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活壁            

    夜更深。

    冷月弓一樣彎在半空,暗淡的月色斜射在漆黑的門上。

    門緊閉,上面雕刻著的妖異花紋在夜色中仍然可辨。

    常笑也看不出那代表什麼。

    他沒有親自拍門,這種事並不是他做的。

    他也沒有開口,只一瞥身旁的一個官差。

    那個官差的兩條腿立時就好像軟了,幾乎是拖著腳步走到門前。只叩了一下,那道門就
打開了。

    那個官差的第二下險些就叩在一張臉上。

    其實看到那張臉,他的手就已軟在半空。

    開門的當然就是那個老巫婆宋媽媽。

    她居然穿得整整齊齊。

    嫣紅的衣裳紅如血。

    她雖然穿著得很年輕,無論怎樣看來,她也只像個老太婆。

    她面上的皺紋也實在夠多,夠深。

    燈光斜斜地照在她的面上,每一條皺紋都帶著暗影,就好像刀子一樣。

    她那一頭的頭髮卻仍烏黥發亮,蚯蚓也似的依舊披散,夾在當中的,就是她那個也似窟
窿的頭顱。

    在夜間,突然看到這樣的一個人,誰都難免生出恐怖的感覺。

    宋媽媽的面上木無表情,冰石一樣的眼珠竟是在瞧著王風,王風趕緊避開宋媽媽的目
光。

    常笑的面上居然還有笑容,卻已像刀刻般死板,冷酷。

    他正在盯著宋媽媽。

    那目光就像是毒蛇的蛇信,舔遍宋媽媽的臉。

    宋媽媽的目光剛從王風那邊移開,就與常笑的口光接觸。

    常笑仍然盯著她,冷聲道:「你就是宋媽媽?」是。「宋媽媽的聲音輕得簡直就像蚊
叫。常笑道:「聽說你是個巫婆?」

    「是。」

    「你這間房子據說亦是與眾不同?」

    「其實沒有多大不同。」

    「我很想參觀一下。」

    宋媽媽嗝嗝嚅著道:「我這裡沒有什麼值得參觀的。」

    常笑淡笑道:「你不歡迎我參觀?」

    宋媽媽想點頭,卻不敢點頭。

    她又不敢不出聲,因為,不出聲就等於默認。

    她趕緊道:「不是。」

    常笑沒有再說話,一揮手。

    兩個官差當先跨步入去。

    宋媽媽看著他們跨人,慌忙一旁讓開,屁都沒有放一個。

    一個人在妓院混到她這個年紀,怎會不識相?

    十個官差帶來了六盞燈籠,明亮的燈光將整個房子照得猶如白晝。

    王風現在才看清楚這個地方。

    牆漆成死黑,地面亦是死黑的一片,門窗的後面牽著黑布,就連桌椅床褥都是漆黑,整
個地方彷彿就裹在死亡的暗影中。

    對門的牆壁之前,有一個祭壇,低懸著漆黑的神幔,也不知壇上供著的是什麼。

    壇前是一方祭桌,上面放著兩個黑鼎,一個黑盆。    黑盆在兩鼎之間,堆著烏黑的一
大堆圓餅。

    看到這堆圓餅,王風就已覺得嘔心。

    常笑居然也留意到王風面上的神情變化,即時間道:「你好像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王風點點頭,道:「有人跟我說過這種魔藥。」

