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五十一章


  秋風以後,再經過寒露、霜降、立冬幾個節令,黃土高原就漸漸變成了另一個世界。
  莊稼早已經收割完畢。茫茫曠野,草木凋零,山寒水瘦;那豐茂碧綠的夏天和五彩斑斕的秋天似乎成了遙遠的過去。荒寞的大地將要躺在雪白的大氅下,閉住眼回憶自己流逝的日月。
  大地是不會衰老的,冬天只是它的一個寧靜的夢;它將會在溫暖的春風中也醒過去,使自己再一次年輕!睡吧,親愛的大地,我們疲勞過渡的父親……但是,雙水村的這塊土地,任何時候都不會安寧下來。一進入冬季,這裡反而更加充滿了激盪的氣氛。
  現在,田福堂從夏末開始籌劃的攔截哭咽河的宏大工程,已經緊張地進入了實施階段。
  福堂親自從縣上請來的有關方面的工程專家,早在初秋就選好了炸山和攔壩的具體地址;並且繪好了圖紙。這期間,已經恢復了一些元氣的孫玉亭,組織人力賣掉了大隊幾萬斤儲備高粱;又用這錢買回了幾千斤炸藥。
  與此同時,金家灣北頭為搬遷戶修建的新窯洞也在不久前全部完工了。在大隊領導的參與下,金俊武兩兄弟、金光亮三兄弟、都一起去驗收了自己的新居。除過金俊武兄弟提出一些細節問題外,他們基本上都通過並接受了。現在,只要這幾家人一搬遷,就準備立即炸山。
  幾天以後,搬遷的最後期限終於來臨了。
  對於搬遷的幾家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動感情的日子。是啊,離開自己住慣了的老地方,心裡的確不是個滋味。他們大部分人從出生到現在,一直生活在這塊風水寶地上,對這個小山嘴滿懷著親切的感情。這窯洞,這院子,每一個角落,每一塊石頭和土圪塔,都是他們生活的一個有機部分。失掉這些東西,多少日子他們都會感到心中空落落的,對於一個普通農民來說,家庭院落就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世界。和如此依戀的天地告別,那痛苦是外人所不能全部理解的。臨近搬家的前幾天,在縣城工作的金光明就回到了家裡。他帶回一架照相機,給自家和光亮、光輝兩家人,在即將化為烏有的故居前分別留了影。這家人因為成份不好,盡量克制著自己的情緒,老老少少都裝出沒有什麼的樣子。但是,晚上關住門後,當孩子進入夢鄉,大人們就忍不住坐在燈下相對而泣。
  金俊文和金俊武兩家人,在這個時候則無法控制他們的感情。接二連三的災難給這個大家庭蒙上了一層陰鬱的色調;就連生性愛耍笑的俊文的妻子張桂蘭,也失去了往日的活潑,經常冷著面孔對左鄰右舍說話。搬家的日子來臨後,這家人如同去年給俊斌辦喪事一樣悲痛。
  但俊斌的媳婦王彩娥是個例外。她對搬遷新居反倒表現出無比的高興。她厭煩現在這三孔窯洞。這裡曾經因為她和孫玉亭的關係,爆發過震驚石圪節公社的武鬥事件。另外,她常在夢中看見死去的俊斌在這院子和窯洞裡走來走去,嚇得她半夜出一身冷汗,不得不點亮燈坐到天明。她慶幸這該死的地方,將要在「轟隆」一聲爆炸中消失得無蹤無影了!
