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
第五十八章 俠義無雙

    劍的型式,精緻而古雅。
    古雅的劍身上,刻著四個古雅的字:「俠義無雙。」
    黃金鑄成的劍,當然不是用來殺人的。
    那只不過代表人們對連城壁莊主的一份敬意。
    這柄劍的價值,當然也不是黃金的本身,而是上面那四個字。
    俠義,已經世不多見了,更何況「俠義無雙」。
    在人們心目中,這四個字,也只有無垢山莊的連莊主足以當之無愧。
    夜已深。
    鑼鼓聲和喧嘩聲漸漸遠了。
    人也散了。
    廳上只剩下連城壁一個人,一盞燈。
    他似乎已有些累,又好像對剛才的熱鬧感到有些厭倦。
    他微閉著眼睛,正用手惺慢撫摸著劍身上那四個字。
    他的手很輕,就像撫摸著情人的酮體。
    「俠義無雙!」
    他笑了。
    但笑容裡並沒有絲毫興奮或喜悅,而是帶著種譏消和不屑。
    夜鳳透窗,已有寒意。
    連城壁撫摸劍身的手指突然停止,臉上的笑容也突然消失。
    但他的語氣仍很平靜,緩緩道:「是誰站在花園裡?」
    外面應道:「趙伯奇。」
    連城壁點點頭,道:「進來。」
    趙伯奇從花叢陰影裡走了出來,腳步很輕,很慢,神情謹慎而恭敬。
    他,原來就是把蕭十一郎丟在酒館裡的船家趙大。
    燈光照在金劍上,光華映滿大廳。
    趙伯奇自然已看見那柄金劍,但他卻低著頭,裝作沒有看見。
    連城壁喃喃道:「這是地方父老們的一番厚愛,我本來不敢接受,怎奈盛情難卻。」
    趙伯奇忙道:「應該的,若非莊主的英名遠播,威鎮四方。百姓們怎能安居樂業,
這小小的一點敬意實在是應該的。」
    他說這話,就好像他自己就是地方上的父老,這柄劍本就是他奉獻給無垢山莊的一
樣。
    連城壁笑了笑,道:「其實,我也只是個很平凡的人,哪兒當得起『俠義無雙』四
個字。」
    趙伯奇本想再說幾句動聽的話,喉嚨卻像被什麼東西堵塞住,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因為他發現連城壁森冷的目光,正莊凝視著他。
    趙伯奇心裡一陣寒,急忙從貼身衣服裡取出一個長形的布包,雙手捧到連城壁面前。
    包裹裡是一柄刀,一柄名聞天下的刀。
    割鹿刀。
    刀已出鞘。
    冷冷的刀烽,照著連城壁冷冷的臉。
    刀鋒銳利,目光同樣銳利。
    銳利的目光,在刀鋒上緩緩移動。
    漸漸的,冷臉終於綻開了一絲暖意。
    連城壁又笑了。
    這一次,他的笑容裡不再含有譏消和不屑,而是充滿得意與滿足。
    但笑容只在嘴角輕輕一閃,忽又消失。
    連城壁的目光由刀鋒移到趙伯奇的臉上,道:「這柄刀怎麼到了你的手裡?」
    趙伯奇道,「是我用幾壺酒和一包花生換來的。」
    連城壁道:「哦?」
    趙伯奇道:「而且是幾壺最劣的酒,一包最便宜的花生,莊主一定想下到,名聞天
下的寶刀,就只值這點代價。」
    連城壁的確有些意外。
    趙伯奇得意地道:「莊主一定更想不到,蕭十一郎要我去典當這柄刀,目的也不過
想再換幾壺劣酒和一包花生而已,名滿天下的蕭十一郎,如今已成了不折不扣的酒鬼,
以後武林中再也不會有蕭十一郎這個名字了。」
    連城壁道:「這倒的確使人想不到。」
    趙伯奇笑道:「一個人若是終日只知道喝酒,無論名氣有多響亮,總會毀在酒杯
裡。」
    連城壁點點頭,道:「不錯。」
    趙怕奇道:「所以,他已經不配使用這柄刀了,當今世上唯一配使用這柄刀的人,
只有莊主。」
    連城壁道,「哦?」
    趙伯奇道:「現在就算叫蕭十一郎用這柄刀去割草,相信他也割不斷了。」
    連城壁道,「割鹿刀本就不是用來割草的,它的唯一用處。就是殺人。」
    趙伯奇怔了怔,道,「殺人?」
