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
第七章 沈太君的氣派

    沈家莊在大明湖畔,依山面水,你只要看到他們門口那兩尊古老石獅子,就可想見
這家家族歷史的輝煌與悠久。
    沈家莊的奴僕並不多,但每個人都是彬彬有禮、訓練有素,絕不會令任何人覺得自
己受了冷落。
    自從莊主沈勁風夫婦出征流寇:雙雙戰死在嘉峪關口之後,沈家慶近年來實是人丁
凋零,只有沈太君一個人在支持著門戶。
    但沈家莊在江湖人心目中的地位卻非但始終不墜,而且反而越來越高了。這並不完
全是因為大家同情沈勁風夫婦的慘死、崇敬他們的英節,也因為這位沈太君的確有許多
令人心服之處。
    連城璧一早就出城去迎接護刀入關的人了,此刻在大廳中接待賓客的,是沈太君娘
家的侄子「襄陽劍客」萬重山,最早來的是「三原」楊開泰。他還帶來了兩位「朋友」。
一位是個很英俊的白面書生,叫「馮士良」,另一位是馮士良的堂弟,叫「馮五」。
    萬重山閱人多矣,總覺得這兩位「馮先生」都是英氣逼人,武功也顯然有很深的火
候,絕不會是江湖中的無名之輩。
    但他卻偏偏從未聽說過這兩個人的名字。
    萬重山心裡雖奇怪,表面卻不動聲色,絕口不提。他信得過楊開泰,他相信楊開泰
帶來的朋友絕不會是為非作歹之徒,但厲剛就不同了,厲剛來得也很早,萬重山為他們
引進過之後,厲剛的一雙尖刀般的眼睛,就一直在盯著這兩位「馮先生。」
    這位以三十六路「大開碑手」名揚天下的武林豪傑,不但一雙眼神像尖刀,他整個
人都像是一把刀,出了鞘的刀!
    風四娘被他盯得幾乎有些受不住了,但蕭十一郎卻還是面帶微笑,安然自若,完全
不住乎。
    蕭十一郎和別人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什麼都不在乎。
    然後柳色青也來了。
    再到的是徐青籐。這位世襲的杭州將軍,果然是人物風流,衣衫華麗!帽上綴著的
一粒珍珠,大如鴿卵,一看就知道是價值連城之物,但他對人卻很客氣,並未以富貴凌
人,也沒有什麼架子。
    這其間還到了幾位客人,自然也全都是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輩,但厲剛的眼睛卻還是
一直在盯著蕭十一郎。
    楊開秦也覺得有些不對了,搭訕著道:「厲兄近來可曾到少林去過?」厲剛板著臉
點了點頭,忽然道:「這位馮兄是閣下的朋友?」
    楊開泰道,「不錯。」
    厲剛道:「他真的姓馮?」
    風四娘一肚子火,實在忍不住了,冷笑道:「閣下若認為我們不姓碼,那麼我們應
該姓什麼呢?」
    厲剛沉著臉,道:「兩位無論姓什麼,都與厲某無關!只不過厲某平生最見不得藏
頭露尾、改名換姓之輩,若是見到,就絕不肯放過。」
    風四娘臉色已變了,但萬重山已搶著笑道:「厲兄為人剛正,是大家都知道的。」
    徐青籐立刻也笑著打岔,問道:「白水兄呢?為何還沒有來?」
    萬重山輕輕歎息了一聲,道:「白水兄已在峨嵋金頂剃度,這次只怕是不會來的
了。」
    徐青籐扼腕道,「他怎會如此想不開?其中莫非還有什麼隱情麼?」
    厲剛忽然一拍桌子,厲聲道:「無論他是為了什麼,都大大的不該!朱家世代單傳,
只有他這一個獨子,他卻出家做了和尚!常言道: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虧他還念過幾
天書,竟連這句話都忘了,我若見了他——哼!」
    萬重山和徐青籐面面相覷,誰也不話了。
    風四娘一肚子氣還未消,忍不住冷笑道:「你看這人多奇怪,什麼人的閒事他都要
來管管。」
    厲剛霍然長身而起,怒道:「我就是喜歡管閒事,你不服?」
    楊開泰也站了起來,大聲道:「厲兄莫要忘了,他是我的朋友。」
    厲剛道:「是你的朋友又怎樣,厲某今日就要教訓教訓你這朋友。」
    楊開泰臉都漲紅了,道:「好好好,你——你——你不妨先來教訓教訓我吧!」
    兩人一挽袖子,像是立刻就要出手,滿屋子的人竟沒有一個站出來勸架的,因為大