  這些日子以來,這家的主事人金俊武元氣大傷,兩隻火耿耿的銅鈴大眼,已經失去了一些挑戰的意味。他把這一切都歸結為命運,因此不再徒勞無益地去消耗自己的精力了。但他在內心只承認自己屈從的是命運,而不是屈從田福堂和孫玉亭。他相信總有一天,命運也會把報應之劍高懸於現在得意忘形之徒的頭上。搬家的這一天,村裡和這兩大家關係融洽的人家都來相幫了。哭咽河東岸從南到北的那條小路上,來回穿梭著搬運東西的人們。幫忙的人都是搬運那些笨重的東西——碾子,磨,水甕,炕攔石,鍋,鍋台……嬌貴和值錢一些的東西都是自家人搬運。
  在同一個時間裡,隊裡抽調的一些勞力,正在廟坪山和神仙山對稱的兩邊,開挖安放炸藥的山洞。哭咽河兩岸又一次處於激戰前的騷亂中。
  這時候,在金俊文家裡,突然傳來一片痛哭之聲。正在搬家和開挖山洞的許多人,不知這兩年多事的金家又發生了什麼事,紛紛向金俊文家的院子湧來。
  在金俊文被搬遷的七零八亂的家裡,俊文和他的一家人都在哭鼻子。俊武的愛人和兩個孩子也都擠在這裡哭成了一堆。男人們低聲嗚咽、女人們放聲長嚎。所有哭啼的人都圍在炕邊的腳地上。土炕的席片上坐著金俊文的老母親。快八十歲的老太太一邊用瘦手拍著炕席片,一邊咧開沒牙的嘴巴哭得死去活來。現在,已故金先生的遺孀已經流乾了眼淚,只是痛不欲生地喊叫著,喃喃地念叨著:「我不走呀!我就住這窯裡死呀!叫他們來把我活埋在這窯裡……正是因為老太太這撕心裂膽的痛哭,才把金俊文一家人都惹哭了。其實,家裡所有的人都早想哭了,但硬忍著。當金老太太拒絕孫子金富背她到新居,繼而放開聲痛哭以後,這家人就再也忍不住了,跟著老人一齊哭開了。
  金俊武終究是個硬漢。他不哭,也不去拒擋家人們哭。他黑喪著臉,一聲不吭,在自己家裡收拾東西。
  金家戶族裡一些有威望的長者和婦女,先後進了金俊文家的窯洞,開始七嘴八舌勸導這家人不要哭了。他們指出,喬遷新居是一件吉利事,在這樣的日子裡哭鼻流水很不適當。金俊文父子三個於是就不哭了;接著,張桂蘭和俊武的媳婦也先後停止了哭聲。但俊武兩個年幼的孩子繼續在炕上和奶奶一起哭個不停。俊文他媽是金家族裡的老壽星,又稍識文理,她不會接受晚輩們淺薄而世俗的勸導,只管哭她的。她一邊哭,一邊一次又一次聲明:家裡的其他人願往什麼地方搬哩,反正她不走!她死也要死在這窯洞裡!
  寬容的讀者,你們想想,對於這老太太來說,世界上還有什麼地方能比得上她丈夫留下的這地方值得她留戀?她住在這窯洞裡,就會溫暖地回憶起已故的先生;回憶起當年她和丈夫在這裡度過的那些美妙的時光。如果離開這些回憶,讓她怎樣再活下去呢?因此在她看來,遷居到另外的地方,還不如讓她去金家祖墳那裡和金先生合葬在一起!下午時分,搬遷的幾家人都已經把所有的東西搬運光了,現在馬上要動手拆門窗。但是金家的人做不通金老太太的工作。老人家仍然坐在金俊文家土炕的光席片上,死活不離開這個家。
  沒有辦法!金俊武只好打發金強去報告大隊副書記金俊山,看大隊領導怎麼辦呀。在金俊武看來,這裡的家無論怎樣都已經完蛋了,能勸說母親起身也就算了。但老母親寧死不屈,他也沒辦法。讓大隊領導去做工作吧!給他們出個難題也好!反正這是個快八十歲的老人,他們總不敢動武吧?如果他母親有個三長兩短,那也叫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金俊山聽說這事後,想來想去自己也沒辦法——連兒子們都勸說不下這位老祖宗,他是兩旁世人,怎麼可能做通工作呢?
  他只好又去找田福堂,看他怎辦呀。
  田福堂已經把夏末那一場動亂早已拋在了腦後。他現在正情緒高漲地準備創造驚世駭俗、震動四方的業績。
  他聽俊山江報了俊武家的情況後,心裡倒有點著急起來——他沒想到事當臨頭卻又橫生出這麼一個障礙!
  這件事的確令人頭疼。俊武他媽已年近八十,又是當年前後村莊有名望的金先生的遺孀,除過勸說和開導老太太挪窩,其它辦法顯然都不是辦法。可眼看一切方面都準備好了,僅僅因為這麼一個老人就把一河活水堵塞,怎麼行呢?
  他一時也沒有個好主意,就讓金俊山先去做點工作,說讓他自己想一想再說;他告訴金俊山,他一會就過金家灣來。
  金俊山走後,福堂本來想把玉亭叫來商量一下。但他又很快想到,玉亭因為和彩娥的事件,談起這家人如同談起老虎一樣驚慌,恐怕給他出不了主意。於是他只好一個人在家裡仔細盤算怎樣處理這件事。
  許多辦法都想過了,田福堂覺得都不合適。只有一點是明確的:不能硬來。
  好辦法急忙想不出來,可時間又不能再拖了。按計劃,明天放置炸藥,後天就準備炸山;因此,這家人無論如何今天要騰開這塊「風水寶地」。
  儘管沒想出什麼周全辦法,他也得動身去金家灣那裡。既然要去,田福堂就似乎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去做。既使沒什麼把握說通老太太,他也得去試一試——不行了再說!
