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章            

    剎那之間,程楓身形便已掠過幾重屋面,突聽一陣朗吟之聲,自右側傳來!他身形立
頓,凝神而聽,只聽吟道:「黃河之水天上來,玉樓清影接天台。舉樽進酒客銜杯,嬌容淺
笑比玫瑰。樣澤東來七十里,長滿復塹埋雲裡,黃葉秋風一蕭瑟,漢陵走馬黃塵起——」詩
聲清朗,聲調卻不甚高,程楓腳步微微一頓,便筆直向詩聲來路撲去,只見西面三間廂房
中,還隱隱有燈光透出。

    他腳下輕輕一滑,溜下屋脊,哪知詩聲竟突地頓住。他不禁為之一驚,只聽那富家公子
「繆文」的聲音緩緩說道:「高昇,明日清晨,你去馬廄將今日那兩位客人乘坐的兩匹健馬
的鞍轡取來一一」程楓雙眉一皺,冷笑一聲。

    卻聽「繆文」接道:「再將那兩付鞍轡,配在大白和二白的身上一一」程楓為之一呆,
卻聽一個聲音十分恭敬他說道:「公子難道要將『大白』、『二白,送給那兩位客人麼?」
「繆文」道:「正是!」

    那恭敬的語聲停了半晌,期艾著道:「可是……『大白』、『二白』一去,『三白』、
『四白,豈不是要太寂寞了麼?何況……這兩匹馬公子費了許多心血才弄來,如今卻如此輕
易地送人,豈不是又太可惜了麼?」程楓情不自禁,暗罵了聲:「該死的奴才!」

    卻聽「繆文」朗笑一聲,道:「你知道什麼,想那位程先生,乃是當今的大英雄、大豪
傑,寶馬贈予英雄,正是天經地義之事,你難道不知公子我平生最喜結交的,就是頂天立
地,快意恩仇的英雄豪客麼?」

    屋簷下的程楓,聞言不禁暗道一聲慚愧,只聽「繆文」又自朗念起來!

    「南浦有魚腥且涎,真珠——」詩聲又頓,道:「高昇,明晨配馬過後,再自我處將僅
存的一升真珠全部取來,悄悄放到那兩位客人的馬鞍裡,休得讓他們兩位知道!」

    高昇恭聲應了,吶吶又道:「但……」

    「繆文」含笑接口道:「你是否在奇怪我為何不讓他兩位知道?要知這些英雄豪傑,行
事多有超乎常人之處,我若明贈,他定必不受,是以只得暗送了。」

    程楓呆了一呆,不禁又暗道一聲:「慚愧!」

    只聽「繆文」接口吟道:「……真珠可寶開容顏。」

    衡陽雁遲人未還,慵懶猶怯小淳天。

    憶得鮫絲織蟬翼,獸爐氖氫湘簾垂。

    綠繡笙囊不見人,燭影搖窗夜深寂。」

    詩聲再頓,「繆文」道:「還有,今夜我見那位夫人,目光頓頓注視著那翠玉西瓜,真
珠香盒,以及那水晶玉盒,想必對這幾祥東西,甚為喜愛,明晨你也將此三物一併包起來,
加上那具文王古鼎,湊成四樣禮物,掛在馬鞍後。」

    「高昇」自又諾諾稱是,窗外的程楓卻忍不住再次暗道:「慚愧!這少年如此慷慨好
義,我若再不利於他,豈非良心有愧。」

    剎那之間,他急又思及十七年前的往事……

    那是個大雨大滂淪的深夜,他離開毛臬和杜仲奇獨自搜尋,大雨之中,忽地駛來一輛車
馬……

    程楓暗暗歎息一聲,中斷了自己的思潮,暗中喃喃自語:「這少年我倒要好生交上一
交。」

    腰身一挺,無比矯健而輕靈地掠上屋面,接連數個起落,向自己留宿的耳房掠回,只聽
「繆文」猶在朗吟:「幽蘭帶露幽香絕,畫圖淺寫松溪水。楚天澄澈竹枝高,譜填新詞鋪錦
紙。巴西夜市紅守宮,後房點臂斑斑紅,堤南孤雁自飛久,蘆花一夜吹西風……」

