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血奴            

    鸚鵡,鸚鵡——血奴是鳥,也是人。

    鸚鵡當然是鳥,是不是也是人?

    這個人又是誰?

    這個人現在又在何方?

    鸚鵡是誰?

    鸚鵡又在何方?

    王風忍不住揭起了一塊承塵。

    他只望甘老頭並未斷氣,並且能夠回答他這兩個問題。

    他看準了落腳的地方,正要跳下去,忽然又將身子縮回,將承塵放下。

    是什麼令他改變主意?

    夜深風更急。

    風吹衣袂悉索,一個人像風飄入了堂中。

    血奴!

    是人不是鳥。

    是鸚鵡的血奴。

    她的面色蒼白一如大病初癒,卻另有一種難言的美態。

    目光落在甘老頭的身上,她的眼瞼中就有了悲哀。

    一轉向李大娘,她的跟神卻又冷如春冰。

    李大娘是她母親,甘老頭是她的什麼人?

    「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謂之悖德;不敬其親而敬他人者,謂之悖禮。」

    這是孝經上面的說法。

    這些說法並不一定有道理。

    天下間的父母並非完全都是好東西。

    不過在那時候,悖禮的兒女到底還少。

    女孩尤其孝順。

    那種孝順又豈祗愛,豈祗敬。

    她們甚至不惜犧牲一生的幸福來服從父母,孝順父母。

    年輕貌美的女孩子下嫁行將就木的老翁,已不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情。

    出賣自己的肉體來換取金錢,供父母揮霍,讓父母安度餘年不也是。

    這種悲劇,一直到現在仍然不時上演。

    天下間一直有那種父母,有那種女兒。

    「迫不得已」四個字,永遠是那種人的借口。

    這雖然可恥,只可惜有些人,根本已不知道什麼叫做恥辱。

    李大娘又是怎樣的一個母親?血奴又是怎樣的一個女兒?

    王風不知道。

    這個地方人事的複雜,已不是他能夠想像。

    但無論如何,李大娘總不致於要血奴出賣肉體來維持生活。

    只看這座莊院,已可想像李大娘的財富。

    安子豪曾經告訴他,血奴是自己喜歡住進鸚鵡樓,李大娘根本管她不住。

    這句話他卻一直懷疑。

    甘願做妓女的女孩子到現在還是第一個遇上。

    相識的日子雖短,但絕不相信血奴是那種女孩子。

    世間上是不是真的有由得自己的女兒去做妓女而不肯加以阻止的母親?他同樣懷疑。

    他現在甚至懷疑這一對母女是不是真正的母女。

    血奴縱身跳過了陷阱,走到甘老頭身旁,俯身輕撫他的蒼蒼白髮。

    她雖然沒有任何說話,那一種惋借已在這一下舉勸之中表露無遺。

    然後她走向李大娘。

    她再次伸出手,而且是兩隻手。

    這兩隻手都握上了李大娘的咽喉。

    這個時候絕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她更是一點也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冷如春冰的眼瞳透出了怨毒之色,她同樣沒有說話,那一種憤恨亦已然從她的神情在她
的動作之中顯露。

    看來她真的要扼殺李大娘。

    這樣的女兒實在少有。

    王風第一次見到。

    他看不到血奴面上的神情,但只看血奴的舉勸,已經嚇了一大跳。

    他幾乎沒有撞開承塵撲落。

    雖然不知道這其中有恩怨,他也不想血奴變成一個殺母的兇手。

    他卻連出聲喝止也沒有。

    因為血奴那雙手並沒有扼下去。

    手背的青筋已暴起,血奴的面色更可怕。

    她恨得咬牙切齒,一雙手始終沒有扼落。

    看來她好像有所顧慮。

    是不是因為母女之間的親情?

