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
第三六章 久別重逢

    秋夜,夜深。
    風吹著梧桐,梧桐似也在歎息。
    蕭十一郎就站在梧桐下等著,軒轅三成終於慢慢地走了出來。
    這個非常平凡的人,在別人眼中看來,忽然間似已變成了個非常不平凡的人。
    因為他就是軒轅三成。
    他先搬了張椅子出來,牛掌櫃就扶著風四娘坐在椅子上。
    風四娘眼睛裡又充滿了憂鬱和關心。
    她也曾恨過蕭十一郎,她恨蕭十一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恨他為什麼會對冰冰如
此溫順?為什麼會對沈壁君如此無情?
    但只要蕭十一郎有了危險,她立刻就會變得比誰都憂鬱關心。
    花如玉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蕭十一郎。大聲歎息著,道:「蕭十一郎呵蕭十一郎!
你這一戰若是輸了,風四娘會恨你一輩子,所以你是千萬輸不得的,只可惜你又偏偏輸
定了。」
    星光照在軒轅三成臉上。
    這張庸俗而平凡的臉上,也彷彿忽然變得很不平凡了。
    尤其是他的眼睛她的眼睛鎮定得就像是遠山上的巖瓦蕭十一郎看著他,誼:「是你
先出手?還是我?」
    軒轅三成道:「你。」
    蕭十一郎道:「我若不出手,你就等著?」
    軒轅三成道:「我不想再重蹈歐陽兄弟的覆轍。」
    蕭十一郎誼:「你的確比他們沉得住氣。」
    軒轅三成道:「我本來還想用你對付他們的法子,說些話讓你心亂的。」
    蕭十一郎道:「你為什麼不說?」
    軒轅三成笑了笑,道:「因為我要說的,花如玉都已替我說了。」他微笑著又道:
「你當然也明白,他並不是真的關心你,他希望你的心亂,希望我贏。」
    花如玉大笑,道:「我為什麼希望你贏?」
    軒轅三成道:「因為對付我比對付蕭十一郎容易,我若贏了,你還有機會將風四娘
和割鹿刀奪走,只可惜……」
    花如玉道:「只可惜什麼?」
    軒轅三成道:「只可惜蕭十一郎現在看來並不像心已亂了的樣子,所以你最好快
走。」
    花如玉道:「為什麼?」
    軒轅三成道:「因為他若贏了,你只怕休想活著走出這院子。」
    花如玉道:「他贏不了的。」
    軒轅三成道:「那倒未必。」
    花如玉道:「你沒有把握?」
    軒轅三成道:「有,只有三成。」
    花如玉吃驚地看著他,忽然大聲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
    他沒有說完這句話,因為就在這時,本要等著蕭十一郎先出於的軒轅三成,竟已突
然出手。
    花如玉明白了什麼?
    明明知道一定要以靜制動,才能避開蕭十一郎三招的軒轅三成,為什麼忽然又搶先
出手?
