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回首頁
月夜靜悄悄


  大隊書記高明樓的女兒蘭蘭就要出稼了。據知情人露風說,她爸爸給她尋的女婿是地區商業局的汽車司機;而司機的父親就是地區商業局長。還聽說這位局長已經給蘭蘭走後門找了正式工作。
  這天下午,消息得到了證實:地區商業局的一輛汽車果真停大書記家完門前的簡易公路上了,一位穿戴時時髦的小伙進了高明樓家的高牆大院。有人還看見高明樓到五里外的鎮了上提了一條子肉回來,大概是招待新女婿。據說新娘郎已經辦了結婚手續,蘭蘭明天早上就要跟女婿走了。
  村裡人對這件事的態度是是冷漠的。大家只是悻悻地說:
  好事都是人家的,咱平民老百姓夢也夢不見。
  但村裡人對他的女兒蘭蘭印象還不錯。高蘭蘭高中畢業兩年了,考了兩回大學都沒考上。現時國家也不在農村招工招干,她只好在隊裡參加了勞動。這姑娘漂亮、聰敏、懂事,口也甜,只要村裡數大的,就是窮得站不到人前的人,她也經常是叔叔嬸嬸不離口。她有時還能幫助一些窮家薄業的人解決點燃眉之急。比如誰家娃娃得了急症,緊用錢,向高書記借肯定要碰釘子,但要是向蘭蘭開口,她總是二話不說就從家裡把錢拿出來了。現在聽說她就要離開這個村子,大家倒有點悵悵然。
  天一擦黑,和整個村子隔一條溝的高書記家的獨院裡,燈火正明。全村的莊戶人家,大都是黑燈瞎火的。月光下,村前的公路白光刺眼,一直伸到遙遠的後川道裡。一列列大山的剪景曩在暗藍色的天幕上劃出許多美妙的曲線。村對面的果樹林子,已經模糊得一團一團的,像罩上一層薄紗。勞動一天的社員,像往常一樣,倒在自己的土炕上睡了。
  但是,唯獨村後瞎眼寡婦的獨苗兒大牛,這時卻睡不著,破天荒第一次串上了失眠症。這個幹活不要命的莊稼漢,從來都是累得頭一挨枕頭就打呼嚕,根本不相信天下還有睡不著覺的人,今晚卻反常了。
  是什麼事使憨厚的大牛睡不著覺了呢?當然不是為了什麼喜事,而是一種巨大的痛苦下正折磨著他的心;為的就是蘭蘭明天要離開村子。當然,他的痛苦誰也不知道,只藏在他一個人的心裡。
  大牛像犢子一樣健壯,長得笨頭笨腦,平日只去悶心幹活,三拳頭也打不出一句利索話來。他只上過一年小學,剛能認識自己的名字和工分本子上的數碼。由於家境貧寒,經常穿一身染不起顏料的白粗布衣服,被柴草和牛糞弄得骯骯髒髒的。他整日價愁眉苦臉,再可笑和笑話也甭想逗樂他,村裡人一般是不尊重他的,但看看他全村數第一的好力氣和一顆善良的心。每逢隊時機重活派不下去的時候,他總是一聲不吭地去幹了。村裡認家要是有個跑腿的事,也總愛找他,因為他既城心實在,又從不計較別人什麼報答。
  說起來他的命也真苦,剛活蹦亂跳的上了學,父親就病倒了,他只好退學。小小年紀就把家庭的重擔壓在了自己的肩頭。幾年後,父親死了,給他撂下一河灘帳債。以後國家的政策一變再變,生產隊塌垮的沒法提說,直到眼下,他的帳也沒還完。
  父親死後,望著母親又雙目失明了,他的日月更是雪上加霜。每天既要出山勞動,回來又要忙活家務,光景過得一爛包!母親眼睛看不見,給他做不成針線活了,他就爛衣薄裳胡湊合著穿;腳上的鞋動不動就獅子大張口,只好求鄰家幫忙綴上幾針,凶眼看二十大幾了,可媒人還沒在門前踏過腳印。村時機人認定他這輩子非打光棍不可。眼下,這深山老溝裡莊稼人要找個媳婦,就是家裡光景好的,少說也得六七百塊錢的彩禮;像他那個窮家薄業,就是掏上千大幾也沒人來上門。村裡人有時也和他開開玩笑,問:「大牛,想媳婦不?」他對這種揶揄大都是不吭聲的,好像沒聽見。有時他也甕聲甕氣地說:「咱想媳婦哩,媳婦不想咱。」惹得大家哈哈大笑一番。