    他身形去得越遠,詩聲也就逐漸輕微,終於不再可聞,蒼穹上的星群更稀,料峭的夜風
更涼。

                   但是一一一

    西面那三間廂房的燈光,卻突地加亮一些,緊閉著的窗戶,也被緩緩推開一線一一於是
一聲輕微的冷笑,便自這窗隙中傳出,隨風飄散。

    窗內一面紫檀木,雲母面,大雕花案側,倚桌而坐,不住冷笑的,正是那「慷慨」的
「富家公子」繆文。

    垂手肅立在他身後的一人,身材臃腫,面目癡肥,卻正是那市井好漢「張一桶」,此刻
挑起姆指,連連讚道:「公子你當真有兩下子,只可憐那姓程的還在自我陶醉。」

    語聲微頓,又道:「公子,你當真要將那些寶馬明珠送給他麼?」

    「繆文」目光之中,隱現殺機,突地拍案笑道:「寶馬明珠,能值幾何,自然是真的要
送給他的。」

    忽又輕輕一皺劍眉,自語著道:「天時已將大亮,那位『七竅,王平怎地還未到
來……」「張一桶」一笑接口道:「公子但請放心好了,王二哥做事最最精細,絕不會出什
麼差錯的,大約不久便能到了。」

    「繆文」展顏一笑,道:「我久聞梁大哥手下有『四大金剛」俱是萬中選一的人才,只
可惜我至今只見著了你和「決馬,程七兩位,你的辦事能力,自是不必說了,程七馴馬的功
夫,亦足以做視群倫,舉手之間,使得那姓程的自命得意的兩匹劣馬收服了下來,以此類
推,其餘兩位定必亦是不凡。」「張一桶」笑道:「大鬍子老程馴馬的功夫的確有兩手,無
論什麼劣馬,到了他手裡都得服服貼貼,可是我們王二哥呢,嘿嘿,他對付人就和老七對付
馬一樣,無論是誰遇著他,三言兩語就得服服貼貼。」

    「繆文」暗歎一聲,忖道:「誰道市井之中沒有奇才,有了這幾人為輔,無怪『九足神
蛛』樑上人得以名揚天下!」

    目光一轉,東方已隱隱現出魚青之色,:『繆文」面上方自泛起笑容,不禁又為之立
斂。但是一一此刻門外卻已響起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繆文」精神一振,張一桶喜道:
「來了。」

    轉身一步接到門口,伸手拉開房門,只見門外人影一花,已自大步闖入一個身長八尺,
胡發碧目,滿面虯鬚的彪形大漢。

    「繆文」扶案而起,心中卻不禁大奇!

    「此人生像如此威猛,想必定是『四大金剛,中的另一人』大力神』丁霸了。」轉念又
焦切地忖道:「那『七竅』王平未來,此時卻來了大力神,卻又為的是什麼?難道那王平出
了什麼事故不成?」

    只見這虯髯大漢大步奔入,竟向他長身一禮,恭聲道:「閣下丰神如玉,想必就是我梁
大哥口中的仇公子了!」

    語聲沉緩,吐字斯文,與他的外表竟是大不相稱!

    「繆文」一面含笑謙謝,一面卻又不禁為之奇怪,這般粗魯的彪形大漢,怎會說出如此
斯文的言語?

    只聽虯髯大漢又道:「公子吩咐的事,小人幸不辱命,已代公子辦妥,只是車馬耽誤,
是以來晚了些,還望公子恕罪。」

    「繆文」心中一動,脫口道:「閣下可就是人稱『七竅』的王平?」

    虯髯大漢微微一笑,道:「小人正是王平。」

    「繆文」目光一掃,只見此人外貌雖然粗魯威猛,但氣度卻極為沉靜,言語更是十分得
體。

    他年紀雖輕,閱歷亦不豐,但卻與生俱來地有著一份能瞭解別人的能力,此刻他一眼望
去,便知此人外雖拙,內實巧,正是出類拔革的精明幹練角色,不禁對此人更加了幾分留
意。

    只聽這「七竅」王平又道:「小人與手下的幾位弟兄,查訪多時,才將那事探查確實,
十七年前,杭州城外所丟的那批紅貨,的確是『靈蛇』毛臬私下的暗鏢。」

    「繆文」劍眉一揚,目光射出精光,道:「你且坐下,先喝口茶,再慢慢道來。」

    「七竅」王平含笑謝過,卻仍垂手肅立,道:「十餘年前,江南鏢局,本多是『青萍
劍』宋令公的手下,宋令公…一生行事,頗為光明磊落」「繆文」突地冷「哼」一聲,王平
愕然住口,「繆文」展顏一笑,道:「說下去!」

