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回首頁
佩爾森與公主


斯梯格·克勞森  劉心武

  我和外公住在一起,我們的小屋在森林邊上,森林邊上有個小山坡,小山坡上有個小紅房子,小紅房子旁邊有一段小石牆,坡上夏天鋪滿鮮草,總有兩頭牛在低頭吃草,那個小紅房就是我們的家。
  我的外公是個修鞋匠,他總是坐在小板凳上修鞋。我呢,我總坐在一把大椅子上,椅子很高,我爬上去很費勁,坐上以後很舒服,可是我的腳夠不到地。沒關係,這樣我可以把一雙腿晃來晃去,就那麼一直晃下去。
  有一天外公停下手裡的活,對我說:「嘿!你別總在那兒晃你的腿,你也該做點事才是!」我問:「做什麼事呀?」外公說:「我剛修好這雙鞋,這是奧爾迦老太婆的鞋,你看我修得多好!她一定等著穿呢,你跳下來,給她送去吧!」我就從椅子上跳下來,外公把修好的鞋放在一隻口袋裡,又往口袋裡裝了一個甜餅和一瓶他自己釀的果汁,我就背著口袋上路了。
  口袋好重呀!我背著它走下山坡,走在山坡下的湖邊小路上,很累很累,可是我不能馬上停下來歇著,因為奧爾迦老太婆住在森林那邊好遠的地方,我要是老歇著,我到她那兒天就黑了,我就沒法子回外公家了。
  我走到森林的一條小路的路口上,我知道沿著這條小路穿過森林就可以找到奧爾迦老太婆的小房子,我沿著林間小路走去,走呀走呀,忽然眼前很亮,原來是一大片林間草地,我肩膀好痛,我決定休息一下。
  我把肩上的口袋放在草地上,坐在一個樹樁上,我打開口袋,取出甜餅和果汁,還沒吃沒喝,我就覺得好香!我正吃甜餅呢,鋮然那邊來了個老頭兒,他長得又乾又瘦,穿著一身皺皺巴巴的黑西裝,戴著一頂破舊的黑禮帽,手裡拄著一根舊得裂縫的枴杖,他就那麼一直朝我走過來了。
  「你好呀!」我對他說。
  「你好,孩子!」老頭兒在我面前停住了腳步,他滿臉汗津津的,他好像心裡為什麼事很著急。他問我:「孩子,你看見奧爾迦公主了嗎?」我說:「什麼?公主?這裡從來沒有什麼公主,不過,倒是有個老太婆叫奧爾迦,喏,她的鞋在我的口袋裡呢,我外公修好了她的鞋,讓我給她送去呢!」
  老頭兒聽了,掏出一聲灰乎乎的手帕擦著臉上的汗,很高興地說:「你認得奧爾迦公主的宮殿?這太好了!你帶我去吧!」我說:「我不認得什麼公主的宮殿,我可以帶你到奧爾迦老太婆家裡去,可是我還得吃飽喝足啦!你要不要也吃點喝點呢?」老頭兒道了謝,在我旁邊的一個樹樁上坐了下來。
  這時候,從我身後冒出來一隻麋鹿,我一點也不吃驚,因為我們這邊森林裡有很多麋鹿,這隻大麋鹿一定是聞見了甜餅和果汁的香味,才跑過來。」「老頭兒見了糜鹿,便揭下帽子,舉起瘦胳膊揮舞著,歡呼起來,「啊!!我英俊的白馬來了」。
  這好奇怪,麋鹿和白馬,完全不一樣呀!老頭兒說:「我不用吃也不用喝,你給白馬吃點喝點吧!」外公從小就教給我,見了森林的麋鹿,如果自己有吃的,一定要分給它們吃。
  我就掰了一角甜餅給大麋鹿,它吃得好香,我又往它嘴裡倒了好些果汁。
  大麋鹿吃了喝了,舔著嘴唇,趴在了草地上。
  老頭兒說:「啊!大白馬,你該馱我們去奧爾迦公主那裡了吧?」說著,他就把那裝鞋的口袋拿起來,讓我背在肩上,又把我抱起來擱到了大麋鹿的背上,然後他自己也騎在了我後面,老頭兒說:「親愛的大白馬,走啊,去奧爾迦公主那裡啊!」大麋鹿站了起來,馱著我們,跑出了那片林中綠地,跑往綠地那邊的森林小路,耳邊風颼颼地響,有時候樹枝打在我們臉上,跑啊,跑了一陣,眼前又一亮,已經到了森林的另一邊。
  在森林的那一邊,荒草裡面,有一座歪歪斜斜的木板房,它那木板上面的漆,原來一定不是黑的,可是現在就像黑乎乎的魚皮;房頂上的草長得跟房角下的草一般高。
  我們還沒到那房子跟前,就有一個老太婆走了出來,用一隻手遮在眼睛上,朝我們張望,那正是我應該把修好的鞋送給她的奧爾迦老太婆。
  麋鹿停了下來,趴下,我和老頭兒都從麋鹿身上下來了。
  我完全沒有機會把鞋送上去,因為老頭兒顯然完全忘憶了我,奧爾迦老太婆的兩眼也只是盯著老頭了。
  啊呀!這不是我心愛的公主奧爾迦嗎?」我聽見老頭子大聲地說,他激動得揚起了雙臂。
  我想他一定認錯人了。
  可是跟著我就聽見奧爾迦老太婆尖聲叫了起來:「啊呀!這不是親愛的騎士佩爾森嗎?」她激動得身子都抖了起來,雙手緊握,扣在胸前。
  這真奇怪!
