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十一章


  在孫少安一家人為賀秀蓮的到來既高興又憂愁的時候,這位大眼睛山西姑娘現在卻只有高興而沒有憂愁。她並不知道這家人在背後為她和少安辦喜事而怎樣奔波和熬煎。她只是一味地沉浸在她自己的幸福之中。
  秀蓮五歲上失去母親以後,一直是她父親把她和她姐秀英拉扯大的。她父親除過勞動以外,還是遠近出名的釀醋好手。在黃河岸邊的干石山裡是收穫不了多少糧食的。但她家靠賣老陳醋的收入,光景不僅沒垮過,反而比村裡其他人家要寬裕一點。因此,她姐秀英長大後,村裡和周圍有不少人家提親事。因為父親單身一人,她年齡又小,姐姐決定招一個上門女婿——結果就和本村的常有林結婚了。
  秀蓮在本村上完小學,就沒有再到柳林鎮去上初中。她天性不愛唸書,覺得在學校不如在山裡勞動自由自在。
  她在十八、九歲的時候,身體就完全發育起來,心中已經產生了需要一個男人的念頭。但本村和周圍村莊她認識的小伙子,她連一個也看不上。她是個農村姑娘,又沒機會出遠門,無法結識她滿意的男人。當然,這不是說她要攀個工作人。不。她知道自己沒文化,不可能找一個吃官飯的人。就是有工作人看上她,她也不會去嫁給人家——兩個人地位懸殊,又說不到一塊,活受罪!
  眼看過了二十歲,她苦惱起來了。這時間,倒有不少人家向她提親事,但這些人她早已在腦子裡盤算過了,一個也看不上。她父親、她姐姐和她姐夫,似乎都發現了她的煩惱,先後從側面轉彎抹角地查問她的心思。她乾脆給家裡人說:周圍沒她看上的男人!
  她姐夫對她開玩笑說:「那到外地給你瞅個女婿!」她卻認真地說:「只要有合心的,山南海北我都願意去!
  爸爸暫時有你們照顧,將來我再把他接走……」
  家裡人吃驚之餘,又看她這樣認真,就向他們所有在門外的親戚和熟人委託,讓這些人給他們的秀蓮在外地尋個對象……
  本來秀蓮只是隨便這麼說說;她並沒指望真能在外地找個合適的男人。她想,一定不行了,過兩年也就在本地挑選個人——反正不能一輩子老呆在娘家的門上。
  可是,突然在她面前出現了個外地人孫少安!
  秀蓮一見少安的面,就驚喜得心崩崩亂跳:天啊,這就是她要找的那個人嘛!他長得多帥!本地她還沒見過這麼展揚的後生!再說,這人身上有一股很強的悍性,叫一個女人覺得,跟上這種男人,討吃要飯都是放心的;只要拉著他的手,就對任何事不怯心了。相比之下,本地那些想和她相好的小伙子,一個個都成了毛手毛腳的猴球小子!
  她馬上把自己一顆年輕而熱情的心,交給了這個遠路上來的小伙子。當少安一再說他家如何如何窮的時候,她連聽也不想聽。窮怕什麼!只要你娶我,再窮我也心甘情願跟你走!
  她愛上少安後,就捨不得離開他了。依她的想法,她即刻就準備跟少安回去結婚。但親愛的少安哥說這太倉促了,他歪好得回去準備一下,最早看明年後半年能不能辦事。
  她只好收回了馬上結婚的打算,但絕對不同意明年後半年才結婚!她提出:最遲在春節就辦事!
  少安拗不過她烈火似的感情,也就同意了。
  當她把他強留了一個月,他不回家再不行的時候,她就又攆著他來了。她生怕他像一隻鷹似的飛去再不返回來……現在,她來到雙水村少安家裡,就像回到了她自己的家。由於她熱愛自己的心上人,對這個窮家的確沒一點不滿意,反而覺得一切都很親切、很入眼……有文化的城裡人,往往不能想像農村姑娘的愛情生活。在他們看來,也許沒有文化就等於沒有頭腦;沒有頭腦就不懂得多少感情。可是實際也許和這種偏見恰恰相反。真的,正由於她們知識不多,精神不會太分散,對於兩性之間的感情非常專注,所以這種感情實際上更豐富,更強烈。
  秀蓮到少安家,轉眼間七八天就過去了,但她還是不願意走。少安背轉他家裡的人,偷偷對她說:「你走時給家裡人說,你住四五天就回來了,因此你也不要耽擱太久,要不你爸和你姐他們要操心的。」
  她只是不好意思地摳著手指頭,紅著臉說:「我……捨不得離開你……」
  少安親熱地對她說:「你先回去,春節前我就尋你來!」「再讓我住上幾天……」她央求說。
  少安看沒辦法打發她,只好說:「那也行。再幾天就是八月十五,你過了中秋節再走。另外,我們村年年都是八月十四打紅棗,這一天村裡可熱鬧哩……不過,還是讓我給你家裡寫個信,就說你過了中秋節回來,不要叫他們操心。」她說:「不要寫了。等信到家裡,那時我也快動身回去了……」
  少安同意了她的意見。秀蓮好高興啊!她又能和少安在一塊多呆幾天了……
  農曆八月十四日,雙水村沉浸在一片無比歡樂和熱鬧的氣氛中。一年一度打紅棗的日子到來了——這是雙水村最盛大的節日!
