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異星邪
第一四章 柔腸寸斷

    溫如玉、卓長卿心頭俱都一震,兩人倏地一起分開,扭首望去,只見溫瑾當門而立,地
上的珠兒,映著她蒼白的面容,溫如玉渾身一陣顫抖,倒退五步,倚在牆上,有如突然見到
鬼銑一樣,伸出枯瘦的手指,指著溫瑾,顫聲道:「你……你怎……地回來了?」
    溫瑾面目之上木無表情,緩緩一抬足,踢開門邊的明珠,緩緩走了進來,目光一轉,從
地上拾起那塊自木靈牌,輕輕擁在懷裡,目光再一轉,筆直地望向溫如玉,一字一字的冷冷
說道:「我爹爹是不是你殺死的?」
    這冰冷的語聲,宛如一支利箭,無情地射入溫如玉的心裡。
    她全身一震,枯瘦的身軀像是在逃避著什麼,緊緊遲到牆角。
    溫瑾目光一抬,冷冷道:「我知道爹爹是你殺死的,是不是……是不是?」
    她緩慢地移動著腳步,一步一步地向溫如玉走了過去,卓長卿一抹額上的汗珠,但掌心
亦是濕濕的,已出了一掌冷汗。
    他的心亦在慌亂地跳動著,他眼看著溫瑾的身形,距離溫如玉越來越近,哪知溫如玉突
然大喝了一聲:「站著!」
    溫瑾腳步一停頓,溫如玉卻又長歎一聲,緩緩垂下頭,說道:「你爹爹是我殺死的……
是我殺死的!」
    溫瑾伸手一探柔髮,突然縱聲狂笑起來。
    「我爹爹是你殺死的,我爹爹是你殺死的……我媽媽也是你殺死的了?」
    她縱聲狂笑著,笑聲淒厲,只聽得卓長卿掌心發冷,他從未想到人們的笑聲之中也會包
涵著這許多悲哀淒淒的意味。
    只見溫瑾又自緩緩抬起腳步:「我媽媽也是你殺死的了,是不是?」
    她狂笑著,冰涼而晶瑩的淚珠,像是一串斷了線的珍珠,不停的沿著她柔潤的面頰流了
下來,她重複的問著:「是不是?……是不是……」
    她緩緩的移動著腳步,每一舉步,都像是一記千鉤鐵錘,在溫如玉心裡頭撞擊著。溫如
玉枯瘦的身軀,緊緊地貼在牆上,她顫抖著伸出手指:「不要再走過來,知道嗎?不要逼我
殺死你,不要逼我殺死你……」
    溫瑾的笑聲更淒厲了:「殺死我……哈哈,你最好殺死我,你殺死了我爹爹,殺死了我
媽媽……」
    哪知——
    她話聲尚未了,溫如玉竟也突然縱聲狂笑起來:「我殺了你媽媽,哈哈——我殺了你媽
媽……」
    突地——
    卓長卿只聽「轟」然一聲,木石塵砂,漫天飛起。
    他一驚之下,定睛望去,只聽溫如玉慘厲的笑聲越去越遠,這女魔頭竟以至強至剛的內
家真力,在牆上穿了一個大洞,脫身而去,遠遠傳來她淒厲的笑聲:「我殺了你媽媽……我
殺了你媽媽……」
    剎那之間,笑聲劃空而過,四下又已歸於寂靜,只有溫瑾與卓長卿的呼吸之聲,在這寂
靜如死的夜色中響起一些聲音,但卻又只是那麼微弱。
    溫瑾還自呆呆的站在地上,瞪著失神的眼睛,茫然望著漸漸平息的砂塵,她僵立著的身
軀,漸漸也起了一陣顫抖。
    終於——
    她再也忍不住激盪的心情,失聲痛哭了起來,卓長卿只見她身軀搖了兩搖,然後便像是
一縷柳絲般虛弱的落到地上,他心頭一跳,再也顧不得別的,縱身掠了過去,一把摟住她的
纖腰,惶聲問道:「姑娘,你怎樣了……」
    但是溫瑾又怎會聽得到他的聲音,她只覺心中有泰山一樣重的悲哀,北海一樣深的仇
恨,要宣洩出來。
    但是她此刻除了痛哭之外,她什麼也不能做,她再也想不到自她有生以來,就一直愛著
她、照顧著她的姑姑,竟會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她不管在別人眼中,對她的姑姑如何想