    軒轅三成本是個很溫和平凡的人,但他這出手一擊,卻勢如雷雷,猛不可擋,而且
招式奇詭,變化莫測,一出手就已攻出了四招。
    但他卻忘記了一件事。
    攻勢凌厲的招式,防守就難免疏忽,招式的變化越奇詭繁複,就越難避免疏忽,招
式的變化越奇詭繁複,就越難免露出空門破綻。
    何況他用的只是一雙空手,蕭十一郎手裡卻有柄吹毛斷髮,無堅不摧的割鹿刀。
    只有一刀,只有一招。
    軒轅三成手扶著肩,肩倚著牆,喘息著道:「好,好快的刀。」
    刀已入鞘。
    蕭十一郎靜靜地站在那裡,看著他,眼睛裡也帶著種驚訝之色。
    軒轅三成苦笑道:「這一戰我已輸了,風四娘你好走吧。」
    花如玉的臉色看來竟比這剛戰敗負傷的人更蒼白,突又大聲道:「你是故意輸給他,
我早已明白了,你騙不過我。」
    軒核三成道:「我為什麼要故意輸給他?難道我有毛病?」
    花如玉道:「因為你想要蕭十一郎來對付我,因為你怕我對付你。」
    軒轅三成道:「哦?」
    花如玉道:「剛才你故意說那些話,去長蕭十一郎的威風,故意搶先出手,為的就
是要故意輸給他,因為你知道他若輸了,你反而會有麻煩上身。」
    軒轅三成道:「難道我不想要風四娘?不想要割鹿刀?」
    花如玉道:「你當然想要,但是你也知道,要了這兩樣東西之後,我們絕不會輕易
放過你,何況,風四娘本就不是你的,你這一戰雖然輸了,卻連一點損失也沒有。」
    軒轅三成忽然笑了笑,道:「不管怎樣,我現在反正已輸了。」
    這一點實在沒有人能否認。
    軒轅三成道:「我已將風四娘交了出來,也已讓你們見著了軒轅三成。」他看著蕭
十一郎,微笑著接道:「我說過的話都一定算數的。」
    蕭十一郎也只有承認。
    軒轅三成道:「現在我既已認輸了,又受了傷。你當然絕不會再難為我,就算你還
有什麼事要找找,也只好等我傷癒之後再說,我相信你絕不是個言而無信、會乘人之危
的人。」
    他長長地吐出口氣,微笑著道:「所以現在你們已可扶我回去養傷了。」
    你們就是牛掌櫃和呂掌櫃。
    呂掌櫃當然已醒了過來,所以他們就扶著軒轅三成回去養傷了。
    花如玉只有看著他揚長而去。
    他沒有追,因為他知道蕭十一郎絕不會讓他走的。
    蕭十一郎一雙發亮的眼睛正在盯著他。
    花如玉忍不住歎了口氣,苦笑道:「好厲害的軒轅三成,今日你放走了他,總有一
天要後悔的。」
    一個人戰敗之後,居然能令戰勝他的人覺得後悔,這種人世上的確不多。
    花如玉道:「我也看過他對付別人的手段。」
    蕭十一郎道:「哎。」
    花如玉道:「他喜歡精美的瓷器,有—次寶慶的胡三爺在無意中找到了一隻『雨過
天晴』膽瓶,是柴窯的精品,他要胡三爺讓給他,胡二爺不肯,死也不肯。」
    蕭十一郎道:「所以胡三爺就死了。」
    花如玉點點頭,歎道:「胡三爺本是他的朋友,可是他為了這只膽瓶,竟將胡三爺
的滿門大小五十七口,全都殺得乾乾淨淨,而且都燒成了灰,他殺人不但一向斬草除根,
而且連一根骨頭都不留下來。」
    蕭十一朗道:「我也聽人說過,軒轅殺人,屍骨無存。」
    花如玉道:「除了精美的瓷器外,他還多歡有風韻的女人。」
    蕭十一郎道:「哦。」
    花如玉道:「據我所知,風四娘就是他最喜歡的那種女人。」
    蕭十一郎道:「看來他的鑒賞力倒不差。」
    花如玉道:「他想要的東西,不擇一切手段,都要得到的。」
    蕭十一郎道:「哦。」
    花如玉道:「他想要風四娘。」
    蕭十一郎道:「哦。」
