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
第五十一章 迷情

    月下的西湖,總是溫柔妖媚的,無論什麼事,都永遠不能改變她。
    就好像永遠也沒有人能真的改變風四娘一樣。
    風四娘的心還在跳,跳得很快。
    她的心並不是因為剛才那一戰而跳的,看到蕭十一郎扶著冰冰上樓,她的心才跳了
起來。
    她畢竟是個女人。
    無論多偉大的女人,總是個女人。
    她可以為別人犧牲自己,但她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這世上又有誰能控制自己的情感?
    沈壁君心裡又是什麼滋味。
    風四娘勉強笑了笑,輕輕地道:「你若認得冰冰,你就會知道她不但是個很可愛的
女孩子,而且很可憐。」
    沈壁君遙視著遠方,心也似在遠方,過了很久才垂下頭:「我知道。」
    「我們現在就上去找他好不好?」
    沈壁君遲疑著,沒有回答。
    風四娘也沒有再問,因為她忽然發現王猛已走出船艙,正向她們走過來。
    她希望他不是來找她們的,王猛卻已走到她面前,眼睛還在東張西望。
    風四娘忍不住問:「你找什麼?」
    王猛道:「我們的老二。」
    風四娘回過頭,才發現史秋山早已不在她身後。
    剛才被青衣人招回的渡船,現在又已蕩入湖心,船頭上的人,至少已有一半走了。
    剩下來的人,有的倚著欄杆假寐,有的正在喝著酒。
    酒萊卻不知是主人為他們準備的,還是他們自己帶來的。
    「史老二呢?」王猛又在問。
    「我怎麼知道。」風四娘板著臉,冷冷地道:「史秋山又不是個要人照顧的孩子,
你們又沒有把他交給我。」
    王猛怔了怔,喃喃道:「難道他會跟別人一起走了?」
    風四娘道:「你為什麼不進去看看?」
    王猛道:「你呢?」
    風四娘道:「我有我的事,你管不著。」
    她忽然拉起了沈壁君的手,沖人船艙。
    現在她已很瞭解沈壁君,她知道沈壁君這個人自己總是拿不定主意的。
    但她卻有很多事非得問個清楚不可,她早已憋不住了。
    王猛吃驚地看著她們闖入船艙,忍不住大聲問:「難道你們也是來殺蕭十一郎的?」
    風四娘沒有回答這句話,他身後卻有個人道:「縱然天下的人都要殺蕭十一郎,她
們兩個人卻是例外的例外。」
    王猛霍然回頭,就看見了侯一元的枯瘦乾癟的臉。
    「為什麼她們是例外?」王猛道,「你知道她們是誰?」
    侯一元眼睛裡帶著狡猾的笑意,道:「若是我人不老眼不花,剛寸跟你說話的那個
女人,一定就是風四娘。」
    王猛嚇了一跳。
    ——有很多人聽見風四娘這名字都會嚇一跳的。
    侯一元道:「你也聽說過這個女人?」
    王猛道:「你怎麼認出她的?」
    侯一元笑了笑,道:「她雖然是個有名難惹的女人,可是她的武功並不高,易容術
更差勁。」
    王猛道:「還有個女人是誰?」
    侯一元道:「我看不出,也想不出有什麼女人肯跟那女妖怪在一起。」
    王猛道:「你看見史老二沒有?」
    侯一元點點頭,道,「則才還看見的。」
    王猛道:「現在他的人呢?」
    侯一元又笑了笑,道:「若連風四娘都不知道他在哪裡,我怎麼會知道。」
    他笑得實在很像是條老狐狸。
    王猛道:「他有沒有在那條渡船上?」
    侯一元搖搖頭,道:「我沒有看見他上去。」
    王猛皺起了眉,道:「那麼大一個人,難道還會忽然失蹤了不成?」
    侯一元悠然道:「據我所知,跟風四娘有來往的人,有很多都是忽然失蹤了的。」
    王猛瞪著他,厲聲道,「你究竟想說什麼?」
    侯一元微笑道:「船在水上,人在船上,船上若沒有人,會到哪裡去呢?」
    王猛忽然衝過去,一個猛子扎入了湖水。
    侯一元歎了口氣,喃喃道:「看來這個人並不笨,這次總算找時地方了。」
    船樓上的地方比較小。
    小而精緻。
    燭台是純銀的,燭光混合了窗外的月光,也像是純銀一樣。
    蕭十一郎木立在窗前,遙視著遠方的夜色,夜魚中的朦朧山影,也不知在相些什麼。
    ——他是不是又想起了那可怕的殺人崖。
    冰冰看不見他的臉色,卻似已猜出了他的心事。
