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十二章


  田潤葉把中午飯從灶上打回來,放在炕頭那個土台子爐灶上,先沒顧上吃。她端起一盆熱水開始洗臉。
  這一天夠忙的了!早上,學校安排全校紅小兵到城外去學軍,而且統一規定學生都要穿黃衣服,男學生拿小馬刀,女學生拿紅纓槍。她是三年級的班主任,忙著檢查學生們的這些「武器」是否齊備,服裝是否符合學校要求。接著就帶著孩子們在城外走了十幾里路,捉了一會「特務」。回來累得睡了一陣,還沒來得及洗臉,又是教師的集體政治學習時間,只好跑到會議室聽學校革委會主任念了一篇「毛選」。眼下就是這樣,一星期不上幾天課,大都是教師帶著學生,學軍,種地,上街搞宣傳,把人忙亂得不可開交。
  她洗完臉,細心地梳理完頭髮,才搬了個小凳坐在爐灶前。她望著一碗土豆菜和一個玉米麵饃怔怔地出神,還是沒有動筷子。學校灶一個月只有二兩細和六斤細糧,其餘的都是玉米面和高粱米,菜總是白水煮土豆,裡面沒有幾滴油。她忙了,就不回二爸家去,在學校湊合著吃這伙食。
  潤葉沒動筷子,倒不是嫌這飯菜不好——儘管家庭條件優裕,但她從來不是個嬌氣人。她現在坐在這裡發愣,是在想她的心事。
  自從去年秋天以來,她二爸家出現了一個不速之客。起先她認不出來這個敦敦實實的青年是誰,但覺得有點面熟。後來她才知道,這是李叔叔家的兒子李向前。向前在中學時比她高兩個年級,因此她並不熟悉這個人,當時見了面也只能大約判斷像是一個學校的。
  向前的父親也是縣革委會的副主任,和她二爸一塊共事,到二爸家裡來過好些次,她倒認識。向前的母親聽說是縣醫院的書記,是她二媽的領導,有時也來二媽家串門,她也認識。只是李向前以前從不上她二爸家來。
  可是,自從去年秋天以來,他隔幾天就來一回。每次來的時候,總要到她窯裡來東拉西扯說半天話。他是縣貿易經理部的汽車司機,經常跑外面,因此知道許多省城和外省的事,給她說個沒完。每次臨走時,他都問她在外地捎得買什麼東西不?她都說不買。她在心裡對這個人已經有點煩。她已聽夠了他那些溝裡上窪裡下的不上串話。但她不好意思表示她的反感——他父母親和她二爸二媽一塊共事,而且他媽還是她二媽的領導!
  可是,有一天,他來的時候,竟然當著她二媽的面,拿出在省城買來的一件紅線衣,對她說:「我碰上這麼件衣服,覺得你穿上肯定合適,就給你捎著買來了。這是上海新出的一種線衣。哈呀,你不知道,買的時候,眾人都搶,我插了一回隊,還和一個人吵了一架,好不容易才買到了手……」
  她有點生氣了,說:「我不喜歡穿紅顏色的衣服!」李向前手裡舉著那件來之不易的紅線衣,感到十分尷尬。她二媽趕緊圓場說:「啊呀,你這娃娃!人家向前好心買了這衣服,你應該謝謝人家!再說,你怎不愛穿紅顏色?你的毛衣不就是紅顏色的嗎?」
  她的臉也成紅顏色了。為了不讓二媽難堪,她只好問向前:「多少錢?」
  「錢什麼哩……」向前吞吞吐吐地說。
  「你受了這麼大的麻煩,怎能連錢也不要哩!」她心裡感到很不舒服。
  「五……就五元錢!」向前只好說。
  「不會是個整數吧?」
  「零頭我忘了……」
  「你再想一想!」
  「五元……噢,五元四角六……」
  她二媽正要給向前取錢,她已經從自己的衣袋裡把錢掏出,給了他。
  從此以後,當她發現向前一來她二媽家,她就趕忙找個借口躲開,到學校裡去了。
  但事情並沒有因為她的躲避就完結了。那一天下午,二媽從醫院裡回來,給了她一張電影票,說是他們醫院發的,她晚上要做個手術,不能去了,讓她去看。
  她問:「什麼電影?」
