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10


  災難又一次打倒了高廣厚。
  不幸的人!他臉上好不容易出現了一絲笑影,這下子又被謠言的黑霜打落了。這是哪一個惡毒的人在踐踏善良的人心呢?
  高廣厚自己並不想查問這個謠言的製造者。
  生活中總有那麼一些人,懷著刻毒的心理來摧殘美好的東西。這些人就是在走路的時候,也要專門踩踏路邊一朵好看的花或一棵鮮嫩的草。他們自己的心已經被黑色的幔帳遮蓋了,因而容不得一縷明亮的光線。
  這個被生活又一次擊倒的人,現在主要考慮的是:這種可怕的謠言大概已經廣泛地傳播開來,後壁那個不到二十歲的姑娘怎麼能承受得了這種可怕的壓力?
  他現在把自己恨得咬牙切齒:是他害了那個一心為他的人!他恨自己的無能,恨自己的窩囊,恨自己沒有一點男子漢的味道!怎麼辦?他不斷地問自己。
  天已經黑嚴了。他摸索著點亮了炕頭的煤油燈。
  兵兵不知是什麼時候停止哭聲的,現在滿臉淚痕,已經躺在炕上睡著了。窯裡和外面的世界都陷入到了一片荒漠的寂靜中。只有桌子上那隻小鬧鐘的長秒針在不慌不忙地走著,響著嘀嘀嗒嗒的聲音。高廣厚抬起沉重的頭,兩隻眼睛憂傷地看著熟睡中的小兵兵。他用粗大的手掌輕輕撫摸著兒子的頭,把披在他額頭上的一綹汗津津的頭髮撩上去。他難受地嚥著唾沫,像一個農村老太太一樣,嘴裡喃喃地絮叨著:「我的苦命娃娃,你為什麼投生到這裡來呢……」他感到頭疼得像要裂開一樣,就脫了鞋,上了炕,和衣躺在兒子的身邊。他拉過被子的一角,給兵兵蓋在身上,吹滅了炕頭上的煤油燈,就睡在了一片黑暗中。父子倆下午連一口飯也沒吃。但他不餓,他想起應該給兵兵吃點什麼,又不忍心叫醒孩子。
  他閉住眼睛躺在炕上,盤算他怎樣擺脫眼前這困難的處境。他想他今晚上一定要想出一個辦法來。這不是為了解脫他自己,而是他要讓自己的良心對得起盧若琴!
  他迷迷糊糊地,不知是在醒著的時候,還是在睡夢中,他覺得他已經想好了明天起來做什麼……
  第二天是星期天。一大早,高廣厚先做好飯。他自己沒吃多少,主要是給兵兵喂。
  他隨後就抱著孩子,到學校前面的捨科村去了。
  他到了一家姓張的家裡。他已經教過這家人的幾個孩子,現在還有一個孩子在四年級。平時他和這家人商量:他父子倆能不能借他家一孔窯洞住?並且白天他要把兵兵寄放在這裡。這家人有個六十多歲的老奶奶,他商量著讓白天給他看娃娃,晚上回來就由他管。連房租和看孩子,他準備每月付十五元錢。老張一家十分厚道,都說怎能收高老師的錢呢?房子他儘管住;娃娃放下,他們盡力照顧。
  這事情很快就說妥了,他然後又跑到幾個高年級女生的家裡,給學生和他們的家長做工作,說他要到寄放兵兵的地方去住,學校偏僻,讓這幾個女學生晚上到學樣和盧老師住在一塊。家長和孩子們都很高興。他們都說跟盧老師住在一塊,還能在她那裡多學些文理呢。
  事情全說孚當後,高廣厚抱著兵兵寬慰地回到學校。他想他早應該這樣做了。如果早一點,說不定會惹不出那些閒言閒語。到學校後,他先沒回自己的窯洞,直接去找盧若琴。他用很簡短的話,說他從今天起,準備搬到捨科村去住;另外將有幾個女生來給她作伴,這已經都說好了。
  「為什麼這樣呢?」她像一隻受過驚嚇的小鳥,惴惴不安地看著他。她猶豫了一下,從地上抱起小兵兵,在他臉上親了親。「姑姑,我再不叫你媽媽了……」兵兵用小胖手摸著她的臉,說。這句話一下子又使兩個大人陷入了一種極其尷尬的境地。盧若琴的臉「刷」一下又紅了。
  高廣厚沉重地低下了頭,說:「若琴,我把你害苦了……我再不能叫你受冤屈了。要不,你乾脆回去找一下你哥哥,給你另尋個學校……」「不,」盧若琴一下子變得鎮定了,「別人願意怎說讓他說去!人常說,行得端,立得正,不怕半夜鬼敲門!」
  「可我心裡受不了。我不願意你受這委屈。先不管怎樣,我今天下午就搬到捨科村去住……」
  盧若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她一隻手抱著兵兵,另一隻手掏出手絹,不斷地擦自己眼裡湧出的淚水……
  高廣厚搬到捨科村去了。
  每天早晨,高廣厚在離開這家人的院子時,兵兵就沒命地哭著攆他。可憐的孩子已經失去了媽媽,他生怕親愛的爸爸也會像媽媽一樣離開他。
  高廣厚常常是紅著眼圈到學校去的。他能體諒到孩子的心情。以後,他就起得很早,趁兵兵沒睡醒的時候離開他。
  盧若琴想念小兵兵,她要去看他時,被高廣厚阻擋了。他怕這樣一來,前後村子的莊稼人更要說閒話。
  三個人都被窒息到了一種令人壓抑的氣氛中。對於男女之間正常的交往所表現出來的那種粗俗的觀念,在我們的社會是一種常見的現象。即使某些有文化的人也擺脫不了這種習慣,更何況偏僻山村裡大字不識一個的農民。
  也許文化教育的普及和提高最終會克服這些落後的習俗,使我們整個的社會生活變得更文明些。作為教師,高廣厚和盧若琴他們認識到這一點了嗎?
