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
第一一章 淑女與強盜

    沈壁君醒來得很早。
    風已往,火仍在燃燒著,顯然又添了柴,這四面漏風的破廟裡,居然充滿了溫暖之
意。
    但火堆旁那奇怪的男人已不在了。
    難道他已不辭而別?
    沈壁君望著這閃動的火焰,心裡忽然覺得很空虛、很寂寞、很孤獨,就像是忽然間
失去了什麼?
    她甚至有種被人欺騙、被人拋棄了的感覺。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會有這種感覺。他們本就是陌生人,她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也沒有對她作過任何允諾。
    他要走,自然隨時都可以走,也根本不必告訴她。但就連她的丈夫離開她的時候,
她都沒有現在這種感覺。
    這是為了什麼?
    「一個人在遭受到不幸、有了病痛的時候,心靈就會變得特別脆弱、特別需要別人
的同情和安慰,特別不能忍受寂寞。」
    她試著替自己解釋,但自己對這樣的解釋也並不十分滿意,她只覺心亂得很,一時
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就在這時,那蒼涼而蕭索的歌聲已自門外傳了進來,聽到這歌聲,
沈壁君的心情立刻就改變了,甚至連那堆火都忽然變得更明亮、更溫暖了。
    蕭十一郎已走了進來。
    他嘴裡哼著歌,左手提著桶水,右手挾著一捆不知名的藥草。他的步履是那麼輕快,
全身都充滿了野獸般的活力。
    這男人看起來就像是一頭雄獅、一隻猛虎。卻沒有獅虎那麼凶暴可怕。看來他不但
自己很快樂,也能令每個看到他的人都感染到這份快樂。
    沈壁君面上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蕭十一郎的眼睛也正好自她面上掃過。
    沈登君帶著笑道:「早。」
    蕭十一郎談淡道:「現在已不早了。」
    他只看了她一眼,目光就移向別處。雖只看了—眼,但他看著她的時候,目光也忽
然變得很溫柔。
    沈壁君道:「昨天晚上……」
    想到昨天晚上的那碗湯,湯中的眼淚,她的臉就不覺有些發紅,垂下了頭,才低低
地接著道:「昨天晚上真麻煩你了,以後我一定會……」
    蕭十一郎不等她說完,就已打斷了她的話,冷冷道:「我最喜歡別人報答我,無論
用什麼報答我都接受。但現在你說了也沒有用,所以還不如不說的好。」
    沈壁君楞住了。
    她發現這個人每次跟她說話,都好像準備要吵架似的。
    在她的記億中,男人們對她總是文質彬彬、慇勤有禮,平時很粗魯的男人,一見到
她也會裝得一表斯文。平時很輕佻的男人,一見到她出會裝得一本正經,她從來也未見
到一個看不起她的男人。
    現在她才總算見到了。
    這人簡直看都不看她一眼。
    這人到底有什麼毛病?竟會看不出她的美麗?