    她一直都沒有驚動他。
    他在思索的時候,她從來也沒有驚擾過他。
    現在她自己心裡也有很多事要想,一些她想忘記,都忘不了的事。
    一些可怕的事。
    她眼睛裡的驚懼還沒有消失,她的手還是冰冷的,只要一閉起眼睛,那瞎於歪斜詭
異的臉,就立刻又出現在她眼前。
    天地間一片靜寂,也不知過了多久,樓下彷彿有人在大聲間活。
    她沒有聽清楚是在間什麼話,卻看見兩個人衝上了樓。
    兩個船娘打扮的女人。
    她幾乎立刻就認出了其中有一個是風四娘。
    風四娘也在盯著她:「你身上真的有塊青色的胎記?」
    這就是風四娘問的第一句話。
    每個人都聽見了風四娘問的這旬話,又有誰知道沈壁君想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
    ——她心裡也不知有幾千幾萬句話要說。
    可是她一甸都沒有說出來。
    ——她是不是想衝過去,衝到蕭十一郎面前,投入他懷抱裡?
    但她卻只是垂著頭,站在風四娘身後,連動都沒有動,冰冰並沒有口答風四娘那句
話。
    風四娘也沒有再問。
    因為蕭十一郎已轉過身,正面對著她們——她們三個人!
    又有誰能瞭解蕭十一郎現在心裡的感覺。
    他當然一眼就認出了沈壁君和風四娘,但是現在他的眼睛卻在看著自己的腳尖。
    他實在不知道應該多看誰一眼,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面對著的正是他生命中三個最重要的女人。
    這三個女人,一個是他刻骨銘心,永難忘懷的情人,他已為她受盡了一切痛苦和折
磨,甚至不惜隨時為她去死。
    另外兩個呢?
    一個是他的救命恩人,一個已將女人生命中最美好的全部奉獻給他。
    這三個女人同樣都已為他犧牲了一切,只有他才知道,她們為他的犧牲是那麼的大。
    現在這三個女人忽然同時出現在他面前了——你若是蕭十一郎,你能說什麼?
    窗外波平如鏡,可是窗內的人,心裡的浪潮卻已澎湃洶湧。
    第一個開口的是風四娘。
    當然是風四娘。
    她忽然笑了。
    她微笑著道:「看來我們改扮得還不錯,居然連蕭十一郎都已認不出。」
    蕭十一郎也笑了:「幸好我總算還是聽出了你的聲音。」
    風四娘手插住腰,道,「你既然已認出了我們,為什麼還不趕快替我們倒杯酒。」
    蕭十一郎立刻去倒酒。
    他倒酒的時候,忍不住看了風四娘一眼。
    ——風四娘手插著腰,看來正像是傳說中那個天不怕、地下怕、什麼事都不在乎的
女人。
    其實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人,蕭十一郎當然不會不知道。
    杯中的酒滿了。
    他心裡的感激,也正像是杯中的酒一樣,已滿得要滋出來。
    他知道風四娘是從來也不願讓他覺得難堪的,她寧可自己受苦,也不願看著他受折
磨。
    所以沒有人笑的時候,她笑,沒有入說話的時候,她說話。
    只要能將大家心裡的結解開,讓大家覺得舒服些,無論什麼事她都肯做。
    風四娘已走過來,搶過則倒滿的酒杯,一口就喝了下去。
    「好酒。」
    這當然是好酒。
    風四娘對酒的辨別,就好像伯樂對於馬一樣。
    伯樂若說一匹馬是好馬,這匹馬就一定是好馬。
    風四娘若說一杯酒是好酒,這杯酒當然也一定是好酒。
    「這是三十年陳的女兒紅。」
    她笑著道:「喝這種酒應該配陽澄湖的大閘蟹。」
    冰冰立刻站起來:「我去替你蒸螃蟹。」
    「我也去。」風四娘道:「對螃蟹,我也比你內行。」
    她們並沒有給對方暗示,可是她們心裡的想法卻是一樣。
    ——四個人若都留在這裡,這地方就未免太擠了些。
    她們情願退出去。
    她們知道蕭十一郎和沈壁君一定有很多很多活要說。
    但是沈壁君卻站在樓梯口,而且居然抬起了頭,一雙美麗的眼睛裡,帶著種誰都無
法瞭解的表情,輕輕道:「這桌上就有螃蟹。」
    桌上的確有螃蟹。
    冰冰知道,風四娘也看見了。
    可是她們卻不知道,沈壁君為什麼要說出來?為什麼不讓她們走?