  也許他們還沒有這樣考慮他們的職責和使命。但他們確實用自己的心血盡力教好這幾十個娃娃。
  這樣的山區小學,一年的教育經費沒幾個錢,要搞個什麼活動都不容易,有時候要訂幾本雜誌都很困難。盧若琴就用她自己的一部分工資,給孩子們買了許多兒童讀物,在一孔宋窯裡辦起了一個小小的圖書室,把孩子們吸引得連星期天也都跑到學校裡來了。為了有一點額外收入,高廣厚決定利用課餘時間,帶孩子燒一窯石灰賣點錢。他聽人說,一窯灰可以賣三四元錢。這不要多少本錢。燒石灰的礓石河灘裡到處都是,充其量,花錢買一點石炭就行了。至於柴禾,他和孩子們可以上山去砍。
  兩個村子的領導人都支持他們這樣做,並且出錢給他們買了石炭,還給他們挖好了燒灰窯。
  礓石撿齊備後,高廣厚就帶著一群高年級的學生去上山打柴。盧若琴也要去,但他堅決不讓。她在平原上長大,不習慣爬山,他怕她有什麼閃失。他讓她在學校給低年級學生上課。這一天下午,高廣厚像前幾天一樣,帶著十幾個大點的學生到學校對面的山上去砍柴。
  幹農活,高廣厚不在話下。他很快就砍好了一捆柴。接著他又砍了一捆——準備明天早上他來背。農村的學生娃娃從小就砍柴勞動,幹這話對他們來說,簡直是一件很樂意的事,就像城裡的學生去郊遊一樣。
  太陽落山前後,這支隊伍沿著彎彎曲曲的山路一溜排下溝了。每個人都沉甸甸地背負著自己一下午砍來的收穫。孩子們不覺得勞累,背著柴還伊伊呀呀地唱歌。高廣厚走在最後邊。他不時吆喝著,讓孩子們走路小心一點。
  當高廣厚和孩子回到學校時,低年級的學季娃娃早已經放學了。他打發走了砍柴的孩子們,用袖口揩了臉上的汗水,去看了看教室的門窗是否關嚴實了。
  他走到盧若琴門前時,發現她門上吊把鎖。她上哪兒去了?這個時候,盧老師一般都在家。他想和她商量點事。
  正好有個低年級的學生娃在學校下邊的公路上玩,他問這娃娃,盧老師到什麼地方去了?
  小孩子告訴他說,盧老師到前面村子的那條溝裡砍柴去了。高廣厚的心一下子怦怦地急跳起來。啊呀,現在天已經黑嚴了,她不習慣這裡的山路,萬一出個事怎辦呀!
  他問這娃娃盧老師是什麼時候走的?娃娃說盧老師一放學就走了。高廣厚緊閉住嘴巴,扯開大步,向捨科村那條大溝裡走去。路過他寄居的那家人的坡底下,他也沒顧上回去打個招呼,逕直向後溝裡走。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高廣厚忘了他此刻又餓又累,在那條他也不太熟悉的山路上碰碰磕磕地走著。
  他心急如火,眼睛在前面的一片黑暗中緊張地搜索著。他多麼希望盧若琴一下子出現在面前!