  「聽說是《南征北戰》。」她二媽說。
  「這電影我以前看過了。」她不太想去。
  「聽說這是江青讓重新拍的,你再去看一看嘛!」她二媽勸她說。
  她於是吃完晚飯後,就到街上的電影院去看新拍的《南征北戰》。
  她進了電影院,找到自己的座位,臉突然「呼」地一陣發燙。她看見李向前正緊挨著她的座位坐著。他早已熱情而緊張地站起來,招呼她入座。她沒有猶豫,轉過身就往外走……
  過了幾天,她二媽找她談了一次,把問題直接了當說明了。她二媽告訴她,向前的母親托她轉告,說向前看上她了,希望她能成為他們家的媳婦。
  她二媽勸她說:「你也不小了,在二媽家住了好多年,我和你二爸就當自己的孩子一樣看待你。你如今在城裡參加了工作,婚姻的事我們不操心也不行。你爸好幾次給我和你二爸安頓,讓我們在城裡給你瞅個人家。你二爸忙,顧不了這種事,我就要多操點心。現在向前家主動提出了這事,我倒挺高興。你李叔叔和向前媽,都是縣上有名望的人,家庭條件那就更不用說了。向前的職業也好。你不聽人家說,在咱們山區,方向盤一轉,給個縣長也不換!」
  她二媽一將事情說明,潤葉就真正陷入到苦惱中去了。說心裡話,要讓她把自己的一生交給李向前,她堅決不能同意。她反感李向前:浮淺,粗糙,長得又不帥,在外面吃喝得肥肥胖胖,已經不像個青年人的樣子了。但她又不能一下子就傷了二媽的面子,因為二媽不是她媽。更何況,她又在人家門上吃了多年飯,人家還給她找了工作……她後來只好對她二媽說:「我一直沒考慮這種事……」「那你考慮好了再說!你不妨和向前多接觸一下,不要老躲他!」她二媽又勸她說。
  真的,潤葉儘管已經長到了二十二歲,但的確還沒有考慮自己的婚姻問題。但現在由於這件事的出現,她才明白地意識到,她已經到了一個微妙的年齡。是的,人一輩子也許誰也不能迴避這件事。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她想不到這樣一種人所難以逃脫的法則,這樣快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一旦她考慮這件事的時候,她的眼前就立即浮現出了孫少安的身影,而且自然得連她自己都吃了一驚。是的,如果一生非要和一個男人在一塊過日子的話,她第一個就想到了少安。她和他在不懂得害羞的年齡就在一塊了。他對她來說,就像自己家裡的人一樣習慣和親切。她以前當然沒有認真想過少安就是她以後的愛人。因為迄今為止,她從根本上還沒有考慮過自己的終身大事。現在,當生活已經把這問題給她提出來以後,她就非常自然地想到她的男人就應該是孫少安了。
  在她這樣的年齡,一旦內心真正產生了愛情的騷動,平靜的內心世界和有規律的生活就一去不復返了。很快,她無論是走路、吃飯、工作,面前總是站著個孫少安:高挺的身材,黝黑而光潔的臉龐,直直的鼻樑,兩條壯實而修長的腿……而且她開始一幕一幕地從小到大回憶他們之間共同經歷的一切。這回憶有時使她發笑;有時使她撲在床上痛哭流涕;有時又使她既發笑也流淚……唉,晚上再也不會躺下看兩頁書就睡著了!她半夜半夜地翻來覆去合不住眼,一次次拉開電燈,又一次次把電燈拉滅。寒冬臘月,她在被窩裡卻感到發熱,將被子蹬在一邊,把兩條發燙的腿放在外面涼一涼……可是,她怎樣才能給少安說這事呢?難道這死傢伙就從來一點也想不到?唉,他們後來見面也少多了……過了一段日子,田潤葉才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少安現在是農民,而她已經算是吃一碗公家飯了。
