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章            

    仇恕沉默半晌,緩緩道:「梁兄你果然不愧是個仁義君子,事到如此,還不肯瞞我,梁
兄,你今日將此事明告於我,我已十分感激了,怎會有相怪之意?」

    他語聲誠懇,樑上人心中卻愈覺不安。

    只見仇恕突又一笑,道:「其實自今日起,在下行蹤,再也毋庸瞞人了,梁兄對那位朋
友,也不必再為難,只管將在下行蹤,告訴他好了。」

    樑上人神色一陣慚愧,默然半晌,道:「公子那仇人,來自『崑崙』,而且還是當今昆
侖掌門人的師弟,一身武功,已可算得上是武林中頂尖高手。」

    仇恕雙眉微皺,道:「崑崙門人?」

    樑上人接道:「此人未入『崑崙』之前,已是武林中一條好手,人稱沒羽箭』趙國明,
十餘年前,與令尊……」

    仇恕劍眉一揚,道:「先父的仇人,便是在下的仇人!」

    樑上人又自默然半晌,垂首道:「公子今後行蹤既露,必定強仇環伺,凡事俱要小心
了,在下……唉,只恨不能為公子效力,只有默禱公子平安……」

    他呆了半晌,似乎還想說什麼,但終於只是黯然一揖,悄然而去。

    仇恕無言地默送他的身影消失,心頭突覺一陣蕭索。

    四野空寂,天地間彷彿只剩下了他孤身一人,四下木葉隨風搖曳,彷彿都是環伺著他的
仇人。

    黑暗中,他緩慢地移動身形,腳步正如他心情一般沉重。

    也不知走了多遠,他突地長嘯一聲,奮起身形,如飛掠去,嘯聲高亢,響徹雲霄,久久
都不寂滅。

    春陽又升。

    西湖萬鱗碧波,又開始蕩漾起眩目的波浪。

    方至清晨,靜寂的湖面便已飛揚起來,西湖中所有的畫舫遊艇,此刻卻已聚集到一處,
聚集到湖邊。

    船連著船,連結成一片船海。

    淡淡的湖風中,散發著酒香與污臭。

    淡淡的風聲中,飛揚起歡談與嗤笑。

    依依的楊柳枝下,到處都是人頭,到處都有長劍……

    今天,正是杭州城的大豪,武林中的鉅子,「靈蛇」毛臬柬邀群雄,召集到西湖的英雄
之會。

    畫舫己用粗索或鐵鏈結連住了,百數條畫舫,結成了一座湖上的行宮,船娘們興奮而又
驚奇,以訝異的目光,望著登船的豪客。

    他們有的是慢步而登,有的卻是一躍而上。

    他們高聲談笑,大杯飲酒,酒到杯乾,彷彿喝的不是酒而是茶似的。

    他們雖然也穿著華麗的長衫,但卻仍掩不住神情間的粗栗驃悍之氣,閃爍的目光,寬闊
的胸膛……

    船娘們不禁暗中羨慕了:「多麼雄壯魁偉的男人!」

    她們見慣了的是文弱的書生,臃腫的商賈,猥瑣的幫閒,平凡的遊客,步履蹣跚的老頭
子,扶老攜幼的小婦人……

    今日,她們眼界一新,心裡暗暗高興,卻不知這些雄壯的男人們,隨時都會為她們帶來
腥風血雨,隨時都會將這「濃淡妝抹總相宜」的清清西子湖的清清湖水,染上一片猩紅的血
色!

    突地,湖邊響起一陣號聲。

    拂動的柳枝下,「靈蛇」毛臬、「左手神劍」丁衣、「百步飛花」林琦箏、「河朔雙
劍」汪氏昆仲……

    這一幫早已叱吒江湖,聲名顯赫的豪客,大步登上湖船。

    但這其中最最令人觸目的,卻是兩個神采飛揚,衣衫華麗,但面目在江湖間卻極為陌生
的老人!