    不少人的前半生毀在父母的手中,後半生毀在兒女的手中,但殺兒女的固然罕有,殺父
母的人同樣少見。

    就因為其間還有親情。

    那些例外的如果不是窮凶極惡,就多數因為要殺的人實在不是東西。

    血奴看來並不怎樣的兇惡,李大娘似乎也還不致於完全不是東西。

    她雙手終於鬆開。

    王風這才松過一口氣。

    李大娘卻始終沒反應,真的已昏迷得完全不知自己已在鬼門關走了一趟。

    血奴雙手抽開,右掌連同摑下,摑在李大娘左半邊面頰之上。

    掌一摑而過,又帶過,反摑李大娘的右半邊面頰。

    她的出手極快,左一掌,右一掌,一連摑了李大娘好幾巴掌。

    她摑得並不重,但也並不輕。

    到她將右手停下,李大娘左右面頰已被她摑得發紅。

    這幾巴掌也應足以將李大娘摑醒。

    李大娘果然醒了。

    她悠悠睜開雙眼,緩緩抬起雙手,輕撫面頰,輕揉面頰。

    目光只一轉,就落在血奴面上。

    她居然還笑得出來。

    血奴的臉龐卻已板起。

    李大娘笑笑,道:「除了掌摑,你難道沒有其他辦法將我弄醒?」

    血奴冷冷道:「沒有。」

    李大娘揉著面頰,說道:「你摑得倒也不輕。」

    血奴道:「我就覺得實在太輕了。」

    李大娘道:「看你的樣子,好像要殺了我才甘心。」

    血奴沒有作聲。

    李大娘道:「方纔那麼好的機會,你怎麼不下手?」

    血奴道:「我怎敢?」

    李大娘笑道:「你的確不敢,」她坐直了身子,轉問道:「韋七娘呢?」

    血奴道:「不知道。」

    李大娘奇怪道:「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嗎?」

    血奴道:「不是。」

    李大娘道:「將你藏起來總該是她了。」

    血奴道:「是她。」

    李大娘又問:「她將你藏在什麼地方?」

    血奴道:「後花園那座小樓的夾壁。」

    李大娘道:「是什麼時候的事?」

    血奴道:「大概是午後三刻。」

    李大娘道:「你居然老老實實在那裡待了半天?」

    血奴道:「她封住了我的穴道,我就想不待在那裡也不成。」

    李大娘道:「她突然出手?」

    血奴道:「當然。」

    李大娘道:「到現在才打開穴道出來?」

    血奴道:「我也想早一點出來瞧瞧熱鬧,只可惜我的內力實在太不濟。」

    李大娘道:「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否則你現在可能已成刀下之鬼。」

    血奴道:「這一點我倒很放心,武三爺如果真的要毀我,我已不知死了多少次。」

    李大娘道:「他一直不打你的主意,只不過時機尚未成熟。」她目光環掃大堂,道:
「時機成熟,他就再不會留情。」

    鮮血已灑遍大堂。

    風從堂外吹入,風中帶著血腥。

    堂外死亡的氣味並不比堂內稍淡。

    整個莊院都已在死亡的籠罩下。

    時機一成熟,武三爺就血洗這個莊院。

    只可惜對於這個莊院他不夠熟悉,對於這裡的人們,他認識得也不夠透澈。

    棋差一著,全軍覆沒。

    李大娘方面剩下來的似乎也不過只她們母女兩人。

    韋七娘現在仍是生死未卜。

    這一戰實在已夠慘烈。

    李大娘的眉字之間不覺充滿了落寞之意。

    她唉歎接道:「他雖然未必會殺你,落在他的手中,你也絕不會好受。」

    血奴道:「哦?」

    李大娘道:「你其實不該叫做血奴的,你也根本就不是個血奴。」

    叫做血奴的人不是血奴,不叫做血奴的人反而就是血奴。

    這豈非又很奇怪?

    王風現在更不想跳下去了。

    因為他一跳下去,兩人的說話一定不會再繼續下去。

    血奴冷笑:「這又有什麼關係?」

    李大娘道:「血奴是血鸚鵡的奴才,他既然一心要追查血鸚鵡的秘密,找不到血鸚鵡,
又怎會不追問你這個血奴?」她笑笑又道:「好像他這種人,要追問他人,一定有很多辦
法,一定會不擇手段。」

    血奴冷冷道:「你不擇手段,還是他不擇手段?」

    李大娘道:「比較起來,我的不擇手段好得多了,最低限度我很少使用武力。」

    血奴冷笑道:「你根本不敢使用武力。」

    李大娘一笑,也不與血奴爭論,轉回話題道:「所以你應該感激韋七娘才是。」

    血奴沒有作聲,眼圈好像有些紅了。

    韋七娘對她的照顧她豈會完全不知道?

