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
第八章 鷹王的秘密

    突然間,他聽到一陣很勁急的衣抉帶風聲,他一聽就已判斷出這夜行人的輕功顯然
不弱。
    風聲驟然在前面的暗林中停了下來,接著暗林中就傳出了一個人急促的喘息聲,還
帶著痛苦的呻吟。
    這夜行人顯然受了很重的傷。
    蕭十一郎的腳步並沒有停頓,還是向前面走了過去,走入暗林,那喘息聲立刻就停
止了。
    過了半晌,突聽一人大聲道:「朋友留步!」
    蕭十一郎這才緩緩轉過身,就看到一個人自樹後探出了半邊身子,笆斗大的頭頂上
生著一頭亂髮。
    這人赫然竟是「獨臂鷹王」!
    蕭十一郎面上絲毫不動聲色,緩緩道:「閣下有何見教?」
    「獨臂鷹王」一隻獨眼餓鷹般盯著他,過了很久,才歎了口氣,道:「我受了傷。」
    蕭十一郎道:「我看得出。」
    「獨臂鷹王」道:「你可知道前面有個沈家莊?」
    蕭十—郎道:「知道。」
    「獨臂鷹王」道:「你背我到那裡去,快!片刻也耽誤不得。」
    蕭十一郎道:「你不認得我,我也不認得你,我為何要背你去?」
    「獨臂鷹王」大怒道:「你——你敢對老夫無理?」
    蕭十一郎淡淡道:「是你無禮,還是我無禮?莫忘了現在是你在求我,不是我在求
你。」
    「獨臂鷹王」盯著他,目中充滿了凶光,但一張臉卻已漸漸扭曲,顯然正在忍受著
極大的痛苦。
    過了很久,他才歎了口氣,嘴角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掙扎著自懷中掏出了一錠金子,
喘息道:「這給你,你若肯幫我的忙,我日後必定會重重謝你。」
    蕭十一郎笑了笑,道,「這倒還像句人話,你為何不早就這麼說呢?」
    他慢慢走過去,像是真想去拿那錠金子,但他的手剛伸出來,「獨臂鷹王」的獨臂
已閃電股飛出,五指如鉤,擒蕭十一郎的手腕。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獨臂鷹王」雖已傷重垂危,但最後一擊,仍然是快如閃電,
銳不可當。
    但蕭十一郎更快,凌空一個翻身,腳尖已乘勢將掉下去的那錠金子挑起,反手接住,
人也退後了八尺,身法乾淨、漂亮、利落,只有親眼見到的人才能瞭解,別人簡直想都
無法想像。
    「獨臂鷹王」的臉色變得更慘,嘎聲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蕭十一郎笑道:「我早就認出了你,你還不認得我?」
    「獨臂魔王」失聲道:「你——你莫非是蕭十一郎?」
    蕭十一郎笑道:「你總算猜對了。」
    「獨臂鷹王」眼睛盯著他就好像見到了鬼似的,嘴裡「嘶嘶」向外面冒著氣,喃喃
道:「好,蕭十一郎,你好!」
    蕭十一郎道:「你也還不壞。」
    「獨臂鷹王」又瞪了他半晌,突然大笑了起來。
    他不笑還好,這一笑起來,觸及了傷處,更是疼得滿頭冷汗,但他還是笑個不停,
也不知究竟想起了什麼好笑的事。
    蕭十一郎相信他這一生中只怕從來也沒這麼樣笑過,忍不住問道:「你很開心嗎?」
