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十三章


  周文龍帶著幾個扛槍的民兵,高度緊張地在羊灣村和賈家溝跑了一天,還沒把兩個逃跑的「階級敵人」捉住。
  白天捉不住人,他估計這兩個「逃犯」大概藏在周圍的山裡了,就決定晚上「守株待兔」。
  他當即把幾個民兵留在羊灣村,讓他們中的一個人照看住這家人,以防跑出去通風報信;另外留下的人就埋伏在這家人的院牆外面,等人一回來就馬上捆住拉到工地上去。他命令這幾個民兵說:「捉住後捆緊些!」
  然後他自己帶著其它幾個民兵在賈家溝用同樣的方式等待另一個「敵人」自投羅網。
  但他們辛苦地熬了一夜,還是沒有把人捉住。
  第二天早上,眼裡充滿紅絲的周文龍把這兩個大隊的負責人叫來,限他們在三天之內一定要把這兩個「敵人」扭送到公社來。
  這兩個隊的負責人申辯說:誰知道這些人藏到什麼地方去了,他們怎麼能在三天內把人找見呢?
  周文龍氣憤地說:「要是三天內找不回來,那你們兩個就自動來『勞教隊』頂他們!」
  他於是就喪氣地帶著民兵小分隊返回到公社裡。
  他一回到公社,副主任劉志祥就把縣上兩位領導來柳岔的前前後後都向他匯報了。
  周文龍聽後就像頭上被人打了一棒,坐在椅子裡楞住了。劉志祥補充說:「田主任走時吩咐我,叫你把捉回來的那兩個人也放了。說他和張主任過一兩天還要到柳岔公社來。」「人沒捉回來,還放什麼哩?讓那兩個壞蛋逃之夭夭不就行了?」周文龍氣憤地把臉往旁邊一扭。
  過了一會,他扭過臉又問:「勞教隊一個不剩都放了?」劉志祥說:「都放了。不過,縣上領導也沒說這些人沒問題,叫咱們在政治夜校批判一下……」
  「資本主義傾向用嘴巴就能消滅了?」
  「這又不是我的意見!這是縣上領導的決定!你不同意,你找他們談去!」
  劉志祥作為副手,平時不願意和這位「暴君」頂嘴,但這件事他腰桿子挺硬,因此也敢把臉很難看地給「一把手」拉下來。他說完後,索性叼著個旱煙鍋一擰身走了。
  周文龍一個人坐在椅子裡,兩隻眼睛長時間直直地盯著一個地方,都能聽得見自己鬢角血管憤怒的哏哏聲。
  他確定無疑地認為:這是兩條路線的鬥爭在原西縣的嚴重反映!田福軍一貫搞右傾機會主義,和張有智一唱一和,與堅決執行毛主席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的馮主任對抗。他在上大學之前就知道縣上兩條路線鬥爭的嚴重性。現在看來這鬥爭更加尖銳了!
  周文龍明顯地感到,自從鄧小平在中央恢復工作以來,許多文化革命中被批鬥過的「走資派」歡欣鼓舞,大搞右傾翻案活動。尤其是他們縣的田福軍,到處散佈奇談怪論,打擊執行毛主席革命路線的同志。而對一些思想右傾的人,他又好得像伙穿一條褲子!比如他的同班同學白明川,從文化革命開始到現在,一直是個「保皇派」,田福軍卻像寶貝一樣器重他……
  周文龍腦子裡亂哄哄地思考著,鼻子嘴裡噴著熱氣。由於氣憤,他把自己的指關節捏得咯巴巴價響。他想,他應該馬上給馮主任報告田福軍和張有智在柳岔的所作所為!這是明目張膽地破壞農業學大寨運動!
  他想寫一封信給馮世寬,但又感到信太慢了。
  乾脆!直接給馮主任掛電話!