法,但是那麼多年,姑姑在她看來,卻永遠是慈藹而親切的。
    直到此刻——
    直到此刻所有她一生中全心倚賴著的東西,全部像飛煙一樣的消失了。
    「我該怎麼辦……爹爹、媽媽,你們怎麼不讓女兒見你一面……」
    她痛哭著低語著,爹爹、媽媽,在她腦海中只是一個模糊而虛幻的影子,她捕捉不到,
而且也看不真確——但是——溫如玉的影子卻是那麼鮮明而深這地留在她腦海裡,她無法擺
脫,難以自遣,十餘年來的愛護與關切,此刻竟像是都變成了一條毒蛇,緊緊的咬著她的
心,人類的情感,情感的人類,生命的痛苦,痛苦的生命:「啊,為什麼蒼天對我這樣殘
忍……」
    她哀哀地哭著,眼淚沾濕了卓長卿的胸膛,他不敢移動一下,他知道此刻蟋伏在他胸膛
上的女孩子的痛苦,他也領受得到她的悲哀,他看到門外已有了一線淡淡的曙光,但是晚風
很冷,他不知道黎明前為什麼總會有一段更深的黑暗和更重的寒意。
    於是他讓她蜷伏在自己的懷抱裡,領嘗著這混合著悲哀、仇恨、寒冷,但卻又有一絲淡
淡的溫馨的滋味。
    沒有一句安慰的話,也沒有一個安慰的動作,因為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多餘的,他只是輕
輕地擁偎著她,直到她哭聲微弱下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珠光黯淡了,曉色卻明亮了。
    卓長卿感覺到他懷中的溫瑾哭聲已寂,鼻息卻漸漸沉重起來,他不知道她是否睡了,但
痛哭之後的女子,卻常是容易入睡的。
    於是他仍未移動一下身軀,只是稍為閉起眼睛,養了一會兒神。
    清晨的大地是寂靜的,潮濕而清冷的寒風,雖然沒有吹乾樹葉上的朝露,卻吹乾了溫瑾
的眼淚。
    他看到了他。
    他感覺到她身軀的動彈,知道她醒了,他垂下頭——於是他也看到了她。
    這一瞥的感覺是千古以來所有的詞人墨客都費盡心機想吟詠出來,卻又無法吟詠出來的。
    因為世間還沒有任何一種語言和文字能描敘出這一瞥的微妙。
    郎是生疏的感情的成熟,分離的感情的投合,迷亂的感情的依歸——既像是踏破鐵鞋的
搜尋著在一瞬間突然發現了自己所要尋找的東西,又像是濃霧中迷失的航船陡然找著了航行
的方向——她抬起頭,垂下,垂下頭,抬起,心房的跳動混合了悲夢的初醒,在這一剎那
時,她的確已忘記了世間所有的悲哀,雖只是剎那之間,但等她憶起悲哀的時候,她卻已領
受過人生的至境。
    她羞澀的微笑一下,不安的坐直了腰身,然後幽幽長歎一聲,張了張嘴唇,眨了眨眼
睛,卻又不知該說什麼。但是有如海潮般的悲哀與憤仇,卻又已回到她心裡。
    她的眼睛又濕潤了,長長的睫毛像是不勝負擔大多的憂鬱,而又沉重地合了起來,她合
著眼整了整衣衫,站了起來,目光一轉,望向土牆的破洞,又自長歎一聲,道:「天亮了,
我該走了」「她緩緩回過頭,目光突然變得溫柔許多:「我不說你大概也會知道我要到哪裡
去,我……我要去找我的仇人……仇人,你也該走了,天亮了,天亮了……」
    她夢囈般重複著自己的言語,轉身走到門口,似乎要證實一下外面是不是天亮了一樣。
    晨霧也散了,但晨愁卻未散,她再次回過頭,凝注著卓長卿一眼,生像是她已自知以後
永遠也見不著他似的,因為她已抱定了決死的心,去復仇,或去送死!這其間竟沒有選擇的
餘地。
    卓長卿緩緩站了起來,他領受得到她言語與目光中的含意,這是他平生從未領受到,甚
至從未夢想到的感覺。
