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十九章


  在這幾個月裡,田潤葉陷入了極大的苦惱之中。她在別人說合的婚姻和自主的愛情之間苦苦地掙扎。李向前一家三口和他二媽組成的說合隊伍輪番向她進攻,而她自己愛著的孫少安又對她退避三舍。她整天急得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像她這樣一個寄人門下的二十二歲的姑娘,目前的處境可想而知。她沒有什麼資本和勇氣斬釘截鐵地抗拒縣上兩戶赫赫有名的人家——而其中的一家又是她的親戚和恩人,更何況他們也是誠心為她好。
  這一切可以先拋開不說。假使孫少安真的可以娶她,她是完全可以不顧這一切的。但是,使她痛苦的是,親愛的少安哥對她愛情的呼喚沒有應聲作答……自從那次她在石圪節的公路上把裝在信封的那張紙條塞給少安以後,不久她就在一個星期六回到了雙水村。她想盡快見到少安,和他把事情談清楚。
  那天她在家裡吃完午飯,就對她父母親說,她要出去到村裡的一些人家串串門,然後就興致勃勃地來到少安家。
  可是,她到少安家後,才聽少安媽說,他中午不回家吃飯——現在正是鋤莊稼的大忙季節,為了省時間,這一段莊稼人中午不回來,都是把飯送到地裡吃。
  她勉強掩飾住自己的失望,和少安媽親熱地拉了一陣話,然後把她給少安奶帶的一包點心放下,只好悻悻地告辭了。不過,她在臨走的時候,一再給少安他媽叮嚀,等「少安晚上回來時告訴他,讓他明天中午一定回家來吃飯,她有事要給他說。千萬不敢耽誤!因為她明天下午就要回學校去了。少安他媽滿口應承下來。
  本來潤葉打算當天晚上再來,但黑天半夜出門,家裡人會不放心的。再說,晚上少安一家人都回來了,他們沒辦法說話。當然,她還不敢晚上把少安約到野場地裡去——萬一叫村裡人看見,風言風雨傳播開來,對兩個家庭都不好。還是中午好!少安家沒什麼人,他們可以在他家的院子裡情願說啥就說啥呢!
  第二天中午,她趕忙興致勃勃地又去了少安家。在上他們家那個小土坡時,她心兒狂跳,氣喘噓噓,甚至站住等平靜了一些才進了院子。
  叫她喪氣的是,少安還沒有回來!
  她尋思:少安是隊長,要安排生產,可能會晚回來一點,她應該耐心等一等。
  少安媽也很急,對她說:「昨晚上我給少安說過好幾遍哩,說你讓他無論如何今中午回來一趟,有要緊事……」「那他當時答應了沒?」她急切地問。
  「他『嗯』了一聲……」
  唉!這「嗯」了一聲,是答應回來哩,還是說只表示他知道了這件事,而回不回來還不能肯定呢?
  潤葉坐在大嬸家的前炕邊上,一邊候少安一邊胡思亂想。
  直等到莊稼人吃了午飯的時光,少安還是沒有回來!
  潤葉已經在炕邊上坐不住了,溜下來在少安家的腳地上走來走去,佯裝看牆上鏡框裡的幾張照片,但耳朵高度靈敏地捕捉著門外的響動。
  少安媽也急得過一會就到院子裡張望一回,嘴裡嘮叨著一些埋怨兒子的話。真是的!讓這個體面人家的女娃娃跑了兩回不算,還又等了這麼長時間了……少安媽看午飯時分過了好長時間,兒子還不回來,就只好對焦急的潤葉說:「看來他不回來了,誰知道這死小子讓什麼事耽擱住了!你有什麼事,能不能給我說一下,讓我給他轉話?」
  潤葉的臉紅了。她說:「大嬸,他沒回來就算了。也沒什麼大事。等我再回村裡時給他說……」
  她只好又離開少安家,怏怏不快地回到自己家裡——她得起身回縣城了。
  下午,父母親把她送上過路的公共車。當汽車經過少安家院子下邊的時候,她的眼淚忍不住在眼睛裡旋轉起來。她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委屈。她懷揣一顆熱騰騰的心,撲回村子來,準備交給她心愛的人,結果卻連他的面也沒有見上。她想不通少安哥為什麼中午不回來見見她?他應該知道她回來找他是為了什麼!
  他為什麼不理她呢?
  當回到學校,慢慢靜下來細盤算的時候,她又猜想:是不是那天中午少安的確山裡有事不能回來?這完全有可能!他是隊長,管的事多,說不定有什麼事就纏住身了……她馬上想:讓我再給少平捎個話,讓他到城裡來一下。雖說現在農活忙,耽擱一兩天又誤不了多少事。再說,他應該知道,這是一件什麼樣的事啊!