    王平乾咳一聲,接口道:「是以凡是與宋令公有關的鏢局,一律不得接保『暗鏢』,但
有些人得了不義之財,譬如說好商所得的暴利,貪官搜刮的民脂,都勢可不能明目張膽地運
回家去,是以那時便有許多『地下鏢局」應運而生。」語聲微頓,又道:「但這些『地下鏢
局』,亦是見不得人的勾當,武林中有些『萬名,的角色,多不屑為,是以保暗鏢的鏢客,
自然多是些三、四流的人物,於是又是一批綠林中人,專劫暗鏢,一來容易得手,二來被動
的人大半忍氣吞聲,不敢聲張,是以也不容易失風出事!」「張一桶」哈哈一。笑,插口
道:「這當真可以算做標準的黑吃黑了。」

    「七竅」王平緩緩接口道:「不錯!這正是以黑吃黑,但如此一來,『地下鏢局,失鏢
的次數一多,自然被淘汰了許多家,而被淘汰了的』地下鏢客,無法謀生,就索性也幹起綠
林生涯來,他們輕車熟路,劫起鏢來,更加方便,到後來索性連『地下鏢客』也和這些綠林
勾結,於是就亂上加亂了。」

    他語聲沉靜,說得有條不紊,要言不煩,「繆文」不禁暗讚一聲,卻聽他接著又自緩緩
說道:「這時『靈蛇』毛臬看到有利可圖,居然也在暗中幹起『地下鏢局』的買賣,以他的
武功,生意自然越做越大,於是他又收買了一些在武林中無法立足的角色,『八面玲瓏』胡
之輝,『鐵手仙猿』侯林,『鐵算子』汁謀,都是在那時投入他的門下。」

    「繆文」冷笑一聲,王平接道:「只是他為了顧全自己的聲名,是以事情做得極為隱
秘,要尋他保鏢的人,先要尋著門路,而『八面玲瓏』胡之輝,那時便足專門替他負責接洽
生意的心腹,到後來毛臬的裳羽日眾,他自己便極少出手。」

    「張一桶」忍不住又自插口道:「想不到,想不到,名震江湖的『七劍三鞭,裡,居然
還有這種下三路的角色,真比我』張一桶』還不如。」

                    ·9又7·

    「七竅」王平冷笑一聲,道:「靈蛇毛臬雖然干了『地下鏢局,的買賣,但』七劍三
鞭,中,還有比他更加可恥十倍的角色。」

    「張一桶」詫聲問道:「是誰?」

    王平緩緩道:「七劍三鞭中,居然還有人在暗中專劫『地下鏢局』的紅貨。」

    「繆文」劍眉微軒,目中再次飄過一絲奇異的光芒,截口道:「鴛鴦雙劍?」

    王平伸手一撫頒下虯髯,道:「不錯,就是『鴛鴦雙劍,。」「張一桶」驚喟一聲,
「七竅」王平接口又道:「大約十八年前,『靈蛇』毛臬的『地下鏢局,接了一趟紅貨,自
北京到杭州,那時』靈蛇』毛臬不在家中,這趟生意乃是胡之輝接的,卻由一個叫『閃電神
刀,朱子明的』地下鏢客,押運。」

    他眼簾一合,似乎在腦中將言語整理了一下,然後道:「這趟鏢押到杭州城外的時候,
正是深夜,而且還下著傾盆大雨。」語聲微頓:「押運暗鏢的保人,多是晝伏夜出的。」

    「繆文」頷首道:「說下去!」

    王平道:「押鏢的人,除了閃電神刀朱子明外,就只有兩個江湖下五門的小賊,和一個
毛臬的家丁,四個人都裝做普通客商,乘著一輛大車,那時方到杭州城外,就遇上了專劫暗
鏢的『鴛鴦雙劍』中的程楓,竟下手將這趟暗鏢劫了。」

    「張一桶」忍不住又插口道:「那姓程的怎麼會看出車上有紅貨呢?」

    王平微微一笑,道:「這事端的奇怪得很,若在晴天,江湖老手可從車輪帶起的塵土,
判斷車上有無紅貨,可是那夜正下著大雨,程楓如何會知道的,卻是件疑案。據我猜測,程
楓那夜想必也是在搜尋著什麼,是以見到深夜中還有車駛來,就將它攔下查看,而那『閃電
神刀,定必以為是劫鏢的來了,是以便先出了手,這麼一來,陰錯陽差,卻讓程楓在無意之
中得了一筆外快。」「繆文」微笑一下,道:「正是如此!」

