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異星邪
第六章 無雙羅袖

    卓長卿憐意方生,人家兩隻羅袖已自揮來,劍眉微軒,雙掌一反,掌風便自沖天而起,
呼地將漫天袖影擋了回去。
    但這絕色少女的兩隻羅袖,長兒達丈,飛舞之間不但招式詭異,而且收招變招之間,奇
詭迅快,更是武林罕觀。
    卓長卿此刻身手已是展開,雙腿屹立如山,招式雖然推動得較緩,但從他雙掌中帶出的
掌鳳,卻像是一道銅壁,堵在那絕色少女的袖影前面,但一時之間,還是守多攻少。
    那少女秋波流轉,望到城下的兩條淡紅人影,此刻已自掠至城腳,目光突然一凜,左手
羅袖呼的一聲,有如一道經天彩虹,斜斜的劃了個半弧,電也似的捲向卓長卿的右臂。
    右手羅袖卻突然一收,便又齊腕疊起,露出一雙瑩白如玉的纖手來,嬌軀微擰,玉腕稍
沉,驕指疾點卓長卿肩井。
    這樣一來,她身法也隨之大變,須知她左袖長揮,右手短攻,一長一短,距離差著老
遠,但出招之間,卻未因之而絲毫不便,只見她嬌軀宛轉,突而遠攻,突而近取,身法之詭
異、奇妙,又遠在方纔之上。
    卓長卿一代大俠之子,自出生之日始,便受乃父親熏炙,紮下了極好的武功根基,此後
更得到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人物青睞,破例收為門下,十年苦練,成就豈在小可。
    七十年前,武林正值最為紛亂之時,其時正邪兩派,高手輩出,不但武當、少林、崑崙
這幾個久倨武林霸業的名門正派,人材濟濟,邪派之中,更是出了幾個天下側日的魔頭,掀
動著風浪,使得武林中人,個個惶然難安。
    而司空堯日卻就在這時候,出道江湖,不到數年時間,不知做過多少件驚天動地的事
來,掌斃大漢三凶,創劈南荒一怪,十二連環塢中,單身孤劍,掃蕩群魔,使得他和當時武
林中另一位高手古鯤,被天下武林尊為天地雙仙。
    這天仙司空堯,自疚乾旱年殺孽太重,晚年便深自收斂,只是他生具孤潔之性,一生之
中,獨來獨往,直到晚年,非但無妻無子,就連徒弟,都沒有收過。
    但他在黃山始信峰下,因稍遲一步,而使他故友地仙古鯤之徒卓浩然夫婦雙雙斃命,心
裡正有些自責,再加上卓長卿過人的天資、至性和性格,竟得到這從不輕易傳人的武林異人
的青睞。
    於是他才動了收徒之念,而天仙司空老人的一身絕技也因之有傳。
    須知這司空老人武功淵博如海,天下各門各派的武功,他都有所深獵,晚年收徒,自然
愛護倍加,卓長卿也因之不但武功,門派之知識,亦是超人一籌。
    但此刻這絕色少女這種詭異的身法,卓長卿搜遍記憶,卻還是看不出她的派別來。
    朝夕初升,使得她的身形,看來有如一團流動的火焰,卓長卿心中一動,突起長嘯一
聲,身形有如神龍般沖天而起。
    那絕色少女臻首微抬,只見他這一拔之勢,竟然高達三丈,他那凌空飄舞的衣衫,雖是
一片黑色,使她看來猶如一隻玄鶴,但他腳下那雙朱履之底卻是仍然潔白,僅是些許塵跡,
顯見他走之時,腳底完全踏在地面上的時候不多。
    她芳心方才暗駭,不知對方此舉,藏著什麼厲害的後著,身形不禁微微一仰,向後滑開
五尺,全神凝注,觀其後變。
    哪知卓長卿身形在空中毫無變化,就又飄飄落了下來,那絕色少女又自一怔,卻見他那
英俊的圃日上,此刻望去有如寒冰。
    此刻那兩條遠遠掠來的淡紅人影,已是掠至城腳,卻正是那在多臂神劍雲謙壽誕之日翩
然而來,技驚群豪的一雙紅裳少女。
    這兩個紅裳少女一路追來,雖然繞了不少圈子,但終於找到她們要我的人,嘉微的晨光
中,只見她們面色嫣紅,有如桃花,裹在那輕紗紅裳之中的酥胸,也不住起伏著,顯見是奔
馳過急。
    但稍一駐足,她們便又回復過來,抬眼一望那聳立的城牆,兩人互望一眼,突然並肩躍
起,羅裙飄飄,望之直如一雙彩蝶。
    兩人齊齊掠至兩丈,眼看勢道將竭,左側少女突然伸出右掌,輕輕一按右側少女的左
肩,嬌軀便又借勢而起,右側少女卻落到地上。
    左側少女凌空借勢,掠上城牆,秋波一轉,見到自己的主人輕輕伸手向自己打了個手
勢,便也微一頷首,一面伸手入懷,從懷中取出一條極長的紅色彩索來,垂下一端。
    城下那少女嬌軀一長,凌空抓住那綵帶,有如驚鴻般躍上城牆。
    卓長卿長嘯而起,翩然而落,目光森冷地在那絕色少女身上一掃,冷冷地道:「溫如玉
是你的什麼人?」
    原來他方才搜遍記憶,卻仍看不出這絕色少女的身法,不禁大為驚詫。