  這一天,全村幾乎所有的人家都鎖上了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提著筐籃,扛著棍桿,紛紛向廟坪的棗樹林裡湧去了。在門外工作的人,在石圪節和縣城上學的學生,這一天也都趕回村裡來,參加本村這個令人心醉的、傳統的「打棗節」……
  一吃完早飯,孫少安一家人就都興高采烈地出動了。孫玉厚兩口子提著筐子;蘭香拉著秀蓮的手,胳膊上挽著籃子;少安扛著一根長木棍;少平背著笑嘻嘻的老祖母;一家人前呼後擁向廟坪趕去。他們在公路上看見,東拉河對面的棗樹林裡,已經到處是亂紛紛的人群了。喊聲,笑聲,棍桿敲打棗樹枝的劈啪聲,混響成一片,撩撥得人心在胸膛裡亂跳彈。
  在孫少安一家人上了廟坪的地畔時,打棗活動早已經開始了。一棵棵棗樹的枝杈上,像猴子似的攀爬著許多年輕男人和學生娃。他們興奮地叫鬧著,拿棍桿敲打樹枝上繁密的棗子。隨著樹上棍桿的起落,那紅艷艷的棗子便像暴雨一般撒落在枯黃的草地上。
  婦女們頭上包著雪白的毛巾,身上換了見人衣裳,頭髮也精心地用木梳蘸著口水,梳得黑明發亮;她們一群一夥,說說笑笑,在地上撿棗子。所有樹上和地上的人,都時不時停下手中的活,順手摘下或揀起一顆熟得酥軟、紅得發黑的棗子,塞進自己的嘴巴裡,香噴噴,甜絲絲地嚼著。按老規矩,這一天村裡所有的人,只要本人胃口好,都可以放開肚皮吃——只是不准拿!
  只有田二是個例外。「半腦殼」今天不撿別的,光撿棗子。他一邊嘴裡嚼著棗子,一邊手裡把撿起的棗子往他前襟上的那兩個大口袋裡塞著;這兩個塞滿棗子的大口裝吊在他胸前,像個袋鼠似的,累得他都走不幹練了。他一邊撿,一邊吃,一邊嘿嘿笑著,還沒忘了嘟囔說:「世事要變了……」
  人們還發現,連愛紅火的老傢伙田萬有也能俏得爬到棗樹上去了!他拿一根五短三粗的磨棍;一邊打棗,一邊嘴裡還唱著信天游,把《打櫻桃》隨心所欲地改成了《打紅棗》——太陽下來丈二高,小小(的呀)竹竿扛起就跑,哎噫喲!叫一聲妹妹呀,咱們快來打紅棗……地上的婦女們立刻向棗樹上的田萬有喊道:「田五,亮開嗓子唱!」愛耍笑的金俊文的老婆張桂蘭還喊叫說:「來個酸的!」
  田五的興致來了,索性把磨棍往樹杈上一橫,仰起頭,瞇起眼,嘴巴咧了多大,放開聲唱開了——叫一聲乾妹子張桂蘭,你愛個酸來我就來個酸!
  綠格錚錚清油炒雞蛋,笑格嘻嘻乾妹子你鹼畔上站;絨格墩墩褥子軟格溜溜氈,不如你乾妹子胳膊彎裡綿……婦女們都笑得前伏後仰,張桂蘭朝樹上笑罵道:「把你個挨刀子的……」
  田五咧開嘴正準備繼續往下唱,可馬上又把臉往旁邊一扭,拿起磨棍只管沒命地打起棗來,再不言傳了——他猛然看見,他兒媳婦銀花正在不遠的棗樹下撿棗哩!年輕的兒媳婦臊得連頭也抬不起來。
  眾人馬上發現田五為啥不唱了,於是一邊繼續起哄,一邊快樂地仰起頭,朝棗樹上面秋天的藍空哈哈大笑了——啊呀,這比酸歌都讓人開心!田五滿臉通紅——唉,要不是兒媳婦在場,他今天可能把酸歌唱美哩!只要銀花不在,就是他兒子海民在他也不在乎!
