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二十四章


  晚上,當孫少安在自己的那個小土窯裡睡著以後,孫玉厚老漢還大睜著眼睛望著黑暗的窯頂。老漢睡不著,爬起來點著一鍋旱煙,坐在炕上吧嗒吧嗒地抽著。
  少安他媽欠起身子,問丈夫:「怎啦?」
  「不怎……你睡你的。」孫玉厚繼續抽著旱煙。後炕頭上,老母親在睡夢中發出一陣陣呻吟——唉,老人渾身都是病,睡夢中都是疼痛的……
  孫玉厚仍然想著給孫少安娶媳婦的事。
  他現在越來越感到太對不起兒子了。人家的兒子到這般年齡,都已經有了娃娃,可少安至今還單身一人。二十三歲,對公家人來說,還不算大;可一個農民,歲數已經到山樑上了。再不抓緊,眼看著就誤了娃娃一輩子的大事。
  不行!得趕緊辦這件事。出財禮就出財禮!他在六○年那麼困難的時候,都給玉亭娶了媳婦,而今他為什麼不能給少安娶媳婦呢?他發現他年紀的確大了,已經喪失盡了魄力。
  他現在應該重新鼓起勁來,打鬧著也要給兒子娶媳婦!
  他盤腿坐在炕上,一邊抽煙,一邊想他得趕緊出動——甚至都等不得天明了。
  他一夜沒有合眼。
  第二天早晨,他先沒忙著出山,一個人心急火燎地去了他弟玉亭家。他昨夜盤算:玉亭去冬今春在公社的農田基建工地上負責,各村基建隊來了不少女娃娃,玉亭大概都認識,說不定裡面有比較合適的,看能不能給他提供個線索,他好再央人去說媒。
  他在玉亭和賀鳳英出山之前,進了他從前居住過的這個院落。自從他搬出這裡以後,沒事他很少再來這裡。現在他看見玉亭兩口子把這院地方住得像廟坪那座破廟一般敗落,連牆都倒塌了,心裡忍不住咒罵這兩個敗家子:什麼懶東西!把好好一個地方弄得像驢圈一樣。
  他進了玉亭家的門,窯裡黑咕隆咚,瀰漫著濕柴燒出的死煙,嗆得他咳嗽起來。唉!當年他住在這窯洞的時候,儘管窮得沒什麼擺設,但少安媽收拾得湯清水利,亮亮堂堂的,這現在完全成了個黑山水洞!
  玉亭鳳英見大哥一清早上門,不知他有什麼事,都瞪大眼看著他。他剛坐在炕邊上,玉亭的三個孩子一撲圍上來,在他身上連摸帶掏,看能不能搜尋一點吃的東西。孫玉厚除過旱煙,身上什麼也沒有,幾個孩子失望地離開了他,跑到炕崖下的一堆爛被褥中間廝打去了。
  玉亭問他哥:「有什麼事哩?」
  「什麼事也沒。」孫玉厚開始用煙鍋在煙布袋裡挖旱煙。
  孫玉亭也乘機掏出自己的煙鍋,在他哥的煙布袋裡挖了一鍋。孫玉厚乾脆把煙袋遞給他,讓玉亭給自己的煙布袋倒了一大半。
  「冬天公社在咱村會戰時,各村來的那些民工你大概都能認識哩?」玉厚問玉亭。
  玉亭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哥,不知道他問這話是什麼意思,就說:「大部分都認識。」
  「那些女娃娃你認識不認識?」
  玉亭更奇怪了,一時不知怎說是好。正在鍋台上切南瓜的賀鳳英,聽見這話,敏感地放下切菜刀,支稜起耳朵聽這兩個人說話。
  「你看那些女娃娃中間,有沒有合適給少安說個媳婦的?」孫玉厚接著就把話說明了。
  「噢!」孫玉亭幾乎要笑了。他原來以為他哥聽見外面有傳他和外村女娃娃有不正經關係,才這樣盤問他哩,他在這一剎那間很緊張,他生怕他哥當著賀鳳英的面說出一些不三不四的話來,讓他下不了台。原來是這!
  孫玉亭輕鬆地抽了一口煙,說:「合適的多著哩!恐怕就是財禮你出不起!」
  「財禮先撂過別說。你先就說哪個村誰家的女娃娃合適一些?咱這光景也不挑高,可以一些的行了。」
  「財禮怎能撂過不說呢?只要掏得起財禮,少安這樣的後生,裡面要挑誰就是誰!」玉亭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孫玉厚在心裡說:哼!當年我為你娶媳婦,借下一河灘帳債我也沒心松。現在我給我兒子娶媳婦,那怕把我這把老骨頭賣了都心甘情願!你現在有家了,看把你張狂的!不過,他壓住滿肚子的不高興,對弟弟說:「不管怎樣,少安年紀也不小了。人到了年齡,這件事就要考慮。至於財禮錢,到時再向村裡人轉著借吧。當年你們過事情,還不是借別人的嗎?受幾年熬煎也就把帳債還了。」孫玉厚忍不住提了點往事。
  玉亭一下子臉通紅,不再用一種輕鬆的口氣來說話了。他手在臉上摸了一把,說:「叫我想一想,看哪個女娃娃和少安般配……」
  這時候,賀鳳英停止了手中的活,從鍋台後面轉出來,說:「大哥,我娘家族裡有個遠門侄女,她媽死得早,一直是她爸拉扯大的,勞動和家務活都好。去年我回家時,她爸給我安頓說,看能不能在咱們這面給瞅個人家。只要女婿本人好,他一個財禮錢也不要。我一直沒把這當一回事。我看這女娃娃正是少安的媳婦!那女娃娃肯定能看上少安哩!人家又不要財禮!如果少安情願的話,請上幾天假。到柳林那裡去一趟,看一下這個女娃娃,又誤不了幾天功夫……」
  孫玉厚一聽有不要財禮的女娃娃,一下子從炕攔石上溜下來,他先不考慮其它,立刻對弟媳婦說:「那這沒問題!你先給人家去個信,我回去讓少安準備一下,就讓他盡快走一回柳林!不得成也沒關係!這又花不了幾個路費!人常我,扣個麻雀還得幾顆谷子哩!」
  玉亭馬上接著說:「那這事好辦!我和鳳英今天就給柳林那邊發信!」
  玉厚再不願多說什麼,即刻就出了玉亭院子,往家裡走去。一路上他情緒很高漲,覺得他運氣不錯,無意中碰了一個不要財禮的女娃娃,得趕快回去和少安商量這事,讓他過幾天就動身走山西!