    直到她已緩緩走出門口,他才如夢初醒,脫口呼道:「姑娘!」
    溫瑾腳步一頓,口過頭,默默地凝注著他,他定了定神,道:「你可知道那溫如玉到哪
裡去了?」
    溫瑾緩緩搖了搖頭,幽幽歎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我會找得到她的,一定
找得著她的。」
    卓長卿搶步走到她身邊,鼓起勇氣:「那麼我們就齊去找吧!」
    溫瑾微微一楞:「我們……」
    卓長卿長歎一聲,目光投向蒼穹:「家父家母也是死在那溫如玉手裡的!」
    溫瑾全身一震,卻聽卓長卿又道:「十餘年前,在黃山始信峰下——」溫瑾「呀」地一
聲,脫口輕呼出來:「我記得了……我記得了……黃山,那是在黃山……是你,想不到是
你……」
    她緩緩垂下頭,似乎在歎息著造物的微妙,若換了兩日以前,這兩人原本是仇敵,但此
刻……
    卓長卿又歎道:「所以,我該陪你一起去。」
    他垂下頭,她抬起頭,兩人目光相對,卓長卿忍不住輕輕握住她的手,兩人心意相流,
但覺自己心胸之間突然生出無比的勇氣,卓長卿接著歎道:「為你復仇,也為我復仇,唉—
—只怕那溫如玉此刻已不知躲到哪裡去了。」
    他語聲一頓,朗聲又道:「但我們一定找得到的,是嗎?」
    默然良久,這一雙敵愾同仇的少年男女,便齊地掠出了這殘敗的寺院,掠向天目山巔,
那就是溫如玉原來歇息之處。
    他們雖然深深知道他們的處境是危險的,因為天國山巔上除了醜人溫如玉之外,還有著
許多個武林高手,這些人原本是為了要對付一心來參與天目之會的武林群豪的,但此刻卻都
可能變做他們復仇的障礙。
    但是他們心中卻已毫無畏懼之心,但只要他們兩人能在一處,便是天大危難也不放在心
上。
    此刻朝陽已升,彩霞將消未消,旭日映得滿山青蔥的木葉,燦爛一片光輝,輕靈而曼妙
的飛接在溫瑾身旁。
    只聽溫瑾幽幽歎道:「你的仇人除了……除了她之外,還有另一個尹凡,假如……假
如……唉,我們上山找不到她,我就陪你一,起去找尹凡,但只怕……」
    她又自一歎,終究沒有說出失望的話,卓長卿點了點頭,心中突然一動:「昨夜你怎的
那麼快就回來了,難道尹凡就在此山附近嗎?」
    溫瑾道:「我昨夜根本沒有跟去,因為……因為我心裡有那麼多事,我只是在半山喝住
那兩個少年,讓他們自己說出尹凡落腳的地方,當時我還在奇怪,明明一問就可知道的事,
姑——她為什麼還要我跟去,因為那兩個少年根本下敢說假話的,但是現在我卻知道了,她
不過只是要將我支開而已。」
    卓長卿目光一重:「昨夜你若沒有半途折回的話,只怕一一」溫瑾憂鬱地一笑:「所以
我現在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那句話。」
    天目山上,林木蒼鬱,而入說話之間,身形已掠過百十丈。
    溫瑾突又歎道:「這麼一來,只怕會有許多專程趕來的人要失望了,唉——這總算他們
幸運,要不然,——」卓長卿劍眉一軒,突然脫口道:「有一句話,我不知該不該問你?」
    溫瑾道:「你只管說好了。」
    卓長卿歎道:「決刀會的那些門徒,——唉,不問也罷,反正事過境遷——」他生怕溫
瑾說出令他傷心的話來,因之他想來想去,縱想問出,但話到口邊卻又不忍說出口來了。
    哪知溫瑾卻正色說道:「你不用擔心,那些人真的不是我動手殺的,而且也不是我那些
婢子們殺的。」
    卓長卿不禁鬆了口氣,他真不敢想,假如溫瑾說:「是我殺的。」那麼他該怎麼辦?