  他兒子田海民現在正和書記田福堂、副書記金俊山幾個人在河對面一隊的禾場上——那裡已經堆起了一堆小山一樣的棗子。兩個生產隊的隊長少安和俊武也在那裡。幾個隊幹部正在過斤稱,大隊會計田海民旁邊記數字。棗子打完後,就要在這裡給各家各戶往開分了。
  孫玉亭在廟坪這面負責。他不上樹,在地上和婦女們一塊撿棗,大部分時間要跑前跑後吆喝著指揮大家,並且兩隻眼睛敏銳地監視著不讓人把棗子揣在自己的衣袋裡……孫少平把奶奶放在一片有陽光的草地上,就跑過去揀了一些綿軟的棗子放在她眼前。老太太儘管嚼不動,但還是想吃,放在嘴裡慢慢地嚼著。她一再問別人:為什麼俊斌他媽沒來?往年打棗時,都是她兩個坐在一塊,一邊吃,一邊說。今年為什麼就她一個人?她到現在還不知道俊斌已經亡故了;金老太太今年沒心思來參加這個紅火熱鬧。
  她一再問個不停,少平只好對她說:「我金奶奶病了!」
  「噢,是這樣……她比我還年輕……」老太太嘟囔說。
  金波也為打棗從學校趕回來了,少平向他詢問了這一段學校的情況。
  「你什麼時候回學校去?」金波問他。
  「準備過完中秋節就回去。」少平說。
  「那正好!咱們可以一塊走!」金波高興地說。
  當少安媽、蘭香和賀鳳英引著秀蓮進入棗樹林時,馬上就把所有打棗的人都吸引住了。婦女們都紛紛圍過來,爭著擠前去看一隊長的媳婦人樣子怎樣。許多婦女開始向少安媽問有關的問題;少安媽一一回答眾人的提問,簡直像一個「記者招待會」。有的人眼睛老半天不離開秀蓮的臉,並且互相竊竊私語,詳細而挑剔地品評著她身上的一切。秀蓮本來是個大方姑娘,但也招架不住雙水村這種看人「功夫」。她羞得滿臉通紅,低下頭不斷用手扯著自己的花罩衫。她被圍困了好長時間還脫身不開,精神都有點支架不住了,便用一隻手緊緊拉著蘭香的手,生怕自己栽倒。
  直到孫玉亭吼叫讓大家趕快撿棗,眾人才先後議論紛紛地散開了。蘭香和秀蓮撿了一會棗,就回到奶奶坐的那個草灘裡。秀蓮把綿軟的棗剝掉皮給老太太喂——這下老人家才吃得津津有味了……
  孫玉亭正在棗樹林裡忙活地奔波,金強突然走到他跟前,悄悄說:「二叔,我看見一隊的田福高溜到哭咽河那面的山水溝裡了,兩隻手象抱著什麼,貓著腰,生怕人看見……」一聽有了「敵情」,孫玉亭立刻渾身來了勁。他威嚴地對金強說:「走!你帶我去!」
  金強在前邊帶路,兩個人很快穿過棗樹林,沿地畔向哭咽河那面的山水溝跑去。
  快到山水溝前,兩個人又放慢腳步,悄悄地摸到溝楞邊,想猛不防一下子把這個「偷棗賊」抓住!
  當他兩個心怦怦跳著,躡手躡腳爬到溝楞邊,探出腦袋往下一看時,才發現田福高正蹲下抱著個肚子嘔吐哩。一隊副隊長棗子吃得太多,把胃口給撐壞了!
  唉,去它的,原來是這樣!