    火堆上支著鐵架,鐵架上吊著個大鍋,昨天晚上那碗湯,就是用這個鐵鍋熬出來的。
現在鍋裡的湯也不知是被熬干了,還是被喝光了,鐵鍋已被烤得發紅,蕭十一朗將一桶
水全都倒入鍋裡。
    只聽「滋」的一聲,鍋裡冒出一股青煙。
    然後蕭十——郎就又坐到火堆旁,等著水沸。
    「這人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這破廟就是他的家?他為何連姓名都不肯說出?難道
他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沈壁君對這個人越來越好奇了,卻又不好意思問他,只希望他能自己說說自己的身
世,就算不全說出來,隨便說兩句也好。
    但蕭十一郎嘴裡又開始哼那首歌,眼睛又開始閉了起來。
    似乎根本已忘了有她這麼一個人存在。
    「他既然不願理我,我為什麼還要留在這裡?」
    沈壁君忽然對自己生起氣來,大聲道:「我姓沈,無論什麼時候你到大明湖畔的
『沈家莊』去,我都會令人重重地酬謝你,絕不會讓你失望。」
    蕭十一朗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道:「你現在就要回去?」
    沈壁君道:「是。」
    蕭十一郎道:「你走得回去麼?」
    沈壁君不由自主望了望自己的腿,才發覺腿已腫得比昨天更厲害了。最可怕的是,
腫的地方已完全麻木,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莫說走路,她這條腿簡直已連抬都無法抬起。
    鍋裡的水沸了。
    蕭十一郎慢慢地將那捆草藥解開,仔細選出了幾樣,投入水裡,用—根樹枝慢慢地
攪動著。
    沈壁君望著自己的腿,眼淚又忍不住要流了出來。她是個很好強的人,從來也不願
求人。
    可是現在她卻別無選擇的餘地。
    這是無對奈何的事,每個人一生中都難免會遇到這種事,她只有忍耐,否則就只好
發瘋。
    沈壁君長長地吐出口氣,囁嚅著道:「我——我還想麻煩你一件事。」
    蕭十一郎道:「嗯。」
    沈壁君道:「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雇輛車子,載我回去?」
    蕭十一朗道:「不能。」
    他回答得實在乾脆極了,沈壁君楞了楞,忍住氣道:「為什麼不能?」
    蕭十一郎道:「因為這地方是在半山上,因為拉車的馬沒有—匹會飛的。」
    沈壁君道:「可是——我來的時候……。」
    蕭十一郎道:「那是我抱你上來的。」
    沈壁君的臉立刻緋紅了起來,連話都說不出了。
    蕭十一郎悠然道:「現在你自然不肯再讓我抱你下去,是不是?」
    沈壁君忍耐了很久,終於還是忍不住道:「你——你為何要——要帶我到這裡來?」
    蕭十一朗道:「不帶你到這裡來,帶你到哪裡去?你若在路上撿著一隻受了傷的小
貓小狗,是不是也會將它帶回家呢?」
    沈壁君緋紅的臉一下子又氣白了。
    她從來也沒有想到去打男人的耳光,但現在她若有了力氣,也許真會重重地給這人
幾個耳刮子。
    蕭十一朗慢慢地站了起來,慢慢地走到神案前,盯著她的腿。
    沈壁君的臉又紅了,真恨不得將這條腿鋸掉。她拚命將這條腿往裡縮,但蕭十一郎
的眼睛連一刻也不肯放鬆。
    沈壁君又羞又怒,道:「你——你想幹什麼?」
    蕭十一郎淡淡道:「你的腳已腫得像個粽子,我正在想,要用什麼法子才能將你的
鞋襪脫掉。」
    沈壁君幾乎忍不住要大叫起來,這男人居然想脫她的鞋襪,她的腳就連她的丈夫都
沒有真正看到過。
    只聽蕭十一朗喃喃道:「看樣子脫是沒法子脫掉的了,只有用刀割破……」
    他嘴裡說著說著,竟真的自腰畔拔出了一把刀。
    沈壁君額聲道:「我本來還以為你是個君子,誰知你——你……」
    蕭十一郎道:「我並不是君子,卻也沒有替女人脫鞋的習慣。」
    他忽然將刀插在神案上,又將那捅水提了過來,冷冷道:「你若想快點走回去,就
趕快脫下鞋襪,放在這捅水裡泡著,否則你說不定只有一輩子住在這裡。」
    在那個時候,你若想要一位淑女脫下她的鞋襪,簡直就好像要她脫衣服差不多困難。
    因為在那個時候,一個女人若肯在男人面前脫下自己的鞋襪,那麼別的東西她也就
