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
第五六章 月圓之約

    輕舟在水上飄蕩,全都遠遠地停下,四條狗形狀和毛色一模一樣,四個人的裝束打
扮也一模一樣。
    白紙燈籠下四個人的臉全都在閃閃地發光,看來實在是說不出的詭秘恐怖。
    風四娘己怔住。
    她回頭去看連城璧,連城璧的表情也差不多,顯然也覺得很驚訝。
    船首上的小狗已跳回黑衣人的懷裡,提燈的青衣童子忽然高呼:「連公子在哪裡?
請過來相見。」
    四個人同時開口,同時閉口,說的話也完全一字不差。
    風四娘聲音更低,道:「你過不過去?」
    連城璧搖搖頭。
    風四娘道:「為什麼?」
    連城璧道:「我一去就必死無疑。」
    風四娘不懂。
    連城璧道:「這四人中只有一個是真的天宗主人。」風四娘道:「你也分不出他們
的真假?」
    連城璧搖搖頭道:「所以我不能過去,我根本不知道應該上哪條船。」
    風四娘道:「難道你上錯了船就非死不可?」
    連城璧道:「這約會是花如玉訂的,他們之間一定已約好了見面的法子。」
    風四娘道:「花如玉沒有告訴你?」
    連城璧道:「沒有。」
    風四娘輕輕歎息,道:「難怪他臨死前還說,你若殺了他,必定會後悔。」
    忽然間,四條小舟中居然有一條向水月樓這邊蕩了過來。
    風四娘精神一振,道:「世上有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你若堅持不肯過去,他就只
好過來了。」
    連城璧道:「你知道來的人是真是假?」
    風四娘道:「不管他是真是假,我們都不妨先到燈下去等著他。」
    輕丹慢慢地蕩了過來,終於停在水月樓船的欄汗下。
    黑衣人剛站起來,他懷裡的小狗已跳上船頭,「汪汪,汪」地叫著,奔入了船舷。
    船艙裡一片黑暗,這條狗一奔進來,就竄到花如玉的屍體上,叫的聲音忽然變得淒
厲而悲傷。
    他活著時從未給人快樂,所以他死了後,為他傷心的也只有這條狗。
    風四娘忽然又覺得要嘔吐。
    她勉強忍住。艙外的腳步聲已漸漸近了,就像是秋風吹下落葉。
    忽然間,門外出現了一張發光的臉。
    風四娘正想過去,已有兩條人影同時從她身後竄出。
    就連她都從來也沒有見過動作這麼快的人,她忽然發現連城璧身手之矯健,應反之
快竟似已不在蕭十一郎之下。
    剛走入船艙的黑衣人顯然也吃了一驚,剛想退出去,肋骨上已被人重勇地打了一拳,
打得他滿嘴苦水。
    他想放聲大叫,另一隻拳頭已迎上了他的臉。
    他眼前立刻出現了滿天金星,身子斜斜地衝出兩步終於倒了下去,倒在風四娘腳下。
    風四娘剛才憋住的一口氣才吐出來,這人就已倒下。
    他的腳步很輕,輕功顯然不弱,動作和反應也很快,事實上他的確也是武林中的一
等高手。
    只可惜他遇見了天下最可怕的對手。
    天下絕沒有任何人能擋得住連城璧和蕭十一郎的聯手一擊!
    何況,他們這一擊勢在必得,兩個人都已使出了全力。
    兩個人在黑暗中對望了一眼,眼睛裡都帶著種很奇怪的表情,也不知是在互相警惕,
還是惺惺相借。
    連城璧輕輕吐出口氣道:「這人絕不是天孫。」
    蕭十一郎道:「哦?」
    連城璧道:「我見過他出手,以他的武功我們縱然全力出擊,三十招內也勝不了
他。」
    蕭十一郎沉默。
    他想不出世上有誰能擋得住他們三十招。
    風四娘已俯下身,伸出手在這人身上摸了摸,忽然失聲道:「這人已死了。」
    連城璧道:「他怎麼會死?我的出手並不太重。」
    蕭十一郎道:「我也想留下他的活口。」
    風四娘道:「看來他——他好像是被嚇死的。」
    這句話未說完。她又忍不住要嘔吐。