    常笑道:「魔藥?」

    王風咬牙道:「那據講是用糞便、月經、眼淚和膿血混合麵粉之後做成的東西,吃了後
就可以跟妖魔溝通。」

    常笑打從咽喉裡嗝了一口氣,道:「有人肯吃這種東西?」

    王風道:「最低限度這裡就有一個。」

    常笑道:「是不是你?王風幾乎想要嘔吐,他歎口氣,道:「活見鬼,我寧可拿刀子抹
脖子。」

    常笑蕪爾道:「那是宋媽媽了。」

    王風道:「吃過魔藥之後,據講她的詛咒就會很靈驗,所以這地方很多人都怕她。」

    常笑道:「她莫非也詛咒過你?」

    王風點點道:「所以我才有機會見她將那種魔藥放人口中。」

    常笑又嗝了一口氣,他實在想不到這世上真的有人肯吃那種東西,他的目光旋即又落在
宋媽媽的面前道:「那種東西真的是魔藥?」

    宋媽媽面露得意之色,道:「是。」

    常笑道:「真的用糞便、月經、眼淚、膿血再混合麵粉來做?」

    宋媽媽點點頭,道:「還有尿液。」

    常笑接著又問道:「你真的敢吃那種東西嗎?」

    宋媽媽點頭道:「當然是真的,只是不常吃。」

    常笑道:「那種東西也是你做的?」

    宋媽媽道:「除了我還沒有其他人做那種東西。」

    常笑道:「用你自己的糞便、月經、眼淚、尿液、膿血?」

    宋媽媽連連地點頭,說道:「當然都得用我自己的東西,否則,我吃了下去,也是沒有
作用。」

    常笑盯著宋媽媽,倏的一聲冷笑道:「你還有月經?」

    宋媽媽的一張臉立時沉下。

    王風一旁卻忍不住笑了,常笑那句話豈非正是他要問的。

    常笑接著又道:「你好像忘了自己有多大年紀?」

    宋媽媽沒有作聲,突然舉步走過去,在祭桌前面一聲怪叫,以手一張。

    放在祭桌上面的左右兩個黑鼎之中呼呼的立時冒出了兩股青幽幽的火焰。

    火焰尚未消逝,白茫茫的霧就從黥鼎中升起,淡淡地飄了開去。

    煙霧中,透著異香,卻盡被房中的惡臭掩蓋。

    一種絕非人類任何言語所能形容的惡臭早已充斥整間房。

    那種臭氣,臭得妖異臭得可怕,臭得濃郁。

    即使香飄十里的金蘭,一入了這個房間,也再嗅不到它的芬芳,何況這淡淡異香?

    宋媽媽隨即在黑盤上抓起了一塊魔藥,張口吞了下去。

    房中的惡臭剎那間彷彿又濃了很多。

    十個官差最少已有七個皺起了眉頭。

    看見了宋媽媽那番動作,十個官差卻最多只有兩個不想趕快離開這個地方。

    他們一個也沒有離開。

    宋媽媽不過是個巫婆,他們的頭兒可是個活閻羅。

    王風居然還笑得出來,他笑對常笑道:「看來這個巫婆要詛咒你了。」

    常笑盯著宋媽媽,面上忽然現出了一種極為厭惡的神色,冷冷道:「只不知她的詛咒靈
驗,還是我的劍靈驗。」

    他雖然說到劍,劍並未出鞘,眉宇間卻已有殺氣。

    王風看在眼內,他儘管也很討厭那個老巫婆,但想到她已經那麼大的年紀,還是忍不住
高聲道:「你這個巫婆最好就快將那塊藥吐出來。」

    宋媽媽彷彿沒有聽在耳中,看也不看王風。

    她的咽喉已停止了咽動,現在她就算想把那塊魔藥吐出來也不成了。

    她的眼發白,面容變得醜惡而詭異,連嘴角都已扭曲。

    她的衣襟已敞開,露出了乾癟的一對乳房,那就像是已採下多天,曝曬在烈日之下多
時,一滴水都蒸乾掉的兩個木瓜。

    乳房在顫抖,她混身都在顫抖,死魚一樣的眼瞳盯著常笑,突然跪在祭壇前面,張開雙
臂伏地猛拜,嘴裡喃喃的不斷詛咒——「這個人的嘴巴,一定會被割掉,這個人的雙手,一
定會被斬下,這個人的心肝,一定會被挖出來餵狗……」

    她本來對常笑深感畏懼,可是一吞下藥便判若兩人。

    吞下了魔藥,妖魔莫非就會聽從她吩咐,她就不必再畏懼常笑?

    她詛咒的語聲,很古怪,潺潺的,聽在耳裡就像是沾上青蛇的涎沫。

    那十個官差,聽得混身都泛起了雞皮疙瘩。

    王風雖然已不是第一次聽到,渾身的汗毛還是開始豎立,昨日他聽到這類似的詛咒,是
在長街之上,比起長街,這房間又何止恐怖一倍兩倍。

    常笑卻似乎完全不受影響,他目不轉晴地盯著宋媽媽,忽然打斷了她的詛咒,冷笑道:
「這個人如果再說下去,她的咽喉之上立即會多出一個血洞。」

    這不是詛咒,是警告。

    他的警告更嚇人。

    宋媽媽好像亦知道常笑的警告比自己的詛咒更靈驗,馬上就閉上嘴巴。

    看來她並不是全心全意的詛咒。

    像這種詛咒,是不是也能生效?

