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
第四二章 紅櫻綠柳

    蕭十一郎大笑道:「我本來是個孤兒,想不到竟突然有了這麼多兄弟,倒真是可賀
可喜。」
    少年道:「一個人成了大名之後,總難免會遇見些這種煩惱。」
    蕭十一郎道:「所以你已不想成名?」
    少年笑了笑,道:「成名雖然煩惱,但至少總比默默無聞地過一輩子好。」他微笑
著再次躬身一禮,轉過身,大步走了出去。風四娘看著他走出去,輕輕歎息著,道:
「看來這小於將來也一定是個有名的人。」
    蕭十一郎目中卻似又露出種說不出的寂寞之色,淡淡道:「一定是的,只要他能活
得那麼長。」
    風四娘又笑了笑,道:「卻不知江湖中現在有沒有風五娘?」
    蕭十一郎也笑了:「看來遲早會有的,就算沒有風五娘,也一定會有風大娘,風三
娘,風六娘,風七娘。」
    風四娘吃吃地笑道:「我只希望這些風不要把別人都吹瘋了。」
    近來這是她第一次真的在笑,她心情的確好了些。
    因為她已看出蕭十一郎的心情似也好了些。
    有些人越是在危急險惡的情況中,反而越能鎮定冷靜。
    蕭十一郎無疑就是這種人。
    可是,想到了明日之會的凶險,風四娘又不禁開始為他擔心。
    就在這時,小白又進來躬身稟報:「外面又有人求見。」
    蕭十一朗道:「叫他進來!」
    小自遲疑著,道:「他們不肯進來。」
    蕭十一郎道:「為什麼?」
    小自道:「他們要莊主你親自出去迎接。」
    這兩人的架子倒不小。
    蕭十一郎看了風四娘一眼。
    風四娘道:「看來貼在十二郎背脊上的那兩把劍,果然也已來了。」
    蕭十一郎道:「卻不知那是兩柄什麼樣的劍?」
    這句話他本也不必問的,因為他自己也早就知道答案。
    那當然是兩柄殺人的利劍,否則又怎麼會有殺氣!
    沒有劍,只有人。
    殺氣就是從這兩個人身上發出來的,這兩個人就像是兩柄劍。
    ——身懷絕技的武林高手,視人命如草芥,他們本身就會帶著種凌厲逼人的殺氣,
他們都很瘦,很高,身上穿著的長袍,都是華麗而鮮艷的。
    長袍的顏色一紅一綠,紅的紅如櫻桃,綠的綠如芭蕉。
    他們的神情看來都很疲倦,鬚髮都已白了,腰桿卻還是挺得筆直,眼睛裡發出的鋒
芒遠比劍鋒更逼人,看見這兩個人,風四娘立刻就想溜,卻已來不及了。
    她認得這兩人,她曾經將沈壁君從這兩個人身旁騙走,騙入了一間會走路的房子。
    這兩個人當然也不會忘記她,卻只看了她一眼,目光就盯在蕭十一郎臉上。
    蕭十一郎微笑道:「一別兩年,想不到兩位的丰采依然如故。」
    紅袍老人道:「嗯。」綠袍老人道:「哼!」
    兩個人的臉上都完全沒有表情,聲音也冷得像是結成了冰。
    看見了他們,蕭十一郎不禁又想起了那神秘而可怕的玩偶山莊。
    在那裡發生的事,也都是神秘而可怕的,他永遠也不會忘記。
    他當然也忘不了在那棋亭中,和這綠袍老人的一戰,不動的—戰。
    ——錫鑄的酒壺,壺上的壓力,他們雖然都沒有動,卻幾乎都已耗去了自己所有的
精力。
    直到現在,蕭十一郎還不能忘記那一戰的凶險。
    他忍不住問:「兩位近來可曾下棋?」
    紅袍老人道:「沒有。」
    綠袍老人冷冷道:「因為這兩年來,我們都在忙著找你。」
    蕭十一郎苦笑道:「我知道。」
    他知道這兩年來,沈壁君一直是跟他們在一起。
    紅袍老人道:「你既然知道,為何不來找我們相見?」