    「獨臂鷹王」喘息著笑道:「我當然開心,只因蕭十一郎也和我—樣,也會上別人
的當。」
    蕭十一郎道:「哦?」
    「獨臂鷹王」身於已開始抽搐,他咬牙忍耐,嘎聲道:「你可知道你奪去的那把刀
是假的?」
    蕭十一郎道:「我當然知道,可是你——你怎麼知道的?」
    「獨臂鷹王」恨恨道:「就憑那三個小畜生,怎能始終將我蒙在鼓裡?」
    蕭十一郎道:「就因為你發現了他們的秘密,所以他們才要殺你?」
    「獨臂鷹王」道:「不錯。」
    蕭十—朗歎了口氣,道:「以趙無極、『海靈子』、屠嘯天這三個人的身份地位,
怎麼會為了一把刀就冒這麼大的險,竟小錯將自己的身家性命孤注一擲?何況,刀只有
一把,人卻有三個,卻叫他們如何去分呢?」
    「獨臂鷹王」不停地咳嗽著,道:「他——他們自己並不想要那把刀。」
    蕭十一郎道:「是誰想要?難道他們幕後還另有主使的人?」
    「獨瞥鷹王」咳嗽已越來越劇急,已咳出血來。
    蕭十一郎目光閃動,道:「這人竟能令趙無極、屠嘯天、『海靈子』三個人聽他的
話?他是誰?」
    「獨臂鷹王」用手捂著嘴,拚命想將嘴裡的血嚥下去,想說出這人的名字,但他只
說了一個字,鮮血已箭一般射了出來。
    蕭十—郎歎了口氣,正想先過去扶起他再說,但就在這時,他身子突又躍起,只一
閃已沒入樹梢。
    也就在這時,已有三個人掠入暗林裡。
    世上有很多人都像野獸一樣,有種奇異的本能,似乎總能嗅出危險的氣息,雖然他
們並沒有看到什麼,也沒有聽到什麼,但危險來的時候,他們總能在前一剎那間奇跡般
避過。
    這種人若是做官,必定是一代名臣:若是打仗,必定是常勝將軍;若是投身江湖,
就必定是縱橫天下、不可一世的英雄。
    諸葛亮、管仲他們就是這樣的人;所以他們能夠居安思危,治國平天下。
    韓信、岳飛、李靖,他們也是這樣的人,所以他們才能決勝千里,戰無不勝、攻無
不克。
    李尋歡、楚留香、鐵中棠、沈浪,他們也都是這樣的人,所以他們才能叱喀風雲,
名留武林,成為江湖中的傳奇人物,經過許多年之後,仍然是遊俠少年心目中的偶像。
    現在,蕭十一郎也正是這樣的人,這種人縱然不能比別人活得長些,但死得總比別
人有價值得多。
    從林外掠入的三個人,除了海靈子和屠嘯天之外,還有個看起來很文弱的青衫人,
身材並不高,死氣沉沉的一張臉上全無表情;但目光閃動間卻很靈活,臉上顯然帶著個
製作極精巧的人皮面具。
    他的身法也未見比屠嘯天和海靈子快,但身法飄逸,舉止從容,就像是在花間漫步
—樣,步履安詳,猶有餘力。
    他的臉雖然詭秘可怖,但那雙靈活的眼卻使他全身都充滿了一種奇異的魅力,令人
不由自主會對他多看一眼。
    但最令蕭十一郎注意的,還是他腰帶上插著的一把刀。這把刀連柄才不過兩尺左右,
刀鞘、刀柄、線條和形狀都很簡樸,更沒有絲毫炫目的裝飾,刀還未出鞘,更看不出它
是否鋒利。
    但蕭十一郎只瞧了一眼,就覺得這柄刀帶著種令人魄散魂飛的殺氣!
    難道這就是「割鹿刀」?
    趙無極、海靈子、屠嘯天不借冒著身敗名裂的危險,偷換了這柄「割鹿刀」,難道
這是送給他的?
    他是誰?有什麼魔力能令趙無極他們如此聽話?