    連城壁道:「不錯,殺人,尤其是自作聰明的人。」
    刀光一閃,已掠過趙伯奇的脖予。
    人頭應刀落地,趙怕奇臉上的神情仍然未變。
    那是怔忡和錯愕交織成的神情,他死也不明白,連城壁會突然向他出手。
    刀鋒一片晶瑩,滴血不沾。
    連城壁用手輕撫著刀鋒,似讚賞,又似愛惜,低聲道:「好刀,果然好快刀。」突
然抬起頭,提高聲音道,「來人!」
    兩名青衣壯漢應聲而入。
    連城壁已將割鹿刀放回布包中,道,「快馬追蕭十二郎,要他把這柄刀當面送還給
蕭十一郎,並且告訴他,世上只有蕭十一郎,才配用割鹿刀。」
    兩名壯漢互望了一眼,似乎有些驚訝,卻沒有問原因,接過布包,退了出去。
    直到離開了大廳,其中一個才忍不住輕歎了一口氣,道:「蕭十一郎能交到像我們
莊主這種朋友,也算沒有白活一生了。」
    另一個立刻附議道:「莊主對蕭十一郎,的確已是仁至義盡……」
    人活在世上,有得意的時候,當然也總有不如意的時候。
    所以,人就發明了酒。
    酒是人類的朋友,尤其失意的人。
    失意的人喝酒,是為了借酒澆愁。
    得意的人也喝酒,是為了表示人生得意須盡歡。
    於是,賣酒的地方永遠不怕沒有生顧。
    蕭十一郎雖然也喝酒,卻不是生顧。
    因為主顧都是花錢買酒喝,蕭十一郎卻沒有錢。
    沒有錢,有願意請客的朋友也行。
    蕭十一郎也沒有請客的朋友。
    別說請客的朋友,連不請容的朋友也沒有。
    既沒錢,又沒有朋友,酒卻照喝不誤,而且,不喝到爛醉。
    絕不停止。
    他已經不是喜愛酒的滋味,倒好像跟酒有仇,非把天下的酒全喝進肚子裡,就覺得
心有不甘。
    天下的酒,豈是喝得完的?
    因此,蕭十一郎日日都在醉鄉中。
    附近數十里以內,只要是賣酒的地方,蕭十一郎都喝遍了。
    每一處地方,他都只能喝一次,結果,不是被揍得鼻青臉腫,就是被人像提野狗似
的摔了出來。
    他非但一文不名,而且身無長物,連最後一件破衣服都被酒店伙汁剝下未過,幸虧
那伙汁嫌它又破又贓,皺了皺眉頭,又擲還給他。
    蕭十一郎就穿著那件破衣失蹤了。
    沒有人看見他再在賣酒的地方出現。
    在人們心中,他已經是一個小小的泡沫,誰也不會去關心。
    只有蕭十二郎正在關心。
    以前,只要賣酒的地方,就能找到蕭十一郎,現在連賣酒的地方也找不到他了。
    蕭十二郎絕不相信他能離開酒,但搜遍大小酒樓酒鋪,甚至釀酒的酒房,都沒有蕭
十一郎的人影。
    酒鬼離開酒,就像魚離開水,怎樣活下去呢?
    蕭十二郎簡直不敢相信這會是事實。
    就在這無所適從的時候,一陣咒罵聲和喧嘩聲從「鴻賓酒樓」傳了出來。
    「鴻賓酒樓」是當地豪華的酒家,光顧的食客,都是地方上最有錢、最有名望的仕
紳富商,當然不可能這樣喧曄,更不可能有咒罵的聲音。
    酒樓門口圍著一大堆看熱鬧的人,正在議論紛紛。
    兩個衣履整潔的夥計,架著一個酒氣醇天的醉漢由店中出來,然後,你一拳,我一
腳,將那醉漢痛毆起來。
    邊揍邊罵道:「他媽的,今天可叫老子們逮住了,你躲在窖子裡偷酒喝,卻害老於
們替你背黑鍋,非揍死你這個王八蛋不可。」
    有那好心的人勸道:「別打了,瞧他已經醉成這樣,也怪可憐的。」
    夥計道:「可憐?誰可憐我們?這小子在店裡酒窖中躲了兩天,整整偷喝了四大罐
酒,老闆怪我們偷的,要扣工錢,這也罷了,這小子偏偏又在空罐子裡加水,害我們又
挨客人責罵,險些連飯碗都砸了,是他存心不讓我們過日子,不揍他揍誰?」
    醉漢兩隻手緊緊抱著頭,任憑打罵,也不開口。
    人群中有人大聲道:「好了,蕭大俠來了,請蕭大俠作個主,該打該罰。說句公道
活。」
    鴻賓樓的夥計,沒有不認識蕭十二郎的,連忙陪笑道:「蕭大俠,您來得正好,就
請您老評評理,這小子——」蕭十二郎擺擺手,制止夥計再說下去,用兩個捎頭,輕輕