  金強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氣得孫玉亭把他狠狠瞪了一眼,趕忙縮回頭返身就走。
  田福高發現上面有人窺視他嘔吐,勉強掙扎著扭過頭,想知道這是哪個缺德貨。他看見是金俊文的二兒子金強,就滿臉通紅地罵道:「我造你媽的!這有個什麼好看的?回去看你媽撒尿去吧!」
  田福高五大三粗,也是個蠻漢,二桿子金強不敢頂嘴,加上他哥金富不在身邊,只好悻悻地掉轉身走了。孫玉亭這時早已經返回到棗樹林裡。
  全村人一齊上手,趕後半晌就把棗全部打完了。樹上再也看不見那紅瑪瑙一樣的棗兒,只剩下一些稀稀落落的黃葉。美麗而豐實的廟坪一下子衰敗了下來。直要等到明年端陽節過後,這棗樹才會抽出新綠;廟坪也才會開始再一次帶給人甜蜜的想望……
  現在,在廟坪對面一隊的禾場上,已經不是一堆,而是堆起了好幾堆棗子;遠遠看起來,就像幾大堆燃旺的紅火。於是,人們紛紛轉回家去,拿了口袋,又都湧向了禾場。禾場上,田海民把算盤打得劈裡啪啦響,嘴裡叫著人名字,同時報著斤稱數碼。幾個隊幹部就忙著過秤。棗堆周圍,擠滿了黑鴉鴉的人群。
  直到掌燈時分,雙水村這個非凡的「打棗節」才算結束了……
  打完棗,又過了中秋節,孫少安就張羅著和賀秀蓮一塊去米家鎮給她扯結婚衣裳。
  這天吃完早飯,少安借了金俊武的自行車,帶著秀蓮起身了。在他們穿過村子的時候,年輕的光棍莊稼人都羨慕地望著他們。對於雙水村沒媳婦的莊稼人來說,能帶著自己的未婚妻到縣城或米家鎮去扯衣服,這就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他們心裡盤算:什麼時候自己也能像這傢伙一樣,得意地在車子後面帶個姑娘呢?
  到了米家鎮的商店,少安在布櫃前對秀蓮說:「你看上什麼料子,咱就扯什麼!」
  秀蓮說:「先給你扯一身!我家裡有時新衣服,給我便宜些扯一身就行了。其實我不需要,但不扯一身怕你家裡的老人心裡過不去……」她立刻扭過頭指著少安對女售貨員說:「你看他穿什麼顏色合適?要好一點的布料!」
  女售貨員一看他們的樣子就是來給女方扯結婚衣服的——也們每天都要接待好幾對這樣的鄉下顧客。但女售貨貞聽了這兩個人的對話,倒有些奇怪。一般在這種時刻,對於女方來說,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通常都要突然變卦,逼男方在原來說好的件數和布料上再加一碼;不加碼就賭氣不扯衣服——也就意味著不去領結婚證!常常逼得一些小伙子跑出去滿街尋熟人借錢;有的人湊不夠錢,甚至急得蹲在門市部的牆角下哭鼻子哩……可這位農村姑娘只要男方給她扯一身,還不要好布料;並且首先要給男方扯好衣服哩。太稀罕了!這大概只有戲裡面才有這樣的「先進」人物吧?但售貨員還是因此而感動地對賀秀蓮說:「這是新到的絛綸料子,質量很好,他穿正合適。你要是給自己扯一身,」她手指著另一種布料,「那麼這種正時新,價錢也便宜……」沒等少安說什麼,秀蓮就對熱心的女售貨員說:「那就按你說的給我們扯吧!」
  售貨員給他們扯好布料後,少安非要給秀蓮再扯兩身不行,但秀蓮死活不讓。兩個人為此爭執不下,甚至都拉扯開了。櫃台上的售貨員們和一些顧客都稀罕地看他們從未見過的這種事情。
  少安發現眾人觀看他和秀蓮拉扯,而秀蓮又堅決不讓再給她扯衣服,只好紅著臉和她出了商店。
  在米家鎮的青石板街上,秀蓮深情地對他說:「兩個人只要合心,又不在幾件衣服上!我知道你們家光景不好,這錢肯定是你借人家的。何必這樣呢?借下錢,咱們結婚後還要給人家還……」
  少安被秀蓮的話說得眼圈都發熱了。如果這是個沒人的地方,他真想把她抱住親一下!
  在米家鎮扯了衣服後,秀蓮還是遲遲不動身回山西老家。
  少安也有點捨不得她離開了,也就沒有再催促她起身。
  直到寒露過了十來天,賀耀宗從山西心焦地寫信問秀蓮怎還不回來?是不是病了?秀蓮這才決定動身回家去。
  少安於是就又借了金俊武的自行車,把秀蓮帶到石圪節公社。他去找他在公社當文書的同學劉根民,讓他幫助擋一輛去山西的順車。劉根民又找來街上食堂裡的胖爐頭,把秀蓮送上了汽車……
  送走秀蓮以後,少安一個人捉著自行車把,有點惆悵地站在石圪節的公路上。他看見一行大雁正嗷嗷叫著從對面的土山上空向南飛去。冬天快要來臨了。他心裡猛然記起:春天的時候,他手裡拿著潤葉給他的紙條,也正是站在這地方,望著大雁從南方飛來——現在大雁又向南方飛走了。時間啊,這麼飛快!可是生活的道路又如此曲折而漫長……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