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四十五章


  鄉諺:強扭的瓜不甜。
  李向前結婚以後,才真正體驗到了以上這句俗話的滋味。
  自從婚禮儀式一結束,他的不幸就開始了。結婚雖然已經幾個月,但他還是等於一個光棍,實際上,這樣一種夫妻生活,還不如他打光棍。光棍沒有女人的溫暖,但也不要受女人的折磨。
  從洞房花燭之夜起到觀在,他用盡了甜言蜜語,甚至下跪乞求央告,潤葉死活不和他同床。每天晚上,她不脫衣服,在牆角的一張小床上獨自睡覺,而把他一個人丟在那張漂亮的雙人床上。兩個人就像陌生的路人住在同一個旅館裡。李向前夜夜倒在床上流淚、歎息;他真想大聲狂叫,又想用拳頭把所有的東西砸個稀巴爛……剛結婚的時候,向前以為這是潤葉怕羞——大概所有剛結婚的姑娘都是這樣。於是他就原諒了潤葉的反抗,並且還在內心責備自己操之過急。因此,他晚上強迫自己安分守己地睡在大床上。他想,也許過一段時間,他就會得到妻子的溫存——他耐下心等待著這一天的到來……雖然父母親都是領導幹部,但李向前沒有一點從政的素質。他喜歡於一種自在的體力活。他在小時候就迷上了開汽車,覺得這工作可以走南闖北,也沒人成天跟在身邊指手劃腳。他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兩隻手把著方向盤,可以隨心所欲把一個龐然大物擺弄得像一隻綿羊一般乖順。司機工作雖然餐風飲露,很辛苦,但人心情暢快呀!
  高中畢業後,他父親想讓他在縣革委會機關當幹部,但他堅決不幹,而給縣供銷社的一位老司機當了助手。在這方面,他表現得心靈手巧,又能吃下苦,因此不到一年功夫,就考取了駕駛執照,獨立開車了。就像實現了一個美夢一般,李向前完全沉醉在了自己的職業中。對待汽車,他一點也不馬虎,哪怕為了洗乾淨一個螺絲帽,他可以把飯丟下不吃。汽車在他的眼裡是有生命的。就像愛馬的人看見自己的坐騎一樣,他每次向自己的汽車走去的時候,心裡就有一種抑制不住的激動和亢奮,甚至要溫柔地把這個鋼鐵傢伙撫摸一下。
  當然,在其它方面,他也是一個平平凡凡的普通人。他不愛看書,也不關心多少正經八板的社會大事。他喜歡聽軼聞趣事,和同行東拉西扯地編一些不上串的話。有時候看起來見識很廣,但實際上說的都是些沒名堂的事。除過汽車行道,對吃、穿、用的東西他也很在行;炒一手好菜,知道什麼衣服正流行,並且極其關注新出現的日用產品。有些玩藝兒他已經用了多時,可原西縣的人還沒聽說過,比如電動刮鬍子刀等等。
  但這個身體略嫌發胖的青年,心腸倒並不壞。他不像他這個行道的有些青年,動不動打架生事,或者時不時在公路上演出一些惡作劇來。李向前本質上是個本份人。他只是在吃、穿、住和開汽車這幾個範圍內兢兢業業而又精精明明地奔波操勞,其它範圍的事他沒什麼興趣。
  但是,這一切方面所用的心思加起來再乘以二,也抵不上他對田潤葉所用的心思。這沒有辦法,一個男人一旦迷上了一個女人,就覺得這女人是他的生命,他的太陽。除過這個女人,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暗淡失色了。為了得到這女人的愛,他可以付出令人難以想像的犧牲。甚至得到的不是愛,而是鄙視和污辱,心裡也很難為此而悔恨自己。正如兩句信天遊唱的——
  我愛我的乾妹妹,狼吃了我也不後悔……經過很長時間的不屈不撓的追求,李向前終於如願以償地和潤葉結了婚。就像當年他終於開上了汽車一樣,他覺得這又是把一個美夢變成了現實。
  他是多麼愛她啊!她身上的一切在他看來都是完善無缺的,簡直可以說是個天仙。
  但這位「天仙」雖然已經和他同宿一房,可好像仍然還在天上。現實又無情地變成了一個美夢——他不能把自己所愛的人摟進自己的懷抱!