家都知道厲剛的脾氣,誰也不願再自討無趣。
    突聽一人道:「你們到這裡來,是想來打架的麼?」
    這句話說得本來不大高明,非但全無氣派,也不文雅,甚至有些像販夫走卒在找人
麻煩。
    但現在這句話由這人嘴取說出來,份量就好像變得忽然不同了,誰也不會覺得這句
話說得有絲毫不雅、不高明之處——因為這句話是沈太夫人說出來的。
    沈太君無論年齡、身份、地位,都已到了可以隨便說話的程度。能夠挨她罵的人,
心裡非但不會覺得難受,反而會覺得很光榮。她若對一個人客客氣氣的,那人反而會覺
得全身不舒服。
    這道理沈太君一向很明白。
    無論對什麼事,她都很明白。她聽得夠多、看得夠多,經歷過的事也夠多了。
    現在她的耳朵雖已有點聾,但只要是她想聽的話,別人聲音無論說得多麼小,她還
是能將每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
    若是她不想聽的話,她就一個字也聽不到了。
    現在她的眼睛雖也不如以前那麼明亮敏銳,也許已看不清別人的臉,但每個人的心
她卻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丫頭們將她扶出來的時候,她正在吃著一粒蜜棗,吃得津律有昧,像是已將全副精
神都放在這粒棗子上。
    方纔那句話就好像根本不是她說的。
    但厲剛、楊開泰都已紅著臉,垂下了頭,偏過半個身子,悄悄將剛捲起的衣袖又放
了下來。
    滿屋子的人都在恭恭敬敬地行禮。
    沈太君笑瞇瞇地點了點頭,道:「徐青籐,你帽子上這粒珍珠可真不錯啊!但你將
它釘在帽子上,豈非太可惜了嗎?你為什麼不將它接在鼻子上呢?也好讓別人看得更清
楚些。」
    徐青籐的臉紅了,什麼話也不敢說。
    沈太君笑瞇瞇地瞧著柳色青,又道:「幾年不見,你劍法想必又精進了吧?天下大
概已沒有人能比得上你了吧?其實你外號應該叫做『天下第一劍』才對,至少你身上掛
的這把劍比別人的漂亮得多。」
    柳色青的臉也紅了,他的手本來一直握著劍柄,像是生怕別人看不到,現在卻趕快
偷偷的將劍藏到背後。
    他們的臉雖紅,卻並沒有覺得絲毫難為情,因為能挨沈太君的罵,並不是件丟人的
事。
    沒有挨罵的人,看來反倒有些悵依然若有所失。
    楊開泰垂著頭,訥訥道:「小侄方才一時無禮,還求太夫人恕罪。」
    沈太君用手扶著耳朵,道:「什麼?你說什麼?我聽不見呀!」
    楊開泰臉又紅了,道:「小——小侄方才無——無禮——」沈太君笑了道:「哦—
—原來你是說沒有帶禮物來呀!那有什麼關係,反正我知道你是個小氣鬼,連自己都捨
不得吃、捨不得穿,怎麼會送禮給別人?」
    楊開泰一句話也說不出了。
    厲剛忍不住說:「晚輩方才也並未想和楊兄打架,只不過這兩個人……」
    沈太君道:「什麼,你說這兩人想打架?」
    她笑瞇瞇地瞧了瞧風四娘和蕭十一郎,搖頭道:「不會的。這兩個人看來都是好孩
子,怎麼會在我這裡打架?只有那種沒規矩的野孩子才會在這裡吹鬍子、瞪眼睛,你說
是嗎?」
    厲剛楞了半響,終於還是垂首道:「太夫人說的是。」
    風四娘越看越有趣,覺得這位老太婆實在有趣極了,她只希望自己到七八十歲的時
候,也能像這老太婆一樣有趣。
    沈太君笑道:「這地方本來客人還不少,可是自從璧君出了嫁之後,就已有很久沒
這麼熱鬧過了。我這才明白,原來那些人並不是來看成這老太婆的!但今天你們若也想
來看看我們那位大美人兒,只怕就難免要失望。」
    她眼睛笑得瞇成了一條線,道:「我們那位大丫頭今天可不能見客,她有病。」楊
開泰脫口道:「有病?什麼病?」
    沈太君笑道:「傻孩子,你著急什麼?她若真的有病,我還會這麼開心?」
    她擠了擠眼睛,故意壓低聲音,道:「告訴你,她不是有病,是有喜,但你千萬不
能說是我說的,免得那丫頭又怪我老婆子多嘴。」
    滿屋子的人立刻又站了起來,只聽「恭喜」之聲不絕於耳,楊開泰更是笑得合不攏
嘴來。
    風四娘瞪了他一眼,悄悄道:「你開心什麼?孩子又不是你的。」
    楊開泰的嘴立刻合了起來,連笑都不敢笑了。像他這麼聽話的男人,倒也的確少見