  當田福堂走進金俊文家裡後,情況依然如故。俊文父子和俊武現在都到新居忙去了,只留下兩個兒媳婦守在哭啼的婆婆身邊。金俊山已經不在這裡——顯然他的說服工作以失敗而告終了。
  田福堂剛進了窯洞,金老太太就惱怒地用瘦手抓起了炕上的枴杖,準備驅趕新來的說客。兩個兒媳婦慌忙上前勸拒婆婆。不料,田福堂卻撥開桂蘭和俊武媳婦,不慌不忙上了土炕,湊到了金老太太的身邊。他雙膝一下跪倒在炕上,說:「乾媽,你就打我吧!我知道你老人家心裡有氣。你就痛痛快快打我幾下,也許心裡的氣就能消一消。乾媽!我知道你老人家的難過哩……。」
  金老太太舉起的枴杖停在了半空中。
  給人下跪,這是對人至高無上的尊敬。老太太是知書達理的金先生的夫人,農村的禮教家規她比誰都看重。她雖然年近八十,腦瓜並不糊塗。她鬧著不搬家,也並不是專意耍賴,而的確因痛苦使她已經不能自己——一個深明大義的人設身處地想一想,老太太為此大動感情也是人之常情。但一當有人為消她心頭之怒之憤之怨之痛之時,給她雙膝跪在面前,老太太就立刻明白她再不能以粗俗的鄉婦之舉,來對待別人對她所致的最高形式的敬意了!
  老太太把枴杖無力地撇在一邊,顫動著沒牙而乾癟的嘴巴,扭過頭沉默了下來。
  雙膝跪倒的田福堂仍然跪著。他現在立刻又接上剛才的話碴,語調誠懇地說:「乾媽!我知道你老人家不願離開這地方。這地方是我干大當年用血汗修建起來的;對你老人家來說,就是搬到天堂裡也不如住在這老地方好。可是,你老人家也知道,這地方要建個大壩,沒辦法為你老人家保存住這院子了。
  「你老人家知道,隊裡打這壩,是為全雙水村的人民謀福哩。記得我干大在世的時候,就常教育我們這些後人,要為眾鄉親謀福。干大一生一世,為鄉鄰村舍謀了多少福啊!東拉河一道川裡上了年紀的人,至今提起金先生,哪個不說先生的好話?記得小時候我們窮人家娃娃上不起學堂,金先生就一分錢不收,義務辦冬學,教我們唸書識字;現在想起來都感動的叫人眼熱哩……「現在,我們在哭咽河炸山打壩,正是象金先生當年教育我們的,為眾鄉親謀福哩!你老人家因為氣在心頭,動了悲傷,後人們完全能體諒來你老人家的心情兒。我知道哩!你老人家知書達理,雙水村頭一個開通老人!一旦你老人家消了氣,就會顧全大世事,為全村人的幸福而著想……乾媽!我作為一村之主,因為大家的事而惹你老人家傷心,實在是不孝不敬!現在我跪在你面前,向你老人家道歉道安……」
  桂蘭和俊武媳婦看見一把年紀的書記屈尊跪在婆婆面前,有點不好意思,都勸說田福堂不必這樣。精明人金俊武的媳婦也很精明,趕快給書記倒了一杯開水。
  金老太太也漸漸恢復了一些正常。她讓田福堂不要這樣了;說他的話都在理上;她雖然年紀大了,但還沒到麻糜不分的程度。
  田福堂在一番出色的演說之後,也有點疲倦感。他於是就順勢下了炕,喝了幾口俊武媳婦遞上的開水,就準備走了。臨走之前,他又關懷地對金家的兩個媳婦大聲安頓,讓她們不要逼迫金老太太;乾媽什麼時候想通了,再讓老人家起身。
  說完這些話後,田福堂又勸慰了一會金老太太,就告辭了這家人,滿有把握地回田家圪嶗去了。
  臨近吃晚飯的時候,俊文他媽媽終於讓孫子金富背著,搬到了金家灣北頭的新居裡……這一天剛吃過早飯,雙水村就陷入了一種激動和不安的氣氛中。
  哭咽河兩岸馬上就要開始炸山了!人們匆忙地丟下飯碗,跑出了自己的家門,似乎要經歷一生中一次非凡的事件。哭咽河的溝道已經封鎖了。除過孫玉亭帶領的爆破組外,村裡的大人娃娃一律不准進溝。學校以及處於危險區的居民都被撤到了安全地帶——其中有些人不斷地向冥冥之中的上蒼禱告,不要把自己的窯洞震塌!