    花如玉道:「所以他遲早還是會來找你,你今日放過了他,等到那一天,他卻絕不
會放過你。」
    蕭十一郎道:「哦。」
    花如玉道:「我若是你,我就一定會殺了他。」
    蕭十一郎突然冷冷道:「你若是我,是不是也一定會殺了花如玉?」
    花如玉居然能不動聲色,微笑道:「你不該殺花如玉。」
    蕭十一郎道:「為什麼?」
    花如玉道:「因為風四娘是你的好朋友,你總不該讓你的好朋友做寡婦的。」
    蕭十—郎道:「我若殺了你,她就會做寡婦?」
    他不懂。
    花如玉又笑了笑,悠然道:「難道你真的不知道她已嫁給了我?」
    蕭十一郎冷笑道:「世上的男人還沒有死光,她為什麼要嫁給個不男不女的人?」
    他不信。
    花如玉還是面不改色地微笑設:「我知道你不信,但這件事卻半點也不假。」
    蕭十一郎道:「哦?」
    花如玉道:「江湖中已有很多人知道這門親事,你不信可以問她自己,她絕不會否
認的。」
    蕭十一郎已開始相信。
    像花如玉這樣聰明的人,當然不會說這種隨時都會被揭穿的謊話。
    但他還是要問清楚。
    所以他解開了風四娘的穴道,現在當然已沒有人阻止她:「你真的已嫁給了這個
人?」
    風四娘還是沒有動,只是盯著他,眼睛裡的憂鬱和關切,已變成了幽怨和憤怒。
    ——我為了你不知受了多少苦罪,吃了多少苦,人像粽子般塞在床下,又被人折磨
成這樣於,你卻連問都不問,連一句關懷的話都沒有。
    ——沈壁君為了你。更受盡折磨,現在連下落都不知道,你也問都不問,也連一句
關懷的話都沒有。
    ——我們兩年不見,你第一句問我的,竟是這種廢話。
    ——你難道不知道我的心?你難道相信我會嫁給他?
    風四娘咬著牙,勉強控制著自己,否則眼淚早已流下。
    蕭十一郎卻又在問:「你難道真的已嫁給了這個人,為什麼要嫁給他?」
    風四娘瞪著他,還是沒有開口。
    ——你若相信我,像我相信你一樣,那麼你就該想得到,我就算嫁給了他,也一定
是情不得已。
    ——你本該同情我的遭遇,本該先替我出這口氣。
    ——可是你什麼部不說,卻還是要問這種廢話。
    風四娘忽然伸出手,重重地給了他一耳光。
    蕭十一郎征住。
    他實在想不到兩年不見,風四娘第一件對他做的事,就是給他一耳光。
    風四娘已跳起來,大聲叫道:「我為什麼不能嫁給他?我高興嫁給誰,就嫁給誰,
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你根本管不著。」
    蕭十一郎又怔住了。
    風四娘道:「我嫁給他,你難道不服氣?你難道真的認為我一輩子也嫁不出去?」
    蕭十一郎只有苦笑。
    風四娘道:「花如玉,你告訴他,我們……」
    她的聲音突然停頓,這時她才發現花如玉早巳乘機溜了。
    花如玉本就是個絕不會錯過任何機會的人。
    風四娘又跳起來,一把揪住蕭十一郎的衣襟,道:「你……你……你怎麼讓他走
了?」
    蕭十一郎道:「我沒有讓他走,是他自己走的。」
    風四娘道:「你為什麼不抓住他?為什麼不殺了他?」
    蕭十一郎道:「殺了他?他是你的丈夫,你要我殺了他?」
    風四娘怒道:「誰說他是我的丈夫?」蕭十一郎道:「你自己說的。」
    風四娘叫起來,道:「我幾時說的?」
    游十一郎道:「剛才說的。」
    風四娘道:「我只不過說,我高興嫁給誰,就嫁給誰,只不過問你,我為什麼不能
嫁給他?並沒有說他是我丈夫。」
    蕭十一郎道:「這兩種說法難道還有什麼分別?」
