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十七章


  孫少平在高中的最後一個學期開始了。
  從一九七五年春天起,他在原西中學已經不知不覺度過了一年半的時光。
  一年半是漫長的。他在這期間忍饑、忍辱、忍凍,心中留下數不清的痛苦記憶。
  他又感到一年半是短暫的。他在這裡也有過歡樂和愉快,懂得了不少事,結交了朋友,獲得了友情,開闊了眼界,拋棄了許多純屬「鄉巴佬」式的狹隘與偏見……一切都好像才剛剛開始,可馬上就要結束了。
  但不論怎樣,他還是為終於快熬到了高中畢業而高興。這一切多麼不容易啊!
  他更為高興的是,他已經跨過了十八歲的年齡。這就是說,他已經成了大人。即使高中畢業回去勞動,也能扛起一頭子了,從心理方面說,他現在也已經有了強烈的獨立意識。在以前,他總覺得自己是個娃娃,得依靠大人。現在,即便是沒有大人,他也感覺能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下去。他的另外一個成熟的標誌,就是對大人的行為開始具備批判的眼光。以前父親和大哥說的話和做的事,他都認為是對的。可現在就不見得了。不過,目前這種批判性的意見只在心裡而不會表現在嘴上,更不會表現在行動上。
  總之,也可以這樣說,他現在已經初步有了他自己的生活觀——儘管這一切的確是剛剛才開始。
  他現在最為遺憾的是,他在這一年半中請假的時間太多了。學校儘管經常搞政治運動和出山勞動,但總還上一點文化課。他耽誤的課太多,以至都無法彌補了。本來眼下的一張高中文憑就不包含多少學識,他的這張文憑更不值幾個錢,僅僅能說明個學歷罷了。這倒不是說,他在這一年半里一無所學。不,他閱讀過不少課外書。從學校的傳統眼光看,這種學習是極不規範的。但在一個人往後的日常生活中,也許這種學習比課本知識更為有用;只不過參加正式的考試就不行了。不管在以前還是在以後的中國文科考試中;也不論大、中、小學,一律都在基本規定的「教學大綱」的範圍內。而許多這樣的考試已和舊朝代的「八股」無異。中國這種考試方式鼓勵了死記硬背,但往往排斥了真正的才學。
  孫少平的遺憾倒不在文科方面,主要是數、理、化。他誤得太多,前後接不上碴,雖然這學期聽課,也聽不懂。聽不懂就聽不懂,反正也不上多少課——現在學校上課已是一件附帶的事。
  現在,他沒有事的時候,就仍然看課外書。曉霞還像以前一樣,從她家裡拿許多書來讓他看。他們每天也在學校操場的報欄前不期而遇。星期六的時候,曉霞還把她爸訂的《參考消息》給他拿來,他星期天就哪裡也不去,興致勃勃地看這些外國通訊社的電訊稿,腦子裡在許多國家遊蕩老半天。
  這一天下午,田曉霞突然匆匆忙忙到宿舍來找他,讓他跟她到外面走一趟。
  少平有點莫名其妙。曉霞有什麼話不能在這裡說,非要到外面去不可呢?
  因為宿舍有同學,他不好說什麼,就只好跟出來了。出了門以後,少平趕緊問她:「什麼事?是不是我家裡又出事了?」他生怕自己家裡又有什麼災難——他那個家常常猛不防就出意外!
  曉霞一邊走,一邊對他說:「不是你家裡的事。」「那是你們家出了什麼事?」少平又攆著問她。
  曉霞說:「不是你家,也不是我家,是國家……」
  國家?國家又出什麼事了?今年國家真是災難重重!元月周總理逝世,四月五日發生了「天安門事件」,撤銷了鄧小平的職務。緊接著,七月六日朱德委員長逝世,前幾天又發生了震動全球的唐山大地震……多災多難的中國啊,你叫人多麼憂心和焦慮!