  佩爾森老頭兒和奧爾迦老太婆擁抱在一起,一個說:「我一直要來找你!」一個說:「我一直在等你來!」我眨眨眼睛,真不敢相信:轉眼之間,佩爾森老頭變成了一個健壯的小伙子,他滿面紅光,腰板筆挺,他穿的西裝也變得嶄新,連他頭上那頂破帽子也變成了彷彿剛從商店裡買出來的新帽子,奧爾迦老太婆呢?她不再是個佝著腰的老太婆了,她臉上那些火雞皮一樣的皺紋完全消失,變得紅撲撲的,她的眼睛變得又大又亮,藍眼仁兒比森林邊的湖水還碧藍清澈,她的頭髮剛才還亂蓬蓬稀鬆松白得像雪,轉眼間卻變成了一頭厚實的金髮,每個鬈鬈都閃著金光,長長地披在她的肩膀上,她的那身破衣服也變成了美麗的新衣服,裙子下面,欠著腳尖的腳上,穿著一雙閃閃發光的紅皮靴——她有那麼美麗的紅皮靴,還需要我外公給她修補的鞋嗎?我愣愣地站在那裡,我眨眨眼,心裡想,小房子會轉眼變成宮殿和城堡嗎?好一陣過去,小房子還是那麼小、那麼破,屋頂上的草,還是那麼在風裡搖擺,後來我看見小房子的屋頂上的煙囪裡冒出了一縷青煙,從那關不緊的房門裡飄出了咖啡的味道,那可不是很香的咖啡,外公煮出來的咖啡要好聞很多。
  我就把外公修好的那雙鞋,放在了小房子的門邊,轉身離開了。我想找麋鹿馱我回去,可是麋鹿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跑開了。
  我走了很久了,才回到家裡。
  我把送鞋的經過,講給外公聽,外公一點也不吃驚。
  外公問我:「那個老頭兒,他是叫佩爾森麼?」我說:「奧爾迦老太婆一見他,就叫他『啊!這不是我的騎士佩爾森嗎?』為什麼她一叫,佩爾森就變成一個小伙子呢!又為什麼佩爾森一叫:『啊!這不是我的公主奧爾迦嗎?』那麼醜的一個老太婆,就真變成一個美麗的公主了呢?」外公對我說:「好久以前,在森林外面的村子裡,有一個小姑娘叫奧爾迦,還有一個小男孩叫佩爾森,他們在一個小學裡讀書,有一天,他們和一群同學在村子面在的草地上玩,忽然,一頭牛跑到奧爾迦面前,那是一頭犄角很尖的牛,孩子們都嚇壞了,有的尖叫,有的逃走,有的站住不能動,奧爾迦瞪圓了眼睛,嚇得都忘憶了哭……這時候佩爾森衝了過去,用雙手緊緊握住牛的兩隻角,拚命地把牛頭往一邊扭,真沒想到,他那麼一個小男孩子,竟把牛給制服了。後來,因為家裡窮,佩爾森就背上行李,到離我們森林很遠的城裡做工去了。奧爾迦呢,也是因為家裡窮,就一直留在森林這邊。就這樣,很多年過去了……就這樣」。
  我把腿晃來晃去,聽著,我還是不明白,我問:「那為什麼,明明是一隻麋鹿,佩爾森老頭非說是一匹白馬呢?」外公不再跟我解釋,他只是說:「你就自己想去吧,你就晃著腿想吧,一直想到有一天你不再坐在椅子上晃腿。」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