    他深知自己的師父之淵博,那麼此事只有一個解釋,就是這少女的這種詭異的身法是某
一個武林高手近年才創出來來。
    苦思之下,他見到這少女的一身紅裳,十年之前,黃山始信峰下那淒慘的一幕,突又電
也似地從他心裡閃過。
    那一衣紅裳、高挽雲鬢的奇醜婦人,和那美麗的小女孩子的身形面容便又歷歷如在眼
前。他彷彿又見到那紅裳奇醜婦人——後來他已知道那就是醜人溫如玉,正伸出她那乾枯的
手掌,冷酷地殺死了自己的雙親,於是眨目之間,他只覺心胸之中,熱血翻湧,便自長嘯一
聲,沖天拔起。
    那絕色少女聞言也不禁微微一怔,秋波輕轉,看到自己的幫手已自掠上城來,輕輕伸出
玉掌,攏了攏雲鬢,卻乘便打了個手勢,突又嬌笑起來。
    卓長卿目光瞬也不瞬地凝注在對面的這少女的身上,雖然心切親仇,神智略有混亂,但
像他這種內外兼修的武林高手,聽覺畢竟不同凡響,這種情形丁「,他還是察覺到身後又有
人來。但是他目光卻並未因之而從那絕色少女身上移開,只見她那嬌媚的面目上,突叉泛出
春花一般的笑容,嬌笑著道:「你認得溫如玉嗎?」
    緩緩自鬢角放下玉手,又道:「你問我這幹什麼?」
    卓長卿劍眉一挑,厲聲道:「在下方纔所問之事,你若不好好答覆,就莫怪在下不客氣
了。」
    那絕色少女羅袖微揚,咯咯一陣嬌笑,指著卓長卿道:「你這人倒凶得很,你問我的
話,我不答覆又怎樣——」她話聲一頓,本來嬌笑如畫的面靨突然又一沉,冷冷道:叼、
瓊、小玲,你們炔替我把這廝抓下來。「卓長卿冷笑一聲,身形突又衝天拔起,須知他江湖
歷練雖少,卻是聰明絕頂之人,早就知道身後的來人,和這絕色少女必是一路,是以他面上
雖仍一絲未變,暗中卻早有防備。他目光一垂,果然看到兩條紅衫人影,電也似地從他身後
掠來,但此刻他身形已高高在上,這兩人自然撲了個空。那絕色少女柳眉一豎,冷笑道:
「你上得去難道別人就上不去?」
    嬌軀一扭,便也沖天拔起,「呼、呼」兩聲,兩條羅袖,又自揮出。
    這種奇詭的武功,雖脫胎於武當絕技流雲飛袖,但又和這種正宗內家絕技有些不同,卻
原來正是那紅衣仙子溫如玉晚年苦研而成的絕技——無雙羅袖。
    卓長卿自然不會知道這種身法的由來,但此刻卻已知道這三個紅裳少女必定和自己的殺
父仇人有著不同尋常的關係。
    他身形凌空一折,突然雙掌齊出,五指如鉤,電也似的抓住這兩雙羅袖,口中猛「啃」
一聲,手腕猛然一抖、一扯。
    只聽「嘶」的一聲,那兩雙絳紅衣袖,竟硬生生被他一抖兩半,露出那絕色少女有如玉
藕般的半段手臂來。
    那絕色少女嚶嚀一聲,玉容大變,身形又落在城牆上,卓長卿手掌一揚,將手中的兩截
斷袖「呼」的拋了開去,身形亦隨即飄下。
    他用盡全力,一招得手,便再也不肯給她喘息的機會,眨眼之間,便又攻出數掌,不但
掌掌含蘊內力,而且著著都是攻向要害。
    那絕色少女此刻玉容蒼白,柳腰連閃,避開他這激厲無匹的數掌,芳心之中驚怒交集,
她一生之中,從未受過有如此刻之挫辱,卻又不知道這少年為什麼要如此對付自己。
    她嬌縱已慣,從來不知有人,只知有己,此刻受了這種挫辱,哪裡還有心思去想別的,
嬌叱連聲,玉掌連揚,眨眼之間便和卓長卿拆了十數招。
    那兩個紅裳少女小瓊小玲,目中亦自各現驚駭之色,她們一向認為自己小姐的武功天下
無雙,卻再也想不到達年輕而英俊的少年,竟有如此高的武功,竟把她的無雙羅袖硬生生扯
了下來。
    她們稍微一怔,各自嬌叱一聲,也自展嬌軀,揚玉掌,一連數掌,向卓長卿拍了過去,
眨眼之間,但見那三條人影如火焰,漫天而起,而他們那種激厲的掌風,也使彼此身上的衣
袂不斷的飄舞起來。
    她們的身形雖然動如流雲,卓長卿卻是靜如山嶽,像一座玄冰似的,屹立在這片火焰之
中。
    他們原先本來自恃身手,各有輕視之意,但此刻交手之後,卻不禁各自心有戒惕,那絕
色少女方才雖被卓長卿扯斷衣袖,但那只不過是因為她出手之間,略有疏忽,而且也萬萬想
不到卓長卿身在空中,還能施出內力。
    此刻她警惕之心一起,出手雖仍然奇詭而狠辣,但卻顯見得較先前謹慎,再加上那兩個
紅裳少女小瓊、小玲,身如飛燕,裳如飄絮,功力雖不深,招式卻頗高,那卓長卿動力之
深,雖已如純青之爐火,但此刻以一敵三,卻未見佔得上風。
    朝露將於,旭日已升,道道陽光,如支支金箭,從東方雲層的空隙中射了出來,新的一
日,已經來臨,但在這新的日子裡,武林中又將生出什麼新的變故呢?