    他微笑一下,忍不住又道:「奇怪的是,那些人不知究竟是誰殺的?」
    溫瑾輕歎一聲,道:「這個人你永遠也不會猜出來。」
    卓長卿變色道:「是誰?」
    溫瑾歎道:「我告訴你,你也不會相信,反正你以後總會知道的。」
    卓長卿腳下不停,心念數轉,卻仍忍不住間道:「難道是那萬妙真君尹凡?」
    溫瑾搖了搖頭,卓長卿又道:「是他的幾個徒弟?」
    溫瑾又搖了搖頭。
    卓長卿奇道:「這我倒真的猜不出了,只是奇怪的是,江湖中不知誰有那麼霸道的暗
器,除了這些人之外,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了。」
    溫瑾輕輕一笑:「那些暗器叫做無影神針,倒的確是我發出來的。」
    卓長卿心頭一震,倏然頓住身形,面容亦自大變,顫聲道:「是你……你……」
    溫瑾又自輕笑一下:「不過我發出這些暗器非但不是傷人,而且還是救人的。」
    卓長卿竟不禁為之一愣,大奇道:「救人的?此話怎講?」
    溫瑾道:「這話說來很長,我慢慢再告訴你,總之你要相信,現在我……我再也不會騙
你的。」面頰微微一紅,伸出玉掌,遙指前方,道:「你看到沒有,前面那綠葉牌坊,那就
是本來準備做天目之會的地方了。」
    卓長卿愣了半晌,心中反覆想道:「……現在再也不會騙你了……」
    這句話,不覺疑念頓消,抬頭望去,只見前面山蔭道上,林木漸疏,山勢頓陰,一條石
梁小道,筆直通向山去,石樑山道上卻赫然矗立著一個高約五丈,寬約三丈,雖是樹枝搭成
的,但氣勢卻極巍然的綠葉牌樓。
    牌樓兩邊,掛著兩條血紅的長聯,上面寫著斗大的十六個孽巢大字:「仰望蒼穹無窮,
俯視武林群豪!」
    對聯並不工整,但口氣之大,卻是少見,卓長卿冷笑一聲,道:「這想必是那溫如玉寫
的。」
    溫瑾搖了搖頭,突笑道:「寫巨幅對聯是誰:只怕你也萬萬猜不到。」
    卓長卿不覺又自大奇:「是誰?」
    「溫瑾道:「寫這副對聯的,就是在武林中人緣極好的那個神偷喬遷。」
    卓長卿心頭一震:「難道就是拿著三幅書卷,到處揚言的巨富神偷喬遷,這倒真是令人
無法意料,他怎麼會與溫如玉有著干係?」
    溫瑾淡淡一笑:「知人知面不知心,世人的善惡,真叫人猜不透,武林中誰都說喬遷是
個好人,其實——哼,這人我知道得最清楚。」
    原來當時醜人溫如玉立下決心,要將武林群豪都誘到天目山來,她想來想去,什麼都不
缺少,就只少了一個傳訊之人。
    要知道此種情事,若要在江湖傳揚出來,溫如玉必是不能親自出面,因為那麼一來,別
人一定會生出疑懼之心,而這傳訊之人,不但要口才便捷,而且要在武林中本有極好人緣,
使得武林中人不會疑心她別有用心。
    她想了許久,便著人下山,到武林中尋了一個符合此種條件之人,其一便是喬遷,另兩
人其中之一生性剛強,本極不滿溫如玉的為人,上得山來,不到一日,就被溫如玉給制死,
臨死之際,他還罵不絕口。
    另一人也不願做此等害人之事,口裡雖然答應,但夜間卻想乘隙溜走,自然也被溫如玉
殺了滅口,而那喬遷不但一口答應,且還替溫如玉出了許多主意,於是他臨走之際,不但帶
了那三幅書卷,而且還帶走溫如玉的一袋珠寶。
