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十九章


  十一月初,田福軍到省上去聽傳達粉碎「四人幫」的中央文件,完了還要參加省黨校理論班的學習,據說要到明年初才能回來。
  白天大部分時間裡,田福軍家裡除過徐國強老漢照門外,就再沒什麼人了。院子裡經常靜悄悄的;偶爾傳來徐老的一聲咳嗽和他對那隻老黑貓的幾句溺愛的訓斥話。只是在中午和晚飯時分,他女兒徐愛雲才從醫院回來,給他和曉霞做點飯。福軍的侄女潤葉最近不知為什麼,也常不回家來。
  徐國強雖說年齡早已過了花甲,但身板還硬朗。我們已經知道,日常沒事的時候,這老漢就在院子花壇的那一小塊土地上,營務各種莊稼。對他來說,這已經不是勞動,恰恰是一種休息。他覺得,要是一整天閒呆著,身子骨反而疼痛。只要勞動一會,立刻就感到筋脈舒展多了。
  可是現在,氣候已經寒冷,再沒什麼活可干了。那個花壇早已經沒有了任何植物,變得一片荒涼。
  這時候,徐國強老漢也像那花壇一樣,荒涼而寂寞。太無聊了!一整天象土撥鼠一樣,悄悄地鑽在這院子裡,真不是個滋味!他又不敢遠離家門——要是乘他不在鑽進來個小偷怎麼辦?
  他於是就一個人在窯裡呆一會,又到院子裡曬一會太陽。唯一的夥伴就是那隻老黑貓。這貓也像他一樣老,連自己行走都不敏捷了,更談不上讓它去捉老鼠。話說回來,這嬌東西一天好吃好喝,也懶得再去費那神。記得這黑貓在他老伴活著的時候,就是他們家的成員……唉,要是愛雲她媽還活著,那他現在的日子就不會過得如此寂寞。少年夫妻老來伴!孤身一個生活,真淒涼啊……現在正是下午,太陽還有點熱力,徐國強老漢就從窯裡出來,蹲在有陽光的牆角下,不停抽著田福堂給他帶來的旱煙。黑貓臥在他身邊,合住眼睛在睡覺。他一隻手拿著煙斗,一隻手在貓身上撫摸著,眼睛無意識地瞧著對面山。
  山裡現在光禿禿的。死了的柴草一片枯黑,沒有葉子的樹木在寒風中抖顫著枝杈;莊稼地裡有些黑烏鴉,像黃紙上滴下些黑水點子。一大群灰鴿在城市上空的煙霧中掠過,都能聽得見翅膀扇動的聲音。南關那裡,不時傳來電鋸刺耳的聲音。要是夏天,這裡還能聽見原西河水的喧嘩聲。可是現在原西河已經結冰了。
  徐國強老漢無聊地坐在牆根下曬太陽,一鍋接一鍋地抽著旱煙。福堂這旱煙就是好!不硬也不軟,又香又順氣,晚上睡覺還沒痰。徐國強不無遺憾地想:這人營務旱煙的確是一把好手,可他自己有氣管炎,竟然不能抽煙了。
  想起田福堂,徐老馬上又想到了福堂的女兒潤葉。這娃娃在愛雲家門上住了多年,在徐國強看來,也就是自己家裡的人。既然是自家人,他就很關心這女娃娃,就像關心他的女兒女婿和兩個外孫子一樣。
  他去年年底才知道,李登雲家的向前看上了這女娃娃。他聽說是這樣,馬上覺得是門好親事。登雲是他過去的老下級,志英他也瞭解,至於他們家的向前,更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現在這小伙還開了汽車。在這山區,開汽車是個好職業,掙錢多,到外地買個東西也方便。
  可是他又聽愛雲說,潤葉還沒利利索索答應這門親事。他感到很奇怪。按說,潤葉是個農民家的娃娃,能攀這門親事就很不容易了。不要說人家登雲一家人主動提這事,就是人家不主動,自家也應該主動一些嘛!聽說眼下是向前在追,而這女娃娃還躲人家呢!唉,這倒是為什麼呢?
  他瞭解是這麼個情況,心想:要不,讓我給這女娃娃說一下!反正我一天閒呆著,也沒什麼事幹。
  他就在一天瞅了個機會,等家裡人都不在光潤葉在的時候,他就和她提了這件事。不料,這娃娃果真不說一句利索話。
  他問:「那倒究是因為什麼?」
  這女娃娃給他回答說,她還小,先不想考慮這事……嗨,二十大幾的人了,還小?記得他和愛雲她媽結婚時,兩個人都才十六歲半!現在提倡晚婚,這是政策,他不反對;但不能晚得沒邊沒沿嘛!女人年紀一大,生個娃娃都困難哩!
