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
第三五章 割鹿刀

    西面的跨院裡卻沒有點燈。
    沒有燈,有人?
    一株捂桐,孤零零地佇立在月光下,窗紙上零零落落地有幾片梧桐的影子。
    窗子是關著的,門也關著。
    冰冰拉住了蕭十一朗的手,悄悄道:「屋裡這麼黑,可能有埋伏」蕭十一郎點點頭。
    冰冰道:「我們絕不能就這樣衝進去。」
    這次蕭十一郎卻沒有聽她的話,突然甩脫了她的手,衝過去,一舉打開了門。
    黑暗中突然有個人沖冷道:「站在那裡莫要動否則我就宰了她。」
    蕭十一郎居然笑了笑,道:「你敢殺了她?難道你也想死?」
    越危險的時候,他反而往往會笑,因為,他知道笑不但能使自己情緒穩定,也能使
對方摸不清他的虛實。
    黑暗中的人果然沉默了下來,他的笑果然給了達人一種說不出的壓力。
    可是他也沒有再往前走,他並不想看著這人出手。
    忽然間,燈光亮了。
    一個人手裡掌著燈,燈光就照在她驗上。
    一張甜笑而俏皮的臉,漆黑的頭髮,梳著根烏油油的大辮子,笑起來就像是春天的
花朵。
    風四娘就坐在她的身邊,打扮得就像是個新娘子一樣,但卻木頭人般坐在那裡,動
也不動。
    心心本來是想帶她走的,只可惜以不能解開她的穴道,也沒法於背起她。
    縱然能抱著她,也一定會被追上。
    所以風四娘終於看見了蕭十一郎,蕭十一朗也終於看見了風四娘。
    風四娘並沒有老,看來甚至比兩年前還年輕了些。
    她的眼睛還是那麼亮,此刻正在看著蕭十一郎,眼睛帶著種誰也說不出有多麼複雜
的表情。也不知是歡喜還是悲傷?是感動還是埋怨?
    蕭十一郎還在微笑著,看著她,喃喃道:「這個人為什麼越來越年輕了?難道她其
是女妖怪」就在這一瞬間,他忽然又變成了以前的那個蕭十一郎了。
    他身上這套乾淨筆挺、最少值八十兩銀子—套的衣服,現在又好像剛在泥裡打過滾
出來,臉上又露出了那種懶洋洋的、好像天塌下也不在乎的微笑。
    風四娘全身的血似已忽然沸騰了起來,恨不得立刻衝過去,撲在他懷裡,又恨不得
用力咬他一口,再給他個大耳光。
    她每次看見他的時候心裡都有這種感覺,這究竟是愛?還是恨?她自己水遠也分不
清。
    心心的一雙大眼睛,也盯在蕭十一郎臉上,忽然歎了一口氣,道:蕭十—郎真不愧
是蕭十一郎,難怪有這麼多人愛他又有這麼多人恨他。」
    蕭十一郎剛才看了她一眼,只一眼就似已將她這個人從頭到腳都看清楚了。
    心心又歎道:「他的這雙眼睛果然其要命,要看人的時候,就好像人家身上沒穿衣
服一樣。」
    蕭十一郎也歎了口氣,道:「只可惜你還是個孩子,否則……」
    心心故意挺起了胸,用眼角瞟著他,道:「否則你想怎麼樣?」蕭十一郎忽然沉下
了臉,冷冷道:「否則你現在早已死了三次。」
    心心臉色變了變,又笑道:「只可惜你還沒有走過來,風四娘也死了三次。」
    蕭十一郎冷笑道:「你也敢殺人?」
    心心道,「我不敢。」她又笑了笑,接著道:「我也不敢吃肉,我怕胖,可是我每
天都吃肉。」
    蕭十一郎道:「你殺過人?」
    心心道:「殺的不多,到現在為止,一共還不到八十個。」
    蕭十一郎居然也笑了笑,道:「我喜歡殺過人的人。」
    心覺得奇怪了:「你喜歡?」
    蕭十一郎道:「只有殺過人的人,才知道被人殺是件很苦的事。」
    心心承認:「的確很苦,有些人臨死的時候,連褲襠都會濕的。」
    蕭十一郎道:「所以你當然不想要我殺死你。」
    心心笑道:「無論誰想殺我,我都會難受的,你也不例外。」
    蕭十一郎道:「所以我們不妨談個交易」心心道,「什麼交易?」
    蕭十一郎道:「你現在若要走,我也絕不攔你,你說不定可以太太平平地活到八十