    風四娘道:「當然有分別,而且分別很大。」
    蕭十一郎說不出話來,他實在分不出這其中的分別在哪裡。
    幸好他早就明白一件事。
    風四娘若說這其中有分別,就是有分別,風四娘若說太陽是方的,太陽就是方的。
    你若要跟她抬摃,簡直就等於把自己的腦袋往槓子上撞。
    風四娘瞪住他,道:「你為什麼不說話了?」
    蕭十一郎歎了口氣,苦笑道:「我只不過閉住了嘴而已,並沒有不說話。」
    風四娘說道:「閉著嘴和不說話難道也有什麼分別?」
    蕭十一郎道:「當然有分別,而且分別很大。」
    風四娘狠狠瞪著他,自己卻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
    除了真正生氣的時候外,她並不是個絕對完全不講理的人。
    她生氣的時候也並不太多,只不過蕭十一郎常常會碰上而已。
    蕭十一郎也在看著她,忽又笑道:「我剛才說了句話,不知道你聽見了沒有?」
    風四娘道:「你說什麼?」
    蕭十一郎道:「我說你非但一點也沒有老,而且越來越年輕,越來越漂亮了。」
    風四娘忍不住笑道:「我沒有聽見,我只聽見你說我是個女妖怪。」
    蕭十一郎道:「我們兩年不見,一見面你就給了我一個大耳光,另外還加上一腳,
我說了你五句好話,你一句也聽不見,只罵了你一句,就聽得清清楚楚。」他又歎了口
氣,苦笑道:「風四娘,風四娘,看來你真是一點也沒有變。」
    風四娘忽然沉下了臉,道:「可是你卻變了。」
    蕭十—郎道:「哦?」
    風四娘道:「你本來雖然已是個混蛋,卻還是不太混蛋的混蛋。」
    蕭十一郎道:「現在呢?」
    風四娘道:「現在你簡直是混蛋加八級。」
    她的火氣又來了,大聲道:「我問你,你為什麼要逼著謝天石挖出眼珠子來?為什
麼又逼著歐陽兄弟挖出眼珠子來?」
    蕭十一郎歎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替他們抱不平的。」
    風四娘道:「我當然要替他們不平,你自己也說過,男人長眼睛,本就為了看漂亮
女人,女人長得漂亮,本就是應該給人看的。」
    蕭十一郎承認,他的確說過這句話。
    風四娘用眼角橫了冰冰一眼,冷笑道:「為什麼她就偏偏看不得?為什麼別人多看
她兩眼,就得挖出自己的眼珠子來呢?」
    蕭十一郎道:「那只不過是個借口而已。」
    風四娘道:「借口?」
    蕭十—郎說:「就算他們不看她,我還是要逼他們挖出自己的眼珠子來。」
    風四娘道:「哦?」
    蕭十一郎忽然表情也變得很嚴肅,道:「我要他們挖出眼珠子來,已經是客氣的了,
其實我本該殺了他們的。」
    風四娘道:「為什麼?」
    蕭十一郎道:「當然有原因。」
    風四娘道:「什麼原因?」
    蕭十一郎道:「這原因說太話長,你若要聽,最好先消消氣。」
    風四娘又轉著眼睛瞪了冰冰一眼,道:「我的氣消不了。」
    蕭十一郎歎道,「其實你若知道這其中有什麼原因,你根本就不會生氣的。」
    風四娘冷笑。
    蕭十一郎道:「你非但不會生氣而且還一定會幫著我去挖他們的眼珠子。」
    風四娘道:「真的?」
    蕭十一郎道:「我幾時騙過你?」
    風四娘瞪著他,終於歎了口氣道:「你說的話我本來還一句都不會相信的,可是也
不知為了什麼。我一見到你,就句句都相信了。」
    蕭十一郎道:「所以你說就該先消消氣,再慢慢地聽我說。」
    風四娘道:「我的氣還是消不了。」
    蕭十一郎道:「為什麼?」
    風四娘道:「因為我餓得要命。」