  已經快走到溝掌了,還是不見盧若琴的蹤影。他於是就大聲喊叫起來:「盧老師——」
  他的叫喊聲在空曠而黑暗的深溝裡迴盪著,但沒有傳來任何一點回音。高廣厚站在黑暗中,緊張得渾身淌著汗水,不知如何是好。他馬上決定:趕快回村子,再叫上一些莊稼人,和他一起分頭去找盧老師。他像一團旋風似地轉過身,嘹開兩條長腿,向村裡跑去了。
  高廣厚快步跑著回到了村子裡。
  他想他先應該給寄放兵兵的那家人招呼一下,說他要去尋找盧老師,晚上說不定什麼時間才能回來。
  他氣喘吁吁地進了這家人的院子,一把攤開窯門。
  他一下子愣在門口了。
  他看見:盧若琴正跪在鋪著骯髒席片的土炕上,讓兵兵在她背上「騎馬」哩。兩個人都樂得哈哈大笑,連他推門都沒發現。高廣厚鼻子一酸,嗓子沙啞地說:「盧老師,你在這裡呢!」
  這一大一小聽見他說,才一齊回過頭來。
  盧若琴坐在了炕上,小兵兵撒嬌地擠在她懷裡,摟住她的脖頸,小腦袋在她的下巴上磕著。
  她問他:「你怎這時候才回來?你看看,這家人都下地收豆子去了,就把兵後拴在那裡!」她指著腳地上的一個木樁和一條麻繩,難過地說。「我來時,兵兵腰裡拴一根繩子,嚎著滿地轉圈圈,就像一隻可憐的小狗……高老師,兵兵這樣太可憐了,你們還是搬到學校裡去住,我幫你帶他……」
  高廣厚把胸腔裡翻上來的一種難受的味道,拚命地嚥回到了肚子裡。他用汗津津的手掌揩了一下汗泥臉,沒回答她剛才的話,說:「我聽說你到這後溝裡砍柴去了,怕你有個閃失,剛去找你,沒找見;想不到你在這……盧老師,以後你千萬不要一個人出山,聽說山裡有狼……」
  盧若琴笑了,說:「我天一黑就回來了,我想看看山溝裡的景致,順便也試著看會不會砍柴。結果絆了幾跤,砍的還不夠五斤柴!我返回時,聽說你們父子倆就住在這上邊。我好多天沒見兵兵了,就跑到這裡來了。高老師,你不能這樣叫兵兵受委屈了!我今晚上就把兵兵抱到我那裡去呀!兵兵,你跟不跟姑姑去?」她低下頭問兵兵。
  「我去!我就要去!」分撅著小嘴說,並且很快兩條胖胳膊緊緊地摟住了盧若琴的脖頸。
  「高老師,你就讓兵兵今晚跟我去吧?」她執拗地等待他回答。高廣厚再能說什麼呢?他的兩片厚嘴唇劇烈地蠕動了幾下,說:「那……讓我送你們去……」
  盧若琴隨即抱起小兵兵下了炕。
  到了院子的時候,盧若琴對高廣厚說:「你把我砍的那點柴帶上。就在那邊的雞窩上放著……」
  高廣厚走過去,像抱一種什麼珍貴物品似的,小心翼翼地抱起那點柴禾,就和盧若琴出了院子,下了小土坡,順著簡易公路向學校走去。快要滿圓的月亮掛在暗藍的天幕上,靜靜地照耀著這三個走路的人。公路下邊的小河水發出朗朗的聲響,唱著一支永不疲倦的歌。晚風帶著秋天的涼意,帶著苦艾和乾草的新鮮味道撲面而來,叫人感到舒心爽氣……
  就這樣,過了幾天以後,高廣厚和兵兵又回到學校去住了。高廣厚心疼孩子的處境,加上盧若琴一再勸說,他也就不管社會的輿論了。他也相信盧若琴的話,行得端,立得正,不怕半夜鬼敲門!讓那些不光明的人去嚼他們的爛舌頭吧,他高廣厚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在國慶節的前兩天,盧若琴突然拿著一封信來找高廣厚。
  她為難了老半天,才吞吞吐吐說:「高老師,麗英給我寫了一封信……說她想兵兵。她說如果你願意的話,她讓我國慶節把兵兵帶到城裡去……她說我哥也願意……」
  高廣厚一下了瓷在了那裡。他很快扭過頭去,望著牆壁的地方,半天也沒說一句話。
  盧若琴把信遞過去。他沒接,說:「我不看了……」
  盧若琴看見高廣厚這情景,自己一下也不知如何是好了,站在那裡,低頭摳手指院子裡傳來兵兵淘氣的喊聲,使得窯裡這沉悶的空氣變得更難讓人忍受。
  高廣厚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自己心裡此刻翻上來了多少滋味。過去的一切又立即在心中激盪起來。
  現在更叫他感到酸楚的是,那個拋棄了他的女人,現在還想念著兵兵!是的,他是他們共同創造的生命。這生命仍然牽動著兩顆離異了的心。他聽著兵兵在院子裡淘氣的說話聲,眼前又不由閃現出麗英那張熟悉而又陌生了的臉……
  當他回過頭來,看見盧若琴還惶恐地站在那裡摳手指頭。
  他對她說:「你去問問兵兵,看他願不願去?」
  他知道兵兵會說去的。不知為什麼,他也希望他說去。但不論怎樣,這件事他要徵求兒子的意見。
  盧若琴出去了。他趕忙用手絹揩了揩眼角。兵兵拉著盧若琴的手破門而入。他興奮地喊叫著說:「爸爸!爸爸!姑姑帶我去找媽媽!爸爸,咱們什麼時候走?快說嘛!」
  高廣厚眼裡含著淚水,過來用兩條長胳膊抱起兒子,在他的臉蛋上吻了吻,說:「你跟姑姑去吧,爸爸不去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