    卓長卿身形如山,雙掌如電,雖然被圍在這三個紅裳少女的漫天袖影掌風之中,卻沒有
現出絲毫一些敗象。
    可是交手一久,他心裡卻不禁有些惱躁,暗歎一聲,忖道:「這三個女子若真是那醜人
溫如玉的門下,此刻我都不能取勝,還有什麼希望勝得了她們的師父,還談什麼報仇?」
    念頭轉到這裡,不禁又自斥起來:「唉,師父叫我再過三年才能下山,我悔不該沒有聽
他老人家的話——」他心裡這一自責自怨,身手自然就慢了下來,那絕色麗人嬌叱一聲,一
雙瑩瑩如玉的手掌忽然在那雙破袖中一伸一縮,輕飄飄的拍出五掌,出掌時雖有先後,掌到
時卻渾如一體。卓長卿目一瞬,只見五隻俏生生的掌影——幾乎在同一剎那間向自己前胸、
雙肩拍來,招數之刁鑽詭異,前所未見。
    他心中不禁微微一驚,腳跟半旋,斜身一讓,哪知眼前突又掌風大作,那小瓊小玲的四
只玉掌,也已拍了過來。
    須知高手過招,差之毫釐,便可失之千里,卓長卿方才心神尚疏,此刻便讓對方佔了先
機,眼見得四面八方都是人家的掌影,這些掌影也都已堪堪拍到自己的身上。
    那絕色麗人嘴角方顯一絲得意的笑容,哪知卓長卿突然肩頭微塌,手腕向上一抖,他兩
只寬大的衣袖,就突然兜了上來,帶著凌厲的風聲,「呼」的劃了個圈子。
    那絕色麗人笑容頓斂,柳腰一折,倏然退了三步,卻聽小瓊小玲同聲嬌呼,原未她們撤
招不及,玉腕被衣袖掃著一點,只覺宛如刀劃,痛徹心骨。
    卓長卿冷笑一聲,驀然雙手從袖中伸出,他以一招正宗的流雲飛袖又復搶得先機,腳步
微錯,正待向那絕色麗人拍去,哪知城下突然傳來轟然一陣長聲,一個中氣頗足的蒼老聲音
在下面喝道:「長卿,好俊的功夫!」
    卓長卿不禁微微一怔,雙掌斜揮,孔雀開屏,「唰」的向小瓊、小玲以及那絕色麗人各
個拍出一掌,身形微偏,目光下掃,卻見城下竟站著一片黑壓壓的人群,一個滿頭白髮的老
者,排眾當先而立,卻正是那多臂神劍雲謙。
    原來卓長卿和這三個紅裳少女在城頭上激戰,掌風紅影,自然極為顯目,有人遠遠看
見,就奔來看熱鬧。雲謙父子幫著快刀會的快刀丁七料理了一下善後,本在著急著卓長卿的
下落,一聽城上有人激鬥,就飛也似的奔了過來,果然看到卓長卿站在一個城垛上,和三個
身形流走的紅裳少女在動手。
    這時正當卓長卿雙袖拂退了這三個紅裳少女的攻勢,雲謙一見故人之子武功如此,禁不
住高聲喝起彩來。
    臨安城中,武林豪士雲集,此刻趕來看熱鬧的,自然大半是練家子,看到卓長卿這一招
「流雲飛袖」自然也都識貨。
    這一聲喝彩聲,叫得卓長卿精神一振,口角含笑,手掌由外而內,「呼」的又劃了一個
半圈,當胸一合,由合而分,突又揮了出去,剛好和那絕色少女擊來的一掌相擊,那絕色少
女口中悶哼一聲,飄飄向後退了五尺,退到另一城垛上。
    卓長卿這一招不但姿勢曼妙,攻守兼備,而且他這雙掌一合,顯見是在向城下的群豪見
禮,群豪見這少年竟在這種情形下施出這種招式來,卻又運用得那麼恰到好處,不禁又轟然
喝起彩來。
    多臂神劍手捋長鬚,哈哈大笑,側顧雲中程大聲道:「中程,你看看,人家這才叫虎父
無犬子,只有這麼樣的兒子,才配得起我卓浩然卓老弟那樣的父親,就衝他這一招流雲飛
袖,武當山上的白石道人都未必能強他多少,唉,真難為他年紀輕輕,怎麼學來的?」
    這豪邁的老人見到故人有後,不禁老懷大放,大聲稱讚起來,旁邊的武林豪士一聽在城
上動手的少年竟是昔日名震天下的中原大俠之子,不禁暗中傳語,都道此少年了得。
    那絕色麗人粉面凝霜,全神攻敵,下面的話,她根本沒有聽見,小瓊小玲遠遠掠到另一
個城垛上,伸出手腕,只見那玉也似的肌膚上,此刻已多了一道青紫的傷痕,心中不禁暗自
一駭,自己才不過被衣袖沾著一點,就已如此,若是完全讓那雙衣袖掃著,此刻怕不早已腕
骨盡折。
    她們互望一眼,各個俱都花容失色,但那絕色麗人絲毫沒有退意,出手反倒更見激厲,