  可誰也不知道,他說的卻是一句實心話。自不量力的大牛,竟然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就在心裡偷偷愛上了書記的女兒蘭蘭。這真是一個悲劇。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這都可以說癡人做夢。但不論是什麼人,有時候往往有這樣的情況:
  對自己明明是不可能的事,卻要做些非分之想,而且固執得要命。
  事實上,大牛本人也清楚這一點——他想和高蘭蘭結合,就等於想和天上的仙女結合一樣不可能。可他又是多麼愛她啊!只要高蘭蘭笑了,他便感到整個世界都笑了;只要高蘭蘭惱了,那山山水水頓時在他歸裡都變得暗淡無光了。
  記得蘭蘭在縣城上中學的時候,每到寒暑假,只要她一回村,大牛馬上路也走得利索了,說話口齒刀變得清楚了,而且還動就在河裡洗刷他那身糊牛屎的粗布衣服。一旦開了學,高蘭蘭理了縣城,情緒高漲的大牛便立刻又刻像霜打了的莊稼一樣,蔫頭耷腦的沒有了點活氣。可惜他過去這些自作多情的表現,世界上誰也沒能看出其中的奧妙,高蘭蘭更是一無所知。
  終於,蘭蘭高中畢業回鄉人,大學考不上,只好呆在村裡。她父親不讓她參加勞動,但她個生性很強的人,不願意呆在家裡白吃飯。
  蘭蘭參加了隊裡的勞動以後,大牛高興得簡直有點瘋頭脹腦,立刻話也比平時多了起來,而且還敢在沒人的地方哼幾聲曲不搭調的戲文。
  他經常設法和蘭蘭在一塊勞動,時刻準備為她服務效勞。
  遇到什麼包幹活,他便笨嘴笨舌的叫蘭蘭到野地裡玩耍去,她的活由他代替干。蘭蘭對他也好,常親切地叫他「牛大哥」。
  遇到有人話言話語欺負他時,她總是護著他的。她對他也非常隨便,路上看見哪個崖畔有朵好看的野花,就喊:「牛大哥,快給我拔下來!」他立刻就像士兵聽見了衝鋒號,一撲就爬上去了。別說是在山崖上冒險為蘭蘭摘一朵花,就是到天上為她摘一顆星星,他也願意去!
  有一次,他赤腳片兒到一個葛針叢生的山崖上為她摘了一朵鮮紅的山丹丹花,下來時不小心腳上紮了一根葛針,疼得他走路一瘸一拐的。
  蘭蘭發現了,馬上叫他坐下。她很快從身上掏出一根繡花針,跪在他面前,一隻溫暖的、少女的手,小心翼翼地捉住糊著泥巴和牛糞的腳,剔出了扎的腳心的那根刺。當時,受寵若驚的他忍不住鼻根一陣又一陣發酸,激動得差點哭出來!
  這以後,每逢他一個人在地裡的時候,他總要呆呆地看一會他的那隻腳,感到一種說不出的溫暖已經永久地留在這了這隻腳片子上。他並不指望自己今生一世能得到比這更大的幸福了,也更不敢想讓仙女一般的蘭蘭來愛他——就如他愛她那樣;他只是希望永遠能看見她在他跟前存在前。因此他對蘭蘭回鄉務農一直是興高采烈的!如果她是太陽,他就願意是一座山,一條河,儘管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但也可以沐浴在她那溫暖的光輝之下啊!
  可是這一切很快就要完結了,親愛的高蘭蘭明一早就要走了;她將要跟一個富足而有地位的城市青年一塊生活去啦!
  此刻,他睡在土炕上痛苦地想,等明天一早,天上的太陽從東邊升起的時候,他心中的太陽就已經落了,永遠地落了!
  銀燦燦的月光從窗戶的破紙洞中瀉進來。他那張粗糙的黑紅臉上沾滿斑斑的淚跡。
  隨著一聲沉重的歎息,他一閃身坐了起來,三把兩把穿上衣服,跳下炕,開了門,邁站急匆匆的步伐向前村那個亮著燈火的獨院走去。
  月光好極了,像水銀一樣潑在地上,一片明光燦爛。涼氣從河道裡漫上來,使得村巷裡感到冷森森的。
  大牛月光地裡走著,光頭,光膀子,穿著一件白粗布小褂,憨厚的臉上帶著從來都沒有過的激動情緒。他已經打定主意,要去見一見蘭蘭。他壓根不考慮這樣做合適不合適,也沒想過此去要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反正他橫了一條心,今晚上非見她一面不可!