    綠袍老人冷笑道:「是不是因為你自覺已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不屑與我們相見。」
    蕭十一郎道:「兩位本該知道,我絕沒有這意思的。」紅袍老人冷冷道,「我只知
道你近來的確已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綠袍老人道:「據說你不僅已是天下第一高手,
而且也已富甲天下。」
    紅袍老人道:「但我們都還是想不到,你居然將無垢山莊也買了下來。」
    綠袍老人道:「這一家人就是毀在你手裡的,你卻買下了他們的莊院。」
    紅袍老人道:「沈壁君為了你顛沛流離,受盡折磨,你卻另有了新歡。」
    綠袍老人道:「你想必也該知道,我們剛才已見到了她。」
    紅袍老人道:「她對你佩服得很,佩服得永遠也不想再見你。」
    綠袍老人道:「像你這種了不起的人物,我們也是萬萬高攀不上的。」
    紅袍老人道:「今日我們前來,就是為了告訴你,你我從此恩斷義絕。」
    綠袍老人道:「從今日起,我們再也不認得你。」
    他們越說越氣,話也越說越抉,根本不給別人插口的餘地。
    蕭十一郎只有聽著。
    他不想分辯解釋,也根本就無法分辯解釋。
    紅袍老人道,「除此之外,我們此來還有一件別的事。」
    綠袍老人道:「我們要帶一個人走。」
    兩個人的目光,突然同時盯在風四娘臉上。
    風四娘竟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勉強笑道:「兩位要帶我走?」
    紅袍老人道:「嗯。」
    綠袍老人道:「哼。」
    蕭十一郎忍不住問道:「兩位為什麼要帶她走?」
    紅袍老人道:「我兩人這一生中,從未受過別人的騙。」
    綠袍老人道:「這女人卻騙了我們。」
    紅袍老人冷冷道:「這件事你想必也聽過。」
    綠袍老人道:「但有件事你卻未必聽過。」
    蕭十一郎又忍不住問:「什麼事?」
    紅袍老人道:「你知道我們是惟?」
    綠袍老人道:「你想必早巳猜出,現在我們卻要你說出來。」
    蕭十—郎歎了口氣,道:「紅櫻綠柳,天外殺手,雙劍合壁,天下無敵。」
    紅袍老人道:「不錯,我就是李紅櫻。」
    綠袍老人道:「我就是楊綠柳。」
    紅袍老人道:「無論誰只要騙過紅櫻綠柳一次,都得死。」
    綠袍老人道:「這件事你本來也應該聽說過的。」
    蕭十一郎道:「我沒有。」
    李紅櫻道:「現在你已聽過了。」
    楊綠柳道:「現在你總該已知道,這女人已非死不可。」
    蕭十一郎道:「我不知道。」
    李紅櫻道:「你還不知道!」
    蕭十—郎淡淡道:「看她的樣子,最近好像絕不會死的。」
    李紅櫻道:「你不信她會死?」
    蕭十一郎道:「我不信。」
    楊綠柳道:「你要怎麼樣才會相信。」
    蕭十一郎道:「隨便怎麼樣我都不會相信,只要我活著。我就不信。」
    楊綠柳道:「你若死了呢。」
    蕭十一郎歎了口氣,道:「我若死了,什麼事我都相信了,但最近我好像也不會死
的。」
    李紅櫻的臉沉了下去,突然冷笑,道,「很好,好極了。」
    楊綠柳道:「我們雖已有多年未曾殺人,殺人的手段,卻還未忘記。」
    蕭十一郎歎道:「這種事就算想忘記,只怕也很不容易。」
    李紅櫻道:「我剛才已說過,你我之間,已恩斷義絕。」
    楊綠柳道:「我們這一生中,殺人已無數,並不在乎多殺一個人。」