    船艙裡不知何時已充滿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惡臭,臭氣正是從這人身上發出來的。
    那條小狗又竄到他身上不停地叫,突聽艙外傳來了兩聲慘呼,接著「撲通,撲通」
兩聲響。
    風四娘趕出去,輕舟上的梢公和童子都已不見,輕舟旁濺起的水花剛落下,一盞自
紙燈籠還漂浮在水波上。
    水波中忽然冒出了一縷鮮血。
    再看遠處的三條小船,都已掉轉船頭,向湖岸邊蕩了過去。
    風四娘跺了跺腳,道:「他們一定已發現不對了,竟連這孩子也一起殺了滅口。」
    連城璧也歎了口氣,道:「他們這一走,要想再查出他們的行蹤只怕已難如登天。」
    蕭十一郎道:「所以我們一定要追。」
    風四娘道:「怎麼追?」
    蕭十一郎道:「中間一條船走得很慢,你坐下面的這條船去盯住他。」
    連城璧立刻道:「我追左邊的一條。」
    蕭十郎道道:「要追出他們的下落,就立刻回來,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風四娘道:「你……你會在這裡等我?」
    蕭十一郎道:「不管有沒有消息,明天中午以前,我一定回來。」
    風四娘抬起頭,看著他,彷彿還想說什麼,忽又轉身跳下了欄杆旁的小船,拿起長
篙一點,一滴眼淚忽然落在手上。
    遠遠看過去,前面的三條輕舟,幾乎都已消失在朦朧煙水中。
    煙水朦朧。
    夜已更深了,卻不知距離天亮還有多久。
    湖上的水波安靜而溫柔,夜色也同樣溫柔安靜,除了遠方的搖船櫓聲以外,天地間
就再也聽不見別的聲音了。
    前面的船也已看不見,左右兩條船早已去得很遠,中間的一條船也只剩下一點淡淡
的影子。
    風四娘用力搖著船,眼淚不停地在流。
    她從來也沒有流過這麼多眼淚,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流淚。
    她只覺得說不出的孤獨,說不出的恐懼。
    這世界彷彿忽然就已變成空的,天地間彷彿已只剩下她一個人。
    雖然她明知蕭十一郎,一定會在水月樓上等她,蕭十一郎答應過的事從來也沒有讓
人失望過。
    可是她心裡卻還是很害怕,彷彿這一去就永遠再也見不到他了。
    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又想起了沈璧君,想起了沈璧君在臨去時說的那些話「……只有你才是蕭十一郎
最好的伴侶,也只有你才能真正瞭解他—。」
    現在她這番心意,顯然已被人辜負了。
    她會不會怪她?會不會生氣?
    在這淒迷的月夜雖,她的幽靈是不是還留在這美麗的湖山間?會不會出現在風四娘
眼前?
    風四娘更用力去搖船,盡量不去想這些事,卻又偏偏沒法子不想。
    她真希望沈璧君的鬼魂出現,指點她一條明路。
    在人生的道路上她幾乎已完全迷失了方向。
    在這粼粼的水波上,她已迷失了方向。
    一陣風吹過來她,抬起頭,才發現前面的小船,連那一點淡淡的影子都看不見了。
    風中隱約還有搖櫓聲傳過來,她正想追過去忽然發現船下的水波在旋轉。
    漩渦中彷彿有股奇異的力量在牽引著這條船往另一個方向走。
    這條船竟已完全不受她控制。
    她本不是那種看見一隻老鼠就會被嚇得大叫起來的女人。
    可是現在她卻已幾乎忍不住要大叫起來,只可惜她就算真的叫出來,也沒有人聽得
見。
    漩渦的力量越來越大,又像是有只看不見的手,在拉著這條船。
    她只有眼睜睜地坐在那裡,看著這條船被拉入不可知的黑暗中。
    她的手已軟了。
    忽然間,「砰」的一聲響,小船的船頭,撞在一根柱子上。
    前面一座小樓,半面臨水,用幾根很粗的木柱支架在湖濱。
    小樓上三面有窗,窗子裡燈火昏黃。
    既然有燈就有人。
    是什麼人?
    那股神秘的力量,為什麼要把風四娘帶到這裡來?
