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13


  明天就是國慶節了。小縣城的機關、學校,實際上在今天就已經放假了。
  街道上,人比平時陡然間增加了許多。商店裡擠滿了買東西的人群;肉食門市部竟然排起了長隊——在這裡,平時公家的肉根本銷不出去。家庭主婦們手裡牽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孩子們,胳膊上挽著大籃子,在自由市場上同鄉里人討價還價。
  所有的人群穿上了新衣服。浴池的大門裡,擠出了一群一夥披頭散髮的姑娘們。這裡那裡,鑼鼓咚咚,絲絃悠揚,歌聲嘹亮。到處都在大掃除,好像這幾天衛生才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有些機關的大門上已經掛上了大紅宮燈,插上了五星紅旗和彩旗,貼上了燙金的「歡度國慶」四個大字。這個季節正是陽光明媚、天高氣爽之時,加上節日的熱烈氣氛,使得人們的臉上都帶上了笑意,城市也變得讓人更喜愛了。
  麗英一早起來就忙開了。
  她先把屋子裡外打掃收拾了一番。她是個愛講究的人,而這個家也值得講究。她在房子裡忙碌地打掃、清理、重新佈置。儘管很熬累,但興致很高;這一切都是屬於她的呀!
  她把老盧一套藏青色呢料衣燙得平平展展,放在床上的枕頭邊,讓他明早起來穿。然後又把玲玲的一身漂亮的花衣裳從箱子裡拿出來,給她穿在身上。
  家裡一切收拾好以後,她便提個大竹籃子去買菜買肉。老盧前兩天就給有關部門那些領導(也是朋友)吩咐過了,所以她實際上就是去把各種過節的東西拿回來就是了。
  她從這個「後門」裡出來,又進了那個「後門」。籃子裡的東西沉得她都提不動了。這些東西都是國慶節供應品中的上品,但許多又都是「處理品」,價錢便宜得叫她都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她送回去一籃子,又出去「收」另外一籃子。煙、灑、茶、糖、雞、羊肉、豬肉、蔬菜……這些東西都是她從有些人的家裡拿出來的(老盧有條子在她手裡)。
  她提著這些東西,對她的丈夫更敬佩了。他真是一個有本事的人!她想不到她男人在這城裡這麼吃得開!她似乎現在才深刻地認識到:為什麼老盧常請這些人在家裡吃飯喝酒!
  她把這些東西提回家後,忍不住又想起了她寒酸的過去:為了過節割幾斤肉,買兩件衣服,她和廣厚早早就用心節省上錢了。現在,幾乎不出什麼錢,東西很快就把廚房堆滿了!她現在進一步認定:她離婚這條路實在是走對了。
  她今天異常地激動,心臟幾乎比平時也跳得快了。這主要是她還面臨著一件重要的大事:她的親愛的兒子今天下午就要來到自己的身邊。她的鼻子由不得一陣又一陣發酸;幹活的手和走路的腿都在打顫。
  她把過節的東西準備好以後,就用了一個長長的時間到街上給兒子買節日禮物。她先到百貨商店給兒子買了一身時興的童裝外套和一套天藍色毛衣。然後又到兒童玩具櫃前買了一輛紅色的小汽車(和盧若琴買的那輛一樣);一架可以跑但不能飛的小飛機;還買了一桿長槍和一把小手槍。
  她接著又去了食品店,買了一大包兒子愛吃的酥炸花生豆。其它東西家裡都已經有了。
  中午飯以後,玲玲到學校去排練文藝節目,老盧與局長分頭率領縣教育局和教研室的人,去登門慰問城內的退休老教師和教育系統的先進工作者去了。父女倆都說晚上要遲點回來,飯不要像往常那樣早做。
  她一個人在家裡慢慢準備晚飯。她的心亂得像一團麻一樣;去拿切菜刀,結果卻找了根□面杖,把面舀到和面盆裡,又莫名其妙把面倒在案板上。
  她只要一聽見門外有腳步聲,就趕快跑出來。可是,一次又一次都使她失望,按她的計算,若琴和兵兵吃過中午飯起身,從高廟到城裡只有十來里路,他們早應該到了。
  她怔怔地倚在門框上,天上太陽的移動她似乎都看得出來。她突然又想:他們會不會來呢?
  呀,她怎麼沒朝這方面想呢!是的,他們完全可能不來!廣厚不一定願意讓孩子見她,而若琴也不一定那麼想見她哥哥!她只是寫信表示了自己的心願,可高廟那裡,怎能她想要他們怎樣他們就怎樣呢?他們實際上都在恨這個家!
  完了!他們肯定不會來了!
  她絕望地望了一眼西斜的太陽,感到頭一下子眩暈得叫她連站也站不住了。
  她一屁股坐在門檻上,雙手摀住臉,傷心地痛哭起來……
  「麗英!」她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喊她。
  她驚慌地抬起頭來,突然看見盧若琴抱著她親愛的兵兵,就站在她的面前。她一下子從門檻上站起來,嘴唇劇烈地哆嗦著,瘋狂地張開雙臂撲了過去;她在朦朧的淚眼中看見,她的兒子也向她伸出了那兩條胖胖的小胳膊……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