得很。
    蕭十一郎不禁在暗中歎了口氣,因為他很明白一個男人是絕不能太聽女人話的!男
人若是太聽一個女人的話,那女人反會覺得他沒出息。
    蕭十一郎無論和多少人在一起,都好像是孤孤單單的,因為他永遠是個「局外人」,
永遠不能分享別人的歡樂。
    他永遠最冷靜,所以他第一個看到了連城璧。
    他並不認得連城璧,也從未見過連城璧!可是他知道,現在從外面走進來的這個人
就是連城璧。
    因為他從未見過任何人的態度如此文雅,在文雅中卻又帶著種令人覺得高不可攀的
清華之氣。
    世上有很多英俊的少年,有很多文質彬彬的書生,有很多氣質不凡的世家子弟,也
有很多少年揚名的武林俠少,但卻絕沒有任何人能和現在走進來的人相比。雖然誰也說
不出他的與眾不同之處究竟在哪裡,但無論任何人只要瞧一眼,就會覺得他確是的與眾
不同。
    趙無極本也是個很出色的人,他的風采也會令許多人傾倒,若是和別人走在一起,
他的風采總是特別令人注意。
    但現在他和這人走進來,蕭十一郎甚至沒有看見他。
    他穿的永遠是質料最高貴、剪裁最捨身的衣服,身上佩戴的每樣東西都經過仔細的
挑選。每樣都很配合他的身份;使人既不會覺得他寒傖,也不會覺得他做作,更不會覺
得他是個暴發戶。
    武林中像趙無極這麼考究的人並不多,但現在他和這人一齊走進來,簡直就像是這
人的跟班。
    這人若不是連城璧,世上還有誰可能是連城璧?連城璧若不是這麼樣一個人,他也
就不是「連城璧」了!
    連城璧也一眼就瞧見了蕭十一郎。
    他也不認得蕭十一郎,也從未見過蕭十一郎,更絕不會想到站在大廳門口石階上的
這少年就是蕭十一郎。
    可是他只瞧了一眼,他就覺得這少年有很多和別人不同的地方——究竟有什麼不同,
他也說不出。
    他很願多瞧這少年幾眼,可是他沒有這麼做,因為盯著一個人打量是件很不禮貌的
事。
    連城璧這一生中從未做過對任何人失禮的事。
    等大家看到連城璧和趙無極的時候,當然又有一陣騷動。
    然後,趙無極才拜見沈太夫人。
    沈太君雖然還是笑瞇瞇的,但眼睛裡卻連一絲笑意都沒有,她似乎已覺出事情有些
不對了。
    趙無極拜道:「晚輩來遲,有勞太夫人久候,恕罪恕罪。」
    沈太君笑道:「沒關係,來遲了總比不來的好,是嗎?」
    趙無極道:「是。」沈太君道:「屠嘯天、海靈子,和那『老鷹王』呢?他們為什
麼不來?難道沒有臉來見我?」
    趙無鼓歎了口氣,道:「他們的確無顏來見老夫人……」
    沈太君的眼睛像是忽然變得年輕了,目光閃動,道:「刀丟了,是嗎?」
    趙無極垂下了頭。
    沈太君忽然笑了笑,道:「你用不著解釋,我也知道這件事責任絕不在你。有『老
鷹王』和你們在一起,他一定會搶著要帶那把刀,所以刀一定是在他手裡丟了的。」
    趙無極歎道:「縱然如此,晚輩亦難辭疏忽之罪。若不能將刀奪回,晚輩是再也無
顏見武林同道的了。」
    沈太君道:「能自那『老鷹王』手裡將刀奪去的人,世上倒也沒有幾個,奪刀的人
是誰呀?那人的本領不小吧?」
    趙無極道:「風四娘。」
    沈太君道:「風四娘——這名字我倒也聽說過,聽說她手上功夫也有兩下子。但就
憑她那兩下子,只怕還奪不走『老鷹王』手裡的刀吧!」
    趙無極道:「她自然還有個幫手。」
    沈太君道:「是誰?」
    趙無極長長歎息了一聲,一字字道:「蕭十一郎!」
    大廳中的人果然都不愧是君子,聽到了這麼驚人的消息,大家居然還都能沉得住氣,
沒有一個現出驚訝失望之態來的,甚至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因為在這種時候,無論
說什麼都會令趙無極覺得難堪。
    君子是絕不願令人覺得難堪的。
    臉上露出驚訝之色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楊開泰,一個是風四娘。楊開泰盯著風四
娘,風四娘卻在盯著蕭十一郎。
    她心裡自然覺得奇怪極了,她自然知道丟的那把刀並不是真刀,那麼,真刀到哪裡
去了?