  他旋即出了自己的窯洞,來到隔壁電話室。
  他讓女話務員接通馮主任後,就讓她離開話務室——說這個電話話務員不能聽。
  他在電話上向馮主任詳細匯報了田、張二人在柳岔公社的活動……
  馮世寬在電話上聽了周文龍的匯報,心中頓時象塞了一把火!
  他沒想到,田福軍和張有智兩個人處心積慮和他作對。
  不!這不僅是對他馮世寬個人,而是向毛主席的革命路線進攻!
  本來,世寬的情緒眼下正在高漲之時——他的工作成績已引起地區和省上領導的重視,馬上就要在原西縣召開現場會了。他希望這個現場會開得轟轟烈烈,讓地區和省上的領導親眼看看他馮世寬的能力和水平。因此,他對現場會的兩個主要參觀點非常重視,才把田福軍和張有智派下去檢查督促工作——沒想到他們下去卻拆他的台!
  說心裡話,文龍是馮世寬最看重的公社書記。小伙子路線覺悟高,敢於抓階級鬥爭;而且革命幹勁又大,上任不久,就把柳岔公社搞成了全縣農業學大寨的先進公社。田福軍他們打擊周文龍,就等於打擊他馮世寬!
  決不能容忍這種行為!他應該馬上採取措施。否則,這個舉足輕重的現場會很可能讓田福軍和張有智弄塌火。他現在很後悔沒堅持讓李登雲同志去柳岔和石圪節——登雲說他牙疼,要在縣醫院讓老中醫顧先生扎針,只好把他留在了城關社……
  馮世寬在盛怒之下,決定立即把剛打發出去的縣常委們再調回來,開個緊急常委會,解決縣領導班子的路線問題和「軟、懶、散」問題。
  但他又冷靜了一下,考慮到現場會的籌備工作還沒做完,他要集中時間和政工組一起修改典型材料,只好推後幾天再說。不過他想,一定要盡快解決這問題!必須趕在地區現場會召開之前把縣革委會一班人的思想統一起來。
  馮世寬給縣革委會辦事組指示,讓外出的常委們元月七日必須趕回來,八號要開緊急常委會……田福軍和張有智離開柳岔公社後,當天晚上就趕到了石圪節。
  因為柳岔的劉志祥已給石圪節掛了電話,白明川下午就從牛家溝的公社會戰工地上趕回來,等待縣上的兩位領導。今年農田基建規模大,明川親自去會戰工地領導。他回公社機關的時候,委託徐治功全面負責工地上的事。
  田福軍和張有智聽了白明川的匯報後,對這裡的工作比較滿意。柳岔公社所有過火的做法,今年石圪節公社都沒有。
  福軍和有智都比較喜歡白明川。這小伙子雖然年輕,但很有頭腦。他到縣上來開會,常能提出一些很不一般的見解,而且也敢當面對馮世寬和縣上的一些政策提不同意見,常常充當各公社主任的「代言人」。
  晚上,因為公社也沒什麼人,白明川就叫灶房裡簡單炒了幾個菜,拿出自己的一瓶「西風」酒,三個人就在明川的辦公窯裡,一邊慢慢抿酒,一邊隨便拉起了話。
  喝了幾杯酒以後,白明川並沒有興奮起來,反而憂心忡忡地對兩位縣上的領導說:「你們雖然是我的上級,但我瞭解你們,你們也瞭解我。再說,酒場上的話,柴草不掛……」「你們公社有啥問題哩?你說!我們能解決的,盡量解決!」臉已經有點發紅的張有智對白明川說。
  白明川把筷子放到桌上,說:「我不是說我們公社。我是說咱們國家……國家再這樣下去,可就不得了!本來,鄧副主席恢復工作以來,採取了很多得人心的措施。可你們也能感覺來,最近有些人已對他的做法開始旁敲側擊地發起了進攻……」