    李大娘目光轉向門外,道:「只不知她現在死了沒有?」

    血奴冷笑道:「你很想她死?」

    李大娘道:「不想現在正是我需要用人的時候。」

    血奴道:「你肯定她會聽你的吩咐?」

    李大娘笑道:「但無論如何,她只要還有一口氣,都不會讓你被人傷害,你留在我身
旁,她就算不想保護我也不成,何況還有另一個她必須保護我的理由。」

    血奴知道另一個是什麼理由,卻仍道:「我似乎沒有留在你身旁的必要。」

    李大娘道:「我看就有了。」

    血奴冷笑。

    李大娘接著道:「因為我隨時都已準備離開。」

    血奴急問道:「一個人離開?」

    李大娘道:「不是一個人。」她笑笑,又問道:「你是不是還肯留在我身旁?」

    血奴沒有回答,神情卻已變得緊張。

    她緊盯著李大娘,好一會才道:「難道不怕我們將人半途搶走?」

    李大娘反問道:「你可會見我做過沒有把握的事情?」

    血奴不答她,輕歎道:「你真的這樣貪心,到現在仍不滿足?」

    李大娘亦自輕歎:「你們已經很接近目的了,為什麼不努力完成它?」血奴閉上了嘴
巴。

    這一番說話,根本已不像是母女之間的說話。

    其實無論怎樣來看,兩人都已不像一雙母女。

    她們之間卻有母女的名份。

    到底是什麼事情使得她們勢成水火?

    王風一面聽,一面想,一個腦袋幾乎已變成兩個。

    他聽到的說話已經不少的了,可是到現在為止,仍然想不透。

    她們的說話似乎就只有她們明白。

    從那些說話聽來,李大娘有李大娘的一夥,血奴跟韋七娘、甘老頭又是一夥,他們正在
進行著一件事情。

    那件事情卻是為了李大娘而做。

    他們已許下諾言,李大娘也非要他們將那件事情完成不可。

    她所以能夠支配他們,是因為她抓住了他們的一個人,那也許只是一隻鳥。

    如果是個人,那個人就不叫做鸚鵡,也必然有一個外號叫做鸚鵡——血鸚鵡!

    血鸚鵡正巧對他們顯然非常重要,為了血鸚鵡,他們甚至不借奉獻自己寶貴的生命。

    除了血鸚鵡之外,李大娘的手中,還有一張紙。

    那張紙與血鸚鵡似乎同樣重要。

    那又是一張什麼紙?

    血鸚鵡又是誰?

    韋七娘,甘老頭都是十三血奴之一,血奴是血鸚鵡的奴才,他們將生命奉獻給血鸚鵡,
也許還是他們的光榮。

    鸚鵡樓的血奴呢?

    她雖然叫做血奴,卻並不是那十三血奴之一,並不是血鸚鵡的奴才,她又為什麼不惜反
叛她自己的母親,與那十三血奴共同為那一件事情努力?

    她與血鸚鵡又有什麼關係?

    那到底又是什麼事情?

