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五十章


  天明以後,事態仍然保持著夜間的狀態。但整個雙水村被驚動了。在農村,沒有什麼事能比得上這種事所具有的刺激性。人們都不由自主地面帶著微笑,然後紛紛向哭咽河金俊武弟兄們住的地方跑去;不多時分,金俊武家的大門外和窯頂上面就擠滿了黑鴉鴉的村民。孩子們也都不去學校,跑到這裡來看紅火熱鬧。只是不見孫家的人——他們已經無臉在村中露面了。田福堂、金俊山和田海民這些隊幹部也不見蹤影,大概生怕把自己直接扯進這種麻糊事件中去。
  現在最羞的也許是金俊武了!田海民和田福堂不出面處理這事,精明的俊武就意識到,現在被動的不是王彩娥和孫玉亭,而是他們自己了。事到如今,繼續扣人不行,馬上放人也不行;更為糟糕的是,全村人都湧到了這裡,眼看就要釀成一個大事件。
  能人金俊武感到自己已經沒有能力再控制這個局面了。他在自己的窯洞裡,眉頭子挽結著一顆疙瘩,來回在腳地上走著,心裡在抱怨他哥和兩個侄子愚蠢透頂。他感到事態越來越險惡,但又不知道險惡倒究在哪裡。他已經失去了任何判斷,只能被動地任事態繼續發展。
  此刻,被關在窯裡的王彩蛾和孫玉亭,反而倒不那麼恐慌。剛開始的時候,孫玉亭嚇得渾身象篩糠一樣,但王彩娥立即制止了他的慌亂。彩娥骨子裡有她母親的那種吃鋼咬鐵勁。她吼著讓玉亭不要害怕,先把衣服穿好再說。孫玉亭這才像死人緩過了一口氣,趕忙手腳慌亂地穿衣服,結果把褲子前後都穿反了,又被彩娥罵著調了過來。
  王彩娥把燈點著,不慌不忙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又把被子拾掇得齊齊正正;然後便一屁股坐在窗前,開始破口臭罵金俊武一家人。孫玉亭哆嗦著坐在腳地的板凳上,渾身汗水淋漓,嘴裡只會嘟嚷說:「總有個組織哩……」
  天明以後,兩個人聽見外面人聲沸騰,知道全村人都知道了這件事,趕到這裡看熱鬧來了。孫玉亭馬上又嚇得面色灰白,頭垂到褲襠裡,渾身再一次篩起了糠。王彩娥吼著對他說:「你這個沒骨頭的傢伙!怕什麼?屁的事也沒!看他金家這群王八羔子怎放人!你光明正大來串門子,誰家的龜兒子看見你和我睡覺了?」
  孫玉亭這才又些許定下了心。他感激地望著這位相好。他根本想不到,女人平時像水一樣綿軟,緊要關頭就像生鐵一樣堅硬。在一生之中,孫玉亭除過和賀鳳英,還沒和旁的女人相好過。他一心一意鬧革命,從來不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自從俊斌死後,他給彩娥安排了照棗這個全村人眼紅的好營生,彩娥就漸漸把他的魂勾住了。起先他還沒意識到彩娥勾扯他;直到去年打棗那天她偷偷在他手上捏了一把以後,他才全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當然一下子就招架不住了,很快著了魔似的,不顧一切到這個窯洞來尋找溫暖和撫愛,終於落到了今天這個地步……此刻,玉亭唯一的希望寄托在田福堂身上。他相信福堂哥一定會想辦法解救他的——他忠心耿耿追隨書記鬧革命二十來年了……在田家圪嶗這面,田福堂像往常一樣,一大清早先泡了一壺濃茶,有滋有味地喝著,他們讓一隊副隊長田福高到金家灣那面看情況去了。
  不一會,五大三粗的福高就回來了。
  田福堂問他:「情況怎樣?」
  「人還關著。」田福高說。
  「玉亭和彩娥在窯裡有什麼動靜沒有?」
  「我沒到窯跟前去,就聽說兩個都不承認。彩娥還在窯裡破口大罵金俊武一家人哩……」
  田福堂「嘿嘿」地笑出了聲,說:「這就好了。俊武精明得都憨了!他現在就像從火堆裡拿出顆燒土豆。拿,又拿不住,丟,又丟不得……玉亭哩?」
  「玉亭聽說就在窯裡嘟囔一句話。」