  他匆匆跟著曉霞走,先不便再問她什麼了。看來曉霞一句兩句說不清楚,而顯然在稠人廣眾面前也不好說。
  他和曉霞出了學校總務處後面的那個小門,一直沿校牆根向一個小山溝裡走去。
  直到看不見人的地方,曉霞才停下來,從衣袋裡掏出一個筆記本,遞到他手裡。
  他不知是何事,慌忙緊張地打開那個神秘的綠皮筆記本——扉頁上一行醒目的鋼筆字立即跳入眼簾:《天安門廣場詩抄》!
  啊啊!原來是這!
  孫少平先沒顧上和曉霞說什麼,激動地開始看這些詩。他看著看著,都忍不住讀出聲來了——欲悲聞鬼叫,
  我哭豺狼笑。
  灑淚祭雄傑,
  揚眉劍出鞘!
  孫少平用飛快的速度把這個筆記本上的詩先翻著看了一遍,然後問曉霞:「你從哪兒搞來的?」
  曉霞說:「我哥暑假裡帶回來的。先前他只讓我爸爸看了,沒給我看。後來我發現了他的筆記本,硬纏著哥哥把這些詩都抄下了。哥哥千安頓萬囑咐,不讓我給別人看,說現在公安局正追查這些傳抄的詩哩。我想,給你看一下不要緊……」
  少平馬上興奮地說:「能不能讓我也抄一份呢?」曉霞想了一下,說:「你可以抄,但一定要小心,千萬不敢叫人看見了!」
  「沒問題!」少平向她保證說。
  兩個人於是湊在一起,把筆記本又翻著看了一遍。這些詩如同烈火一般,把兩顆年青的心烤得熱烘烘的。兩個十八歲的年輕人都沉浸在嚴肅的思考之中。國家的不幸,社會的動盪,使大人成熟,孩子成長——一九七六年,中國人都好像年長了幾歲!
  從這天以後,每當夜深人靜時,孫少平就偷偷爬起來,出了宿舍,走到教室裡,埋頭抄寫這些詩歌。抄到激動之處,他心潮澎湃,熱血沸騰,就走到院子裡平靜一會……有一天晚上,他抄了一會去上廁所,回來時猛然發現顧養民正趴在他桌子上,看曉霞的那個筆記本。孫少平頭「轟」地響了一聲:這下完了!
  顧養民見他回來,馬上抱歉地說:「我出來解手,看見教室亮著燈,心想大概誰自習完忘了關燈,跑進來準備關燈,結果發現你桌子上的這些詩。本來我不該看,但一看就放不下手了……啊呀,這些詩寫得太好了!我早聽我父母親說社會上正傳抄天安門廣場的詩歌,但一直沒看見過。想不到你有這麼厚一本呢!你從哪裡搞到的?能不能讓我也抄一下?」
  孫少平本來想給顧養民發脾氣,看他這樣說,便又消了火氣,說:「這不是我的筆記本。」
  「能不能讓我抄一下呢?」顧養民又問他,而且看來非常渴望孫少平答應他。
  少平想了一下,這事得和曉霞商量。他對顧養民說:「我現在不能決定,等明晚上再告訴你。」
  「明晚上就這個時候,我再來找你!」顧養民高興地說。
  第二天,少平把顧養民發現他抄詩的事告訴了田曉霞。「能不能讓他抄呢?」他問曉霞。
  曉霞一時也拿不定主意。
  少平就對她說:「我看讓他抄去。他自己抄了,就不會把這事捅出去!」
  曉霞覺得少平的話有道理,就說:「那就讓他抄去。可不能再叫人發現了!你一定要給他說清楚這一點!」「你不說我也知道哩!」少平說。
  第二天晚上夜深人靜時,顧養民準時來了。他很感激少平讓他抄這些詩。兩個人於是就趴在一張課桌上,緊張地往自己的筆記本上抄寫著。少平早已經淡忘了顧養民和郝紅梅的關係。他自己當初和紅梅的那點「瓜葛」更是變得遙遠而模糊了。再說,他目前和曉霞的這種交往,已經使得早先的那一切都變得微不足道。
  經過兩三個夜晚,少平和顧養民就先後抄完了這些詩。少平把那個綠皮筆記本又還給了曉霞——顧養民根本不知道這筆記本是誰的。在以後的日子裡,顧養民腦子裡還一直盤旋這件事,不知道少平從哪裡搞來這麼些「機密」,按說,少平來自農村,家裡也沒聽說有門外工作的幹部,他怎麼可能把《天安門詩抄》搞到手呢?