    宋媽媽的詛咒雖已停下,常笑還有話說,道:「這個人管住了口,她的咽喉很快還是會
多出一個血洞。」

    他說著舉步走了過去。

    這不是警告,是預告。

    宋媽媽立時從地上爬起來,一張臉已見發青。

    常笑一面走一面又道:「據講只有死亡才能制止詛咒的存在,為了自己的嘴巴不被割
掉,雙手不被斬下,心肝不被挖出來餵狗,我只有趕快殺你。」

    這番話說完,他距離宋媽媽已不足四尺。

    他的手長尺八,劍長三尺,一劍刺出,現在已可以刺人宋媽媽的咽喉。

    宋媽媽面都白了,嘶聲狂呼道:「天咒你,咒你下地獄,上……上刀山……」

    她還要詛咒,語聲已抖得像彈琵琶一樣。

    常笑冷笑道:「也咒你死在我的劍下。」

    這句話說完,他的劍就刺出。

    毒蛇也似的一支劍,哧的射入了宋媽媽的咽喉。

    一吐一吞,劍似蛇般飛回,劍尖上並沒有血,一滴也沒有。

    宋媽媽的咽喉也沒有血。

    血還來不及流出。

    她一聲怪叫,整個身子猛打了一個大轉,面向祭壇,枯瘦如爪的一雙手暴張,抓向祭桌
上那兩個白煙裊娜的黑鼎。

    那雙手才沾上鼎邊,她的人就已死狗一樣倒在祭桌之下。

    血,已從咽喉流出,淌下了她乾癟的胸膛。

    沒有人作怕,沒有人表示驚訝。

    常笑更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的樣子。

    王風亦沒有表示,他的頭早已偏開。

    常笑殺人的時候,他的目光正落在那邊的牆壁之上。

    那牆壁之上的一樣東西,比起常笑的毒劍,更令他驚訝。

    漆黑的牆壁之上,赫然有半尺正方的一片灰白。

    那灰白的牆上燈像畫著些什麼。

    王風忍不住近去。

    他的眼睛馬上鴿蛋一樣瞪大。

    那半尺正方的灰白之上,赫然的畫著一隻鳥。

    燕子的剪尾,蜜蜂的毒針,半邊翅蝙蝠,半邊翅兀鷹,半邊羽毛孔雀,半邊羽毛鳳凰。

    血奴!

    莫非這就是那幅魔畫之上神秘失蹤的第十三隻血奴?

    那一片灰白約莫有三寸長短突出在漆黑的牆壁之外,王風抓著搖了搖,競能將它從牆壁
之上拔出來。

    三寸之後還有甚大的一截,盡頭卻是半尺見方一片雪白,散發著清新的白粉氣味,顯然
才刷過自粉不久。

    王鳳捧著這方活壁,不由得怔在當場。

    那方活壁拔出了之後,漆黑的牆壁之上便開了一個方洞,透著微弱的燈光。

    從洞中望出,就看到血奴。

    這血奴是人,不是鳥。

    血奴正倚門而立,目光也是在門外,並未發覺身後的照壁之上已開了一個方洞。

    王風往洞外望了一眼,再看看手中那方活壁剛粉刷過的一面,又看看畫著血奴,原屬於
魔畫一部分的另一面,不禁失笑道:「我還以為真的魔鳥作祟,原來是這方活壁作怪。」

    一個聲音立時在他的身後響起:「我早說過這個地方也許有些東西能夠解開你心中的疑
團。」

    王風不用回頭也知道是常笑在說話,他只有苦笑。

    常笑又接道:「這個地方一直在黑暗之中,什麼顏色的東西在黑暗之中看來都是一樣,
所以他們才會疏忽了,其實在你刷掉那邊的魔畫之後,他們就應該將這方活壁也削平漆黑,
那即使我在這裡大放光明,亦未必可以發現這個秘密。」

    王風道,「也許他們真的疏忽了。」

    常笑道:「聽你說到魔鳥的笑聲,我就已懷疑這面牆壁,那笑聲怕不是出自宋媽媽的口
中。」

    王風道:「問問她就清楚了……」

    話說到一半,王風連忙就打住。

    他已看到宋媽媽死狗一樣,倒在祭桌之下。

    常笑笑了笑說道:「你可以問另外一個人的。」

    王風立時想起了血奴。

    這件事血奴是不是也知道?

    常笑隨又道:「要不是真的疏忽,他們可能因為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打點,無暇
兼顧,這房子之內,莫非還有什麼占怪?」他目光一掃,突喝道:「你們給我搜!徹底
搜!」

    他的命令迅速生效,十個官差幾乎都馬上展開行動。

    對於這種事情他們已很有經驗,不等常笑再吩咐,已分別奔去應該搜查的地方。

    唐老大縱身一跳,跳上了祭桌,一腳將那盆魔藥踢翻,反手撕了左面的一邊神幔。

    吱吱三聲怪叫,三團黑影疾從祭壇之內飛出。

    蝙蝠!