    「獨臂鷹王」的咳嗽聲已微弱得連聽都聽不見了。
    海靈子和屠嘯天對望一眼,長長吐出口氣。
    屠嘯天笑道:「這老怪物好長的命,居然還能逃到這裡來。」
    海靈子冷冷道:「無論多長命的人,也經不起咱們一劍兩掌!」
    屠嘯天笑道:「其實有小公子一掌就已足夠要他的命了,根本就不必我們多事出手
了。」
    青衫人似乎笑了笑,柔聲道:「真的嗎?」
    他慢慢地走到「獨臂鷹王」面前,突然手一動,刀已出鞘。
    只見刀光一閃,「獨臂鷹王」的頭顱滾落在地上。青衫人連瞧也沒瞧一眼,只是凝
注掌中的刀。刀如青虹,不見血跡。青衫人輕輕歎了曰氣,道:「好刀,果然是好刀。」
    人已死了,他還要加一刀,這手段之毒、心腸之狠,的確少見得很,連海靈子面上
都不禁變了顏色。
    青衫人緩緩插刀入鞘,悠然道:「家師曾經教訓過我們,你若要證明一個人真的死
了,只有一個法子,那就是先割下他的頭來瞧瞧。」
    他目光溫柔地望著屠嘯天和海靈子,柔聲道:「你們說,這句話可有道理麼?」
    屠嘯天乾咳子兩聲,勉強笑道:「有道理,有道理……。」
    青衫人道:「我師父說的話,就算沒道理,也是有道理的,對嗎?」
    屠嘯天道:「對對對,對極了。」
    青衫人吃吃地笑了起來,道:「有人說我師父的好話,我總是開心得很,你們若要
讓我開心,就該在我面前多說說他的好話。」
    小公子,好奇怪的名字。
    這青衫人居然叫做「小公子」?
    看他的眼睛,聽他說話的聲音,就可知道他年紀不大,但已經五六十歲的屠嘯天和
海靈子卻對他客客氣氣、恭恭敬敬。
    看他的樣子好像很溫柔,但連死人的腦袋都要割下來!
    瞧瞧!
    蕭十一郎暗中歎了口氣,真猜不出他的來歷。
    「徒弟已如此,他師父又是什麼樣的角色呢?」
    這簡直令人連想都不敢想了。
    只聽小公子道,「現在司空曙己死了,但我們還有件事要做,是嗎?」
    屠嘯天道:「是。」
    小公子道:「是什麼事呢?」
    屑嘯天瞧了海靈子一眼,道:「這——」小公子道:「你沒有想到?」
    屠嘯天苦笑道:「沒有。」
    小公子歎了口氣,道:「憑你們活了這麼大年紀。競連這麼點事都想不到。」
    屠嘯天苦笑道:「在下已老糊塗了,還請公子明教。」
    小公子歎道:「說真的,你們倒真該跟著我多學學才是。」
    屠嘯天和海靈子年紀至少比他大兩倍,但他卻特他們當小孩子似的,屠嘯天他們居
然也真像小孩子般聽話。
    小公子又歎了口氣,才接著道:「我問你,司空曙縱橫江湖多年,現在忽然死了,
是不是會有人要覺得懷疑?」
    屠嘯天道:「是。」
    小公子道:「既然有人懷疑,就必定有人追查,司空曙是怎麼會死的?是誰殺了
他?」
    屠嘯天道:「不錯」。
    小公子眨了眨眼睛,道:「那麼,我再問你,司空曙究竟是誰殺死的?是誰殺了
他?」
    屠嘯天道:「除了小公子之外,誰還有這麼高的手段?!」
    小公子的眼睛忽然瞪了起來,道:「你說司空曙是我殺的?你看我像是個殺人的凶
手嗎?」
    屠嘯天楞住了,道:「不——不是——」小公子道,「不是我殺的,是你嗎?」
    屠嘯天擦了擦汗,道:「司空曙與我無冤無仇,我為何要殺他?」
    小公子展顏笑道:「這就對了,若說你殺了司空曙,江湖中人還是難免要懷疑,還
是難免要追究。」