  可這又算什麼呢?古時候,還有皇帝的女兒看上平民老百姓的哩!她們寧願為了愛情不享受皇宮的榮華富貴,而跟著所愛的人去受一輩子苦。他們雙水村的神仙山,傳說就是天上玉皇大帝的女兒,為了人間的愛情而變成的。天上的神仙都可以用死來殉情,何況凡人田潤葉只是個小學教師罷了。
  她想她要是和少安結婚了,乾脆就回雙水村教書去……她白天黑夜想她和少安的事,已經到了神情恍惚,不思飲食的地步,而且對班上的學生也失去了她慣有的耐心,動不動就訓他們,工作上也接二連三出差錯。因為她二爸的關係,學校領導看來不好批評她,但她自己已經覺得有點不像話了。
  她決定馬上和少安談一次。
  她不想回村裡找少安。村裡人都認識,兩個人不好多接觸;再說少安常出山勞動,也沒機會。晚上更不行。農村不像城裡,兩個男女晚上呆在一塊說話,閒言碎語不光雙水村,整個石圪節公社都會傳得風一股雨一股。
  最好是少安到城裡來!這裡人生,並且男女在一塊是慣常的,不會引起別人的飛短流長……當她聽她弟潤生說,少安的弟弟少平也來上高中的時候,她就很快想到讓少平給他哥捎個話。於是她就到中學找了一趟少平。她看見少平和他哥長得一模一樣,心裡對這孩子也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心疼。她看見他穿得破破爛爛,感到非常難過。她想起當年少安上學時,也就穿這樣的破衣服。她立刻把自己省下的五十斤糧票都給了少平,還把她這個月剩下的全部工資也給他了……現在,田潤葉坐在爐灶前,還是沒有動筷子。
  她不想吃飯。她想著少安。她焦急地等待著他來。已經兩天過去了,他還沒有來!少平明明給她說,他答應這兩天就來。可「這兩天」已經過去了,他為什麼還不來?少安!少安!她在心裡不斷地呼叫著他的名字……潤葉這兩天沒有回二爸家吃飯去。晚上她也睡在學校的宿舍裡。她怕萬一少安來了找不見她——她捎話讓他直接到學校來找她……
  這兩天,她坐在學校的宿舍裡,只要門外有腳步聲,她的心就一陣狂跳。有兩次她聽見有人敲門,就趕快迎到門口,原來是她們學校的女老師叫她去參加政治學習,讓她敗興極了。
  她現在把衣服也換轉了,換上了一身洗得發白的藍制服罩衣,看起來樸素多了。她知道少安沒有一身像樣的衣服,她的衣服要叫他看起來不拘束才行。她還讓與她關係要好的一個女老師,把她的兩根漂亮的辮子剪成了短帽蓋,只用一根綠毛線紮了一綹頭髮,看起來既樸實又顯得成熟了一些,這使她很滿意。所有這些精心的準備都是為了那個人——可他現在還遲遲不到!
  她伸出手,摸了摸她面前的飯碗。碗在火邊烤著,還很燙手。她又摸了摸放在碗筷上面的玉米麵饃,已經冰涼了。她想,不吃飯也不行,總得湊合著吃一點。
  她剛端起碗,就聽見有人敲她的門。她一把將碗撂在爐灶上,也不管閃手撒了一爐灶菜,就跑過去開門。還沒等她把門打開,她妹妹曉霞就咯咯地笑著闖進來了。潤葉心一涼,說:「死女子!像個土匪!」
  曉霞毛衣外面披個衫子,風風火火地走進來,看了看撒了一爐台的土豆塊,說:「啊呀,姐,你是不是對我們有意見了,不回家吃飯,在這裡賭氣吃這種爛菜?」
  潤葉拿過掃帚,把倒在爐台上的土豆塊掃在鐵簸箕裡,說:「這幾天學校事多,我不得回去。家裡沒什麼事吧?」「你不記得了?今天是我外爺的生日,六十五大壽,不擺一桌還行?我媽讓我來叫你快回去吃飯。幸虧我趕來了,要不你把這碗土豆塊早吃光了。快走吧!」曉霞催她說。
  潤葉想:徐大爺過生日,是個吉慶事,她不回去對老人不尊重。
  她只好把自己的門一鎖,跟曉霞回她二媽家去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