  「周文龍就已經散佈說鄧副主席還搞修正主義那一套!」張有智也把筷子擱在了桌子上。
  白明川笑了笑:「我那同學他是個小人物,光他這種人物濟不上事!」他收斂了笑容,「那些大人物才可怕呢!我指的是中央的一些人,他們都在毛主席身邊……」
  田福軍兩條胳膊擱在桌子上,專心地聽明川說話。他喜歡地看著這個黑胡麻楂的青年人,說:「明川,你能考慮這麼重大的問題,很不簡單。好!儘管我們都是些普通人,無法改變我們國家的局面,但我們應該有一雙分辯黑白的眼睛,有一顆能嚴肅思考我們國家命運的頭腦……你感覺到的問題,任何一個有頭腦,有良心的中國人都會感覺到的。這不是我們幾個人的憂慮,而是全中國人民的憂慮……」
  張有智在田福軍說話的時候,連喝了幾大杯酒,已經有點醉了,趴在桌子上,眼裡竟然噙滿淚水,說:「我晚上常和老婆說這些事,兩個人有時候一晚上都合不住眼……唉,按說咱現在有職有位,有吃有喝,可是國家搞成這個樣子,個人滿嘴沙糖嚼起來都是苦的!建國二十五年了,群眾還吃不飽飯!我看見工地上穿得爛囊囊的農民,心裡就感到難受和羞愧!可周文龍這種缺肝少肺的小子,還用法西斯手段對待他們……」
  這三個人一直拉到深夜,把一瓶「西鳳」酒喝得一滴不剩,才都很氣悶地睡了覺。經歷過那些年月的正直的人們誰沒有過這樣的夜晚和這樣的談話?這些壓抑而憂心的歲月啊……
  第二天,當白明川帶著田福軍和張有智到牛家溝看完工地又返回到公社時,話務員拿來一份電話記錄,告訴田主任和張主任,說縣革委會辦事組電話通知,讓他們兩個最遲趕七號返回縣城,參加緊急會議。
  田福軍和張有智都猜不來會議內容——按說,應該同時簡單地告訴他們開什麼會。
  他們本來還準備再返到柳岔公社,和周文龍好好談談,但這樣一來時間顯然不夠了,因為他們還要到其它幾個公社看看。田福軍原來還想回雙水村一趟,現在看來也不行了。
  他兩個於是很快從石圪節動身,趕著跑完了其餘幾個公社,七號下午就準時返回了縣城。
  田福軍回到家的當天晚上,愛雲就告訴他,縣常委的緊急會議是要收拾他和張有智哩!據說柳岔公社主任在電話上把他們的行為反映了,馮主任非常惱火。愛雲說這是李登雲的老婆告訴她的——馮世寬告訴了李登雲,李登雲告訴了老婆劉志英,劉志英又告訴了她……田福軍這才明白馮世寬為什麼這樣匆忙地把所有的常委召回縣城。
  愛雲在被窩裡說:「你可當心些。」
  田福軍「啪」地拉滅電燈,說:「我不怕!」
  本來第二天要開會,但省上組織部門來位領導,指名要一把手馮世寬匯報工作。常委們以為會議移到了下一天。可當天吃完晚飯後,大家卻被通知到縣革委會會議室開會。
  因為太突然,有幾位常委急忙找不見,幾乎到了十點左右,人才全部到齊。
  正如料到的那樣,馮世寬一開始就指責田福軍和張有智,在柳岔打擊周文龍同志的革命積極性。他說這是路線問題,方向問題,縣常委會首先要批判這種右傾思想和「軟、懶、散」作風,否則,原西縣怎麼可能保持農業學大寨先進縣的稱號?