  他於是就七七八八給潤葉說了老半天。除過關於將來生育方面的困難外,他主要闡述了這門親事的好處。他從李向前說到他媽劉志英,又從劉志英說到志英的丈夫李登雲,最後又從李登雲說到他自己和這家人交情的歷史淵源。
  但這次談話最終沒有什麼結果。這女娃娃只是禮貌和尊重地聽他說話,自己一句話也不說。最後只給他留下個「話把子」,說讓她考慮一段時間再說……徐國強現在坐在這牆根下,抽煙,撫摸貓,又專心想潤葉和向前的這門親事。接著他又從這門親事深入進去,考慮起了登雲和福軍的關係。
  徐國強很早就感覺到,登雲和他女婿福軍的關係不是太好。他知道,登雲因為和他的老歷史,面子上不好意思和福軍爭鬥。但登雲無疑是站在一把手馮世寬一邊的。至於世寬和福軍的矛盾他早就知道了——不僅他知道,全縣的幹部都知道。他因此常在內心為他的女婿擔心。福軍是個耿直人,又是個書生,馮世寬手腕高明,再加上李登雲幫扶他——聽說還有個馬國雄也和他們站在一塊,福軍怎能抗過他們呢?就是張有智支持福軍,可主要領導中,兩個人怎麼能抵擋過人家三個人?再說,世寬又是一把手,權大,福軍和有智更是對付不了。
  關鍵是李登雲!登雲雖然表面上看來粗粗笨笨,但這人有心計,辦事能下手!面子上對人都哈哈一笑,可辦事的時候,心象塊鐵一樣硬,說老實話,不是登雲撐台,他馮世寬那主任也不好當!
  他真沒想到,他一手栽培起來的李登雲,現在竟然成了他女婿的對手。
  唉,說來說去,他現在已經沒權了。就是和登雲挑明談一次,讓他不要和福軍作對,登雲表面上會說一堆「那怎還能」的哄人話,但背過他徐國強,該怎干還怎干!他知道登雲這人哩!
  這樣看,他女婿目前的處境很困難了。他知道福軍處理許多事都是正確的。但正確的不一定就是時下吃香的。雖說「四人幫」已經打倒了,但顛倒事不一定馬上就能再顛倒過來!你不看馮世寬,「四人幫」時候緊跟著跑,現在又積極喊叫著批判「四人幫」哩!
  徐國強想來想去,沒有個好辦法給他女婿幫點忙。按說,他在原西縣當了多年領導,上下左右都很熟悉,應該為福軍解點圍。但這不是在街上的門市後面買兩瓶好酒,只要他開口就能辦到。這是政治!而實際上只有一個關鍵——那就是李登雲!可登雲現在位置高了,他成了個下台幹部,已經沒辦法這傢伙了!
  他突然靈機一動,把田潤葉納到了這「棋盤」上來。他想:這是一步好棋!潤葉要是和向前結了婚,那他李登雲就成了福軍的親戚,再好意思和福軍作對嗎?
  對!他竟然多少時沒認真朝這方面想!真是老糊塗了!
  徐國強就像一個即將被將死的棋手,突然有了一著起死回生的妙棋,興奮得從這個牆根下一閃身站了起來。老黑貓不知發生了什麼意外,也趕忙站了起來,驚慌地看著它的主人。
  徐國強激動地又點著一鍋煙,然後立刻盤算:他要恨快再和潤葉談一次話,千方百計要說服她答應這門親事!
  這天下午,愛雲和曉霞先後都走了,潤葉回家來取她的棉大衣。
  好機會!徐國強立刻走到潤葉和曉霞住的那孔窯洞裡,著急地馬上就進入了主題。
  他和藹地問潤葉:「你和向前的事考慮得怎麼樣了?」潤葉見徐大爺又問她這事,只好仍舊回答:「我還沒考慮好……」
  「這麼個事,還考慮一年哩?你聽徐大爺一句話!這親事再好不過了!你千萬不敢耽擱。據我知道,人家向前一家人都很著急,現在就等你一句話哩!」
  潤葉真痛苦。她最近不願回這個家,就是想躲避他們說這事。想不到她剛踏進家門,這就又來了。不過,這徐大爺一大把年紀,平時對她也好,再說又是二爸二媽的老人,她不能傷徐大爺的臉。她就很禮貌地說:「大爺,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我……」
  潤葉急忙不知該怎麼說。自少安找了山西姑娘開始,這已經一年多了,她慢慢恢復了一些正常。她真不願意再把這傷口抓得血淋淋的。
  徐國強看她還是原來的老樣子,就只好把這件事背後的「那種意思」往明挑了!