    風四娘連想都沒有想。長篙在船頭一點,船借水力,終於靠了上去。
    只要能離開這條見了鬼的船,她什麼都不管了。
    就算這小樓上有更可怕的妖魔在等著她也不管了。
    不管怎麼樣能讓兩隻腳平平穩穩地站在實地上,她就已心滿意足。
    冷水從鼻子裡溜進去的滋味,她己嘗過一次,她忽然發現無論什麼樣死法都比做淹
死鬼好。
    小樓後有個窄窄的陽台,欄杆上還擺著幾盆盛開的菊花。
    燈光從窗子裡照出來,窗子都是關著的。
    風四娘越過欄杆,跳上陽台,才算吐出口氣。
    小船還在水裡打著轉。突聽「嘩啦啦」聲響,一個人頭從水裡冒出來,竟是太湖中
的第一條好漢「水豹」章橫。
    原來這小子也是他們一路的。
    風四娘咬了咬牙,忽然笑了「我還以為是水鬼在找替身,想不到是你。」
    章橫也笑了雙,手扶了扶船舷,人已一躍而上,站在船頭,仰著臉笑道:「我也想
不到大名鼎鼎的風四娘居然還記得我。」
    風四娘嫣然道:「你知道我就是大名鼎鼎的風四娘?」
    章橫道:「我當然知道。」
    風四娘眼珠子轉了轉,道:「這地方是你的家?」
    章橫笑道:「這是西湖,不是太湖。我只不過臨時找了這屋子住著。」
    風四娘道:「那麼這就是你臨時的家。」章橫道:「可以這麼樣說。」
    風四娘道:「你把我帶到你臨時的家,是不是想要我做你臨時的老婆?」
    章橫怔了怔,嘴裡結結巴巴的竟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他實在想不到風四娘會問出這麼樣一句話來。
    風四娘卻還在用眼角瞟著他,又問道:「你說是不是?」
    章橫擦了擦臉上的水珠,終於說出了一句「我不是這意思。」
    風四娘又笑了,笑得更甜:「不管你是什麼意思,這地方總是你的家,你這做主人
的為什麼還不上來招呼客人?」
    章橫趕緊道:「我就上來。」
    他先把小船繫在柱子上就壁虎般沿著柱子爬了上來。
    風四娘就站在欄杆後面等著他,臉上的笑容比盛開的菊花更美。
    看見了她這樣的女人,這樣的微笑,若有人還能不動心的,這個人就一定不是男人。
    章橫是個男人。
    他不往上看,又忍不住要往上看。
    風四娘嫣然道:「想不到你不但水性好,壁虎功也這麼高。」
    章橫的人已有點暈了,仰起頭笑道:「我只不過……」
    一句話還沒說完,忽然有樣黑黝黝的東西從半空中砸下來,正砸在他的頭頂上。
    這下子他真的暈了。
    無論誰的腦袋,都不會有花盆硬的,何況風四娘手上已用了十分力。
    「撲通」一聲,章橫先掉了下去,又是「撲通」一聲,花盆也掉了下去。
    風四娘拍了拍手上的土,冷笑道:「在水裡我雖然是個旱鴨子,可是一到了岸上,
我隨時都能讓你變成一個死鴨子。」
    窗戶裡的燈還亮著,卻聽不見人聲。
    這地方既然是章橫租來的,章橫既然已經像是個死鴨子般掉在水裡,小樓上當然就
不會再有別的人。
    雖然一定不會有別人,卻說不定會有很多線索——關於天宗的線索。
    章橫當然也是天宗裡的人,否則他為什麼要在水下將風四娘的船引開不讓她去追蹤。
    這就是風四娘在剛才一瞬間所下的判斷,她對自己的判斷覺得很滿意。
    門也很窄,外面並沒有上鎖。
    風四娘剛想過去推門,門卻忽然從裡面開了,一個人站在門口看著她,美麗的眼睛
顯得既悲傷又疲倦,烏黑的長髮披散在雙肩,看來就像是秋水中的仙子,月夜裡的幽靈。
    「沈璧君」風四娘叫了起來。
    她做夢出沒有想到,會夜這裡見到沈璧君。
    沈璧君既不是仙子,也不是幽靈。
    她還沒有死,還是個有血有肉的人,活生生的人。
    風四娘失聲道:「你……你怎麼會到這裡來的?」
    沈璧君沒有回答這句話,轉過身,定進屋子,畫裡有原有椅,有桌有燈。
    她選了個燈光最暗的角落坐下來,她不願讓風四娘看見她哭紅了的眼睛。
    風四娘也走了進來,盯著她的臉,好像還想再看看清楚些,看看她究竟是人?還是
冤魂未散的幽靈。
    沈璧君終於勉強笑了笑,道:「我沒有死。」
    風四娘也勉強笑了笑,道:「我看得出。」沈璧君道:「你是不是很奇怪?」
    風四娘道:「我……我很高興。」
    她真的很高興,她中就在心裡暗暗期望會有奇跡出現,希望蕭十一郎和沈璧君還有
再見的一天。
    現在奇跡果然出現了。
    是怎麼會出現的?