    唐老大打了一個冷顫,雙手腰間一抹,已各自扣了三枚藍汪汪的毒針。

    他的手又迅速揮出。

    藍針在燈光中一閃,三隻蝙蝠又是吱一聲,相繼掉到地上。

    唐門的毒藥暗器,唐門的暗器手法,實在名不虛傳。

    他空下的左手,隨即撕下還有的一邊神幔。

    明亮的燈光立時照亮了整個祭壇。

    祭壇中,供奉著的,赫然是一個「發子鬼母」。

    漆黑的木身在燈光下閃著烏光,九個形狀各異,面目猙獰的鬼子,環抱著獠牙裂目的鬼
母,有的在哭,有的在笑,有的彷彿要擇人而噬,有兩個竟左右吸吮著鬼母的兩個乳房。

    雕刻的手工栩栩如生,活靈活現。

    九個鬼子,一個鬼母,十種表情。

    無論哪一種表情都非人間所有。

    看到這樣的一個魔像,誰都難免會大吃一驚。

    唐老大亦是面露驚惶之色,目光卻不是在魔像之上。

    他驚顧左右那兩個白煙迷漫的黑鼎,猛可一聲怪叫:「煙中有毒!」

    「毒」字出口,他的人就從祭桌上栽翻,著地一滾,迫不及待地從懷中掏出一個紫色的
瓷瓶。

    他拔開瓶塞,倒了幾顆白色的藥丸,正要放進口中,一張臉突然分開了兩邊。

    一把鋒利雪亮的長刀閃電一樣劈下,只一刀就將他的頭劈成兩邊。

    咽喉中冒出來的一聲慘叫亦被刀劈散。

    血怒激,唐老大在血霧中倒下。

    董昌瞪著唐老大倒下,破聲狂笑。

    殺唐老大的人竟是董昌。

    董昌的眼睜大,眼球中佈滿了血絲,整張臉的肌肉,都已扭曲,笑得簡直就像是夜梟一
樣。

    他面上的神情,你說有多殘忍,就有多殘忍。

    刀已深嵌在唐老大的頭內,他雙手握著刀柄,好容易才把刀拔出來,已是汗流披面。

    汗珠剎那變成了血珠,他才將刀拔出,就幾乎已被斬成肉漿。

    三個官差幾乎每一個都砍了董昌四五刀。

    刀刀及骨,他們本來是董昌的同僚,甚至跟董昌還會是很好的朋友,現在卻將董昌當做
仇敵來對待。

    他們的面上也是充滿了殘忍已極的表情,笑得亦是像夜梟一樣。

    他們已不像三個人,只是像三個瘋子。

    也只有瘋子才會這樣對待朋友,才會這樣殺人。

    董昌爛泥一樣倒下,三個瘋子亦有一個倒下去。

    那個瘋子還在笑,在他對面的一個瘋子就一刀砍在他的脖子之上。

    他竟然不懂得閃避。

    剩下來的兩個瘋子隨即亦相互砍殺起來,你一刀,我一刀,刀刀濺血。

    除了這兩個瘋子,還有五個瘋子。

    唐老二算是比較清醒的一個,但挨了兩刀之後,他亦都瘋了。

    十個官差本來都是好好的,現在竟全都發了瘋。

    三個已倒下,餘下來的七個都已變成了血人。

    一見血,他們更狂,一如嗜血的惡狼,野狗。

    常笑竟由得這十個手下,這十個親信自相殘殺。

    他實在自身難保。

    他的面色蒼白,盤膝坐在地上,混身上下都冒著白煙。

    王風也並不見得好到哪裡去,他手中那方活壁已落地,他的人亦坐在地上,滿面汗落淋
漓。

    唐老大的確經驗豐富,黑鼎中冒起來的煙霧果然有毒,而且是巨毒。

    綠色的火焰熄滅之際,異香煙霧般迷濛之時,毒已在房中飄開。

    這毒,雖不是迅速發作,但一發作便不可收拾。

    十個官差全都變成了嗜血的瘋子,瘋狂的相互殘殺。

    王風與常笑的修行不錯,遠在那十個官差之上,是不是就能將吸入的毒氣迫出?