    海靈子忍不住道:「我也沒有殺他。」小公子道:「你自然也沒有殺他,但我們既
然都沒有殺他,司空曙是誰殺的呢?」
    屠嘯天、海靈子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了。
    小公子歎息道:「虧你們還有眼睛,怎麼沒有看到蕭十一郎呢?」
    這句話說出,蕭十一郎倒真吃了一慷:「難道此人已發現了我?」
    幸好小公子已接著道:「方纔豈非明明是蕭十一郎一刀將司空曙的腦袋砍了下來,
他用的豈非正是『割鹿刀』!」
    屠嘯天眼睛立刻亮了,大喜道:「不錯不錯,在下方才也明明看到蕭十一郎一刀殺
了司空曙,而且用的正是『割鹿刀』,只是年老昏花,竟險些忘了。」
    小公子笑道:「幸虧你還沒有真的忘了,只不過——司空曙雖是蕭十一郎殺的,江
湖中人卻還不知道,這怎麼辦呢?」
    屠嘯天道:「這——我們的確應該想法子讓江湖中人知道。」
    小公子笑道:「一點也不錯,你已想出了用什麼法子嗎?」
    屠嘯天皺眉道:「一時未想出來。」
    小公子搖了搖頭,道:「其實,這法子簡單極了,你看。」
    他的刀突又出了鞘,刀光一閃,削下了塊樹皮,道:「司空曙的血還沒有冷,你趕
快用他的衣服,蘸他的血,在這樹上寫幾個宇,我念一句,你寫一句,知道嗎?」
    屠嘯天道:「遵命。」
    小公子目光閃動,道:「你先寫:割鹿不如割頭,能以此刀割盡天下人之頭,豈不
快哉,豈不快哉……然後再留下蕭十一郎的名字,那麼普天之下,就都知道這件事是誰
干的了,你說這法子簡單不簡單?」
    屠嘯天笑道:「妙極妙極,公子當真是天下奇才,不但奇計無雙,這幾句話也寫得
有金石聲,正活脫脫是蕭十一郎那廝的口氣。」
    小公子笑道:「我也不必謙虛,這幾句話除了我之外,倒真還沒有幾個人能想得出
來。」
    蕭十一郎幾乎連肚子都氣破了。
    這小公子年紀不大,但心計之陰險,就連積年老賊也萬萬比不上!若讓他再多活幾
年,江湖中人只怕要被他害死一半。
    只聽小公子道:「現在我們的事都已辦完了嗎?」
    屠嘯天笑道:「總算告一段落了。」
    小公子歎了口氣,道:「看你們做事這麼疏忽,真難為你們怎麼活到現在的。」
    屠嘯天乾咳兩聲,轉過頭去吐痰。
    海靈子面上已變了顏色,忍不住道:「難道還要將司空曙的頭再劈成兩半?」
    小公子冷笑道:「那倒也用不著了,只不過蕭十一郎若也湊巧經過這裡,看到了司
空曙的屍身,又看到樹上的字,你說他該怎麼辦呢?」
    海靈子楞住了。
    小公子悠然道:「他可不像你們這麼笨,一定會將樹上的字削下來,再將司空曙的
屍身移走,那麼我們這一番心血豈非白費了麼?」
    屠嘯天的咳嗽早已停了,失聲道:「不錯,我們競未想到這一著。」
    小公子淡淡道:「這就是你們為什麼要聽我話的原因,因為你們實在不如我。」
    屠嘯天道:「依公子之見,該當如何?」
    小公子道:「這法子實在也簡單得很,你們真的想不出?」
    屠嘯天只有苦笑。
    小公子搖著頭,歎道:「你怕他將樹上的字跡削掉,你自己難道就不能先削掉麼?」
    屠嘯天道:「可是——」小公子道:「你將這塊樹皮削下來,送到沈家莊去,那裡
現在還有很多人,你不妨叫他們—齊來看看司空曙的此狀。」
    他笑了笑,接著道:「有這麼多人的眼睛看到,蕭十一郎就算跳到黃河也洗不清這
冤枉了——你們說,這法子好不好?」