托起醉漢的下巴。
    眼睛一亮。他怔性了。
    蕭十一郎。
    蕭十一郎抬起頭,忽然大笑,道:「兄弟,好兄弟,你來了,我真歡喜,快請我喝
一杯去。」
    蕭十二郎冷冷道:「誰是你兄弟?」
    「我姓蕭,你也姓莆,我叫十一郎,你叫十二郎,你不是我兄弟是什麼?」
    蕭十二郎仍然冷冷地道:「你是你,我是我,用不著拉關係。」
    蕭十一郎涎著臉,笑嘻嘻道:「就算不是兄弟,我們總算是朋友,對不對?」
    蕭十二郎道:「我也不是你的朋友。」
    蕭十一郎道:「好!好!好!不是朋友也不要緊,請我喝兩杯酒,這總可以吧?」
    蕭十二郎搖搖頭,道:「我沒有請人喝酒的習慣。」
    蕭十一郎要道:「那你借給我錢,我自己去喝,好不好?」
    蕭十二郎又搖搖頭,道:「我也不想借錢給酒鬼。」
    蕭十一郎道:「只借十文錢,幫幫忙,明天就還你……」
    蕭十二郎道:「一文錢也不借,我到這裡來,只是要給你另外一件東西。」
    「哦?」蕭十一郎眼睛突然亮了,道:「什麼東西?」
    「你自己看吧。」
    布包解開,名聞天下的割鹿刀又到了蕭十一郎手裡。
    寶刀無恙,刀光仍然皎潔如秋水。
    蕭十一郎高高舉起割鹿刀,仰天大笑。
    他轉動著醉眼,向四周緩緩掃過,道:「你們看見了嗎?這就是世上最珍貴的割鹿
刀,一柄價值連城的寶刀,你們聽說過沒有?」
    誰沒聽過割鹿刀的名字,人們都用驚訝的眼光望著蕭十二郎,似乎在懷疑他為什麼
會把如此名貴的寶刀交給一個醉鬼。
    蕭十一郎又把刀鋒直逼到兩名夥計面前,道:「你們認認清楚,這柄刀能值不少錢
吧?」
    兩名夥計惶恐地看著蕭十一郎,連連點頭道:「是的!是很值錢的寶刀……」
    蕭個一郎大笑著將刀擲在地上,道:「既然知道,就替找拿去押在櫃上,先換幾壺
好酒來。」
    兩名夥計遲疑下敢伸手,蕭十一郎又大聲道:「拿去呀,你蕭大爺的酒蟲已經炔爬
到喉嚨來了,還等什麼?」
    蕭十二郎看到這裡,向那夥計暗暗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人群。
    誰能相信一代大俠會落到這步日地。
    蕭十一郎以前也曾毫不考慮就擲下割鹿刀,那是為要救風四娘的命。
    現在,他同樣毫不考慮就擲下割鹿刀,卻只不過為了換幾壺酒喝。
    名滿天下的蕭十一郎,這一次是真正完了。
    徹底的完了。
    暴雨。
    暴雨初晴。
    蕭十一郎想從泥濘雨水中站起來,卻似已沒有站起來的力量和勇氣。
    他站起來,又倒了下去,倒在一個年輕人的腳下。
    一個和蕭十二郎同樣神氣、同樣驕傲的年輕人。
    一個和他自己當年同樣神氣、同樣驕傲的年輕人。
    他看到這年輕人,就好像看到他自己的影子。
    可是現在,這影子已經消失了。
    這年輕人也正在看著他,臉上帶著種很奇怪的表情,右手握著一罐酒,左手握一把
刀。
    割鹿刀。
    蕭十一郎垂下頭。
    他不敢面對這年輕人,也不敢面對這把刀。
    他不敢面對現實,甚至不敢面對過去。
    他只想盡量麻醉自己。
    現在對他說來,這年輕人手裡的一罐酒,價值已遠遠地超過了割鹿刀。
    年輕人忽然道:「你想喝酒?」
    蕭十一郎很快就點了點頭。
    年輕人道:「可惜這不是你的酒。」
    蕭十一郎握緊雙手,用手背擦了擦乾裂的嘴唇,又想站起來,又倒了下去。
    年輕人一直在盯著他,忽然揚起了手裡的刀,道:「你想不想要這把刀?」
    蕭十一郎扭著頭。
    年輕人道:「可惜這把刀也已不是你的了。」
    蕭十一郎忍不住問道:「現在這已是你的刀?」
    年輕人道:「你昨天用這柄刀換取了一醉,我今天用一笑換來了這把刀。」
    蕭十一郎道:「一笑,」年輕人露出了微笑,一種深沉的、銳利的、無法形容的微