    溫瑾將這些事對卓長卿說了,只聽得卓長卿劍眉怒軒,切齒大罵,他生性忠直,自然想
不到世上還有此等卑鄙無恥之但溫瑾卻淡淡笑道:「這種人我看得多了,有些人在武林中頗
有俠名,其實——哼哼,等會你到了裡面,你就會發現許多你根本不會想到的事。」
    卓長卿長歎一聲,隨著她掠人那綠葉牌樓,前行十數丈,山路忽然分成兩條岔道,一條
道口立著一塊白楊木牌,上面寫道:「易道易行,請君行此。」
    另一條道口,也立著一面自楊木牌,上面寫著的卻是:「若行此道,難如登天。」
    卓長卿心中一動,方自忖道:「這想必是那溫如玉用來考較別人輕功的花樣。」
    卻見溫瑾腳下不停,身形如燕,已自當先向那難道中掠了過來。
    他心中不禁暗笑:「她真是生性倔強得很,此時此刻,她在我面前竟還不肯示弱,偏要
走這條難走的路,唉——其實她留些力氣,用來對付仇人豈非要好得多。」
    但此刻溫瑾已掠出數丈,正自回頭向他招手,他心念軒處,卻也已隨後掠了過去。
    其實他自己生性亦是倔強無比,若換了他自己選擇,也必會選擇這條道路無疑,倏然幾
個起落,他身形也已掠出十數丈,只見這條道上山石嗟峨,道路狹窄,果真是難行無比,但
是他輕功卻極佳妙,此路雖然難行,他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他心中方自暗曬:「這種道路若也算難如登天的話,那麼世上難如登天的道路也未免大
多了。」
    哪知他心念尚未轉完,前面的道路竟然更加平坦起來,便是輕功毫無根基的普通壯漢,
只怕也能走過。
    他心中不禁又為之疑惑起來,忍不住問道:「這條道路也算做難行的話,那麼那邊『易
道』之上,豈非路上鋪的都是棉花?」
    溫瑾一笑道:「你又猜錯了。」
    卓長卿一愕,心念動處,突然恍然道:「原來這又是那溫如玉故弄玄虛,是不是?易道
難行,難道易行,這麼一來,武林中人十中有九都難免要上她的惡當。」
    要知道他本乃聰明絕頂之人,雖因涉世不深,再加以夭性正直,是以對於人心險惡之
處,他往往看不甚清,但只要別人詳加指透,他立刻便能毫無困難地猜到事實真相。
    溫瑾果然頷首道:「這次你倒猜對了,那條易道,表面看來雖然平平無奇,極為好行,
其實其中卻是步步危機,滿是陷阱,莫說輕功平常的人,就算是輕功較高的武林高手,若不
留意,也難免中伏,其中尤以那百步留沙、十丈毒河兩個地方,你只要真氣稍有不繼,立時
便是滅頂亡魂之禍。」
    她語聲一頓,又道:「到此間來的武林豪士,多半為了要奪寶藏,若非真正藝高膽大的
人,誰也不願多費力氣,自然都要走那條易道,於是他們不但上當,而且還得送命,至於那
些敢走難道的人,武功定必甚高,一些普通陷阱未必能難得倒他們,所以這條難道上反而什
麼陷阱也沒有。」
    卓長卿暗歎一聲,忖道:「這溫如玉用心當真是惡毒無比,若非我先來一趟,探出此間
真相,那真不知有多少武林豪士會葬身此地。」
    心念一轉,又忖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溫瑾自幼及長,都受著這種魔頭的熏
陶,行事自然也難免會有些古怪,甚至會有些冷酷,唉——但願她以後和我一起會——」一
念至此,他心中不禁微微一熱,不禁又自暗笑自己,未免將事情想得太遠了些。