    心中卻不禁為之稱讚,忖道:「這王平端的心思靈巧,分析事理,有如跟見,無怪別人
稱他心有七竅。」原來方才程楓、林琳的夜半私語,他全都在暗中聽到了。

    「七竅,王平呆了一呆,不知道這位」仇公子)怎會對自己的猜測如此肯定的答覆,但
口中卻自接道:「閃電神刀動手之下,怎會是以劍術名揚武林的程楓敵手,押運這趟暗鏢
的,除他之外,更無好手,自然全都被程楓傷在劍下。程楓劫了這筆紅貨,滿懷高興,但等
到他將紅貨箱子打開一看,裡面竟是有一封胡之輝寫給毛臬的私函,他這才知道原來這批紅
貨竟是毛臬保的,也才知道」靈蛇,毛臬原來也在做『地下鏢局,的買賣,那時想必他一定
又驚又懼,生怕毛臬知道了真象,會來找他尋仇,是以他便一直不敢將此事說出。」說到這
裡,他歇了口氣,又道:「但毛臬失鏢之後,卻也只得啞子吃黃連,不敢將此事說出,於是
這件事便在武林中湮沒了十七、八年,直到今天,才算被我查出。」

    說到這裡。他濃眉一揚,面上也不禁露出得意之色。

    「繆文」微喟一聲,道:「王君端的是非常之人,竟能將這件湮沒多年的疑案打探得如
此詳細。半月之前,我曾在無意之間聽得一人說起十餘年前的武林中事,也談起了」地下鏢
局』與這件疑案!」他目光一閃,接口又道:「對於那時的武林中事,我都極為留意,是以
我自己先也探查了一下,查出此事彷彿與『鴛鴦雙劍,與毛臬有關,是以敢請梁大哥就便再
探查一下,但卻未想到你竟能查得如此詳細!」「七竅」王平微微一笑,道:「公子事務煩
忙,自然不會有時間去仔細探查,但小人卻空閒得很。」

    突地轉身喝道:「此刻你可以過來了。」

    「繆文」心中一動,轉目望去,只見門外緩緩探進一個頭來,四下張望又兩眼,才畏縮
地走了進來。

    只見此人身軀也頗為高大,但神態卻狼狽不堪。目光如鼠,四下轉動,像是對世上任何
一件事、任何一個人都有畏懼之心,但一眼望見了房中珍貴的擺設,眼珠立刻睜得滾圓,灼
灼地射出貪婪的光芒,慪僂的身形,也立時像是站直了不少,垂在膝邊的雙手,卻起了一陣
輕微的顫抖。

    「七竅」王平緩緩道:「此事的前面一段,毛臬雖然做得隱秘,但江湖中畢竟還有人知
道,是以我不難探查,但此事的後半段,若非此人,我卻永遠也探查不出!」繆文劍眉微
皺,沉眉問道:「此人是誰?與此事又有何關係?」

    「七竅」王平一笑道:「此人無名無姓,卻有個外號叫做『三隻手』,顧名思義,自然
幹的是扒竊的勾當,常言道:『偷風不偷月,偷雨不偷雪。』此事發生的那天晚上,大雨滂
淪,自然正是此輩人物活躍的時候。湊巧的是,他那夜竟走了霉運,在陣上失了風,他拚命
逃出城外,將後面追來的人拋掉,卻正好遇著了此事。」

    回顧一眼,叱道:「你且將當時情況說給這位公子知道。」

    「三隻手」趕緊躬身應了一聲,如鼠的目光,閃閃縮縮,如兔的嘴唇,期期艾艾,「繆
文」微一皺眉,沉聲道:「你快些說出,必有重賞。」

    「三隻手」更快地躬身應了一聲,口中道:「小的那天拚命跑出城,才歇了口氣,忽然
見到前面有人提著柄劍,還有一輛馬車,小的大駭之下,也顧不得再看,就躲在路邊的稻草
裡,過了一會,只聽見外面有人說:『程楓你怎地不講情面,難道你不知道這趟鏢……』話
未說完,就有另一人哈哈笑道:『這趟鏢縱是你』閃電神刀』保的,今日我程楓也要動上一
動。,接著就是一陣兵刃相交,叮叮鐺鐺的聲音。」

    「我忍不住伸出頭要去看,哪知我頭還沒有伸出,就聽得一聲慘呼,這聲慘呼的聲音還
未完,又是一聲慘呼,這樣一一聲接著一聲,一」剎那裡,竟接著有四聲慘呼,嚇得我連忙
又縮進頭去。」

    「四聲慘呼過後,就再沒有一點聲音,只有大雨嘩啦嘩啦地下著,淋得我渾身發痛,我
悄悄一摸頭額,滿頭是水,卻只有一半是雨水,還有一半是冷汗,也顧不得再看了,就從稻
草裡爬到另一頭,悄悄跑了出去,大雨打在田地上,就像是有人在裡面追著我似的。」