差不多可以脫下來了。
    沈壁君現在卻連一點選擇也沒有。
    她只希望這人能像個君子,把頭轉過去。
    蕭十一郎的眼睛卻偏偏睜得很大,連一點轉頭的意思也沒有。
    沈壁君咬著嘴唇,道:「你——你能不能到外面去走走?」
    蕭十一郎道:「不能。」
    沈壁君連耳根都紅了,呆在那裡,真恨不得死了算了。
    蕭十一郎道:「你不要以為我想看你的腳。你這雙腳現在已沒有什麼好看的,我只
不過想看看你中的究竟是什麼毒而已。」
    他冷冷地接著道,「毒性若再蔓延上去,你說不定連別的地方也要讓人看了。」
    這句話真的比什麼都有效。
    沈壁君慢慢的,終於將一雙腳都泡入水裡。
    一個人若能將自己的腳舒舒服膠地泡在熱水裡,他對許多事的想法和看法就多多少
少會改變些的。
    脫鞋子的時候,沈壁君全身都在發抖,但現在她的心已漸漸平靜了下來,覺得一切
事並不如自己方才想像中的那麼可怕。
    蕭十一郎已沒有再盯著她的腳。
    他已看得很清楚了。
    這時他已經選出了幾種藥草,摘下了最嫩的一部份,放在嘴裡慢慢地咀嚼著,彷彿
在品嚐著它們的滋味。
    沈壁君垂頭看著自己的腳,卻分不清自己心裡是什麼滋味。
    她居然會在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洗腳——她只希望這是場噩夢,能快些過去,快些
忘掉。
    突聽蕭十一郎道:「把你受傷的腳抬起來。」
    這次沈壁君並沒有反抗,她好像已認命了。
    這就是女人最大的長處——女人都有認命的時候。
    有許多又聰明、又美麗的女人,嫁給一個又醜又笨的丈夫,還是照樣能活下去,就
因為她們能夠「認命」。
    有很多人都有種很「奇妙」的觀念,覺得男人若不認命,能反抗命運,那他就是英
雄好漢。
    但女人若不認命,若也想反抗,就是大逆不道。
    沈壁君足踝上的傷口並不大,只有紅紅的一點,就好像剛被蚊子叮了一口時的那種
樣子。但紅腫卻已蔓延到膝蓋以上。
    想起了那可怕的「孩子」,沈壁君到現在手腳還難免要發冷,她足踝被那「孩子」
踢中時,絕未想到後果竟是如此嚴重。
    蕭十一郎已將嘴裡咀嚼的藥草吐了出來,敷在她的傷口上。她心裡也不知是羞惱,
還是感激。
    她只覺這藥冰冰涼涼的,舒服極了。
    蕭十一郎又在衣服上撕下一塊布條,放到水裡煮了煮,再將水擰乾,用樹枝挑著送
給沈壁君,道:「你也許從來沒有包紮過傷口,幸好這還不是什麼困難的事,你總該做
得到。」
    這次他話來說完,頭已轉了過去。
    沈壁君望著他高的背影,她實在越來越不瞭解這奇怪的人了。
    這人看來是那麼粗野,但做事卻又如此細心;這人說話雖然又尖銳、又刻薄,但她
也知道他絕沒有傷害她的意思。
    他明明是個好人。
    奇怪的是,他為什麼偏偏要教人覺得他不是個好人呢?
    蕭十一郎又哼起了那首歌,歌聲仍是那麼蒼涼、那麼寂寞、你若看到他那張充滿了
熱情與魔力的臉,就會覺得他實在是個很寂寞的人。
    沈壁君暗中歎了口氣,柔聲道:「謝謝你,我現在已覺得好多了。」
    蕭十一朗道:「哦?」
    沈壁君笑道:「想不到你的醫術也如此高明,我幸虧遇見了你。」
    蕭十一朗道:「我根本不懂什麼醫術,只不過懂得怎麼才能活下去。每個人都要活
下去的,是不是?」
    沈壁君慢慢地點了點頭,歎道:「我現在才知道,除非在萬不得已的時候,否則沒
有人會想死的。」
    蕭十一郎道:「非但人要活下去,野獸也要活下去。野獸雖不懂什麼醫道,但它們
受了傷的時候,也會去找些藥草來治傷,再找個地方躲起來。」
    沈壁君道:「真有這種事?」
    蕭十一朗道:「我曾經看到過一匹狼,被山貓咬傷後,竟逃到一個沼澤中去,那時
我還以為它是在找自己的墳墓。」沈壁君道:「它難道不是?」
    蕭十一郎笑了笑,道:「它在那沼澤中躲了兩天,就又活了。原來它早已知道有許
多藥草腐爛在那田澤裡,它早已知道該如何照顧自己。」
    沈壁君第一次看到了他的笑容,似乎只有在談到野獸時,他才會笑。他甚至根本不
願意談起人。
    蕭十一郎還在笑著,笑容卻已有些淒涼,慢慢地接著道:「其實人和野獸也一樣,
若沒有別人照顧,就只好自己照顧自己了。」
    人真的和野獸一樣麼?