  他說:「你可能不知情,你二爸和向前他爸關係不怎麼好。就是因為向前看上了你,這一年多來,他們的關係才緩和了一些。你還不知情,你二爸在這縣上工作很困難,人家許多人合在一起整他!其中最關鍵的是向前他爸。因此上說,你如果和向前成了親,你登雲叔和你二爸就成了親戚,他就再不好意思和你二爸作對了;那你二爸的日子也會好過一些……可是現在,登雲一家人都對你這麼熱心,你要是拒絕了這門親事,那後果我不說你也知道……唉,你二爸真是困難啊!」徐國強說完後,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潤葉一下子被徐大爺的話震住了。天啊,她沒想到,在這門親事的後面還有這麼嚴重的情況呢!
  她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腦子重新被攪得天昏地暗!
  徐國強見她被他的話懾服了,並且陷入到深思之中,就說:「潤葉,我先走了,你好好考慮一下。考慮好了,你就給大爺打一聲招呼……」
  徐老引著黑貓退出了這孔窯洞——讓娃娃一個人想想吧,這婚姻大事又不能逼迫!
  徐國強出了門以後,潤葉還手裡抱著自己的棉大衣呆立在腳地上。
  啊啊!事情原來這麼嚴重!她早就覺得二爸情緒一直不好,原來有這麼多人都反對他哩!而且作對的主要是向前他爸!
  這可叫她怎麼辦呢?在她的心中,她最尊敬和愛戴的就是二爸。他愛護她,供她上學,又給她找了工作。平時,就是買一毛錢的水果糖,也是給她和曉霞各分一半……現在,他竟然有這麼大的困難!她心疼二爸。她願意為他分擔憂患。可是,她又並不愛李向前啊!
  她內心又像狂風暴雨一般翻騰起來。她想:讓她和向前結婚,這大概也是二爸的意思!他不好給她說,只好讓徐大爺出面給她做工作……怎麼辦?她不斷問自己。
  一個她說:不能答應這門親事!因為你不愛向前!你愛的人是孫少安!
  可另一個她又勸說這個她:少安早已經結婚了,你一生也許不會再碰上一個稱心如意的人。你最終如果還要和一個自己不滿意的人結婚,那還不如就把這門親事應承下來。這樣,你還能給二爸解個圍……潤葉乾脆不再回學校去了。她把棉大衣放在炕上,一個人背靠著炕攔石,站在腳地上思考著這事,腦子象鑽進去一群蚊子,嗡嗡直響。
  她開始動搖了。她的力量使她無法支撐如此巨大的精神壓力。當然,除過客觀的壓力以外,她主觀上的素養本來也不夠深厚。是的,她現在還不能從更高意義上來理解自身和社會。儘管她是一個正直善良的人,懂事,甚至也有較鮮明的個性,但並不具有深刻的思想和廣闊的眼界。因此,最終她還是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於是,她的所有局限性就導致她做出了違背自己心願的決定:由於對愛情的絕望,加上對二爸的熱愛,她最後終於答應了這門親事……
  徐國強老漢一獲知潤葉同意和向前結婚,立刻迫不及待地親自去了一趟李登雲的家,把喜訊傳給了這家的三口人。
  李登雲一家馬上喜出望外,緊急動員起來,開始備辦婚禮了。向前結婚的東西實際上早已經準備停當,擱在兩個大木箱中。現在只是該裁的裁,該縫的縫,該整理的整理;缺什麼東西趕快出動去買!
  街上縫紉社兩個手藝最好的師傅第二天就進了李主任家。劉志英班也不上了,帶著從農村叫來的親戚忙著裡外料理。李登雲和兒子一塊合計:婚禮該請些什麼客人;一共得多少人;幾桌飯;多少瓶酒;幾箱煙;在什麼地方舉行;要不要動用車輛;要動用得多少輛……另外,得給女方置辦什麼東西?潤葉需要給買些什麼?還有田福軍、徐愛雲、徐國強;愛雲的女兒田曉霞和在省城上學的曉霞她哥田曉光……看來這後一項事宜一會還得向向前媽請示,他父子倆決定不了!
  與此同時,這面的徐愛雲也忙活起來了。她緊急地動手準備出嫁侄女的裝備。遺憾的是,福軍不在家,她爸人又老了,沒人給她幫忙。跟前有個曉霞,上學不說,又是個瘋丫頭——她才不管這號事呢!
  對!趕快讓大哥來!真是的,潤葉是他的親生女兒,這時候他不忙讓誰忙!
  徐愛雲趕緊給田福堂發了一封信。信發走後,她還覺得速度太慢,又讓曉霞把潤生叫來。她打發侄兒當天就騎自行車回雙水村找他爸,讓他趕緊到縣城來備辦他女兒的婚事……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