    他苦苦歎了口氣,又道:「這一晚上我不但沒有一絲收穫,而且連驚帶怕,再加上淋了
雨,回去後足足病了半個多月,才好一…」

    「繆文」冷叱一聲:「夠了!」

    隨手拋了一錠銀子,拋在他面前的地上,冷冷又道:「銀子拿去,少說廢話,若將今夜
之事洩出一字,必定取你性命。」

    「三隻手」諾諾連聲,眼睛卻瞬也不瞬地望著地上的銀子,於是他的一雙鼠目,又有了
一些光亮。

    「七竅」王平冷叱一聲:「還不快滾,請帶你進來的那位管家帶你出去,不得在嘉興城
再停留一時半刻,聽得了麼!」

    「三隻手」突地飛快地伸出手掌,攫了地上的銀子,口中諾諾連聲,腳下連退數步,倒
退著走了出去。

    「繆文」直等他身影消失,方自歎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那程楓可怎會料到此人
在暗中——」突地一拍石案,向「張一桶」大聲道:「你快些將他迫回,安置在後面的馬房
裡,命他不得出來一步。」

    「張一桶」呆了一呆,應命去了。「七竅」王平微笑說道:「公子可是還要留他日後做
個人證麼調」繆文」銀牙一笑,「七竅」王平忍不住又道:「公子怎會查出此事與毛臬、程
楓有關的,小人實在猜不到,難道此事除了這『三隻手』外,還有什麼人知道麼?」

    「繆文」微笑不語,突地伸出手掌,輕輕拉了拉雕螭案邊的一根絲絛。

    只聽「叮鐺」一陣鈴響——鈴聲未絕,門外已走入一個面容木然,身形亦木然,一眼望
去,有如行屍走肉一般的人來。

    此刻窗外已現曙色,曙色與燈光混合,映著此人面上一道長達五寸的刀痕,隱隱泛出紅
光。

    天色大亮。

    「繆文」容光煥發,精神抖擻地將「鴛鴦雙劍」夫婦兩人迎至偏廳,誰也看不出他昨夜
竟徹夜未眠。

    廳內又擺好一席精緻的酒筵,程楓笑道:「昨夜在下已不勝酒力,今日——」「繆文」
朗笑接口道:「以酒解酒,今晨小可定要奉陪閣下再痛飲幾杯,只可惜閣下有要事在身,不
能在此多盤桓些日子,不然小可定要留君在此作十日之飲。」

    程楓一笑就坐,卻見「繆文」雙掌一拍,道:「酒來。」

    剎那之間,便有一人自身後為程楓斟滿了杯中之酒。

    程楓自然不會回頭瞧看,只覺這只斟酒的手掌,甚是穩定,恰巧斟滿了他的酒杯,一滴
不多,一滴不少,微帶琥珀顏色的醇濃佳釀,在杯麵上微微弓起一些,只要再多一滴,便得
溢出。

    「繆文」含笑道:「昨夜那僕人太過多嘴,今晨小可已換了一個。此人神志已全都麻
木,便是在他身上戳上一刀,他也不會覺得痛的,但卻有一個好處,主人有命,便是喚他去
死,他也不會遲疑,小可有了這等僕人,實是心滿意足。」

    程楓漫不經心隨口敷衍了兩句,心中卻有些奇怪:「此人自己足以做視人間的名器、珍
寶,從不見他說出一句半句自得自滿之言,此刻忽地會對一個僕人如此誇獎?」

    抬目望處,忽見林琳目光直匆匆地望著自己身後,生像是見了什麼足以使她驚訝奇怪的
事似的。

    程楓心中一動,不由自主地轉身望去,只見兩道其寒如冰的目光,竟在直勾勾地望著自
己。

    這目光似曾相識,但此人他卻從未見過,一時之間,他心中既驚又奇,只見此人緩緩走
到林琳背後,緩緩伸出掌中銀壺,緩緩為林琳也斟滿了酒,再緩緩走到繆文身後……

    程楓一生走南闖北,不知見過了多少奇人異士,卻從未見過一人的身形動作,竟有如行
屍走肉一般,遲緩而僵木。

    那邊「繆文」已在舉杯勸酒,他強笑一下,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放下酒杯,卻見那兩
道冰冷而僵木的目光,竟仍在直勾勾地望著自己。

    「繆文」哈哈一笑,道:「還魂,還不快去為客人斟酒。」

    這麻木、遲緩、半癡、奇詭,但卻有一雙冰冷的目光的奇僕,名字竟然叫做「還魂!」

上一頁  下一頁