    他們也許都有這種本領,卻未必有這個時間。

    一個官差已向他們刺了過來。

    血的眼瞳,染血的刀鋒。

    首當其衝是常笑。

    那個官差的眼中,卻已沒有這個頭子的存在,一下過去,手起刀落。

    刀未落,哧一聲,毒蛇一樣的一支劍已刺人了那個官差的咽喉。

    那個官差立時氣絕,刀勢卻仍未絕。

    常笑怪叫一聲,整個身子疾從地上躍出。

    刀從他的肩旁劈下,他的人卻從那個官差身旁掠過。

    劍隨勢一轉,「嚓」一下異響,那個官差的頭顱飛人了半空,常笑卻落在唐老大的屍身
之旁。

    他探手奪去唐老太手中的那個瓷瓶,倒出了幾顆藥丸,吞入口中,盤膝又坐下。

    十個官差現在都已變成了死人,無論在什麼地方坐下,都已很安全,不會再受到騷擾的
了。

    只可惜那十個官差之外,還有一個王風。

    王風掙扎著,現在正從地上站起。

    他整張臉都漲得通紅,滿頭汗水小河一樣往下淌,牙緊咬,彷彿在忍受著某種強烈的痛
苦。

    一剎那,他緊咬的牙突然鬆開,發出了撕心裂肺的一聲狂叫。

    這一聲狂叫就像是狼嚎。

    午夜狼嚎本來就已夠恐怖,人作狼嚎更令人動魄驚心。

    漆黑的地,慘白的燈,鮮紅的血,每一樣的色彩都是這樣的強烈,交結在一起,整間房
子就在一種詭異絕倫的氣氛之中。

    非人類語言所能形容的那種惡臭已被濃郁的血腥味沖淡。

    血腥味卻令人噁心。

    血中零落的屍體卻已非噁心恐怖這些字眼所能形容。

    煙霧更迷濛,黑鼎裹在煙霧之中,祭壇上的九子鬼母,亦已在煙霧隱約間。

    一個鬼母,九個鬼子,十張臉上彷彿都已多了一抹笑容,譏誚的笑容。

    這地方簡直已變成了人間的地獄。

    王風就像是變成了地獄中的惡鬼。

    看到染血的刀鋒,浴血的屍體,他的眼就睜得更大。

    眼球中已佈滿了血絲,突然落在盤膝坐在那邊的常笑的面上。

    又一聲狼嚎,他俯身拾起了一把染血的刀,疾向常笑衝了過去。

    常笑好在還沒有入定,聽見王風的嚎叫,他就已看著王鳳,這下看見王風執刀衝過來,
趕緊就跳起身於。

    唐老大那瓶藥顯然很有效,他不單是沒有發瘋,而且還很清醒。

    一看見王風那個樣子,他就知道這個人非獨不能理喻,而且來勢的兇猛,已不是他所能
抵擋。

    所以一跳起身他連忙向門那邊衝去。

    王風死追在常笑身後,分明又要跟常笑拚命。

    在他清醒的時候,常笑都不肯跟他拚命,現在當然就更不肯跟他拚命的了。

    也只有瘋子才會跟瘋子拚命。

    王風現在已是個瘋子。

    門不知道何時又已關上,常笑衝過去,一腳就將門踢開個大洞,硬從那個洞衝了出去。

    他根本沒有時間將門拉開。

    他才從那個洞口衝出,王風已一刀砍在門上。

    一大片門板刀下碎裂,這一刀要是砍到身上,定然是血肉橫飛。

    王風第二刀第三刀跟著又砍下。

    一連幾刀,門便給他砍倒,他踏著碎裂地上的木塊,衝出了房外。

    看來他真的己發瘋,如果他不是瘋子,就算不將門拉開,也可以弓身穿過常笑踢開的那
個破洞,他卻只懂得用刀先劈開擋住面前的門戶才出去。

    到他出了這房外,哪裡還有常笑的影於。

    他立時變得仿惶無主。

    他瞪眼望左,望右,望天。

    冷月弓一樣彎在天邊。

    他死瞪著那一弓冷月,突然,向月那邊追出。

    自古以來天上的月光在人們的眼中就有著一種難言的誘惑,在瘋子的眼中莫非也一樣?

    月向西。

    鎮西是一個亂葬崗。

    白楊荒草,寒蛩冷霧,亂葬崗就像個鬼世界。

    風吹草動,就像是群鬼亂舞。

    王風就在崗上停下腳步。

    刀手在一個崩爛的墓前,他雙手扶刀,一個身子仍是搖搖欲墜。

    汗已濕透了他的衣衫,整個人彷彿都已虛脫。

    他神態又變得彷徨。

    那一彎冷月已被烏雲掩蓋,他已失去了目標。

    烏雲迅速地吞噬了漫天的星光,天黑如潑墨。亂葬崗變成了一個黑暗的地獄。

    風吹更蕭索。

    霹厲一聲,暴雨突然落下。

    王風草一樣抖在風雨之中。

    他混身水潺,頭髮亦已被雨水打散,人終於亦被雨水打在地上。

    他躺著,沒有動,卻不住地在喘息。

    一道閃電劃過漆黑的長空,照亮了整個亂葬崗。

    閃電消逝的剎那,一個荒墳上突然冒起了一條人影。

    雨夜亂葬崗,這個時候,這種地方,又怎會還有活人?

    莫非這就是墳墓中的幽靈?