    難道她已不願再單獨面對蕭十一郎?
    ——她是不感?還是不敢?
    難道她已沒有什麼話要對蕭十一郎訴說?
    ——是沒有?還是太多?
    蕭十一郎眼睛裡,已露出一抹痛苦之色,卻微笑著道:「這螃蟹是剛蒸好的,還沒
有冷透,正好用來了酒。」
    難道他們真的想喝酒?
    ——為什麼酒與憂愁,總是分不開呢?
    酒已人愁腸,卻沒有淚。
    誰也不願意在人前流淚,英雄兒女們的眼淚,本不是流給別人看的。
    酒在愁腸,淚在心裡。
    臉上只有笑容。
    風四娘笑得最多,說得也最多,喝了兒杯酒後,她說的第一句話還是:「你身上真
的有那麼一塊青色的胎記?」
    她本就是個打破沙鍋也要問到底的人。
    其實這句話本不該問,無論誰看見冰冰當時的表情,都能看得出那瞎子沒有說錯。
    風四娘卻偏偏還是要聽冰冰自己親口說出來。
    冰冰只有說。
    ——遇見了風四娘這種人,她還能有什麼別的法子?
    她垂著頭,說出了兩個字:「真的。」
    風四娘卻還要間:「這塊胎記真在……在他說的那地方?」
    冰冰的臉卻紅了,紅著臉低下頭。
    這本是女人的秘密,有時甚至連自己的丈夫都不知道。
    那瞎子怎麼會知道的?
    難道他真的有一雙魔服?
    風四娘轉過頭,去看蕭十一郎。
    ——你是不是也知道她身上有這麼樣一塊胎記?
    這句話她當然沒有問出來,她畢竟還不是那種十三點。
    冰冰的臉更紅了,忽然道:「這秘密除了我母親外,只有一個人知道。」
    風四娘立刻搶著問,「誰?」
    「我大哥。」
    「逍遙侯?天公子?哥舒天?」
    「嗯。」
    風四娘怔住。
    冰冰道:「我母親去世後,知道我這秘密的只有他,絕沒有第二個人。」
    她說得很堅決。
    她絕不是那種粗心大意、隨隨便便的女人。
    風四娘相信她的話:「可是,你大哥豈非也已死了?」
    冰冰的臉色更蒼白,眼睛裡又露出那種恐懼之色,卻沒有開口。
    風四娘道:「你大哥死了後,這秘密豈非已沒有人知道?」
    冰冰還是不開口,卻不由自主,偷偷地瞟了蕭十一郎一眼。
    蕭十一郎的臉色居然也發自,眼睛裡居然也帶著種說不出的恐懼。
    ——這世上又有什麼事能夠讓蕭十一郎覺得恐懼?
    他和冰冰恐懼的,是不是同樣一件事?