  他老遠就看見蘭蘭家下面公路上的那輛汽車,心裡登時煩躁得像貓爪子抓著一般。
  他來到書記家新建的很排場的大門前停下,用一隻拳頭在紅油漆門板上不輕不重搗了幾下。
  不一會,有人來開門了,是書記的老婆。她帶著驚訝的表情問他有什麼事?他說:「叫蘭蘭出來一下,有個事。」
  書記老婆轉身回去了。他心咚咚地跳著,離開大門前,又來到簡易公路上,站在路旁的一棵老槐樹下,兩眼緊盯著那門洞。
  不一會,蘭蘭出來了。月光下,只見她容光煥發,一臉喜氣。原來的兩根短辮已經梳成了剪髮頭,顯得莊重、嫻靜。
  一身素淡的衣服裹著苗條的身體。風度像縣劇團的演員一般高雅。她左顧右盼地看了看,然後發現了呆立在老槐樹下的大牛。她很快帶著愉快的聲調喊:「牛大哥!你有什麼事?進我們家裡來說嘛!」
  「不!我……不來!你……來!」他站在槐樹下,胸口火燒火燎的,囁嚅著說。
  蘭蘭邁著輕盈的步子過來了,走到老槐樹下,喜氣洋溢的臉上帶著不解的神情,望著這個從小和她一起耍大的莊稼人,又一次問:「牛大哥,你究竟有什麼事?」
  「沒……事!」大牛窘迫得一隻手搓著另一隻手,牙咬著嘴唇,身子微微有點抖。
  「有什麼事你就暢暢快快說,牛大哥!你大概已經知道了,我……明天就走了。」蘭蘭不好意思地把臉扭到一邊去,臉上帶著新娘特有的害羞微笑,望著村對面月光下朦朧的果樹林子。
  他終於結結巴巴開口說:「你……為什麼要離開咱村子?
  你……不要離開咱村嘛……」說完後,他自己也為自己突然冒出的這兩句傻話嚇了一跳!他猛轉過身,光頭一下子抵在老槐樹上,兩隻手狠狠地摳著樹皮。
  蘭蘭被他的話一下子驚呆了。她驚訝地張開嘴巴,半天也合不攏。聰敏的姑娘已經明白了這句話裡面包含著什麼意思,她感到了一顆痛苦的心正在她的面前劇烈的搏動著。她驚慌失措地望著這個衣衫襤褸、光頭光膀子的莊稼漢,一剎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心情立刻變得相當沉香。啊,人活一世,什麼事也可能碰上!
  她不一會便冷靜下來,用憐憫的眼光望著他肌肉隆起的肩背,輕輕地、略帶責備的口氣說:「牛大哥,你為什麼這樣呢?你不要這樣……」她輕輕歎了一口氣,接著用一種親切柔和的聲調說:「牛大哥,我一直很尊敬你。這是真的。你有一顆牛一樣的善心。真像我大哥一樣,時時處處在愛護著我。
  你的情意,我這輩子都會記在心裡的。牛大哥,我現在知道了你對我的心意,但這事是可能的,我希望你不要再往這方面去想。日後回來,我還會像看親哥哥那樣看你的……」
  蘭蘭輕輕地說著,大牛呆呆地聽著。一片雲彩從皎潔的月亮上擦過,大地出現了一會昏暗。村子下面的小河水嘩嘩地淌著,周圍一片沉寂。
  大牛兩片厚嘴唇抖動幾下,沉重地歎了一口氣:「說來說去,農村窮,莊稼人苦哇……蘭蘭,你去吧,到城裡可千萬不要小心呀,城裡汽車多,小心碰嗑著……」
  這時候,上面院子裡傳來蘭蘭她媽愉快的嗓音:「蘭哎!