她心中雖已有情意,但也不得不一挺纖腰,再揚玉掌,又自和卓長卿動起手來。
    城下群豪,指指點點,雖在暗中誇獎著卓長卿,卻也不禁為這三個紅裳少女的武功所
諒,暗中各自奇怪,武林之中怎地會突然出來如許年輕高手。
    大家仰首而觀,只見城上的人影,身法變化得越來越快,小瓊、小玲忍著手腕之痛,和
那絕色少女展開有如狂風涼飄般的掌法,雖然好像已將卓長卿籠罩在她們的掌風威力之下。
    但卓長卿屹立如山,雙掌一揮,就是攻敵之所必救,那紅掌少女的掌法雖是奇詭驚人,
但卻都被他輕描淡寫地一一化開。
    多臂神劍久闖江湖,武功雖然並非登峰造極,但他數十年來,身經百戰,閱歷之豐,卻
是豐富到極點,此刻看到他們的動手的情形,知道卓長卿已佔上風,他有心讓這初出江湖的
少年在人前揚鹹露臉,是以哈哈又自笑道:「中程,你看看,這三個女孩子的武功怎樣?」
    雲中程微微一怔,還未來得及答話,卻見雲謙又朗笑道:「你知不知道她們就是昔年紅
衣娘娘的弟子,你看她這一招拂雲手,使得又有多高,嘿,這虧了是長卿在上面,若是別人
的話他語聲一頓,雲中程暗中一笑,已知道他爹爹故意說出這三個少女的來歷、武功只是為
了顯出卓長卿的武功之高來,遂接口笑道:「這要是換了孩兒我上去的話,不用十個照面,
就得被她們打下來。」
    他此言一出,群豪不禁又相顧色變,須知蕪湖雲門在武林中的地位極高,仁義劍客雲中
程更是江南武林中屈指可數的人物,此刻他們如此一說,群豪對卓長卿的看法,果自又是不
同。
    多臂神劍聲如洪鐘,他說的話,字字句句都傳人卓長卿的耳中,他耳中聽得這三個少女
果然就是自己仇人的弟子,心裡不覺熱血沸騰,心神不禁又微微一疏。
    那絕色麗人一聲嬌叱,小瓊小玲紅袖一拂,「唰」的攻出四招,她卻身形一轉,轉到卓
長卿的左側。
    卓長卿身隨念轉,避開小瓊小玲的四招,哪知卻恰好轉到那絕色麗人的身前。
    那絕色麗人左掌當胸一推,右手五指,卻微微分開,「唰」的點向卓長卿胸前的四處大
穴,旭日光下,只見她這十隻纖纖玉指上的花鬥,致致生光,但卓長卿自己心裡有數,知道
只要讓她這十隻猶如春蔥般的玉指沾上一點,便立時就會不得了。
    須知他忖量情形,早就看出小瓊小玲不過僅是這絕色麗人的丫環而已、是以出手時,便
對這兩個垂髯少女留了幾分情。
    但此刻他卻因她們之牽制,而屢遇險招,劍眉一軒,驀地暴喝一聲,左掌呼的反揮了出
去,一般激烈的掌鳳將又自他身後襲來的小瓊小玲揮開五尺,右掌一沉一曲,五指如鉤,去
刁那絕色少女的右手脈門。
    那絕色少女知道卓長卿的功力,不敢和他對掌,纖指一揚,將右手縮了回去,左掌仍原
式擊出。
    哪知卓長卿右時突又一曲,一個時拳撞向她的左掌,那絕色麗人一驚,收招,卻見卓長
卿一雙鐵掌突又伸出五指箕張,竟以內家小天星的掌力,擊向自己前胸。
    卓長卿這只右手一抓、一撞、一擊,拆招,渾如一體,招式之妙,可說妙到毫巔,出招
之快,更是快如閃電,正是那天仙司空老人昔年名揚天下的神龍八式中的一招天龍行空。
    卓長卿掌到中途,目光動處,忽然睹見那絕色麗人的酥胸微微隆起在那輕紗紅羅衫裡,
起伏之間,眩目動心,而自己這一招天龍行空竟是往人家的酥胸上擊去。
    他此刻雖已力透掌指,但一睹之下,此掌便再也無法擊出,口中悶哼一聲,硬生生將手
掌一頓。
    那絕色麗人微一冷笑,玉掌便又如電擊出,小玲小瓊身形一退,此刻又已如行雲流水般
掠了過來,倏然拍出四掌。
    卓長卿大喝一聲,身軀猛擰,但右時曲池穴間,已被那絕色麗入的掌緣掃中。
    右臂頓時發麻,但人家怎肯再給喘息的機會,「唰」的又是數掌,卓長卿大轉身,連退
四步,哪知腳下突地一腳踏空,右肩又中了小瓊一掌,便再也穩不住身形,竟從城頭掉了下
來,眾人不禁齊的發出一聲驚呼,多臂神劍面容驟變,一撩長衫,跺腳縱了過去,哪知卓長
卿猶如流星下墜的身形,方到了中途,突然一緩,頭上腳下,飄然落了下來。