    風四娘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冰冰,試探著道:「你們心裡究竟在想什麼?」
    冰冰勉強笑了笑,道:「沒有什麼。」
    風四娘笑道:「難道你們認為逍遙侯還沒有死?」
    冰冰閉上嘴,連笑都已笑不出。
    蕭十一郎也閉著嘴。
    兩個人居然像是默認了。
    看首他們臉上的表情,風四娘心裡忽然也開起股寒意。
    她認得逍邂侯。
    那個人的確有種奇異的魔力,他自己也常常說,天下絕沒有他做不到的事。
    若說這世上真的有個人能死而復活,那麼這個人一定就是他。
    何況,蕭十一郎只不過看見他落入絕谷,井沒有看見他的屍體。
    風四娘又喝了杯酒,才勉強笑道:「不管怎麼樣,那瞎子總不會是他。」
    蕭十一郎忽然道:「為什麼?」
    風四娘道:「因為逍遙侯是個侏儒,那瞎子的身材卻跟普通人一樣。」
    蕭十一郎道,「你沒有想到過,也許他並不是天生的侏儒。」
    風四娘從來也沒有懼到過:「你為什麼要這麼樣想?」
    蕭十一郎道:「因為我現在才知道,一個侏儒,絕不會練成他那樣的武功。」
    風四娘道:「但他卻明明是個侏儒。」
    蕭十一郎沉吟著,忽又問道,「你有沒有聽悅過道家的尤嬰?」
    風四娘聽說過。
    修道的人,都有元神,元神若是煉成了形,就可以脫離軀殼。
    元神總是比真人小些,所以又叫做元嬰。
    ——那其中的美妙,當然不是這麼樣簡簡單單幾句話就能解釋的。
    「但那也只不過是神話而已。」
    「那的確只不過是神話。」
    蕭十一郎道:「但神話並不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什麼根據?」
    「傳說中有種武功,若是練到爐火純青時,身子就會縮小如童子。」蕭十一郎道:
「這種武功據說叫做九轉還童,脫胎換骨,無相神功。」
    風四娘笑了:「你看見過這種功夫?」
    蕭十一郎道:「沒有!」風四娘道:「所以這種功夫也只不過是傳說而已。」
    蕭十一郎道:「傳說更不會沒有根據。」
    風四娘道,「所以你認為逍遙侯已練成了這種功夫?」
    蕭十一郎道:「假如這世上真有個人能練成這種功大,這個人一定就是他。」
    風四娘漸漸笑不出了。
    蕭十一郎道:「一個人無論練成了多高深的功夫,若是受了重傷,就會散功。」
    風四娘在聽著。
    蕭十一郎道:「練成這種九轉無相神功的人,散功之後,就會談復原來的樣子的。」
他接著又道:「冰冰並不是侏儒,她懂事時,逍遙侯已是天下第一高手。」
    風四娘道:「所以你認為逍遙侯本來也不是侏儒,就因為練成了這種功夫,才縮小
了的。」
    蕭十一郎道:「嗯。」
    風四娘道,「可是他跌人絕谷,受了重傷,功大就散了,所以他的人又放大了。」
    這種事聽起來實在很荒謬,很可笑。
    蕭十一郎卻沒有笑,他看見過更荒謬的事,這世界本就是無奇不有的。
    風四娘本來是想笑的,看到他臉上的表情,也笑不出了。
    「難道你真的認為那瞎子就是逍遙侯。」
    「很可能。」
    「你憑哪點認為很可能?」
    蕭十一郎道,「除了逍遙侯外,那瞎子可算是我生平僅見的高手,他不但出手奇詭,
而且手臂竟能隨意扭曲。」
    風四娘也看見了,那瞎子全身的骨頭,都像是軟的,連關節都沒有。
    蕭十一郎道:「據說這種功大叫『瑜咖』」風四娘道:「瑜咖!」
    蕭十一郎道:「這兩個字是天竺語。」
    風四娘道:「那瞎子練的是天竺武功?」
    蕭十一郎道:「至少瑜咖是天竺武功,那『九轉還童、無相神功』據說也是從天竺
傳來,兩種武功本就很接近。」
    風四娘道,「還有呢?」
    蕭十一郎道:「那瞎子面目浮腫,眼珠眼白都變成黃色,很可能就因為在殺人崖的
沼澤中,飢不擇食,誤食了一種叫『金柯蘿』的毒草。」