  「什麼話?」
  「說總有個組織哩……」
  「哈呀!這玉亭!這號事還什麼組織哩!怎?組織還給他嘉獎呀?他最好是在窯裡鬧著尋死上吊遭人命,那金俊武恐怕馬上就得把門打開!」
  「玉亭怕早嚇得屙到褲子裡了,還顧上要計謀哩!」田福高笑著說。
  「現在這樣鬧也不遲!不知有沒有辦法把這話給玉亭傳進去?」福堂問福高。
  「恐怕沒辦法。金富和金強兩個守在門上,不讓人走近前去。」
  「那就等著看他金俊武怎結束這場戲呀!」
  田福堂隨即給福高遞上一根紙煙,他自己端起茶杯子,不慌不忙喝了起來……
  孫玉亭自己沒想到在彩娥的窯裡鬧騰著遭人命,他老婆賀鳳英卻在他家的院子裡哭喊著要尋死上吊了。聞訊趕來的少安媽和秀蓮,死活拉扯著她,不讓鳳英出自己的院子。玉亭的三個孩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災禍,殺豬一般在黑窯洞裡嚎叫著。
  孫玉厚父子三人在自己家裡沉著臉,誰也不說話。他們也沒出山,等待看事態如何發展。不管怎樣,孫玉亭總是自家人,他們不能不關心這件事。
  沉默很久以後,少安對父親說:「看來福堂不會出面解決問題,讓我到石圪節去找公社領導。要不,眼看出人命呀!」「不要去!」孫玉厚對兒子大聲吼叫,老漢不願意他家的人再扯進這是非坑裡。他對兩個兒子說:「你們不要出門!誰要出去,我就打折你們的腿!他們願意死哩,和咱沒相干!」
  這種時候,孫玉厚的家長地位是神聖的,少安和少平誰都不敢有絲毫的反抗,他們只好都呆在自己家裡。
  早飯時分,事態終於擴大了,王彩娥娘家戶族裡的幾十條後生,手裡拿著碾棍磨棍,從金家灣後山裡轉小路趕過來,給金家遭人命來了。雙水村誰也不知道,消息是劉玉升摸黑趕到王家莊報告的。劉玉升是雙水村不多幾家雜姓之一,屬於「少數民族」,在村中不參與三個主要家族的矛盾。但玉升和王彩娥的娘家有親戚關係,因此昨晚上聽金富在他們院子裡給田海民報案,就在後半夜偷偷溜出村,趕到王家莊報了訊;報完訊後趕天明他又返回雙水村家裡,一切遮蓋得人不知鬼不覺。
  王彩娥的幾個兄弟聽到消息,一打早就動員了本族幾十條好漢,操起傢具向雙水村趕來了……在農村,從古代到現代,似乎有一條不成文的「法規」:此類「桃色事件」可以不經官方,由戶族與戶族之間解決。這就意味著暴力與戰爭。在歷史上,這種事件往往釀成了慘痛的流血和屠殺。戶族、種族之間的衝突,也許是人類最大的悲劇。這種戰爭往往是由一些雞毛蒜皮引起的,而且根本分不清誰是誰非,結果就讓許多人毫無意義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王氏家族的武士們首先衝進了金俊斌家的院子。金富和金強儘管是打架老手,但寡不敵眾,沒幾個回合就被亂棍打得抱頭鼠竄了。
  彩娥家被關住的門很快打開。孫玉亭乘混亂之機,趕緊衝出了人群,向哭咽河後溝道裡落荒而逃,一霎時就不見了蹤影;王彩娥兩把抖亂了自己的頭髮,哭罵著爬上了金俊文家的窯頂,要往他家的院子裡跳,給金家遭人命,被她的一個弟弟硬拉住了。
  與此同時,一些王姓後生開始砸金俊文和金俊武家的窯簷石;另外一些人分別衝進這兩家人的院子,見什麼砸什麼。有的人已經開始往家裡沖。金俊武、金俊文和金富弟兄分別拿著切菜刀和殺豬刀子把在自家的門口,準備決一死戰。村中所有看熱鬧的人立即四散而逃了。大人拉著娃娃,哭叫聲響成一片,那情景真是混亂得如同戰爭一般。
  約摸十分鐘以後,金家戶族裡的二十來條後生,也操起傢具,向金俊武家趕來了。作為同宗同族的人,他們自覺地負起了傳統的責任;當這類事發生後,本族有人遭外族大規模進攻的時候,有義務用同樣的方式聚合起來與之對抗。這種關頭,作為同族人,就是歷史上或現實中相互之間有嫌隙,也暫時被放在一邊,要莊嚴地為神聖的傳統原則而戰了!