歲了。」
    心心道:「這交易好像很公道。」
    蕭十一郎道:「公道極了。」
    心心道:「可是我也想跟你談個交易。」
    蕭十一郎道:「哦!」
    心心道:「你現在若要走,我也絕不攔你,風四娘說不定就可以太太平乎地活到八
十歲了。」蕭十一郎大笑,道:「這交易好像也很公道。」
    心心道:「公道極了。」
    蕭十一郎大笑著,好像還想再說什麼,可是他的笑聲卻又突然停頓。
    就在他笑聲停頓的達一瞬間,窗外已有個人緩緩道:「無論你們談什麼交易,我都
抽三成。」
    說話的聲音並不大。
    因為他知道自己說話的聲音無論多輕,別人都一定會注意聽的。
    只有那些對自己的力量毫無自信的人,說話才會大聲窮hou,生怕別人聽不見。
    蕭十一郎歎了口氣。他知道自己又遇到了很難對付的人。
    這個人看起來卻並不傷很難對付的樣子。
    他看來並不太老,也並不太年輕,身上穿的衣服並不太華麗,也並不太寒酸,身材
並不太胖,也並不太瘦,說話很溫柔,態度也很和氣。
    他正是那種你無論在任何城市中,都隨時可能看見的一個普通人。
    一個很普通的生意人,有了一點點地位,也有了—點點錢,有個很賢慧的妻子,有
三四個孩子,也許還有一兩個婢妾,很可能是家小店舖助老闆,也很可能是家大商號的
掌櫃。
    他看來甚至比牡丹樓的呂掌櫃以及這客棧的牛掌櫃更像是個掌櫃的。
    他唯一不像生意人的地方,就是他走進這屋子來的地方。
    開始說話的時候,他還在後面的一扇窗戶外,但是這句話剛完,他整個人已從前面
的門外走了進來。
    他走得並不快,卻也不慢,恰好走到蕭十一郎身旁時,就停了下來。
    他微笑著抱了抱拳,道:「我姓王,王萬成。」
    王萬成,這也正是那種你隨時都會聽到、也隨時都會忘記的普通名字。
    蕭十一郎並沒有說「久仰」,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江湖中有這麼樣一個人。
    王萬成微笑著,又道:「各位想必都沒有聽說過江湖中有我這麼樣一個人。」
    蕭十一郎承認。
    王萬成道:「但我卻已久仰各位了。」
    蕭十一朗道:「哦。」
    王萬成道:「各位都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人物,尤其是風四娘和蕭十一郎。」
    心心忽然道:「你既然知道他就是蕭十一郎,他跟我談交易,你還敢抽三成?」
    王萬成微笑道:「就算是天王老子在這裡說交易,我也抽三成。」
    他的聲音還是很溫柔,態度還是很和氣,但這句話卻已不像是生意人說的了。
    心心眨著眼,道:「這是你的地盤?」
    王萬成道:「不是。」
    心心道:「既然不是你的地盤,我們談交易,你為什麼要抽三成?」
    王萬成道:「不為什麼,我就是要的三成。」
    心心笑了,道:「我本來以為你是個很講理的人,誰知道你簡直比強盜還橫。」
    王萬成道:「我不是強盜,強盜十成全要,我只抽三成。」
    心心道:「你知道我們談的交易是什麼?」
    王萬成點點頭,道:「是風四娘。」
    心心道:「這種交易你也能油三成?」
    王萬成道:「我只要她—條大腿,半邊胸脯,一雙眼睛。」
    心心笑道:「你把也當做什麼了?一隻雞?」
    王萬成道:「若是一隻雞,我就要脖子,不要眼睛,雞眼睛吃不得。」心心眼珠子
轉了轉,忽然道:「好,我讓你抽好了。」
    王萬成道:「我抽的本不多。」
    心心道:「卻不知你要地左腿,還是右腿?」
    王萬成道:「左右部行。」
    心心道:「左腿的肉緊些,你若要左腿,我還可以奉送一雙耳朵給你。」
    王萬成道:「多謝。」
    心心道:「你有沒有刀?」