    抬頭望處,只見前面又到了道路盡頭,盡頭處又有一座綠葉牌樓,沒有對聯,卻有一方
橫匾,上面亦寫著三個掌巢大字:「第一關。」
    溫瑾卻已悄然立在牌樓之下,帶著一絲微含憂鬱的笑容望著他。
    他面頰一紅,掠了過去,口中道:「你倒先到了。」
    溫瑾含笑道:「我見你心裡好像突然想起什麼心思似的,卻不知你在想著什麼?」
    她秋波一轉,突然見到卓長卿眼中的眼色,兩頰亦不禁一紅,含笑默默的垂下頭去。
    這一雙少年男女心中本來雖都是憂悶哀痛,但這半日之間,彼此卻又都給了對方無比的
慰藉,是以這兩人此刻面上才都有一些淡淡笑容,但縱然如此,他們的笑容卻也仍非開朗的。
    只聽溫瑾徐緩道:「這裡面一共分成三關,第一關裡面有三座擂台,第二關裡面是羅漢
香、梅花樁一類的功夫,第三關卻正是金刀換掌、五茫神珠、隔山打牛之類內家功夫的考較
之地了,過了這三關,才是我——」她語聲頓處又自面頰一紅,輕聲道:「只是這些東西,
現在我都不管了。」
    卓長卿歎道:「光只這些東西,想必就不知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這溫如玉當真是生性
奇異已極,她設下這些東西,競只是為了言人而已,唉——我聽那尹凡曾說起這裡每一處都
內伏惡毒陷阱,主擂的人也都是些惡毒的魔頭,此刻那些人卻又在哪裡?」
    溫瑾道:「請來主擂的人,有的還未來,有的此刻只怕還在裡面睡覺——」她語聲未
了,綠葉牌樓突然傳來聲嬌呼:「小姐在這裡!」
    卓長卿、溫瑾驀地一驚,回首望去,只見這牌樓邊,一座依山搭建的凌空竹閣之內,倏
然掠下三條人影,正是那些穿著一身輕紗羅衫的垂髫少女,驚鴻般掠向溫瑾,六道秋波轉
處,突然望見卓長卿,面容一變,身形驟頓,像是突然被釘牢在地上似的,驚得說不出話來。
    她們再也想不到自己的小姐會和這玄衫少年如此親呢地站在一處,卓長卿目光望處,只
見這三個少女正是昨夜往臨安城中送帖之人,當下劍眉一軒,方待發話,溫瑾卻已冷冷問
道:「什麼事?」
    這三個紅衫少女目光相對,囁嚅半晌,其中有一個年齡較長的方自期艾著道:「那位少
林派的大和尚,不知為什麼事得罪了千里明陀和無影羅剎那股人,他們今天早上天方黎明,
就逼著那大和尚和他們動手——」溫瑾柳眉輕皺:「現在怎樣?」
    這少女接道:「婢子們出來看的時候,大和尚正和那無影羅剎在那第二陣羅漢香上動
手,那大和尚身材雖然又胖又大,但輕功卻不錯,兩人打了一會兒,眼看著大和尚就要得
勝,哪知那千里明駝卻突然喝住了他們,說是不分勝負,不要再打了,卻換了另一個叫鐵劍
純陽的,就是那穿著一身八卦衣的道士,在梅花樁上和他交起手來。」
    溫瑾冷「哼」一聲,道:「車輪戰!」
    卓長卿冷笑道:「真是無恥。」
    卻聽那少女又道:「我們本來還以為他們是在鬧著玩的,哪知後來見他們竟越打越凶,
真像是要拚命的樣子,心裡又怕,又做不得主,就跑裡去稟報,哪知租姑姑不在,小姐也不
在,我們這下才真的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卓長卿、溫瑾對望了一眼,心中各自忖道:「溫如玉不在,到哪裡去了?」
    溫瑾面容大變,冷冷道:「說下去!」