    還有一人,更令人暗中稱異,此人竟是個看來有如殭屍的漢子,面上一條刀疤,在陽光
下發著紅光。

    眾豪不禁在暗中竊竊私議:「這些人是誰?為什麼『靈蛇』毛臬對他們分外的客氣?」

    毛臬滿面春風,不住抱拳,但是這春風得意的武林大漢,目光中竟似也有著一份深深的
憂慮。

    他臨風卓立在船頭,目光四下一掃,但聞滿湖群豪,忽然響起一片采聲,還有人在遠
處,揚聲問好。

    「靈蛇」毛臬微微一笑,目中的憂鬱與陰霾,瞬眼間便換作了得意而驕做的光采,抱拳
朗聲道:「毛臬事煩暇少,久未與眾家兄弟歡聚,今日西湖春風楊柳,風光不惡,眾家兄弟
且請先飲一杯,再行敘話……」

    狂濤般的喝采掌聲中,他緩步退回船艙。

    「百步飛花」林琦箏嬌笑道:「毛大哥,就是那仇獨的兒子,此刻已來到江南,他若聽
到這片采聲,也該知難而退了吧!」

    『靈蛇,毛臬朗聲一笑,突聽程駒冷冷道:「他兒子若也像他爹爹那般脾氣,只怕再響
些掌聲,也駭不倒他!」毛臬笑容突地一斂。

    潘僉咯咯笑道:「縱然駭不倒他,有我兩人在此,他又當怎地?」

    『靈蛇」毛臬心中忽憂忽喜,當真是食不知味,坐不安席,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聽面
有人喝道:「弟兄們酒足飯醉,請毛大哥出來說話。」

    又有人揚聲大呼道:「毛大哥對我兄弟們如此厚待,無論毛大哥有何吩咐,我弟兄們縱
然赴湯蹈火,也甘願為毛大哥效命!」

    『靈蛇」毛桌精神一震,振衣而起,步上船頭,大聲道:「多年來蒙眾家兄弟厚愛,毛
臬實是感激不盡,毛臬一生行事,雖然多有差錯,但自問良心,始終對得住朋友,十餘年
前,毛某不惜冒險除去那魔頭仇獨,也是為了江湖朋友們的安全!」

    群豪大聲喝采,只因毛臬除去仇獨之事,確是四海聞名。

    毛臬一笑又道:「但今日那仇獨的後人,也已出道江湖,毛臬為了各位除去仇獨,各位
朋友也該為毛臬除去仇獨之子!」

    眾群豪哄然應道:「正該如此!」

    毛臬朗聲大笑道:「朋友們對毛臬的好處,毛臬絕對不會忘記…」

    語聲未了,突聽遠處響起一個尖銳的呼聲,大喝道:「毛臬放屁!」

    群豪聳然一驚,齊地轉目望去!

    只見遠處一艘紮彩湖船的船篷上,叉手站著一個身懷六甲的大肚婦人,戟指毛臬大罵
道:「你若對得起朋友,你若不會忘記朋友的好處,程楓怎會被你殺死?」語聲激憤,滿面
俱是淚痕。

    群豪大多認得,這婦人便是七劍三鞭中『鴛鴦雙劍』林琳,聽得她這番說話,都不禁暗
中驚奇。

    『靈蛇』毛臬面色大變,脫口道:「程楓與我義如兄弟,我怎會將他殺死,你……」

    林琳仰天悲嘶道:「你竟然還有臉說與程楓情如兄弟,我且問你,程楓若是未死,他此
刻在哪裡,你說他此刻在哪裡?」

    滿湖群豪,千百道目光,一齊望向毛臬。

    毛桌縱是一代梟雄,但此刻面對著千百道詢問的目光,他心神也未免有些惶亂,吶吶
道:「他……他……不錯,程大哥已不幸仙去了!」

    林琳雙拳緊握,怒喝道:「是誰殺死他的?」

    『靈蛇』毛臬呆了一呆,半晌未曾說話,湖上便已響起一陣竊竊私議之聲,有的人已不
禁在暗中搖頭私語:「程楓與毛臬那般交情,可說是生死與共,他若真的是被毛臬殺死,靈
蛇毛臬也未免太狠心了些!」

    突聽一聲冷笑,毛臬身後,緩步走出一個形容僵木,有如死屍一般的漢子,厲聲大呼
道:「程楓是我殺死的!」

    林琳切齒大呼道:「你與程楓無怨無仇,為何要將他殺死?」

    「還魂」冷冷道:「他對不起我毛大哥,我就將他殺死了!」

    群豪立刻為之嘩然,齊地暗忖道:「果然是毛臬主使,將程楓殺死的!」

    滿湖群豪,十中有九知道程楓與毛臬的交情,此刻一聽毛臬對友如此,一些熱心的朋
友,也不禁寒了心。

    「還魂」目光四下一轉,接口又道:「十七年前,我毛大哥開設了一家地下鏢局……」

    「靈蛇」毛臬一聽這「閃電神刀朱子明」竟在眾目睽睽之下,提起了自己的隱私之事,
不禁怒叱一聲,一掌推在「還魂」胸前,喝道:「退回去!」

    「還魂」彷彿腳步不穩,一連後退了幾步,「砰」地一聲,仰天跌倒在船艙裡,口中猶
自大呼道:「毛大哥,小弟全是為了你,你為何對小弟如此?」

    本已有些寒心的武林群豪聽得『靈蛇』毛臬竟開設了武林中人最最不恥的地下鏢局,又
一掌將一心為他的朋友打得仰天跌倒,不禁更是心灰,有的人已在暗中冷笑數聲,悄然而
退。