    王萬成道:「沒有。」
    心心道:「蕭十一郎有,你為什麼不借他的刀一用?」
    王萬成居然真的向蕭十一郎笑了笑,道:「我用過就還你。」
    蕭十一郎一直靜靜地聽著,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這時才淡淡道:「無論誰要借我
這把刀,都得要有抵押的。」
    王萬成道:「你要什麼抵押?」
    蕭十一郎道:「我只要你一雙手,半個腦袋。」
    王萬成聲色不動,微笑道:「那也得用刀才割得下來。蕭十一郎道:「我有刀。」
    王萬成道:「你為什麼不來割?」
    落十一郎道:「好。」
    他的手已經握著刀柄。
    就在這時,那牛掌櫃忽然衝了進來,大聲道:「這裡是客棧,大爺們若要割人的腦
袋,千萬要換個地方。若是在這裡殺了人,這地方還有誰敢來住?」
    他衝過來,擋在蕭十一郎面前,打恭作揖,差點就跪了下去:「求求大爺,你千萬
做做好事,千萬不要在這裡動刀。」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他脖子後的衣領裡已射出了三枚「低頭緊背花裝弩」,左右衣
袖裡,也各射出了二根袖箭,手腕接著一翻,左手三枝金錢鏢,右手三塊飛蝗石。
    三五一十五件暗器,突然間已同時發出,擊向蕭十一郎上下十五處要穴。
    兩人距離還不到三尺,暗器的出手又狠又快,無論誰想避開這十五件暗器都難如登
天。
    所以,蕭十一郎根本沒有的避——也根本用不著閃避。
    刀光一閃,三根花裝弩,三枚金錢鏢,三塊飛蝗石,六根袖箭,竟都被他一刀削成
了兩半,雨點般落下。
    刀光再一閃,已到了牛掌櫃的咽喉。
    牛掌櫃的臉色已發綠。
    只聽—個人冷冷道:「我這把刀雖比不上割鹿刀,但要割掉一個人的腦袋,倒也很
容易。」
    這是呂掌櫃的聲音,牡丹樓的呂掌櫃。
    他的手裡也有柄刀,刀已架在冰冰的咽喉上。
    冰冰他人似已結成冰,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
    再看那王萬成,已經到了風四娘身後,微笑著道:「有些人不用刀也一樣能夠殺人
的,我殺人就一向不用刀。」
    蕭十一郎的人似也結成了冰。
    心心看著他,輕經地歎了口氣,道:「看來這次你已輸定蕭十一郎道,」你呢?」
    心心道:「我也輸了,而且輸得很服氣。」
    蕭十一即道:「哦?」
    心心歎道:「我已來了四五天,竟一直都沒有看出這兩位掌拒的全是高手,所以我
輸得口服心服,根本無話可說。」
    王萬成道:「現在的贏家是我們,只有贏家才有資格說話。」
    蕭十一郎道:「我在聽。」
    王萬成道:「你想不想她們活著?」
    蕭十一郎道:「想。」
    王萬成道:「那麼你先放了牛掌櫃。」
    蕭十一部道:「行。」
    一個字說出,他的刀已入鞘。
    王萬成道:「還有你的刀。」
    蕭十一郎道:「刀在。」
    王萬成道:「交給他帶過來。」蕭十一郎道:「行。」
    他連考慮都沒有考慮,就解下了他的刀。
    割鹿刀。
    牛掌櫃接過了刀,眼睛立刻亮了。
    就是這柄刀,曾經今天下英雄共逐,刀上也不知染了多少英雄的血。
    就是這柄刀,在江湖中也不知造成了多少驚天動地的大事。
    現在這柄刀竟已到了他手裡。
    他緊緊握刀,全身都已因興奮而發抖,他幾乎不能相信是真的。
    心心眼睛裡也不禁露出羨慕之色,輕輕歎息,道:「若有人肯為我而捨棄割鹿刀,
我就算要為他死,也是心甘情願的了。」
    王萬成微笑著道:「想不到蕭十一郎竟是個如此多情多義的人。」
    他的眼睛也盯在刀上。
    牛掌櫃遲疑著,終於捧著刀,走了過去。
    蕭十一郎突然道:「等一等。」