笑。
    他微笑著道:「你知不知道,有人笑的時候,比不笑的時候更可怕。」
    蕭十一郎當然知道。
    年輕人道:「我就是笑面十七郎。」
    蕭十一郎也笑了,道:「十七郎?」
    十七郎點點頭。
    蕭十一郎道,「你姓不姓蕭?」
    十七郎沒有回答這句活,只是盯著蕭十一郎的眼睛。
    過了很久,才一字字問道:「你真的就是蕭十一郎?」
    蕭十一郎無法否認。
    十七郎道:「你真的就是那力戰逍遙侯、火並大公子、以一把刀橫掃武林的蕭十一
郎?」
    蕭十一郎也無法否認。
    十七郎又笑了,道:「聽說你的刀法天下無雙,你能不能讓我見識見識?」
    蕭十一郎道:「見識?怎麼樣見識?」
    十七郎道:「你還有手,這裡還有刀,只要你讓我見識見識你的刀法,不但這罐酒
是你的,鴻賓酒樓裡的酒,你要拿多少。我就給你多少。」
    蕭十一郎的雙手又握緊。
    十七郎微笑道:「這是個好交易,我知道你一定會答應。」
    蕭十一郎忽然大聲道,「不行。」
    十七郎道,「不行?為什麼不行?」
    蕭十一郎道,「我不舞刀。」
    十七郎道:「為什麼不能?手還是你自己的手,刀也還是你自己的刀。」
    蕭十一郎勉強掙扎著挺起了胸膛,道:「我的刀不是舞給別人看的。」
    十七郎道,「你的刀是殺人的?」
    蕭十一郎道,「是。」
    十七郎大笑,就好像他一生中從來也沒有聽過這麼可笑的事。
    蕭十一郎直:「殺人並不可笑。」
    十七郎道:「你會殺人?」
    蕭十一郎道:「嗯。」
    十七郎道,「你還能殺人?」
    蕭十一郎垂下頭,看著自己的手。
    手上沒有血,只有泥濘。
    十七郎道:「你還有手,這裡還有刀,只要你能用你的手抽出這把刀來殺了我,這
罐酒也是你的。」
    蕭十一郎大聲道:「我絕不會為了一罐酒殺人。」
    十七郎道:「你會為了什麼殺人?」
    蕭十一郎道,「我……」
    十七郎忽然飛起一腳,踢起了一片泥濘,踢在蕭十一郎臉上,再用鞋底擦蕭十一郎
的臉。
    蕭十一郎全身都已僵硬。
    十七郎道:「你會不會為了這個緣故殺人?」
    蕭十一郎忽然抬起頭,用一雙滿佈血絲的眼睛盯著他。
    十七郎微笑道:「你下敢?」
    蕭十一郎終於伸手要撥刀。
    刀就在他面前。
    可是,他的手好像永遠也無法觸及這把刀。
    他的手在發抖。
    他的手抖得像是秋風中的落葉。
    他的人,豈非也正如落葉般枯黃萎謝。
    十七郎又笑了,大笑。
    「我知道你並不是不敢殺人,只不過已不能殺人。」他大笑著道:「刀雖然還是昔
日的割鹿刀,蕭十一郎卻已不是昔同的蕭十一郎了。」
    酒樓忽然有人在問:「蕭十一郎現在是什麼?」
    十七郎用刀柄拍碎了酒罐上的封泥,將罐中的酒倒出來,倒在蕭十一郎的臉上。
    這本是誰也無法忍受的屈辱,死也無法忍受的屈辱。
    無論誰碰到這種事,都一定會忍不住挺胸而起,揮拳,拔刀,拚命。
    蕭十一郎卻做了一件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事情。
    他張開了他的口。
    他張開了他的口,並不是為了要吶喊,也並不是為了要怒吼。
    他張開了他的口,只不過是要去接流在他臉上的酒。
    已有人開始忍不住在笑。
    十七郎也在笑,大笑道:「你們自己看看他現在像什麼?」
    這句活剛說完,忽然有一隻手伸過來,托住了他的時。
    他的人忽然像騰雲駕霧般被托了起來,飛了出去。
    他手上的刀,已經在這隻手裡。
    這是誰的手?
    是誰的手能有這麼神奇的力量?
    連城壁。
    俠義無雙的連城壁。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