  不論怎樣,這個農村來的同學不可小視!顧養民漸漸覺得,孫少平身上有一種說不清楚的吸引力——這在農村來的學生中是很少見的。他後來又慢慢琢磨,才意識到,除過性格以外,最主要的是這人愛看書。知識就是力量——他父親告訴他說,這句話是著名英國哲學家培根說的。是的,知識這種力量可以改變一個人,甚至可以重新塑造一個人。養民自己出身知識分子家庭,因此很能理解這一點。
  一個星期以後,孫少平他們全班一起出動,到原西城外的一條山溝裡,鋤他們班種的高粱地——這是立秋之前鋤最後一遍草。
  那天,臨近中午的時候,從西南面的山後突然鋪過來一片烏雲。不多時,這黑雲彩就漫過頭頂,遮住太陽,佈滿了整個天空。剎那間,電閃雷鳴,狂風大作——一場大暴雨眼看就要傾倒下來!
  山窪上勞動的男同學紛紛去找躲雨的地方。溝道裡鋤地的女同學也都扛著鋤,爬到山窪上來了。只有跛女子侯玉英不聽其它女同學的勸阻,一個人扛把鋤,一跛一跛走到一個石崖下面。其它女同學說怕溝裡起洪水,那地方危險,勸她不要去。但跛女子讓這些人別管她的事;她說雷雨就那麼一陣陣,怎還能起洪水呢!
  大暴雨說來就來了!隨著狂風吹過,雨簾就從山後漫過來。頃刻就把天地間變成白茫茫一片。妖艷的閃電不時在空中曲折地劃過;雷聲和狂風暴雨攪在一起,震耳欲聾。不多一會,就聽見溝溝渠渠裡傳來了滔滔的流水聲。
  不到半個鐘頭,大溝道裡就起水了。混濁的泥浪翻滾著跟頭,吼叫著從後溝道裡衝了出來!
  在一片混亂的暴風雨中,溝道裡突然傳來了侯玉英尖銳的哭喊聲!
  少平縮在一個小山窯裡,透過雨簾,看見洪水已快要漲到侯玉英避雨的那個石崖下了。跛女子正哭喊著,兩手揪著旁邊土台子上的幾棵叢草,企圖爬上去逃命。但由於腿不幹練,加上泥地溜滑,三番五次爬上去又跌了下來!
  孫少平知道,也許用不了多少時間,洪水就會淹沒到那個石崖下,把跛女子一浪捲走!
  他立刻從自己那個乾燥的小土窯裡衝出去,冒著瓢潑似的暴雨,踏崖溜窪地往溝底跑去。
  孫少平不知摔了多少跤,才到了怒吼的洪水邊。身上浸透了泥水,頭髮和臉也被泥糊得五麻六道。
  他來到洪水邊,一籌莫展了。侯玉英隔在河對面,他不得過去。他儘管在洪水中游過泳,但那是在原西河裡——那水寬闊,也平穩,到河對面上岸選擇餘地大。可這是道小溝,水急浪險,要游過去太困難了!