    若是在一兩天之前,沈壁君聽到這種話,一定會認為說話的人是個瘋子!但現在,
她卻已忽然能體會這句話中的淒涼辛酸之意。
    她這一生中,時時刻刻都有人在陪伴著燭、照顧著她,直到現在她才知道寂寞與孤
獨竟是如此的可怕。
    沈壁君漸漸已覺得這人一點也不可怕了,非但不可怕,甚至還有些可憐,她忍不住
想對這人知道得更多些。
    人們對他們不瞭解的人,總是會生出一種特別強烈的好奇心,這份好奇心往往又會
引起許多種別的感情。
    沈壁君試探著問到:「這地方就是你的家?」
    蕭十一朗道:「最近我常常住在這裡。」
    沈壁君道:「以前呢?」
    蕭十一郎道:「以前的事我全都忘了,以後的事我從不去想它。」
    沈壁君道:「你……你難道沒有家?」
    蕭十一郎道:「一個人為什麼要有家?流浪天下,四海為家,豈非更愉快得多?」
    當一個人說自己寧願沒有家時,往往就表示他想要個家了!只不過「家」並不只是
間屋子,並不是很容易就可以建立的——要毀掉卸很容易。
    沈壁君忍不住輕輕歎了口氣,道:「每個人遲早都要有個家的。你若是有什麼困難,
我也許可以幫助你……」
    蕭十一郎冷冷道:「我也沒有什麼別的圍難,只要你肯閉上嘴,就算是幫我個大忙
了。」
    沈壁君又愣住了。
    像蕭十一郎這樣不通情理的人,倒也的確少見得很。
    就在這時,突聽一陣腳步聲響,兩個人匆匆走了進來。
    這破廟裡居然還會有人來,更是令人想不到的事。
    只見這兩人都是相貌堂堂、衣衫華麗,氣派都不小。佩刀的人年紀較長,佩劍的人
看來只有三十左右。
    這種人會到這種地方來,就令人奇怪了。
    更令人奇怪的是,這兩人見到沈壁君,面上都露出欣喜之色。其中一個年紀較大的
立刻搶步向前,躬身道:「這位可就是連夫人麼?」
    沈壁君愣了愣,道:「不敢,閣下是……」
    那人面帶微笑,通:「在下彭鵬飛,與連公子本是故交。那日夫人與連公子大喜之
日,在下還曾去叨擾過一杯喜酒。」
    沈壁君道:「可是人稱『萬勝金刀』的彭大俠麼?」
    彭鵬飛笑得更得意了,道:「賤名何足掛齒,這『萬勝金刀』四字,更是萬萬不敢
當的。」
    另一人錦衣佩劍,長身玉立,看來像是風采翩翩的貴公子,武林中,這樣的人材倒
也不多。
    此時此地,沈壁君能見到自己丈夫的朋友,自然是開心得很,面上已露出了微笑,
道:「卻不知這位公子高姓大名?」
    彭鵬飛搶著道:「這位就是『芙蓉劍客』柳三爺的長公子柳永南,江湖人稱『玉面
劍客』,與連公子也曾有過數面之歡。」
    沈壁君嫣然道:「原來是柳公子,多日未曾去問三爺的安,不知他老人家氣喘的舊
疾已大好了嗎?」
    柳永南躬身道:「托夫人的福,近來已好多了。」
    沈壁君道:「兩位恕我傷病在身,不能全禮。」
    柳永南道:「不敢。」
    彭鵬飛道:「此間非談話之處,在下等已在外面準備好一頂軟轎,就請夫人移駕回
莊吧!」
    兩人俱是言語斯文、彬彬有禮;沈壁君見到他們,好像忽然又回到自己的世界,再
也用不著受別人欺負,受別人的氣。
    她似乎已忘了蕭十一朗的存在了。
    彭鵬飛招了招手,門外立刻就有兩個很健壯的青衣婦人,抬著頂很乾淨的軟兜小轎
走了進來。
    沈壁君嫣然道:「兩位準備得真周到,真麻煩你們了。」