    蕭十一郎道:「我知道。」
    李紅櫻道:「你還知道什麼?」
    蕭十一郎道:「天外殺手,殺人如狗,雙劍合壁,絕無活口。」
    李紅櫻道:「你既然知道,為何還不走?」
    蕭十一郎苦笑道:「我這一生中,已不知被殺過多少次,再多殺一次,我也不在
乎。」
    李紅櫻冷笑道:「很好。」
    楊綠柳道:「好極了。」
    一陣風吹過,天地間的殺氣已更重。
    風四娘一直在癡癡地看著蕭十一郎,眼睛裡充滿了感激。
    她從未想到蕭十一郎也會為她拚命,也會為她死的。
    蕭十—朗已在問:「兩位的劍呢?」
    李紅櫻道:「綠柳紅櫻,劍中之精。」
    楊綠柳道:「劍中之精,其利穿心。」
    兩人突然同時翻身,手裡已各自多了柄精光四射的劍。
    劍長只有七寸,但一劍在手。劍氣已直逼眉睫而來,這兩柄劍,果然是劍中的精魂。
    劍中精魂,其利在神。
    這兩柄劍的可怕之處,並不在劍鋒上。
    劍鋒雖短,但那種凌厲的劍氣,卻已將數十丈方圓內所有的生物全都籠罩,蕭十一
郎竟也似覺得心頭有種逼人的寒意,那凌厲的劍氣,竟似已穿人了他的胸膛,穿入了他
的心。
    李紅櫻用兩根手指,捏住了兩寸長的劍柄,冷冷道:「拿你的刀!」
    蕭十一朗道:「我不用刀。」
    李紅櫻厲聲道:「為什麼?」
    蕭十—郎道:「我不想殺人。」
    他不想殺人,他也不笨。
    一寸短,一寸險——這兩柄劍長只七寸,已可算是世上最短的劍,最短的劍,想必
也一定是最凶的劍,蕭十一郎的刀也很短、他知道自己絕不能以短制短,以險制險、他
的刀絕沒有把握能制住這兩柄劍,這兩柄劍已殺人無數,劍的本身,就已帶著種兇殺之
氣。
    何況這兩柄劍又是在這麼樣兩個人手裡。
    李紅櫻凝視著他,冷冷道:「你不用刀用什麼?」
    蕭十一郎笑了笑,道:「隨便用什麼都行,兩位想必也不致於規定我一定要用刀
的。」
    他的身子突然凌空躍起,翻身而上,搞下了門楣上的一段橫木。
    一段長達一丈二尺的橫木。
    他早已看準了這根木頭——以長制短,以強制險。
    李紅櫻眼睛裡忽然發出了光,冷冷道:「我現在才知道,你為什麼直到現在還能活
著?」
    楊綠柳冷笑道:「這人果然不笨。」
    李紅櫻道:「不笨的人,我們也一樣殺過無數的。」
    蕭十一郎不等楊綠柳開口,已搶著道:「所以你們再多殺一個,也絕不在乎的。」
    風四娘突然大聲道:「我在乎。」
    她衝過去,擋在蕭十一郎面前:「我只要知道你對我有這種心意,就已足夠了,我
願意跟他們走。」
    蕭十一郎道:「只可惜我卻不願意。他手裡的木棍突然一挑,竟將風四娘的人挑了
起來。風四娘只覺得身子一麻,突然飛起,忽然間已平平穩穩地坐到門簷上,卻連動都
不能動了。蕭十一郎道:「那上面一定涼快得很,你不妨舒舒服服地坐在上面,等我死
了,再下來替我收屍。」
    風四娘咬著牙,她已連話都說不出。
    蕭十一郎再也不睬她,轉身對著紅櫻綠柳,道:「伯仲雙俠歐陽兄弟,名聲雖不高,
家世卻顯赫,兩位想必是聽過的。」
    李紅櫻冷冷道:「是歐陽世家的子弟?」
    蕭十一郎點了點頭,道:「他們也正如兩位一樣,與人交手時,不論對方有多少人,
都是兩人並肩迎敵。」
    楊綠柳怒道:「難道你想以那兩個不肖子與我們相比?」
    蕭十一朗居然沒有否認,淡淡地道:「我與他們交手時,只用了三招,而且有聲明
在先,三招不能取勝,就算我敗了。」
    李紅櫻冷笑道:「你與我們交手,準備用幾招?」
    蕭十一郎道:「三招!」
    三招!
