶,甚至想無端端地發火。就說這公共汽車吧,坐一段路,比干幾個小時活都累。此時,已經不知被擠到什麼地方的市委領導同志們,會有何感想呢?哼!多麼輕鬆!把這樣嚴重的問題看成是「小事」!好吧,自己體驗一下就知道這是什麼滋味了!
  又過了一站的時候,喬伯年看別人買票,才反應過來他也應該買票。是啊,常不坐公共汽車,竟然連這種基本的觀念都忘了。
  他一隻手用勁握著扶手槓,騰出一隻手在口袋裡摸錢。身上沒有零錢,他只好掏出一元人民幣,對售票員說:「到六路口一張票。」
  「八路口下!六路口不停車!」售票員說。
  「六路口不是有站嗎?」喬伯年問。
  「有站也不停!」
  「為什麼?」
  「什麼也不為!」
  「那要是六路口下車怎麼辦?」
  「不停你下什麼?」
  「有站為什麼不停?」
  「早說過不停!你耳朵長到哪兒去啦?」
  「小伙子,你難道不能把話說和氣一點嗎?」
  「要聽和氣話回家找老婆去!」
  喬伯年氣得手都有點抖了。他強忍著說:「那就買張八路口的吧。」
  「拿零錢!找不開!」
  「你手裡不是有那麼多零錢嗎?」
  「零錢是為你準備的?」
  喬伯年索性不再和這個蠻橫的售票員爭執了。
  這時候,他背後的一個小伙子把他手裡的錢接過去,聲音堅定地對售票員說:「把票賣了!」另一個小伙子也幫腔說話。售票員看兩個棒傢伙出面,只好嘴裡不乾不淨地說著,把錢接了過去。
  喬伯年很感動地看了看他身後的這兩個青年。他正想說句什麼感謝話,售票員把票和找回的零錢,像打人似的「啪」地摜在他手心裡,把他弄得一個趔趄。
  他身後為他買票的那個小伙子立刻將售票員的手臂一擋,只聽見售票員尖叫了一聲,喊叫說:「啊呀!我的胳膊……」
  司機聽見售票員的喊叫聲,立刻把車停下來,並且跳出駕駛室,繞後門擠進車內,大聲喊:「搗亂分子在哪裡?」
  汽車裡頓時亂作一團。喬伯年想不到會突然出現這樣的事。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身後的那兩個小伙子一邊用手把眾人豁開,一邊架著他出了車廂。售票員和司機緊攆著跳下車來,要揪扯他們。
  張生民和秦富功等也拚命從車裡擠下來,緊張得滿頭大汗跑過來。生民撥開圍觀的人群,大喊:「幹什麼!幹什麼!這是咱們省委書記!」秘書長一著急,竟然自己先「露密」了。
  但售票員和司機怎麼可能相信省委書記擠公共汽車呢?他們嘲笑地說:「別他媽的糊弄人了!撒泡尿照照,看這傢伙像不像個省委書記?都上車!到公司去!一人罰款拾元!」「胡鬧!」市交通局長對這兩個狂妄的傢伙吼叫道。他掏出圓珠筆和筆記本,問:「你們叫什麼名字?」「別咋唬!快上車!」司機喊叫說。
  氣急敗壞的交通局長只好跑到車後記牌號去了。
  這時候,那兩個護架喬伯年的小伙子走到前面,其中的一個掏出個什麼證件遞到司機和售票員面前——那兩個人一下子臉色煞白,驚慌得手足無措。
  喬伯年這才知道,這是兩個便衣保衛人員。他看了一眼張生民,生民咧開豁牙嘴笑了笑。
  秘書長自認為這個「蛇足」不多餘,否則今天就麻煩了。
  喬伯年掏出手帕擦了把臉上的汗,對司機和售票員說:「你們趕快走吧,已經耽擱好長時間了!」
  兩個人立刻像兔子一樣竄上車,汽車一溜煙就不見了蹤影。
  大家在人行道上圍住省委書記,紛紛問他身體受傷沒有?喬伯年笑著說:「沒受傷,只受了點氣。」他問大家:「現在咱們到什麼地方了?」
  「快到八路口了!」市交通局長說。
  「那咱們還得走回去兩站,才能倒坐電車?」
  秦富功滿臉愧色,趕忙說:「喬書記!我要為你的安全負責,今天無論如何再不要去擠電車了。我們市上的幾個同志心裡都很沉重。今天對我們的教育太深刻了!你儘管還沒批評我們一句,但實際情況對我們的工作提出了無情的批評。請相信我們一定會盡快改變市內交通狀況的……」這時候,一溜小轎車悄無聲息地停在了人行道旁。遵照張生民的指示,省市領導的小車一直不遠不近地跟著剛才那輛四路公共汽車。現在,生民已經讓保衛人員用步話機把車調過來了。
  喬伯年只好說:「那好吧……這算是一次現場辦公會。同志們,還要說什麼嗎?事實已經全說明了!我希望這個問題能得到盡快解決!但不要頭疼醫頭,腳疼醫腳,而應該通過交通入手,全面改變市內各種公共服務事業的落後面貌……」
  喬伯年做了簡短的指示以後,領導們就分別坐車回了省市機關。
  當天晚上,喬伯年參加完省上的一個工業會議,回到家吃了幾片藥,正準備上二樓去休息,客廳旁的電話間響起了急促的鈴聲。
  他拿起電話,原來是市委書記秦富功。
  秦書記在電話上告訴他,他已經嚴肅地處理了今天那幾輛搗蛋公共汽車的有關人員,而且開除了他們坐的那輛車上的售票員。為了殺一儆百,他準備將這件事在晚報上公開報道……
  喬伯年握著話筒半天說不出話來了。
  他長歎了一口氣,問秦富功:「這就是你們解決問題的辦法?請你立即撤銷對那些人的處分!也不准見報!」他放下話筒,兩隻手撐在桌子上,望著窗外滿天星斗,陷入到了焦灼的思慮之中……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