    多臂神劍一捋長鬚,急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卓長卿劍眉微皺,伸出左掌,在自己右肩、肋下,極快地拍了兩下,一面道:「不妨事
的。」
    抬頭一望,只見城頭之上,紅衫飄飄,在他立處卻因為站在牆角,是以她們此刻究竟在
做什麼,他卻一點也看不到。
    多臂神劍沉聲道:「這三個少女是紅衣娘娘的門下,你要小心些方是,如果無甚怨仇,
也不必和他們苦鬥,免得多惹仇家。」
    他根本不知道此事的真相,是以才說出這種功慰的話來。
    卓長卿劍眉一軒,突又輕歎一聲,雙臂微張,嗖地又一竄而上,他方才一招失著,被人
家逼下城來,雖是因為自己烙於札數,不忍下手,但在這麼多雙眼睛下遭受此辱,心中自是
不服,此刻便生像是在身法上賣弄一下,這縱身一躍,竟然高達三丈。
    他根基本佳,再加上所習內功,又是玄門正宗,是以此刻他雖經激戰,但是內勁卻無顯
著的損耗,身形凌空一起,耳中卻又聽到城下群豪齊聲所發出的轟然的喝彩聲,那多臂神劍
先自大聲喝道:「長卿,小心了。」
    他不禁又暗歎一聲,一雙寬大的衣袖猛然往外一拂,身形一折,雙掌又在牆邊一按,借
勢再次拔起。
    哪知城頭之上,突然傳下一陣朗笑之聲,笑聲清越,穿雲裂石——笑聲方自人卓長卿之
耳,他的身形使也竄到城頭,目光四掃,只見那絕色少女凌風而立,正在挽著那雙已經被扯
斷小半的衣袖,小瓊小玲依依的站在她的身側,三人的六道秋波,卻都凝注在一個不知何時
掠上城頭的黃衫少年的身上。
    這黃衫少年笑聲未絕,卻是背向卓長卿而立,卓長卿只見他長衫飄飄,身材頎長,卻未
看到他的面貌。
    這黃衫少年笑聲突然一頓,回過頭來,冷冷向卓長卿瞥了一眼,兩人目光相對,卓長卿
不禁在心裡暗讚一聲:「好個漂亮人物!」
    「相惜之心,油然而生、哪知那黃衫少年冷冷打量了卓長卿幾眼,眼皮一翻,卻又回過
頭去,朗聲道:「兩位姑娘匆匆而別,在下正自懸念得緊『不想今日卻又在此相遇,哈,這
真讓在下高興得很,高興得很。」他一連說了兩個高興,朗笑之聲,又復大作,卓長卿劍眉
微皺,暗忖:「這少年好生倨傲。」
    微舉一步,亦自掠到他卓立的城垛上,冷冷道:「兄台且慢敘舊,在下與這三位姑娘還
有事未了,請兄台暫退一步。」
    那黃衫少年眼皮一翻,望也不望卓長卿一眼,朗聲道:「方纔在下從城外行來,遠遠就
看到城頭之上紅衣飄動,在下心裡就想,這必定是姑娘們了,趕來一看,果然不出所料。」
他哈哈一聲,目光在中間那絕色麗人身上轉了幾轉,便再也捨不得離開,緩緩道:「這位姑
娘怎麼如此面熟——」突然伸出右掌,在自己前額猛的一拍,哈哈笑道:「原來姑娘就是那
位畫中之人,在下自從見了姑娘的畫中倩影之後,就終日神魂牽繫,可不禁有些疑惑,世間
焉有如此美人,只怕是那畫工的一支丹青妙筆,故意渲染出來的,今日見了姑娘之面,才知
道那畫工之筆,實是庸手,那幅畫又何曾將姑娘之美畫出萬一,下次我若見了他——哼。」
    這黃衫少年指手劃腳,旁若無人,滔滔不絕地放肆而言,卓長卿的一雙劍眉皺到一處。
    他方才見這黃衫少年身材挺秀,本自有些好意,但此刻卻不禁厭惡萬分,暗暗忖道:
「這真是人不能貌相了,這少年看來雖是個好男兒,哪知竟如此俗惡,卻又如此猖狂。」
    想到他方才對自己的態度,劍眉一軒,才方欲發作,哪知黃衫少年話聲方頓,那絕色麗
人卻柳眉一展,梨窩淺現,伸出玉掌,一掠鬢腳,突然嬌聲笑道:「你若見了他怎麼樣?」
    那黃衫少年微微一怔,便又仰天大笑道:「日後我若見了那蠢才,我先要將他雙手剁
下,讓他永遠——」那絕色麗人突又咯咯一陣嬌笑,截斷了他的話,卻將一雙玉手筆直的伸
了出來,秋波四轉,嬌笑又道:「那你就趕快來剁吧,畫那幅畫的,可不是別人,就是我
呀!」