    又一道閃電。

    這道閃電照亮葬崗的時候,幽靈已立在王風身旁。

    幽靈蹲下身,伸出一雙手,捏開了王風的嘴巴,另一雙手卻將一顆黑色的藥丸拍入王風
的嘴巴。

    王風的眼睜著,眼珠子卻動也不動,更沒有掙扎。

    他渾身已癱軟,即使幽靈將他抱入地獄,他也沒有力量反抗。

    其實他的眼睛雖然睜著,意識已消失,根本就已沒有感覺。

    幽靈也沒有再將王風怎樣,只是抬手一托王風的下巴,強迫王鳳將那顆藥丸嚥下。

    然後幽靈就飄開,飄失在風雨裡。

    雨仍在下著。

    王風躺在亂荒草中,就像是一堆爛泥。

    也不知多久,他才從地上爬起。

    他的面色更蒼白,神態疲倦而訝異,張目四顧,彷彿要弄清楚自己在什麼地方。

    ——這裡的東面有一大片山墳,西面也有個亂葬崗。

    他回憶著血奴的說話,突然笑了起來,喃喃道:「我現在莫非就在那個亂葬崗?」

    他居然還能笑。

    一個知道自己將死的人,膽子果然就比常人大得多。

    常人在這個時候,在這種環境,相信走都已來不及。

    他笑著又在地上坐下,雙手抱著頭。

    他的神智雖然已清醒,但從揮刀追斬常笑之時開始,他就一直在瘋狂的狀態中。

    良久良久他的頭才抬起,歎了一口氣,喃喃道:「好厲害的毒藥。」

    他已想起中毒這件事,也許揮刀追斬常笑那件事,他都已想起。

    他跟著就說:「我居然追來這裡。」再想想,他又道:「那種毒藥雖然厲害,似乎要人
發瘋,瘋過一陣於,就沒事的了。」

    幽靈的出現,他顯然根本沒有印象。

    「鸚鵡樓那邊,不知弄成什麼樣子了?」

    這句話出口,他便要跳起身子。

    卻就在這時,風雨中突然傳來了雜亂的馬蹄聲。

    馬蹄聲競是向亂葬崗這邊移來。

    王風不由得一怔,要跳起的身子下意識一轉,就伏倒在荒草叢中。

    風雨聲很大,他聽到馬蹄聲的時候,馬隊已很近了。

    來的是七騎快馬,箭一樣相繼衝上了亂葬崗。

    王風連忙從草叢中偷眼望去。

    風雨迷住了眼睛,雖然已很近,他仍然無法看清楚來的是什麼人。

    馬上的騎士亦沒有發覺王風的存在,一衝上了亂葬崗,便紛紛將坐騎勒住。

    一個銅鐘也似的聲音隨後響起,道:「三爺還未到?」

    另一個陰森的語聲跟著道:「應該是時候了。」

    應該是時候,這七個騎士競是赴約而來。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與他們約會的三爺到底又是什麼人?

    王風的好奇心本來就很大,現在就算這亂葬崗所有的鬼魂都出動,他也不肯離開了。

    七個騎士旋即紛紛下馬。

    幾乎同時,亂葬崗之下出現了一個人。

    這個人身穿蓑衣,頭戴竹笠,風雨中走來,直走上亂葬崗。

    七個騎士看著這個人走上來,都露出了警戒的神色。

    竹笠低壓在來人的眉際,即使沒有風雨,仍有星月,在笠緣的陰影遮蓋下,亦難以看清
楚這個人的面目。

    這個人一直走到七個騎士面前七尺的地方,才收住腳步。

    他沒有取下竹笠,只是抬起右手,以右手的食指將那頂竹笠推高,這已經足夠。

    王風雖然看不到,七個騎士已看到來人的面目。他們的神情立時放鬆。

    來人顯然就是與他們相約的三爺。

    這個三爺徐徐放下手,道:「好!你們都來了。」

    一聽到這個聲音,王風的心就一跳。

    這個聲音他已不陌生,這個三爺昨夜他已見過兩面。

    一面是他拎著安子豪去買白粉之際,還有一面卻是他買了白粉,重回鸚鵡樓之時。

    當時這個老人還是在院子裡的六角亭中等他。

    這個三爺也就是武鎮山武三爺。

    武三爺不單有財,而且有勢。

    安子豪雖則是附近百里官階最高的一個官,也得聽他的說話,看他的面色。

    這個鎮有一半是他的地方,如果沒有李大娘,他甚至已將另一半的地方買下。

    好像這樣一個有財有勢的人,競會在這風雨的深夜,一個人走來這亂葬崗,豈非又是一
件怪事!

