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18


  縣醫院靜得沒有一點聲響。病人和治病的人都進入了睡夢中。院子裡照明的類在寒風裡發出慘白的光芒。
  高廣厚和盧若琴抱著病重的兵兵,心急如火地來到這個希望的所在地。他們找了半天,才找見掛著「急診室」牌子的房門。
  裡面沒有燈光。大夫顯然睡覺了。
  盧若琴敲了敲門。沒有聲響。
  等了一下,高廣厚又敲了一下門。兵兵在他懷裡急促地咳嗽喘息著。還是不見動靜。
  高廣厚急得用拳頭狠狠在門板上擂了起來。
  「誰?」裡面傳來一聲不樂意的發問。
  「有個急病人!」盧若琴在門外喊。
  「這天都快明瞭……明早上再來!」裡面那人似乎翻了個身……又睡了。「哎呀,好大夫哩,娃娃病得不行了,求求你起來看一下……」高廣厚幾乎是央告著對裡面說。
  「我們是從鄉下來的,黑天半夜已經跑了十里路了!麻煩你起來給看一下。」盧若琴補充說。
  過了一會,裡面的燈才拉亮了。聽見裡面不耐煩地嘟囔了一句什麼,就聽見開始穿衣服。
  半天,門才打開了。一個戴眼鏡的瘦高個大夫冷冰冰地說:「進來。」他們趕忙把孩子抱進去。
  醫生儘管對人態度冷淡,但檢查病還很認真。他用聽診器在兵兵的前胸後背聽了半天。兵兵嚇得沒命地哭。
  大夫聽完後,慢吞吞地說:「急性肺炎。需要住院。」他站起走到另一張桌子前,開了個單子,說:「先交費去。」
  高廣厚突然對盧若琴叫了一聲:「哎呀!你看我這死人!忘了帶錢了!」盧若琴立刻到自己口袋裡摸了摸,沮喪地說:「哎呀,我也沒帶……」「這可怎辦呀?」高廣厚轉過頭,對大夫說:「能不能先住下,明天我就想辦法交錢?」
  大夫臉上毫無表情地說:「那你們和收費處商量去……」他脫下白大褂,去洗手。他倆只好很快抱起孩子來到門口的收費處。
  仍然是打了半天門,才把人叫起來。
  當高廣厚向收費處這個半老頭說了情況後,那人說:「預交住院費,這是醫院的規定!」
  「好你哩,你看孩子病成這個樣子,先救人要緊,你就行行好吧!我明天就交錢,肯定不會誤!」高廣厚又央求說。
  「哼!以前好些老百姓就是這樣。可病一好,偷著就跑了,醫院帳面上掛幾千塊這樣的錢,一個也收不回來!」
  「我們是教師,不會這樣的。」盧若琴說。
  「反正不行!不交錢住不成!這是院長交待的!」他斬釘截鐵地說。兵兵在劇烈地咳嗽著,呼吸異常地急促起來。
  那位收費的人看見這情況,似乎也有了點憐憫之情,過來看了看孩子,說:「病得確實不輕!鼻子都有點扇了!」
  他轉過頭對高廣厚說:「娃娃叫你愛人抱著,你去給院長說說,他同意就行了。」盧若琴臉「唰」地紅了。
  高廣厚懊喪地對這人說:「她是我一個學校的同志……」
  「噢,對不起!」他驚奇地打量了一下盧若琴和高廣厚。
  盧若琴也顧不了多少,對高廣厚說:「你和兵兵先在這兒呆一下,讓我去!」她調轉身就跑了。
  盧若琴按收費處那人說的地方,找到了院長的宿舍。
  她敲了一陣門後,聽見裡面一個婦女問:「什麼事!」
  「有個急病人,叫高院長起來一下!」盧若琴顧不得詳說情況。「你找大夫去!我又不會治病!」裡面一個男人的聲音。這大概是院長了。「有個事,大夫管不了,想和你商量一下。」
  裡面竟然長時間沒有聲音了。
  在有些醫院裡,患者經常就會碰到這樣的情況。當你急得要命時,他們好像世界上什麼事也沒。
  盧若琴一看這情景,覺得毫無辦法了。
  她突然想起:有一次。她聽哥哥和另外一個人拉話,似乎提到過醫院院長的老婆是農村戶口,說他的孩子想在城裡的縣立中學上學,但按縣上規定,他們家離城遠,應該在就近的公社中學讀書,因此來不了。院長想讓兒子上「高質量」中學,幾次來找他,他很快就給辦妥了。記得那個人還對哥哥開玩笑說:「你以後如果得病……」
  聰敏的姑娘頓時有了主意。
  她於是又一次敲了敲門,說:「我是教育局戶局長的妹妹……」裡面的燈「啪」地拉亮了,立刻聽見緊張地穿衣服和拖拉鞋的聲音。這下靈了!門很快打開了,光頭院長披著棉襖出來,問她:「盧局長怎啦?我昨天還和他一塊在齊主任家喝酒哩!……」
  盧若琴幾乎要笑了,說:「不是盧局長病了!」
  「他的孩子?」「也不是。」「你?」「不是。」「那誰病了?」他的態度又有點不太好了。
  盧若琴很快把實情給他說了。
  高院長既然已經起來了,又見是盧局長的妹妹求情,只好跟著她來到收費處,對那個人說:「給辦了……」
  辦了!一切很快就辦妥當了!
  他們忙了一陣,就在住院部的病房裡被安頓了下來。
  值班的護士立刻過來給兵兵打了針,並且把各種藥也拿了過來。盧若琴和高廣厚哄著讓兵兵吃完藥,護士接著又打了一支鎮靜劑,孩子就困乏地睡著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