    毛臬眼見自己多年所建的基業,今日竟將毀於一旦,心下更是惶急,連連抱拳,連連大
呼道:「眾家兄弟,切切不要聽他們胡言亂語……」

    林琳已蕩著一隻輕舟趕來,嗖地一聲,躍上船頭,毛臬變色道:「你要作什麼?」

    林琳悲嘶道:「你既然殺死他,索性也將我一齊殺死算了!」

    嘶聲中急地攻出數招,招招俱攻向毛臬致命之處!

    她招式雖然凌厲,但究竟是身懷六甲,已將臨盆,腳步間大是不便,怎會還有昔日的威
風?

    毛臬惱羞成怒,怒喝道:「潑婦,你敢在這裡撒刁麼?」

    反腕一掌,斜斜擊在林琳肩骨之上。

    林琳悲呼一聲,仰天跌倒在船板上,放聲痛哭起來。

    江湖豪士,本就同情婦人弱者,何況林琳此刻懷有身孕,眾人一見毛臬竟出手毆打孕
婦,心中更是不忿,雖然仍對毛臬的聲威有所畏懼,但已忍不住發出義憤不平的呼聲,更有
許多人憤然拂袖而去。

    「河朔雙劍」汪氏昆仲無言地對望一眼,他兩人見到毛臬這般情況,不禁齊地想起了
「繆文」的言語!

    兩人不約而同地暗中忖道:「毛臬近來如此狂傲,縱容他女兒對長輩無禮,他此刻眼見
已是眾叛親離,我兩人何不乘機將之除去!」

    一念至此,汪一鳴突地振臂大喝道:「靈蛇毛臬面帶忠厚,內藏奸詐,我等縱是情義兄
弟,也看不慣他如此放肆狂行,愚弄天下江湖朋友!」

    汪一鵬反腕拔出長劍,厲聲道:「程大嫂,看我兄弟為你復仇!」

    嗖地一劍,直刺毛臬左脅!

    「還魂」立在船艙的角落裡,目光中已露出得意的神采,程駒、潘僉對望一眼,嘴角也
微微泛出笑意。

    「左手神劍」丁衣肩頭一動,正待長身而起,卻被百步飛花林琦箏一把拉住,附在他耳
畔低聲道:「坐山觀虎鬥,多麼舒服,逞勇強出頭就無趣了!」

    丁衣怔了一怔,手按劍柄,緩緩坐了下來!

    只見毛臬身形閃動,避開了汪一鵬的一連七劍,口中厲喝道:「汪一鵬你瘋了麼?」

    汪一鵬冷哼一聲,劍勢不絕,又是一連三劍刺出,他獨臂使劍,劍走偏鋒,端的辛辣已
極!

    毛桌臉色鐵青,難看之極,顯見他內心也氣極怒極,但他似乎有著某種顧慮,而仍不願
與汪一鵬過手還招,身形閃處,又自往後斜讓開去,揮手低喝一聲:「人來!」

    汪一鵬揮劍再進,突地——四道寒光,挾嘶嘶銳嘯之聲,交尾疾捲過來,只聽「錚」地
一串繁密的金鐵交響之聲過處,汪一鵬撤劍暴退三尺!

    只見四個藍袍黑履,手持長劍的中年漢子,一字排開,擋在他身前,四柄鋒利的長劍,
劍尖外吐,其勢雖未展動,但已將對方進退部位,完全封住。

    這四個藍衣劍手,一個個肅然屹立,目光不瞬,凝注在汪一鵬身上,彷彿泥塑木雕一
般。

    汪一鵬心頭微凜,暗忖道:「毛臬這廝果然險惡深仇,竟早已暗地埋伏了這般好
手……」

    思忖未已,卻聽毛臬朗聲道:「汪大弟,愚兄有何對不起你的地方,當著眾家兄弟面
前,你須放明白些!」

    汪氏昆仲在西湖上受挫於毛文琪之事,怎好向天下群雄說出,汪一鵬目光一轉厲聲道:
「你寡廉鮮恥,開設地下鏢局,背信忘義,暗殺我程楓大哥,欺凌孤寡,集好險毒辣於一
身,天下之人皆得誅之,我弟兄替武林除害,又何須有私人恩怨!」

    這一席話,說得義正詞嚴,留著未走的群豪,莫不聳然動容,甚至己有人按劍而起。滿
湖船娘,更早已亂成一堆。

    毛臬滿面怒容,微一揮手,冷冷叱道:「殺!」

    叱聲方起,四名藍衣劍手,身形齊展,四柄長劍,同時疾刺而出!