  當他耐下心安分守己地睡在床上好多天以後,他的妻子還沒有「克服羞怯」,仍然獨個兒睡在牆角的小床上不理他。李向前苦惱得實在沒辦法了。
  他突然想:乾脆讓我離家一段時間,讓潤葉一個人呆著。在她這段獨處的時間裡,也許就會開始想念他,盼他回來。當他再返回家時,不要他去找她,她自己說不定就會迫不及待地撲入他的懷抱。
  這個帶有浪漫色彩的想法,使李向前很興奮。就像要實行一個精心的計劃一樣,他打點了一點行裝,找了個借口,就一個人走了北京。他父母直到現在,也並不太清楚自己兒子的不幸,只是覺得兒子新婚不久,就一個人去外地出差,多少有些不合情理。他們曾勸說他把潤葉也一塊帶上去玩;但向前說他妻子身體不舒服,就不一塊去了……李向前到了北京以後,找了個旅館住下。他也沒開車,又沒什麼具體事,幾乎完全是要白白地熬過一段時光。他就像自己給自己判了個有期徒刑,在這裡屈指計算著刑滿釋放的那一天到來。日子過得多麼平靜,什麼事情都沒有。可他的心如火焚,如油煎,真的就像一個囚犯坐牢一般難熬,白天,他拿著一張月票,從一輛公共汽車上跳下來,又上了另一輛公共汽車。首都所有的名勝古跡都去了兩次以上。
  那一晚上,他躺在旅館的床上,像通常一樣,翻過身調過身睡不著。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家……現在,他似乎看見潤葉已經拆掉了牆角的那張小床,把自己的被褥抱到了雙人床上,和他的被褥摞在一起。兩隻枕頭也親密地緊挨在一起了。潤葉腰裡束起了一件叫人心疼的小小的印花布圍裙,正在拿一把笤帚把雙人床單掃得乾乾淨淨。爐子的火正旺,房間裡暖烘烘的;爐上的鐵壺冒著水蒸汽,發出輕微的絲絲聲。她現在坐在爐邊的小凳上,正給他洗衣服,兩隻小巧的手在肥皂水裡浸得通紅。她突然停止了揉搓衣服,坐在小凳上發起了呆。她一定是想起了他。是的!你看她都不洗衣服了,站起來沖掉了手上的肥皂沫,慢慢地踱到那個小窗前面來,對,小窗正是朝北開的。啊啊!她是在向遙遠的北方眺望呢!看她的嘴唇在微微地翕動——那一定是在喃喃地念叨著他的名字,呼喚他趕快回到她身邊來……
  李向前熱淚盈眶地沉浸在自己的幻覺中。不,他不認為這是幻覺。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於是在第二天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在西單,在東單,在前門大街,在王府井,跑來跑去買了一整天東西。他主要是給潤葉買衣服。他把身上帶的錢,除留夠路費以外,全部都買了東西,裝滿了一個大箱和一個小箱。大箱裡全是給潤葉買的衣服和日用品,小箱裡是給他家和潤葉家的老人買的禮物。
  他提著這兩箱東西,就像多年在外的遊子要回到親人的身邊,坐完火車,又坐汽車,恨不能長上翅膀,飛回到原西縣城。跟淚在眼眶裡旋轉著,幸福的情感如同電流一般不時在全身通過,使他忍不住想咧開嘴哭上幾聲。
  他在省城下了火車後,就給潤葉拍發了一封電報——我於×月×日坐汽車到請接前本來到原西車站後,離家也就不太遠了,他自己可以提著箱子回家。但他覺得還是應該給潤葉打個電報。否則,她說不定要埋怨他不讓她到車站來接他。
  當汽車快要到原西城的時候,李向前臉燙得炭火一般;並且能聽見自己「咚咚」的心跳聲。農場、機械廠、銀行、副食公司、林業站、自行車修理部……前面就是汽車站!他早已把頭從車窗裡探出來,在車站門口的人群中尋找那張親愛的臉——到現在還沒發現……直到下了汽車後,李向前還沒見潤葉的面。他想大概潤葉以為汽車不會這麼早到,過一會才來。
  他於是就把兩隻皮箱放在地上,等待自己的妻子。本來他可以提起箱子很快就走到家。但他固執地認為,潤葉要來接他。他不能讓自己的妻子失望!
  但是,過了好大一會功夫,車站上的旅客和接人的親友都走光了,還不見潤葉來。
  現在,在候車室外面的土場子上,只剩下他一個人孤零零地站著,陪伴他的還是那兩隻皮箱。
  向前又想,可能潤葉沒接到電報——他現在多麼希望是郵電局出了差錯!
  因為潤葉沒有來車站,向前只好自己提著兩隻皮箱,向家裡走去——他結婚後住在運輸公司的家屬院。
  一路走著的時候,向前儘管已經受了點打擊,但並不沮喪。他反而又責備起了自己:是的,這麼幾步路,他不該打電報讓潤葉來接他。說不定潤葉有事忙著,或者正在家裡給他準備洗臉的熱水和飯菜……他終於走到了自家的門前。心狂跳著,把兩隻皮箱放在腳下,然後舉起微微抖著的右手敲了一下門。
  沒有動靜。他想,潤葉大概是和他開玩笑哩!等他自己進了門,她說不定就會從大立櫃或門背後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用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臉上吻一下……他從身上摸出鑰匙,打開了門。
  他呆呆地怔在了門口,頭上頓時象被人狠狠打了一棍。
  他看見,家裡空無一人。一切都還是原來的樣子。他的床上,仍然是一個枕頭一床被子;牆角的那張床也是老樣子。家裡冷冷清清,爐子裡沒一點火星。
  他拖著兩條沉重的腿,走進了房子,把兩隻皮箱扔在了腳地上;他自己也一撲踏坐在兩隻皮箱中間,抱住頭痛哭起來。命運啊,竟如此殘酷無情!