    小瓊小玲一直掩口相視,此刻再也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卓長卿雖是滿腹怒
火,但此刻卻也不禁暗中一笑,心想這少女倒是個可人,故對她的惡感竟也消去幾分。
    其實這少女是他仇人門下,方才又乘隙擊了他一掌,那黃衫少年卻和他素不相識,他對
這少女的惡感,本應遠在那黃衫少年之上,但人們的情感,卻是那麼奇怪,卓長卿只覺這少
女和自己的仇恨又是另外一回事,至少她本身,並無可厭可恨之處,而那黃衫少年在他眼中
看來,此刻卻是面目可憎,這少女用言詞傷刺於他,卓長卿就覺得非常痛快。
    人們的喜惡,本是出於本性的直覺,而並非出於理智的判斷,而喜惡之與恩仇,性質也
是截然而異的,因為恩仇的判別卻全然是出於理智,這其中的關係,雖然微妙,卻能解釋。
    卓長卿心中暗笑,側目一望,只見那黃衫少年站在那裡,面上笑容方斂,眼睛瞪著那絕
色麗人的一雙玉手上,一時之間,再也說不出話來。
    那絕色麗人秋波一笑,明眸如電,在卓長卿身上一轉,笑道:「你急什麼,他要是能把
我的手剁下來,你的氣不是也出了嗎?」
    多臂神劍站在城下,看到那狂傲的少年岑粲,突然在城頭上出現,竟然和那紅裳少女們
談笑起來,他雖然能夠很清楚地聽到岑粲的笑聲,卻聽不清他們的談話的內容。須知岑粲等
人立在高處,話聲又不甚高,自易被強烈的晨風吹散,是以兩人若立在地勢高低懸殊的地方
通話,遠較立在平地的相同距離困難。
    多臂神劍心急如焚,暗忖:「這岑粲若和那些女子聯手,長卿便恐不是放手——」念頭
尚未轉完,只見岑粲和卓長卿果然動起手來了。
    原來那黃衫少年岑粲自以為非常俯灑風趣他說出這番話來,結果卻討得個沒趣。
    他乃十分自滿自傲之人,此刻心中自是羞惱交集,卻又將那少女無可奈何,目光一轉,
看到旁邊一個少年似笑非笑地望著自己,不禁將滿腔怒火都發作出未,厲聲道:「你笑什
麼?」卓長卿劍眉一豎,冷冷道:「閣下言語放莊重些,自然便就無人笑你。」
    岑粲大喝一聲,陡然向卓長卿衝了過去,揚手一掌,摑向卓長卿的面頰。
    卓長卿不禁大怒,手腕一翻,反手去刁岑粲的手腕,左掌卻從右時下穿出,驕指如劍,
指向他的肋下。
    他身形未動,卻疾如閃電般發出兩招,正是攻守俱佳的妙著,那黃衫少年岑粲似乎微微
一怔,想不到這對手竟是如此高手,不禁盡去輕敵之念,右掌猛一伸縮,倏又拍出兩掌。兩
人站在同一城垛之上,腳下俱未曾動,瞬息之間,卻已拆了十餘招,那絕色少女輕輕一笑,
和小玲小瓊遠遠站了開去,笑吟吟地看著他們動手。
    但她面上雖帶著笑容,心中卻不禁暗地吃驚,須知岑粲和卓長卿此刻動手,看來雖極平
淡,其實這種近身而鬥,卻遠比四處遊走來得凶險,這兩人舉手投足間,所使的竟都是最上
乘的功夫,只要稍有疏忽,便立刻就要被對方傷在掌下。
    這絕色麗人自己身懷絕技,此刻焉有看不出來的道理。
    她秋波四轉,目光一會凝注在城上,一會又轉到城下,突然輕笑一聲,道:「你們兩位
在這裡多玩一會兒吧,小瓊、小玲,我們可得走了。」
    柳腰一擰,竟驀地朝城外縱落。
    小瓊小玲探首一望城下,輕輕一皺眉頭,也隨之掠了下去,一面嬌喝道:「謹姑娘,您
可得接著我們一點。,卓長卿目光一轉,大喝道:「且慢。」
    「呼」的劈出一掌,將岑粲逼開一步,猛一長身,亦自掠向城下。
    那黃衫少年微微一怔,轉身過去,只見前面三條紅影,有如流星經天,如飛地向城外的
一座叢林掠去,後面一條烏影,銜尾急追,眨眼之間,這四條人影竟都已掠去很遠。
    他暗歎一聲,心中的傲氣竟為之消去一些,亦自向城下掠去。
    多臂神劍雲謙本在關心著卓長卿的安危,正待設法上城助他一臂之力,哪知瞬息之間,
情形竟然變化如此。卓長卿等人掠到城外之後的情形如何,他在城內自然無法看到。
    雲中程雙眉緊皺,站在他爹爹身側,回目四望,只見群豪多已陸續散去,各個都在驚訝