    汪一鵬冷笑一聲,道:「無知小兒,也敢在老夫面前施劍!」

    人隨聲動,劍走輕靈,獨手振處,劍尖彈起四朵劍花,將四名藍衣劍手的長劍一齊封
住,隨即挽臂一圈,劍光如虹,急攻過去。

    四個藍衣劍手身形微挫,霍地一分,避攻還招,閃電般還了一十二劍,劍劍指向汪一鵬
全身要害之處。

    汪一鵬一聲輕叱!振臂疾揮,長劍劃出一圈圈光弧,盤空而起,有如一幢華蓋,將身形
護住。

    四個藍衣劍手,頓覺手中長劍如同刺在一堵堅壁之上,劍勢為之一挫!

    汪一鵬縱聲笑道:「靈蛇門下劍手,還有幾人?」

    笑喝聲中,手腕微振,一連四劍,有如驚芒掣電般擊出,藍衣劍手齊聲大喝,身形復
合,四柄長劍織成了一片光華!

    瞬息之間,雙方已互攻出十餘招之多,汪一鵬長劍揮灑,遊走於四柄長劍交織的光華
中,表面上雖是從容無比,但心中卻是煩躁已極,目中殺機驟盛,手中劍勢突變,由疾而
徐,彷彿劍身有千鈞之重,每一劍刺出,其勢雖緩,但俱蘊含著極厲害的變化與無窮潛力。

    四個藍衣劍手的劍招雖是辛辣詭異,但功力修練上,哪及汪一鵬深厚,是以頓時為對方
劍身上發出的潛力所逼,辛辣凌厲的劍招,再也施展不開。

    毛臬在一旁叉手督戰,見狀,心中不由大為著急,唯恐再打下去,自己費了多年心血訓
練出來的這四名劍手,又將毀於一旦!

    心念思忖間,他不禁又自想起了昨日隨程楓出動的另四名劍手,竟直到此刻為止,還不
見蹤跡。

    他悄然走到角落裡的「還魂」身畔,沉聲道:「你昨天殺死程楓時,可曾見到過身穿藍
衣的劍手?」

    「還魂」漠然點了點頭,冷冷道:『見到!」毛臬目光一寒,追問道:「他們到哪裡去
了?」

    「還魂」冷冷道:「死了!」

    毛臬霍地跨前一步,面沉如水,厲聲道:「怎樣死的?」

    「還魂」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木然答道:「難道他們還會病死不成?」

    毛臬雙拳緊握,一字字緩緩問道:「是誰動的手?」

    話聲未了,船頭已響起兩聲金鐵交嗚的大震,閃目望去,只見兩柄長劍沖天飛起,帶起
兩道光弧,斜斜墜人湖中。劃開兩道碧波!

    兩個藍衣劍手疾退而出,手上空空,長劍已失。

    汪一鵬如影隨形,口中大喝一聲:「著!」

    劍尖伸縮,仿似毒蛇吐信,一分為二,閃電般直取二人咽喉。

    兩個藍衣劍手的身手雖自不弱,但對方這一劍,來勢又準又狠,卻令他兩人避無可避。

    剎那間,另兩道劍光從旁邊一閃而至,「錚錚」兩聲,硬生生將汪一鵬刺出的這一劍撞
開了數寸。

    只聽『哧哧,兩聲,這兩個藍衣劍手雖倖免劍洞咽喉,但肩上業已被汪一鵬的劍鋒余
勢,劃破一道血口!那出手拯救的另外兩個藍衣劍手,也被汪一鵬長劍反彈之力,當堂震退
三步。手中長劍斜斜垂下,幾乎觸及艙板,顯見再無還手之力!汪一鵬獨力鬥敗毛臬四個貼
身劍手,心中大為得意,橫劍作態,凝視著毛臬,冷冷笑道:「還有人麼?」

    毛臬目光閃翻,發現群雄當中,竟有大半在怒目相視,那程駒、潘僉二人依然大馬金刀
地坐在席位上,神情冷漠,似乎是對所發生之事,絲毫不感興趣。

    還有那「百步飛花」林琦箏和「左手神劍」丁衣,也是面含詭異莫測之色,顯然是幸災
樂禍的成份居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