  田福軍平靜地說:「世寬,我們不能用棍棒和槍桿子來維持先進呀!」
  馮世寬把送到唇邊的茶杯又放在桌子上,說:「農業學大寨運動是一場革命。革命就不是請客吃飯!」
  另一位副主任馬國雄立刻附和說:「文龍同志的動機完全是為了革命嘛!」
  「革命就是把老百姓往死打嗎?」張有智譏諷地對馬國雄說。
  馬國雄反唇相譏:「打死幾個人了?」
  胳膊腿打壞就夠嗆了!還真的要往死打嗎?原西縣沒資格定人死罪!」張有智說。
  其它常委們也開始參與爭論了,會議室頓時亂哄哄吵成了一片,氣氛相當緊張。做記錄的秘書沒法記錄,乾脆變成了服務員,跑出跑進為辯論的常委們添茶倒水。
  在大家激烈爭吵的時候,另一位副主任李登雲同志正用手掌捂著自己的腮幫子,一言不發。要是往常,登雲雖然言辭不過分激烈,但總要轉著彎來表示他對馮主任的支持。但今天不知為什麼,他似乎對這場爭論採取了中立的態度。儘管馮世寬一再用眼睛示意他表態,但登雲卻裝得好像沒看見或者不明白馮世寬的眼色。
  馮主任不知情,登雲現在有了難處——他兒子正沒命地追求田福軍的侄女,現在他不好再和田福軍傷和氣了!
  馮世寬顯然對李登雲今天的表現很不滿意。從常委會發言的情況看來,他現在並不佔上風,因此他很需要李登雲同志站出來支持他。
  馮世寬甚至忍不住開口對角落裡的李登雲說:「登雲,你的看法呢?」
  李登雲趕忙把另一隻手也捂在腮幫子上,還是不說話,只是吱吱唔唔地對馮世寬表示,他今晚牙疼得連一句話也說不成……
  這次常委會開創了本縣會議史上最不尋常的記錄:這一些情緒激動的人,竟然從天黑一直吵到天明!
  儘管他們熬了一個通夜辯論原西縣的「兩條路線鬥爭」,而且爭吵的雙方幾乎誰也沒有說服誰,但他們仍然沒有睡意,繼續在辯論。現在,雄辯的馬國雄正在進行他的不知第幾輪發言,長篇宏論地指責田福軍這幾年所犯的「路線錯誤」。為了有說服力,國雄還在提兜裡掏出一摞「學習材料」放在面前,不時地旁證博引。坐在他對面的張有智卻用一兩句尖刻的反駁話乘機插進他的發言中,逗引得馬國雄反而更加說個沒完……
  正在這時,出去提開水的秘書臉色蒼白地走進會議室,對諸位領導說:「快聽廣播!周總理逝世了!」
  會議室猛地鴉雀無聲。所有的人都驚得像木雕一般呆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知誰先哭出了聲。緊接著,會議室響起了一片抽泣和嗚咽之聲……外面的高音喇叭上,中央台的播音員正用哽咽的聲音播送著訃告——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國務院以極其沉痛的心情宣告: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央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主席周恩來同志,因患癌症,於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九時五十七分在北京逝世,終年七十八歲……
  會議室的人都先後湧出了房子,來到院子的磚牆邊上,靜靜地聽著播音員播送訃告。陰沉沉的天空不知什麼時間飄降起雪花。風雪中,縣城的大街小巷站滿了悲痛的人群。田福軍和馮世寬無意間站在一起,他們似乎忘記了一整夜的唇槍舌戰,兩個人此刻都淚流滿面。
  周恩來,人民的總理,人民的公僕,人民的兒子,他的偉大正在於他始終代表了中國普通人民的意志與願望。這是一個不能用言辭說盡的光輝的名字。可是現在,這顆偉大的心臟猝然間停止了跳動……一九七六年元月八日,是中國有史以來最為沉痛的日子。
  人民悼念這位偉大領袖的逝世,同時對中國的前途更加憂慮起來。這雙重的壓力沉重地壓在每一個人的心上。在那些日子裡,儘管有許多可恥的規定不許人民舉行悼念活動,但周總理的葬禮也許是世界上最隆重的葬禮。鎖鏈可以鎖住門窗,鎖住手腳,但人心是鎖不住的——周恩來活在人們心中!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