  一剎那間,狂怒的火焰驟然間在這個絕望的人心中熊熊地燃燒起來。他發瘋似地跳起來,兩腳就把地上的那隻大皮箱踩癟了。他把那一件件花花綠綠的衣服從箱子裡扯出來,兩隻手拚命地使著勁,把這些衣服都撕成了一些碎布條,扔得滿地都是。
  做完這件粉碎性的工作,李向前就連鞋也沒脫,倒在自己的床上,蒙住頭睡了。
  他當然不可能睡著,只是在被子裡無聲地啜泣著。
  不知什麼時候,他聽見妻子回家來了。他仍然在床上蒙頭大睡,連動也沒動,像具活屍。在一陣沉靜之後,他聽見她在收拾地上他撕碎的東西。他的心又一次怦怦地狂跳起來。他多麼希望潤葉來到他床邊,對他說,她對不起他,請他原諒她……
  一直到了夜間,他盼望的一切都沒有發生。他現在知道,她已經上了她的床,睡覺了。
  再也忍受不住了!他一下子從自己的床上跳下來,走到牆角她的床邊,一把將她的被子揭開,然後就用兩隻握方向盤的鐵鉗船的手,把她上身的襯衣和乳罩撕得粉碎。他臉上先是挨了一記耳光,然後又被狠狠抓了一把,火辣辣地疼。他不管這一切,只是瘋狂地抱住她,開始撕她的褲子。兩個人在黑暗中拚命地廝打過來——在這萬般寂靜的黑夜裡,李向前要強姦他的妻子了!
  經過一陣劇烈的搏鬥後,強姦未遂。他和妻子都傷痕纍纍,兩個人幾乎都要暈死過去。
  向前突然放開妻子,一下子跪在她床前,痛哭流涕地說:「原諒我吧!我對不起你!我錯了!我再也不會這樣了……」
  他說完這些話,就站起來,打開家門,搖搖晃晃地向外面的黑暗中走去……
  三天以後。田潤葉已經從床上起來了。她拖著疼痛的身子,勉強換了一身衣服,梳了梳自己喜雀窩一般亂蓬蓬的頭髮。李向前那晚上出走後,再也沒有回來。
  三天來,她幾乎沒吃什麼東西;臉色蠟黃,眼窩深陷,就像剛從地獄裡回到人間一般。
  此刻,夜幕又一次籠罩了大地。窗外,星星在藍天上眨巴著眼睛,張望著人世間這個不幸的小房屋。
  她呆呆地坐在床邊。腦子是雜亂的,又是空泛的。她聽見門外「咚!」地一聲響。什麼聲音?她懷著恐懼站起來輕輕開了一點門縫。
  她看見,李向前象死人一般橫在門口。一股強烈的酒味撲鼻而來。
  她閉住眼,沉重地歎了一口氣,然後就彎下腰,把這個爛醉如泥的人往房子裡拖——門外一夜肯定會把這個醉漢凍死的。
  本來已經沒一點力氣了,但她仍然拚命把這死沉沉的軀體,拉到了房中的腳地上。李向前已經醉得不省人事,身上、臉上和頭髮上都糊滿了骯髒的嘔吐物,發出一股刺鼻的臭味。
  她現在開始連扯帶剝,把他的髒外衣扔在一邊。但她無論如何再沒有力氣把他弄到床上去。她乾脆把他大床上的被褥拉到地下鋪開,把這個沉重而失去知覺的人硬拖進去。她給他蓋好被子,又看見他臉上也糊滿了泥土和髒物,就拿熱毛巾給他擦乾淨。她安頓他睡下後,就拉滅電燈,回到她的小床上睡了……
  第二天早晨,李向前醒來後,看見他睡在腳地上,身上還蓋著被子。老半天,他才回憶起這以前的種種事情。他現在明白,他躺著的這個舒適而暖和的安樂窩,是潤葉為他搞的。
  他的心「呼」一下熱了!
  他立刻從地上跳起來,衝動地向妻子撲了過去。
  在他還沒來得及摟住她的時候,他的臉上就「啪」地又挨了一記耳光。
  他像木雕一般呆立在腳地上,看見妻子把收拾好的一個提包拎在手上,連看也沒看他一眼,就打開門頭也不回地走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