  她於是又跑到縣高中,給少平安頓,讓他星期六回去的時候,叫他哥到城裡來一下,說她還有個要緊事要給他哥說……
  星期天下午,她焦急地等待著少平回來。她想,這次要是少安哥來,她就不會像上次那樣害羞了,她什麼話也敢對他說!
  少平回來了,給她帶來的是冰涼的消息:他說他忙,來不了。
  她呆了。她一個人關住門,在宿舍裡偷偷哭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她沒有課。她也沒吃早飯,就一個人紅腫著眼睛來到學校後面的小山灣裡。以前她消閒的時候,常愛到這個安靜的地方來遛達。
  她現在坐在一片草叢中發愣。今天她不願意呆在宿舍。萬一有個老師來找她,看她這副樣子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又不能給別人解釋。另外,怕學校又有什麼工作要她去做。她心亂成這個樣子,能做什麼呢?在這一刻裡,她已經厭煩了塵世中的一切!
  盛夏燦爛的陽光照耀著萬物繁榮的大地,但田潤葉感到自己心裡空蕩蕩的。
  坐了一會,她覺得很疲倦,沒有睡過的眼睛也火辣辣地澀疼,隨即便像一個懶散的莊稼漢一般躺倒在草叢裡——不一會便什麼也不知道了……直到她聽見有人說話,才驚醒過來。
  她慌亂地坐起來,看見她面前竟然立著她二媽和向前媽。她趕忙一閃身站起來了。
  顯然,兩位長輩看見她在這野地裡如此不雅觀地睡覺,感到無比的詫異。而她對她們的不期而來也有點莫名其妙。
  還沒等她問她們來這地方有什麼事,向前他媽就立刻湊前來,瞅著她的眼睛說:「呀!這娃娃的眼睛怎腫成這個樣子了?」
  她立刻不好意思地說:「昨晚上……看了一夜書……」她二媽對自己的領導說:「這娃娃就是愛看書!」她又扭過頭問侄女:「你不在宿舍睡,跑到這兒……」潤葉趕忙說:「宿舍常有人來找,我想在這兒坐一會,想不到就……」
  兩位長輩都笑了——空氣隨即也輕鬆了下來。
  她二媽說:「快走吧!你劉阿姨讓你到她家裡去吃飯,她沒來過你們學校,我陪她來找你,結果宿舍沒人,旁邊一位女老師說看見你到這裡來了……」
  「快走!嘗嘗阿姨的手藝怎樣!你沒到過我們家,怕你認生,我讓你二媽也陪你去!」向前媽用領導人那種不容置疑的口氣對她說。
  田潤葉太為難了!她為什麼要去一個外人家吃一頓毫無理由的飯呢?但這樣兩個人找到這地方來請她,她怎麼又能一口拒絕了呢?她要是拒絕了,叫這兩個有身份的長輩怎麼樣下台?她還再在她二媽家的門上呆不呆了?
  啊啊!人活一生,風雨雷電和寒霜雨雪,有時候會在同一個時辰向你的頭上傾倒下來!
  可憐的潤葉沒有辦法,心裡反對著這件事,可兩條腿已經跟著她們起身了。
  歸根結底,她不敢傷這兩個人的臉。她要是給她們難堪,帶來的後果她現在都無法全部想像得來。
  她一路像一隻羊羔般跟著她們走,心裡想:我去他們家吃一頓飯,難道就成他們家的人了嗎?再說,劉阿姨和她二媽,李叔叔和她二爸,都是老同事,誰家的人到另外一家去吃個飯,這都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她走著,心中竭力找一些正常的理由來沖淡這次明顯不正常的赴會……三個人進了向前家,李登雲父子倆立刻熱情地迎接了她們。向前慌忙解掉腰裡的圍裙——顯然剛在廚房忙畢,接著便給她和她二媽倒茶,兩隻手抖得把茶水倒了一桌子。他媽眼疾手快,抓來一塊抹布就揩桌子。向前紅著臉退回了廚房。李登雲樂呵呵地坐在她們對面,對她二媽說:「我不如你們福軍,文武雙全!我只會吃,不會做!家裡來個客人,都是我們向前炒菜,他比他媽的手藝還高一截!」
  李主任似乎無意但實際有意把兒子誇讚了一番。伶俐的劉阿姨接上丈夫的話碴,說:「人各有所長嘛!向前幹活心靈,可人家潤葉這娃娃愛學習,一晚上熬夜把眼睛都看腫了!」
  「愛學習好!」李登雲說,「愛雲你大概知道,你爸常指教我們說,好好學習,書念到肚子裡漚不爛!」