    王風的腦袋已快要變成三個。

    他不想還好,一想腦袋就大了。

    現在他只希望李大娘與血奴繼續說下去,將整件事情完全說出來。

    他這樣希望當然也就只有失望。

    李大娘不單止沒有說下去,而且站起了身子。

    她的一雙手仍按在椅背之上,一副嬌弱無力的模樣。

    燈光雖已更暗淡,堂中的景物依然清晰可見。

    暗淡的燈光照耀之下,竟然顯得更加嫵媚。

    鮮血斑駁,屍體狼藉,陽光暗淡下去,這地方就陰森起來。

    華麗的廳堂彷彿已變成恐怖的地獄。

    這樣的地方,這樣的氣氛,對於她居然沒有影響。

    無論在什麼地方,她部一樣的迷人。

    這豈只因為她窈窕的身材,因為她漂亮的面龐。

    她簡直就是天生尤物。

    那種美麗已不像人間所有。

    隨隨便便的一站,她就已使人心蕩神搖。

    血奴已經夠美麗的了,尤其是她只穿半邊衣裳,只粉飾半邊臉龐之時,那種美麗何止美
麗而且妖異。

    可是這下她跟李大娘站在一起,跟李大娘一比較,她雖不至於像個聖女,卻像個尚未懂
人事的處女。

    燈光照在她的面上。

    她又板著臉龐,眼睛的深處,始終冷如春冰。

    她仍站在李大娘身旁,兩人的面龐雖沒有緊靠住一起,已經很接近,已不難作出比較。
兩人的相貌並不相似,完全是兩個人的樣子。

    很多母女都相貌迥異,這並不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只是兩人的年紀。

    兩人的年紀顯得有段距離,這一段距離卻並不大。

    以李大娘的年紀,似乎還沒有可能有一個血奴那麼大的女兒。

    莫非她駐顏有術,實際的年紀已不能從她的外表判斷?

    風飄血腥。

    天地間殺氣仍重。

    大堂中的殺氣也未散。

    李大娘的眼瞳卻並無殺氣,目光溫柔得有如春風,她的面上也春意畢露。

    春意濃如酒。

    她渾身都充滿了一種強烈的誘惑。

    這裡頭如果還有男人,只是一個男人,他如果還能夠抵受得注這種誘惑,不撲到她的身
上,除非他就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否則他已有資格叫做聖人。

    王風不是一個聖人,他是真正的男人。

    只可惜他爬得實在太高,李大娘既不知道他的存在,眼睛也沒有往上望。

    在她的眼前也就只有一個人,而且還是個女人。

    那一種誘惑雖然連女人都難以抗拒,無奈血奴對於她似乎心懷怨恨。

    一個人對於一個人心懷怨恨,即使那個人怎麼美麗,也總會瞧不順眼,只覺得討厭。

    血奴的面上一片厭惡之色。

    李大娘卻似乎並不在乎血奴對自己的感覺,居然還在笑。

    這也許就是她對血奴的一種懲罰。

    對於一個憎恨自己的人越表現得不在乎,往往就越使那個人憤怒。

    那一種憤怒如果長久不得以宣洩,已足以摧殘那個人的精神,毀減那個人的健康。

    要懲罰一個憎恨自己的人,還有什麼辦法,好得過使那個人經常陷入一種憤怒的不安之
中?

    這種懲罰雖然好,可是能夠用這種方法來懲罰他人的人,大都有足夠的能力毀滅對方,
因為憎恨的本身已足使一個人殺人,憤怒的結果更往往不堪設想。

    是以只有對敢怒而不敢言,雖恨而不敢動的人,才能夠採取這種方法懲罰。

    是以採取這種方法來懲罰他人的人,如果他不是心理變態,一顆心勢必如魔鬼一樣惡
毒。

    李大娘看來就是一個女魔。

    她目光一轉,倏地輕歎道:「這些屍體就是這樣好了。」

    血奴的目光應聲一落,忽問道:「武三爺又怎樣了?李大娘道:「你沒有看見?」
血奴道:「看見什麼?」

    李大娘道:「甘老頭的一鐵錘將他打下陷阱了。」

    血奴搖頭再問道:「甘老頭又是死在誰人的手下?」

    李大娘道:「武三爺。」

    血奴道:「我老遠聽到他狂呼鸚鵡,卻沒有聽到打鬥之聲。」

    李大娘道:「他將武三爺當場殺死,武三爺的兩拳卻沒有當場要他命。」

    血奴沉吟了一下,又間道:「武三爺殺進這裡找你,就為了想知道鸚鵡的秘密?」

    李大娘點頭。

    血奴道:「不是為土地的問題?」

    李大娘笑道:「這裡一共有多大?才不過幾斤肉,值得這樣子拚命?」她一聲冷哼,
道:「我早就懷疑他的動機並非那麼簡單。」

    血奴淡應一聲:「是麼?」

    李大娘冷笑道:「來這地方的人又有哪一個不是為了追查鸚鵡的秘密?」

    血奴道:「也有只是路過的。」

    李大娘道:「你是說那個王風?」

    血奴道:「他來這地方,只不過因為他要將他朋友的屍體送返故鄉,這地方是他必經之
地。」

    李大娘道:「這是他對你說的?」

    血奴道:「未入鸚鵡樓之前我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也沒有人跟我說過他的事,除了他自
己。」