低語,不知道方纔這場激鬥,究竟是為著什麼,卻又糊里糊塗地不了了之。
    多臂神劍手捋長鬚,微一跺足,沉聲道:「中程,到城外看看。」
    一撩長衫,大步向城外走去。
    此刻早市已起,城門內外,人群熙來攘往,雲謙欲急步而奔,雖未施出輕功,卻已使得
行人駐目而視,心裡奇怪,以為這老頭子瘋了。
    一個挑著擔子的菜販,被他輕輕一撞,蹬、蹬、蹬,連退幾步,險些倒在地上,方自罵
了旬:「這個老瘋子——」哪知一個白面微鬚的漢子突也奔了過來,伸手在他肩上一拍,
道:「嘴裡乾淨些。」
    他抬頭一望,只見這漢子目光中威稜閃現,嚇得將未駕完的話都嚥回肚裡。
    雲中程隨手一掏,掏出半錠銀子,拋在這萊販腳下,轉身奔出城外,只見他爹爹站在一
塊石墩上,伸頸四望,但此刻除了這條向城外的一條官道上,不時有牛車萊販、行商走卒往
來而行之外,那卓長卿和紅裳少女們,卻連影子都看不到了。
    武林中的恩仇殘殺,使得臨安城外的安分居民,心中都有些驚惶,對於行狀略為扎眼的
人,連正眼都不敢裡一眼,城門口的兵卒也多了起來,扛著紅纓槍,囚下查巡,其實他們也
在心裡發慌,看到雲氏父子,都故意走到另一邊去,生怕禍事臨到自己頭上。
    多臂神劍極日四顧,四野一片青綠,路上來往的行人,也有些將身上單薄衣衫的袖子,
高高挽了起來,但這已經垂暮的武林健者心中卻不禁暗歎,知道此刻雖是盛夏,只是距離秋
天,卻一天比一天的近了。
    於是有許多他本極為看重的事,在這一剎那裡,卻似乎已都不再放在心上,長歎一聲,
沉聲道:「中程,我看——我們還是進城吧,反正長卿,他——他也不會出什麼事的。」
    雲中程微微一怔,抬起頭來,盛夏的旭日之光,剛好照在他爹爹的面上,於是這老人面
上的皺紋也越發清晰了。
    這一瞬間,雲中程覺得他爹爹彷彿又蒼老了許多,他恍惚憶及當年他年紀還很小的時
候,也曾經不止一次地抬頭望著他爹爹的面龐,那時,這張面孔在他眼中,有如天神般輝
煌。
    然而此刻,那種輝煌的光彩,卻永遠在這張面孔上消失了。
    於是他也在心中長歎一聲,道:「爹爹,我們還是回去吧連日來叢生的變故,使得這倔
強的老人口頭雖不服老,但心中豪氣卻消去了許多,他轉目一望雲中程,目光倏然閃過一絲
難言的光芒,哺哺歎道:「壯士暮年,雄心未已——雄心未已——唉,中程,回去也好。」
    伸出一雙那已因歲月的消磨而變得有些鬆弛的手掌,輕輕搭在他愛子的肩上,緩步向城
內走去。
    此刻雖是盛嚇,但名傾江南的蕪湖雲門父子,卻有著暮秋般的心情,熾熱的陽光照在他
們身上,卻也生像是再也沒有什麼暖意。
    雲謙側目一顧,不禁又自歎道:「中程,長江後浪推前浪,我看——你也早些洗手算
了,今日之江湖,唉——已不再是話猶未了,身後突地響起一聲高亢的呼聲,喝道:「前面
的可是雲老爺子嗎?」
    呼喝之聲,隨著急這的馬蹄聲順風傳來,多臂神劍駐足回顧,只見三匹健馬箭也似的在
官道上急馳而來。
    就在這微一駐足間,這幾匹馬都已衝到他面前。
    健馬揚蹄昂首間,啼律一聲長嘶,馬上的騎士,矯健地掠下馬來,竟不再理會那長嘶著
的坐騎,「嗖」的一個箭步竄了過來,雲謙雙眉方自一皺,哪知這條漢子就在這官道上,竟
「嚇」的一聲,向自己跪了下來。
    他不禁為之一怔,目光轉處,只見這漢子衣衫凌亂,風塵滿面,目光之中更是滿帶驚惶
之色,像是天遭巨變,心中方自一動。
    哪知這條漢子已連連叩首道:「雲老爺子,你老人家大概不記得小人是誰,小人卻在太
湖總寨裡見過你老人家一面多臂神劍哦了一聲,接口道:「原來兄台是賀三爺的門下,有話
好說,快快起來,賀三爺這一向可好嗎?唉!太湖一別,一別多年,老夫已有許多日子沒有
看到他了。」
    那條漢子卻仍跪在地上,面上驀地泛出悲恰之色,長歎道:「你老人家恐怕再也見不到
我們的賀三爺了。」