    屠嘯天長長歎了口氣,道:「公子心計之縝密,當真非人能及。」
    小公子道:「你也用不著拍我的馬屁,只要以後聽話些也就是了。」
    聽到這裡,不但屠嘯天和海靈子都已服服帖帖,就連蕭十一郎也不得不佩服這位小
公子實在是有兩下子。
    他倒還真未遇到過如此厲害的人物。
    蕭十一郎有個最大的毛病,越困難危險的事他越想去做,越厲害的人物他越想鬥鬥。
    只聽小公子又道:「你們到了沈家莊後,我還有件事想托你們。」
    屠嘯天道:「請吩咐。」
    小公子道:「我想托你們打聽打聽連城璧的妻子沈壁君什麼時候回婆家?連城璧是
否同行?準備走哪條路?」
    屠嘯天道:「這倒不難,只不過——」小公子道:「你想問我為什麼要打聽她,又
不敢問出來,是不是?」
    屠嘯天陪笑道:「在下不敢,只不過——」小公子道:「又是只不過,其實你問問
也沒有關係,我可以告訴你,這次我出來,為的就是要帶兩樣東西回去。」
    後嘯天試探道:「其中一樣自然是『割鹿刀』。」
    小公子道,「還有一樣就是這位武林第一美人,沈壁君。」
    屠嘯天的臉驟然變了顏色,似乎一下於就透不過氣來了。
    小公子笑道:「這是我的事,你害怕什麼?」
    屠嘯天訥訥道:「那連城璧的武功劍法,公子也許還未見過,據在下所知,此人深
藏不露,而且——」小公子道:「你用不著說,我也知道連城璧不是好惹的,所以我還
要請你們幫個忙。」
    屠嘯天擦了擦汗,道:「只——只要在下力所能及,公子但請吩咐。」
    小公子笑道:「你也用不著擦汗,這件事並不難——連城壁想必定會護送他妻子回
家的,所以你們就想個法子將他騙到別的地方去。」
    屠嘯天忍不住又擦了擦汗,苦笑道:「連城璧夫妻情深。只怕——」小公子道:
「你怕他不肯上鉤?」
    屠嘯天道:「恐怕不容易。」
    小公子道:「若是換了我,自然也不願意離開那如花似玉般的妻子,但無論多麼大
的魚,我們總有要他上鉤的法子。」
    屠嘯天道:「什麼法子?」小公子道:「要釣大魚,就得用香餌。」屠嘯天道:
「餌在哪裡?」
    小公子道:「連城璧家財萬貫,文武雙全,年紀輕輕就已譽滿天下,又娶了沈璧君
那樣賢淑美麗的妻子,你說他現在還想要什麼?」
    屠嘯天歎了口氣,道:「做人做到他這樣,也該知足了。」
    小公子笑道:「人心是絕不會滿足的,他現在至少還想要一樣東西。」
    屠嘯天道:「莫非是『割鹿刀』?」
    小公子道:「不對。」
    屠嘯天皺眉道:「除了『割鹿刀』外,在下委實想不出世上還有什麼能令他心動之
物。」
    小公子悠然道:「只有一件——就是蕭十一郎的頭!」
    屠嘯天眼睛亮了,撫掌道:「不錯,他們都以為『割鹿刀』已落在蕭十一郎手上,
他若能殺了蕭十一郎,不但名頭更大,刀也是他的了。」
    小公子道:「所以,要釣連城璧這條魚,就得用蕭十—郎做餌。」
    屠嘯天沉吟著道:「但這條魚該如何釣法,還是要請公子指教。」
    小公子搖頭歎道:「這法子你們還不明白麼?你們只要告訴連城璧,說你們已知道
蕭十一郎的行蹤,連城璧自然就會跟你們去的。」
    他目中帶著種譏消的笑意,接道:「像連城璧這種人,若是為了聲名地位,連自己
的命都可以不要的,妻子更早就被放到一邊了。」
    屠嘯天失笑道:「如此說來,嫁給連城璧這種人,倒並不是福氣。」
    小公子笑道:「一點不錯,我若是女人,情願嫁給蕭十一朗,也不願嫁給連城璧。」
