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回首頁
抱貓閒話(二)


  常常產生荒誕感的人,心智的康健度較一般人為高。
  清夜捫心,為白天的某事而愧悔;白日臨事,依然故我是為常人。
  不當哲學家,無須總問:為什麼」?應當常問「怎麼辦?幸福說到底,只不過是一種自我感覺。
  看電視不如翻報紙,翻報紙不如讀書,讀書不如沉思,沉思不如寫作,寫作不如聽音樂,聽音樂不如走向大自然,走向大自然你要仰望蒼天……什麼都不如達到一種境界。
  惆悵隸屬於善良,絕無惆悵感的人也許非常不凡,但必定非善良之輩。
  小雨中散步,不打傘,不能體會其美妙者,枉生於有雨的世界……第一次見到大海的激動感,還能回憶起來嗎?如已模糊消褪,則應再次去親近大海。
  人是潮流的俘虜——不管是弄潮、隨潮、觀潮還是反潮流,到頭來人的一生,還是要用時代潮流來作為標尺衡量。
  人的尊嚴,在於必要的拒絕。
  任何時候都想拔尖兒,所以變來變去,乃至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其實很簡單,性格而已,不必對之作過多的道德評論;如果討厭他,無論他怎樣變都不去注意他就是了。
  理想不是一隻細瓷碗,破碎了不能鋦補;理想是花朵,落了可以重新開放。
  理想既是花朵,那就再艷麗也終會謝落。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