    紅櫻綠柳劍昔年縱橫天下,號稱無敵,那時蕭十一郎只怕還未出世。
    現在他與這兩人交手,居然也準備只用三招。
    風四娘的身子若還能動,一定早己跳了起來。
    縱然逍遙侯復生,也絕不敢說能在三招中擊敗他們的。
    就連三百招都很難。
    能不敗已不容易。
    風四娘看著蕭十一郎,她實在想看看這人是不是真的瘋了。
    紅櫻綠柳也在看著蕭十一郎,兩個人非但沒有發怒,反而突然冷靜下來。
    李紅櫻冷冷道:「我們的劍長只七寸,你的棍卻有一丈二寸。」
    楊綠柳道:「你以長擊短,以強制險,以為我們根本就很難近你的身?」
    李紅櫻道:「你自以為縱然不勝,至少已先立於不敗之地。」
    楊綠柳道:「所以你故意激怒我們?」
    李紅櫻道:「你既然只用三招,以我兩人的身份,當然也不能多用一招。」
    楊綠柳道:「你認為我們絕對無法在三招內擊敗你。」
    李紅櫻道:「可是你錯了。」
    蕭十一郎靜靜地聽著,等著他們說下去,楊綠柳又問道:「你知不知道劍術練到最
高峰時,就能以氣馭劍,取人首級於百步之外。」
    以氣馭劍!
    聽見這四個字,蕭十一郎的臉色也不禁變了。
    這種劍術在武林中傳說已久,但無論誰都認為那只不過是傳說而已。
    —種神話般的傳說,因為古往今來,根本就沒有人能練成這種劍術。
    難道紅櫻綠柳的劍術,真的已能達到這種至高無上的境界?
    李紅櫻道:「江湖中人,一向都認為『以氣馭劍』,只不過是神話而已,其實這種
劍術,並不是絕對練不成的。」
    楊綠柳道:「只不過一個人若要練成這種劍術,至少要有一百五十中的苦功。」
    李紅櫻道:「無論誰也不能活到那麼久的。」
    楊綠柳道:「我們也不能。」
    李紅櫻道:「就算真的有人能活到一百五十歲,也不可能將一百五十年的光陰,全
部一心一意地用來練劍。」
    楊綠柳道:「所以我們也並沒有練成這種劍術。」
    聽了這句,蕭十一郎總算鬆了口氣、李紅櫻道:「我們七歲練劍,至今已有七十四
年。」
    他們竟都是八十以上的老人,楊綠柳道:「這七十四年來,我們真正在練劍的時候,
最多只不過有二十多年而已。」
    李紅櫻道:「所以我們直到現在,也只能練到以氣馭線,以線馭劍的境地。」
    蕭十一郎動容道:「以氣馭線,以線馭劍?」
    楊綠柳道:「你不懂?」
    蕭十—郎的確不懂。
    李紅櫻道:「好,我不妨讓你先看看。」
    他手裡的短劍突然飛出,如閃電一擊,卻遠比閃電更靈活。
    劍光在暮色中神龍般地夭矯飛舞,就像是神跡一般。
    蕭十一郎卻己看出他手裡飛起了一根光華閃閃烏絲,帶動著這柄短劍,居然操縱自
如。
    劍光一轉,忽然間又飛回他手裡。
    李紅櫻道,「這就叫以氣馭線,以線馭劍,現在你明白了麼?」
    蕭十一郎不由自主歎了口氣,這樣的劍法,他已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李紅櫻道:「現在我們只能以文二飛線,帶動七寸短劍d」楊綠柳道:「等到我們
能以十丈飛線,帶動三尺劍鋒時,這第—步功夫才算完成,才能開始以氣馭劍。」
    李紅櫻歎息了一聲,道:「只不過那至少已是十年後的事了。」
    楊綠柳道:「現在我們的第一步飛劍術雖然還未練成,對你卻已足足有餘。」
    李紅櫻道:「你若想以長擊短,以強擊弱,你就算輸了。」
    楊綠柳道:「現在我們的劍不但已比你長,也比你強,你也該看得出的。」
    蕭十一郎當然看得出的。所以他無法否認,這兩人的劍術之高,實已遠出他意料之
外。
    風四娘看見剛才那一劍飛出,冷汗已濕透了衣裳。
    她絕不能這樣坐著,看著蕭十一郎為她死在他們的飛劍下。
    怎奈她卻偏偏只有這麼樣坐著,看著,她不但已流出了汗,也已流出了淚。
    蕭十一郎彷彿也在歎息,卻又忽然問道,「現在你們準備用幾招勝我?」
    李紅櫻道:「三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