  這時候,洪水已經漫上了侯玉英正掙命的那個石崖邊上。跛女子的手死揪住土台子上面的叢草,兩隻腳已經挨著洪水邊了。她現在只是絕望地呼喊著:「救命啊!救命啊!」少平在暴風雨中大聲向對岸喊:「你先堅持一下,我過來了!」
  他喊了一聲後,就撲入了洪水之中——一個浪頭很快把他整個吞沒了……
  還好,他又鑽出了水面!他眼睛什麼也看不見,只憑本能向對岸拚命游去。
  謝天謝地,他終於上岸了!他用手摸了一把臉上的泥水,就撒開腿朝那個土台上面跑去。
  他來到土台子上面,看見洪水已經淹沒了侯玉英的下半身,如果不是她兩手死死揪著叢草,恐怕早讓水捲走了!少平飛快伸出手,把她從土台子下面拉上來。
  侯玉英一撲踏趴在土台子上,放開聲嚎了!這哭聲是慶賀她的生命得救,也是對救她命的人表示她的感激之情!
  當孫少平游過河對岸的時候,全班男女同學都紛紛從山窪上跑下來了。他們站在暴雨中的洪水邊上,隔著翻滾咆哮的濁浪,心怦怦地跳著,揚著手,喊叫著,像看一幕驚險的戲劇,眼看著少平把侯玉英拉上了對面那個土台子。他們之中沒有人敢從這洪水中游過去。現在,所有淋得像落湯雞似的同學們都在溝道這面歡呼起來!女同學們都哭了;男同學也有流下眼淚的。這個時候,大家才強烈地意識到,人生活在一個集體裡,就應該像兄弟姐妹一樣啊……跛女子侯玉英做夢也沒想到,在她遇到生命危險時,竟然是她曾放肆地傷害過的孫少平,冒著自己的生命危險搶救了她。
  跛女子為此感動得不得了!羞愧得不得了!
  幾天以後,驚魂剛定下來,她就單獨來找孫少平,又一鼻子哭開住不了氣,嘴裡一股勁說著感激他的話。她哭完後對少平說:「我這下才知道你是個好人!郝紅梅不是個東西!她和你相好著就不相好了,又跑去騷情顧養民!」少平馬上對她說:「你不要說紅梅和養民的長長短短!我不願聽你說這話。咱們都是大人了,不要多管旁人的閒事!」
  侯玉英也就不說郝紅梅和顧養民了,然後便硬拉著少平到她家去吃飯。跛女子說這不光是她的心意,也是家裡大人的心意——她父母親非要讓她帶少平到她家裡去吃一頓飯不行。
  少平好說歪說沒有去。他不願意因為這麼一件事,就讓人家把他看成為救命恩人。在他看來,侯玉英和他自己都好好的沒什麼事,這就行了,何必沒完沒了地還提這事呢!可是,第二天上午,侯玉英的父親又親自來學校請他了。孫少平怎說都推辭不了,只好去了侯玉英家。
  侯玉英的父親侯生才是縣百貨公司第二門市部主任。侯主任兩口子專門為女兒的「救命恩人」擺了一桌子飯,像請個顯要人物一樣,還上了燒酒。兩口子爭著給他夾菜倒酒,捎帶著嘴裡感激話說個不停。少平不會喝酒,拘謹地在這個幹部家裡吃完了這頓飯。飯後,他們村的金光明突然進來了。金光明就是這二門市的售貨員。因為光明家是地主成份,他二爸孫玉亭文化革命初期,曾帶村裡貧下中農造反隊刨過這弟兄三家的窯洞和院子,因此這家人多年來不和他們家的人說話。現在,光明大概聽說少平救了他們主任女兒的命,並且侯主任還親自請少平來家裡吃飯,就跑過來看他來了。由於侯主任是他的頂頭上司,而少平又是侯主任尊敬的客人,因此金光明一副很熱情的樣子,和少平拉了許多關於他們雙水村的一些四不沾邊的話。少平心裡知道,光明有意讓侯主任看出,他和少平不僅是一個村裡的,而且兩家人的關係還不錯呢……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