  田海民帶著村裡的幾個民兵,用學生娃的紅領巾紮了幾面小紅旗,在哭咽河的小橋附近站崗堵人。其實也沒人敢進溝去為看熱鬧而冒生命危險。人們都遠遠地站在適當的地方,等待那天搖地動的一刻。所有的村民都莫名地感到惶惶不安。這一天西北風刮得正凶,天地間灰漠漠一片混沌。烏鴉落在廟坪光禿禿的棗村上,哇哇地叫喚著,聽起來叫人不由得毛骨悚然。此時此刻,空氣中似乎能嗅到一種不祥的氣息。有些老者論證,這種黃風斗陣天氣,往往會出不吉利的凶險事;記得當年斯大林逝世時,就是這種天氣……這時候,孫少安正在大隊部院子裡檢查抽水機的馬達,以便大爆炸後沖土墊壩基。正在他心不在焉地摸揣機器的時候,他弟少平突然緊張地跑來叫他,說秀蓮肚子疼得很厲害,大概要臨產了!
  孫少安一聽這情況,不顧一切地丟下手中的活,立刻和弟弟一同往家裡跑去,半路上,他叫少平趕快去拉一輛隊裡的架子車回來,好把秀蓮送到石圪節醫院去。
  少安一口氣跑回家後,見他的秀蓮正滿頭大汗在炕上打滾叫喊。
  他立刻叫母親準備東西,趕緊去石圪節醫院!
  但他媽不同意。她平靜地對兒子說,說自己完全可以給兒媳婦接生。少安看見,他媽已經從爐灶裡挖了許多爐灰,放在了炕上的簸箕裡。
  少安生氣地說:「這太不衛生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自家怎麼能處理了?」
  他媽也生氣地說:「你們還不是你奶奶幫我就在這土炕上生養的!生個孩子跑到醫院裡去幹什麼?真是的!」
  少安多少是個有些文化的人,他不同意由他母親給秀蓮接生,堅持要到石圪節醫院去。在和母親爭辯的時候,他已經動手收拾起了東西。母親一看拗不過兒子,也趕忙幫他收拾開了。
  這時候,少安他奶怎麼也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胡亂拉東西,而把主要的事擱在一邊不管?趕快讓秀蓮坐在爐灰上呀!老太太一邊咒罵少安和少安他媽,一邊摸索著自己動手將一簸箕爐灰揚在了炕席上!少安和母親因為著急,只顧手忙腳亂地收拾去醫院的東西,而顧不了昏庸的老人家在炕上瞎折騰……。
  秀蓮躺在炕上呻吟著,問丈夫:「醫院裡接生的是男大夫還是女大夫?」
  少安氣得嘴一張,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妻子這愚蠢的問話。
  「要是男大夫接生,我就不去!我讓媽在家裡給……哎喲喲……」
  「哈呀!你簡直是……」少安臉色煞白地喊叫起來。
  他們剛收拾好,少平已經把架子車拉在了院子下面的公路上。壯實的少安一把抱起妻子,旋即出了門。少平拿著被褥,他媽提著零碎,急忙緊攆著來到了公路上。
  婆婆抱著兒媳婦坐在架子車上,少安兄弟倆拉起車子就往石圪節跑。
  到了公社醫院,醫生檢查完畢,就用手推車把秀蓮帶進了產房。秀蓮看大夫是個女的,也就平靜了下來。
  秀蓮進產房以後,少安讓少平帶著母親,先去公社文書劉根民家裡休息,他自己立在醫院院子裡,等待秀蓮生產的消息。
  快兩個鐘頭過去了,一切都還沒有動靜。少安在院子裡焦躁不安地走著,一支接一支地吸著自己卷的旱煙卷。
  突然,他看見他們村的幾個人拉著一輛架子車,氣喘噓噓地從醫院大門裡跑進來了;車上似乎躺著個老漢。緊接著、田福堂、金俊山和他二爺也緊跟著跑了進來,大聲喊叫醫生快來搶救人!
  出事了!
  少安緊張地跑過去,問:「誰?」
  他二爸說:「田二。」
  「再有沒有人受傷?」少安生怕他父親有個三長兩短。「再沒……」孫玉亭回答說。
  可憐的田二立刻被抬進了搶救室。雖然這是個「半腦殼」老漢,但是一條人命,誰也不敢怠慢!
  孫玉亭詢問了秀蓮的情況後,就告訴少安說,哭咽河兩面山的大爆破都很成功。只是誰也沒防備住,田二不知什麼時候進溝來看熱鬧,結果被炸起的土埋住了。等眾人發現後趕緊往出刨,刨出來就已經不省人事……不一會,搶救室裡走出來一位大夫。他摘掉口罩,對守在院子裡的田福堂等人說:「人已經死了!」
  院子裡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這時候,突然聽見產房那面傳來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孫少安胸口一熱,丟下眾人撒開腿就跑。
  他來到產房門口,一位女護士正往出走,笑吟吟地對他說:「一切都正常。是個胖小子!」
  淚水剎那間就蒙住了少安的眼睛。他猛一下感到,他現在和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處在了平等的地位。他在心裡莊嚴地說:是呀,我有了兒子,我要做父親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