    牛掌櫃沒有等,他的身子已躥起,但就在這時,一隻手突然伸過來,在他肘上輕輕
一托。
    他的人竟不由自主,凌空翻了個身,落下來時,手裡的刀巳不見了。
    刀又到了蕭十一郎手裡。
    他隨隨便便地就將這柄刀送了出去,隨隨便便地又將這柄刀要了回來,竟好像將這
種事當做了兒戲一樣。
    王萬成皺眉道:「你捨不得了?」
    蕭十一郎笑了笑,道:「刀本不是我的,我為何捨不得?」
    王萬成道:「既然捨得,為何又奪回去?」
    蕭十—郎淡淡道:「我能送出去,就能奪回來,能奪回來。也能再送出去。」
    王萬成道:「很好。」
    蕭十一郎道:「只不過我想先問清楚—件事。」
    王萬成道:「你問。」
    蕭十一郎道:「據說近年來江湖中出了個很可怕的人,叫軒轅三成。」
    王萬成也在聽著。
    蕭十一郎道:「無論黑白兩道的交易,只要被他知道,他都要袖三成,若有人不肯
答應,不出三日,就屍骨無存。」
    王萬成歎道:「好厲害的人。」
    蕭十一即道:「據說這人不但武功高絕,而且行蹤詭秘,能見到他真面目的人並不
多。」
    王萬成道:「難道你想見見他?」
    蕭十一郎道:「據說他很喜歡姑蘇這地方,每當春秋佳日,他總會到這裡來住一陣
子。」
    王萬成道:「所以你也來了。」
    蕭十一郎道:「我想來跟他談個交易。王萬成道:「什麼交易?」
    蕭十一郎道:「江湖中每天也不知有多少交易,若是每筆交易都能抽三成,只抽一
天,就已可終生吃喝不盡,何況他已抽了兩年。」
    王萬成道:「所以你也想來抽他三成?」
    蕭十一郎道:「抽他七成。」
    王萬成道:「七成?」
    蕭十一郎道:「他既然只要三成,我就讓他留三成。」
    王萬成道:「他肯答應?」
    蕭十一郎道:「他若不肯答應,不出三日,我也叫他屍骨無存。」
    王萬成笑了,道:「幸好我不是軒轅三成,我是王萬成。」
    蕭十一郎道:「但你卻一定是他手下的人。」
    王萬成道:「哦?」
    蕭十一郎道:「你豈非也只抽三成?」
    王萬成終於歎了口氣,道:「看來無論什麼事都很難瞞得過你。」
    蕭十一郎道:「的確很難。」
    王萬成道,「你想要我帶你去找他?」
    蕭十一郎點點頭。
    王萬成道:「你想我會答應嗎?」
    蕭十一郎道:「你若不答應,現在我就要你屍骨無存。」
    王萬成又笑了笑:「你不怕我先殺了她們?」
    蕭十一郎道:「不伯。」
    王萬成沉下了臉,道:「先割下這位冰冰姑娘一隻耳朵來,讓他看看。」
    呂掌櫃微笑道:「這柄刀雖然不如割鹿刀,要割人耳朵,倒也方便得很。」
    他的刀鋒一轉,竟真的向冰冰左耳削了下去。
    冰冰—直都安安靜靜地站在那裡,就好像一隻任人宰割的小鴿子。
    僅就在這時,她腳步忽然輕輕一滑,左手在呂掌櫃肘上輕輕一托。
    呂掌櫃竟也不由自主,凌空翻了個身,手裡的刀竟已到了冰冰手裡。
    只見刀光一閃,左耳忽然一片冰冷。
    等他落下來時,冰冰竟又將刀塞回他手裡,刀尖上游然挑著只鮮血淋清的耳朵。
    不是冰冰的耳朵,是他自己的耳朵。
    冰冰又安安靜靜地站在那裡,就好像是只只能任人宰割的小鴿子。
    但呂掌校已知道她不是只鴿子了。
    無論誰的耳朵被人割了下來,都絕不會再將那個人當做鴿子的。
    他看著刀尖上的耳朵,再看了看從耳朵上滴落下來的血——滴在他衣服上的血。
    而後他才覺得一陣劇痛,就像是一根尖針般,從他左耳直刺入腦裡。
    他突然暈了過去。
    牛掌櫃的臉色又開始發綠。
    一個人在真正恐懼的時候,臉色並不是發青,而是發綠。
    一種很奇怪的慘綠色,若沒有親眼看見過的人,很難想像那是種什麼樣的顏色。