    屠嘯天道:「橡蕭十一郎這種人,若是愛上一個女人,往往會不顧一切,而連城璧
的顧忌太多了,做這種人的妻子並不容易。」
    秋天的太陽,有時還是熱得令人受不了。
    樹蔭下有個挑擔賣酒的,酒很涼,既解渴,又過癮;還有開花蠶豆、椒鹽花生和鹵
蛋下酒,口味雖未見佳,做得卻很乾淨。
    賣酒的是個白髮蒼蒼的紅鼻子老頭,看他的酒糟鼻子,就知道他自己必定也很喜歡
喝兩杯。
    他衣衫穿得雖襤褸,但臉上卻帶著種樂天知命的神氣,別人雖認為他日子過得並不
怎樣,他自己卻覺得很滿意。
    蕭十一郎一向很欣賞這種人,一個人活著,只要活得開心也就是了,又何必計較別
人的想法?蕭十一郎很想跟這老頭子聊聊,但這老頭子卻有點心不在焉。
    所以蕭十一郎也只有自己喝著悶酒,喝酒就好像下棋,自己跟自己下棋固然是窮極
無聊,一個人喝酒也實在無趣得很,蕭十一郎從不願喝獨酒的。
    僅這裡恰巧是個三岔路口,他算準沈壁君的馬車一定會經過這裡,他坐在這裡並不
是為了喝酒的。
    被人家當傲「魚餌」並不是件好受的事,蕭十一郎那天幾乎要出面和那小公子斗—
斗了。
    但他己在江湖中混了很多年,早已學會了「等」這個字,他無論做什麼事,都要等
到最好的時機。
    蕭十一郎喝完了第七碗,正在要第八碗。
    紅鼻子老頭斜眼瞟著他,撇著嘴笑道:「還要再喝嗎?再喝只怕連路都走不動了。」
    蕭十一郎笑道:「走不動就睡在這裡又何妨?能以蒼天為被、大地為床,就算一醉
不醒又何妨?」紅鼻子老頭道:「你不想趕回去?」
    蕭十一郎道:「回到哪裡去?我自己也不知是從哪裡來的,卻叫我如何回去?」
    紅鼻子老頭歎了口氣,喃喃道:「這人只怕巳醉了,滿嘴胡話。」
    蕭十一郎笑道:「賣酒的豈非就是希望別人喝酒麼?快打酒來。」
    紅鼻子老頭「哼」了一聲,正在舀酒,突見道路上塵土起處,遠遠地奔過來一行人
馬。
    蕭十一郎的眼睛立刻亮了,簡直連一絲酒意也沒有。
    這一行人,有的臂上架著鷹,有的手裡牽著狗,一個個都是疾服勁裝,佩弓帶箭,
馬鞍邊還接著些獵物,顯然是剛打完獵回來的。
    秋天正是打獵的好時候。
    第一匹馬上坐著的似乎是個孩子,遠遠望去,只見粉妝玉琢般—個人,打扮得花團
錦簇,騎的也是匹萬中選一的千里駒,正是:「人有精神馬又歡。」好模樣的一位闊少
爺。
    紅鼻子老頭也看出是大買賣上門了,精神—振,蕭十一郎卻有點洩氣,因為那並不
是他要等的入。
    只聽紅鼻子老頭扯開喉嚨叫道:「好清好甜的『竹葉青』一碗下肚有精神,兩碗下
肚精神足,三碗下—肚,神仙也不如。」
    蕭十一郎笑道:「我已七碗下了肚,怎麼還是一點精神也沒有,反而要睡著了?」
    紅鼻子老頭瞪了他一眼,幸好這時人馬已漸漸停了下來,第—匹馬上的闊少爺笑道:
「回去還有好一段路,先在這兒喝兩杯吧!看樣子酒倒還不錯。」
    只見這闊少爺圓圓的臉,大大的服睛,小小的嘴,皮膚又白又嫩,笑起來臉上一邊
一個酒渦,真是說不出的可愛。
    連蕭十一郎也術禁多看了他兩眼。這世上闊少爺固然很多,但可愛的卻不多,可愛
的闊少爺而沒架子,更是少之又少。
    這位闊少爺居然也很注意蕭十—郎,剛在別人為他鋪好的毯子上坐下來,忽然向蕭
十一郎笑了笑,道:「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這位朋友何不也請過來喝—杯?」