    蕭十一郎道:「你想吃什麼?」
    風四娘的目光漸漸溫柔,輕輕歎息著道:「牛肉麵,當然是牛肉麵,除了牛肉麵,
我會想吃什麼呢?」
    無論大大小小的城鎮裡,多多少少總會有一兩個賣面的攤子,是通宵都不休息的。
    因為無論大小城鎮裡,多多少少總會有些晚上睡不著覺的夜貓子。
    這些麵攤子的老闆,大多數都是些有點古怪,有點孤僻的老人,他們青春巳進去,
壯志已消磨,也許還有些足以今他們晚上睡不著的痛苦往事,所以他們不管颳風下雨,
都會在深夜中守著一盞昏燈賣他們的面,因為他們就算回去也是一樣睡不著的。
    他們做出來的面既不會太好吃,也不會太難吃。
    他們對客人絕不會太客氣,但你就算吃完了面沒錢付帳,他們也不會太難為你。
    因為他們賣面並不是完全為了賺錢,也為的是在消磨這孤獨的長夜。
    這麵攤子也不例外,賣面的是個獨眼的跛足老人,他賣的滷菜也跟他的人一樣,又
冷又乾又硬。
    但面卻是熱的,擺到桌上來時,還在熱騰騰地冒著氣。
    風四娘看著桌上的這碗麵,看著正在替她斟酒的蕭十一郎,心裡就不由自主升出種
溫暖之意,就好像從麵碗裡冒出來的熱氣一樣。
    可是蕭十一郎身旁還有個人,冰冰,她看來是那麼溫柔,那麼美麗,又那麼高貴。
    可是風四娘一看見她,臉色就沉了下去,冷冷道:「這種地方的東西,這位姑娘想
必是吃不慣的。」
    蕭十一郎笑道:「她吃得慣。」
    風四娘冷冷道:「你怎知道她吃得慣?你是她肚子裡的蛔蟲?」
    蕭十一郎不敢開口了。
    冰冰也垂著頭,不敢出聲,她當然也看得出這位風四娘對她並沒有什麼好感。
    幸好她還會笑,所以風四娘也沒法子再說下去了。
    三個人坐在一起,連一句話都不說,這是件很令人受不了的事。
    幸好酒已斟滿。
    兩杯酒。
    風四娘舉杯一飲而盡,冷笑道:「這種酒,這位姑娘當然是喝不慣的。」
    蕭十一郎陷笑道:「她不是喝不慣,她一向不喝酒。」
    風四娘道:「當然不喝,這麼高貴的大小姐,怎麼能像我這種野女人一樣喝酒。」
    冰冰什麼話也沒有說,自己倒了杯酒,嫣然道:「我本來是不喝的,可是今天破
例。」
    風四娘道:「為什麼要破例?」
    冰冰道:「因為我早已聽見過四姐你的大名了,我總是在心裡想,假如有一天,我
能跟四姐這樣的女中英雄坐在—起喝酒,那又多麼開心。」
    她也將一杯酒喝了下去,而且喝得很快。
    風四娘看著她,忽然間覺得她沒有剛才那麼可恨了——千穿萬破,馬屁不穿,這句
話實在是千古不變的真理。
    但蕭十一郎臉上卻又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彷彿是憐憫又彷彿是悲傷。
    三杯冷酒,半碗麵下了肚之後,風四娘的心情又好了些。
    她慢慢地嚼著一片豬耳朵,道:「現在我的氣已消了,你為什麼還不說?」
    蕭十一郎卻歎了口氣,道:「千頭萬緒。你要我從哪裡說起?」
    風四娘眼珠轉了轉,道:「當然是從那一戰說起。」
    蕭十一郎道:「哪一戰?」
    風四娘道:「當然是你跟逍遙侯的那一戰。」
    那一戰早已轟動武林,但卻偏偏沒有一個人能親眼看見,也沒有人知道戰局的結果。
    古往今來,武林高手的決戰,實在沒有比這一戰更奇怪、更神秘的。
    蕭十一郎又乾了兩杯,才長長歎息了一聲,道:「那天我本來是準備死的,我知道
天下絕沒有任何人能是逍遙侯的對手。」
    風四娘道:「可是你現在還活著。」
    蕭十一郎道:「這實在連我自己都想不到。」