    聽到「蕭十一郎」這名字,沈太君才皺了皺眉,喃喃道:「蕭十一郎,蕭十一郎……
最近我怎麼總是聽到這人的名字,好像天下的壞事都被他一個人做盡了。」
    她忽又笑了笑,道:「我老婆子倒真想見見這個人。一個人能做出這麼多壞事來,
倒也不容易。」
    厲剛板著臉道:「此人不除,江湖難安!晚輩遲早總有一天提他的首級來見太夫
人。」
    沈太君也不理他,卻道:「徐青籐,你想不想要蕭十一郎的頭?」徐青籐沉吟著,
道:「厲兄說得不錯,此人不除,江湖難安。」
    沈太君不等他說完,又道:「柳色青,你呢?」
    柳色青道:「晚輩久已想與此人一較高低。」
    沈太君目光移向連城璧,道:「你呢?」
    連城璧微笑不語。
    沈太君搖著頭,喃喃道:「你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太不愛說話了——你們信不信,
他到我這裡來了半個月,我還沒有聽他說過十句話。」
    楊開泰張開嘴,卻又立刻閉上了。
    沈太君道:「你想說什麼?說呀!難道你也想學他?」
    楊開泰偷偷瞟了風四娘一眼,道:「晚輩總覺得有時不說話反比說話好。」
    沈太君笑了,道:「那麼你呢?你想不想殺蕭十一郎?」
    楊開泰道:「此人惡名四溢,無論誰能除去此人,都可名揚天下,晚輩自然也有這
意思,只不過——」沈太君道:「只不過怎樣?」
    楊開泰垂下頭,苦笑道:「晚輩只怕還不是他的敵手。」
    沈太君大笑道:「好,還是你這孩子說話老實,我老婆子就喜歡這種規規矩矩、本
本份份的人,只可惜我沒有第二個孫女嫁給你。」
    楊開泰的臉馬上又漲紅了,眼睛再也不敢往風四娘那邊去瞧——風四娘臉上是什麼
表情,他已可想像得到。沈太君目光這才回到厲剛身上,淡談道:「你看,有這麼多人
都想要蕭十一朗的頭,你想提他的頭來見我,只怕還不大容易吧!?」
    風四娘瞧著蕭十一郎:「你感覺如何?」
    蕭十一郎道:「我開心極了。」
    風四娘道:「開心?你還覺得開心?」蕭十一郎笑了笑,道:「我倒還不知道我的
頭如此值錢,否則只怕也早就送進當鋪了。」
    風四娘也笑了。
    夜很靜,她的笑聲就像是銀鈴一樣。
    這是沈家莊的後園,每個客人都有間客房;到了沈家莊的人著不肯住一晚上,那豈
非太不給沈太君面子了。
    風四娘的笑聲很快就停了下來,皺起眉道,「我們奪到的明明是假刀,但他們丟的
卻偏偏是真刀,你說這件事奇怪不奇怪?」
    蕭十一郎道:「不奇怪。」
    風四娘道:「不奇怪?你知道真刀到哪裡去了?」
    蕭十一郎道:「真刀……」
    他剛說出兩個字,就閉上嘴。
    因為他已聽到了一個人的腳步聲向這邊走了過來。他知道必定是楊開泰,只有君子
的腳步聲才會這樣重。
    君子絕不會偷偷摸摸地走過來偷聽別人的說話。
    風四娘又皺起了眉,喃喃道:「陰魂不散,又來了——」她轉過身,瞪著楊開泰,
冷冷道:「你是不是要我謝謝你?」
    楊開泰漲紅了臉,道:「我——我沒有這意思。」
    風四娘道:「我本來是應該謝謝你,你方纔若說出我是風四娘,那些人一定不會放
過我。」楊開泰道:「我為什麼要——要說?」
    風四娘道:「他們不是說我就是那偷刀的賊麼?」
    楊開泰擦了擦汗,道:「我知道你不是。」