    王風的眼睜得更大,耳朵幾乎都豎起了。

    七個騎士的一個趕緊上前兩步,抱拳道:「三爺連夜召我們兄弟到來,有何指教?」

    這個騎士身形魁壯,神情威武,一看就知是七人中的頭兒。

    他身上一襲黑衣,腰問一條紅緞帶,掛一口帶鞘長刀,刀柄已磨得發光。

    其他的六個人亦是那種裝束,刀柄上的光澤亦不比頭兒的黯。

    七個人顯然都是用刀的好手。

    突然招來這樣的七個人,武三爺勢必有一番不尋常的事情要幹。

    他的語聲淡而有威,道:「你們是名滿大河南北的七殺手?」

    「據知只要出得起重價,不單殺人,什麼事你們都肯去做?」

    「這是事實。」

    「今夜我請你們到來就是有件事要請你們替我去解決。」

    七殺手幾乎同時笑了起來。

    那個老大笑著道:「三爺你這是說笑?」

    武三爺緩緩地道:「你們看我武鎮山可是一個喜歡說笑的人?」

    「我們也知道三爺不是一個喜歡說笑的人,可是以三爺你的本領,勢力,你不能解決的
事情,我們兄弟竟能解決,豈非笑話?」

    武三爺笑笑,道:「我沒有說過不能解決,也根本就不是不能解決。七殺手不由一愣。
武三爺一頓,才接道:「我只是還不想與那個人正面衝突。」

    老大點頭道:「所以三爺才找我們對付那個人。」

    武三爺道:「我也不是要你們直接對付那個人,連我都感到頭痛的人,你們又如何對付
得了?」

    老大奇怪道:「那個人到底是誰?」

    武三爺一字字道:「李大娘!」

    老大又一愕,仰天倏地打了個哈哈,說道:「這個女人雖然厲害,我們兄弟還不致怕了
她。」

    武三爺淡淡地道:「這最好。」

    老大道:「三爺到底要我們怎樣做?」

    武三爺沉聲道:「我要你們替我將她的女兒抓起來。」    老大道:「血奴?」

    武三爺點點頭,道:「就是血奴,你們認識她?」

    七殺手六個搖搖頭,老大卻摸摸鬍子,道:「有次在鸚鵡樓尋歡作樂,我無意中看見她
在樓廊上走,有個姑娘給我指點,總算見過一面。」

    武三爺道:「是否還記得她的樣子?」

    老大道:「好像她那麼漂亮的女孩子,就瞧一眼,已叫人畢生難忘。」

    武三爺道:「好,很好。」

    老大道:「只可惜她的價錢太高,否則我非要徹底認識一下她不可。」

    武三爺道:「現在是你的機會了。」

    老大忽問道:「你為什麼要將她抓起來?用來要脅李大娘?」

    武三爺不作聲。

    老大又道:「如果你真的這樣打算,只怕你要失望,李大娘還當她是自己的女兒的話,
根本就不會由得她在鸚鵡樓做妓女。」

    武三爺靜靜的聽著,忽問道:「要你們做事,是不是要先說明原因?」

    老大趕緊搖頭道:「只要有錢就可以。」

    武三爺道:「我一百兩黃金買你一個人,給你們七百兩黃金。」

    七殺手的眼睛幾乎都發了光。

    七百兩黃金並不是一個小數目。

    武三爺接著又道:「你們抓住了血奴之後,就立即退出鎮外,將她帶到你們的地方藏起
來,等我給你們通知的時候,再送來給我。」

    老大道:「什麼時候你才給我們通知?」

    武三爺道:「可能一兩夭,也可能二三十天之後,所以我再給你們黃金三百兩,補償你
們在這一段時間的損失。」

    老大忙問道:「就是一兩天,那三百兩黃金也是歸我們所有?」

    「是!」武三爺語聲陡寒。「她送到我手上的時候,我卻要她仍是一個活人,與你們帶
走她之時一樣的活人。」

    老大拍著胸膛道:「這一點三爺大可放心,我們兄弟一定會好好的照顧她。」

    武三爺道:「有一點你們卻不可不小心,她的性情很古怪,不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要她
的命也不會答應做。」

    老大大笑,道:「三爺的意思我們明白,她雖然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但比起一千兩
黃金,就不見得怎樣可愛了。」

    武三爺道:「最好你們都真的明白,到時你們不能夠將人交出。將會有什麼結果。」

    老大打了一個寒噤,道:「我們明白。」

    武三爺的手段,他們也的確早已清楚。

    武三爺隨即從懷中取出一張銀票,道:「這是一千兩黃金的票子,你驗收。」

    他付錢倒也爽快。

    老大接在手中,看也不看就放人懷裡,道:「不相信三爺的票子,還有什麼人的票子值
得我們相信?」

    他笑笑又道:「只不知三爺要我們何時行事?」

    武三爺道:「現在。」

    武三爺道:「還有什麼時候好得過現在?驟雨,狂風,這是天時。」他隨即從懷中取出
了白中,道:「血奴居住的地方我已給你畫好一個詳圖,即使從來沒有到過鸚鵡樓的人,拿
著我這張圖,亦很容易找到血奴的房間,這可以叫做地利。」

    老大將那白中接過。

    他又道:「血奴的身旁本來有一個敢拚命的小子,但據我所知,那小子打從今天早上開
始,就不見了人,李大娘那一夥現在正在忙著應付一個很厲害的人物,既未知道我這計劃,
亦無暇兼顧血奴,這豈非等於人和?」他的語聲更輕快,又道:「天時,地利,人和,現在
不動手還等什麼時候?」