    風四娘道:「逍遙侯呢?」
    蕭十一郎道:「他已死了!」
    風四娘的眼睛裡發出了光,用力一拍案子,大聲道:「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戰勝他
的,你的武功也許不如他,可是你有一股別人比不上的勁。」
    蕭十一郎苦笑道:「只可借我就算有一百般勁,也不是他的對手。」
    風四娘怔了怔,道:「你不是他的對手?」
    蕭十一郎道:「不是。」他歎息著,又道:「我最多只能接得住他兩百招,兩百招
後我已精疲力竭,若不是他存心想讓我多受點罪,我早已死在他掌下。」
    風四娘道:「可是你現在還活著,他卻死了。」
    蕭十一郎道:「那只因就在我快死的時候,忽然有個人救了我。」
    風四娘道,「誰救了你?」
    蕭十一郎道:「她!」
    「她」當然就是冰冰。
    風四娘動容道:「她怎麼救了你的?」
    蕭十一郎道:「那條路的盡頭,是一片絕崖,我們就是在那絕崖上交手的。」
    風四娘在聽。
    蕭十一郎道:「那片絕崖兩面壁立如削,下面就是萬丈深淵。」
    風四娘歎道:「那一定就是他早已替你準備好了的墳墓。」
    蕭十一郎道:「他自己也這麼說,他說那片絕崖,本就是殺人崖。」
    殺人崖,好凶險的名字。
    只聽見這名字,風四娘就似已想像到那一片窮山惡谷,谷底還堆積著纍纍屍骨。
    蕭十一郎道:「那本是他的殺人崖,他一向喜歡在那裡殺人。」
    風四娘歎道:「因為在那裡殺了人後,連埋都不必埋。」
    蕭十一郎道:「他已不知在那裡殺過多少人,那萬丈深淵下,已不知有多少死在他
手下的冤魂,所以他一聽見絕崖下的呼喚,他的膽子雖大,也不禁嚇呆了。」
    風四娘道:「呼喚?什麼呼喚?」
    蕭十一即道:「他正準備殺我時,忽然聽見絕崖下有人在呼喚他的名字。」
    風四娘道:「他也有名字?」蕭十一郎道:「他並不姓天,他姓哥舒,叫哥舒天,
本是安西哥舒部的後裔,並不是漢人。」
    風四娘歎道:「難怪江湖中從來也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實姓,想必他也不願別人知
道他是個化外的夷狄。」
    蕭十一郎道:「就因為世上從來也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實姓,所以,他聽見絕崖下
有人在呼喚他的名字,才會更吃驚。」
    風四娘道:「想必一定是以為那些被他打下絕崖的冤魂,在向他索命來了。」
    蕭十一郎道:「所以這呼喚的聲音一響起,他整個人都似已僵硬。」
    風四娘道:「你當然不會錯過這機會的。」
    蕭十一郎道:「那時我的力氣將盡,就算有機會,我也無力殺他的,可是我一刀砍
在他背上後,他自己忽然好像瘋了一樣,向絕崖下跳了了去。」
    風四娘黯然歎道:「一個人手上的血腥若是太多了,遲早總有這麼樣一天的。」
    一一老天要毀滅一個人時,豈非總是要先令他瘋狂的?
    一個人的虧心事若是做得太多了,豈非總是會有瘋狂的一天?
    風四娘又忍不住問道:「在絕崖下呼喚他的人,究竟是誰呢?」
    冰冰道:「是我。」
    風四娘當然也已想到是她:「可是你怎麼會在那崖下的?又怎麼會知道他的真名實
姓?」
    冰冰道:「我知道,因為……」
    她美麗蒼白的臉上,忽然露出—種奇特而悲傷的表情,慢慢地接著說:「因為我是
他的妹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