    柳永南躬身道:「連公子終日為武林同道奔走,在下等為夫人略效微勞,也是應該
的。」
    彭鵬飛道:「如此就請夫人上轎。」
    突聽蕭十一郎道:「等一等。」
    彭鵬飛瞪了他一眼,冷冷道:「你是什麼人?也敢在這裡多嘴!」
    蕭十一朗道:「我說我是『中州大俠』歐陽九,你信不信?」
    彭鵬飛冷笑道:「憑你只怕還不配。」
    蕭十一郎道:「你若不信我是歐陽九,我為何要相信你是彭鵬飛?」
    柳永南淡淡道:「只要連夫人相信在下等也就是了,閣下信不信都無妨。」
    蕭十一郎道:「哦?她真的相信了兩位麼?」
    三個人的眼睛都望著沈壁君,沈壁君輕輕咳了兩聲,道:「各位對我都是一番好意,
我——」蕭十一朗打斷了她的話,冷笑道:「像連夫人這樣的端莊淑女,縱然已對你們
起了懷疑之心,嘴裡也是萬萬不肯說出來的。」
    柳永南笑了笑,道:「不錯,也只有像閣下這樣的人,才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
腹……」
    說到這裡,只聽「嗆」的一聲,他腰畔的長劍已出鞘;劍光一閃,凌空三曲,蕭十
一朗手裡的一根樹枝已斷成了四截。
    蕭十一郎神色不動,淡淡道:「這倒果然是『芙蓉劍法』。」
    彭鵬飛大聲道:「你既識貨,就該知道這一招『芙蓉三拆』,普天之下除了柳三爺
和柳公子之外,再也沒有第三個人使得出來。」
    沈壁君展顏一笑,道:「柳公子這一招『芙蓉三拆』,只怕已青出於藍了。」
    蕭十一郎道:「你也不問問他們怎會知道你在這裡的?」
    沈壁君道:「他們無論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都沒關係,就憑彭大俠與柳公子的俠名,
我就信得過他們。」
    蕭十一郎默然良久,才緩緩道:「不錯,有名有姓的人說出來的話,自然比我這種
人說出來的可靠得多,我實在是多營閒事。」
    沈壁君也沉默了半晌,才柔聲道:「但我知道你對我也是一番好意……」
    彭鵬飛冷笑道:「好意?只怕不見得。」
    柳永南道:「他三番兩次的阻攔,想將夫人留在這裡,顯然是別有居心。」
    彭鵬飛叱道:「不錯,先廢了他,再帶去嚴刑拷問,看看幕後是否還有主使的人!」
    叱聲中,他的金刀已出鞘。
    蕭十一郎站在那裡,動也不動,就像是突然間變得麻木了。
    柳永南反倒來做好人了,道:「且慢,這人說不定是連夫人的朋友,我們豈可為難
他?」
    彭鵬飛道,「夫人可認得他麼?」
    沈壁君垂下了頭,道,「不——不認得。」
    蕭十一朗突然仰面大笑起來,狂笑著道:「像連夫人這樣的名門貴婦,又怎會認得
我這種不三不四的人。連夫人若有我這種朋友,豈非把自己的臉都要丟光了嗎?」
    柳永南叱道:「正是如此。」
    這四個字說完,長劍已化為一片光幕,捲向蕭十一郎!剎那之間,已攻出了四劍,
劍如抽絲,連綿不絕。
    當代「芙蓉劍」的名家雖是男子,但「芙蓉劍法」卻是女子所創,是以這劍法輕靈
有餘,剛勁不足,未免失之柔弱。
    而且女子總是難免膽氣稍遜,不願和對手硬拚硬拆,攻敵之前,總要先將自己保護
好再說。
    所以這劍法攻勢只佔了三成,守勢卻有七成。
    柳永南這四劍看來雖然絢麗奪目,其實卻全都是虛招,為的只不過是先探探對方的
虛實而已、蕭十一郎狂笑未絕,身形根本連動都沒有功。