    哪少女見到溫瑾面上的神色,像是十分害怕,她們從來也沒有見到自己的小姐有如此神
色,目光一垂,方自接道:「我們從裡面跑出來的時候,他們已換到第三關裡動手了,一個
叫做什麼五丁神將的大個子,正和那大和尚在金刀換掌陣裡動著手,那大和尚已經累得氣喘
咻咻,滿頭大汗,但拳腳打出來,仍然氣勢虎虎,威風八面,只是那五丁神將武功也不弱,
一時之間,也沒有勝負。」
    卓長卿暗歎一聲,忖道:「看來少林一派所稱雄武林,確非偶然,這多事頭陀不過是個
第二代弟子,武功卻已如此,就只論這氣力之長,就絕非常人能及了。」
    他卻不知道多事頭陀一身童子功十三太保橫練,數十年未曾間斷一日,氣力之長,正是
他的看家本領。
    這念頭在他心中一閃而過,卻聽那紅裳少女接道:「我們都知道這第三陣裡面的武功,
都是凶險無比,一個不好,就算武功再好的人,也得血濺當地,那些人不是祖姑姑請來,就
是小姐請來的,誰受了傷都不好,但又沒有辦法阻止他們。想來想去,婢子們只得分頭出來
找,想不到卻在這裡遇著小姐。」
    目光微抬,偷偷瞟了卓長卿一眼,目光中仍滿含驚詫之意。
    溫瑾心念一轉,沉聲道:「姑姑的確不在綠竹軒裡嗎?」
    那少女連忙頷首道:「沒有,婢子們…」
    溫瑾冷冷道:「你們可看清楚了?」
    那少女道:「婢子們不但看清楚了,而且還在別的地方找了一圈,卻也沒有找到。」
    溫瑾「嗯」了一聲,又道:「那無根大師此刻還在動手嗎?」
    那少女連忙道:「婢子們離開才不過一會兒,婢子們離開的時候,他們打得正厲害哩。」
    目光輕抬,又忍不住偷偷瞟了卓長卿一眼。
    卓長卿但覺面頰微微一紅,卻聽溫瑾輕輕一歎,說道:「無根大師既然在裡面動手,我
們自然要去看看他的,是嗎?」
    卓長卿連忙頷首道:「正是。」
    心中卻又不禁暗自感歎:「這十數年來,溫瑾和溫如玉朝夕相處,不說別的,就連說話
都和溫如玉有些相似,最後總喜歡加個『是嗎』,唉——她在如此環境之中生長,性情縱然
有些古怪,又怎地怪得了她。」
    這第一道綠葉牌樓之後,除了那依山凌空而建的竹閣之外,道邊還有幾處竹棚,棚內桌
椅井然,看來想必是為了任人歇腳之用。
    然後一道碎石山道,婉蜒而上,他們身形數展,只見前面是一處山拗,方回碩大,山拗
中搭著三處白楊擂台,亦都是依山而建,擂台寬約五丈,深約三四丈,懸紅結綵,宛如鄉間
酬神唱戲時所搭的戲台一樣。
    卓長卿目光轉處,忍不住微微一笑道:「這些擂台兩邊,也掛副對聯才是。」
    溫瑾斜斜膘他一眼,道:「什麼對聯?」
    卓長卿笑道:「我幼時看那些坊間說部,擺台旁邊總掛著一副對聯:『拳打南山猛虎,
腳踢北海蛟龍』,還有什麼『江湖好漢第一,武林豪傑無雙』。這三座擂台沒有對聯,豈非
有些不像。「溫瑾輕輕一笑,那三個紅裳少女也忍不住」噗哧「一笑,笑出聲來。卻見卓長
卿笑容一斂,突然長歎了一聲,緩緩說道:「由此可見,現實生活與書中故事,是存著一段
距離的,故事雖多美麗,但現實生活中卻盡多悲哀之事,你說是嗎?」
    溫瑾緩緩頷首,一時之間,這少年男女兩人竟像是又突然變得蕭索起來。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