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11


  劉麗英重新結婚後,完全陶醉在一種叫她新奇的幸福之中。這個漂亮而好強的女人,對現在的生活很滿足。她的體面的新丈夫很快就把她安排到城關幼兒園當教師了。
  由於她丈夫盧若華是縣教育局副局長,她的同事都很尊重或者說都很巴結她。她覺得現在生活才算和她相匹配了。
  這一切是她以前睡覺時夢見過的。現在都變成了現實。而過去的現實生活,她現在覺得那一切倒好像是一場夢。
  高廣厚,一個鄉下的窮酸先生,老實得叫人難受,安分的叫人討厭。她尋了他這個男人,常在眾人面前連頭也不敢抬。她當年之所以和這個男人結婚,純粹是因為他還算吃一碗公家飯,聽起來名聲好聽一些,說她尋了個吃國庫糧的女婿。要不,她才不會跟他呢!
  她一想起和高廣厚生活的幾年,就感到委屈極了,那是個什麼家呀!什麼東西也置辦不起。她天生愛穿著打扮,可要買一件時新衣裳,常常得受幾個月的窮,全靠牙縫裡省出來的那點錢來滿足她的虛榮。每逢趕集上會,她常看見一些農民媳婦的衣裳都比她的水平高。她自怨命薄;她和誰也比不過。唯一可以驕傲的是,她天生的漂亮,這可以掩飾一下她穿戴方面的寒酸。她常想:如果她有一個像樣的男人,再加上她的出眾的容貌,她會在這個世界面前多榮耀啊!郎才女貌,夫榮妻貴,古書上的這些話說得實在對!
  她因此而憤恨過去的那個沒出息的男人;感到自己是「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但當時不論怎樣,那一切似乎是無法改變的。她自己的「門第」也不高。父母親都是農民,老實得像高廣厚一樣,家裡弟兄姐妹一大群,光景也很貧寒。儘管她從小就是他們家的「女皇」,他們也只能湊湊合合地把她供養到初中。她的所有兄弟姐妹沒一個上學的——因為供養不起。父母親看重她的聰明和人樣,全力以赴重點保證她;希望她能給劉家的門上帶來一些光彩。她是六八屆的初中學生。剛上初中不久,「文化大革命」就開始了。她喜歡這場熱鬧的革命,可以借此出一下風頭。當然,她還不敢學習聶元梓和韓愛晶,當個什麼頭頭。她有她的特長:跳兩下唱兩聲還是可以的。因此她參加了派性文藝宣傳隊,並且成了主要女演員,整天給「武衛」戰士慰問演出。後來,武鬥激烈了,「戰友」們被「敵人」打出了縣城,他們的宣傳隊解散了。男的扛起槍「鬧革命」去了,女的都各自回了家。他們家和她的理想都被社會的大動盪撲滅了。
  她在農村一呆就是好幾年。後來,年齡眼看大了,既參加不了工作,又尋不到一個像樣的女婿——農民她看不上,幹部又看不上她。最後經人介紹,就馬馬虎虎和高廣厚結了婚。結婚後她才知道,高廣厚也是縣中的,但她在學校時好像從來沒見過這個人。結婚不久,她就發現她的丈夫是一個「相當窩囊」的人。她也試圖教導他開展一些。無非是讓他多往公社和縣文教局(那時文化教育沒分開)的領導家裡跑。她甚至通過關係,想辦法讓他和縣委的領導也拉扯著認識。但高廣厚在這方面太平庸了!太死板了!有時還沒農村那些有本事的大隊書記活套。的確,她娘家那面川裡有個高家村,那村裡的大隊書記叫高明樓,在公社和縣上都踩得地皮啊!
  她曾經想過要和高廣厚離婚。但她也明白自己的「價值」。一個沒工作的農村戶口的女人,又結過婚,就是風韻未減,也還能尋個什麼樣的男人呢?尤其是生下兵兵後,她基本上也就死了心,她把她的全部感情都傾注到了孩子的身上。她對這一切也習慣了。儘管對高廣厚不太滿意,但她盡量像一個妻子那樣對待他了。當然,高廣厚身上也有些叫她滿意的地方。他人誠實,對她愛得很實心;儘管長相不太漂亮,但身體強壯有力。生活的情趣少些,但他那肌肉結實的胸脯也曾讓她感受過男人的溫暖。在她情緒好的時候,性生活也是能滿意的。親愛的兵兵出世後,她甚至開始對他產生了某種溫柔的感情。孩子使她的心漸漸向他靠攏了一些;有時她還忍不住主動對他表示一下親熱——可是,每當這樣的時候,平時缺乏感情的高廣厚就加倍地給她熱情,像瘋了似的,她就又反感了。不管怎樣,看來他們的夫妻生活還是能過下去的。尤其是兵兵越來越逗人喜愛了——這小東西終究是他們兩個的……可是,猛然間出現了盧若華!
  自從盧副局長出現在她面前後,她的心一下子就亂了。她是個極敏感的人,第一眼就看出他喜歡她。當她知道了他現在是個單身的男人後,精神上那封閉了的火山口又開始絲絲地冒煙了。老盧利用看若琴做借口,經常往高廟小學跑。當然,她知道,他更主要的是來看她。
  他們很快就接近了——這是不用過多語言的。這個人對她的吸引力是強大的。他這麼年輕,就當個副局長!副局長,雖帶個「副」字,但在這個偏僻的縣城裡,權力可不小,全縣所有的學校都歸他領導!他還是一個大學畢業生,長相標緻,風度翩翩,到處都被人尊敬。以前,麗英根本不敢夢想她能和這樣的男人一塊生活。現在一旦有了這種希望,她想自己就是付出任何代價和犧牲,也要讓它變成現實!
  唯一使她痛苦的是兵兵。她從老盧那裡感覺到,他不願意接受這個孩子。可是,這孩子是她心頭的一塊肉啊!
  她淚水模糊地不知想了多少次,最後還是自己說服了自己:孩子將來自有孩子的幸福,而她自己的幸福若是錯過這次機會,也許今生再不會有了……
  他們兩個的感情含蓄地進行到一定的時候,麗英毫不猶豫地提出要跟他一塊生活。但他沒有正面回答她。
  麗英是聰敏人,她理解他的難處。顯然,由於社會地位,他不能承擔破壞別人家庭的罪名。
  勇敢的女人立刻主動採取行動,先和高廣厚離婚。為了讓這男人接受她,她終於忍痛把孩子也扔下不要了——一個發了瘋的女人,在此刻是相當能狠下心的,儘管這顆苦果子她今後還得吃個沒完。在大馬河川劉家渠村的娘家門上,她耐心地等待由於離婚在熟人中間引起的輿論平息下去。在人們幾乎不注意她的時候,她才無聲無息地和盧若華結了婚,除過老盧的妹妹和她原來的男人,現在社會上大概誰也不知道,她是在沒有離婚的時候,就和盧若華相好了。這對新夫婦婚後的第一個晚上,就是為他們的這個成功的計謀,互相吹捧了一番對方的沉著或者機敏。就這樣,一個鄉下小學教師的妻子,立即變成了縣教育局副局長的夫人。劉麗項感到世界一下子在她的眼裡變得輝煌起來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