  徐大夫笑著說:「可他自己連一本書也不看!」「那也不能那樣說!徐老把社會這本書念精通了!這可是一本大書啊!」管政工宣傳的李主任不管怎樣說,都讓人感覺到他說的有道理。
  登雲說完後,又馬上對他愛人說:「志英,上菜吧?」
  他愛人劉志英就到廚房裡去了。不一會,向前母子倆就一進一出,擺滿了一桌子菜。
  五個人都坐齊後,李登雲夫婦兩個人給潤葉夾菜,李向前忙著招呼她二媽。潤葉推說自己熬了夜不想吃東西,只吃了一點菜,喝了半小碗湯。
  好不容易才把這頓飯吃完。她二媽對她說:「我回去有點事,你就在劉阿姨家多呆一會。你常不來,和劉阿姨他們拉拉話……」
  潤葉立刻感到脊背象針刺著一般,她著急而甚至有點驚恐地說:「我下午要上課,教案還沒備好哩!我得很快回去!」
  李登雲一家看沒辦法留她,就只好把她和她二媽一同送出了門……
  田潤葉沒有想到,她在李向前家吃完這頓飯後,他們學校和城裡的一些人就不知怎樣知道了這件事,開始傳播她和李向前已經訂婚了,而且添油加醋,說不久她就要和縣上李主任的兒子結婚呀。
  更讓她生氣的是,李向前似乎是為了證實這種說法,竟然到學校的宿舍找她來了。他坐在她宿舍裡,給她說長道短,並且建議她暑假坐他的車到省城和北京開開眼界。她不能把李主任的兒子用棍子打出去——她不具備這種潑辣性格!她只好一個人找借口躲出去,讓這位汽車司機自己呆在她的房子裡!
  當她約摸李向前討個沒趣走了以後,才又回自己的宿舍去。她看見,李向前是走了,但她的房子卻被打掃得乾乾淨淨!爐坑裡的灰渣掏得一點不剩;倒垃圾土的鐵簸箕都被水沖洗得明光發亮……天啊,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
  她回到二媽家時,又會時不時碰上向前他媽,關心地問她有什麼困難,需要什麼幫助就儘管給他們說……她二媽已經又找她談過幾次,說向前給他父母親表示,他就看上個她;如果她不能和他結婚,就去自殺呀!說向前父母親急得一再讓她給她做工作,讓她做向前的媳婦……說心裡話,對向前一家人的這些做法,她反感透頂,也倒並不懷恨在心。潤葉是個明白人,她也知道,這一家人也是出於真心,如果是其它什麼事,她就是做出犧牲,也可以遷就他們。但這是要她把自己整個地交給一個她並不願意交給的人啊!
  生活,生活!為什麼給她出這樣的難題?如果沒有個李向前,她現在會仍然像過去一樣,安安穩穩而又忙忙碌碌地操心著工作,內心平靜得像一泓湖水——這是她最樂意的。可是,為什麼要給這湖面投進來一塊石頭,攪亂她平靜的內心世界?而更為不幸的是,由於李向前這塊生硬的石頭的撞擊,又使她對另一個人釋放出真正熾熱的愛情衝動——可是,當她也給別人的心裡投進去一塊石頭的時候,卻又沒濺起任何一點水花……
  從去年冬天到現在,潤葉已經經受了半年多火一般的煎熬。她多麼想給尊敬的二爸說說她的苦惱,但她又多麼不願意給他帶去紛擾。她隱隱地感到,她二爸在工作中也不太順心,經常有他自己的許多煩惱。她怎麼能讓他再為她而分心呢?
  至於父親,雖說是個大隊書記,但實際上也是個農民,怎麼可能理解她的心呢?在這種事上,她不可能在他那裡得到幫助;而母親又是大字不識一個的農村婦女……潤葉想來想去,覺得主意還得她自己拿。當然,她一個女孩子家,對自己能有多少力量並沒有多少信心。但她想她要盡可能去把握她的命運。
  李向前對她的壓力越來越大了。不知在什麼時候,這人已經慇勤地把她門外冬天燒的煤塊,重新垛得整整齊齊,像精心設計的一座小小的建築物。而且還把原來粗糙的劈柴塊,加工得像精緻的工藝品一樣,在煤塊旁邊又給她建造起另一座更「藝術」的建築物!
  全校的老師都在誇「她的女婿」,指劃著他在她門口留下的「傑作」,驚歎地議論著。
  她實在無法忍受了!
  她突然決定很快再回一次雙水村。這次她無論如何要見到少安——哪怕他再躲著不回家,她也要破開臉皮到山裡找到他……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