  孫玉厚趕回家裡時,少安已經出山勞動去了。
  老漢壓抑不住自己的高興,就把事情先原原本本給老婆說了一遍。
  少安媽聽了老漢的話,一時倒沒顯出什麼激動來。她停了一會,才憂慮地對丈夫說:「不要財禮當然好。可是這女娃娃是賀鳳英一個戶族的,要是象賀鳳英那樣的性情,少安一輩子可就要受罪呀!」
  孫玉厚熱烘烘的頭上頓時象澆了一盆子涼水。他由於心急,可沒往這方面想。少安媽說得對!要是那女娃娃和賀鳳英一樣,可的確不敢給少安娶回來。這個家已經經不住折騰了。來個糊塗女人,把少安和一家人折磨得不能安生,還不如先不娶哩。
  孫玉厚蹲在腳地上抽了一會煙,思量了大半天,然後又對少安媽說:「你說得對,也不對。人常說,一娘生九種,更不要說那女娃娃雖然和賀鳳英是同一戶族,但不知隔了多少輩,怎能就一個樣呢?我看還是讓少安跑一趟,叫他親自見見面,看倒究怎樣。行了當然好,不行了拉倒,又貼賠不了什麼!」
  少安媽又覺得老漢的話有道理了。是呀,怎能憑空就說那女娃娃和賀鳳英一個樣呢?話再說回來,自家這光景,好不容易碰上這麼個不要財禮的人家,不敢輕易錯過機會。她馬上支持老漢的意見,同意讓少安到山西相親去。
  當天中午吃完飯,孫玉厚老漢就把這件事給少安攤開說了……
  少安聽父親說了這件事後,腦子裡面先反應不過來。
  他就要正式相親去?那就是說,他要娶個媳婦回來?從此就要和一個女人生活在一起?生孩子?他也將要有孩子了?自己不久前也還是個孩子啊……但少安內心開始翻騰了。他想這件事遲早總會發生的。他的年齡的確不小了。村裡和他同齡的人,已經媳婦娃娃都有了;看見人家小兩口子一塊親親熱熱,自己心裡就忍不住毛亂半天。
  可是,他立刻就想到了潤葉。儘管他對她早已死了心,或者說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他和她結合的可能性,但一旦他自己要找另外一個女人的時候,他就以無比痛苦的心情又想到了潤葉。他傷心地認識到,他是多麼地熱愛和留戀她。是的,他和她的感情本來就像蘋果樹上完整的一枝,在那上面可以結出同樣美麗的、紅臉蛋似的蘋果來;現在卻要把自己的那一部分從上面剪下來,嫁接到另一棵不相同的樹上——天知道那會結出什麼樣的果實來。生活的大剪刀是多麼的無情,它要按照自己的安排來對每一個人的命運進行剪裁!
  一切都毫無辦法。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只好聽命於生活的裁決。這不是宿命,而是無法超越客觀條件。在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合理的和美好的都能按照自己的願望存在或者實現。
  孫少安最後一次審視了他和潤葉的關係,結果結論和開始時的認識完全是一樣的。其實還有必要再考慮他們之間結合的可能性嗎?一切都明擺著,就像金家灣和田家圪嶗隔著一條東拉河一樣明確。但是,這不由人啊!再強大的理智力量也無法象鎖子鎖門一樣鎖住感情的翅膀!
  幾天以來,孫少安心神不寧,目光恍惚,說話常常前言不搭後語。他已經答應父母親去山西相親,但卻遲遲沒有動身。
  這天下午,父親又一次催促他上路。母親已經用半升白面給他烙好了幾張餅,讓他在路上當乾糧吃。唉,不動身看來不行了。他只好對父親說,他明天就起身去柳林。
  說完這話後,他就去找了副隊長田福高,說他要出幾天門,讓福高把隊裡的事領料好,主要不敢誤了鋤地。雖然天旱得快把莊稼曬死了,但該做的活路一點也不能少;俗話說,鋤頭下面有雨,多鋤一遍地就大不一樣啊!
  安排完隊裡的事以後,天已經接近黃昏。少安感到自己心潮澎湃,無法平靜,就一個人淌過東拉河,穿過廟坪一片綠瑩瑩的棗樹林,然後沿著梯田中間的小路,爬上了廟坪山。
  他站在山頂上,望著縣城的方向,兩隻手抓著自己的胸口。他面對黃昏中連綿不斷的群山,熱淚在臉頰上刷刷地流淌著。原諒我吧,潤葉!我將要遠足他鄉,去尋找一個陌生的姑娘。別了,我親愛的人……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