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四章


  星期五,孫少平請了半天假,來到城關糧站,拿潤葉姐給他的五十斤糧票,按粗細糧比例,買了二十斤白面和三十斤玉米面。這年頭,五十斤糧票可不是一個小數字啊!
  潤葉姐塞給他的那個小紙包裡,還有三十元錢,買完這些糧,還剩了拾元,他準備拿這錢給祖母買點止痛片和眼藥水,然後再給自己換一點學校大灶上的菜票。
  他把這些糧食從糧站上背到學校,換了三十斤「亞洲」票和五斤「歐洲」票。另外的十五斤白面他捨不得吃,準備明天帶回家去。讓老祖母和兩個小外甥吃。三十斤玉米面他已經夠滿足了。在以後一段日子裡,他可以間隔地在自己的黑「非洲」中夾帶一個金黃色的「亞洲」。至於那五斤「歐洲」票,他是留著等哥哥來一起吃的。哥哥來城裡,總不能頓頓飯都在潤葉姐那裡吃;要是親愛的哥哥來學校吃飯,他不能讓他也在中學的飯場上讓別人冷眼相看……第二天中午,他先到街上給祖母買好了藥,然後就把那一小袋麵粉提到金波的宿舍裡。兩個人相幫著把它綁在後車座的旁邊,就準備一起相跟回家了。
  每到這個時候,學校就亂成一團。鄉里的學生紛紛收拾起空癟的乾糧袋,離城近的步行,離城遠的騎自行車,紛紛湧出了校門口。他們要回家去度過一個舒服的夜晚。在家裡,光景好些的人家,大人們總要給回家的孩子做兩頓好吃的,然後再打鬧一口袋像樣的乾糧,以便下一個星期孩子在大灶飯外有個補充。這期間,偌大的學校裡就像退了潮的海灘那般寧靜。到了星期天下午,鄉里的學生又都紛紛返回來,這個世界才又恢復了它那鬧哄哄的局面……少平和金波騎著車子出了縣城,便沿著向西的一條公路,一個帶著一個,往家裡趕去。兩個人共同騎過好幾年車子,他們一路上換著蹬,輕鬆而愉快。
  從縣城到他們村有七十華裡路。這條路連接著黃土高原兩個地區,因此公路上的汽車還是比較繁多的。從出縣城起,路面比較寬闊,以後就越走越狹窄。約摸到五十華里外,川道完全消失了。西山夾峙的深溝,剛剛能擺下一條公路。接著,便到了分水嶺。壁立的橫斷山脈陡然間堵住了南北通道。在以前,公路只好委屈地從這裡盤山而上,才能伸到山那面。前幾年在一個山腰裡捅開了一個豁口,才把公路從山頂降到了半山腰。不過,山兩面公路的坡度還是很長很陡的。這裡汽車事故也最多,公路邊的排水溝裡,常常能看見翻倒的車輛——上坡時慢得讓司機心煩,下坡時他們往往發瘋地放飛車,結果……
  上這坡時,所有的自行車都不可能再騎了。少平和金波這時就輪換推著車子,兩個人都累得滿頭大汗。翻過分水嶺就是他們公社。溝道仍然像山那面一樣狹窄。這道溝十來個村子,每個村相隔都不到十華裡,被一條小河串連起來。小河叫東拉河,就是在這分水嶺下發源的。
  下了山,過了一個叫下山村的村子,再走十華裡路,就是公社所在地石圪節村了。他們雙水村離石圪節公社也是十里路,中間隔一個罐子村——少平他姐蘭花就出嫁在這村裡。
  少平和金波翻過分水嶺,騎著車便像風一般從大坡上飛下來了。下山村一閃而過。接著就到了石圪節公社。
  公社在公路對面,一座小橋橫跨在東拉河上,把公路和鎮子連結起來。一條約摸五十米長的破爛街道,唯一的一座像樣的建築物就是供銷社的門市部。但這鎮子在周圍十幾個村莊的老百姓眼裡,就是一個大地方。到這裡來趕一回集,值得鄉里的婆姨女子們隆重地梳洗打扮一番。另外,這街上的南頭,還有個小食堂。食堂裡幾個吃得胖乎乎的炊事員,在本公社和公社主任一樣有名氣——生活在這窮鄉僻壤的人們,對天天能吃肉的人多麼羨慕啊!
  石圪節今天不遇集,因此街上沒什麼人。少平和金波也沒打算過橋去逛一逛。前兩年在這裡上初中時,他們常愛到這條街道上來遛達。那時,這地方在他們眼裡也是大地方。可現在,他們已經逛過更大的世界,這條破敗的街道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吸引力了。
  只是到了公社前面的中學附近時,他兩個卻不約而同地停住了車子。中學也在河對面,四、五間教室,兩排石窯洞;窯洞下面,一個小土操場上安一副破爛的籃球架。多麼可愛的地方啊!他們在此度過了兩年的時光,對這地方熟悉得就像自己的身體一樣。現在他們雖然到了一個大學校,但這裡的一切都常常出現在他們的睡夢中。
  現在是星期六下午,他們知道,除過幾個公派老師外,學生和掙工分的老師都回家去了。他們的妹妹蘭香和金秀大概也走了。
  太陽已經快要落山,溝道裡暗了下來,風也有些涼森森的。他倆立了一會,誰也沒說什麼話,就騎著車子又上路了。少平蹬車,金波坐在車後,用一隻手親熱地摟著他的腰,一口好嗓音唱起了信天游:「提起我的家來家有名,家住在綏德州三十里鋪村……」像銀子一般清亮的東拉河,到這裡水量已經大點了,此刻在夕陽的輝映下,波光閃閃地流淌著,和公路並行,在溝道裡蜿蜒盤繞……到了罐子村的時候,少平猛一下停住了車。他突然看見他妹妹蘭香站在公路邊,像是在等人——說不定就是在等他哩!