  金家戶族的人很快衝進了兩個院子,和外村的王姓展開了一場混戰。金俊武父子弟兄們看見本族人趕來支援他們,都感動得眼裡湧滿了淚水。
  在這混戰的人群中,只有一個毫無緣由的兩旁世人也在參戰——田二的憨兒子田牛。田牛在混戰開始、外姓人紛紛撤退的時候,他覺得更有意思了,竟然笑嘻嘻地順手拉了一根柴棍子,也攙和到裡面打開了。他不分敵我,見誰打誰。王姓戶族的人以為他是金家的人,就和這個憨漢也打了起來。田牛身上挨了幾棍,頓時勃然大怒,混亂中,他拿棍子追著把金俊武的一隻豬娃子腿打折還不罷休,又把一隻老母雞也打死了!
  正在雙方打得難分難解之時,金家戶族裡一個對田福堂極端不滿的人,突然對王家莊的人喊叫說:「門是大隊書記田福堂讓關起來的,你們不找他算帳,在這裡遭什麼殃呢!」
  這不懷好意的謠言一下子扭轉了這場戰爭的局勢。王家莊的人根本不知道雙水村的情況,立刻對這話信以為真了。
  這群盲目的暴徒先後停止了在金家院子的攻擊,在為首的人帶領下,直奔田家圪嶗去了——這真是一個戲劇性的變化!
  現在,金俊武和金俊文家的院子,遍地狼藉。外村王家族裡被打傷的人,被同族人扶到了王彩娥家的院子。金家族裡受傷的人,分別被抬回了自己家裡。金俊文衣服被扯得稀巴爛,手上流著血;他的小兒子已經被打得睡在土炕上直喊爹媽。金俊武大眼睛裡充滿了紅絲,兩隻手分別拿著切菜刀和殺豬刀子,仍然僵立在自家的門口——他終於使王家莊的兇徒沒有能進入家門。而他哥的家門卻沒能守住,攻進去了幾個人;儘管俊文父子三人拚力作戰,但家裡還是被砸得一塌糊塗;水甕,盆碗,沒有一隻是完好無缺的……現在,王家莊的二十來條後生已經淌過了東拉河,到田家圪嶗尋田福堂的麻煩來了。田福堂做夢也不會想到,這股禍水會被引到他家!
  這些打紅了眼的人剛過了哭咽河的小橋,有人就跑到前面給田福堂傳了話。福堂由於沒任何精神準備,一時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先吼叫著讓老婆和兒子趕快去鄰居家避難;老婆和兒子走後,他又把窯洞的門都鎖了起來。然後他飛快地跑到院牆外,吼叫田福高和田姓人家的後生們,趕快來保衛他的家庭!
  以田福高為首的田姓人家的幾十條後生,幾乎和王家莊狂暴的後生們同時趕到了田福堂的院子裡。
  一場混戰立刻又在這裡展開了。王家幾個捷足先登的人,已經爬上了田福堂家的窯頂,把窯簷石挨個地往下砸;碎石頭頓時劈劈啪啪落在了院子裡!