    老大不禁大笑道:「好,我們兄弟就現在動手。」

    武三爺再叮囑道:「你們動手的時候最好先將面龐蒙上,即使被人發覺,亦不會被人認
出,我不想李大娘那麼快就找到你們頭上。」

    老大道:「我們也不想。」

    武三爺道:「人算不如天算,很多事情往往都出人意料,萬一你們被人發覺,又萬一你
們被人抓住,你們應該怎樣,大抵已不必我多說的了。」

    老大正色道:「我們兄弟的職業道德向來怎樣,三爺你大概清楚,哪怕死,我們也不會
供出三爺你的名字。」

    武三爺道:「否則,我又怎會將這件事交給你們做?」

    老大道:「總之一句話,儘管放心。」

    武三爺微微頷首,忽又道:「你們下手的時候,最好盡量避免驚動其他人。」

    老大道:「鸚鵡樓莫非也是個臥虎藏龍的地方?」

    武三爺道:「龍沒有,只有條母老虎。」

    老大道:「血奴那個奶媽宋媽媽?」

    武三爺道:「她只是老巫婆。」

    老大道:「那是誰?」

    武三爺道:「你到過鸚鵡樓,可記得那個應門的紅衣小姑娘?」

    老大道:「她只是個十四五歲小姑娘。」

    武三爺道:「好像是的。」

    老大道:「女孩子體質向來薄弱,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就算從四五歲就開始練武,大概也
不會高得到哪裡去。」

    武三爺忽間道:「你在江湖上已混了不少時候,當然不會不知道江湖中有個鬼童子。」

    老大點頭。

    武三爺接問道:「你可知鬼童子第一次殺人的時候年紀有多大?」

    老大想了想,道:「據講就只有五歲。」

    武三爺又問道:「他殺的第一個你可知是什麼人?」

    老大道:「言家門的高手活殭屍。」

    武三爺道:「活殭屍的武功似乎並不在你們兄弟之下。」

    老大道:「應該是不錯,據講當時她是先用袖箭出其不意射瞎了活殭屍的雙晴,然後再
用劍刺入活殭屍的心胸。」

    武三爺道:「五歲的小孩子已懂得這樣殺人,已有這種本領。」

    老大想想道:「那已是十年前的事情,算起來,鬼童子現在正是十五左右的年紀,她莫
非就是當年的鬼童子?」

    武三爺道:「鬼童子是個男孩子。」

    老大忙問道:「她到底是什麼人?」

    武三爺道:「我也不清楚。」

    老大道:「你卻知道她是一條母老虎?」

    武三爺道:「因為我有一天無意中看到她用一根繡花針當做劍來使用,嗤嗤嗤地刺下了
在她身旁飛舞的三隻蒼蠅。」

    老大的面色不期一變。

    武三爺隨即道:「在那方白巾之上我亦已標明她居住的地方,那離開血奴居住的地方雖
然並不遠,只要你們小心些,相信不會驚動她。」

    老大道:「除了這一個,是否還有人需要避忌?」

    武三爺道:「應該就沒有了。」笠緣下目光一閃,他又道:「馬就留在附近,走在街道
上,即使風雨聲最響,仍是不難聽到的,」老大點點頭。

    武三爺將竹笠又拉丁少許,道:「祝你們好運!」

    這句話說完,他就轉身離開。

    來的時候他的腳步已不慢,去的時候更像奔馬一樣。

    眨眼間人已消失在風雨之中。

    說話銅鐘也似的那個殺手立時道:「看來他真的不想跟李大娘正面衝突。」

    老大道:「所以他才這樣小心,他那副打扮顯然就為了被人看到,也不至被人認出。」

    「他與我們在這裡說話,也是因為那個原因了。」

    「李大娘也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在他家中,怕已安排了耳目。」

    另一個殺手即時大笑道,「在這亂葬崗之下的死人,難保亦有李大娘的心腹手下?」

    又一個殺手鬼聲鬼氣的道:「據說生前多嘴的人變了鬼之後也照樣多嘴得很。」

    老大笑罵道:「你又在說什麼鬼恬?」

    那個殺手道:「我說的是人話,如果是鬼話我就不是殺手,而是個法師。」他陰陰一笑
又道:「如果我是個法師,我現在就一定建議搜一下這個亂葬崗,先把那些多嘴鬼抓起
來。」

    這句話入耳,伏在亂墳荒草之中的王風幾乎拔腳開溜。

    好在那個殺手並不是真的是個法師,否則這一搜,找出來的一定不是個多嘴鬼,而是他
這個敢拚命的人。

    他現在氣力仍未完全恢復,給搜出來的話就是想拚命也拼不了。

    老大那邊即時輕叱道:「少廢話,我們這就動身。」

    「馬匹就留在這裡?」

    老大道:「鎮口有一個林子,留在那兒比較方便。」他隨即一揮子,振聲道:「出
發。」

    發字仍在口,他的人已在馬上。

    其他的六個殺手亦紛紛上馬。

    一聲呼嘯,七騎衝開了風雨,衝下了亂葬崗。

    王風這才從荒草亂墳之中站起身。

    他拖著腳步,亦走下了亂葬崗。

    雨勢這下已變弱,風吹仍急。

    風吹起了他散亂的頭髮,驟看來,他就像是荒草墳中爬出來的野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