  他和金波跳下車子,蘭香已經跑到跟前來了。少平吃驚地看見妹妹臉蛋上掛著兩顆淚珠,趕忙問:「出什麼事了?」
  「姐夫……」蘭香剛一開口,就哭得說不下去了。少平扭頭對金波說:「你騎車先回去。那點面先擱在你家裡,罷了我來取……」
  金波是個聰敏小子,他明白少平姐夫家大概出了事,他也許不便幫什麼忙,就騎著車子走了。上車子後,他又扭過頭說:「需要我,你言傳一聲……」
  金波走後,為了使妹妹平靜一點,少平用手在她頭上親切地摸了摸,說:「別哭了,你快給我說,出什麼事了?」蘭香揩了一把眼淚說:「姐夫叫公社拉到工地上勞教去了……」
  「我還以為他死啦!在什麼地方?」少平問妹妹。「就在咱村裡。」
  「為什麼勞教?」
  「出去販賣了點老鼠藥,人家說他走資本主義道路……」「姐姐呢?」
  姐姐抱著貓蛋狗蛋到咱家去了,讓我留在這裡照門。我急得不行,就在路邊等你回來。」
  「爸爸和哥哥現在在什麼地方?」
  「我不知道。我還沒回家去,姐姐就在這裡把我攔住了……」
  孫少平一下子感到又急又難受。他知道這件事會把他們家在全公社揚臭。這年頭,老百姓儘管少吃缺穿,但非常看重政治名譽。誰家的一個人給糟踐上這麼一次,家裡另外的人跟集上會都有人指著後腦勺說長道短。更不要說,以後公家在農村需要個人,家庭成員有政治問題,那就只能靠邊站了。另外,他姐夫平時就遛遛達達不好好勞動,家裡光景一爛包,全憑姐姐一個人拉扯兩個孩子。要是勞教,丟人不算,還不給工分,一年下來又不知要出多少糧錢——現在他們家多年的糧錢都堆在一起還不了帳。
  「王八蛋!」孫少平氣憤地罵了一句他姐夫。
  「就苦了個姐姐……」蘭香難受地說。她今年十三歲,身體已經扯開了條,儘管穿一身舊衣服,但烏黑的短頭髮剪得整整齊齊,白白的臉盤加上尖俏的下巴,一副非常可愛的模樣。由於家境貧困,她從小就很懂事,剛剛四五歲就常提個小籃籃出去拔豬草,撿柴禾。這孩子腦子反應很快,在數學方面很有些天資,小時候父親和哥哥在家裡算帳,她在旁邊一口就說出來了,常常把兩個大人驚得目瞪口呆……現在,這兄妹倆站在罐子村的公路邊上,把他們的姐夫王滿銀恨得咬牙切齒。
  少平對妹妹說:「走,咱現在回村子去!」
  蘭香說:「姐姐讓我在這裡照門哩……」
  「你怎敢晚上一個人住在這?再說,這家裡有什麼金子銀子要照哩?那幾個破盆爛碗,白給賊娃子都不要!走,咱上去把門一鎖,回家去。」
  「行!」蘭香也早在這裡呆不住了,想回村去看看事情究竟如何凶險。
  這兄妹倆把罐子村姐姐家的門一鎖,就相跟著一路小跑往回走。
  離村子一里路的地方,他倆緊張地站在公路上,不敢走了。公社農田基建會戰工地就在他們村頭。已經聽見高音喇叭的吼叫聲了。遠處,在東拉河對面的半山坡上,插著許多紅旗,人群像螞蟻一樣亂紛紛的。兩個孩子馬上想到,那個不是東西的姐夫就在那裡勞教。說不定爸爸也在那裡——因為他是基建隊的。當然,二爸肯定也在那裡,他是大隊支部委員,又是隊裡的基建隊長。說不定二爸還能幫點什麼忙吧?他總算是隊裡的一個領導人。不過二爸是個窮先進,不可能給這種「資本主義」說情。再說,這是全公社會戰,就是他願意幫忙,恐怕也頂不了多少事。
  這兩個孩子頓時被眼前這宏偉的場面嚇住了,站在這裡不知如何是好。要是他們一直沿公路走回去,對面村裡的人肯定都會看見的。真丟人啊!本村的人說不定還要給陌生的外村民工指點他倆,說:瞧,這就是王滿銀的小舅子和小姨子!
  「咱乾脆繞著從山背後回家去?」蘭香想出個聰明辦法,對她二哥說。
  少平想了一下,同意了妹妹的建議。於是兩個人就淌過東拉河,從山背後的一條莊稼小路上轉著往回走。
  他們來到工地上面的土畔時,忍不住都把腰貓下,從土墿邊探出頭,往下邊的工地上看。對這兩個孩子來說,這下面不是在勞動,而是在進行一場戰爭。
  下面人群亂紛紛的,紅旗招展,喇叭吼叫,黃塵飛揚,一片熱鬧非凡的景象。
  「二哥,看!那不是姐夫?推車子的那個!看,還是爸爸給姐夫往車子上裝土哩……」
  少平也看見了。他感到眼前一陣發黑,便悄悄拉了妹妹一把,說:「咱們回……」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