  快回來炒菜,媽把肉絲毀好了!」
  蘭蘭一時沒應聲。她潔白的牙齒咬著緋紅的嘴唇,低傾著頭,腳姑地上輕輕磨蹭著。老半天,她才說:「牛大哥,我這就要走了。今後要什麼緊用的東西,你就給我寫信,我一定給你捎來……你快回去吧,夜涼了,小心感冒,明天還要出山……」她抬起頭很親望了他一眼,便轉身回去。
  大牛一直看著她走進大門洞後,兩腿一哆嗦,便一屁股坐大了大槐樹下!他兩隻手抱住光頭,眼睛裡噴著兩團火,憤怒地盯住了公路上那輛「解放」牌大卡車。
  大牛在老槐樹下呆坐了片刻,猛一下子站了起來。他順手從公路邊的排水溝裡挖出一塊大石頭,牙咬著唇,一路小跑過去,「光」一聲砸在了那輛汽車上。他就像一頭逗惱了的牛犢子,一肚子苦悶沒處發洩,更對這輛汽車開始了一場堂·吉訶德式的進攻。他恨這輛該死的汽車,明天就要把他心愛的蘭蘭拉走了。
  大他準備砸第二塊石頭的時候,路邊大門猛地開了,燒酒喝得臉有點發紅的高明樓大月光下大聲喝問:「啊,是哪個龜孫子?」等到看清汽車旁站的是大牛時,不解地部:「你黑天半夜在這鼓弄啥?」
  大牛一見是高明樓,兩條胳膊往胸前一抱,喘了幾口粗氣說:「幹啥哩?往爛砸這龜子孫汽車!」
  高明樓對他這番沒頭腦的話琢磨一陣,心想,這小子大概是窮急了,乘著他家辦喜事,有意來找點麻煩。他是個老於包故的人,很快走向前去,用一種領導兼長輩的口氣說:
  「牛,有什麼事就給口叔說嘛!怎麼可以黑天半夜砸人家公家的汽車?你向來是個老實娃娃嘛!是不是家裡又揭不開鍋了!甭怕,救濟糧很快就下來了!這幾天如果沒啥的,明上午到我家裡來盤上幾升!」
  「我就是餓得吃牛糞也不吃你的東西!這多年,你把精能耍盡了!這如今把你的女兒也翻攪出去了!」平時笨嘴笨舌的大牛,此刻滿臉噴紅,眼睛裡閃著怕人的凶光,一副隨時準備和人廝打的樣子。
  高明樓直到現在還是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有一點他已經明白了:這個人現在很恨他。
  火氣不時從書記的胸腔裡升上來,但又壓了下去。他想:
  打架打不過這二愣小子,講道理又沒多少道理可講,而且還不知道這小子到底為什麼要瞅住今晚跟他過不去。
  真是過喜事遇見了喪門星!
  明樓想不出好主意,只好再用軟辦法平息這場他摸不著頭腦的糾紛。
  他很和善地笑了笑說:「好我的牛娃哩!我什麼地方虧待了你?拋開咱是個領導人不說,就是看在你殆去的父親臉上,我也要幫扶照料你哩。唉,我和你爸曾一同給咱村的地主劉國璋扛過長要,又一起鬧土改,打惡霸,我倆親得就像親兄弟一樣!現在這政策不讓講級成分了,可我總還親咱愛咱的貧下中農!」他邊講演邊看著眼前這叭一的聽眾有什麼反應。
  大牛嘴唇顫抖了一陣,惡狠狠地說:「屁!親?愛?
  ……」說完,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大牛又撿起一塊石頭,往汽車上砸去。「彭」地一聲,幾塊碎玻璃飛濺出來,沒有碰著高明樓,卻把大牛的光頭劃了道口了。
  「你小子無法無天了!」高明樓一邊嚷著,一邊退到了自家的院門洞前。
  就在這時,蘭蘭出現在他們面前。
  蘭蘭蒼白的臉上帶著難言的悲哀,就像剛剛吞服一劑苦藥。她讓她爸回家去,說讓她單獨勸解大牛向句。高明樓看見凶得像頭牛一樣的大牛,剎時間便乖乖地站在了蘭蘭面前,像個做錯了事的娃娃一般。為了盡快平息這場糾紛,他回家去了。
  大牛一直在蘭蘭面前低傾著頭,兩隻手互相搓來搓去。光頭上劃破口子處血在流著,他也不擦一下。
  蘭蘭「啊」了一聲,轉身又跑回家裡,拿了一條嶄新的白羊肚子毛由奔了出來,手腳麻利地紮在大牛的光頭傷口處。
  然後,她含著眼淚,輕聲地說:「好牛大哥哩,你……甭這樣了。這樣人家會笑話的。我今晚上結婚,你這樣鬧騰,等於給我臉上唾哩!牛大哥,你自小就一貫幫助我,愛護我,哪怕你以後永遠罵我哩,但今晚上臉上你給我帶個面子,再幫扶我一次吧……」
  眼淚刷刷地從大牛那張憨厚的臉上淌下來了。他嘴裡「嗯」了一聲,接著便一下子抱住裹著羊肚子考場巾的光頭,蹲在地上無聲地啜泣起來……
  不久,村裡的人們發現,不愛說話的大牛突然變成了一個純粹的啞巴,一句話也不說了。有人還看見,每到有月亮的夜晚,他就光頭上攏一條嶄新雪白而又帶著血跡的羊肚子毛巾,在村前的公路上或者在公路下邊的河灣裡,不停步地溜躂,轉游,有時還見他猛然從地上挖起一塊石頭來,又「咚」一聲砸到了地上……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