    沈璧君輕輕歎了口氣道,「其實我自已也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救了我。」
    風四娘道:「是誰救了你?」沈璧君道:「章橫。」
    風四娘幾乎又要叫了起來:「章橫?」
    當然是章橫,他在水底下的本事,就好像蕭十一郎在陸地上一樣,甚至有人說他隨
時都可以從水底下找到一根針。
    找人當然比找針容易得多。
    ——難怪我們找來找去都找不到你,原來你已被那水鬼拖走了。
    這句話風四娘並沒有說出來,因為沈璧君已接著道,「我相信你一定也見過他的,
昨天他也在水月樓上。」風四娘苦笑道:「我見過他,第一個青衣人忽然失蹤的時候,
叫得最起勁的就是他。」
    沈璧君道:「他的確是個狠熱心的人,先父在世的時候就認得他,還救過他一次,
所以他一直都在找機會報恩。」
    風四娘道:「他救你真的是為了報恩?」
    沈璧君點點頭道:「他一直對那天發生在水月樓上的事覺得懷疑,所以別人都走了
後,他還想暗中回來查明究竟。」
    風四蹬道:「他回來的時候就是你跳下水的時候?」
    沈璧君道:「那時他已在水裡躲了很久,後來我才知道一天之中,他總有幾個時辰
是泡在水裡的,他覺得在水裡比在岸上還舒服。」
    ——他當然寧願泡在水裡,因為一上了岸他就隨時都可能變成個死鴨子。
    這句話風四娘當然也沒有說出來,她己發現沈璧君對這個人的印像並不壞。
    但她卻還是忍不住問道:「他救了你後,為什麼不送你回去?」
    沈經君笑了笑,笑得很辛酸:「回去?回到哪裡去?水月樓又不是我的家。」
    風四娘道:「可是你……你難道真的不願再見我們?」沈璧君垂下頭,過了很久,
才輕聲道:「我知道你們一定在為我擔心,我……我也在想念著你們,可是我卻寧願讓
你們認為我已死了,因為……」,她悄悄地擦了擦眼淚,「因為這世界上若是少了我這
樣一個人,你們反而會活得更好些。」
    風四娘也垂下了頭,心裡卻不知是什麼滋味。
    她不想跟沈璧君爭辯,至少現在還不是爭辯這問題的時候。
    沈璧君道:「可是章橫還是怕你們擔心,一定要去看看你們,他去了很久。」她歎
息著將剛才的話又重複了一遍:「他實在是個熱心的人。」
    風四娘更沒法子開口了,現在她當然已明白自己錯怪了章橫。
    沈璧君道:「我剛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下子,好像聽見外面有很響的聲音。」
    風四娘道:「嗯。」
    沈璧君道:「那是什麼聲音?」
    風四娘的臉居然也紅了,正不知該怎麼說才好,外面已有人帶著笑道:「那是一隻
死鴨子被早鴨子打得掉下水的聲音。」
    風四娘一向很少臉紅可是現在她的臉絕不會比一隻煮熟了的大蝦更淡。
    因為章橫已濕琳琳地走進來,身上雖然並沒有少了什麼東西,卻多了一樣。
    多了個又紅又腫的大包。
    沈璧君皺眉道:「你頭上為什麼會腫了一大塊?」
    章橫苦笑道:「也不為什麼,只不過因為有人想比一比。」沈璧君道:「比什麼?」
    章橫道:「比一比是我的頭硬?還是花盆硬?」
    沈璧君看著他頭上的大包,再看看風四娘臉上的表情,眼睛裡居然也有了笑意。
    她實在已很久很久未曾笑過。
    風四娘忽然道:「你猜猜究竟是花盆硬?還是他的頭硬?」
    沈璧君道:「是花盆硬。」
    風四娘道:「若是花盆硬,為什麼花盆會被他撞得少了一個角,他頭上反而多了一
個角。」
    沈璧君終於笑了。
    風四娘本來就是想要她笑笑,看著她臉上的笑容,風四娘心裡也有說不出的愉快。
    章橫卻忽然歎了口氣道:「現在我總算明白了一件事。」
    風四娘道:「什麼事?」
    章橫苦笑道:「我現在總算才明白,江湖中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把你當做女妖怪。」
    風四娘道:「現在我卻還有件事不明白。」
    章橫道:「什麼事?」
    風四娘沉了臉道:「你為什麼不讓我去追那條船?」
    章橫道:「因為我不想看著你死在水裡。」
    風四娘道:「難道我還應該謝謝你?」
    章橫道:「你知不知道那船夫和那孩子是怎麼死的?」
    風四娘道:「你知道?」
    童橫道:「這暗器就是我從他們身上起出來的。」
    他說的暗器是根三角形的釘子,比普通的釘子長些,細些,顏色烏黑,看來並不出
色。
    他剛從身上拿出來,風四娘就已失聲道:「三稜透骨針?」
    章橫道:「我知道你一定能認得出的。」風四娘道:「就算我沒吃過豬肉,至少總
還看見過豬走路。」
    江湖中不知道這種暗器的人實在不多。
    據說天下的暗器,一共有一百七十多種,最可怕的卻只有七種。
    三稜透骨針就是這七種最可伯的暗器之一。
    章橫道:「這種暗器通常都是用機簧發射,就算在水裡也能打出去三五丈遠,我們
在水底下最怕遇見的,就是這種暗器。」
    風四娘道:「我一向很少在水底下,我既不是水鬼,也不是魚。」
    章橫道:「若是在水面上,這種暗器遠在幾丈外也能取人的性命。」
    風四娘道:「身上帶著這種暗器的人,就在我追的那條船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