    多臂神劍面目驟變,急聲問道:「怎麼?」
    那漢子伸手一抹面上的汗珠,接著道:「他老人家,在餘杭城裡——已遭了別人的毒
手,小人們無能,連害死他老人家的仇家是誰都不知道。」
    雲中程目光四轉,只見來往的行人,都禁不住向自己這邊投來驚詫的目光,劍眉微皺,
伸手拉起這氣急敗壞的漢子,道:「兄台且定定神,有話不妨人城再說——」那漢子雙手據
地,卻伏在地上不肯起來,一面連聲道:「雲老爺子,您跟我們總舵主是道義之交,這件事
就全憑您老人家做主了。」
    多臂神劍長歎一聲,連連跺腳,雲中程手上微一施勁,將那漢子從地上拉了起來,一起
走口城裡,此刻臨安城裡的武林豪士,正是人人惶恐不安,生怕又有什麼禍事輪到自己頭上
來。到了雲氏父子落腳之處,那漢子就將餘杭的變故滔滔不絕說了出來,雲氏父子這才知
道,天目山麓的鄰近各城,這幾天來竟都是迭生慘變,那邊的遭遇竟也和臨安城裡的快刀會
和紅中會一樣,不明不白地喪了性命。
    江湖風波,雖本險惡,但百十年來,武林中卻從夫發生過如此慘酷的屠殺,因為在屠殺
過後,這兇手究竟是誰?普天之下竟沒有一個知道真相的。
    多臂神劍雲謙歷經風塵,可說是武林經驗豐富到了極點的老江湖了,此刻卻也不禁全然
沒了主意,他雖有為江湖主持公道之心,但卻無為武林伸張正義之力,何況,他即使有著這
份力量,卻也無法尋得那冷酷而神秘的兇手呀!
    他希望卓長卿回來時候,能帶回一些別人不知道的消息。
    但由清晨而傍晚,由傍晚而深夜——一直到夜已很深了,卓長卿卻仍然沒有回來,於
是,多臂神劍在種種憂慮之下,又開始為這少年的安全而憂慮了。
    在這一整天焦急的等待之後,他發覺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有許多值得疑惑之處,此本由
那江湖巨富、武林神偷喬遷手上的三幅畫捲開端,直到此刻,這喬遷卻始終未再現過行蹤。
    於是,他對這事真實的目的開始發生了懷疑,難道那三幅一卷只是那魔頭醜人溫如玉的
香餌,目的只是要將天下武林豪士都誘到這天目山來,然後再逐個擊殺,一網打盡。
    這念頭一經在他心中閃過,這久經世故的老人心中,也不禁開始泛出一陣陣寒意。
    「因此那兩個紅裳少女才會禁止在沒有上山參與此會之前,就不得擅自離去——」他暗
中思忖著,推究著此事的真相。
    「但既是如此,那麼那限令他們在兩日之中離開此城的,又是什麼人呢?」
    於是他又開始陷入迷亂的疑雲之中,因為此事從頭到尾,看來竟都大悻常理,自然不是
任何人能夠推測得出的。
    多臂神劍長歎了一聲,望著窗外的夜色,沉重他說道:「看來我們只有等到另一件流血
的變故生出了,除此之外一唉!」
    他沉重地結束了自己的話,又為之落人沉思裡。
    等待,是全然不同於追尋的,對一個尚未可知的謎團,有些人安於等待,另外一些人卻
急於追尋。
    多臂神劍叱吒江湖,並不是安於等待的人,只是此刻他連追尋的目標都沒有,除了等
待,他是全然無能為力了。
    而卓長卿呢?
    這初入江湖的武林高手,卻是在積極地追尋著他們急於知道的解答——那些冷酷、凶殘
的屠殺,是不是這三個紅裳少女做出的呢?這三個紅裳少女,為什麼會做出這些事?她們是
限令快刀會眾人在兩日之內離開臨安的?抑或是禁止他們離開臨安的?
    而最重要的,他還是在急欲知道這三個紅裳少女和自己的仇人溫如玉究竟有著什麼關
系,如果她們真是溫如玉的門下,那麼自己那不共戴天的仇人的下落,不是可以從她們身上
知道了嗎?
    這些錯綜複雜的問題,使得他不顧一切的朝三個紅裳少女的去向追了過去,那時還是清
晨,盛夏的陽光甚至還沒有完全升起來。
    ------------------
  王家鋪子 掃瞄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