    李大娘道:「你相信他的說話?」

    血奴道:「他說得非常誠實。」

    李大娘一笑,忽問道:「你可知躺在棺材裡面的他那個朋友是誰?」

    血奴不假思索道:「鐵恨。李大娘笑道:「你莫非忘記了鐵恨的故鄉在什麼地方?」

    血奴道:「沒有忘記。」

    李大娘又問道:「鐵恨的故鄉離開這裡有多遠?」

    血奴思索道:「二三千里路大概也有。」

    李大娘冷笑道:「他托著棺材那樣步行,二三千里路要多少天才可以走得到?」

    血奴答不出,她沒有那種經驗。

    王風也沒有那種經驗。

    承塵離開地面已夠高,暗淡的燈光幾乎已不能將函桁慶照亮,再透過承塵的通花照上
去,哪裡再還有亮光?

    月卻已來到瓦面的缺口之上,月光從缺口射入,雖然也非常微弱,已足以照清楚王風的
臉龐。

    王風正目瞪口呆。

    將鐵恨的棺材送返鐵恨的故鄉本來並不是他的主意。

    建議他這樣做的人是蕭百草。

    他並沒有推辭,因為他一生佩服鐵恨這個人,何況鐵恨現在更已是他的朋友。

    ——鐵恨是三家村的人。

    ——三家村離開平安鎮約莫十來里,其間一片荒涼,並沒有第二處可供歇息的地方,到
了平安鎮,你在那裡歇宿一夜。

    蕭百草還怕他錯過了宿頭,特別這樣加以叮囑。

    他當然不會懷疑蕭百草的說,所以他才會帶著鐵恨的棺材走來這個平安鎮,才會歇宿在
平安鎮。

    他打算第二日就繼續上路,到現在他們仍然留在這地方。

    棺材雖然仍在,屍體已變做殭屍,消失無蹤。

    他最低限度也得將他朋友的屍體尋回來。

    屍體還未尋回來,他所遇到的意外,所見的人已不少。

    每個人多少都有些問題。

    他卻想不到蕭百草都是問題人物。

    他已打聽過,平安鎮再過十來里路,的確有一個三家村。

    鐵恨的故鄉卻遠在二三千里之外,那又怎會是三家村的人?

    二三千里之外甚至已非中土。

    血奴和李大娘井沒有理由說謊,那就是蕭百草欺騙他的了。

    蕭百草那樣做,似乎是有意要他將鐵恨的棺材送來這個地方,用意何在?

    是不是那副棺材暗藏秘密?

    棺材如果成問題,鐵恨的屍體只怕也更成問題的了。

    他不由生出一種被欺騙,被利用的感覺。

    欺騙他利用他的人是不是確是蕭百草?

    主謀如果不是蕭百草又是誰?