  田福堂身弱體瘦,根本無力參與這種暴力事件。他急得大聲向王家莊的人解釋,這件事與他田福堂一點關係也沒!王家莊的人已經打紅了眼,根本不聽田福堂說什麼。幸虧田福高幾個蠻漢抵擋,要不田福堂早已被亂棍打倒在地上了……當早晨王家莊的人剛剛進村以後,大隊副書記金俊山就知道事情不妙。他本來指望田福堂趕緊出面制止事態惡化——如果福堂自己解決不了,就應該趕快給公社報告。
  但是,群架已經打起來了,俊山還沒見田福堂有什麼動靜。他對福堂的這種態度非常生氣:儘管你對俊武有意見,但這種事上怎能坐山觀虎鬥呢?你這個大隊領導太沒水平了!
  金俊山想,田福堂不管這事,他金俊山不能像田福堂一樣袖手旁觀!別說他還是大隊副書記,就是個普通社員,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出人命!
  他立刻跑到田家圪嶗去找田海民,讓他開上拖拉機,趕快去石圪節找公社領導。海民不敢怠慢,馬上就去發動拖拉機。
  拖拉機臨開動時,金俊山還不放心,索性自己也坐拖拉機到公社去了。
  他兩個人來到公社,碰巧白明川下鄉不在機關。他們就馬上向副主任徐治功緊急匯報了情況。
  徐治功說:「這種說不清楚的事,公社怎個管法?再說,明川也不在……」
  金俊山著急地警告徐治功說:「公社要是不趕快去人,恐怕馬上就會有許多人被打死了!」
  徐治功想了一下,覺得自己不去,將來出了人命,恐怕他也的確擔當不起。於是,他很快把公社武裝專幹楊高虎找來,讓他趕快出去在公社企事業單位找十幾個基幹民兵,全副武裝,立即跟他趕到雙水村去。
  一時三刻,徐治功和楊高虎帶著十幾個武裝民兵,坐著田海民的拖拉機,火速向雙水村趕來了。
  公社的人馬開進雙水村時,正趕上王家莊的人和田家的人在福堂院子裡的大混戰。徐治功一下拖拉機,就命令一個民兵對空鳴了三槍。
  槍聲一下子把雙水村驚呆了。
  打架的人和看打架的人都被震懾住了,立在原地方,不敢再動彈。
  治功和高虎領著民兵衝進了田福堂的院子,立刻把斗陣雙方手中的器械都繳了。徐治功同時命令,把金家灣那面參與過鬥毆的金姓村民都帶到田福堂的院子來。
  處理這種事,治功還是有魄力的。他命令民兵把外村的王家和雙水村田家、金家三姓所有參與打架的人都捆起來。由於人太多,急忙找不下這麼多的繩子,高虎立即派人四處去尋;甚至把牛韁繩都用上了。一霎時,田福堂的院子裡橫七豎八捆倒了一大片人;連憨牛也被捆在了磨盤上。全雙水村的男女老少都趕到了這裡,觀看了這幕悲劇或者是鬧劇的最後一個場面……
  午飯前,王家莊大隊的領導也被徐治功派人叫來了。
  在田福堂的中窯裡,徐治功主持召開了兩個大隊領導人的緊急聯席會議。會議決定:一、誰砸爛的東西,由砸東西者原價賠給物主。二、誰被打傷,由打人者負責醫藥費;並負責賠償傷者養傷期間的工分(也可按兩隊平均工分值折成人民幣)。三、孫玉亭和王彩娥的男女關係問題,因兩個人都不承認,不予追究……在開會之前,驚魂未定的田福堂還沒忘了安排讓人殺了隊裡的兩隻羊,又搞了十幾斤白面,給公社來的同志們準備了午飯。
  下午,徐治功、楊高虎和十幾個公社各單位抽來的民兵,在雙水村吃完羊肉燴白面片,喝了茶水,田海民又用拖拉機把這些人送回了石圪節。在此之前,王家莊打架的人也被他們村的領導人帶上走了。
  於是,雙水村才結束了一天的大動亂,把許多有趣的話題留給村民們以後慢慢去說……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