    柯蘿是一種生長在懸崖上的灌木,枯黃了的柯蘿,是藏人最普遍的黃色染料,黃教
喇嘛的袈裟,就是用柯蘿染黃的。
    金柯蘿卻有劇毒,是種罕見的毒草。
    風四娘道:「吃了金柯蘿的入,就一定會變成那樣子?」
    蕭十一郎道:「不死就會變成那樣子。」
    風四娘歎了口氣,道:「你知道的事好像比以前多得多了。」
    蕭十一郎勉強笑了笑,道:「這兩年來我看了不少書。」
    風四娘歎道:「江湖中的人,一定想不到這兩年來你還有功夫看書。」
    蕭十一郎道:「這兩年來,我的武功也確實進步了些。」
    風四娘道:「那瞎幹好像也這麼樣說過。」
    蕭十一郎道:「兩年前他若沒有跟我交過手,又怎知我的武功深淺?」他眼睛發著
光,又道:「最重要一點是,這世上絕沒有任何人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無論他是不
是瞎子都一樣。」
    風四娘道:「除了逍遙侯外,也絕沒有第二個人會知道冰冰的秘密。」
    蕭十一郎沒有再說話,也不願再說,這件事看來已像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明顯。
    風四娘的手心已涼了,眼睛裡也有了恐懼之色,喃喃道,「莫非那個養狗的人就是
他?」
    「養狗的人?」蕭十一郎當然聽不懂這句話,能聽得懂這句話的人並個多。
    風四娘也知道他不懂:「養狗的人,就是天宗的宗主。」
    蕭十一郎道:「你也知道天宗?」
    風四娘笑了笑,道:「我看的書雖不多:知道的事卻不少。」
    她的笑又恢復了自然,眼睛又亮了,因為她剛喝了三大杯酒。
    現在本不是喝酒的時候,但是她假如想忘記一些事,就總是會在最不該喝酒的時候
喝酒,而且喝得又快又多。
    「我不但知道天宗,還知道夭宗的宗主養了條小狗。」
    「你怎麼知道的?」
    「當然是有人告訴我的。」
    「誰?」
    「杜吟。」
    「杜吟是什麼人?」
    「杜吟就是帶我到八仙船去的人。」
    「八仙船?」
    蕭十一郎居然好像沒有聽見過這三個字。
    風四娘看著他,道:「難道你不知道八仙船?」
    蕭十一郎道:「不知道。」
    風四娘道:「你也沒有到八仙船去過?」
    莆十一郎道:「沒有。」
    風四娘怔住。
    她知道蕭十一郎若說不知道一件事,就一定是真的不知道,可是她想不通蕭十一郎
怎麼會不知道。
    「你還記不記得他們要在一條船上請你喝酒?」
    蕭十一郎當然記得。
    風四娘道:「那條船就是八仙船。」
    蕭十一郎總算明白了:「可是我並沒有到他們那條船上去。」
    風四娘道:「為什麼?」
    蕭十一郎道:「因為來帶路的人,忽然又不肯帶我去了。」
    風四娘更不懂:「為什麼?」
    蕭十一郎道:「出為他怕我被人暗算,他不想看著我死在他面前。」
    風四娘道:「他是誰?」
    蕭十一郎道:「就是那個送信去的少年。」
    風四娘道:「蕭十二郎?」
    蕭十一郎點點頭。
    風四娘又笑了:「其實我早就應該想到是他了,蕭十二郎若是看著蕭十一郎死在自
己面前,心裡總是不會好受的。」她微笑著又道:「何況,若連蕭十二郎也不幫蕭十一
郎的忙,還有誰肯幫蕭十一郎?」
    蕭十一郎苦笑道:「但我卻連做夢也沒有想到,我會跟一個叫蕭十二郎的人交了朋
友。」
    風四娘道:「他不肯帶你到八仙船去,卻帶你到哪裡去了?」
    蕭十一郎道:「帶我去找到一個人。」
    風四娘道:「冰冰?」
    ——當然是冰冰。
    ——若不是為了救冰冰,縱然明知一到了八仙船就必死無疑,蕭十一郎也要去闖一
闖的。
    ——蕭十二郎就算己決心不肯帶他去,他也會自己找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