    這又是問題,沒有解答的問題。

    他不禁苦笑。

    李大娘又在冷笑,道:「你可想過托著棺材奔波千里的人?」

    血奴搖搖頭。

    李大娘道:「這只是他的一個借口,可能從鐵恨的口中知道了什麼,才將鐵恨的棺材托
來,借此搗亂,以便乘機混水摸魚。」

    血奴沒有表示意見。

    李大娘接道:「鐵恨的屍體變成殭屍只怕亦是他弄的把戲。」她又道:「也許,這並不
是他的主意,是鐵恨的主意,鐵恨也許已死,也許根本就沒有死,這屍變之中別有陰謀。」

    李大娘繼續說下去:「鐵恨這小子頭腦靈活,本來就什麼鬼主意都想得出來。」

    血奴忍不住開口問道:「王風這樣做有什麼好處?」

    李大娘一笑,道:「鸚鵡的好處已經足夠的了,他還要什麼好處?」

    血奴道:「所以你派人去殺他?」

    李大娘道:「對付覬覦鸚鵡藏寶的人,這無疑是最好的辦法。」

    血奴忽一聲冷笑,道:「這兩天在這裡發生的事情你知道的到底有幾多?」

    李大娘道:「已夠多。」

    血奴道:「王風這個人又如何?」

    李大娘道:「知道的很少。」

    血奴道:「如果你知道的也夠多,保管你絕不會再有那種想法。」

    李大娘道:「聽你說話的語氣,你倒像是他的知己。」

    血奴道:「不是知己,只是知道的已足以證明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李大娘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血奴說道:「真正的俠客,正直勇敢的俠客。」她的語聲忽變興奮,接著道:「誰認識
這種朋友,都不會後悔,他會為朋友賣命,卻絕不會賣朋友。」

    李大娘道:「你是說他對於鸚鵡的事情是完全不知道的了?」

    血奴肯定的點頭,道:「因為我已經試探過他。」

    李大娘不由地笑了,笑著道:「這也就是說,這個人如果不是瘋子就是笨蛋,如果不是
笨蛋就是糊塗蟲。」

    血奴閉上了嘴巴。

    李大娘接道:「只有瘋子才會這樣賣命,只有笨蛋才會這樣被騙,只有糊塗蟲才會這樣
被人利用。」

    王風不禁又苦笑。

    現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瘋子,是笨蛋,抑或是一個糊塗蟲。

    李大娘連隨又道:「無論他是什麼也不要緊,只要他不是為了鸚鵡的事情而來,我就放
心。」她歎息一聲,又道:「落到這個地步已經夠危險的了,如果他也是,現在闖進來,你
叫我如何是好?」

    血奴又道:「就算他也是現在闖進來,以他的為人,相信亦不會將你怎樣。」

    李大娘道:「你認識他才不過幾天,這麼知道他的為人?」

    血奴冷冷說道:「沒有人叫你相信我的說話。」

    李大李並不在乎血奴說話的態度,笑間道:「你是否因為看見他人長得老實所以那麼說
話?」

    血奴不作聲。

    李大娘笑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常笑這個人你見過的了,表面上看來他豈非和藹可
親,可是他的心又是怎樣惡毒?」

    血奴道:「例外的人當然是有的,何必說常笑,就拿你自己來說豈非已經足夠?」

    李大娘若無其事地道:「所以你怎能說得那麼肯定?」

    血奴又不作聲。

    李大娘自語道:「但無論如何,拿他們兩人來比較,我也是認為常笑危險得多。」她不
覺歎一口氣道:「這個活閻王也的確有幾下,毒既毒不倒,王風瘋狂之下追殺亦被他躲開,
就連我埋伏在那座小樓之外的三把刀追上去,也死在他手下。」

    血奴脫口道:「他現在哪裡去了?」

    李大娘道:「這地方並不大,到處都有我的人。」

    血奴道:「武三爺那裡也有?」

    李大娘道:「也有。」

    血奴「哦」一聲,道:「這就奇怪了,你在武三爺那裡的人居然完全不知道武三爺要對
你採取行動,預先通知你一聲。」

    李大娘道:「武三爺本就是一條老狐狸,他準備怎樣,事先只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在
出發之時才肯透露,其時我的人縱想給我通知,也已來不及的了。」她冷笑,又道:「只可
惜他雖然出其不意,到頭來還是全軍覆沒。」