    彭鵬飛喝道:「連夫人既不認得他,你我手下何必留情?」
    他掌中一柄金背砍山刀,重達二十七斤,一刀攻出,刀風激盪。那兩個抬轎的青衣
婦人早已嚇得躲入了角落中。
    只見刀光與劍影交錯,金背刀的剛勁卻恰巧彌補了「芙蓉劍」的不足,蕭十一郎似
已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也被迫入了角落中。
    彭鵬飛得勢不讓人,攻勢更猛,沉聲道:「不必再留下此人的活口!」
    柳永南道:「是。」
    他劍法一變,攻勢俱出,招招都是殺手。
    蕭十一郎目中突然露出殺機,冷笑道:「既是如此,我又何必再留下你們的活口?」
    他身形一轉,一雙肉掌竟硬生生逼入了刀光劍影中。
    「芙蓉劍」劍法綿密,索稱『滴水不漏』,此刻也不知怎地,竟被對方的一隻肉掌
搶攻了進來。柳永南的出手竟在剎那間就已被封住,他大駭之下,腳下一個踉蹌,也不
知踢倒了什麼。只聽「骨碌碌」一聲,一隻鐵碗被他踢得直滾了出去。看到了這只碗,
想到了昨夜碗中的溫情,沈壁君驟然覺得心弦一陣激動,再也顧不得別的,失聲大呼道:
「他是我的朋友你們放他走吧!」
    蕭十一郎的鐵拳已將刀與劍的出路全都封死,他的下一招就是致人死命的殺手,柳
永南與彭鵬飛的生死已只是呼吸柳永南咳嗽兩聲,道:「不知他是否真是連夫人的朋
友?」
    沈壁君這才輕輕歎了聲,道:「但願他真是我夫妻的朋友,無論誰能交到這樣的朋
友,都是幸事。」
    她不說「我的朋友」,而說「我夫妻的朋友」,正是她說話的分寸,因為她知道以
她的地位,莫說做不得錯事,就連一句話也說錯不得。
    柳永南道:「如此說來,夫人也不知道他的姓名?」
    沈壁君歎道:「此人身世似有絕大的隱秘,所以不肯輕易將姓名示人。」
    彭鵬飛沉吟著,突然道:「以我看,此人只怕是蕭十一郎!」
    「蕭十一郎!」
    柳永南蒼白的臉上更無一絲血色,失聲道:「蕭十一郎?何以見得他就是蕭十一
郎?」
    彭鵬飛歎道:「蕭十一郎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徒,但武功之高,天下皆知,而且
行蹤飄忽,身世隱秘,很少有人看到過他的真面目。」
    他眼角的肌肉不覺已在抽動著,嘎聲接道:「這幾點豈非都和方纔那人一樣?」
    柳永南連嘴唇都已失卻血色,只是不停地擦汗。
    沈壁君搖了搖頭,緩緩道:「我知道他絕不是蕭十一郎。」
    彭鵬飛道:「夫人何以見得?」
    沈壁君道:「蕭十一朗橫行江湖,作惡多端,但我知道他……他絕不是壞人。」
    彭鵬飛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越是大奸大惡之徒,別人越是難以看出。」
    沈壁君笑了笑,道:「蕭十一郎殺人不眨眼,他若是蕭十一郎,兩位豈非……。」
    她「話到嘴邊留半句」,說到這裡,就住了嘴。
    但她言下之意,彭鵬飛與柳永南自然明白得很,兩人的臉都紅了,過了半晌,柳永
南才勉強笑了笑,道:「無論那人是不是蕭十一朗,我們總該先將連夫人護送回莊才
是。」
    彭鵬飛道:「不錯,夫人請上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