    蕭十一郎笑道:「好極了,在下身上只有八碗酒的錢,正不知第九碗酒在哪裡,若
有人請客,正是求之不得。」
    闊少爺笑得更開心,道:「想不到朋友竟如此豪爽,快,快打酒來。」
    紅鼻子老頭只好倒了碗酒過來,卻又瞪了蕭十一郎一眼,喃喃道:「有不花錢的酒
喝,這下子只怕醉得更快了。」
    蕭十一郎笑道:「人生難得幾回醉,能快些醉更是妙不可言,請。」
    「請」字剛出口,一碗酒已不見了。
    別人喝酒是「喝」下去的,蕭十一郎喝酒卻是「倒」下去的,只要脖子一仰,一碗
酒立刻點滴無存。
    闊少爺拍手大笑道:「你們看到沒沒有?這位朋友喝得有多快。」
    蕭十一鄖道:「若是他們沒有看見,在下倒還可以多表演幾次。」
    闊少爺笑道:「這位朋友不但豪爽,而且有趣,卻不知高姓大名?」
    蕭十一郎道:「你我萍水相逢,你請我喝酒,喝完了我就走;我若知道你的名字,
心裡難免感激,日後少不得要還請你一頓,那麼現在這酒喝得就無趣了。所以這姓名麼
——我不必告訴你,你也是不說的好。」
    闊少爺笑道:「對對對!你我今日能在這裡盡半日之歡,已是有緣,來來來……這
鹵蛋看來還不錯,以蛋下酒,醉得就慢些,酒也可多賜些了。」
    蕭十一郎笑道:「對對對!若是醉得太快,也無趣了。」
    他拈起個鹵蛋,忽然一抬手高高地拋了上去,再仰起頭,張大嘴,將鹵蛋接使,三
口兩口一個蛋就下了肚,闊少爺笑道:「朋友不但喝酒快,吃蛋也快……」
    蕭十一郎笑道:「只因我自知死得比別人快,所以無論做什麼都從不敢浪費時間。」
    這位闊少爺看起來最多也只不過十四五歲,但酒量卻大得驚人,蕭十一郎喝一碗,
他居然也能陪一碗,而且喝得也不慢。
    跟著他來的助,都是行動矯健、精神飽滿的彪形大漢奴,但酒量卻沒有一個能比得
上他。
    蕭十一郎的眼睛已瞇了起來,舌頭也漸漸大了,看來竟已有七八分醉態。有了七八
分醉意的人,喝得就更多、更快。
    已有七八分醉意的人,想不喝醉也困難得很。
    蕭十一郎畢竟還是醉了。
    闊少爺歎了口氣,搖著頭道:「原來他的酒量也不怎麼樣,倒教我失望得很。」
    紅鼻子老頭揩著笑道:「他自己說過,醉了就睡在這裡,醉死也無妨。」
    闊少爺瞪眼道:「他總算是我的客人,怎麼能讓他睡在這裡?」
    他揮了揮手,吩咐屬下,道:「看著這位朋友,等我們走的時候,帶他回去。」
    這時太陽還未下山,路上卻不見行人。
    闊少爺似乎覺得有些掃興了,背負著雙手,眺望大路,忽然道:「老頭子,準備著
吧!看來你又有生意上門了。」
    遠處果然又來了一行李馬。
    黑漆的馬車雖已很陳舊,看起來卻仍然很有氣溫。車門自然是關著的,車窗上也掛
著簾子,坐在車裡的人顯然不願被人瞧見。
    趕車的是個很沉著的中年人,眼神很足,馬車前後還有三騎護從,也都是很精捍的
騎士。
    這一行車馬本來走得很快,但這位闊少爺的車馬已將路擋了一半,車馬到了這裡,
也只得放緩了下來。
    紅鼻子老頭立刻乘機拉生意了,高聲叫道:「好清好甜的『竹葉青』,客官們下馬
喝兩碗吧!錯過了這裡,附近幾百里地裡也喝不到這樣的好酒了。」
    馬上的騎士們舔了舔嘴唇,顯然也想喝兩杯,但卻沒有一個下馬來的,只是等著闊
少爺的屬下將道路讓出來。
    突聽車廂中一人道:「你們趕了半天的路,也累了,就歇下來喝碗酒吧!」
    聲音清悅而溫柔,而且帶著一種同情、體貼與關懷,令人心甘情願地服從她。