    血奴淡淡道:「你這邊好像也差不多。」

    李大娘沒有否認。

    血奴道:「鷸蚌相爭,漁人得利,他如果不是那麼心急,應該可以做一個得利的漁人,
不過現在來,也仍然還有機會。」

    李大娘冷冷的說道:「他還敢留在這個地方?」

    血奴道:「哦?」

    李大娘道:「他就像是只螃蟹多十三個官差便是他的爪螯,沒有了爪螫的螃蟹非獨不能
橫行霸道,簡直已不知怎辦了。」

    血奴道:「我看就不像。」

    李大娘道:「的確是有些不像,否則他就死定了,他現在卻還能逃得動。」

    血奴道:「以他的武功,對付你相信還不成問題。」

    李大娘道:「只可惜他並不知道這裡會變成這個樣子。」

    血奴道:「他遲早總會回來。」

    李大娘道:「這個理所當然,他再來之時,甚至已有足夠的能力將這個莊院夷為平地,
他也一定會這樣做的。」

    血奴道:「憑他的身份,的確可以調動附近的官兵殺奔平安鎮,官府的力量,自然不是
這個小小的莊院所能抵抗。」

    李大娘道:「好在他最快也要七八天之後才能再來。」

    血奴道:「哦?」

    李大娘道:「這附近數百里,官階最高的一個官,你應該知道是哪一個。」

    血奴道:「安子豪。」

    李大娘冷聲道:「他這個驛丞,手下只得兩把刀。」

    血奴道:「兩把刀的力量雖然單薄一點,也不是全無作用。」

    李大娘道:「對我們來說卻是,在常笑眼中更加微不足道,他十三個手下死在這裡,再
來之時,我看他就算不帶來一千三百個,最少也帶來一千個官兵。」

    血奴並不懷疑李大娘的說話。

    李大娘笑接道:「即使一萬三千個官兵也不要緊,哪怕徵集一百個官兵,他也要走出百
裡之外,到他將人帶到來,我離開這裡少說也已有二百里。」

    血奴道:「你真的準備完全放棄這個莊院了?」

    李大娘道:「在知道常笑要來這個地方之時,我已有這個打算。」她轉問血奴:「你可
知他怎會找來這個地方?」

    血奴道:「不知道。」

    李大娘道:「我也不知道,但毫無疑問,事情已經出了一個很大的漏洞,現在才來彌補
這個漏洞已經來不及了,這個地方已不再成秘密,已不能繼續住下去。」她微喟,又道:
「我本以為將他們完全消滅就可以保存這個秘密,可是現在再細心一想,根本行不通。」

    血奴道:「是不是因為常笑走脫?」

    李大娘道:「這只是一部份的原因。」

    血奴道:「還有的那部份呢?」

    李大娘道:「常笑這個人雖說好大喜功,尚不審慎,絕不會孤單犯險。來這裡之前勢必
早已有所安排,既然連他也在這裡,其後一定還有人前來追究,這裡儘管四面荒涼,官府方
面幾乎已全放棄,要管起來仍是可以管得到,所以只有離開才是辦法。」

    血奴忽然道:「我雖然厭惡你這個人,有時卻又不能不佩服……」

    李大娘道:「你佩服我什麼?」

    血奴道:「經過幾年的擴建修飾,這個莊院也不止只具規模,你居然能夠將它放棄,像
這種胸襟,在一個女人來說,實在是罕見的了。」

    李大娘道:「不放棄無疑就是等死,我只不過珍惜自己的生命。」

    血奴搖搖頭,不再說什麼。

    李大娘輕移蓮步,說道:「要收拾的東西,我都已收拾妥當,你現在最好去替我準備車
馬。」

    血奴一怔,道:「現在就走?」

    李大娘正色道:「現在就走!」

    「要不要我來幫忙一下?」

    一個聲音突然從廳堂中響了起來。

    陰陰森森的聲音,縹縹緲緲地浮游空中,好像從陷阱下升起,又好像從天而降。

    這到底是人的聲音還是鬼魂的呼喚?

    在這個廳堂之中死的人已經不少,如果全部成了鬼魂出現,那還得了?

    燈光已又暗了很多,這聲音突然響起,周圍更變得陰森。

    李大娘移動的腳步立即停下,她張目四顧,連聲音的方向都抓不住。

    面色雖然未變,她的眼色已先亂了。

    血奴亦目瞪口呆。

    發直的眼瞳之中,隱約有一絲疑懼。

    那聲音在她聽來,並不很陌生,彷彿曾經在什麼地方聽過,但一時之間,她卻又想不起
來。

    說話的這個人到底是誰?

    王風?

    她忽然想起了王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