    心心的臉色也有點變了,歎息著道:「看不出這位弱不禁風的姑娘,居然也是位身
懷絕技的高手,看來我這雙眼睛簡直該挖出來才對。」
    冰冰看著她,柔聲道:「你真的想挖出來?」
    心心立刻搖頭,「假的。」
    冰冰道:「我不喜歡聽人說假話。」
    心心一句話都不再說,忽然扭過頭,像只中了箭的兔子般,躥了出去。
    蕭十一郎歎了口氣,他忽然發現女人對付女人,通常都比男人有效得多。
    王萬成也歎了口氣,道:「我一向以為風四娘已是江湖中最凶的女人,想不到還有
你。」
    冰冰道:「你還想不想要人割我的耳朵?」
    王萬成道:「不想。」
    冰冰道:「你肯帶我們去找軒轅三成?」
    王萬成道:「我不肯。」
    冰冰道:「你想怎麼樣?」
    王萬成道:「我還有最後一注,想跟你們再賭一賭。」
    冰冰道:「你的賭注是什麼?」
    王萬成道:「風四娘。」他笑了笑,又道:「我殺了風四娘,你當然不會傷心,可
是蕭十一郎……你總該知道蕭十一即是個多情的人。」
    冰冰不能否認。
    蕭十一郎道:「你若殺了風四娘,你也得死。」
    王萬成道:「所以我並不想殺她,只想用她來跟你賭一賭。」
    蕭十一郎道:「賭什麼?」
    王萬成道:「賭你的刀。」
    蕭十一郎道:「怎麼賭?」
    王萬成道:「你既然能在三招中擊敗伯仲雙俠,當然也能在三招中擊敗我的,我只
不過是個無名小卒而己。」
    自己說自己是個無名小卒的人,想必就一定有兩下子。
    蕭十一郎明白這道理,可是他現在似已沒有選擇的餘地。
    王萬成道:「我若勝了,我就帶著風四娘同你的割鹿刀一起走。」
    蕭十一郎誼:「你若敗了呢?」
    王萬成道:「我就先放了風四娘,再帶你去見軒轅三成。」
    蕭十一郎道:「你說的話算數?」
    王萬成歎道:「我若已被你擊倒,說的話又怎麼能不算數?」他微笑著,又道:
「我當然也相信你是個說話算數的人。蕭十一即道:「三招?」
    王萬成道:「刀還在你手裡,你還可以用刀。」
    蕭十一郎道:「你用什麼?」
    王萬成歎道:「世上還有什麼兵器能比得上割鹿刀?我又何必再用兵器?」
    蕭十一郎道:「好,一言為定。」
    王萬成道:「一言為定。」
    突聽一個人歎息著道:「蕭十一郎,這次你才是真的輸定了。」
    說話的人是花如玉。
    他背負著雙手,歎息著走了進來,也不知是真的在為蕭十一郎惋惜,還是在幸災樂
渦。
    不管是哪種原因,看他的神色,竟似真的算準蕭十一郎已輸定了。
    冰冰忍不住問道:「你憑什麼說他已輸定了?」
    花如玉道:「只為一點。」
    冰冰道:「哪一點?」
    花如玉道:「近年來江湖中又出了四五個很難對付的人,軒轅三成就是其中之一。」
    冰冰道:「我知道。」
    花如玉道:「你知不知道這個人就是軒較三成?」
    這個人就是王萬成,王萬成就是軒轅三成。
    冰冰歎了口氣,道:「其實我早該想到的。」
    花如玉道,「只可惜他看來並不像是個那麼可怕的人。」
    冰冰道:「就因為他看來一點也不像,所以他才一定是軒轅三成。」
    花如玉撫掌笑道:「有道理。」他忽然又問道:「你知不知道我剛才到什麼地方去
了?」
    冰冰不知道。
    花如玉道:「我剛才就是找他去了。」
    冰冰道:「找軒轅三成?」
    花如玉點點頭,道:「他約我去的,因為他要跟我談個交易。」
    冰冰道:「什麼交易?」
    花如玉道:「他要我將風四娘賣給他。」
    冰冰道:「他約你去談過交易,他自己卻到這裡來了,等你回來時,風四娘已到了
他手裡,說不定連你那位姑娘都已到了他手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