    風四娘道:「你怎麼知道?」
    楊開泰道:「因為——因為——我相信你。」
    風四娘道:「你為什麼相信我?」
    楊開泰又擦了擦汗,道:「沒有為什麼,我就是——就是相信你。」
    風四娘望著他,望著他那四四方方的臉,誠誠樸樸的表情,風四娘的眼睛忍不住有
些濕了。
    她就算是個木頭人,也有被感動的時候,在這一剎那間,她也不禁真情流露,忍不
住握住了楊開泰的手,柔聲道:「你真是個好人。」
    楊開泰的眼睛也濕了,吃吃道:「我——我並不太好,我——也不太壞,我——」
風四娘嫣然一笑,道:「你真是個君子,可也真是個呆子……。」
    她忽然想起蕭十一郎,立刻鬆開了手,回首笑道,「你說他……」
    她笑容又凝結,因為蕭十一郎已不在她身後。
    蕭十一郎已不見了。
    風四娘楞了半晌,道:「他的人呢?你看見他到哪裡去了嗎?」
    楊開泰楞征了楞,道:「什麼人?」
    風四娘道:「他——我堂弟,你沒有看見他?」
    楊開泰道:「沒——沒有。」
    風四娘道:「你難道是瞎子?他那麼大一個人你會看不見?」
    楊開泰道:「我——我真的沒看見,我只——只看見你」風四娘跺了跺腳,道:
「你呀!你真是個呆子。」
    屋子裡的燈還是亮著的。
    風四娘只希望蕭十一郎已回到屋裡,但卻又不敢確定,因為她很瞭解蕭十一郎這個
人。
    她知道蕭十一郎隨時都會失蹤的。
    蕭十一郎果然已失蹤了。
    屋子裡一個人都沒有,燈台下壓著一張紙。
    紙上的墨跡還未干,正是蕭十一郎寫的一筆怪字。
    「快嫁給他吧!否則你一定會後悔的,我敢擔保,你這一輩子絕對再也找不到一個
比他對你更好的人了。」
    風四娘咬著牙,連眼圈都紅了,恨恨道:「這混帳,這畜生,簡直不是人生父母養
的!」
    楊開泰陪著笑,道:「他不是你堂弟嗎?你怎麼能這樣子罵他?」
    風四娘跳了起來,大吼道:「誰說他是我堂弟,你活見鬼了嗎?」
    楊開泰急得直擦汗,道:「他不是你的堂弟是什麼?」
    風四娘忍住了眼淚,道:「他——他——他也是個呆子!」
    呆子當然不見得就是君子,但君子卻多多少少必定有些呆氣,做君子本不是件狠聰
明的事。
    蕭十一郎嘴裡在低低哼著一支歌,那曲調能像是關外草原上的牧歌,蒼涼悲壯中卻
又帶著幾分寂寞憂愁。
    每當他哼著這支歌的時候,他心情總是不太好的,他對自己最最滿意的地方,就是
他從不願做呆子。
    夜色並不淒涼,因為天上的星光很燦爛,草叢中不時傳出秋蟲的低鳴,卻襯得天地
問分外靜寂。
    在如此靜夜中,如此星空下,一個人獨行,心情往往會覺得很平靜,往往能將許多
苦惱和煩惱忘卻。
    但蕭十一郎卻不同,在這種時候,他總是會想起許多不該想的事,他想起自己的身
世,會想起他這一生中的遭遇……
    他這一生永遠都是個「局外人」,永遠都是孤獨的,有時他覺得累得很,但卻從不
敢休息,因為人生就像是條鞭子,永遠不停地在後面鞭打他,要他往前面走,要他去找
尋,但卻又從不肯告訴他能找到什麼。
    他只有不停地往前走,總希望能遇到一些不平凡的事,否則,這段人生旅途豈非就
太無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