    馬上的騎士立刻下了馬,躬身道:「多謝夫人。」
    車廂中人義道:「老趙,你也下車去喝一碗昭,我們反正也不急著趕路。」
    趕李的老趙遲疑了半晌,終於也將馬車趕到路旁,這時紅鼻子老頭已為騎士們舀了
三碗酒,正在舀第四碗,拿到酒的已準備開始喝了。
    老趙突然道:「慢著,先看看酒裡有沒有毒!」
    紅鼻子老頭的臉立刻氣紅了,憤憤道:「毒?我這酒裡會有毒?好,先毒死我吧!」
    他自己真的將手裡的酒喝了下去。
    老趙根本不理他,自懷中取出一個銀勺子,在罈子裡舀了一勺酒,看到銀勺子沒有
變色,才輕輕吸了一口,然後才點頭道:「可以喝了。」
    拿著酒碗發愣的騎士這才鬆了口氣,仰首一飲而盡,笑道:「這酒倒還不錯,不知
蛋鹵得怎樣?」
    他選了個最大的鹵蛋,正想放進嘴。
    老趙忽然又喝道:「等一等!」
    那位闊少爺本來也沒有理會他們,此刻也忍不住笑了,喃喃道:「鹵蛋裡難道還有
毒麼?這位朋友也未免太小心了。」
    老趙瞧了他一眼,沉著臉道:「出門在外,還是小心些好。」
    他又自懷中取出柄小銀刀,正想將鹵蛋切開。
    闊少爺己走了過來,笑道:「想不到朋友你身上還帶著這麼多有趣的玩意兒,我們
也想照樣做一套,不知朋友你能借給我瞧瞧嗎?」
    老趙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眼,終於還是將手裡的小銀刀遞了過去。像這位闊少爺
這樣的人,他說出來的要求,實在很少有人能拒絕的、銀刀打造得古雅而精緻。
    闊少爺用指尖輕撫著刀鋒,臉上的表情更溫柔,微笑道:「好精緻的一把刀,卻不
知能否殺人?」
    老趙道:「這把刀不是用來殺人的。」
    闊少爺笑道:「你錯了只要是刀,就可以殺人……」
    說到「殺」字,他掌中的刀已脫手飛出,化做了一道銀光,說到「人」字,這把刀
已插入了老趙的咽喉!
    老趙怒吼一聲,已反手拔出了刀,向那闊少爺撲了過去。
    但鮮血已箭一般射出,他的力氣也隨著血一齊流出。
    他還未行出三步,就倒了下去,倒在那闊少爺的腳下,眼珠子都已凸了出來,他至
死也不信會發生這種事。
    闊少爺俯首望著他,目光還是那麼溫柔而可愛,柔聲道:「我說天下的刀都可以殺
人的,現在你總該相信了吧?」
    那三個騎士似已嚇呆了,他們做夢也想不到如此秀氣、如此可愛的一位富家公子,
竟是個殺人不眨服的惡魔。
    直到老趙倒下去,他們腰刀才出鞘,怒喝著揮刀撲過來。
    闊少爺歎了口氣,柔聲道:「你們都不是我的對手,又何必來送死呢?」
    方才喝第一碗的大漢眼睛都紅了,不等他這句話說完,「力劈華山」,一柄鬼頭刀
已劈向闊少爺頭頂。
    闊少爺搖頭笑道:「真差勁……」
    他身子動也未動,手輕輕一抬,只用兩根手指,就夾住了刀鋒,這一刀竟似砍入了
石頭裡。
    那大漢手腕一反,想以刀鋒去割他手指。
    突聽「篤」的一聲,一枝箭已射入了大漢的背脊!箭桿自後背射入,自前心穿出,
鮮血一滴滴自箭鏃上滴落下來。
    這些事說來雖很長,但前後也不過只有兩句話的工夫而已。另兩條大漢此刻剛行到
闊少爺面前,第一刀還未砍出。
    就在這時候,只聽車廂中一人緩緩道:「你們的確都不是他的敵手,還是退下去
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